此身愿作昆仑云,卫妆


  •   一、

      叶思第一次见到苍离,还是四万年前。

      那时她的好哥们儿,自称六道第一纨绔的锦焰,正迷恋着北海龙王最宠爱的小公主羽织。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羽织公主对锦焰的爱慕却是视若无睹,最后烦不胜烦,干脆借口说要借那盘古开天辟地便有的一汪温泉调养身体,避去了昆仑山。

      锦焰郁郁寡欢了一月,找到叶思:“我还是得再见羽织一面,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哦。”叶思懒洋洋地垂着头,“可昆仑山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呀……”

      “所以需要你啊!”锦焰激动地拉住叶思的手,从来都是三分戏谑,七分慵懒的细长桃花眼中,瞬间光华大放,映着如金砂般洒下的日光,有那么一刻,叶思觉得自己左胸口那块狐狸皮,也被灼得有些发烫。

      “好吧。”这两个字就下意识地跳了出来。

      二、

      东海以东,大荒之中,是为昆仑。

      锦焰并不只邀了叶思一人探山。他的计划是兵分两路,叶思在的这一路当幌子,大摇大摆闯山吸引注意力,他则偷偷从侧面摸上温泉,和羽织公主相会。

      有人担忧地道:“管理这座山的苍离上神,听说法力极高,性子却冷漠乖僻,若正面遇上,可如何是好?”

      锦焰满不在乎地摇手:“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这几千年来,他连昆仑山都不曾踏出过,想是年岁已长,哪还有昔日雄风?再说了,小叶的迷踪术六道无敌,死老头子破不了的。”

      果然,叶思一入山中,便将那迷踪术使得登峰造极,周围的一切事物都裹在淡淡的雾中,失去实形和五感,等她回过神来,发现方圆十里都不闻任何声音,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呃,好像用力过猛,自己和众人走散了。

      然而比迷路这个事实更让叶思惊讶的,是眼前银兰丛中侧卧的那人。

      一袭白得似乎从云上裁剪下来的长袍,勾勒着修长的身姿,乌墨般的长发随意散开在青石上,尾端还结着细细的露珠。即便是一个背影,就让人觉得美到惊心动魄。

      看来无心插柳柳成荫,自己竟是比锦焰先找到了羽织。叶思大喜,念了个瞌睡诀,将羽织扛起来,一路腾云狂奔。

      锦焰他们得了她传的信息,已早早等在东海之畔。

      叶思此番颇觉得意,和众人一起奚落了那位倒霉的苍离上神几句,这才将肩上的美人儿往早就双目炯炯的锦焰怀中一递:“给,羽织公主。”

      锦焰低头,突然愣住,手猛地一颤,退后三步。

      “喂,她还没醒,这样会摔——”叶思顿住,对面的白衣美人儿脱离了锦焰搀扶的手,并未跌倒,相反,还站得很直,墨色瞳孔如同琉璃,静静地看着自己,却恍然密云涌过群山,给人浓浓的压迫感。

      “苍、苍离上神!”年纪最大的蛇妖腿一软,猛地跪了下来。

      叶思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不是说那位十几万岁的苍离上神是个老头子吗?眼前这个大美人儿是怎么回事?不,不对,这样一看,面容清俊无双,身姿挺拔修长,明明是个男子,自己怎么会白痴到将他认成羽织公主呢?

      她脑中还在天人交战,苍离却已经缓缓回头,所有人迎上他的目光,都是悚然一惊,连忙低头,只有锦焰,虽是脸色煞白,但还是勉强站直了。

      “原来是麒麟族的二皇子。”苍离缓缓点头,“你父君近来可好?”

      锦焰的脸更白了,叶思知道他一向最怕自己的父君,忙迎上前去:“小辈们鲁莽——”

      “我自然是不与小辈们计较的。”苍离目不斜视,淡淡地打断道,“只是这袍子,刚刚似乎被风撕坏了,真是不知该如何回山。”

      众人呆呆地看了看苍离衣襟上发丝大的一条口子,纷纷反应过来,将自己的衣服往下脱:“您不嫌弃的话……”

      瞬间,苍离脚下躺了一堆的衣裳,叶思看着他再一次扫过来的眼神,警惕地双手抱胸:“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女的。”

      “真是看不出。”苍离恍然大悟般,继续盯着她,“也好,我昆仑山正缺个做饭的丫头。”

      “你不是上神吗?哪里还需要吃饭!”所有人都在心中咆哮,只有锦焰喊出了声。

      苍离幽幽地望天:“也许久不曾和麒麟帝君讨论过佛法,要不今晚回去休书一封……”

      锦焰的脸已经白到让人不忍直视了,他定定地看着叶思,张了张嘴,脸上却是矛盾和痛苦交织的神色。

      叶思在心里苦笑一下,咬咬牙看向苍离:“好,我去昆仑山就是了。你让他们走吧,大家其实就是春个游,不小心迷了路……”

      在苍离应允后,一堆人立刻灰溜溜地腾起云跑得没影了。只有被蛇妖拉着的锦焰,仍是回头望了好几眼,脚下的那朵小红云也和主人一样失魂落魄,险些就在半空中翻了下去。

      因为……没见到羽织吗?叶思看着那个背影,不知怎么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也随着那朵云晃晃悠悠起来。

      三、

      叶思觉得昆仑山很可怕。

      它压根儿就像一座迷宫。叶思每日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无论多远,走到最后,都会见到同一道风景——苍离居住的正殿大门。

      白衣翩飞的仙人,静静地卧在门边青翠欲滴的天萝树上,听见响动侧过身来,支着腮问:“我的饭呢?”

      叶思黑着一张脸,递过随手在路边抓来,用法术烤熟的野鸭,苍离淡淡地看了一眼,又直直地躺好,只留下轻轻的两个字:“重做。”

      重做,这两个字简直成了叶思的噩梦。她看着头顶那张美得不真实的脸,第十五次抑制住将手里油汪汪的烤鸭扔上去的冲动。

      诚然,叶思到这里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她从来都看重承诺,答应的事必然会做到。既是应了给苍离做饭,每日也没忘了这事。可哪里想到,这位苍离上神挑剔得……简直是人神共愤!

      烤的他嫌油,蒸的他嫌淡,飞禽走兽他嫌腥,瓜果野蔬他嫌涩。平日里听同伴说起,天界众神个个都是无欲无求清心自在的,叶思于是忍不住在心里咆哮:那家伙是怎么混到上神的啊!

      可自从她找了几个易致腹泻的蘑菇烤给苍离,自己却莫名其妙地拉了一晚上肚子后,叶思拖着两条疲软的腿总算想明白,眼前是个吃骨头不剩渣的腹黑主儿。秉承自己一向欺善怕恶的优良品格,她二话不说就拍拍屁股找吃的去了。这次抓到一条肥嫩的鲈鱼,发挥自己十八般厨艺,又在殿内转了一圈,找到一把尺寸合适的剑,将鱼肉片得薄如飞雪,恭恭敬敬地端到苍离面前。
  • http://www.gushihui.com/show/64449/ - 2016-02-03
  • 第四章 昆仑一脚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矮小老道笑道:“自然认识,不然,老道怎会一眼就认出你是耿老儿的徒弟?”  尹天骐肃然道:“晚辈不知道长是家师故友,多多失礼?不知道长名号如何称呼?”  矮小老道嘻嘻一笑,道:“老道已有多年没在江湖走动。当年和令师相识的时候,还没穿上这身... - 2018-01-05
  • 第九章 昆仑玉虚_最后一个道士(三)
  •     “停下!”查文斌大声喊道。    不知发生何事的哲罗和超子停了下来:“怎么了?”    查文斌惊讶地问道:“你们... - 2016-06-1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七章 轮转佛窟
  • 等这些闲杂人等散去之后,我才对喇嘛说明了来意,想去找魔国邪神的古墓求喇嘛阿克为我们的探险队物色一位熟悉魔国与岭国历史的唱诗人兼向导。 铁棒喇嘛说挖掘古冢,原是伤天害理的事,但挖魔国的古墓就不一样了。魔国的墓中封印着妖魔,是对百姓的一大威胁...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七章 击雷山
  • 我俯身捡起地上的断手,可以肯定这就是阿香的右手,齐腕而断,看断面上齿痕参差,是被巨大的咬颌力硬生生咬断的。只有Shirley 杨身上带有照明弹,这样看来她和阿香应该是在一起的,她们一定遇到了什么凶残的猛兽,最后退避到死火山的火山口里求援。...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八章 血饵红花
  • “恶罗海城”又名“畏怖壮力十项城”,它与“灾难之门”都是只存在于昆仑山远古传说中的地名,从未载于史册,只是传说隐藏在昆仑山最深处,难道它们真的存在过吗?献王墓壁画中的那座古城,也许描绘的就是恶罗海城,不过这北方妖魔的巢穴,与新疆沙海深处的...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八章 夜探
  • 那人影一闪而过,什么人如此鬼鬼祟祟?我来不及多想,悄然潜至门洞边上,偷眼观看。外边月明似昼,银光匝地,有一个蹑手蹑脚的家伙,正沿路向古格王城的方向走去,身上还背着个袋子,非是旁人,正是明叔的马仔阿东。 我早就看出来阿东不是什么好人,油头粉...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八章 白色隧道
  • 看到明叔那刷白刷白的脸色,我心里不禁打了个突,他所说的门后有人,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是了。我自始至终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明叔的精神状态。自打进藏以来,接二连三地出现伤亡,使他成了惊弓之鸟,而且这大黑天击雷山的...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九章 B计划
  • 胖子的表情如释重负,我想这事也怪不得他,憋了这么久,没把膀胱撑破就不错了。只见胖子对我挤挤眼睛,我们俩这套交流方式,外人都看不懂,只有我能明白,他是问我既然被发现了,现在怎么办。我伸手指了指上面,示意胖子往红柱的高处爬,再爬上去一段,等我...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九章 黑暗的枷锁
  • 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到,这里有着某种不寻常的存在,于是暂时停在白色隧道中间,借机活动一下发麻的手臂。此时,人人自危,都有些犹豫不决,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 我开始怀疑这段通往祭坛的隧道,根本就是一个陷阱,里面的东西在不断干扰视、听、触、嗅、味...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九章 蜕壳龟
  • 手背上只是有点痒,也不觉得疼,但用手指捏住了一拔,疼得我险些从平台上倒翻下去。我急忙拧开头盔上的射灯,靠近手腕的地方,竟长出了两三个小小的黑绿色肉芽,一碰就疼得像是往下撕肉,整个胳膊连着骨髓都被带着一起疼,我急忙再检查身上其余的地方,都一...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三十章 可以牺牲者
  • 明叔腿脚利索,“噌”的一下蹿到了我的身后:“胡老弟,你……你看见没有?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好像就是它在一直跟着咱们,一定不怀好意。” 我对明叔一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话,跟着拔出枪来,对准了后边那团黑色的影子。不远处那团黑影在我眼中也逐渐清晰... - 2016-03-06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三十一章 死亡倒计时
  • 我和Shirley杨在“人形行刑坑”边观看四周记载的仪式场景,越看越是触目惊心,那些古老的雕刻图案,虽然构图简单,但带给人心理上的冲击,却丝毫不亚于亲眼看到,有活生生的人在面前生剐活剥,壁画中的一笔一划都似是鲜血淋漓。 但比杀人仪式壁画更... - 2016-03-06
  • 红绡、昆仑奴之夜奔
  • 四 红绡醒来的时候,崔生正在她的眼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她。 “这是在哪儿?”红绡轻声问。 崔生见她醒来,忙过去扶住,笑道:“醒了?” 红绡掉头左右瞧瞧:“这是……贵府上?” “是的。” “你、把我背负... - 2016-02-04
  • 此身愿作昆仑云,卫妆
  •   一、  叶思第一次见到苍离,还是四万年前。  那时她的好哥们儿,自称六道第一纨绔的锦焰,正迷恋着北海龙王最宠爱的小公主羽织。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羽织公主对锦焰的爱慕却是视若无睹,最后烦不胜烦,干脆借口说要借那盘古开天辟地便有的一汪温泉... - 2016-02-03
  • 迷航昆仑墟
  • 我住的房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应该算是一处“凶宅”。 倒不是说这屋里死过人,或者发生了什么凶杀案,而是这周围的一片地区都不太平,车祸,凶杀,跳楼服毒自杀,煤气爆炸,人口失踪,比比皆是。好象是受到了某种诅咒,噩运始终纠缠着这一带的居民。在这里... - 2016-01-06
  • 第十八章 昆仑胎_盗墓笔记
  •   夕阳逐渐西下,只有一点点的太阳还冒在云头上,整块冰层已经逐渐变成了黑色,里面的巨大影子模糊不清。  影子的形状非常奇怪,不伦不类,诡异非常,象是什么冻死的动物幼胎,脑袋大的要命,浑身还长着长刺,看着心里就发毛。  叶成张大嘴巴问我道:“... - 2015-11-08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章 本能的双眼
  • 铁棒喇嘛脸色突变,只叫得一声不好,随即向后仰面摔倒。我眼疾手快,急忙托住他的后背,再看铁棒喇嘛,已经面如金纸,气若游丝,我担心他有生命危险,赶紧探他的脉搏,一探之下,发现他的脉息,也是时隐时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去往西天极乐世界。 我根本不... - 2015-10-20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章 鱼阵
  • 我只好带上明叔和阿香,沿着布满水晶矿脉的河流不断向下游前进,一连走了三天,发光的淡水水母渐渐稀少。最后这狭长的深渊终于有了尽头,巨大的山体缝隙,被一道几百米高的水晶墙拦住,墙体上都是诡秘的符号和印记,一如先前看到的那块冰山水晶石,不过墙实... - 2015-10-20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三十二章 生死签
  • 石茎天梁是用一整株古老的化石树改造而成,长有三十余米,宽约五米,工整坚固,下边没入白云之中,它一端连接着“白色隧道”前的平台,另一端直达玉山祭坛山腹中的洞口,天梁上立着许多古老的白色石人,与“献王墓”中的天乩图何其相似。 明叔就骑在了一尊... - 2015-10-20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一章 走进喀拉米尔
  • 我的心猛然一沉,赶紧把烟头掐灭,过去观看。黑驴蹄子刚好用尽,Shirley 杨正从喇嘛指尖拔出一根黑色的肉钉,不知为何物。铁棒喇嘛的皮肤虽然已经恢复正常,但面色越来越青,一探他的呼吸,虽然微弱,却还平稳,但能否保住性命,尚难定论。 我从地... - 2015-10-20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二章 恐慌
  • 藏马熊和别的熊略有区别,由于这种熊的面部长得有几分像马,看上去十分丑陋凶恶,所以才有这么个称呼。从我们头顶落下来的那只藏马熊,在月影里挥舞着爪子,翻着跟头撞在了山壁突起的石头上。 这藏骨沟本身就是尕青坡裂开的一条大缝,两侧的山崖陡峭狭窄,... - 2015-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