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山的真相_盗墓笔记

  •   鬼影连火把也不打,就带着我们走出这个山洞,我们顺着那块巨大的山岩往上走去。

      胖子穿上了衣服,领口全是泥巴。他已经骂累了,几次朝我做手势,问我要不要制伏他,我摇头。这个鬼影行路的敏捷程度,和那种与我们保持距离的气度,让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即使他是这副模样,他的身手也一定在我们之上。

      试想,这个人在山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不出去,显然对于人世间的所有事情都有警惕,不可能见到一个老朋友就放松掉所有的警惕了。别看他若无其事地走着,他心中的警惕性一定非常高,胖子要发难我看成功概率不高。

      我不可能和胖子说这些,只能不理他,并把当时发生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胖子道:“我靠,胖爷我绑得很紧了,他是怎么挣脱的?想不到那家伙不是个省油的灯啊。你的脸没事吧?”

      “也许他身上带着刀子。”我道,“我们没有搜身,是个失误。时间太急了。”

      “是缩骨。”鬼影回头说道,他离我们很远,但显然听得很清楚,“吴三省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了吧?”

      我心中一动,知道不能再乱说话了,立即嘴硬:“不是,我有提防,不是缩骨。”

      鬼影没再说话,我就对胖子做了一个不要私自说任何话的动作。走了十几分钟,山岩上的一个凹洞就出现了。

      我们走到凹洞之中,就看到凹洞里全都是陶罐,鬼影从边上拿起一根树枝,往其中一个陶罐里一伸,然后点燃,又拿起另一边装满水的罐子,不停地往墙壁上泼去。

      我大概知道他想干什么,也立即来帮忙。很快水就渗进了山岩之中。

      点燃的树枝往山岩的壁上一靠,我们立即就发现,整个山岩上全都是奇怪的影子。

      整块岩壁浸水之后,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质地,像玉石一样。

      “这是那些石中人。”胖子说道,“我操,这么多,要是放出来还得了。”

      “你知道这块石头里有多少这样的东西吗?你知道这些东西的真实来历是什么吗?”鬼影问胖子。

      胖子摇头:“这东西不是这里的山神吗?”

      鬼影摇头,看向我,我没有露出我是否知道的表情,只是摸着岩壁,做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些都是人。”他说道。

      “这要从这座妖楼是怎么盖起来的说起。当年我们做这幢楼的考古研究,做了几种推测。”他道,“我们相信,在广西这一带存在着大量地下溶洞体系,张家古楼很可能是利用了其中一个溶洞体系在整个地下山脉中发展得比较深的一个暗洞。但后来我们对这里的山体进行了各种勘探,发现这里的暗洞体系太复杂了,以样式雷图纸的建筑规模,需要太多的人力物力,才能够在溶洞里建起如此巨大的一幢楼。”

      我心说果然没错,他就是考古队的人,看来我的推测八九不离十。

      “一开始他们认为这确实是行不通的,这只是张家一个望族的古楼群墓葬,不是皇陵。倒不是说财力的问题,因为这种盗墓世家,到底有多少钱财确实很难估量,主要是一个行事方便的问题。只要不是皇帝,要想在那种世道中隐秘地进行如此浩大的工程,都是很困难的。

      “但等他们在山中探索之后,就发现了一个让他们惊讶的问题——这里山上的植被非常奇怪。

      “特别是羊角山附近的植被,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尤其是树的种类,那地方的树木,全都是非常好的木料。”

      我听到这里,心中咯噔了一下,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道:“我听说,在明朝的时候,羊角山附近曾经发生过大火。”

      “对。”鬼影冷冷地说道,“这是他们早就计划好的。”

      张家古楼的祖先早在明代的时候,就已经计划要把张家移葬到这座山里,所以他们在明代的时候焚烧了这里的山林,种下了千年后可以使用的木材。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到底是多可怕的家族才会进行以百年为单位的计划?

      “这些木材种下之后,经过了近千年的成长,长成了羊角山附近的整片山林,工匠进来之后可以就地取材。你会发现这里的灌木非常多,这是因为他们砍伐树木的时候非常小心,在树与树之间平均地砍伐。

      “但即使所有的木料全部可以就地取材,可要运入地下的溶洞,也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因为这种大型的建筑,需要整根的木梁,这种巨大的木材是不可能通过那么细的溶洞的。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有地下河,这样把木材往水里一丢,就能流到洞里,但这样的条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们在这里到处寻找地下水系,可这里的地势太高,是整个广西群山中海拔最高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找到地下河。”

      “你绝对想不到张家是怎么把这些木材运下去的。”鬼影说,“就在这块山岩的下面,有一个垂直的深洞,几乎从顶部垂直地打到下面。”

      “盗洞技巧。”我道。

      鬼影点头:“鬼斧神工。问题是这个洞是怎么挖的。即使人非常多,要挖出那样的洞,在那个年代也需要很多很多年。

      “所有的木材都是从这个洞里吊到地下溶洞中。而且,他们还在这里的山体缝隙中,找到了很多奇怪的铁器。这些铁器像一把把非常长的调羹一样,把山上的很多雨水引入这些缝隙里。我们认为这是为了加速山体内部溶洞溶解,这也是在明朝时就布置好的措施,我们在那个洞的洞口附近也找到了一样的铁器痕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摇头,他道:“这个洞是被上千年的雨水冲刷出来的。他们在洞口设置了一个铜球,做了一个机关,敲掉表面的岩石之后,里面全是容易溶解的石灰岩。铜球非常重,当雨水被这些机关集中冲刷在这个洞里时,下面的岩石就会分解脆化,铜球本身的重量会把石头整片压碎。在近千年的时间里,铜球不断地往下沉,终于打穿了这个穹顶。”

      当你想在某座山上打一个洞,而你有近千年的时间时,其实对你来说很多事情是很容易的。

      我听着,身上的寒意越来越甚,这事情可能吗?我的第一感觉是太玄了,但脑子里的知识告诉我,这是绝对可能的,甚至都不用那么久的时间。如果水流持续稳定,并且含有某种特定的化学物质,滴穿一块石头可能只需要几年时间。这也是很多地方山体滑坡频发的原因。

      我就是在一个泥石流坡下醒过来的。那里的植被很多,按道理泥石流不会有那么大的规模,显然是因为那里的岩石中本来就有很多缝了,这个前提是成立的。

      而最可怕的是,为什么会有人有这样的念头?

      我们想了解的是,到底是怎样的一批人?他们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做出这种可怕的设计,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相信他们肯定不会只找这么一个地方,因为近千年的时间,中间的变故太多,这个地方可能是他们选定的场所中的一个。”鬼影说道,“在广西,这样的地方并不少。不过能最后逃过旅游和各种行业的发展,在几年后还是蛮荒之地的,很可能只有这十万大山的腹地。”

      “这些你们都论证了吗?”我问道,因为很多事情光靠推测是不行的。

      鬼影只道:“不需要,你听我说完就会信了。”

      “基本上我们所有的判断都可以还原成事实,但这个解释到了这里,就有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鬼影拍了拍边上的岩石,“也就是,这座山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对这些山岩做了很多研究,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真相,进而我们就发现了这整座山的真相。”他道,“现在你们看好了,我要让你们看一看,这座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为什么会说,他们进了楼就必死无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172&f_id=757 - 2015-11-29
  • 第三十三章 死国难义士归故里 怀家仇孝子访明堂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翠姑的父亲吴庭训,原是前明崇帧三年的进士。他应试日引侯的主考官便是大学士洪承畴。洪承畴为人气度雍容,颇受当时一般士子推崇。吴庭训得以依附门墙,是一件很体面的事,常常引以为荣。洪承畴对这位高足弟子也是另眼相看。闯王高迎祥起事之后,洪承畴领... - 2018-12-24
  • 木偶奇遇记——第三十三章_木偶奇遇记_星火作文网
  •   那人看见门不开,就狠狠地一脚把门踢开了,走进屋子,他还是那么笑嘻嘻地对皮诺乔和小灯芯说:   “能干的孩子!你们学驴子叫学得不坏,我马上认出了你们的声音,因此我就上这儿来了。”... - 2019-04-19
  • 第三十三章 领圣旨太监滥施威 持虎须周知惩刁奴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车驾过了喜峰口,已是阳春三月——关内关外虽只隔一座长城,天候地气却迥然不同。驿道两边早是柳丝吐青、嫩草芳菲。乍从白山黑水归来,真有如换天地之感。康熙心中高兴,又动了微服私访的兴致,竟下了乘舆,命阿秀的轿在后远远跟着,自己和随从们改扮... - 2018-12-28
  • 第三十三章 沐皇恩方苞近天颜 施报复太子泄私愤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微服私访,在骆马湖镇上的茶馆里结识了欧阳宏,便把他带到驿馆里吃酒倾谈。可是刚一通名,康熙的假名:龙德海、字秉政就引起了欧阳宏的疑心。驿丞又过来闲聊几句“东宫洗马”的笑话,聪明过人的欧阳宏马上就敏锐地觉察到面前这位慈祥和善的老者,可能... - 2019-01-02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三十三章 三妹同心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冰魄夫人和飞天蜈蚣如果双方之中,有一方稍呈不支,那么不是冰魄夫人立被毒袍所发出的剧毒毒死,便是飞天蜈蚣立被“冰魄寒光”所凝结的真气,当场冻死。这中间胜败之分,只在毫发之间,是以宁愿全力拼耗,谁也不肯稍退!  两人拼耗了这长一段时间,不但... - 2018-04-27
  • 第三十三章 五件兵刃被剑光绞成无数碎片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四周,五个人——北峡老人夫妇、南天一雕盛世民、古灵子、荀吉全已倒卧在血泊之中,五件兵刃也被剑光绞成无数碎片,散落一地。  丁少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招剑法竟有如此之强,自己竟在一招之间杀死了围攻自己的五个高手,心头也不无歉疚。  但继而一... - 2018-05-04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三十三章 婉约娇娥易姓名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简真人轻轻用袍袖拭着纵横老泪,说道:“我跨进家门,陡然发觉你娘脸色灰白,倒在地上,我心头一紧,赶快把她扶起,发现人手冰冷,业已气绝多时!”  白飞燕突然尖叫一声,哭道:“我娘被谁害死的?”  简真人继续说道:“那时我伤心得欲哭无泪,把她... - 2018-05-30
  • 第三十三章 出奇乓奔袭马坊镇 查敌情暂住天王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从巡抚衙门借了兵,当夜就离了太原城。这五百精兵原是雍正十年经岳钟麒在西宁前线训练过的。岳钟鹿兵败和通伦,被撤去宁远大将军职衔,锁拿北京问罪。这支后备军没有用上就地裁撤。几年来陆续遣散了士兵,只留下些干把下级武官没法安排,被前任山西巡... - 2019-01-05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返金川朵云会傅恒 下成都老将言罢战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她的话虽说不多,字字有本有据,如刀似剑。纪昀立刻被驳得哑了。娥儿和巧云也听丈夫说过张广泗讷亲和莎罗奔订约毁约、言而无信的,顿时也替他们害臊,无话可说。棠儿却道:“朵妹子,我处处容让你,你该知情的。白牙赤口‘猜’着我老爷使坏!这是甚么意思... - 2019-01-28
  • 第三十三章 千乘万骑临幸承德 苦谏巧纳缓修园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当江南还是千里一碧、万木葱宠时,塞北已是萧疏森肃,金风寒气迫人了。乾隆过了六月十九观音诞辰,即发大驾幸临奉天,到承德已是八月金秋。钱度在北京滞留了三日,因傅恒随驾去了奉天,只见了见张廷玉,到户部向史贻直汇报了铜政司理政情形,别的人一概不... - 2019-01-12
  • 第三十三章 总督衙温语抚忠良 胜棋楼较艺诱易瑛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高恒一到驿馆便被尹继善派人接回了总督衙门。说是“请”,但一去便被叫进总督衙东书房院,接他的人倒是十二分客气,要茶水要点心一吩咐就到,书房里果品什物、笔墨纸砚书应有尽有,床卧窗几俱各明净,光可鉴人。只是尹继善不见,刘统勋不见,连金鉷也没来... - 2019-01-22
  • 第三十三章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
  •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徐少华、纪若男也相继跟入,站起身来。  只见洞内是一间方形的石室,两个一身黑衣的大汉手持钢刀,凛立不动,自然已经被贾老二制住了。  祖东权目光一转,问道:  “这里还有暗门,该如何开启呢?”  “嘻嘻,... - 2018-03-16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十三章 还我清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只得说道:“谢谢大师姐。”  九毒仙子一阵格格轻笑道:“好,小师妹,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我走啦!”  一个人像一阵风般往洞外飘飞出去。  田七姑含羞道:“小妹恭送大师姐。”她送走大师姐,才回过身来,双颊飞红,说道... - 2018-02-03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
  • 第三十三章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突然发现自己过时了,又像从前那样没人注意了,汇款单也不来了。刘作家愤愤不平,他一手缔造了家喻户晓的李光头,自己却被迅速地遗忘。来了那么多的记者,个个扑向李光头,没有一个记者关心他,甚至没有一个记者认真看过他一眼。... - 2018-02-05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十三章 真相渐白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不多一会,那青衣汉子又走了进来,垂手道:“公子,午餐已经做好了,可以用饭了。”  狄明扬站起身,和耿小云一同走出外面一间,一张方桌上,果然已经摆好酒菜,和两副杯筷。”  狄明扬回头笑道:“小云,我们坐下来吧!”  耿小云陪着他坐下,伸手... - 2018-01-25
  • 第三十一章 阿哥党密谋夺春华 十三千捷足先得手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阿哥胤禩借赏花为名,请阿哥党的兄弟们议事。老十胤礻我不痛快,拿任伯安发作。老十四刚要撵任伯安回去,却被八阿哥给拦住了:“慢,任伯安,我还有话对你说呢。你的那个杂货铺该收摊儿了吧。”  任伯安立刻就明白了,八爷这是话里有话呀。本书前边交... - 2019-01-02
  • 第三十三回 军纪严吓煞大侍卫 灯下黑悟出敌行踪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秋末冬初,青海高原上的西北风,带着一股强劲的气势席卷而来,在大军行辕的殿顶上呜呜作响,大将军年羹尧又要杀人了!  年羹尧是朝中出了名的屠夫和杀人魔王,他的军法之严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今天就因为穆香阿等十名侍卫犯了“恃宠傲上,藐视营规,大... - 2018-12-17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二十三章 百折太盘回云横层岫 一灯何黯淡夜逅双尸_纵鹤擒龙
  •   天目飞虹庞百川走后,不多一会,岳天敏等四人也就相继上路。从鹿头镇往北,便入了河南境界,他们经唐河、方城、汝川、登封,一路上游山玩水,登临古迹,到第八天上,才到了孟津。  万小琪一眼瞥见道旁墙角上有墨炭画着一只右手,手掌中抓一条冉冉欲飞的... - 2017-12-28
  • 第十三章 救命药得而复失 失招数误落贼手_白衣紫电
  •   石绵绵道:“大哥,我们可以去吃饭了!”  “当然,今天要好好吃一顿,对哩!差点忘了这只蝙蝠……”他忽然发现笼子不见了。  这只蝙蝠也许真的是国内唯一的了,得而复失,这是多么令人绝望沮丧的事。唐耕心本是个很镇定的人,可是现在,他失去了那份... - 2017-12-27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二十三章 梁山是东川的梁山山脉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梁山,这是东川的梁山山脉,别误会到水浒传里梁山泊上去。梁山,是县名,就因县的东首是梁山山脉而名。  梁山县是一座山城,但并不偏僻,那是因为有一条横贯四川,一直由成都向湖南的驿道,打从北门经过,于是梁山城里就成为商贾达官,贩夫走卒打尖。投... - 2018-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