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只獐子从林间踱出来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只獐子自得其乐地从林间踱出来,前方的小溪晶莹明澈,哗哗作响。它警觉地四下张望了后,轻盈地跃入水中。

      猎天鹰瞄准,手指微微一动。

      石丸嗖地飞出去,正中咽喉,然而那只獐子惊得跳了一下,石子轻易从皮毛间落下。它淌着血,惊慌失措地奔走了。猎天鹰颓然放下手中的弹弓,若是有真正的弓箭在手,即便如今功力只恢复了两三成,也不会连只獐子都射不死。

      再往前就是出谷口了,他只得结束了这趟远游,有些扫兴地往回走去:看来今天还是只能吃田鼠了。

      正这么想着,忽然有些警觉,往边上一缩,蹿入一丛小灌木中。

      起先并无动静,又过了一会儿,有人道:那只獐子带伤,看伤口还在淌血,这附近应该有人。

      另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道:咦,前面那块石头有些古怪,宜剑,去捡来。

      一个长随打扮的少年连蹦带跳地蹿到溪边,拾起沾血的石子便往回跑。那人接过来一看便道:这是打磨过的

      他似乎在沉吟着,猎天鹰心头微颤,他终于确认了,这人是李赤帆。

      八爷!宜剑瞧着他脸色道,我们现在是

      你速去通知外面的人,我先在这守着。

      可您独个儿在这

      李赤帆道:无妨。这才不到十天,她便是没死,伤势也必然沉重,决不是我的对手。况且我也不会着急进去,不至于中了什么埋伏。

      宜剑这才道:爷说得是,小人这便去了。

      李赤帆便一整衣衫,贴着一方巨石站着,目光炯炯地,扫荡着进出谷口的道路。

      猎天鹰心中暗暗焦急,他藏身的灌木丛若是有动静,李赤帆定然会发觉。倘若一会儿李家的人到来,将谷口一封,那便成瓮中之鳖了。他左思右想,忽然记起方才李赤帆说的是她,即不是他们,也不是那两人,想必李家视为大敌的早由自己换了李歆慈,而更万万想不到两人会和睦相处。

      他心中有了计较,便刻意弄出来些许动静。

      果然李赤帆一言不发,已是两枚甩手箭掷过来。猎天鹰早看准一块石头闪过去,那两枚箭正正钉入石上。猎天鹰便叫了起来:且慢,且慢!

      听到不是自己提防的人,李赤帆果然缓了缓,便厉声喝道:是谁?出来!

      猎天鹰高举双手踱了出来,李赤帆见到是他,惊讶之余也现出些快意来。手中再度拈起一支甩手箭,笑道:很好,你竟自己送上门来了。

      且慢!猎天鹰急急道,你难道不想知道她的下落?

      李赤帆果然色变,急问道:你知道?

      猎天鹰惶恐地道:刚才,我看她提着猎物往回走了。

      李赤帆狐疑地看他,猎天鹰赶紧补上几句:那日我从秘道逃生,本以为她死了,结果被水冲到这谷里,将养了两日,竟发觉她也藏在附近养伤。我小心翼翼地躲着她,好不容易才找到出谷的路,就看到八爷了。八爷,我猎天鹰不过一介吃江湖饭的混子,哪里有泼天的胆量与李家作对。我不过是要杀了那母老虎给我妹子报仇而已,您若饶了我,我便带您去她藏身的地方,您看如何?

      李赤帆嘴角溢笑,道:我杀了你,等人手到了,满山谷搜捕,一样找得到她!便又扬手欲射,猎天鹰赶紧又往石后一缩,嚷道:这可未必!谷里还有路的!

      李赤帆凝手不发,显然将信将疑。

      猎天鹰便探了半个头出来:你可别忘了那条秘道,只要她钻了进去,便是一时出不去,你们也不易搜出她来。再挨上几日,等她伤大好了,嘿!

      这最后一句显然打动了李赤帆。多年积威之下,李家上上下下,无不对李歆慈既敬且畏。因此这些日子以来,对外他们只说是李歆慈杀贼失踪,恐遭不测,因此满山搜索,其实知情人个个寝食难安。他们先前还存着侥幸指望李歆慈死了,如今既知她没死,那么每一时一刻过去,头顶上的阴云便多浓郁一分。李赤帆终于缓了缓语气道:好,我眼下不杀你。但如何处置你,还得哥哥们一起商定。

      谢八爷了。猎天鹰在肚中暗骂,面上却是一脸惶恐,狼狈不堪地钻出来,便是沿着这溪水往上游走了。

      走了一段,是洞中流出的泉水汇进溪处,再沿泉水行走,人出没的踪迹就越发明显。李赤帆对猎天鹰的话信得更多,神色更多了些警惕。渐渐近了他们的藏身处,猎天鹰忽见日薄西山,猛然想起这个时辰李歆慈可能在练功,不由得一个趔趄,险险跌了一跤。

      怎么了?李赤帆压低声喝问。

      那边似乎有动静!猎天鹰貌似惊慌地叫了声。

      哪里?李赤帆再往前凑了凑,足下忽然塌陷,他一惊拔起,身子却在空中一时失衡。

      一块石头忽然松动,砰地砸进水中,冒出老大的浪头。

      名门映着余晖,化成一道急蹿的火苗喷向李赤帆,李赤帆本能地挥剑一挡,手上就是一空,长剑无声断去。然而他毕竟不是第一遭与猎天鹰为敌,一回过神来便脚尖微点,身子往后飘出七八丈远,名门便是再如何伸展,终究追之不及。

      李赤帆一脱剑势,嗖嗖嗖三箭齐来,猎天鹰挥剑砍劈掉两支,却已气喘吁吁,那第三支终究扎在了腰眼上,他大吼一声跌倒在地。

      他身上依然裹着乌冰蚕丝,这时伪装中箭,便是诱李赤帆过来。

      谁知李赤帆不知是想到了这点,还是对他的狡变深怀警惕,竟略微走近了几步,依然拿箭射他头脸。猎天鹰这下无可奈何,只得再度挥剑挡开。他边挡边退,涉过水去,诱得李赤帆慢慢向凸岩下接近。

      他一面借那坡道石块闪避箭支,一面不停格挡,李赤帆的箭来得又密又急,不多时他便已汗出如浆气喘吁吁。身后的岩下全无动静,他不由焦急恼怒,骤然间又闪过一个念头:为何她一定要出手救我?

      一时心头震骇,不是为了这可能的危局,而是为了自己方才竟理所当然地把李歆慈当成了同伴。这心中一乱,手上更乱,臂间便中了一箭,中箭处微微酸麻,显然是涂了毒的。猎天鹰大叫一声,往后又跑了几步,然而却没有箭跟着过来,看来李赤帆若不是箭支用光,便是不想再为他浪费。

      李赤帆执着断剑跃过如缕清泉,一面环顾四下,一面向猎天鹰逼近。

      猎天鹰向断岩下望去,骤见枯草堆掀开,飞溅出一道银晃晃的光芒。

      李赤帆一声厉嚎,手指猛颤,一枚甩手箭从袖间脱落。他手捂右眼,指缝中泌出一缕鲜血。那往外急涌的血中,隐隐有一枚米粒大小的珍珠。

      猎天鹰猛地松了口气,认出这是李歆慈用来扎鱼的珍珠发卡。

      李歆慈从岩下滚出,掠过他身边时清叱一声:剑!

      猎天鹰一怔,然而那犹豫与疑虑即使有,也是短之又短的一念,他回过神来,名门已从指间抛出,飞入李歆慈的掌中。

      他大叫道:环内有机栝

      然而他话音未落,李歆慈指上早射出皎皎清辉,光耀十方。

      当当当几声又急又密,李赤帆手中的剑越来越短,很快只余下光柄。他已从剧痛中清醒过来,边挡边退,然而李歆慈缠得极紧,死死咬在三尺以内。又是刷刷两声,李赤帆身上衣帛翻飞,皮肉尽露。那两剑手法妙到巅峰,若不是李歆慈初使这名门很不顺手,功力又最多恢复了三成,定然已将李赤帆开膛破肚。

      猎天鹰不由想一拍大腿叫声可惜,只是他这一下却没能拍响,只因他发觉酸麻已经蔓延至整只手臂,他张口欲叫,然而叫声竟是十分嘶哑。

      李歆慈骤地接连几剑逼开李赤帆,反身蹿回猎天鹰身边。她一面低头去察看他的伤势,一面不停地劈挡袖箭。她又从发间摘下一枚发卡,在猎天鹰的伤口上划拉了几下,虽然血流得更急,猎天鹰却全无知觉。她抓起猎天鹰的衣裳,全力沿着泉水往上奔,直奔到那涌出地面的洞口,便将猎天鹰塞了进去。

      寒至刺骨的水浸没了面孔,猎天鹰连呛几口,才勉强露出头来。他猛地发觉又能微微活动了,然而却远不能让他提气出洞,只能勉强将耳朵扬出水面,听那上面的激斗。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161-985.html - 2018-09-22
  • 第十五章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仿佛是从澡堂里出来似的身上没有了力气,他在夏日的阳光里满头大汗地走完了一条大街,正要拐进一条街时,看到有两个戴着草帽挑着空担子的乡下人向他招手,叫着他的名字。他们就站在街道的对面,他们问许三观:  “你是不是许三... - 2018-02-07
  • 第五章 节外生枝(1)_情寄江湖
  •   耿牛此时也放开代总管,跟在郑风等三人身后下楼。  郑风等人一到门口,就听万古雷道:“三位随我来,别担心,有我这兄弟殿后!”  郑风回头一瞧,是帮了忙的楞头小伙子,这才明白两人是一伙的,于是毫不犹豫跟万古雷进了旅舍后院,被邀到房中就座。 ... - 2017-10-28
  • 第五章 节外生枝(2)_情寄江湖
  •   刹那间,他愣住了,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随即双手抱拳致意,人也站了起来,迟疑地慢慢走了过去,这才看清那一桌上大半是熟人,他们也都吃惊地瞪着他。  “杨兄、沙兄、梁兄、沙姑娘、梁姑娘,久违久违!”他多少有些尴尬地念叨着。  杨正英抱拳礼说:... - 2017-10-28
  • 第五章 必爱从神生的_圣经
  • 5:1凡信耶稣是基督的,都是从神而生,凡爱生他之神的,也必爱从神生的。5:2我们若爱神,又遵守他的诫命,从此就知道我们爱神的儿女。5:3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并且他的诫命不是难守的。5:4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 - 2017-10-24
  • 第五章 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_圣经
  • 5:1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5:2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5:3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5:4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 - 2017-10-26
  • 第五章 路上奇遇_血字真经
  •   蓝人俊出了小镜铺,自己也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最先,他想到市郊的庙宇去抄经,待听到苍紫云说到血仇之际,一时激起了他的男儿气,说要外出寻访名师学艺,以助心上人报仇雪恨。  话是好说,做起来可就难了。  到何处去访名师?名师又在哪里?也许,... - 2017-11-11
  • 第五章 趋炎附势_紫星红梅
  •   这是一家名叫“洁香楼”的酒店,兼营住宿。掌柜的是个女的,三十七八岁,妖媚动人。  邱子荣大概经常来这里吃喝,与女掌柜混得熟了。一见面,邱子荣就替秦玉雄等人引荐。  女掌柜姓鱼,芳名素珍,一双媚眼勾人慑魄,待人极是亲切,帐房姓王,名礼成,... - 2017-11-16
  • 第五章 算命先生(2)_剑啸凤鸣
  •   公冶娇见他问自己,高兴得要命,禁不住要笑起来,但她拼命忍住了,装作十分老练的样子,把双手一背,点头道:“有理有理!”  万古雷瞧她学大人的样,忍不住笑了。  公冶娇瞅着他:“你笑什么?”  万古雷忙道:“娇娇有见识,小兄十分高兴。”怕她... - 2017-11-15
  • 第五章 算命先生(1)_剑啸凤鸣
  •   夜幕徐徐降下,大街上灯火如群星璀灿,照得四处通亮,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热热闹闹。万古雷在巷口墙下的阴影中朝外窥望。和往常一样,有来往的人,有三三两两站在道旁嗑家常的闲人,看不出有什么异状,也见不到什么扎眼人物,不禁十分纳闷。  下午... - 2017-11-15
  • 第五章 作基督受苦的见证_圣经
  • 5:1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5:2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5:3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 - 2017-10-24
  • 第五章 凤求凰_血染枫红
  •   一早,毛一子和罗银凤果然来到,四人遂在房中长谈。  毛一子不善言辞,便由罗银凤讲述了崆峒派遭劫的经过,以及师兄妹二人的行止。  原来,崆峒派掌门通玄子,是位武功深湛,然而脾气暴躁的老人。他经年不问派务,却潜心钻研师门至宝太清混元一气功秘... - 2017-11-11
  • 第五章 献上礼物和赎罪祭_圣经
  • 5:1凡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是奉派替人办理属神的事,为要献上礼物和赎罪祭(或作“要为罪献上礼物和祭物”)。5:2他能体谅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因为他自己也是被软弱所困。5:3故此,他理当为百姓和自己献祭赎罪。5:4这大祭司的尊荣没有人自取,惟... - 2017-10-22
  • 第五章 在天上永存的房屋_圣经
  • 5:1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5:2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5:3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5:4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 - 2017-10-19
  • 第五章 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_圣经
  • 5:1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5:2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5:3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却在你们那里,好像我亲自与你们同在,已经判断了行这事的人。5:4... - 2017-10-14
  • 第五章 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_圣经
  • 5:1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5:2我们又藉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5:3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5:4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5:5盼望不至... - 2017-10-11
  • 第五章 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_圣经
  • 5:1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5:2把价银私自留下几份,他的妻子也知道,其余的几份拿来放在使徒脚前。5:3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份呢?5:4田地还没有卖,不... - 2017-10-07
  • 第五章 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_圣经
  • 5:1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5:2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5:3我再指着凡受割礼的人确实地说,他是欠着行全律法的债。5:4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 - 2017-10-19
  • 第五章 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_圣经
  • 5:1所以你们该效法神,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5:2也要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当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献与神。5:3至于淫乱并一切污秽,或是贪婪,在你们中间连提都不可,方合圣徒的体统。5:4淫词、妄语和戏笑的话都不相宜,总... - 2017-10-19
  • 第五章 海誓山盟_降魔金刚杵
  •   回到京师的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叫门,侯四姑开门一看,是白艳红、王莲英,忙请两位姑娘进门。众侠闻声忙从屋里出来。  冯二狗笑嘻嘻道:“巧极啦,我们昨夜才回来,要不然两位就要扑个空!”  王莲英道:“还说呢,我们的鞋都跑破了,这许多日子上哪... - 2017-11-20
  • 第五章 劝少年人如同弟兄_圣经
  • 5:1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劝少年人如同弟兄,5:2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劝少年妇女如同姐妹,总要清清洁洁的。5:3要尊敬那真为寡妇的。5:4若寡妇有儿女,或有孙子、孙女,便叫他们先在自己家中学着行孝,报答亲恩,因为这在神面前是可... - 2017-10-21
  • 第五章 好像夜间的贼一样_圣经
  • 5:1弟兄们,论到时候、日期,不用写信给你们,5:2因为你们自己明明晓得,主的日子来到,好像夜间的贼一样。5:3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他们绝不能逃脱。5:4弟兄们,你们却不在黑暗里,叫那日子临到... - 2017-10-19
  • 第五章 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_圣经
  • 5:1嗐!你们这些富足人哪,应当哭泣、号啕,因为将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5:2你们的财物坏了,衣服也被虫子咬了。5:3你们的金银都长了锈,那锈要证明你们的不是,又要吃你们的肉,如同火烧。你们在这末世只知积攒钱财。5:4工人给你们收割庄稼,你们... - 2017-10-24
  • 第五章 血战龙垭镇(1)_酒狂逍遥生
  •   肖劲秋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连忙道:“大哥不必如此,你对飞马岛部众熟悉,对周围山川也了解于心,指挥起来得心应手,切莫再提此事,以免动摇军心。我等既然留此,自当尽心尽力,使飞马岛固若金汤,不受强敌袭扰。”  宇文浩道:“卫海帮在龙垭渡口,把住... - 2017-11-26
  • 第五十五章 设伏何重重稚龙脱困 闻名亦尔尔么凤来仪_纵鹤擒龙
  •   庞小龙声音入耳,大喜过望,正待喊出,蓦觉自己身子恍惚被人推了一把,连出声都来不及,立时腾空而起,轻飘飘的向前飞出!最多也只是眨眼工夫,身子一沉,双脚踏实。  忽听身边有人轻“噫”了一声!  “奇怪!我们莫非在作梦?”那是姐姐的声音,接着... - 2017-12-28
  • 第五章 英雄去留两为难 暂作假死为权宜_白衣紫电
  •   三天才走了一百七、八十里,这几乎是未受伤前一天的脚程,这天未时,来到一个渡头,天下大雨,这儿已先来了两位中年道人。  其中一位高瘦的要立刻过河,说是有急事,渡头船主道:“雨太大,道长就稍等一会吧!”  “不行,这件事十万火急,非马上过河... - 2017-12-26
  • 第五章 剑破毒刀阵_珍珠令
  •   这真是凌君毅出道以来,最使他穷于应付的一场恶斗,身形一起,突又疾沉而下!  这一下动作快速,避开了八柄毒刀的空中袭击,身形落地,立即一个急旋,正待冲出刀阵!哪知这八人久经操练,武功、心意,动作如一,配合得十分严密,八刀交织,一齐刺了个空... - 2017-12-24
  • 第五章 飞刀逞凶_引剑珠
  •   穿云弩李元同浓眉一轩,翻腕拔出长剑,随手一抡,划起一道银虹,喝道:“站住,在下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黑衣女子对她身前划起的森森寒锋,依然视若无睹,举步缓缓行来。  穿云弩李元同行走江湖,却从未遇到这等镇静的人,连剑锋快要划到面前,... - 2017-12-29
  • 第五十五章 毒女深情_引剑珠
  •   龙在天大笑道:“兄弟如若不知蓝兄为人,那也不把敝峡之事奉告了。”语气一顿又道:“其实让蓝世兄继续扮演韦宗方倒也并非全为九毒教主,哈哈,毒沙峡也未必把区区九毒教放在心里。”  甘瘤子心中又是一动,佯作不解道:“龙兄方才不是承认以犬子为饵,... - 2017-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