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苏秦至(2)_芈月传

  •     然而这一次芈月进来,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令内侍将竹简奉上,方道:“我有一个稀世之宝,呈于易后。”

        孟嬴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竹简:“季芈,你所谓的稀世之宝,难道就是这堆竹简?”

        芈月指了指竹简,笑道:“你先看一看这竹简,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孟嬴捧起竹简,迎面而来的却是熟悉的字体,她慢慢看着竹简,手却越来越抖,最终她合上竹简,抬头急问芈月:“他在哪儿?”声音中透着无法压抑的急切和兴奋。

        芈月笑了,一指门外道:“就在宫外。”

        孟嬴放下竹简,却并未如芈月所想宣人进来,而是不顾身份仪态地提起自己的裙子,就往外跑去。

        芈月先是愕然,然后笑了。

        原来侍立在孟嬴身后的侍女青青擦擦眼泪,郑重向芈月跪倒行礼:“奴婢拜谢夫人,为我们公主所做的一切事。”

        孟嬴提着裙子,飞奔在回廊上,她顾不得两边内侍惊骇跪倒,也顾不得自己满头的簪环在飞奔中跌落摔碎,只径直冲了出去。这压抑了多年的渴望,此时忽然再现,让她连一刹那也不愿意再等。

        此时,苏秦正叉着手等在宫外,他神情紧张,不时地整整衣服,又踱来踱去。忽然听到匆匆而来的脚步声,苏秦抬起头,看到孟嬴拎着裙子飞奔而来。她见到他的一刹那,已经完全失神,脚步却仍未停,一脚踩上门槛,差点向前跌去。

        苏秦吓得飞身而上,伸手扶住了孟嬴,急道:“小心——”

        他的动作太过迅速,连两边的内侍想扶都来不及,便让易王后跌入了这个陌生男人的怀抱之中。更令他们诧异的是,尊贵无比的易王后竟不曾呵斥他的失礼,反而紧紧地抱住了对方,发出呐喊似的声音:“苏子——”

        那种声音,似从深渊中发出,似从枯井底发出,有着从绝望中发出来的新生之力。

        “苏子——你终于来了——”

        夜幕已经降下,芈月已经离开。

        易后内室,孟嬴与苏秦席地对坐,席面上放了酒壶和酒爵,还有铜盘盛的肉炙鱼脍等。

        孟嬴向苏秦举起酒爵道:“苏子,请。”

        苏秦道:“易后,请。”

        孟嬴含情脉脉地道:“小儿年幼,欲拜苏子为傅,不知苏子能否应允?”

        苏秦目不转睛地看着孟嬴道:“易后有命,敢不从命?”

        孟嬴道:“苏子的策论我看了,真国士也。燕国欲拜苏子为国相,不知苏子能否应允?”

        苏秦道:“易后有命,秦唯听从。”

        孟嬴在自己的膝头展开竹简,道:“苏子,这份策论我还有些不解之处,可否详解?”

        苏秦道:“愿为易后讲解。”

        苏秦伸出手,指点着竹简。

        孟嬴含笑看着苏秦道:“苏子,我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呢,苏子可否坐近些指点?”

        苏秦犹豫了一些,慢慢向前挪了一点,又挪了一点。

        窗外看去,孟嬴和苏秦的头越挨越近,直至重合。

        几声轻响。

        酒爵骨碌碌地滚了出去。

        竹简落在地下,一声轻响。

        烛光悄然而熄。

        宫中消息,自然瞒不过有心人。

        郭隗下朝回府时,舆公便来回禀:“国相,前日秦质子之母将一士子苏秦推荐于易王后,听说……”他压低了声音,“当夜此士子便宿于驺虞宫中。”

        郭隗脸色微怔:“原来是他?”

        舆公一惊:“国相已经知道了?”

        郭隗摇了摇头,冷笑道:“老夫今日入宫,易后同老夫说,要让大王拜那苏秦为傅。”

        舆公低头:“那国相答应了?”

        郭隗轻抚长须,叹道:“老夫如何能不答应?老夫劝大王起黄金台,引荐天下贤士无数,可苏秦一篇策论,便教老夫无话可说。燕国当兴,燕国当兴啊!”

        屏风之后,忽然一声冷哼,舆公辨其声,当是芈茵,忙看向郭隗。

        郭隗挥了挥手,舆公忙率人退下。

        芈茵便妖妖娆娆地从后面走出,伏到郭隗怀中,呢声道:“夫君,莫不是此人会对您有威胁?依我之见,还是先下手为强……”

        郭隗沉下了脸:“胡说八道,苏秦乃是天下大才,他若能够入我燕国,实乃我燕国之幸。我不但不能对付他,还要将国相之位让于他。”

        芈茵大吃一惊,整个人都蹦了起来,先是顿足,又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夫君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怎么会如此说话?”

        郭隗拂开她的手,斥责道:“妇人之见!若是燕国弱小,老夫有什么利益可言?若是燕国强大,将来的燕国,是易后说了算,还是大王说了算?这一二十年,老夫让他苏秦一步又有何妨?”

        芈茵失声惊叫:“一二十年,夫君能有几个一二十年?”

        郭隗却是捻须微笑:“为臣者谋国,谋家,谋身。若得国家强大,家族得到分封世代相传,老夫当不当国相,倒在其次。你看张仪在秦国为相,对樗里疾是有利乎,有害乎?”他说的倒是真话,外来的策士再怎么兴风作浪,也不过是一朝而止,真正得益的,反而是那些历代在国中有封爵,家族势力与国同长的权贵。所以国兴则族兴,对于他们来说,一个国相之位,暂时相让又有何妨?不管是楚国的昭阳,还是秦国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9317&f_id=765 - 2016-04-10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势如破竹_龙孙_故事大全
  •   铁敦二郎游子超大笑一声道:“姓方的小子,你在做梦!”  方振玉心中暗自盘算,照目前的情形看来,外洞自然已经点燃起“九毒香雾”,所有入洞的人,已成瓮中之鳖,七星堡的人,必然会全力来对付自己了。这只要看杜飞云、田七姑。九毒仙子。铁戟二朗等人... - 2018-02-03
  • 第二十九章 林红知道宋钢受伤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快要下班的时候知道宋钢受伤了,她脸色苍白地骑着自行车匆匆回家,急切地打开屋门后,看到宋钢弯腰侧身躺在昏暗的床上,睁着眼睛无声地看着自己。林红关上门走到床前坐下来,伸手心疼地抚摸宋钢的脸,宋... - 2018-02-05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 - 2018-01-09
  • 第二十九章 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会工夫,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从里间走出,说道:“现在可以问话了,我就站在这里,装作穴道受制,然后你去解开姓任的穴道,要他从实说来。”  丁天仁问道:“他不肯说呢?”  “你这人!”宓无忌轻嗔道:“问话就要使点技巧,你不会动动脑筋... - 2018-01-11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 - 2018-02-09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二十九章 一骑长趋入东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走近石阶,傲然点点头,抬手道:“管事不可多礼。”  口中说着,心头也着实感到紧张。  因自己此刻,是以他们姓辛的香主身份而来,自己从没见过姓辛的人,对方平日为人,个性,举动,都一无所悉,自然无从模仿。  尤其他们内部组织,自己也茫... - 2018-05-07
  • 第二十九章 未拜山先中奸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是临海的一个小城,但总算在城门口雇到了一辆马车。由阮清香、荆一凤、司空玉兰、杜鹃四人押着女装的飞龙公子和楚人杰登车。  程明山、刘得禄、商老二三人则买了三匹骡子当坐骑,就一路西行。  好在沿途都有丐帮弟子留下的记号,他们只是跟踪着前面... - 2018-05-25
  • 第二十九章 化化之身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耳中听到叱喝之声,紧接着人影纷扑,掌风狂卷,砂石飞漩!  眼前的邛崃怪叟庞大干、火影子褚无忌、以及千面教三个紫品护法,同时身如电闪,一晃而逝!  原来火影子褚无忌施展“焚心指”,偷袭邛崃怪叟,被五行叟祁离用“五行真气”截住,发出震... - 2018-05-29
  • 第二十九章 三女作前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李云又道:“总堂主,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你禀报。”  丁盛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李云道:“属下去禀报两位南大侠,(东门奇夫妇改扮为南荒双奇,一个叫南方豪、一个叫南方侠)他们听到东方少侠夤夜走了,就急着上路,要属下转告总堂主。他们... - 2018-06-02
  • 第二十九章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闻汝贤居然会在闻九章身上下毒,这真是出入意料之外!  闻汝贤道:“二叔放心,小侄还要你老人家的支持,自然不会下得太重,而且每半个月,小侄自会奉上一粒解药,决不会让你老人家毒性发作,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丁少秋暗暗... - 2018-05-03
  • 第二十九章 赠珠避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离开巫山,就向剑门山出发,他们为了施展轻功,走的是荒无人烟的丛山小径,攀崖过岭,越涧渡溪,翻了几条绵百一山脉。  第三天下午,便已赶到剑门山附近,向山下居民问明去柳池沟的方向,继续往山中走去。  原来这柳池沟在剑合之西,群峰插天,山... - 2018-04-26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二十九章 事出离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她口中继续念着“商阳”、“二间、“三间”……一会工夫,南振岳依着她的指点,已经走完“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足太阴脾、足阳明胃、手太阴心、手太阳少肠、足少阴肾等七条经脉。  只听艾如瑗继续喊道:“足太阳膀胱经、手按足心、气由足小指‘至阴... - 2018-03-0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全非面目曾相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黑衣老妪脸上变得异常狂厉,白发飘动,三角眼凶睛闪烁,桀桀怪笑道:“五阴手下,难有逃命的人,贺老大你躲的再快,也莫想捱过七日。”  另一个汉子已在此时迅速从青布包袱中取出两柄厚背被风刀,扬手把一柄丢了过来,口中喝道:“老大接着!”  叫贺... - 2018-05-13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苏秦至(1)_芈月传
  •     郭隗本以为赠芈月千金,她母子当可迁出西市,因此也不再过问。但芈月却从西市中发现更多的机会,并不就此离开,而是置酒肉招揽门客,令嬴稷与这些人朝夕相处,学文习武。   ... - 2016-04-10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和大怨,必有余怨;报怨以德①,安可以为善?是以圣人执左契②,而不责③于人。有德司契,无德司彻④。天道无亲⑤,常与善人。[译文]和解深重的怨恨,必然还会残留下残余的怨恨;用德来报答怨恨,这怎么可以算是妥善的办法呢?因此,有道的圣人保存... - 20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