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再易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忙道:“老二,快拦住她!”

      贺老二道:“放心,她走不了的。”

      呼的一刀,直奔宫装少女后腰。

      宫装少女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左掌斜拍,推开贺老二执刀右腕,右足飞起,朝他股上踢去。

      贺老二身如旋风,急闪开去。

      贺老大也已赶到.挥刀就砍,他杀机已动,手上披风刀一刀紧过一刀,尽都朝宫装少女要害招呼。

      陇有双刀这一联上手,威势顿时大盛!

      宫装少女面露焦急,但依然没有拔剑,只是朝横里移开两步,身法奇泥,轻灵无比的从两人刀光中闪出,低声喝道:“你们再不住手,真要惊动堂上的人?”

      贺老大不知她使的是南魔独门“七星身法”,心中大吃一惊,暗道:“这女子武功不在自己两人之下!”

      心念方动,耳听宫装少女这般说法,不禁大奇,急忙收住刀势,一面喝道:“老二位手!”

      贺老二道:“老大别上她的当!”

      宫装少女敛手站在树下,冷笑道:“凭你们两人,只怕还拦不住我,我是有话问你们!”

      贺老大打量着她,心中大是疑惑,问道:“姑娘有话请说。”

      宫装少女道:“我先想知道你们是不是为那个青年来的!”

      贺老大知道已无可掩瞒,索性点点头道:“姑娘猜得不错,在下兄弟,确是为了此人而来。”

      宫装少女问道:“你们是他朋友?他到底是什么人?”

      贺老大摇摇头道:“在下只是受人之托,和他并不相识,好像是叫赵南珩……”

      宫装少女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道:“果然是他!”接着抬目道:“你们打算救他出去?但凭你们是救不了他的,你们还是赶快走吧,别把命陪在这里了!”

      说完,转身飞驰而去。

      陇右双刀怔怔地目送她身形在迷蒙夜色下,逐渐消失!

      贺老二道:“老大,她这是什么意思?”

      贺老大攒眉道:“她可能和那姓赵的相识,唉,话是不错,但咱们来时,原不打算活着回去,还有什么可怕的?咱们好歹也得把姓赵的青年救出去,才对得起翟老人家。”

      “那不是白白送死,连一点名堂也没有?”

      贺老大佛然道:“老二,你怎能如此说法,咱们两条命都是翟老人家救的,他临终交代之事,咱们岂能中途而废?”

      贺老二愕然道:“老大,我没说什么呀!”

      贺老大道:“方才明明是你说的,说了还赖?”

      贺老二急道:“我真的没说什么。”

      贺老大回头道:“这就奇了,我明明听到有人说话。”

      “一点也不错,那是我说的,嘻嘻!”

      贺老大,贺老二同时一惊,霍地分开,循声望去。

      只见一颗矮树底下蹲着一个乱发蓬松的黑衣老头,这时打着呵欠,缓缓直起腰来!

      贺老大一手紧握刀柄,喝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老头耸耸肩,赶忙抱拳,道:“两位是大英雄,小老地久仰得很。”

      贺老二粗声道:“老大问你是谁?”

      黑衣老头一对鼠目,滚动了一下,低声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两位快跟我来。”

      说完,招招手,朝右侧山脚走去。

      贺老大瞧他行动鬼祟,心头暗暗滋疑,沉声道:“你要咱们到哪里去?”

      黑衣老头用手朝前面指了指,低声道:“就在前面。”

      边说边跑,脚下梯梯他他的低头疾走。

      陇有双刀跟在他身后,不知不觉的施展出轻功,才差可跟上。

      一会工夫,已翻出一重山岭,黑衣老人突然停步,回头笑道:“好了,好了,咱们出了巡山坳,说话就方便得多,小老儿叫天地一卜,咳,这名字两位只怕没听说过,但小老地可以告诉两位,我就是赵小伙子的朋友,两位这可明白了吧?”

      贺老大想起方才吊眼塌鼻青年曾把南魔当作天地一卜老哥,那么这老头真是吊眼塌鼻青年的朋友了!

      只是瞧他一付鬼鬼祟祟的模样,狠琐得令人生厌,除了脚下跑得不慢,也不像是个身怀武功之士。目光打里着黑衣老头,一面说道:“朋友要在下兄弟前来,可有什么见教?”

      黑衣老头缩缩头笑道:“小老儿和两位一样,还不是为了想救小伙子?”

      贺老二忍不注道:“时光不早,朋友有话快说。”

      黑衣老头奇道:“什么,你们还想回巡山拗去?”

      贺老二怒声道:“咱们兄弟好不容易遇上熟人,才打听出姓赵的下落,不回去,如何救人?”

      黑衣老头道:“那丫头不是叫你们快走?别呆在鹿窟里送死,我老头也是这个意思,才把你们引来,好替我作个接应,现在两位赶快上路吧!”

      贺老大半信半疑的道:“朋友要咱们如何接应?”

      黑衣老头抬头望望天色,道:“你们赶到黄荆岭下等我就好。”

      贺老二还待再问,黑衣老头催道:“好了,咱们分头行事,两位得赶紧去了!”

      话声才落,陇有双刀只觉人影一晃,站在面前的黑衣老人顿失所在!

      贺老二眨眨眼睛,吃惊道:“老大,咱们遇上鬼了!”

      贺老大心里有数,自己兄弟分明遇上了高人!这看不起的黑衣老头竟是位有大本事的人,当下忙道:“老二不可胡说:这位老人家是绝世高人,咱们赶快去吧,听他吩咐,不会有错。”

      两人不再说话,施展轻功,一路朝西奔去。赶到黄荆岭,已快近五更天了,这时候月落星稀,山林间一片黝黑,两人停住身,正待找个地方憩足。

      忽听远处有人说道:“两位才来?”

      贺老大急忙转身瞧去,只见山脚下正有一个黑影,朝自己两人招手!

      贺老二低声道:“老大,这人口音好像是天地一卜。”

      贺老大来不及和老二说话,当先朝前走去。

      待得临近,发觉一块岩石上,一共有两个人,站着的一个正在招呼自己,另一个却坐在石上,一动不动。

      贺老大凝足自力,才看清招呼自己的正是吊眼塌鼻青年,但坐在大石上的,也是一个吊眼塌鼻青年!

      两人面貌相同,连衣着也一模一样,心头不禁一怔,还没开口!

      那站着的吊眼塌鼻青年忽然摇头晃脑嘻的笑道:“小老儿叫你们到这里来,没有错吧?

      我已经把他带出来了。”

      贺老大听他口气,正是黑衣老头天地一卜的声音,不由喜道:“原来你老人家……。”

      天地一卜摇摇手道:“时间无多,我要是不赶回去,你们两个休想跑得出百里之外,何况还有一件事儿要两位代劳。”

      贺老大道:“老人家有事但请吩咐。”

      天地一卜从身边取出一个纸包,遇到贺老大手上,说道:“这是明砻,用水替他洗脸,就可恢复本来面目,但他本来面目,目前还不直恢复……”

      他又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小木盒,续道:“这是易容药丸,你们替他洗去巫婆子的易容药膏,就得再涂上找师傅的易容药膏,这一点很重要,千万不可疏忽。”

      贺老大接过明若,又接过小木盒。

      天地一卜又从怀中取出一个铁球,郑重交到贺老大手上,附耳道:“这是中飞龙的盘龙剑,你要藏好了,等小伙子神志恢复了,再一并交给他。”

      贺老大手上接过沉甸甸的铁球,迟疑到:“老人家,他是中了巫婆子的迷心术……”

      天地一卜不待他说完,接口道:“这个我早已知道,所以要劳两位替我去走一趟,暗,哈,我已经写在上面了,你问两个依柬行事就成,我还要回去,没时间多说了。”

      说着又递过一张招得小小的字笺,回身拍拍吊眼塌界青年的肩膀,笑道:“小伙子,这两个人,就是天地一卜的朋友,你不是有许多事儿,想不起来?哈,只要找到天地一卜,就会告诉你了。”

      贺氏兄弟听得大奇,他自己不就是天地一卜吗?怎说还要去找天地一卜?

      吊眼塌鼻青年茫然道:“天地一卜,他……他在哪里?”

      天地一卜笑道:“这两个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59-955.html - 2018-05-14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四周了无人迹,两匹健马踏破荒野的寂静,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领头的马鞍上,是个青衫飘飘的年轻书生,落后那匹枣红马上,则是个身形彪悍的魁梧汉子。二人旷野中勒住马,魁梧汉子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来这里做甚?”  ... - 2018-06-08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第四章 困兽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铅帐低空中,夜幕在眼中层层翻涌,热风在耳边呜呜轰鸣。这片不过十几丛低矮荆棘林中,却有数点幽幽绿火忽左忽右闪动着,那正是狼群慑人的眼光。  红琴听人说起过,沙漠中的狼群极有耐性,后力绵长,若是在开阔地带遇见猎物,绝不贸然扑上,而是呼集同伴... - 2018-06-20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八章 悟魅青霜(1)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本以为两人又要斗嘴,乐得观战,但听香公子出口不善,远非平日据理力辩之态,心知不妙,看他神色阴沉,满脸焦躁,发掌力道十足,知道这蛰居不出的生活已令他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即将爆发。  斗千金亦不动气,斜睨香公子一眼:“老夫知道你呆得气闷... - 2018-06-14
  • 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顾凌云,二十一岁,金陵府东北三十里紫心山凌云寨寨主,排名炎阳道座下五大护法之二。  身世:其父顾相明,昔日江南第一剑客,与江南刀法大家陈问风合称为解刀问风、剖胆相明的江南双侠,久负盛名。其母杜秀真,天山派掌门许太华末弟子。顾氏夫妇原隐居... - 2018-06-17
  • 第八十四章 你的居所何等可爱_圣经
  • 84:1万军之耶和华啊,你的居所何等可爱!84:2我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吁(或作“欢呼”)。84:3万军之耶和华,我的王、我的神啊,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着房屋,燕子为自己找着抱雏之窝。84:4如此住在你殿... - 2017-08-23
  • 第八章 悟魅青霜(2)_山河_故事大全
  •   南宫静扉哪知许惊弦紊乱的心思,瞧他双目发直,魂游天外的模样,还道“惜君欢”药效即将发作,心头暗喜,口中更是滔滔不绝:“五年前少堂主参透了青霜令,随即远赴塞外寻宝,临行前他似是有所感应,只怕不能安然回来,便将青霜令交给了我,特意嘱咐我须得... - 2018-06-14
  • 第四章 暗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幽暗的大堂上,司狱官翻看着卷宗,同时打量着阶下的囚犯,淡淡道:“原来还是个读书人。本官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人犯!还是那种终生服苦役的死囚犯。本官严骆望,忝为此地司狱,便是朝廷和皇上的代表。你们在本官和众差役面... - 2018-06-12
  • 第四章 比酒更冽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下个月十七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是师父一周年忌日。  更重要的不是我父亲的忌日,而是血雨门新任掌门即位的日子。方念儿一拢从鬓边落下的一缕秀发,轻轻笑道。  看着方念儿漠然的态度,胡狂歌忽觉得她很陌生,他想不透为何待自己如慈父般的方过雨... - 2018-06-16
  • 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 - 2018-06-14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四章 夜搏苍猊(1)_山河_故事大全
  •   多吉大奇,忍不住插嘴:“原来白玛有父亲?”  “‘难道你以为她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达娃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那时,我与堂使在山头上发现,山坳中有一群不明身份正在追杀一个怀抱孩子的青衣汉子,他就是白玛的父亲,而怀中的白玛不过三四岁,那群... - 2018-06-14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鹅太太当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鹅先生和鹅太太有三个孩子,它们一起住在河边的草窝里。  有一天,鹅太太大声地宣布说,从今天开始,这个家由我来当,我保证让你们生活得幸福快乐。鹅先生起先还不答应,但是它看到鹅太太歪着脖子瞅自已,就说,那好吧,我还乐得逍遥呢,说完鹅先生就大... - 2018-06-12
  • 老虎兄弟学种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伐木工一抡斧头,动物们就失去一片家园;猎人一扣扳机,老虎就少了一顿美餐。老虎兄弟面临着家园的日趋缩小和食物的严重缺乏,处境一天不如一天。  严冬来临,老虎兄弟沿着雪地上的脚印,捕获到最后一顿美餐—山林里的最后一只兔子。面对这最后一顿美餐... - 2018-06-12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小老鼠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老鼠米米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它拖着一条残肢艰难地爬行着,这时,一只肥硕的老鼠大大从它的身旁经过,大大问米米怎么了,米米说,昨天,它偷油的时候不小心从油缸上摔下来,跌伤了。大大递给米米一把稻谷说,这两天你就安心地养伤罢,我会经常来看你... - 2018-06-12
  • 我的爱和性被时尚误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二的时候,我恋爱了,我的男友丁祖,是比我大6岁的师兄,当时已经毕业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我们是老乡,毕业于家乡的同一所中学,父母辗转托他照顾我。他很尽责,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关心我,在我想家的时候安慰我。当我渐渐熟悉了大学生活,并且如鱼得水... - 2018-06-10
  • 第一章 示警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齐小山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追猎的狼,虽然早已精疲力竭,却还是得拼命地奔逃。这一路上他像狐狸一样设下了七八处迷魂阵,但追踪他的都是些顶尖的猎人,他们轻易就识破了齐小山的伎俩,逐渐逼近,离他不足半里之遥,这已经是一个无法逃脱的距离。  快了快...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