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剖心示爱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笑道:“逢姑婆,你老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哦,公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了?”

      毕纤云道:“事情凑巧得很,公孙先生是奉了师父之命,出来办事的,今天早晨刚到。”

      公孙先生连连拱手道:“听说二姑娘找老朽有事?”

      方如苹道:“真是巧极,幸亏公孙先生来了,如果特地把公孙先生从山里请来,只怕就来不及了。哦……大师姐,师父……”

      毕纤云没待她说完,含笑道:“师父指示已经来了,还对你大为嘉许呢!说到这里注目问道:“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方如苹道:“刚才我在一乐也遇上公孙龙的九师弟,公孙龙还是令主身份呢!”

      她把刚才听到的话,详细说了一遍,接着问道:“大师姐知不知道相公庙在那里?”

      毕纤云点头道:“不错,我们从公孙龙身上搜到了一方金牌,上面就刻了一个“令”

      字,这么说来,他果然是迷仙岩在外面的令主,手下可能还有不少人呢,只是你……”

      方如苹笑了笑道:“不要紧,好在他九师弟已在茶馆见过了面,大师姐怎么还信不过小妹,怕我应付不了吗?”

      毕纤云笑道:“二师妹是第一任江南分坛的坛主,我是接你的任来的,以你的才干,相信你能应付得了的。”

      方如苹道:“那就好了,哦,大师姐,我们应该送个信给万松山庄,师父她老人家不反对吧!”

      毕纤云笑道:“这件事,师傅已有指示,请公孙先生去一趟万松山庄,把消息透露给万启岳。”

      中午,丁剑南回转客店。

      薛慕兰已经先回来了,看到了剑南,忙道:“丁兄,你也没有眉目?”

      丁剑南笑道:“在下如果遇上了的话,一进门就先告诉你了。”

      薛慕兰攒攒眉道:“看来要找他真还不容易。”

      丁剑南道:“崆峒飞云精于易容,他如果易了容,那就无法找得到他了。”

      薛慕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道:“如果今天再找不到他,那就只好用丁兄说的法子,到处贴找人的红纸条了。”

      丁剑南看看时光,口中故意咦了一声道:“表弟怎么这时候还没回来呢?”

      薛慕兰嗯了一声道:“快中午啦,她应该回来了。”

      店伙送来了一壶茶,顺便伺候着道:“两位公子还没用午饭吧!要不要小的叫厨下去做几式酒菜送来?”

      丁剑南道:“等一回再说。”

      伙计退去之后,薛慕兰拿起茶壶,斟了两盅茶,说道:“丁兄,请用茶。”

      丁剑南道:“谢谢你。”

      两人对面坐下,默默地喝着茶,又过下一回,方如苹依然没有回来。

      丁剑南剑眉微拢,说道:“奇怪,说好了中午回客店来的,怎么还不回来呢?”

      薛慕兰偏头问道:“她会不会遇上盖大鹏呢?”

      丁剑南站起身走近门口,又转过身来,说道:“她如果遇上了,就更应该回来了。”

      “嗯!”薛慕兰道:“也许她在外面吃了中午饭再回来,我看我们就叫伙计把酒莱送来吧,边吃边等也是一样。”

      丁剑南点点头,走近门口,叫了声:“伙计。”

      店伙答应一声,三脚两步的走来,说道:“公子爷有什么吩咐?”

      丁剑南道:“你去厨下关照一声,做几样可口的酒菜送来。”

      店伙答应一声,匆匆退去。过没多久,店伙领着厨下打杂的提了食盒走入,在房中小桌上摆好两付杯筷,取出五盘菜肴,和一壶酒,就退了出去,随手掩上了房门。

      丁剑南先坐下来,取过酒壶,斟了两杯酒,说道:“薛兄快请坐下来。”

      薛慕兰在他对面坐下,忽然粉脸一红,说道:“我不会喝酒。”

      丁剑南道:“在下已经斟好了,就以这一杯为限如何?”

      薛慕兰柔顺的道:“你一个人喝酒,觉得无聊,我就陪你喝好了。”

      丁剑南笑道:“其实我也不会喝酒,伙计既然送来了,两个大男人,怎好一点都不喝?

      来,在下敬薛兄。”举杯喝了一口。

      薛慕兰和他一同喝了一口,抬眼道:“喝酒为什么要敬来敬去的呢?”

      丁剑南笑道:“不敬来敬去,就没有话好说了,在下敬你,是因为你是我师姐呀!”

      薛慕兰也举杯道:“现在该我敬你了。”

      丁剑南道:“那是师姐敬师弟了。”

      薛慕兰喝了口酒,轻笑道:“这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

      两人吃了些菜,丁剑南又道:“那么现在又该我敬你了。

      薛慕兰道:“我不来啦,一直敬来敬去,这还有完?”

      丁剑南看她喝了两口酒,一张春花般的脸上,晕生双颊,更显得抚媚动人,不觉心头一荡,轻笑道:“这叫做相敬如宾。”

      薛慕兰听得身躯微震,更是红透了耳根,嗔道:“你表妹不在,就这样不老实了。”

      丁剑南话说出口,心中不禁感到后悔,自己怎可如此儇薄?闻言慌忙站起身来,朝薛慕兰作了个长揖,歉然道:“薛兄原谅,请恕小弟酒后失言。”

      薛慕兰红着脸,幽幽的道:“你不用自责,我不会怪你的,快请坐下来吃菜了。”

      丁剑南:“多谢薛兄。”果然又回身坐下。

      薛慕兰低垂粉颈,轻声道:“我们从认识到现在,相处已有多日,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早已……属于……你了……言为心声,你………刚才说的话,足见你……对我……我不怪会你的。”

      她这几句话,说得很吃力,是鼓着勇气说出来的。

      丁剑南伸过手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说道:“薛兄,你真好……”

      房门上起了剥啄之声。薛慕兰赶紧缩回手去,说道:“是方兄回来了!”

      接着房门启处,店伙提着食盒走入,陪笑道:“小的要厨房下了两碗鳝丝面,这是小店厨司最出名最拿手的面食,二位公子爷尝尝就知道了。”说着从食盒中取出两小盘还在溅着油珠,“滋”“滋”作响的炒鳝丝,和两碗汤面,一起放到桌上,才行退出,又替两人阖上了房门。

      薛慕兰道:“这伙计倒是巴结得很。”

      丁剑南笑道:“我们三个人住三间上房,这样的阔公子不巴结,还巴结谁去?”

      丁剑南只喝了两三杯,就不喝了,两人又吃了些菜,就吃着鳝丝面,果然十分鲜美可口。

      过了一回,店伙进来取过碗盘,又沏了一壶新茗送上。

      现在午牌已过,方如苹还是没有回来。

      丁剑南眉头起了结,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搓搓手,说道:“表弟也会不会出了事呢?”

      薛慕兰也似乎感到不对,说道:“出事……应该不会,再说她一身武功也不弱,现在又是大白天……这样,我们再等一会,如果她还没回来,就出去找她去。”

      丁剑南喝了口茶,放下茶盅,说道:“薛兄说的也是,只是……”

      薛慕兰看了他一眼,嫣然笑道:“看你坐立不安的样子,是不是心里很着急?”

      丁剑南道:“她说好了中午回来的,绝不会不回来,除非她真的出了事……”

      薛慕兰幽幽的道:“你们是青梅竹马的伴侣,大概没有一刻离开过对不?”

      丁剑南被她说得脸上一红,说道:“在下一向把她当作兄弟看待。”

      薛慕兰道:“你心里也许这样想,她可不一样。”

      丁剑南道:“她也一向把我当她大哥一般。”

      薛慕兰道:“我是女儿之身,我可能比你更了解她。一个女孩儿家,她心里要是没有你,怎么会一直跟着你在一起?我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们……不是……不是……”她一张脸骤然红了起来。

      丁剑南当然知道她说的是指两人住一间房的事,俊脸登时也涨红了,说道:“那是因为当时客店里只有一间房了,表弟穿了男装,总不能不住店,其实我们从小就像兄弟一样……”

      薛慕兰嗤的笑道:“所以我说喽,你把他当兄弟,她心里可认定了你,不然,一个女孩儿家肯和你同住一间房吗?”

      丁剑南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453-921.html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亚洲香蕉中文网|王丽霞第二部十一章|collegeboard|不穿
  •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说梦想”的导师,“讲故事”的学员,四张红彤彤的椅子,盲选与剪辑的节奏,如果这就是代表中国原创选秀节目的最高水平,估计很多人都要拜托请不要叫咱中国人。 红粉佳人這種多模... - 2019-05-28
  • 好舒服......好大......好硬......|王丽霞第二部十
  • 这个决定将会影响到每位同学将来的学术方向以及就业方向,丝毫马虎不得,所以我们邀请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所有10年级的家长参与到选课过程中来,帮助孩子出谋划策。 (4)鍘草機的工作場地應寬敞,暖婚痴缠... - 2019-06-10
  • 第四十一章 幽囚老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正说之间,待女已熬了一碗参汤进来,大家才停止笑谑,崔慧红着脸,服待梅三公子服下。  红灯夫人正色道:“小兄弟,你重伤初愈,还是再休息一会,来!两位妹子,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说着拉了崔慧、上官燕两人,袅袅婷婷的退出房去。  若论梅三公...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赤金凤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见梅三公子飞出洞去,心中立时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匆匆若有所失,急忙回头对着上官燕道:“燕妹妹,外面既然来了敌人,我们不如也先上去瞧瞧,反正绞索一断,木偶阵也已经破啦,先去杀他一阵,回头再救人不迟。”  上官燕听她一说,正合心意,便道:... - 2018-01-13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二十一章 天地创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在她三妹一轮急攻之下,只好抬手掣剑,一招“飞云出岫”,“锵”的声,压住了季飞燕的长剑,怒声道:“住手,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季飞燕长剑倏然抽回,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管我是听谁说的?耳闻是虚,眼看是实,你丧心病狂给... - 2018-01-13
  • 第六十一章 鬼蜮伎俩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刚一坐下,忽然觉得一阵目眩头晕,身子不禁微微晃动一下。  这一下虽然极为轻微,但坐在一边的上官小姑娘,可瞧得十分清楚,梅哥哥身怀上乘武功,那会无缘无故的摇晃。心中一惊,失声问道:“梅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一双... - 2018-01-14
  • 第十一章 水陆追踪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旋风煞木通走后,陆地神龙程元规因大家劳累了一晚,此时天色大亮,夺命飞环邢长林已要方广寺下院,腾出几间静室,便请大家回房休息。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不放心陆翰飞伤势,还待入内探视,却被阴风煞劝止,说陆少侠此时正好由程帮主打通奇经八脉... - 2018-01-18
  • 第四十一章 这天午牌时光十骑赶到析城山下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天午牌时光,闻天声、徐少华、贾总管、丁药师祖孙、贾老二、胡老四、余老六、王天荣、壬贵,十骑刚赶到析城山下。  胡老四不禁一呆,说道:“总管,咱们是到析城山来的吗?”  贾老二骑在马上,得意的道:“析城山不能来吗?”  胡老四道:“这个... - 2018-03-18
  • 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 - 2018-01-14
  • 第十一章 护洞之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阴笑道:“是少庄主么?老婆子还不想伤你,快退出去吧!”  朱文俊这一声大喝,原是激她开口,好找出她停身之处,他贴壁静立,听得清楚,巫婆子的声音,似是仍在石窟右侧,并未移动。  心中恨透了她,早已功运右腕,没待对方话...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秦宫主赴人之约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中秀道:“咱们要知道的就是秦宫主赴什么人之约去的,现在既已知道是长江盟向秦宫主下战书,约你到白帝城去的,这就够了,秦宫主前去赴约,到了白帝城,自然没遇上长江盟的人了?”  散花仙子怒声道:“你们使调虎离山之计,前来愉袭神女宫,自然没人... - 2018-01-08
  • 第十一章 阴人毒手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不知来的是谁?但觉那蓝氅人虎步龙行,顾盼之间,另有一种摄人威势,自己和阿菊站在厅前,就显得大是不如人家,脚下不由自主的往边退了两步。  马飞虹心念电转,不觉呵呵笑道:“原来是彩带门的朋友,兄弟失迎了。”  阶前八名黑衣武士因有堂主... - 2018-01-08
  • 第二十一章 终南彩带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萧不二嚷道:“奇怪,这里竟会一个人也没有。”  岳小龙道:“葛神医已经被人擒走,这里有他留的字迹。”  谷灵子奇道:“他已经被人擒走,从那里出去的呢?”  随着话声,一齐走了过来。  岳小龙指着石几边上一行小字,说道:“这是留给谷护法的... - 201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