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只獐子从林间踱出来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只獐子自得其乐地从林间踱出来,前方的小溪晶莹明澈,哗哗作响。它警觉地四下张望了后,轻盈地跃入水中。

      猎天鹰瞄准,手指微微一动。

      石丸嗖地飞出去,正中咽喉,然而那只獐子惊得跳了一下,石子轻易从皮毛间落下。它淌着血,惊慌失措地奔走了。猎天鹰颓然放下手中的弹弓,若是有真正的弓箭在手,即便如今功力只恢复了两三成,也不会连只獐子都射不死。

      再往前就是出谷口了,他只得结束了这趟远游,有些扫兴地往回走去:看来今天还是只能吃田鼠了。

      正这么想着,忽然有些警觉,往边上一缩,蹿入一丛小灌木中。

      起先并无动静,又过了一会儿,有人道:那只獐子带伤,看伤口还在淌血,这附近应该有人。

      另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道:咦,前面那块石头有些古怪,宜剑,去捡来。

      一个长随打扮的少年连蹦带跳地蹿到溪边,拾起沾血的石子便往回跑。那人接过来一看便道:这是打磨过的

      他似乎在沉吟着,猎天鹰心头微颤,他终于确认了,这人是李赤帆。

      八爷!宜剑瞧着他脸色道,我们现在是

      你速去通知外面的人,我先在这守着。

      可您独个儿在这

      李赤帆道:无妨。这才不到十天,她便是没死,伤势也必然沉重,决不是我的对手。况且我也不会着急进去,不至于中了什么埋伏。

      宜剑这才道:爷说得是,小人这便去了。

      李赤帆便一整衣衫,贴着一方巨石站着,目光炯炯地,扫荡着进出谷口的道路。

      猎天鹰心中暗暗焦急,他藏身的灌木丛若是有动静,李赤帆定然会发觉。倘若一会儿李家的人到来,将谷口一封,那便成瓮中之鳖了。他左思右想,忽然记起方才李赤帆说的是她,即不是他们,也不是那两人,想必李家视为大敌的早由自己换了李歆慈,而更万万想不到两人会和睦相处。

      他心中有了计较,便刻意弄出来些许动静。

      果然李赤帆一言不发,已是两枚甩手箭掷过来。猎天鹰早看准一块石头闪过去,那两枚箭正正钉入石上。猎天鹰便叫了起来:且慢,且慢!

      听到不是自己提防的人,李赤帆果然缓了缓,便厉声喝道:是谁?出来!

      猎天鹰高举双手踱了出来,李赤帆见到是他,惊讶之余也现出些快意来。手中再度拈起一支甩手箭,笑道:很好,你竟自己送上门来了。

      且慢!猎天鹰急急道,你难道不想知道她的下落?

      李赤帆果然色变,急问道:你知道?

      猎天鹰惶恐地道:刚才,我看她提着猎物往回走了。

      李赤帆狐疑地看他,猎天鹰赶紧补上几句:那日我从秘道逃生,本以为她死了,结果被水冲到这谷里,将养了两日,竟发觉她也藏在附近养伤。我小心翼翼地躲着她,好不容易才找到出谷的路,就看到八爷了。八爷,我猎天鹰不过一介吃江湖饭的混子,哪里有泼天的胆量与李家作对。我不过是要杀了那母老虎给我妹子报仇而已,您若饶了我,我便带您去她藏身的地方,您看如何?

      李赤帆嘴角溢笑,道:我杀了你,等人手到了,满山谷搜捕,一样找得到她!便又扬手欲射,猎天鹰赶紧又往石后一缩,嚷道:这可未必!谷里还有路的!

      李赤帆凝手不发,显然将信将疑。

      猎天鹰便探了半个头出来:你可别忘了那条秘道,只要她钻了进去,便是一时出不去,你们也不易搜出她来。再挨上几日,等她伤大好了,嘿!

      这最后一句显然打动了李赤帆。多年积威之下,李家上上下下,无不对李歆慈既敬且畏。因此这些日子以来,对外他们只说是李歆慈杀贼失踪,恐遭不测,因此满山搜索,其实知情人个个寝食难安。他们先前还存着侥幸指望李歆慈死了,如今既知她没死,那么每一时一刻过去,头顶上的阴云便多浓郁一分。李赤帆终于缓了缓语气道:好,我眼下不杀你。但如何处置你,还得哥哥们一起商定。

      谢八爷了。猎天鹰在肚中暗骂,面上却是一脸惶恐,狼狈不堪地钻出来,便是沿着这溪水往上游走了。

      走了一段,是洞中流出的泉水汇进溪处,再沿泉水行走,人出没的踪迹就越发明显。李赤帆对猎天鹰的话信得更多,神色更多了些警惕。渐渐近了他们的藏身处,猎天鹰忽见日薄西山,猛然想起这个时辰李歆慈可能在练功,不由得一个趔趄,险险跌了一跤。

      怎么了?李赤帆压低声喝问。

      那边似乎有动静!猎天鹰貌似惊慌地叫了声。

      哪里?李赤帆再往前凑了凑,足下忽然塌陷,他一惊拔起,身子却在空中一时失衡。

      一块石头忽然松动,砰地砸进水中,冒出老大的浪头。

      名门映着余晖,化成一道急蹿的火苗喷向李赤帆,李赤帆本能地挥剑一挡,手上就是一空,长剑无声断去。然而他毕竟不是第一遭与猎天鹰为敌,一回过神来便脚尖微点,身子往后飘出七八丈远,名门便是再如何伸展,终究追之不及。

      李赤帆一脱剑势,嗖嗖嗖三箭齐来,猎天鹰挥剑砍劈掉两支,却已气喘吁吁,那第三支终究扎在了腰眼上,他大吼一声跌倒在地。

      他身上依然裹着乌冰蚕丝,这时伪装中箭,便是诱李赤帆过来。

      谁知李赤帆不知是想到了这点,还是对他的狡变深怀警惕,竟略微走近了几步,依然拿箭射他头脸。猎天鹰这下无可奈何,只得再度挥剑挡开。他边挡边退,涉过水去,诱得李赤帆慢慢向凸岩下接近。

      他一面借那坡道石块闪避箭支,一面不停格挡,李赤帆的箭来得又密又急,不多时他便已汗出如浆气喘吁吁。身后的岩下全无动静,他不由焦急恼怒,骤然间又闪过一个念头:为何她一定要出手救我?

      一时心头震骇,不是为了这可能的危局,而是为了自己方才竟理所当然地把李歆慈当成了同伴。这心中一乱,手上更乱,臂间便中了一箭,中箭处微微酸麻,显然是涂了毒的。猎天鹰大叫一声,往后又跑了几步,然而却没有箭跟着过来,看来李赤帆若不是箭支用光,便是不想再为他浪费。

      李赤帆执着断剑跃过如缕清泉,一面环顾四下,一面向猎天鹰逼近。

      猎天鹰向断岩下望去,骤见枯草堆掀开,飞溅出一道银晃晃的光芒。

      李赤帆一声厉嚎,手指猛颤,一枚甩手箭从袖间脱落。他手捂右眼,指缝中泌出一缕鲜血。那往外急涌的血中,隐隐有一枚米粒大小的珍珠。

      猎天鹰猛地松了口气,认出这是李歆慈用来扎鱼的珍珠发卡。

      李歆慈从岩下滚出,掠过他身边时清叱一声:剑!

      猎天鹰一怔,然而那犹豫与疑虑即使有,也是短之又短的一念,他回过神来,名门已从指间抛出,飞入李歆慈的掌中。

      他大叫道:环内有机栝

      然而他话音未落,李歆慈指上早射出皎皎清辉,光耀十方。

      当当当几声又急又密,李赤帆手中的剑越来越短,很快只余下光柄。他已从剧痛中清醒过来,边挡边退,然而李歆慈缠得极紧,死死咬在三尺以内。又是刷刷两声,李赤帆身上衣帛翻飞,皮肉尽露。那两剑手法妙到巅峰,若不是李歆慈初使这名门很不顺手,功力又最多恢复了三成,定然已将李赤帆开膛破肚。

      猎天鹰不由想一拍大腿叫声可惜,只是他这一下却没能拍响,只因他发觉酸麻已经蔓延至整只手臂,他张口欲叫,然而叫声竟是十分嘶哑。

      李歆慈骤地接连几剑逼开李赤帆,反身蹿回猎天鹰身边。她一面低头去察看他的伤势,一面不停地劈挡袖箭。她又从发间摘下一枚发卡,在猎天鹰的伤口上划拉了几下,虽然血流得更急,猎天鹰却全无知觉。她抓起猎天鹰的衣裳,全力沿着泉水往上奔,直奔到那涌出地面的洞口,便将猎天鹰塞了进去。

      寒至刺骨的水浸没了面孔,猎天鹰连呛几口,才勉强露出头来。他猛地发觉又能微微活动了,然而却远不能让他提气出洞,只能勉强将耳朵扬出水面,听那上面的激斗。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161-985.html - 2018-09-22
  • 第五章 早有预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抬头道:“进来。”  屈长贵应了声“是”,掀帘走入。  石松龄问道:“屈总管,贼人可曾追上?”  屈长贵道:“回盟主,一名贼党背负假冒李帮主的贼人,从后山逃去,正好遇上咱们后山哨岗,喝令他站住,那厮身手极高,背着一个人,还能和后山... - 2018-11-29
  • 第十五章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仿佛是从澡堂里出来似的身上没有了力气,他在夏日的阳光里满头大汗地走完了一条大街,正要拐进一条街时,看到有两个戴着草帽挑着空担子的乡下人向他招手,叫着他的名字。他们就站在街道的对面,他们问许三观:  “你是不是许三... - 2018-02-07
  • 第五章 太阳从左边的屋檐下扔进一绺白光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每一天,太阳从左边的屋檐下,扔进一绺白光,又从右边的窗户下扯走最后一片火辣辣的气流。升起的地方,落下的地方,都是一模一样白晃晃、黄澄澄的沙子,染着深深浅浅的红霞,就像沾血的旧衣,永远洗不干净的颜色。菁儿被囚禁了。长相守,长相守,每天长相... - 2018-12-12
  • 第五章 摩西将以色列众人召了来_圣经
  • 5:1摩西将以色列众人召了来,对他们说:“以色列人哪,我今日晓谕你们的律例、典章,你们要听,可以学习,谨守遵行。5:2耶和华我们的神在何烈山与我们立约。5:3这约不是与我们列祖立的,乃是与我们今日在这里存活之人立的。5:4耶和华在山上,从火... - 2017-07-15
  • 第五章 那时底波拉和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作歌_圣经
  • 5:1那时底波拉和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作歌,说:5:2“因为以色列中有军长率领,百姓也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5:3“君王啊,要听!王子啊,要侧耳而听!我要向耶和华歌唱,我要歌颂耶和华以色列的神。”5:4“耶和华啊,你从西珥出来,... - 2017-07-22
  • 第五章 他听见以色列人膏所罗门_圣经
  • 5:1推罗王希兰,平素爱大卫。他听见以色列人膏所罗门,接续他父亲作王,就差遣臣仆来见他。5:2所罗门也差遣人去见希兰,说:5:3“你知道我父亲大卫因四围的争战,不能为耶和华他神的名建殿,直等到耶和华使仇敌都服在他脚下。5:4现在耶和华我的神... - 2017-07-30
  • 第五章 亚兰王的元帅乃缦_圣经
  • 5:1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藉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长了大麻风。5:2先前亚兰人成群地出去,从以色列国掳了一个小女子,这女子就服侍乃缦的妻。5:3她对主母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玛利亚的先知,必能... - 2017-08-01
  • 第五章 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希伯仑见大卫_圣经
  • 5:1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希伯仑见大卫,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5:2从前扫罗作我们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5:3于是以色列的长老都来到希伯仑见大卫王,大卫在希伯仑耶和华面... - 2017-07-28
  • 第五章 非利士人将神的约柜从以便以谢抬到亚实突_圣经
  • 5:1非利士人将神的约柜从以便以谢抬到亚实突。5:2非利士人将神的约柜抬进大衮庙,放在大衮的旁边。5:3次日清早,亚实突人起来,见大衮仆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就把大衮仍立在原处。5:4又次日清早起来,见大衮仆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脸伏... - 2017-07-24
  • 第五章 听见耶和华在以色列人前面使约旦河的水干了_圣经
  • 5:1约旦河西亚摩利人的诸王和靠海迦南人的诸王,听见耶和华在以色列人前面使约旦河的水干了,等到我们过去,他们的心因以色列人的缘故就消化了,不再有胆气。5:2那时,耶和华吩咐约书亚说:“你制造火石刀,第二次给以色列人行割礼。”5:3约书亚就制... - 2017-07-20
  • 第五章 以色列的长子原是流便_圣经
  • 5:1以色列的长子原是流便,因他污秽了父亲的床,他长子的名分就归了约瑟;只是按家谱他不算长子。5:2犹大胜过一切弟兄,君王也是从他而出,长子的名分却归约瑟。5:3以色列长子流便的儿子是哈诺、法路、希斯伦、迦米;5:4约珥的儿子是示玛雅;示玛... - 2017-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