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任重道远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自幼练剑,在剑术上已有相当火候,“岳家十三快剑”,是天下至捷之剑,以他们原有的基础,再练“太白剑法”自然轻而易举。

      两人依照书上口诀,按图浏览了一遍,心头已有领悟,很快就把招式变化,体会出来。

      等到迎春替两人送来晚餐,他们已经练熟了十二个基本剑式,晚餐之后,继续在庭前研习。

      一直练到初更时分,一百十八招“大自剑法”,差不多已被他们记住了三分之一,才收起剑谱,各自回房安歇。

      第二天一早起来,就继续按图练剑,这一天,他们除了吃饭的时间之外,只是全心全意的练习“太白剑法”。

      好在岳小龙、凌杏仙都是天资极高的人,又有两人互相观摩,学来极快,练到天黑,已把一百十八招剑法,全数学会,吃过晚餐,两人反覆演练了几遍,看看是否能灵活运用,得心应手,已经又是初更时候了。

      此地主人要两人三天练完的剑法,他们只花了两晚一天,就已学会。

      此时剑法熟练了,人也感到相当疲累,就各自回转房去。

      却说岳小龙回到良中,解衣上床,正当朦胧睡去之时,突然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叫道:“龙官,你出来!”

      这声音十分低微,但却清晰无比,岳小龙蓦然一惊,披衣下床,四周静悄悄的,那有什么声音?心中觉得奇怪,一个箭步,掠近窗前,朝外望去!

      只见月光之下,站着一个身披宽大黑氅的人影,翘首望天,卓立庭中,那不是此问主人还有谁来?

      岳小龙心中暗道:“不知他夤夜而来,有什么事要找自己?”急忙开出门去,朝黑氅人拱了拱手,道:“是老前辈在叫在下么?”

      黑氅人冷声道:“不是我叫你,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吗?”

      岳小龙只觉他口气极冷,心下不禁一怔,一面说道:“不知老前辈呼唤在下,有何见教?”

      黑氅人依然仰首向天,冷冷的道:“你们已经把华山剑法练熟了么?”

      岳小龙躬身道:“在下兄妹,蒙老前辈赐借剑谱,差不多已学会了。”

      黑氅人道:“很好,既然学会了,可把剑谱拿来还我。”

      岳小龙心想:“原来他是索还剑谱来的。”

      口中答应一声,立即回进房去,把剑谱取出,双手奉上。

      黑氅人接过剑谱,收入大袖之中,目光缓缓投注到岳小龙脸上,说道:“此去铜沙岛,凭你这点微未之技,自问能保命全身么?”

      岳小龙听的一怔,原来对方巢穴在铜沙岛,不知铜沙岛在什么地方?一面抬目说道:

      “在下……”

      黑氅人截住了岳小龙话头,冷冷的接道:“你盘龙剑呢,给我。”

      盘龙剑不用的时候,可当束腰带一般,扣在腰间,剑不离身。

      岳小龙听娘说过,这是岳家传家之物,不知他如何叫得出剑名来,当下不敢违拗,从身边解下软剑,递了过去。

      黑氅人接过盘龙剑,竟然毫不客气的朝身上一扣,围在腰间,一面冷声说道:“此去铜沙岛,这柄盘龙剑,只准藏在衣内,不可让任何人看到,知道么?”

      岳小龙道:“在下记住了。”

      黑氅人道:“我此刻传你一式剑招,非到万不得已,不准轻使,它可以使你在危急之时,转危为安,你要看仔细了。”

      说完,右手轻轻一抬,但听“呛”的一声,从他身边忽然飞起一道寒光,宛如银蛇一般,随着他手腕微微摇动,绕身一匝,立时幻出无数道剑光,银蛇乱闪,看得人眼花撩乱!

      岳小龙仔细看着黑氅人手中剑势,似是一招之间变化极多,但因他出手很慢,是以还容易看的清楚。

      黑氅人在剑式出手之时,一面以“传音入密”讲解着剑式诀窍。

      岳小龙用心默记口诀,但觉这招剑式,果然奇奥无比,名虽一招,其实却是含蕴着无穷变化。

      黑氅人传完了一招剑式,递还软剑,冷声道:“你可记住那剑诀变化了么?”

      岳小龙躬身道:“记住了。”

      黑氅人道:“这式剑招,名为‘青霓绕日’,乃是剑术中最为奇奥之学,练熟纯熟,纵然遇上当今武林一流剑术名家,也足可自保了。”

      岳小龙还没说话,黑氅人突然冷厉的道:“这招‘青霓绕日’,普天之下,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会了,因此,未得我许可不准告诉任何一个人。

      话声一落,也不待岳小龙答话,忽然纵身飞起,朝院外射去,一闪而没。

      岳小龙手握软剑,直等黑氅人走后他还是站在原地怔怔出神!

      在他感觉中,黑氅人虽是黑纱遮面,语声冷漠,但在冷漠的后面,似是对自己有着无比的关切!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铜沙岛又是什么地方?

      他为什么要叮嘱自己,盘龙剑不可让人看到?

      他为什么要传自己这招剑法?

      一时但觉心头不可解释的疑问,愈来愈多,他无暇多思,定了定心,就照黑氅人所传口诀,振腕发剑,依式练习。

      那知方才听黑氅人解释,看来容易,此刻到了真正练习之时,就感到不对劲了。再三思索,又觉自己并没记错,但练来练去就是不像,这样足足耗了顿饭工夫,始终不是那会事儿。心中不禁又愧又急,一招剑式,会有如此难学,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突然间,他想起方才黑氅人接过自己软剑,扣到腰间的举动,暗想:“莫非这招剑式,必须从围在腰间时,出鞘发剑,才能学像?”

      一念及此,立时返剑入鞘,扣到腰问,然后澄志净虑,凝神而立,手握剑柄,突然一按吞口,不管他剑有没有出鞘,手腕一振,依式发招,但听“呛”然一声龙吟,一道青虹,快若掣电,绕身飞过!

      岳小龙一下练对了劲,那敢怠慢,身随剑旋,右腕摇动,剑身泛起一片寒光,光影之中,剑尖震荡。宽如无数道银蛇,向四外飞射出去:

      岳小龙剑势一收,止不住心头狂喜,练了半天,这回给自己盲人骑瞎马闯对了头!

      正在此时,突觉身后,有人轻轻叹息一声,道:“难为你总算领悟了!”

      这一声叹息,声音虽然不响,但却听得岳小龙大吃一惊!

      原来这叹息和说话之声,听来柔婉,分明是女子声音,但后音又有些像黑氅人的口气!

      岳小龙急忙回头瞧去,此时明月在天,清光如水,身后静悄悄的别说是人,连一丝风也没有!

      这时但听右首房间,呀然开启,凌杏仙很快奔了出来,瞧着岳小龙道:“龙哥哥,你没有睡觉,一个人还在练剑?方才说话的是谁呀?”

      岳小龙收起软剑,说道:“没有,方才黑氅老前辈来了,已经把剑谱收回去了,我怕忘了招数,就在庭前温习一遍。”

      凌杏仙听说主人已把剑谱收回,不觉披披嘴道:“真小气,我们又不会把剑谱吃下肚去的,干么连夜就要来讨回去呢?”

      岳小龙怕她再说下去,言语之中得罪了此问主人,连忙拦道:“老前辈已经知道我们练习了,才收回去,杏仙,快别多说,回房去睡觉吧。”

      一宵无话,第二天早晨,岳小龙、凌杏仙堪堪梳洗完毕。

      迎春已经端着早餐进来,一面说道:“岳相公、凌姑娘快请用早点了,我家主人刚才交待婢子,等两位用过早餐,就请到前厅去,有事相商。”

      凌杏仙问道:“是不是我们剑法练熟了,就要动身了么?”

      迎春道:“主人只交待这几句话,婢子不大清楚。”

      岳小龙道:“老前辈既然要我们去,自然有事,我们快些吃吧。”

      两人匆匆吃过早餐,就由迎春领路,朝前厅行去。经过两进房屋,从一道腰门进入长廊,迎春行近阶前,便自停步,回身道:“两位请进。”

      岳小龙、凌杏仙步入大厅,只见厅上下首,已坐着一对青年男女!

      男的年约二十四五,紫膛脸,女的不过二十出头,瓜子脸,肤色略黑,梳着一条又黑又亮的大辫。

      两人都穿了一身杏黄衣衫,正身而坐,目不旁视。

      迎春跟在两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4-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八章 三狼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糊涂狼老四听冷秋霜一说,想起自己方才说过,再有人说自己糊涂狼,太爷非揍死他不可,现在毒狼老三一开口就叫自己糊涂狼,自己人可以叫,以后又怎能禁止外人?何况还有这许多中原武林人在场,此例如何能开?他头脑简单,不由越想越觉得有理。  偏头瞧了... - 2018-01-18
  • 第八章 历尽艰难见真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道:“如此就好,咱们明日就去找他。”  公孙乾道:“仲孙萱杜门谢客,已有多年,在下只是听一个武林朋友说过,好像隐姓埋名,不肯再替人家治病,可能连他是仲孙萱都不肯承认。”  年嵩昌道:“那该怎么办?”  公孙乾道:“只怕非要盟主新自... - 2018-01-18
  • 第八章 多事之秋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陪笑道:“这位范姑娘精通医理,山主要兄弟陪她看董老四的病势来的。”  董夫人看了方壁君一眼,冷笑道:  “她能医得好老四的病症么?”  方壁君道:  “对董四爷的伤势,山主昨晚替他运功检查,早已找出病因,命我前来替四爷诊脉,也不过...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 - 2018-01-13
  • 第八章 京号老帮们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既以金融汇兑为主业,各码头庄口之间的信函传递,就成了其商务的最重要依托。客户在甲地将需要汇兑的银钱,交付票号,票号写具一纸收银票据。然后将票据对折撕为两半,一半交客户,一半封入信函,寄往乙地分号。客户到乙地后,持那一半票据... - 2018-01-19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一章 东岳疑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腰间双绩带,系剑结同心——古诗——  这是二月初头,东风料峭,清晨,更觉得春寒凛烈!  一名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大清早就一个人踽踽的朝山脚行来。  泰山,已经到了!  他仰脸望着高耸入云的巍峨山峰,口中低低说道:“娘说:云步桥一年四季都...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二章 无头公案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那人满脸皱纹,颏下留了一把花白山羊胡子,那不是假冒云中叟骗去自己布包的干瘪老头,还有谁来,  他一眼瞧到岳小龙,忙不迭的把头缩了回去。  岳小龙骤睹干瘪老头,不觉大喝一声道:“老贼,你还想逃?”  双肩一晃,长身掠起,疾快的朝大树后面扑...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九宫绝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走在前面,刚走到阶前,就见一个中年妇人迎了出来,朝薛慕兰躬着身,陪笑道:“二姑娘来了,恕属下失迎。”  她一口叫出“二姑娘”来,薛慕兰粉脸蓦地一红,立即沉下脸来,说道:“申大娘,你怎的口没遮拦,幸亏丁兄、方兄不是外人,否则……我…... - 2018-01-18
  • 第三章 夹缠不清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恶鬼车敖双目圆睁,厉声道:“很好,你奉命送信来的,信在哪里?”  褛衣童子笑道:“你急什么,我带来的是口信。”  恶鬼车敖间道:“那写无头信的,究竟是什么人?”  褛衣童子道:“自然是我师傅了。”  智通大师合十道:“小施主尊师,如何称... - 2018-01-13
  • 第七章 诡遇奇逢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跃下床,急忙伸手轻轻推着凌杏仙。  凌杏仙从睡梦中惊醒,还没出声,岳小龙咐着她耳朵说道:“杏仙,快起来,有人在敲我们房门了。”  凌杏仙从没遇到过事情,不觉大力紧张,慌忙掀被而起,一手摸着身边短剑,轻声问道:“龙哥哥,我们要怎么... - 2018-01-13
  • 第六章 略现端倪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怔的一怔,道:“这人看来是负了重伤!”  凌杏仙道:“那是方才有人在这里动手?”  岳小龙微微摇头道:“只恐已有很多时间了。”  说话之时,已经进入林中,两入举目四顾,只见一棵松树底下,正有一个蓝袍老人倚着树根,不住的喘息,地上还...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四章 彩带女郎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赶到泰安,城门早就开了,他一晚未睡,依然回到前晚住过的泰安老店,要了个房,就蒙被大睡。  一觉醒来,已是午牌时候了,店伙打来洗脸水,岳小龙洗过脸,叫店伙送了碗面来,在房中吃了,就会账出门。  他因蓝衣人已经对自己起了怀疑,暂时只好放弃彩...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变生意外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死寂之谷,万籁俱寂,这一声娇呼,听来就分外清晰!  因为它划破了原来的沉寂!  那是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惊呼!  范君瑶心头猛然一怔,他只觉这声惊呼,传入耳际,声音极熟!  惊呼当然不像说话,无法分辨出这人是谁!  方璧君自然也听到了,螓...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似是而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地神龙程元规回头瞧了陆翰飞一眼,缓缓说道:“陆老弟机缘巧合,得了白衣剑侣金玉观奇的旷世武学,目前火候尚浅,还是留在这里,专心练功的好。”  陆翰飞起身道:“老前辈金玉良言,晚辈自当遵命,只是晚辈先师血仇未复,日轮斧法,大致都已学会,夏... - 2018-01-18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八章 狼山一狈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霍万清应了声“是”,就把当日岳少俊代人捎信,一直说到前晚夜探戚墅堰巨宅,方知托岳少俊送信的是青煞手涂金标,主人是行迹神秘的仲姑娘,详细说了一遍。  无住大师合掌道:“阿弥陀佛,山雨欲来风满楼了,但愿我佛慈悲,消灾枚劫,才是武林之福。” ...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八章 隧道列尸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五峰寨,是个百来户人家的山地小镇,一条山街,百货杂陈,也颇为热闹。  梅三公子主仆三匹俊马,一进入这个小镇之后,立时引起乡人们的注目。这僻壤穷乡,那来富贵人家的阔公子,大家都透着十分惊奇的眼光,瞧着他们。  梅三公子在路口一家茶棚,坐了...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八章 阜康钱庄开张了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阜康钱庄开张了。门面装修得很象佯,柜台里四个伙计,一律簇新的洋蓝布长衫,笑脸迎人。刘庆生是穿绸长衫纱马褂,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地在亲自招呼顾客。来道贺的同行和官商两界的客人,由胡雪岩亲自接待。信... -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