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诡异伎俩_引剑珠

  •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自然先吞服了较好,但我认为今晚如果真有强敌来犯,用毒的机会不多。”

      欧老头道:“毒沙峡舍了他们老行当不用,会和咱们拼力?”

      柳凌波道:“当然也不会和咱们拼力,他们可能另有诡异伎俩。”

      欧老头道:“诡异伎俩?那是指什么?”

      柳凌波道:“老丈总听说过鸠磐婆其人吧?”

      欧老头双目一睁道:“老朽江湖上人,知道的不多,但这老妖婆,倒是听人说过,姑娘怎会突然提到她身上来了?”

      柳凌波就把方才鸠磐门人假冒张君恺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欧老头道:“这老妖婆果然有点邪门道,她会被龙在天勾引出来?”

      柳凌波道:“详细情形,目前也无法推测,但她门下已在此地现身,显然已和毒沙峡有了勾结。”

      欧老头目射xx精光,朝几人环顾了一眼,说道:“今晚是老妖婆亲来,老朽倒是不信邪,正好斗斗她,咱们人手也并不缺少,除了老妖婆,其余的人,诸位也足可应付了,咱们就不妨在洞外迎击来犯之敌。”

      他外号独守南天门金臂神将,可说是南海门中第一高手,这番话,由他口中说出,自非夸大之词。

      柳凌波道:“老丈武功卓绝,在整个武林而言,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今晚之事,老丈说的,和我所构思的,恰巧相反。”

      欧老头自从上次柳凌波定下计谋,进入毒沙峡救人,对她已是十分信服,闻言不由搔搔头皮笑道:“姑娘既有了良策,怎不说出来让老朽听听?”

      柳凌波娇笑道:“老丈别往我脸上贴金,我想的那里是什么良策?只有在没有办法之中,稍作防敌之计而已!”

      辣手云英柳眉一扬道:“柳姐姐,你想出什么防敌之计?别卖关子啦,快说出来咯!”

      柳凌波道:“我想的实在并不高明,但除此之外又别无良图。”

      她缓缓说来,石窟中的人,都在静心聆听,所有的目光也全已投注在她脸上。

      柳凌波语气略微一顿,接着说道:“咱们已有不少人一去不返,全落在他们手中,可说已经吃了大亏,因此我想到今晚咱们如果也能擒下对方来犯的人,形势也许稍可改观。”

      欧老头一拍巴掌,说道:“对,对,柳姑娘果然不愧是女中诸葛,这几句话,说得简单有力,已经确定了今晚应战的纲领。”

      柳凌波脸上微微一笑,道:“老丈夸奖了。”接着回头朝麻冠道人间道:“我先想请问道兄一声,目前贵会还有多少剑士在这里?”

      麻冠道人道:“随同剑主来的,只有青穗堂下三十六名弟兄,除了方才由广明大师和屠兄率领去的二十名之外,目前还有十六名。”

      柳凌波点点头道:“人手也差不多了,我想咱们第一件事,就是每人都须预先服下解毒药物,以防对方施毒。第二步,咱们再来分配任务,这一点,我先说个腹案,再请大家商量决定。”

      欧老头道:“不用商量,干脆就由姑娘发号施令,大家一体遵照就是了。”

      甘瘤子一直沉默不言,此刻突然接口道:“二师妹也毋庸客气,有什么计划,就说出来吧!”柳凌波道:“我想的是‘以虚为实’,麻冠道长和单兄、张家妹予以及八名青穗剑士,镇守石窟,如有强敌来犯时,由大师兄和我两人出去应敌,麻冠道兄只是替咱们掠阵,敌人不冲近石窟,千万不能出手……”

      麻冠道人江湖经验何等老到,为人又极工心计,听柳凌波的口气,是要他坚守石窟。

      试想石窟是自己一行人的临时歇脚之地,并不重要,何用坚守?他心念一动,立即问道:“柳女侠要贫道坚守石窟,是否另有指示?”

      柳凌波笑道:“道兄说对了,这座石窟,我另有用处。”接下去又道:“另外八名青穗剑士,值兄可命他们隐伏石窟前面左右两边林中,不听招呼,不得现身出来。”

      麻冠道人道:“贫道遵命。”

      辣手云英道:“柳姐姐,单大侠和小妹守在洞内,就没有事做了。”

      柳凌波笑道:“小妹子别性急,自然有你的工作。”

      说完,回头朝欧老头道:“现在该老丈了,离这里六六丈处,有几株合抱大树,老丈可隐身树上,以不让来人发觉为主。石窟前面地方不大,不论来多少人,都由大师兄和我对付……”

      欧老头没待她说完,摇头道:“不成,姑娘要老朽躲在树上观战?”

      柳凌波道:“我话还没说完哩,老丈别忘了咱们今晚有一个主要目的。”

      欧老头道:“好,好,你说下去。”

      柳凌波道:“我方才说过,咱们今晚最好把对方来人一鼓成擒,因此在我和大师兄出面对敌之时,老丈就可施展隔空点穴之术,把他们一一制住……”

      欧老头道:“妙,妙,这办法不错!”

      柳凌波朝辣手云英笑道:“那时麻冠道兄可指派四名剑士,由单兄和张家妹子指挥擒人,押回石窟。麻冠道兄和另外四名剑士只负责守护,不得离开石窟。如果来人向后撤退,由埋伏中的八名剑士,听我日号,阻拦对方退路。”

      麻冠道人由衷的赞道:“柳女侠设想周到,调度有方,今晚这般布置,已是万无一失了。”

      柳凌波道:“这是我的如意算盘,对方如何行动,还不知道呢!”

      欧老头道:“咱们就这么决定。”

      大家用过干粮、麻冠道人把解药粉分给大家吞服,八名奉派到林内埋伏的青穗剑士,也自依计退出。

      柳凌波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欧老丈该早些出去了呢!”

      欧老头笑道:“姑娘只管放心老朽决不会误事。”说完也自朝洞外走去。

      柳凌波朝大家道:“咱们趁这段时间,各自坐息片刻,也许今晚就没有坐息的时间了,”

      石窟中媳去灯火,大家依言各自盘膝坐下,运气调息。

      辣手云英张曼心头紧张,一会摸摸身边宝剑,一会又摸摸身边的暗器,那里静得下来?

      夜色渐深,山风较强。

      石窟外面,一片黑沉沉的,该是个风高月黄之夜!

      大家足足等了半个更次,依然不见动静。

      柳凌波目光微抬,心中暗暗奇怪:“此时二更已过,对方如有举动,这时候似乎该来了!”

      心念方动,突听一声尖厉的啸声,远远传来!这声音凄厉刺耳,听来似在山下!

      辣手云英耸然一惊,悄声问道:“柳姐姐,他们来了!”

      甘瘤子道:“这啸声似是千里传音之术,由正东方传来,长啸之人,少说也在三里以外,声音仍能凝而不散,功力之高,倒是不可轻估。”

      麻冠道人吃惊道:“千里传音,已使咱们提高了警觉。”

      甘瘤子接道:“道兄说的不错,不说咱们今晚已有准备,就算毫无准备,听到了啸声,也会及时警觉。”

      柳凌波道:“今晚情势,当真有些奇怪。”

      辣手云英听的不懂,问道:“柳姐姐,今晚的情势有什么奇怪?”

      柳凌波道:“很像有人向咱们示警。”

      甘瘤子道:“我出去看看!”

      突听欧老头从五丈外以传音入密朝洞中说道:“甘老弟不用去了,已经有人来了。”

      他身在五丈以外,洞中几人的低声谈话,居然被他听的十分清晰,还出声音告警,这份功力,委实惊人!

      欧老头的话声,大家全听到了,立时纷纷跃起,举目朝洞外望去。

      朦胧月色之色,果见三条人影,由山脚飞掠而来,眨眼工夫,已到洞前。

      这三个人一色黑衣,脸蒙黑布,只露出两个眼孔。左右两人,手上各仗长剑,只有居中一人,空着双手,一柄长剑,斜背肩头。

      这三人到了距离石窟三丈远处,便自停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6383&f_id=906 - 2017-12-30
  • 第六十三章 诡异伎俩_引剑珠
  •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六十三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①。大小多少②。报怨以德③。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④,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矣。[译文]以无为的态度去有所作为,... - 2018-01-02
  • 第六十三章 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_圣经
  • 63:1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寻求你;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63:2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瞻仰你,为要见你的能力和你的荣耀。63:3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颂赞你。63:4我还活的时候要这样称颂你,我要奉你的名... - 2017-08-22
  • 第六十三章 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_圣经
  • 63:1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装扮华美、能力广大、大步行走的是谁呢?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63:2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63:3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 - 2017-09-07
  • 第六十三章 用毒能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这一番话,果然说得极为动听,无臂天王李残身受断臂之恨,经他一拨,黑布蒙头之中,不由冷嘿了一声。  金老二面色剧变,满脸刀疤上,现出愤怒之色。  三小姐于文娴生怕大师姐受他鼓励,急忙接口道:“可是公孙叔叔,你该知道这化敌为友,乃是师父的... - 2018-01-14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六十一回 称名士偏遇大方家 探情人又见死对头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弘历骑在马上,似玩笑又似认真地说:“看来,世人独醉你独醒了?功必奖,过必罚,自古如此。万岁爷的本事是天生的。他的刚毅,他的明察秋毫,都是人们望尘莫及的。不管是谁,是什么事情,也别想瞒住他老人家。”  刘墨林听他这话说得似虚似实,好像在暗... - 2018-12-19
  • 第六十回 廉亲王备酒安亲信 宝四爷一语惊探花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八爷亲切地走上前来,拍着鄂伦岱的肩头说:“今天是给九爷接风,怎么就说起了这些呢?来来来,都坐下来,咱们边吃边谈吧!”  谈?有什么好谈的?说来说去的还不就是那两句话?从前倒真是这样,他们中间,说大话的人多,干真事的人少。可是今天若与以往... - 2018-12-18
  • 第六十二回 苏舜卿含冤归太虚 刘墨林暴怒斥禽兽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俩人正在说话,徐骏急急忙忙走过来了。徐骏心里有鬼,还以为是刘墨林打到门口了呢。心想,八爷知道了这件事,那是他的耳报神多。刘墨林怎么也知道了呢?再一看,嗯?不像,他这不是笑眯眯地嘛。便上前主动打招呼:“哟,这不是墨林兄吗?你这趟西域之行,... - 2018-12-19
  • 第六十四回 收兵权皇帝用心机 斥佞臣忠良敢直言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年羹尧开言了:“哦,既是万岁有旨,你们可以去掉甲胄,凉快一下了。”  大将军一声令下,众军将这才“扎”的答应一声,三下五去二地把甲胄卸掉。一个个只穿单衣,露出了胸前健壮的肌肉,还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雍正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寒... - 2018-12-19
  • 第六十五回 讨年檄犀利如刀剑 撤差令温暖胜亲人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面对雍正皇上的斥责,史贻直今天是豁出去了。他慷慨陈辞,声声震耳:“皇上适才说,年某是立了大功的人。可自古以来,哪朝哪代的奸雄人物,不是为朝廷立过殊勋的?曹操若不是荡平张角之乱、又横扫了诸侯,他能当上汉相吗?不错,年羹尧是有大功,可这功劳... - 2018-12-19
  • 第六十九回 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香烟袅,罗帏锦帐风光好。风光好,金钗斜[身单],凤颠鸾倒。  恍疑身在蓬莱岛,邂逅相逢缘不小。缘不小,最开怀处,蛾眉淡扫。  话说玳安同文嫂儿到家,平安说:“爹在对门房子里。”进去禀报。西门庆正在书房中和温秀才坐的,见玳安,随... - 2018-10-20
  • 第六十八回 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钟情太甚,到老也无休歇。月露烟云都是态,况与玉人明说。软语叮咛,柔情婉恋,熔尽肝肠铁。岐亭把盏,水流花谢时节。  话说西门庆与李瓶儿烧纸毕,归潘金莲房中歇了一夜。到次日,先是应伯爵家送喜面来。落后黄四领他小舅子孙文相,宰了一口... - 2018-10-20
  • 第六十二回 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玉钗重合两无缘,鱼在深潭鹤在天。  得意紫鸾休舞镜,传言青鸟罢衔笺。  金盆已覆难收水,玉轸长笼不续弦。  若向蘼芜山下过,遥将红泪洒穷泉。  话说西门庆见李瓶儿服药无效,求神问卜发课,皆有凶无吉,无法可处。初时,李瓶儿还[门... - 2018-10-19
  • 第六十五回 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湘皋烟草碧纷纷,泪洒东风忆细君。  见说嫦娥能入月,虚疑神女解为云。  花阴昼坐闲金剪,竹里游春冷翠裙。  留得丹青残锦在,伤心不忍读回文。  话说到十月二十八日,是李瓶儿二七,玉皇庙吴道官受斋,请了十六个道众,在家中扬幡修建... - 2018-10-19
  • 第六十六回 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发牒荐亡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胸中千种愁,挂在斜阳树。绿叶阴阴自得春,草满莺啼处。不见凌波步,空想如簧语。门外重重叠叠山,遮不断愁来路。  话说西门庆陪吴大舅、应伯爵等饮酒中间,因问韩道国:“客伙中标船几时起身?咱好收拾打包。”韩道国道:“昨日有人来会,也... - 2018-10-20
  •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朔风天,琼瑶地。冻色连波,波上寒烟砌。山隐彤云云接水,衰草无情,想在彤云内。黯香魂,追苦意。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残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话说西门庆归后边,辛苦的人,直睡至次日日高还未起来。有来兴儿进来说:“... - 2018-10-20
  • 第六十三回 闹王府文士敢撒野 演阵法将军忘形骸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轿夫们一听王爷有令,抬起轿来就走。徐骏早听见刘墨林这话了,心想,嗯,还好,只要你今天不是打架来的,别的什么都好说。他潇洒地走上前来,用他那玩世不恭的玩笑口吻说:“哎呀呀,你这位老兄,借钱也不知道找个方便地方。瞧你这急头怪脑的样子,至于吗... - 2018-12-19
  • 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受三章约 书童私挂一帆风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玉殒珠沉思悄然,明中流泪暗相怜。  常图蛱蝶花楼下,记效鸳鸯翠幕前。  只有梦魂能结雨,更无心绪学非烟。  朱颜皓齿归黄土,脉脉空寻再世缘。  话说众人散了,已有鸡唱时分,西门庆歇息去了。玳安拿了一大壶酒、几碟下饭,在铺子里还... - 2018-10-19
  • 第六十三篇 缪刺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黄帝问曰:余闻缪刺,未得其意,何谓缪刺?岐伯对曰: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入舍于孙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络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经脉;内连五脏,散于肠胃,阴阳俱感,五脏乃伤。此邪之从皮毛而入,极于五脏之次也。如此,则治其... - 2017-12-31
  • 第六十一章 鬼蜮伎俩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刚一坐下,忽然觉得一阵目眩头晕,身子不禁微微晃动一下。  这一下虽然极为轻微,但坐在一边的上官小姑娘,可瞧得十分清楚,梅哥哥身怀上乘武功,那会无缘无故的摇晃。心中一惊,失声问道:“梅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一双... - 2018-01-14
  • 第六十三回 阎王峰顶 碧鹰丧命_江湖奇英
  •   话声一落,煞气的目光遍射“红灯教主”,配合着骇人冷酷之面容,一步步向前欺去。  “红灯教主”虽平日猖狂跋扈,此刻胸有成竹,但一见宋岳这副表情,心中也不禁微微一抖,脚步却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一步……二步……三步……  但是,宋岳却没有注意... - 2017-11-06
  • 第六十九回 受重托再踏是非地 摆威风哪怕灾祸来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年羹尧被皇上这东一斧子,西一榔头的话闹糊涂了。皇上一会儿说,八爷他们不老实;一会儿又说,他们可以改好。究竟哪句话是真的呢?哦,我明白了,皇上这是在和我谈心呀!昨天我见到史贻直那势头,还真有点忐忑不安,以为皇上一定不肯放过我。现在才明白,... - 2018-12-19
  • 第六十三回 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香杳美人违,遥遥有所思。  幽明千里隔,风月两边时。  相对春那剧,相望景偏迟。  当由分别久,梦来还自疑。  话说西门庆被应伯爵劝解了一回,拭泪令小厮后边看饭去了。不一时,吴大舅、吴二舅都到了。灵前行礼毕,与西门庆作揖,道及... - 2018-10-19
  • 第六十七回 斥直臣刁钻又狠辣 降甘霖雷电施天威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史贻直好像十分意外,但他还是梗着脖子说:“回圣上,孙嘉淦是昨天才回来的,而臣是在昨天夜里见到的皇上。臣平日与孙嘉淦没有往来,也不想和他往来。臣不知道他要保臣,也不屑于他来保!”  邢年出来,只是传达皇上的话。他自己是不能乱问,更无驳斥之... - 2018-12-19
  • 第六十八回 戒急用忍圣祖遗训 欲擒故纵帝王心机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一听说太和殿失火,雍正心头猛然一跳。太和殿是象征着皇权、皇位的地方啊,那里怎么能发生这样的大事呢?雍正急忙和方苞、张廷玉走到殿外,向太和殿方向看去,却又看不到一丝火光。只见阴霾的天空下,云层似乎是压得更低了。远处可见浓雾样的黑丝在袅袅浮... - 2018-12-19
  • 第六十一回 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李瓶儿带病宴重阳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蛩声泣露惊秋枕,泪湿鸳鸯锦。独卧玉肌凉,残更与恨长。阴风翻翠幌,雨涩灯花暗。毕竟不成眠,鸦啼金井寒。  话说一日,韩道国铺中回家,睡到半夜,他老婆王六儿与他商议道:“你我被他照顾,挣了恁些钱,也该摆席酒儿请他来坐坐。况他又丢了... - 2018-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