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然极为厉害,但自问还足可对付。

      他这一阵沉思,长发怪人似是已瞧出梅三公子心意,突然脸露狞笑,后退了三尺,厉声喝道:“年轻人,你想在我老婆子手里,把人救出,这是作梦!如再妄动一步,看我先震死他们。”

      说着扬起枯瘦右爪,对准三人,作势待击。

      梅三公子见她退时身法,快得出奇,说话又满脸狞恶。

      此类怪人,性情凶残,说得出,自然做得到。

      心头一急,蓦地目射奇光,大喝一声:“住手!他们三人,身负重创,功力全失,你劫持来此,意欲何为?”

      他凛若天神,大声一喝,这股声势,居然使长发怪人愣得一愣。

      右爪缓慢的收了回去,忽然轻轻叹息一声,柔声说道:“年轻人,别急!我老婆子,因适才瞧出两个女娃儿,似乎是中了金线桃花蛊毒,刚服下‘百毒散’,功力尽失,另一个也内创初愈,元气未复,这才把他们一齐抱来,意在施救。”

      梅三公子方才下洞之初,即被对方骤起袭击,出手歹毒,目睹她这付狞恶丑怪之状。

      把三人抱来,说是为了施救治疗,如何肯信?不由剑眉一轩,微哂着道:“如此说来,你倒是一番好意,不过,我两个妹子,确实中了金线桃花蛊毒,但服下‘百毒散’已有四五个时辰,目前功力虽失,再有一两个时辰,即可复原。至于这位祝兄弟,刚才身受五阴截脉,也经小生打通他全身经络,伤势已愈,只要静心调元,也不难康复,那么这三个人,就交小生带出去罢!”

      长发怪人睁着一只独眼,听到后来,突然狞笑一声,忿忿的道:“难道是我老婆子骗了你不成?”

      枯瘦双爪,举胸作势,似欲突起发难。尤其目光之中,隐隐充满了怨毒之色!

      梅三公子因对方喜怒无常,早已心存戒备。左手当胸直竖,右臂外圈,把“般若神功”

      暗暗运起。此时眼看对方发难在即,仍旧渊停岳峙,夷然而立。

      长发怪人瞧了梅三公子一眼,忽然又幽幽一叹,双爪逐渐下垂,轻声说道:“年轻人这也难怪,别说我老婆子边付凶残丑恶面目,你不肯信我之言,即在十年之前,只要你知道我的来历,恐怕更难相信。其实,我所说的,却是真话。不错!我老婆子救助他们,出发点原是为了自己,但这是因为我老婆子,一生从不受人之惠啊!”

      她似乎是勾起了凄凉往事,黯然长叹,又恨毒切齿!

      一声比鬼哭还要难听的长笑之后,突然问道:“十年了,年轻人,这时间算不算短?我老婆子蛰伏地穴不见天日,我是如何指望我能够帮助了这个人,然后人家也能够帮助我出困而去……”

      梅三公子心中暗暗奇怪,寻思根据方才自己曾接她一招而言,此人功力之高,断断不在红灯夫人之下,而且也许尚有怪异手法,没有使出。

      按理,别说区区地穴,那里困得住她?但偏偏被困了十年,听他口气,似乎出困又非有外人协助不可,这倒真使自己大惑不解。

      想到这里,只听长发怪人续道:“这两个女娃儿,你说得不错,她们中了金线桃花蛊,已经服下‘百毒散’,蛊毒业已泻清。六个时辰之内,服药之人,手足疲软,身如瘫痪,须候六个时辰之后,药性稍解,身子才能恢复过来。但其实六个时辰之后,身子恢复,不过是指手足身子能动而已,一个普通不会武功的人,身子手足,不是也会动吗?是以六个时辰之后,可以说手足身子恢复了行动,但不是练武之人的恢复功力。‘百毒散’配制之初,是为了专泻百种剧毒,其中一味主药,泻毒虽具神效。但因赋性太猛,服下之后,对脏腑英精,尤其是内家真气,消损过钜,是以六个时辰之内,身如瘫痪,要恢复十年心血,谋求补救,又配制了一种大补真元的‘补天髓’。在服下‘百毒散’六个时辰之后,再服此药,再有六个时辰,不仅尽复功力,而且更能胜过以前。练功之人,服上一丸,少说也抵得上一两年功力。不过此药配制,比‘百毒散’更为困难,而且当年老婆子极少使用‘百毒散’。就是使用,也只是普通之人,用不到‘补天髓’,是以连老鬼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一动,急着问道:“你……你就是苗疆……”

      他觉得“毒妇”这两个字,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苗疆毒妇!”

      长发怪人接着他口气,说了出来。

      突然一阵桀桀怪笑,声音冷峻得使人刺耳,异常难听,似乎她有着无比的痛苦和无限的愤怒。

      但大笑之后,口气又缓和了下来,道:“我老婆子就是苗疆毒妇,十年了,苗疆毒妇与世相遗,已经十年。年轻人,你还知道这个名称?唉!你是那一派高人门下?”

      梅三公子觉得此人忽喜忽怒的性格,也许是受了某种重大的刺激。

      不由心生悯怜,闻言含笑道:“小生梅君壁乃是天台门下。”

      “天台!”

      苗疆毒妇似乎微露不信,因为她从没听过这个门派,但她点着头道:“年轻人,你这身武学,着实惊人,能接得住我老婆子玄冰爪五成力道,当今武林,也屈指可数。如此看来,我老婆子今日当真能够脱困而出了?”说到这里,奇丑无比的脸上,黑皱鸡皮。居然绽出喜容。

      梅三公子忍不住问道:“凭老前辈的身手,目前武林,足可抗手无人,这十年岁月,潜隐在阴暗潮湿的地穴之中,难道真是被人加害囚禁的吗?如果确有用得着小生效力之处,自当略尽棉薄。”

      苗疆毒妇闻言之后,似乎极为感动,全身一阵痉挛,突然冷哼了一声,道:“我老婆子虽然幽伏十年,渡过暗无天日的日子,但我老婆子生平不受人惠。年轻人,你就是有意相助,我也无法接受。”

      梅三公子微微一怔,暗想这倒好,方才明明是你口吻之中,暗有求助之意。怎地待自己说出口来,反而又被你断然拒绝,看来此人当真怪癖得太以不通人情。

      心头虽然嘀咕,口中却道:“人类本有互助的天责,小生如能效劳,也算不得受惠,老前辈何用挂齿。”

      长发怪人意似不耐,冷笑道:“我老婆子从不知道什么叫做互助,要我受人之惠,必须对方先受我之惠。我老婆子把他们三人抱来,正是此意。因为那两个女娃儿内脏真元,消耗过多,要恢复功力,必须在百日之后。在此期间,就和不会武功的人一样。而那个年轻人呢,也因身受重创,虽然被你打通经络保住性命,要想立即复原,确非我‘补天髓’不可!是以我先替他们服下丹药,恢复武功,然后替我去办一件事,那就不算我白受恩惠了。”

      梅三公子忽然想到石榻上三人,还被苗疆毒妇点着穴道,没有解开,连忙说道:“老前辈既有用他们之处,还请先把穴道解了再说。”

      苗疆毒妇冷冷的道:“你可是要我解开他们穴道。是么?老实说,他们已服下我的‘补天髓’,又经我点了睡穴。此时药力正在发开,只要一觉醒来,功力即可全复了。”

      她说到这里,低头沉思了一会,突然独眼中一道冷电般目光,又缓缓地盯着梅三公子脸上,咧嘴笑道:“我老婆子十年黑暗光阴,也忍了过去,怎地今天却一刻也耐不住起来?年轻人,我想你们也许另有要事,不能为我耽搁得太久,何况对头武功,也极为高强。本来我老婆子预备等他们三人醒来,再化上几天时间,传他们几手克制对方的武功,再替我前去办事。但经我仔细考虑,以你的身手,就不须多有耽搁,准能手到成功。是以想在他们未醒之前,请你代劳,等他们醒转,你也正好替我办完事情,就好一同上路。不过我前面说过,老婆子生平从未央求于人,誓不受人恩惠,是以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22-920.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
  • 第三十章 蝶血千里草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鬼矶土秦风在昨夜和黄秋尘,在那荒山寺观中交手三十招之后,曾经说过:“在黄秋尘武功没练到杀害他之前,绝对不要再被他遇上,若是遇上,鬼矶土秦风绝不会像以往二次,事先约束招式之数,跟黄秋尘搏斗……。”  黄秋尘这时心中惊骇不已,他梦想不到... - 2018-03-19
  • 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 - 2018-03-10
  • 第三十章 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蓝如风、王天荣、壬贵四人,远远跟在前面五人身后,直到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  纪若男才向身后三人打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她走在前面,悄悄朝平台右侧绕去。  蓝如风、王天荣、壬贵一个接一个跟在她身后疾掠过去。不过... - 2018-03-15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 - 2018-04-04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三十九章 传灯大法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只见黑煞游龙点点头道:“薛兄说的不错,兄弟当时自知必死,除了者菩萨的雪参大还丹,天下那有这等灵药?兄弟清醒后,登时想到了薛兄的令媛,不知生死如何?”  薛神医黯然道:“小女那时不过三岁,如何经得起妖女一拂,这是命运,恩兄也不必把此事放在... - 2018-03-11
  • 第三十七章 易钗而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冷哼道:“这手段卑鄙的很。”  小燕道:“那知薛少侠根本没有负伤,当天晚上,就和张果夫两人一起逃了出去,临走还打了宫主一箫。”  范殊用手掩口,打了个呵欠,问道:“后来呢?”  小燕笑道:“后来没有了,从此江湖上再也找不到薛少侠和张... - 2018-03-11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十四章 房门口出现了贾老二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话声未已,房门口已出现了贾老二!他像大马猴似的弓着腰走了进来,嘻的笑道:  “我的小姑奶奶,你这可冤枉小老儿了,小老儿是喝醉了酒,睡了整整两天,总得让人家闻到我一身酒气才像呀!”  他果然一身都是酒气!  史琬掩着鼻子,哼道:  “你又... - 2018-03-16
  • 第三十四章 冒名顶替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五更方过,天色初透曦微晨光!  白少辉迅快的一跃下床,悄悄开出房门。  门外是一条宽阔的长廊,一排约有十来间房间,面向着花圃。栏外栽植了许多花卉、和绿油油的草坪,这是君山分宫护法们住的地方。  分宫护法;地位不在堂主之下,只是堂主掌握实... - 2018-03-11
  • 第三十五章 大闹君山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左掌一挥,化解左首白衣老者袭来一掌,右手秋霜剑一招“玄乌划沙”,侧攻秦季良,飞起一腿,猛向身前一名白衣老者踢去。  这几招一气呵成,动作奇快,又把几人逼退了几步。就趁这一瞬空间,突然剑交左手,右手一探,嗤的一声撕开衣襟,从身边抽出... - 2018-03-11
  • 第三十六章 各有心机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朝凌云凤拱拱手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凌云凤并没直接回答,含笑问道:“薛少侠回去之后,是否已把药丸给白发哑婆服下了。”  白少辉道:“已经给她服下了。”  凌云凤道:“现在你总相信了,我并没骗你。”  白少辉道:... - 2018-03-11
  • 第三十五章 虬龙旋天人影渺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哼声道:  “别人能被你蒙在脸上那条青巾骗过,但我却不能为你蒙骗得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目睹你残酷屠杀三桅帆船的自己手下吗?”  袁丽姬到此时心中对于这位九龙王尊似迹底身份,仍然充满着怀疑,这时她风目一直凝在九龙王尊的面上,注意... - 2018-03-19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九章 海棠花现 铁木枯腐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几句话,使袁丽姬心惊不已,急问道:  “大师你受伤了吗?”  原来在刚才铁木僧被面黑衣女人右撑按中,袁丽姬和黄秋尘都没清楚看到。  铁木憎颤声道:  “……海棠花现,铁木枯腐……先师谒语,已经实现,老纳大概已将命枯向腐了……”  袁... - 2018-03-19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二章 九道梁吹箫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月落参横露满天,同来人在屋中眠;烦君独上孤峰坐,九阙箫声到客船,”  范殊披披嘴道:“一首屁恃,我看不出有什么名堂来?”  白少辉笑了笑道:“他第一句指的自然是时间了,月落参横,满天繁露,那正是黎明之前,第二句是说你们到了这里,只管安... - 2018-03-11
  • 第三十二章 杜鹃泣血丹凤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一招,真施得奇诡无伦,鬼矶土倏地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绝招,但我秦风早已暗防你有这一手……”  他念头一转,倏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挥,运用肩头去接黄秋尘点来指头。  黄秋尘见他不闲不避,反用肩头迎来,冷笑一声,暗骂道:“我不相信...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十四章 轻颦浅笑摄魂大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听虬龙公主说,她治疗袁丽姬伤毒,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不禁怔了一怔,但随即惨然一笑,道:  “公主,只要能够将袁院主残伤治疗痊愈,你要取我的性命,在下死而无恨。”  虬龙公主展眉轻笑,道:  “好啊!我真不相信天下间有这样一个纯情男子...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