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许三观躺在藤榻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躺在藤榻里,两只脚架在凳子上,许玉兰走过来说:

      “许三观,家里没有米了,只够晚上吃一顿,这是粮票,这是钱,这是米袋,你去粮店把米买回来。”

      许三观说:“我不能去买米,我现在什么事都不做了、我一回家就要享受,你知道什么叫享受吗?就是这样,躺在藤榻里,两只脚架在凳子上。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享受吗?就是为了罚你,你犯了生活错误,你背着我和那个王八蛋何小勇睡觉了,还睡出个一乐来,这么一想我气又上来了。你还想让我去买米?你做梦去吧,”

      许玉兰说:“我扛不起一百斤米。”

      许三观说:“扛不起一百斤,就扛五十斤。”

      “五十斤我也扛不起。”

      “那你就扛二十五斤。”

      许玉兰说:“许三观,我正在洗床单,这床单太大了,你帮我揪一把水。”

      许三观说:“不行,我正躺在藤榻里,我的身体才刚刚舒服起来,我要是一动就不舒服啦。”

      许玉兰说:“许三观,你来帮我搬一下这只箱子,我一个人搬不动它。”

      许三观说:“不行,我正躺在藤榻里享受呢……”

      许玉兰说:“许三观,吃饭啦。”

      许三观说:“你把饭给我端过来,我就坐在藤榻里吃。”

      许玉兰问:“许三观,你什么时候才享受完了?”

      许三观说:“我也不知道。”

      许玉兰说:“一乐,二乐,三乐都睡着了,我的眼睛也睁不开了,你什么时候在藤榻里享受完了,你就上床来睡觉。”

      许三观说:“我现在就上床来睡觉。”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43-933.html - 2018-02-07
  • 第六章 安排毒计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清尘道长见状大吃一惊,急忙跨上一步,举起手臂,一下架住了裴元钧的手掌,口中急急说道:“盟主息怒,有话好说。”  智善大师也在旁单掌打讯,口诵佛号,说道:“阿弥陀佛,盟主高抬贵手,是非曲直,还是问清楚了才是。”  说话之时,孟不假也闻讯赶... - 2018-05-16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六章 盛会前夕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惊,但看为首侍婢,目光只是朝着右侧树林发话,并非对着自己这边,心想:也许有人藏身林中?正想之间,瞥见一条人影从林中飞出,落到盆地之上,冷峻目光,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庭瑶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绸劲装,... - 2018-05-18
  • 第六章 假凤虚凰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尹剑青眼光一抬,发现岸上站着四五名佩刀兵勇,还有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夏布长衫的老者,赫然是金家庄总管陆连奎。  尹剑青心中暗暗吃惊,忖道:“金家庄的势力果然不小,居然动用了官家的人!”  柔柔自然也看到了,她神色端庄,当真像是一派少夫人... - 2018-05-15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六十二章 冷面冰心一紫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卖卦老者微微一顿,抬头道:“老汉说的首脑人物,就是年纪比你大辈份比你高的人!  哈哈,这还不是龙在南,利见大人,小哥,你寻的四人,可是你长辈?譬如你的伯伯、叔叔?”  赵南珩道:“在下找的就是四位伯父。”  卖卦老者道:“你只要一路朝南... - 2018-05-11
  • 第六章 查总领班听得脸色大变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查总领班听得脸色大变,霍地站了起来,急急问道:“你是说,那蒙面刺客已经进入咱们府邸?”  陆福葆也微震身躯,问道:“贤侄一路跟她到西北角一带平房,就不见了?”  祝文辉道:“若非遇上冯大海,小侄还不知道已经到了和中堂的府邸呢!”  查总... - 2018-04-29
  • 第六章 寒夜山庄客自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玫地回身朝赵南市伸伸舌头,接口道:“爹,玫儿只在庄外玩咯,这不是回来了么?”  说着招招手,轻声道:“喂,你跟我来咯!”  转身,一阵风似的在门里冲了进去,一面叫道:“爹,你瞧瞧,我替你物色了一个人呢!”  赵南珩略一踌躇,硬着头皮,跟... - 2018-05-05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六章 丁少秋是被人叫醒的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是被人叫醒的。  他从未感到头脑如此昏胀过,连眼皮都几乎沉重得抬不起来,但明明有人在叫着自己名字!  他用手捏了几下太阳穴,再揉揉眼睛,朦朦胧胧的翻身坐起,跨下卧榻,但见室中一灯如豆,极为昏暗!  床前一张木椅上,坐着一个一身青衣... - 2018-05-02
  • 第六十章 芳草斜阳双燕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两人话声一落,立即退出树林,施展轻功,一路朝谷外奔去。  赵南珩内功深厚,这一全力施为,片刻工夫,已把侯剑英丢落老远,回头一瞧,不见侯剑英跟来。只好停住脚步,回身等候。  这一停步,他顿时认出此处,正是上次游老乞倚着树大骂自己的地方,再... - 2018-05-10
  • 第六章 列入门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只觉眼前一亮,艳光照人。这人,他十分熟悉,但又十分陌生!  她,就是和自己心上人红线姑娘长得一模一样,那晚自己在田王府见过,后来被一个自称黑衣昆仑的瘦小个子背出去的红绡姑娘!  但那晚她目含幽恨,愁锁眉头,今天却好像换了一个人。 ... - 2018-04-23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六十八章 一树梅花两剑同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  千手如来身上那套“辟邪剑法”,原是从少林“达摩剑”,武当“太极剑”,峨嵋“乱披风”,华山“太白剑”中撷取精华而成,南魔手方百计把四位掌门人诱来祝融峰,就是为了探求这四套剑法的本身变化。  他这一阴谋,四... - 2018-05-11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十五章 白羽穿云拜下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九合金丝鞭不避不让,反而迎着一瓢子单刀,全力扫到!  这下,两人全都用上十成力道,刀鞭互撞,金铁大震。一瓢子在内功修为上总究较卜三胜高出许多!  这尽力一击,一瓢子固然被震得退了一步,但卜三胜却连退三步,九合金丝鞭被震弹得几乎脱手而出!... - 2018-05-11
  • 第七十六章 椿萱廿载得重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由芜湖东行,经宣城、广德,转入浙境,再由安吉、杭州,直奔乐清。  这一路都是官道,马行极速,第三天傍晚,就赶到雁荡北麓大荆,这是一个山下小村,山中住家,多半是供游客想足,和入山向导为业。  赵南珩在山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寄存马... - 2018-05-13
  • 第八十六章 举头飞鸽岂无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吊眼塌鼻青年目光落到小木盒上,突然一把夺过,大声道:“这是我的东西!”一面把姜黄色药丸,在掌心搓了援,就朝面上涂去。  贺老大见他动作熟练,心中暗暗奇怪。  吊眼塌鼻青年在这瞬息工夫,果然变成一个脸色姜黄的汉子,虽然脸型轮廓未改,但已经... - 2018-05-14
  • 第四十六章 肯将朱雀换明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木宇真冷冷的道:“借与不借,权在主人,不过……如蒙赐借,兄弟必有以报……”  他说到这里,口气微微一顿,又道“兄弟说的这个‘报’字,诸老可别误会兄弟有什么酬劳,而是咱们两不吃亏而已!”  诸文齐目光深沉,特须道:“老朽倒想听听两不吃亏的... - 2018-05-09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五十六章 是情是恨困红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琼仙停下脚步,回身笑道:“到啦!”  说话间,伸手在壁角上轻轻一按,但听一阵轧轧轻震,壁间忽然裂现一道暗门,眼前突然一亮!  只见门内又是一条甬道,宽敞光亮,两边石壁光滑如镜,甬道上点着一排宫灯。  自己是从甬道右侧石壁中走出,前面不远... - 2018-05-10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我们躺在海面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你见过在海面上一躺就是几个小时的高手吗?就连睡觉也是躺在海面上呢!  海獭就是这样的高手!它们是一群生活在太平洋北部寒冷水域的茶灰色的精灵。  海獭妮娜可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她常常趴在妈妈的怀里吃奶,让妈妈给她梳理皮毛,听妈妈给她讲那些没... - 2018-05-15
  • 第十六章 儿女柔情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这声音虽轻,却就在她们不远。  白衣罗刹耳目何等灵敏,一下放开小师妹,迅疾转过身去,叱道:“什么人?”纵目看去,树林深处,枝柯交叉,既没一点风声,也不见枝叶浮动,就是没看到半点人影。但刚才那声极轻的叹息,明明出于人口,明明就在自己身侧不... - 2018-05-17
  • 第二十八章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让三乐守在二乐的身旁,然后他背上一个蓝底白花的包裹,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两元三角钱,出门去了轮船码头。  他要去的地方是上海,路上要经过林浦、北荡、西塘、百里、通元、松林、大桥、安昌门、靖安、黄店、虎头桥、三环洞... - 2018-02-09
  • 第九十六章 峨嵋山月喜重开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道:“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郎道:“晚辈是华山门下虞平……”  云台老人目射xx精光,白髯拂动,沉嘿道:“果然是孽畜!”  右掌倏伸,正待朝新郎后背击去!  孟守干急忙拦道:“云台老哥造次不得!”  罗髻夫人脸色凝重,又... - 2018-05-14
  • 枯叶蝶的困惑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呜呜呜!”树顶传来一阵哭泣声。在树杈上休息的弹涂鱼被吵醒了,他揉揉眼睛,问:“谁哭得那么伤心啊?”  “是我,枯叶蝶。”弹涂鱼循声往树顶看去,整树都是黄绿叶片,还有枯树叶随风飘落。一片枯叶落在他前面说:“我就是枯叶蝶,你还往树顶看什么... - 2018-05-10
  • 戴帽子的霸王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霸王龙妈妈生下了四枚漂亮的恐龙蛋。她期待里面住着四个健康聪明的小宝宝,当夏天来临时一起破壳而出,围着自己叽叽喳喳地叫“妈妈”。  第一枚、第二枚、第三枚恐龙蛋都裂开了,跳出来三个健康又可爱的小恐龙。妈妈把他们一会儿抱在怀里,一会儿又高高... - 2018-05-10
  • 小女巫的蘑菇森林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又一个孩子失踪了!  整个木叶村立刻陷入到巨火的恐慌之中。在这之前,已经有11个孩子失踪了:有男孩,也有女孩,最大的12岁,最小的还不到6岁。  木叶村很偏僻,村子四周都是森林,如果从天上往下看,只能看到一片浩瀚的墨绿色海洋。  在老村... - 2018-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