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旅行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看见那两个青年人一同走来,便发出一声欣喜的喊叫。“呀,呀”他说,“我希望一切都已过去,都已澄清,妥当了结了吧。”
      “是的,”波尚说,“那种荒谬的报导已经不存在了。要是再有那种消息,我要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再谈它吧。”
      “阿尔贝会告诉您,”伯爵答道,“我也曾这样劝过他。瞧,”
      他又说,“我正在忙这件最可厌的早晨工作。”
      “那是什么?”阿尔贝说,“显然是在整理你的文件吧。”
      “我的文件,感谢上帝,不!我的文件早已被整理得十分清楚了,因为我一张都没有。这是卡瓦尔康蒂先生的。”
      “卡瓦尔康蒂先生的?”波尚问道。
      “是的,你不知道这是伯爵所引荐的一位青年吗?”马尔塞夫说。
      “我们大家不要误会,”基督山答道,“我没有引荐任何人,当然更没有介绍卡瓦尔康蒂先生。”
      “而他,”阿尔贝带着一个勉强的微笑继续说,“正要把我取而代之,与腾格拉尔小姐结婚?”基督山说。“您,一位新闻记者,大名鼎鼎的人物!这是全巴黎的谈话资料啦。”
      “而您,伯爵,是您促成的吗?”波尚问。
      “我?快别那样说,新闻记者阁下,别散布那个消息。我促成的!不,你难道不知我的为人!正巧相反,我曾尽我的全力反对那件婚事。”
      “啊!我懂了,”波尚说,“是为了我们的朋友阿尔贝。”
      “为了我?”阿尔贝说,“噢,不,真的!伯爵将为我主持公道,因为我一向在求他解除我的婚约,现在解决了,我很快乐。伯爵假装这一切不是他干的,是要我不要感谢他,就算如此吧,——我将象古人那样给一位不知名的神建立一个祭坛。”
      “听着,”基督山说,“这件事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因为那岳父和那青年人和我都不十分投机,只有欧热妮小姐,——她对婚姻问题似乎毫无兴趣,——她,看到我无意劝她放弃她那宝贵的自由,才对我保持着一点好感。”
      “你不是说这件婚事快要举行了吗?”
      “哦,是的,我说的话不能有什么效用。我并不了解那青年人。据说他的出身很好,很有钱,但在我看来,这都是传闻罢了。我曾几次三番把这一点告诉腾格拉尔先生,直到我自己都听厌了,但他还是迷着他那位卢卡人。我甚至告诉他一种我认为非常严重的事实:那个青年人大概曾被他的保姆掉过包,或是被波希米亚人拐去过,或是被他的家庭教师丢失过,究竟属于哪一类,我也不十分知道,但我的确知道他的父亲曾有十年以上不曾见过他的面。他在那十年里面究竟做了些什么,上帝知道。嗯,那一切话也都没有用。他们要把我写信给少校,要求证明文件,现在证明文件也在这儿了。把这些文件送出去,我就象彼拉多[《圣经》传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罢。”——译注]一样,洗手不管了。”
      “亚密莱小姐对你说了些什么话?”波尚问道,“你抢走了她的学生。”
      “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要到意大利去了。腾格拉尔夫人要求我写几封介绍信给意大利歌剧团,我写了张便笺给梵尔剧院的董事,因为我曾有恩于他。怎么啦,阿尔贝?您看来无精打采,难道您真正爱着欧热妮小姐吗?”
      “我自己也不知道。”阿尔贝带着一种忧愁的微笑说。
      “但是,”基督山继续说,“您不象往常那样有精神。来,有什么事?说说看!”
      “我头疼。”阿尔贝说。
      “唉,我亲爱的子爵,”基督山说,“我有一种万试万灵的药方向您推荐,——每当我有烦恼的时候,吃了这种药没有不成功的。”
      “是什么?”
      “真的?我现在也非常烦恼,要离开家去散散心。我们一同去好吗?”
      “你烦恼,伯爵?”波尚说,“为什么事?”
      “你把事情看得非常轻松,我倒很愿意看到在您府上也有一件诉讼案准备办理!”
      “什么诉讼案?”
      “就是维尔福先生在准备的那一件,他要提出公诉控告我那位可爱的刺客,——看上去象是监狱里逃出来的一个匪徒。”
      “不错,”波尚说,“我在报纸上看到过这回事。这个卡德鲁斯是谁?”
      “看来是一个乡下人。维尔福先生在马赛的时候曾听说过他,腾格拉尔也记得曾见过他。因此,检察官阁下对这件事非常关心,警察总监也极感兴趣。我当然非常感激,这一切但由于这种关切,他们把巴黎附近所有的窃贼都押到我这儿来。要辨认其中有无杀害卡德鲁斯的凶手。假如这样继续下去,不出三个月,法国的每一个窃贼和刺客都会把我家里的情形弄得了如指掌了。所以我决定离开他们,逃避到世界一个遥远的地方,我很高兴您能陪我一同去了,子爵。”
      “非常高兴。”
      “那就这样决定了?”
      “是的,但到哪儿去?”
      “我已经告诉您了,——到那空气清新,到那每一种声音都使人很平静,到那不论天性如何骄傲的人都会感到自己渺小和卑微的地方去。我喜欢那种虚怀若谷的情调,——尽管我曾象奥古斯都那样被人称为宇宙的主宰。”
      “但你究竟要到哪儿去?”
      “到海上去,子爵,到海上去。你知道我是一个水手。当我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我便是在老海神的怀抱和那养丽的安费德丽蒂[希腊神话中海神之妻。——译注]的胸怀里长大的。我曾在老海神的绿色的袍子和后者的蔚兰的衣衫上嬉游,我爱海,把海当作我的情人,假如我长时间见不到她,便会感到苦恼。”
      “我们去吧,伯爵。”
      “到海上去?”
      “是的。”
      “您接受了我的建议?”
      “我接受了。”
      “好吧,子爵,今天晚上,我的院子里将有一辆用四匹驿马拉的旅行马车,那辆车子很好,人可以在里面象躺在床上一样休息。波尚先生,它可以容纳四个人,您能陪我们一起去吗?”
      “谢谢你,我刚从海上回来。”
      “什么?您到海上去过了?”
      “是的,我刚才到波罗米群岛去巡游了一番。”
      “那有什么关系?跟我们一起去吧。”阿尔贝说。
      “不,亲爱的马尔塞夫,你知道我只有对我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才会托绝。而且,”他又低声说,“我现在应该留在巴黎注意报纸,这是很重要的。”
      “啊!你是一个好朋友,一个最最好的朋友,”阿尔贝说,“是的,你说得对,多留些神吧,细心注意着,波尚,设法查出究竟是哪一个敌人透露这个消息的。”
      阿尔贝与波尚分手了,他们分手时那紧紧的最后一握表达了他们在外人面前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意思。
      “波尚是一个可敬的人,”那新闻记者走后,基督山说,“是不,阿尔贝?”
      “是的,而且是一个真诚的朋友,我非常爱他。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虽然无所谓,但我们究竟是到哪儿去呢?”
      “假如您愿意的话,我们到诺曼底去。”
      “很有趣,我们能完全隐居人群吗?——没有社交、没有邻居吗?”
      “我们的伴侣将是供驰骋的马、供打猎的狗和一艘渔船。”
      “正合我的意思,我要把这通知家母,,再回到你这儿来。”
      “但您能被允许到诺曼底去吗?”
      “我喜欢到哪儿去就到哪儿去。”
      “是的,我知道您可以单独出门,因为有一次我在意大利遇到您——但陪伴那神秘的基督山同去呢?”
      “你忘啦,伯爵,我常常告诉你,家母对你非常关切。”
      “弗朗斯瓦一世[弗朗斯瓦一世(一四九四—一五四七),法国一五一五至一五四七年的国王。——译注]说,‘女人是易变的,’莎士比亚说,‘女人象是大海里的一个浪。’他们两位是一个伟大的国王,一位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他们二人都是应该知道女人的。”
      “是的,那是一般的女人,但家母不同于一般的女人,她是一个好女人。”
      “我的意思是:家母不轻易对人表现出关切,但一旦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53&f_id=656 - 2014-08-04
  • 第八十四章 波尚_基督山伯爵
  •   歹徒潜入伯爵府企图行窃这回事,是在此后的两星期内成了全巴黎的谈话中心。那个人在临死的时候曾签署了一份自白书,指控暗杀他的人是贝尼代托。警察局曾下令严紧搜查凶手。指控德罗斯的小刀、隐显灯、钥匙串和衣服都保藏在档案库里,只有他的背心找不到,... - 2014-08-04
  • 第八十三章 上帝的手_基督山伯爵
  •   卡德鲁斯继续悲惨地喊道:“神甫阁下,救命呀!救命呀!”  “怎么一回事呀?”基督山问道。  “救命呀!”卡德鲁斯喊道,“我被人害死啦!”  “我们在这儿,勇敢一点!”  “呀,完啦!你们来得太迟喽,你们是来给我送终罢了。刺得多厉害呀!好... - 2014-08-04
  • 第八十一章 一位退休的面包师_基督山伯爵
  •   就在马尔塞夫伯爵受了腾格拉尔的冷遇、含羞带怒地离开银行家的府邸的那天晚上,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先生带着鬈曲的头发、式样美观的胡须以及松紧合宜的白手套,走进了安顿大马路腾格拉尔爵府的前庭。他在客厅里坐了还不到十分钟,就把腾格拉尔拉到一边,拖... - 2014-08-04
  • 第八十章 控诉_基督山伯爵
  •   没有多久阿夫里尼先生就让那个法官苏醒了过来,他看上去好象是那回屋里的第二具尸体。  “噢,死神已来到我的家里了!”维尔福喊道。  “还是说罪神吧!”医生答道。  “阿夫里尼先生,”维尔福喊道,“我无法跟您说我此时的各种感触——恐怖、忧愁... - 2014-08-04
  • 第八十六章 审问_基督山伯爵
  •   早晨八点钟,阿尔贝象一个霹雳似的落到波尚的门前。仆人早已受到吩咐,领他到他主人的寝室里,主人正在洗澡。  “怎么样?”阿尔贝说。  “怎么样?我可怜的朋友,?波尚答道,“我正在等待你。”  “我一到就过来了。不用告诉我,波尚,我相信你是... - 2014-08-04
  • 第八十二章 夜盗_基督山伯爵
  •   在我们所叙述的那一场谈话发生后的第二天,基督山伯爵带着阿里和几个随从到欧特伊去,他还带了几匹马同去,想到那儿去确定它们的品质。他这次出门安德烈事先并不知道,甚至伯爵自己在前一天也不曾想到;他这次到欧特伊去是贝尔图乔促成的,因为他刚从诺曼... - 2014-08-04
  • 第八十七章 挑衅_基督山伯爵
  •   “这时,”波尚继续说,“我趁着沉静和黑暗离开会议厅,因此没人看见我。那个放我进来的听差在房门口等我,他领我穿过走廊,到达一个通凡琪拉路的暗门。我是带着一种悲喜交加的情绪离开的。原谅我,阿尔贝,悲是为了你,喜是喜那个高贵的姑娘竟能这样为她... - 2014-08-04
  • 第八十九章 夜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先生按照他往常的习惯,一直等到本普里兹唱完了他那曲最有名的《随我来》,才起身离开。莫雷尔在门口等他与他告别,并再一次向他保证,说第二天早晨七点钟一定和艾曼纽一同来。于是伯爵面带着微笑稳步地跨进车厢,五分钟以后回到家里。一进家门,他... - 2014-08-04
  • 第八十八章 侮辱_基督山伯爵
  •   在那位银行家的门口,波尚让马尔塞夫停一下。“听着,”他说,“刚才我已对你说过,你必须要求基督山先生解释清楚。”  “总的,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等一等,马尔塞夫,在见他以前,你必须先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  “考虑这么做的严... - 2014-08-04
  • 第八十五回 十三爷困厄马陵峪 贾道长显能军营前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李卫咬着牙说:“主子,奴才怎么也不相信这话。不过奴才敢说,谁要是想谋反,奴才立刻就回南京,带着人马来京勤王保驾!”  雍正平静地说:“狗儿,朕以万乘之尊,还能和你打诓语吗?有人背着朕,联络八旗铁帽子王爷,串通他们来京。明面上说是要‘整顿... - 2018-12-19
  • 第八十五回 落花有意 流水无情_江湖奇英
  •   在崔晴雯来说,她对宋岳是伤透了心,因相爱过深,而此刻之刺激,已使她的神志陷于不清。就在此刻,崔夫人一声娇叱!  “雯儿,还不住手!”  身形一弹,疾如石火,就向崔晴雯手腕扣去。  她这声娇喝,舌绽春雷,使得神志不清的崔晴雯脑中猛然一震,... - 2017-11-13
  • 第八十五章 你已经向你的地施恩_圣经
  • 85:1耶和华啊,你已经向你的地施恩,救回被掳的雅各。85:2你赦免了你百姓的罪孽,遮盖了他们一切的过犯。〔细拉〕85:3你收转了所发的忿怒和你猛烈的怒气。85:4拯救我们的神啊,求你使我们回转,叫你的恼恨向我们止息。85:5你要向我们发怒... - 2017-08-23
  • 第八十五章 破壁腾空假作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春兰不敢抬头,但在情急之下,蓦地想起那枚大铜钱来,记得夫人说过,凭那枚大铜钱,武林中就没人意得起它,这就说道:“那人好像就是几个月前上一线谷去,身上挂着一枚大铜钱的那人,夫人还说过,天下武林,没有人惹得起他。”  慕容夫人眼睛一亮,忙道... - 2018-05-14
  • 第十五章 祸起萧墙_梵林血珠
  •   萧强带湛蓝到碧痕庄盘桓,意在把湛蓝交回到她父母身边,自己好对付变故。  这一点,他没有明说。  据王耀祖猜测,与他交手的和尚可能是惩善禅师。他从不认识这么一个和尚,怎么会无缘无故来飞鸿庄较技呢?  这和尚武功之高,实属罕见。  他估计,... - 2017-12-07
  • 第二十五章 泰山风云_梵林血珠
  •   一  冬去春来,时光匆匆。  陈野和三个老儿于二月末,赶到了洛阳东郊铁扇先生陶荣的宅第。  铁肩先生家是个四合院,只见大门紧闭,院中炊烟袅袅。  太阳西斜,快要沉入山谷,一片晚霞,为绿色的山峦披红挂绿,晚归的农人,驱赶着摇头晃脑的水牛,... - 2017-12-08
  • 第二十五章 楚长风自知伤势很重_紫衣玉箫
  •   当楚长风醒转之后,不由暗自怀疑,他自知伤势很重,不相信自已还活在世上,及至听到小疯子说话,才知道自已真的没有死。随暗中提气一试,功力已恢复了大半。  楚长风猛然睁开眼睛,见一个仪态大方的老妇人站在自已面前,忙翻身爬起,仔细一看才认出是天... - 2017-11-29
  • 第十五章 金扇书生_酒狂逍遥生
  •   龙垭镇连着龙垭渡口,又是个鱼市场,十分热闹,住有上千户人家,卫海帮总舵迁至此地后,人相增加,渔业兴旺。  原先这里有个大渔霸冯禄冯五爷,手下有两名高手,一叫侯钰,人称阴阳脸,因其一边脸上有个大胎记而得名,为人凶狠,喜怒无常。  一人叫孔... - 2017-11-25
  • 第十五章 小华已进入昏迷状态_紫衣玉箫
  •   由于过度的疲劳水,小华体内的剧毒更加猖獗,此时,他已进入了昏迷状态。  玉河仙子蹲在他的身旁叫了好半天,仍然没有清醒过来,而且呼圾已经显得非常的急促。  玉河仙子乘机把小包和信放进他的怀中,然后把他扶坐起来,把那粒黄色药丸拿了出来玉河仙... - 2017-11-28
  • 第十五章 龙虎会盟_紫星红梅
  •   申时正,离晚膳时间至少还有半个时辰,三山街上的大小酒楼无人问津。可梅妍楼却早早来了一老一少两位客人,掌柜刘洪义立即从柜台后含笑起立询问道:“是端木大爷么?”  老者点点头,也不答话,直把两道犀利的目光朝掌柜身上溜。  刘洪义从柜台出来,... - 2017-11-20
  • 第二十五章 谷飞云等人跨进大厅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等人跨进大厅。  只见右上首坐着少林寺方丈至善大师和至清、至远、至中、至光等五人,左上首是武当掌教青云道长,依序为凌云子、寒云子、双环无敌秦大钧、归二先生,正好也是五人。  右首侍立戒律院八名弟子,左首侍立八名青袍道人。  至清大... - 2017-12-17
  • 第三十五章 一眼就看出是女子乔装的了_东风传奇
  •   冯小珍披披嘴道:  “你就是穿了男装,还是一眼就看出是女子乔装的了。”  宇文澜道:  “你看我呢?”  冯小珍道:  “你还差不多。”  许兰芬粉脸一红,问道:  “我那里不对了?”  冯小珍道:  “你一路扭着腰走路,那象是个男人?... - 2017-12-18
  • 第四十五章 月姑是师母紫云夫人的记名弟子_东风传奇
  •   谷飞云道:“她叫月姑,不是师傅门下,是师母紫云夫人的记名弟子。”  辛七姑问道:“她生得怎么样?”  谷飞云笑道:“什么怎么样?你问得好生奇怪。”  辛七姑道:“我是说她生得美不美?”  谷飞云道:“和你差不多。”  辛七姑又道:“武功... - 2017-12-18
  • 第十五章 欢喜冤家_须弥怪客
  •   柳媚一睁开眼睛,发现旭日高照,风和日暖。  她赶忙一翻身坐起,正好看到沈雪珠、董雪雁和她一样,似乎也刚坐起来。  三人同时发出一声:“咦,你……”  刚说个“你”又都停下了。  柳媚道:“奇怪,这是曲江池畔,我们怎么睡在这儿?”  沈雪... - 2017-12-16
  • 第十五章 在少室西麓是登封首富张百忍的别墅_东风传奇
  •   西山别墅,在少室西麓,是登封首富张百忍的别墅。  少室西麓,整片山坡,都用青石围墙围了起来,围墙足有三丈来高,远远望去,气势几乎不下登封县城。  西山别墅除了正屋,各处林木之间,依照地形,还盖了不少亭台阁楼,经过许多依靠财势的清客文人,... - 2017-12-16
  • 第二十五章 巧言令色鲜矣仁_北山惊龙
  •   毕玉麟忙道:  “吕兄人呢?”  吟香道:  “少庄主曾吩咐小婢,待会再来。”  说着引了毕玉麟走进卧室。  房中布置考究,除了锦榻绣被,靠窗还有一张紫檀书案,玉轴牙签,琳朗满目,壁洞挂着名人书画,和许多精致古玩。  正中高悬一盏八角琉... - 2017-12-12
  • 第三十五章 毒指肆虐_北山惊龙
  •   这一变故,来得太以兀突!青阳真人霍然站起身子,黄袍飘动,一步跨到门口,扶住青峰真人,急急问道:“师弟,你可是受了什么人暗算?”  手触处只觉得青峰真人全身不住的痉挛,似已出声不得!  青阳真人长眉紧蹩,默默伸出右手,按上青峰人后背。青峰... - 2017-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