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杀人_沙海

  •   车总从包里拿出几只加工过的水管,把火药塞了进去,再填上边上的铁屑,压结实了,插上引线丢给我。

      这是土制的小管炮,没有精准性,但是近距离威力惊人。每次重新装填要10分钟以上,所以基本是一次性的。

      车总做了六个,给了我三个,我就问他干嘛,为何不跑路,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和这些蛇硬拼没什么胜算,也没有必要。

      车总就道:“这些蛇不足为惧,我们要埋伏的是另外一种东西。”

      说着他把龙套招呼过来,对他道:“小兄弟,需要你帮个忙。”

      龙套正在部署炸药,但是这些都是小威力的雷管,估计能炸下来的东西不会太多,加上紧张,他浑身都被冷汗汗湿了,如果不是有点下地的经验和责任心,恐怕撒腿就要逃跑。

      听到车总叫他,可以丢下手头的工作,他如释重负,立即跑了过来,问道:“什么?”

      “我需要做一个定位。”车总说,说着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捏住血管。龙套双腿乱蹬,很快就昏迷了过去。他把龙套绑了个结实,然后点火开始烧龙套的头发。

      我意识到他在把龙套伪装成我,十分惊讶,心说这是为什么。接着他扯掉我的衣服,给龙套换了。把龙套靠到一边操作平台的一个石墩边。接着拉我到了上方一个铁架的角落里,给我点起烟,让我埋伏在那儿。

      自己继续往上爬,爬到比我更上面的一个铁架,土炮对准了龙套,把身子躲了起来。

      我这才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他真的是要埋伏什么,但是绝对不是蛇。

      我莫名其妙,看着下面的煤坑,火光在这个高度已经很微弱,只觉得有一种橘红色的光飘上来,这种光线下,其实看不到矿坑中的景象,虽然视角极好。下面的火显然已经烧到了最底下的钢梁,钢铁软化的声音和空气被抽入矿井底部,二氧化碳在各种对流作用下都发出了各种奇怪的抽吸声,虽然不大,但是不绝于耳,也听不到什么异样的动静。

      我等了一会儿,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转头去看车总,却发现车总的目光已经聚集在了下面工作平台的一个角落里。

      我往那个角落看去,就看到那个角落中,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我能肯定我们刚才埋伏的时候,那儿绝对是空的,就在刚才我自以为是仔细观察的时候,有个人偷偷潜入了这里,躲进了那个角落。我竟然完全没有发觉。

      龙套被绑在那儿一动不动,那个人离龙套有六七米远,但是也一动不动,显然他非常谨慎,已经预见了到了这里有埋伏。

      我凝神静气,比起耐心,我还是相当有自信的,一直等到我的烟都烧完了,那人才开始动起来,我看到一个浑身烧伤严重的人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他没有立即走向龙套,而是抖动身体。

      竟然是豹萨。

      我看到豹萨的身高开始变长,体态从强壮敦实,缓缓变得修长,最后他撕掉脸上化妆的假皮,路出了一张年轻的脸。

      我回头看了看车总,车总就指了指我手里的土炮,让我在他进入射程的时候开火。

      我转头看了看那个年轻人,又看了看手里的土炮,心说开火?开火他不就死了?

      我和人家无冤无仇,虽然说我对这些人有巨大的意见,但是一见面就把对方一炮喷死这种事情我真的做不出来。

      我摇头,对车总做手势,一下就发现车总竟然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车总的位置没有我的位置好,难道他移动了位置,准备自己亲自动手?

      不管怎么说,我无法接受这样偷袭别人致死的行为,不是我妇人之仁,而是我觉得在所有的过程中,我这样一个累赘,一个麻烦精都活了下来,无论是各路敌对方还是自己人,都放过了我很多。不管是运气还是其他,上帝这么设计不是让我去让别人活不下去的。

      我急了起来,转头去找车总,一下却看到豹萨也不见了。

      暗骂一声,我知道要糟糕,转身刚想站起来好有跑路的空间,一转身就几乎和我背后的人鼻子撞了鼻子。

      我惊叫一声,几乎失足,就看到豹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我的背后,一把抢过我的土炮,说道:“这种小伎俩,执行得都那么糙,你还能做什么?”

      “我是被忽悠的。”我立即道:“我咋知道他要我在这里蹲着是杀人?”

      没说完就被揪住领子,直接扯到平台上,他对着四周就大喊:“姓车的,躲着算什么?你除了玩这种阴的,就没有什么能上得了台面的做派了吗?”

      回音在煤矿抽气声的伴奏下回响,他踢了踢我的土炮就继续道:“你这东西,三米之外就没准头了,但是你有胆子靠近我三米之内吗?”

      没有回音,豹萨冷哼了一口,直接把我推到龙套的边上,对四周喊道:“我和吴邪在一起,你要轰就两个一起轰。我看你下不下得了手,快来啊。”

      话音刚落,我身边的龙套忽然抬头,一把土炮从他腋窝之下伸了出来,火机一划,土炮立即开火。

      豹萨离龙套就只有三米不到的距离,所有的铁屑全部打在了豹萨的胸口,豹萨被轰得飞了起来。重重摔出去两三米。

      龙套站了起来,我发现他竟然是车总,他的衣服是草草套进去的,头发是刚刚才烧焦的。但是刚才太惊慌了,我完全没有发现。

      难道在刚才豹萨发现我,偷袭我的瞬间,车总跑了下来,掉包了龙套?

      我操,这不可能是临时起意,难道是车总算计好的?

      车总看我了一眼,指了指豹萨刚才躲藏的角落,我看到龙套被拖在了那边,然后车总丢掉炮管,换了另外一根,来到了豹萨身边。说道:“三米,果然很准。”

      豹萨吐着血,整个上半身已经被打烂了,还没有死透,但是眼神已经涣散了。车总吹了个口哨,小狗冲了出来,对着豹萨狂吠了几声,扑到了他的脖子上。“给你个痛快。”车总说道,话音刚落,一边第一条蛇头终于从平台的下沿探了上来。车总抬头点燃了第二根土炮,把那蛇的头整个轰烂,就对我道:“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18&f_id=759 - 2015-12-28
  • 第二十六章 高四麻子勾结倭寇杀人掳掠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缁衣老尼道:“高四麻子勾结倭寇,杀人掳掠,无所不为,可说是积案如山,罪恶滔天,但经令尊拘获之后,由乃妻高四奶奶贿赂和琳,获释之后,依然怙恶不悛,只是改名易姓,摇身一变,换了另外一个人,小施主哪里还能在江湖上找得到高四麻子?”  祝文辉听... - 2018-05-01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假中毒将计就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飞龙公子道:“程兄那就不妨运气试试,可有什么异处?”程明山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看了飞龙公子一眼,果然不再说话,坐在椅上默默运气。他才一运气,口中就不禁轻“咦”了一声。  飞龙公子没有作声,只是脸露诡笑的望着他。  司空玉兰关切的问道:“... - 2018-05-24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牛肝马肺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四人沿着山径,往东急走,一会工夫,已到了山脚。江青岚想起前晚多亏酒楼的老头洪福,指点路径。那时他还瞧着自己腕上的“辟雷镯”,问起江南大侠,说他也是找千里孤行客来的,而且还被废了武功。  后来又说什么他老主人和千里孤行客交谊非浅,又说自己... - 2018-04-26
  • 第二十六章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他是要去柯家庄找柯金芝的,那知前面的刘源长一路飞掠,也是朝柯家庄奔行。  丁少秋心中暗暗一哦道:“方才曾听他说过,柯长老名叫大成,是柯大发的胞兄,可见中午自己离开柯家庄之后,丐帮长老柯大成就赶到了... - 2018-05-03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六章 巧获断虹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银箫客闵汝贤一下摘下悬挂腰间的亮银洞箫,喝道:“闵某还没听到过江湖上有修罗书生这号人物,小子,你亮剑吧!”  修罗书生没等他说完,冷嘿一声:“少爷还用不着使剑!”  身影突然欺近,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出!  银箫客闵汝贤,成名多年... - 2018-05-29
  • 第二十六章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后,首先想到了宋钢。李光头觉得自己修成正果了,觉得这时候应该把宋钢拉进来了,兄弟两人携手并进共创伟业。李光头翻箱倒柜,找出当年初任厂长时,宋钢为他织的毛衣,第二天一早穿在身上,敞开了他的破烂上衣,露出里面毛... - 2018-02-05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六章 天魔教主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急忙回过头去,但见一颗盘着小辫的脑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嘻嘻笑道:“姑娘这次猜错了,孙老头一直躲在草堆里,有什么大本领?”  那不是孙老头是谁、他随着话声,偻曲身子,爬了几步,才行站起,双手拍拍身上泥土,朝岳小龙咧嘴笑道:“岳小哥把...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躺在床上想了想,觉得该办的事都办了,第二天她放心地住进了医院。正如李兰自己预感的那样,住院后她的病情逐渐加重,她确实出不来了。两个月以后,李兰只有借助导尿管才能排尿,而且高烧不退,她长时间的昏睡,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 - 2018-02-02
  • 第二十六章 大肆毒手_龙孙_故事大全
  •   孙月华关切的道:“你和铁笔三郎有梁子?”  “没有。”方振玉道:“方才没有见到人,咱们走!”他举步走在前面,但他知道这座石窟之中,果然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对自己真假难分,心头自然生出了极大戒心,双目凝注,只是向左右查看,这样走出四五丈远近... - 2018-02-03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峨峨云髻现金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青衣妇人欣然道:“时间差不多了,三位香主,早已去了一会啦,辛香主请随小婢到里面更衣!”  她忽然自称“小婢”,而且话声也在这一瞬之间,变得甚是娇脆,完全像一个少女的声音,话声一落,扭身朝里走去。  赵南珩先是一怔,继而恍然大悟,这青衣妇... - 2018-05-06
  • 第二十六章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第二天晚上我工作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了小王子耷拉着双腿坐在墙上。我听见他在说话:  “你怎么不记得了呢?”他说,“绝不是在这儿。”  大概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回答他,因为他答着腔说道:  “没错,没错,日子是对... - 2018-03-26
  • 第二十六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一个飞身扑下,一个虽没站起,双掌已经往上迎击,两人四只手掌自然很快就接触了。  但听“啪”的一声,四掌接实,楚玉祥才把运集在掌心的功力透掌而出。  就因为他飞扑下击之时,并没把凝蕴在掌心的内力发出,是以击下的双掌丝毫不带风声,也没有强劲... - 2018-06-02
  • 第二十六章 醉仙舞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向飞天道:“不一样,她只答应替教主复仇,不肯担任教主,曾说等她把万松山庄、少林、武当消灭之后,由咱们师兄弟四人互推一位担任教主,复兴朝阳教,她就不问事了。”  任东平道:“你们教主和万盟主、少林、武当有仇?”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 ...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文如春怒笑一声避开杖势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怒笑一声,身形一蹲,避开杖势。一腿向温九姑下盘横扫过来,右手紧握迷天尺,突然催动真力,朝温九姑过去。  温九姑识得他“扫雪腿”厉害,急忙纵身跃起,她怎知“扫雪腿”有足左扫,堪堪扫过,左足跟踪右扫,左足扫过,右足又相继扫到,双腿一左... - 2018-01-11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二十六章 独斗五毒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荆山毒叟怒笑道:“原来你是桃花女门下!”  宫如玉格格笑道:“是啊,家师久仰毒名,也请你去呢!”  荆山毒叟大笑道:“荆某素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自问和桃花女并无过节,她居然派出门下弟子,手下爪牙,找上荆某来了!”  申公豹被他这句“... - 2018-03-04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
  • 第二十六章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_金缕甲-秋
  •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今天中午还要服“离火丹”,不知是不是解散功毒的药?  他不敢问,口中唯唯应着,双手接过。  低头看去,笺纸上墨迹犹新,敢情就是这一两天写的了。  第一页是昆仑派的内功心法口诀。  第二页有... - 2018-03-15
  • 论语·八佾篇第二十六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 译文:   孔子说:“居于执政地位的人,不能宽厚待人,行礼的时候不严肃,参加丧礼时也不悲哀,这种情况我怎么能看得下去... - 2018-01-19
  • 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与君形影分吴越,玉枕经年对离别。  登台北望烟雨深,回身哭向天边月。  又:  夜深闷到戟门边,却绕行廊又独眠。  闺中只是空相忆,魂归漠漠魄归泉。  话说西门庆听了金莲之言,又变了卦。到次日,那来旺儿收拾行李伺候,到日中还不见动... - 2018-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