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命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黑影

    夜晚我正聚精会神地打着一款游戏,手机响了起来。我瞥了一眼手机屏幕,见是张文打来的电话。

    我皱了皱眉头。其实张文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们的友情已经快被他消磨殆尽了。

    从两个月前开始,张文就开始不停地向我借钱。做为朋友,刚开始我没有丝毫犹豫就把钱借给了他。但是几次之后我就发现事情不对劲儿了:他不仅不告诉我借钱的原因,还从不还我,甚至在我要钱的时候玩消失。

    要知道我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因为生活费都借给了张文,我有一段时间只能以馒头果腹。

    我对张文彻底失望了,不仅因为他屡次管我借钱不还,更因为他欺骗我。

    想到这里,我觉得这个电话更不能接了。由于这一分心,游戏已经挂掉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手机又固执地晌了起来。当我眼角余光再次瞥到屏幕上时,愣住了——打来电话的不是张文,而是夏月月。

    夏月月是我的女朋友,准确地说是前女友。我们已经分手两个月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我一把就抓过了手机。

    电话里传出我熟悉的声音,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要说什么,就听到夏月月哽咽着说:“快、快来学校的湖边凉亭,张文死了。”

    我双腿一软差点儿坐在地上。如果不是夏月月此刻惊慌失措的声音,我几乎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

    张文明明刚刚还给我打过电话,怎么就死了?不管我对张文有多不满,他都是我的朋友。我抓起外套冲了出去。

    这个房子是我在几个月前租下的,我满怀欣喜地和夏月月搬了进来。可是没过多久,夏月月就和我提出了分手。这里离学校有五分钟的路程,当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学校湖边的凉亭时,就看到哭成了泪人的夏月月。

    我的心顿时难过起来,紧接着就看到了夏月月脚边张文的尸体。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颤抖着伸出手碰了碰张文的手臂。他的手臂很凉,而且我发现原本很胖的张文竟然变得异常消瘦。月光下,他的脸惨白无比。同样惨白的还有他没合上的眼睛,那双绝望的眼睛里都是眼白,像死鱼一样。

    哪怕他现在的样子这么恐怖,我都没有感到多少恐惧,只是发自内心地感到伤心和悲哀。可是就在我悲伤的时候,突然看到两个黑影先后从张文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那两个黑影就钻进地里去了。

    尸体

    半晌,我抬起头,问夏月月:“你、你刚才看到了吗?”

    夏月月一脸恐慌,没有说话,但她的表情告诉了我答案。

    我平缓了一下呼吸,问她:“你和张文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他是怎么死的?”

    夏月月一脸悲哀地说:“张文给我打电话借钱,我没有借给他,他就把我约到了这里。然后我看到他一脸焦急地给你打电话,最后倒在了地上。”

    “什么,张文也管你借过钱?”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张文不停地管我借钱,又从来都不还。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儿上,我一开始并没有拒绝。但我现在是真的没钱了,我已经把我的生活费都借给他了。”

    听了夏月月的话,我心中五昧杂陈。那句“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儿上”让我听出她对我仍有旧情。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张文借这么多钱干什么?我所了解的张文花销并不是很大啊!“而且,张文并不是只管我借钱,据说大部分他认识的同学他都借了一个遍。现在传闻已经很难听了,都说张文是惹上了什么麻烦……”

    夏月月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明白她的意思:现在张文死在她的面前,她已经无法撇清干系了。

    我觉得这件事十分怪异,张文的死也非常蹊跷。刚才从张文体内钻出来的两个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是它们害死张文的?

    “现在说这些没用,张文欠下的钱我会想办法帮他还,但我不能让他这么不明不白地死。”顿了顿,我接着说,“我想把他的尸体带回出租屋,你能帮我吗?”

    夏月月半天都没有动静,我疑惑地抬起头,就看见她眼中满是恐惧。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夏月月,一时不禁怔住了。

    我起身向她走去,谁知她竞惊恐地向后退去:“你、你别过来!”

    “我……”不等我说完,夏月月就跑了。从她的背影中,我能感受到她正被强烈的恐惧所包围。

    我朝身后看了看,身后什么也没有。再看看张文倒在一边的尸体,我还是走了过去,把他扛了起来。好在是夜晚,没有什么人,而张文也已经变得骨瘦如柴。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我大口地喘着粗气,汗水已经浸透了衣服。

    我把张文的尸体放到我的床上,就坐在床边冥思苦想起来。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是张文的手机。

    我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张文,这是最后一次了。你知道的,你再这样下去就危险了,我也只能帮你这一次了。这一万块钱我放到你的床上,你晚上回寝室收起来吧。”

    我怔住了:什么最后一次,张文到底都干了什么?这个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关键的人。我想知道张文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从这个人身上入手。

    “你是谁?”我迫不及待地问道,声音因为着急而变得有些沙哑。

    “你、你不是……”电话那头的男生明显有些惊慌失措,接着挂断了电话。

    我知道他没说完的那句话是什么——你不是张文。

    换魂

    当我将电话打回去的时候,那个号码已经关机了。

    我再一次陷入了困境。突然,我想到了一个细节:那个男生把我当成张文的时候说了一句话:钱我放在你的床上了,你晚上回寝室的时候收起来吧。从这句话中很容易得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张文的室友。即使不是,我现在到张文的寝室,也能打听到谁去过他们的寝室。

    想到这里,我推开门疯狂地跑了出去。

    到达张文的寝室时,我已经险些虚脱。我扶住他寝室的门框向里面看去,见一个男生正在收拾东西。那个男生看到我的时候明显一愣,这更验证了我的猜测。

    我急忙问道:“刚才是你给张文打的电话?”

    男生犹豫着看了看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最后一次,张文到底怎么了?”

    男生的表情逐渐惊恐起来,半晌才嗫嚅着说:“我、我也不知道。你别来问我,去问张文吧。”

    我苦笑了一下,说:“张文?张文已经死了!”我想我此时的表情一定很狰狞,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我吼出来的。

    那个男生听完我的话,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死了,怎么会?
  • http://www.easyzw.com/html/guigushi/2018/0901/265886.html - 2018-09-17
  • 午夜驱尸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沈平,赵军、李树仁,徐江,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在庄严的法官面前,站在被告席上的四个人都低下了脑袋。等了一会儿,法官见没有异议,便宣布:“那么,以上判决即时生效,退庭!”正当四名犯人被庭警带... - 2017-07-13
  • 梦醒时分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引子窗外忽然打了个响雷,方敏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刺眼的白光里,人影绰绰,有人在窃窃私语,不时有金属发出轻微的碰撞声。这时,方敏听见一个人低声说:“这个孩子死了。”方敏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就动不了,巨大的撕裂感让她麻木... - 2017-07-13
  • 白色高跟鞋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钓鱼的人最孤独,他一个人坐在水边,不发出一点声音,盯着水面,静静地看着那飘飘闪闪的浮标。月亮出来了,幽幽暗暗地照着大地,那和李别坐在一排的钓鱼的人,一动也不动,他们互不搭讪,缩着脖子,象从地里长出来后,钉在那里。他突然手一动,有东西上钩了,... - 2017-07-14
  • 夜访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李晴跳楼自杀了!麦佳伟是从李晴的丈夫陈栋那里得到这一消息的。作为李晴生前最要好的朋友,陈栋觉得应该第一时间把这个不幸的消息通知麦佳伟,尽管两个男人还从未谋过面。撂下电话,麦佳伟在心里暗自庆幸:李晴这个缠人的疯娘们儿终于死了!可随即,一丝疑惑... - 2017-07-14
  • 异人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类人一生下来就具备某种独特的天赋,譬如说吧,可以来往于阴阳两界,也就是一般常说的阴阳师、通灵者;可以预见前世今生,也就是所谓的占卜师、算命先生;或是容易撞到不干净的东西,嘿嘿,八字轻者也……等... - 2017-07-17
  • 三世之赌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源头是很难追索的东西,就如同我们怀念起很久以前的事情,是永远无法追究源头的……她和他原本是原始森林里的两棵树。那个时候还没有人类到达他们这里,他们的生活一向是宁静和幸福的,但是有一天她想和他再挨近一点。她把自己的... - 2017-07-15
  • 疯狂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米红旗斜靠在沙发里,昨晚发生的事仍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地闪回。整整五年了,每年的五月十二日晚八点整,叶儿就会硬拉着他来到院子里的花坛前默哀。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毫无意义——岂止是毫无意义,简直无聊透顶!“噹、噹... - 2017-07-15
  • 恶婴轮回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雨“浠浠沥沥”地下着,我撑着伞在大街上闲晃。春假就要结束,马上就可以上课了。让我像这样整天无所事事,别说别人,我自己都有点受不了。度过了潮湿的梅雨季节,这样清爽的夏季小阵雨为人们带来了丝丝凉爽。身边一个个面无表情的人... - 2017-07-17
  • 蒸脑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余卫平将手中那张看了半天的报纸扔还给蔡舟,蔡舟笑嘻嘻的说:“怎么样?那个叫倪小萍的声讯小姐死得真够恐怖的吧?”余卫平摘下眼镜揉着发红的眼睛,嘴里满不在乎的说:“还是算了吧!这也叫恐怖?三年前,有人在解剖室... - 2017-07-17
  • 活人墓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强子生性好堵,这几年手气不行,欠下了高利债,面对拿刀的追债人,他被逼无奈想了一损招——盗墓!要说他这盗墓和一般人可不一样,别人盗的都是死人墓,而他盗的却是活人墓。这事还得从头说起,强子的老家在一片小山村里,这个与世隔... - 2018-09-17
  • 半夜乞药的女孩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林老头最大的爱好是喝几两,但酒量却不大,喝几口就醉熏熏。林老头的职业是个乡下农民,“副业”是“蛇化子”,也就是闲余去野外捉些蛇啊蛙啊龟啊等等这些比较值钱的野生动物去卖,尤其是捉蛇。以前的农村多... - 2018-09-17
  • 阴魂不散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陶涛最近过的不好,很不好。究竟有多不好?你看看他的黑眼圈以及蜡黄的脸就知道了。还有他的眼神,惊恐、躲闪、无奈。他看上去就像一条被腌过的茄子,皱巴巴,软塌塌,毫无光泽。以往的陶涛总是神采奕奕,走路的时候雄赳气昂昂。他经常骄傲地对我说:&ldq... - 2017-07-22
  • 捉鬼奇遇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我出生在最普通的人家,却从小到大经历了许多不寻常的事情。我天生就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能见鬼。爷爷是我们村里德高望重的人,他知道我能见鬼,不仅不害怕,还用我挣了很多钱。乡下向来不太平,爷爷会帮人抓鬼。对爷爷最深的记忆就是放暑假的时候... - 2018-09-17
  • 僵尸王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一天晚上,小明下班回家。走到半路的时候,路灯突然灭了,四周一片漆黑。他吓了一大跳,赶紧拿出手机照明。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一个青面獠牙的僵尸瞪着他,一股股白汽从僵尸嘴里喷出来,吓得他腿都软了。他以为自己完了:如果被僵尸咬一下,他也就变成了它们... - 2018-09-17
  • 熊孩子的遭遇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滚,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个八岁的小男孩对着他的奶奶拳打脚踢,原由竟是早上叫他刷牙,帮他洗了一下杯子,他便不高兴了。毫无道理的理由便成了现在这样的场面。他力气极大,竟将瘦弱的奶奶推倒在地,面色呈现出不属于他这个年... - 2018-09-17
  • 白骨女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月光下枯藤老树,涂着烟灰的窑炉,淼淼升起的缕缕青烟,她踏着歌声轻轻起舞,盈盈一笑,凄美动人,一身白衣,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舞,动人心魄。远处藏在老树后的书生,似是被她勾去了魂魄,神色呆滞,痴痴望着她。一曲舞罢,她盈盈坐下,轻抚坐在她身... - 2018-09-17
  • 灿灿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我撩开她的长发,她已熟睡,安静,恬美,好像个没有防备的婴孩。我轻轻抚摸她的额,她的眉,在她的唇停留了会。她面带淡淡的疲倦,是因为刚才的激情吗?以她的职业,她是不应该在这里过夜的,看来,她是累了吧。我抚摸她的脸颊,皮肤细腻有弹性,她脖子白皙细... - 2017-07-22
  • 我不是美人鱼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我在网络中游荡,读一些爱情故事,冷眼看着那些风花雪月;读一些武侠小说,对着刀光剑影哈欠连连;读一些鬼故事,每每看到故事里的鬼魂在阴阳间来去自由,嗤之以鼻。或者,躲在某个聊天室的角落,看着别人你言我语。我的生活就一直这样,日复日,年复年,一成... - 2017-07-21
  • 葡萄酒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嘈杂的人声,温热的空气,空调的明亮室内,因为人多有着几分燠热,还泛出浓浓的酒香。这是「梅洛」葡萄酒公司的品酒展示会,会场中,一瓶瓶泛着晶莹润泽红光的葡萄酒随着软木塞「波」的一声打开,来自欧陆各地,阳光、葡萄、夏日山谷蕴酿而出的美酒,像鲜血般... - 2017-07-19
  • 在不生不灭处相见_鬼故事_星火作文网
  • (一)引子我站在祭台之上,仰头看顶上浓密翻滚的乌云。它们绵延数千里,没有尽头。悄悄摸了摸藏于腰间的玉箫,上面粉红色的丝绦依然鲜艳如新。我微微笑了笑,朝天举起手中白布包裹的桃木剑:“风来!”我的声音凄厉破空而去。狂风顿... - 2017-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