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人英气,分明是个身具上乘武功的人,但奇怪的,看去也不过二十来岁。

      这一对少年男女,年事极轻,但一身修为,居然已有极深造诣。究竟是何来历?

      要知他乃是生性阴沉的人,听了曾金发的话,一手捋须,呵呵笑道:“老夫和令尊虽然有些过节,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直到方才,才知令正还是蛇要余元的门下。老夫和余兄是多年至交,算来不是外人,老夫门下容有对老弟开罪之处,老弟就看老夫薄面,这场误会,不就冰释了么?”

      说到这里,一手拄杖,含笑举步道:“来,来,咱们有话到屋子里再说。”

      曾金发站着不动,大声道:“站住,我内人不是什么蛇叟的门下,你纵然从我身上取去连珠弩铁匣,休想我说出开启装箭的方法来,好了,我话已说完,你可以率着徒弟走了。”

      天狼叟原是昔年凶名久著的魔头,闻言不觉阴恻一笑道:“姓曾的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若不是看在蛇叟的份上,你小子对老夫这般说话,早就没命了。”

      曾金发怒声道:“我们和蛇叟一点关系也扯不上,连珠弩的启闭之法,决不能落到旁门左道凶人之手,这是先父的遗训,你要怎样,悉听尊便。”

      天狼叟闪着一双煜煌金光的狼目,突然厉笑道:“好小子,你大概嫌命长了。”

      右手竹杖一挥,喝道:“你们给我把他拿下了。”

      他喝声出口,就有四个黑衣大汉大步走了上来。

      曾金发愤怒的道:“你们也欺人太甚了!”

      正待奋臂迎去。

      祝翠莲急忙一把拉住他的臂膀,说道:“金发,你伤势刚好,不可和他们动手,这四个人,由我来对付好了。”

      冰儿早已一步抢了出来,回头笑道:“我们讲好了的,这回该轮到我了!”

      这两句话的工夫,那四个黑衣汉子已经快到门口。

      冰儿轻轻一闪,就抢到了他们面前,娇声道:“你们想打架么?”

      其中一个汉子左手一格,喝道:“小妞儿,没你的事,快走开。”

      他这一挥手,其实还没碰上冰儿的衣服,突觉一股无形潜力,撞上手臂,口中“啊”了一声!一个人被撞的后退了两步,垂着一条手臂,好像脱了臼一般。

      其他三个黑衣汉子没看清楚同伴是如伺彼震退的?只当冰儿出手伤人,三个人不约而同倏地抽出单刀,怒声道:“小妞,你敢伤人?”

      冰儿哼道:“你们拔出刀来唬人?哼,我才不怕呢!”

      双手扬处,登时漾起了七八条手影,朝三人打去。

      这一下,她手势奇幻,那三个黑衣汉子手中虽然握着钢刀,但每个人都感到冰儿七八条手影,都是朝他一个人袭去的。

      掌影*眼而来,明明是看着袭上身来,却不知袭向何处,都有无从闪避之感!

      三个人同时心头一凛,一时化解不及,各自舞动单刀,护住全身,急急朝后跃退,但他们手中单刀,却被一股无形潜力,震得脱手坠地。

      原来冰儿练的“紫神气功”,只要心念一动,举手投足,就会在无意中使出,她这回使了一招“八手飘香”,但震飞他们单刀的却是随手发出的无形潜力。

      天狼叟成名多年,一双狼目隐射金光,自然看的清楚。

      先前那个徒弟,是左手朝冰儿挥去,既未碰上冰儿,冰儿也并未还手,但他一条左臂,就忽然垂下,人也好像被人家推了一把似的,无缘无故的踉跄后退了两步。

      后来冰儿双手一振,幻起七八条手影,更使他心头惊凛,当然,他也看清楚冰儿的手势,并没有真正碰上徒儿的钢刀,而三个徒弟手中的钢刀,都被震落。

      他心头虽然震惊,但一张青中透黄的瘦削脸颊,反而微有笑容,一手摸着胡子,沉喝道:

      “你们还不绐我退下来?”

      四个黑衣汉子平日仗着师父名头,当然他们手底下也有两下,在江湖上,从没栽过跟斗。

      今天先是四个同门师兄弟,被姓曾的媳妇儿,当稻草人一样摔了出去,还稀里糊涂,不知怎么被摔出去的?

      如今自己四人又遇上一个嫩的像豆腐的小妞,一招还没出手,就被人家稀里糊涂的震飞单刀。四个人楞的一楞,心里不约而同的骂道:“这小妞真他娘的有些邪门!”

      此时听到师父的喝声,赶紧应了声“是”,俯身捡起单刀,一齐退了下去。

      冰儿看自己只使了一记“八手飘香”,就把三人单刀震飞,心头高兴极了,望着三人,咭的笑道:“你们怎么不打了?”

      天狼叟朝冰儿颔首道:“小徒不是你姑娘的对手,自然不用打了。”

      冰儿偏着头道:“那么是你和我们打了。”

      天狼叟仰天发出狼嚎般笑声,说道:“老夫这把年纪了,怎好和你动手,不过老夫倒有一句话要问你。”

      冰儿道:“你要问什么?”

      天狼更摸着胡子,说道:“小姑娘的令师是谁?”

      冰儿道:“你问我师傅作甚?”天狼叟道:“老夫方才看你使的一记手法,甚是眼熟,故而有此一问。”

      冰儿道:“你说的是‘八手飘香’那是我记名师父教我的咯。”

      天狼叟道:“小姑娘的记名师父是谁?”

      冰儿道:“我记名师父有个外号,叫做八臂金童。”

      “哈哈!”天狼叟打一个哈哈,脸有喜色,说道:“果然是老夫老友门下,姑娘这点年纪,就有此成就,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女孩儿家,那—个不喜欢人家当面奉承?冰儿自不例外,闻言挑着眉毛,喜孜孜的问道:

      “你真是我记名师父的朋友?”

      天狼叟道:“老夫怎会骗你,武林四叟,你总听说过吧?”

      冰儿摇摇头道:“不知道!”

      天狼叟道:“这也难怪,这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你自然不会知道了,武林四叟,其中之一,就是令师八臂金童。那时咱们四人经常在一起喝酒,唉!近二十年来,大家遁迹山林,很少在江湖走动,老夫和令师也有多年不见了,小姑娘遇上令师,就代老夫问好。”话声一落,手执竹杖,喝道:“你们还不快随为师走?”

      说完,朝冰儿微微颔首,策杖而去。

      八个黑衣汉子紧随师父身后,刹那之间,走的不见踪影。

      祝翠莲披披嘴道:“这贼老头走的这么快法,看样子是被谢姑娘令师的名号吓退的了。”

      冰儿睁大眼睛说道:“不会吧,他方才不是说和我记名师父是老朋友么?”

      祝翠莲哼了一声道:“我看他八成是吹的牛,姑娘令师我没见过,但只要看他这样一个邪里邪气的人,哪会是令师的老朋友?”

      谢少安含笑道:“大嫂说的不错,此人眼神不正,十足是个旁门邪派中人。”

      曾金发道:“他从我身上搜去了一匣连珠弩,若是被他知道了开启之法,真是遗害不浅。”

      冰儿道:“你怎么不早说,否则一定跟他讨回来不可。”

      谢少安道:“曾兄,在下想请教一件事,不知月子冈如何走法,离这里还有多远?”

      曾金发道:“两位要去月子冈么?从这里一直往南,大概有七八十里光景,就是方才天狼叟一行人去的那条路。

      冰冰的柳眉一扬,说道:“大哥,莫非天狼叟也是赴会去的?”

      谢少安憬然道:“有此可能。”

      冰儿眨动清澈的眼睛,想了想,又道:“那么他要向曾兄*取连珠弩有关开启之法,和急着要找蛇叟余元,都和去月子冈赴会有关了。”

      谢少安道:“物以类聚,闻于天要成立一个武林盟,自然也得搬出一些武林成名的人来。”

      冰儿道:“大哥,蛇叟余元,就住在附近一处山谷里,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他是否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44-949.html - 2018-04-03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 - 2018-04-04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章 毒心毒阵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一看那桌上,虽然只有七八样菜肴,但虎脯、鹿腿、竹笋、青菜,都色彩鲜艳,香气扑鼻,这就不再客气。  大家入座之后,柳清河举杯道:“这是老朽山居无事,用前溪山泉,自制自酿,江少侠且品尝一杯,试试如何?”  江青岚浅尝了尝,祗觉清冽芳香... - 2018-04-26
  • 第三十章 斗牛坪伤心泪洒 潜龙堡血雨腥风_白衣紫电
  •   何士魁急退五步道:“用暗器不算!”  夏乾道:“怎么样才算?与人动手还要事先说明,用暗器不算?”  何士魁大腿上中镖,跑都跑不快,知道不免,道:“夏乾,此行以你为主,你如有种,待我伤愈之后,再与你公平对决!”  夏乾龇着牙道:“何士魁,... - 2017-12-31
  • 第三十章 李代桃僵_引剑珠
  •   慕容修和十三名青穗剑士,经过一阵坐息,内腑剧痛已止,只是不能运气,闻言缓缓睁目,道:“是秦兄赶来了?”  秦大成道:“兄弟奉剑主之命,驰援而来,慕容兄伤势怎样了?”  慕容修站起身来,只觉不运气,内腑就并不疼痛,一面摇摇头道:“兄弟和他... - 2017-12-29
  • 第三十章 肃清内奸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不多一回,杜景康急步走入,朝凌杏仙抱抱拳道:“夫人,有何指示?”  凌杏仙道:“贼党勾结那山鬼叟朱友泉,已把楚公子兄妹和小鲁班等人,捞往邙山鬼窠,咱们就得立时赶去邙山救人,这里由沈大侠、丁大侠留守。你把擒下的贼人,点交丁大侠,咱们即刻就... - 2018-01-09
  • 狼和人-寓言故事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只狐狸向狼谈起人的力量,说没有动物能抵挡得了,所以他认为所有动物都必须施展计谋才能保护自己。可狼回答说:“假如我有机会碰到一个人,我就扑上去让他无法抵挡。”狐狸说:“我可以帮你碰到人啊。明早你早点来... - 2018-08-17
  • 第三十章 一个身穿蓝布长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走进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不多一会,门口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说道:“属下田进财来了。”  丁天仁道:“进来。”  “是。”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穿蓝布长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身形赢瘦,但丁天仁却发现他双目神光充足,分明还有一身武功。  这时已走近丁天仁面前,躬着身道:“... - 2018-01-11
  • 中班幼儿故事大全简短 - 5068儿童网
  •   多给孩子讲故事,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思考力、逻辑推理能力、专注力,好的故事所蕴含的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会教给孩子为人处事的道理,塑造良好性格,会让孩子的心灵得到灌溉、滋养。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短篇幼儿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鸡毛鸭 ... - 2018-08-09
  • 为生命画一片树叶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只要心存相信,总有奇迹发生,希望虽然渺茫,但它永存人世。  美国作家欧亨利在他的小说《最后一片叶子》里讲了个故事:病房里,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从房间里看见窗外的一棵树,在秋风中一片片地掉落下来。病人望着眼前的萧萧落叶,身体也随之每况愈下,... - 2018-08-08
  • 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 - 2018-03-10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振臂护花一搏酬红粉 香唾调药双泪落君前_纵鹤擒龙
  •   尹稚英刚一转身,却见白僵尸舍了自己,竟向使双拐的扑出。这真是奇异的变化,他们既然自相残杀,自己乐得坐山观虎斗,当下全神戒备的向后退了两步!使双拐的被震身死,从西厢飞出来的人,也正好落到场中。此人生得又矮又胖,穿着一袭宽袍大袖的半截长衫,... - 2017-12-28
  • 简短幼儿幽默小故事大全 - 5068儿童网
  •   多给孩子讲故事,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思考力、逻辑推理能力、专注力,好的故事所蕴含的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会教给孩子为人处事的道理,塑造良好性格,会让孩子的心灵得到灌溉、滋养。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简短幼儿幽默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猪大... - 2018-08-09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
  • 第三十章 马上弯弓射落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他来时虽然注意着路径,但因时在深夜,所看到的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山林,除了心中还有个大概印象,差堪辨别,根本就记不得路程。  他因病老人游老乞还在前面树林中等候,自己总不能弃他而去,是以略为辨认方向,就催马疾行,一路急赶。  所幸坐下马匹,... - 2018-05-07
  • 第三十章 这是金禅脱壳之计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知本大师一怔道:“那该如何?”  公孙丑笑了笑道:“且等明天一早,寺中派几个采购杂物的师傅上街采购,老禅师可杂在其中,一起出寺。而且必须有两三个僧人,上山采樵,其中一个悄悄下山,老禅师等到了市场离去之后,那个僧人,立即补足人数,这样,采... - 2018-01-05
  • 第三十章 宫中老妖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莫延年累的老脸上涨起红晕,依然休想把它拗折,不禁吃惊道:“这会是纯钢铸成的!”  伏虎手孟忠掳掳衣袖,说道:“兄弟助莫大侠一臂之力。”  铜脚道人站在边上,悠然笑道:“若是纯钢铸制,只怕合咱们几人之力,也休想拗得动它。”  银拂道人道:... - 2018-01-06
  • 第三十章 太阴宫主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黄承业虽被宫如玉松开了手,他此刻那里敢逃?只是愣愣的站在一边,此刻忽然插口道:“赤玉箫,这是洛阳崔家之物。”  宫如玉横目问道:“你认识此箫?”  黄承业忙道:“江湖传诵的‘岳家剑法崔家箫’,崔家以赤玉箫驰名武林,属下自然认识……”  ... - 2018-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