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然极为厉害,但自问还足可对付。

      他这一阵沉思,长发怪人似是已瞧出梅三公子心意,突然脸露狞笑,后退了三尺,厉声喝道:“年轻人,你想在我老婆子手里,把人救出,这是作梦!如再妄动一步,看我先震死他们。”

      说着扬起枯瘦右爪,对准三人,作势待击。

      梅三公子见她退时身法,快得出奇,说话又满脸狞恶。

      此类怪人,性情凶残,说得出,自然做得到。

      心头一急,蓦地目射奇光,大喝一声:“住手!他们三人,身负重创,功力全失,你劫持来此,意欲何为?”

      他凛若天神,大声一喝,这股声势,居然使长发怪人愣得一愣。

      右爪缓慢的收了回去,忽然轻轻叹息一声,柔声说道:“年轻人,别急!我老婆子,因适才瞧出两个女娃儿,似乎是中了金线桃花蛊毒,刚服下‘百毒散’,功力尽失,另一个也内创初愈,元气未复,这才把他们一齐抱来,意在施救。”

      梅三公子方才下洞之初,即被对方骤起袭击,出手歹毒,目睹她这付狞恶丑怪之状。

      把三人抱来,说是为了施救治疗,如何肯信?不由剑眉一轩,微哂着道:“如此说来,你倒是一番好意,不过,我两个妹子,确实中了金线桃花蛊毒,但服下‘百毒散’已有四五个时辰,目前功力虽失,再有一两个时辰,即可复原。至于这位祝兄弟,刚才身受五阴截脉,也经小生打通他全身经络,伤势已愈,只要静心调元,也不难康复,那么这三个人,就交小生带出去罢!”

      长发怪人睁着一只独眼,听到后来,突然狞笑一声,忿忿的道:“难道是我老婆子骗了你不成?”

      枯瘦双爪,举胸作势,似欲突起发难。尤其目光之中,隐隐充满了怨毒之色!

      梅三公子因对方喜怒无常,早已心存戒备。左手当胸直竖,右臂外圈,把“般若神功”

      暗暗运起。此时眼看对方发难在即,仍旧渊停岳峙,夷然而立。

      长发怪人瞧了梅三公子一眼,忽然又幽幽一叹,双爪逐渐下垂,轻声说道:“年轻人这也难怪,别说我老婆子边付凶残丑恶面目,你不肯信我之言,即在十年之前,只要你知道我的来历,恐怕更难相信。其实,我所说的,却是真话。不错!我老婆子救助他们,出发点原是为了自己,但这是因为我老婆子,一生从不受人之惠啊!”

      她似乎是勾起了凄凉往事,黯然长叹,又恨毒切齿!

      一声比鬼哭还要难听的长笑之后,突然问道:“十年了,年轻人,这时间算不算短?我老婆子蛰伏地穴不见天日,我是如何指望我能够帮助了这个人,然后人家也能够帮助我出困而去……”

      梅三公子心中暗暗奇怪,寻思根据方才自己曾接她一招而言,此人功力之高,断断不在红灯夫人之下,而且也许尚有怪异手法,没有使出。

      按理,别说区区地穴,那里困得住她?但偏偏被困了十年,听他口气,似乎出困又非有外人协助不可,这倒真使自己大惑不解。

      想到这里,只听长发怪人续道:“这两个女娃儿,你说得不错,她们中了金线桃花蛊,已经服下‘百毒散’,蛊毒业已泻清。六个时辰之内,服药之人,手足疲软,身如瘫痪,须候六个时辰之后,药性稍解,身子才能恢复过来。但其实六个时辰之后,身子恢复,不过是指手足身子能动而已,一个普通不会武功的人,身子手足,不是也会动吗?是以六个时辰之后,可以说手足身子恢复了行动,但不是练武之人的恢复功力。‘百毒散’配制之初,是为了专泻百种剧毒,其中一味主药,泻毒虽具神效。但因赋性太猛,服下之后,对脏腑英精,尤其是内家真气,消损过钜,是以六个时辰之内,身如瘫痪,要恢复十年心血,谋求补救,又配制了一种大补真元的‘补天髓’。在服下‘百毒散’六个时辰之后,再服此药,再有六个时辰,不仅尽复功力,而且更能胜过以前。练功之人,服上一丸,少说也抵得上一两年功力。不过此药配制,比‘百毒散’更为困难,而且当年老婆子极少使用‘百毒散’。就是使用,也只是普通之人,用不到‘补天髓’,是以连老鬼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一动,急着问道:“你……你就是苗疆……”

      他觉得“毒妇”这两个字,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苗疆毒妇!”

      长发怪人接着他口气,说了出来。

      突然一阵桀桀怪笑,声音冷峻得使人刺耳,异常难听,似乎她有着无比的痛苦和无限的愤怒。

      但大笑之后,口气又缓和了下来,道:“我老婆子就是苗疆毒妇,十年了,苗疆毒妇与世相遗,已经十年。年轻人,你还知道这个名称?唉!你是那一派高人门下?”

      梅三公子觉得此人忽喜忽怒的性格,也许是受了某种重大的刺激。

      不由心生悯怜,闻言含笑道:“小生梅君壁乃是天台门下。”

      “天台!”

      苗疆毒妇似乎微露不信,因为她从没听过这个门派,但她点着头道:“年轻人,你这身武学,着实惊人,能接得住我老婆子玄冰爪五成力道,当今武林,也屈指可数。如此看来,我老婆子今日当真能够脱困而出了?”说到这里,奇丑无比的脸上,黑皱鸡皮。居然绽出喜容。

      梅三公子忍不住问道:“凭老前辈的身手,目前武林,足可抗手无人,这十年岁月,潜隐在阴暗潮湿的地穴之中,难道真是被人加害囚禁的吗?如果确有用得着小生效力之处,自当略尽棉薄。”

      苗疆毒妇闻言之后,似乎极为感动,全身一阵痉挛,突然冷哼了一声,道:“我老婆子虽然幽伏十年,渡过暗无天日的日子,但我老婆子生平不受人惠。年轻人,你就是有意相助,我也无法接受。”

      梅三公子微微一怔,暗想这倒好,方才明明是你口吻之中,暗有求助之意。怎地待自己说出口来,反而又被你断然拒绝,看来此人当真怪癖得太以不通人情。

      心头虽然嘀咕,口中却道:“人类本有互助的天责,小生如能效劳,也算不得受惠,老前辈何用挂齿。”

      长发怪人意似不耐,冷笑道:“我老婆子从不知道什么叫做互助,要我受人之惠,必须对方先受我之惠。我老婆子把他们三人抱来,正是此意。因为那两个女娃儿内脏真元,消耗过多,要恢复功力,必须在百日之后。在此期间,就和不会武功的人一样。而那个年轻人呢,也因身受重创,虽然被你打通经络保住性命,要想立即复原,确非我‘补天髓’不可!是以我先替他们服下丹药,恢复武功,然后替我去办一件事,那就不算我白受恩惠了。”

      梅三公子忽然想到石榻上三人,还被苗疆毒妇点着穴道,没有解开,连忙说道:“老前辈既有用他们之处,还请先把穴道解了再说。”

      苗疆毒妇冷冷的道:“你可是要我解开他们穴道。是么?老实说,他们已服下我的‘补天髓’,又经我点了睡穴。此时药力正在发开,只要一觉醒来,功力即可全复了。”

      她说到这里,低头沉思了一会,突然独眼中一道冷电般目光,又缓缓地盯着梅三公子脸上,咧嘴笑道:“我老婆子十年黑暗光阴,也忍了过去,怎地今天却一刻也耐不住起来?年轻人,我想你们也许另有要事,不能为我耽搁得太久,何况对头武功,也极为高强。本来我老婆子预备等他们三人醒来,再化上几天时间,传他们几手克制对方的武功,再替我前去办事。但经我仔细考虑,以你的身手,就不须多有耽搁,准能手到成功。是以想在他们未醒之前,请你代劳,等他们醒转,你也正好替我办完事情,就好一同上路。不过我前面说过,老婆子生平从未央求于人,誓不受人恩惠,是以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22-920.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心魔交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望了两人一眼,笑道:“慧妹、燕妹,我这里用不着护法,你们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崔慧、上官燕两人,那里肯听,齐声说道:“不要紧,你尽管对付她,用不着照顾我们。”  梅三公子见她们不肯退去,暗想玄女教一干人,对自己三人,恨之入骨,...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毁琴救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看到常千里迎着过来,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老哥哥,我是方仲平呀,你真的要和我动手吗?”  常千里听得一怔,口中发出一声洪笑,说道:“谷主要老夫把你拿下,你发剑吧!”  锵的一声掣剑在手。  方如苹道:“在下这柄剑削铁如泥,老丈...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云中山城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却说范君瑶等一行四人,由汝南一路西行,路上何处打尖,何处投宿,都有祝士义安排。  有这样一个老江湖同行,自然少了很多麻烦。一路晓行夜宿,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这天黄昏时分,赶到河津县,祝士义一马当先,领着三人在一家招安客店门前下马,关照... - 2018-01-18
  • 第八十章 双凤金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举目瞧去,只见竹台前面,同时出现两人,一个头蒙黑布,身穿宽大黑袍,巍然而立的,正是隐而复现的唯一大魔头勾魂律令九幽教主!他身边站着的一个,却是头戴道帽,身穿黄色道袍的玄门修士。此人眼露黄光,颔下生着一部苍黄短须,背负一柄精钢黄布伞。... - 2018-01-14
  • 第七十章 步步危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他提到瘟皇弹,只有“雌黄珠”可解,不由想起钻天飞鼠身边,不是正有一粒“雄黄珠”吗?要是有他同来的话,林中如果再有埋伏,也可不惧,可惜自己当时没有邀他。心中想着,对温如风后来的那一句,便尔忽略过去。  但正当温如风话声才落,林中... - 2018-01-14
  • 第六十章 调虎离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纵目望去,果然前面阴暗之处,突然似鬼魅般闪出五条高大黑影,都是一式的黑布蒙头,身穿黑袍,右手高举一面“拘魂牌”。  果然是他们隐伺路旁,拦袭自己!那么可见他们事先早有布置,客店的三人,更是凶多吉少。梅三公子大怒之下,身... - 2018-01-14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这不过一瞬间之事,等大家刚一瞧清两人情形。  太白神翁突然仰天厉笑,双足一点,剑先人后,一道银虹,比电射还快,直向梅三公子当胸贯去!  这一招快速极伦,凶毒无比。全场的人,全都紧张得“啊”出声来。崔慧、上官燕两人同时尖叫了一声,双目紧...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黑色小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上官燕也叫了声:“崔姐姐,我来帮你!”紧随着挥剑而出!  阴世秀才公孙庆不防三小姐会突然插手,向追风剑客迎出。对方这一招“彩虹横空”,何等厉害不由心中大急。  他适才接了灯心和尚偷袭自己的一颗精钢念珠,此时尚在手中,连忙扣入中指,对准追... - 2018-01-13
  •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 - 2018-01-14
  • 第十章 木偶艳阵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原来这间石室,里面极为宽大,这时灯光通明,正有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妙龄少女,手捧乐器,翩翩起舞。  艳舞正在如火如荼的演出,媚态横生,活色生香!  梅三公子几曾见过这种阵仗?只觉目迷神驰,心旌摇晃,不由心中陡然一惊,暗叫一声:  “厉害!”...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章 一哭一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夺魂扇李秋山,在天理教中,地位极高,平日目空一切,江湖上有谁敢向他顶撞?只因此次奉教主之命,追踪铁背苍虬,关系重大,不愿多生枝节。后来瞧出崔慧所使“劈空剑诀”,乃是岳麓老人当年驰名绝技之一,更是心怀疑惧。  是以先拿话表明,只要对方说出...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二章 凤舞鸾翔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厅上,已经坐着一僧、一道。  僧是老僧,身穿黄衲僧袍,方面广颡,年在六旬以上。  道是老道,花白头发,绾一支白玉如意簪,身穿紫色道袍,貌相清癯,胸垂花白长髯。  两人虽然坐在上首客位上,但全都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就好像老僧人入定一般,... - 2018-01-18
  • 第十六章 名门正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会真把崔慧弄得十分尴尬,对面这个瞧不起眼的猥琐老头,竟会是“南乞北偷”和铁拐仙齐名的神偷钻天飞鼠!  游戏风尘的两大奇人,今天居然全上了歌乐山庄?  难怪他口口声声是同辈好友,得罪了他,万一给爷爷知道,可怎么办?  寒英剑业已向身前缓...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钻天飞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甬道极为深长,走出一大段,前面向左弯去,再走了一会,又向右转弯。四面虽然黑沉沉的,但并不潮湿阴霉。  梅三公子手中拿着火摺子,走在前面,崔慧上官燕两人,却紧握长剑,跟在他身后。心情显得有些紧张,握紧的纤纤玉掌,也微微的渗出汗来!  ...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传言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哈哈,阴世秀才,我们华山派弟子,可用不上你们的家法呀!”  落地之后,才看清原来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道人!瞧他身材修长,面如满月,背上斜负宝剑,卓然而立,真是道貌俨然!  “嘿嘿!原来是追风剑客大驾光临,兄弟有失远迎!”  公孙...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香炉石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一身武功,差不多已入化境,就在这一点之势,剑尖相接之际,陡然运集全身功力,透剑而出!  “叮”!一声清脆的金石交鸣。剑光突敛,银虹顿杳,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都不禁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只见长衫飘逸的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