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再易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忙道:“老二,快拦住她!”

      贺老二道:“放心,她走不了的。”

      呼的一刀,直奔宫装少女后腰。

      宫装少女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左掌斜拍,推开贺老二执刀右腕,右足飞起,朝他股上踢去。

      贺老二身如旋风,急闪开去。

      贺老大也已赶到.挥刀就砍,他杀机已动,手上披风刀一刀紧过一刀,尽都朝宫装少女要害招呼。

      陇有双刀这一联上手,威势顿时大盛!

      宫装少女面露焦急,但依然没有拔剑,只是朝横里移开两步,身法奇泥,轻灵无比的从两人刀光中闪出,低声喝道:“你们再不住手,真要惊动堂上的人?”

      贺老大不知她使的是南魔独门“七星身法”,心中大吃一惊,暗道:“这女子武功不在自己两人之下!”

      心念方动,耳听宫装少女这般说法,不禁大奇,急忙收住刀势,一面喝道:“老二位手!”

      贺老二道:“老大别上她的当!”

      宫装少女敛手站在树下,冷笑道:“凭你们两人,只怕还拦不住我,我是有话问你们!”

      贺老大打量着她,心中大是疑惑,问道:“姑娘有话请说。”

      宫装少女道:“我先想知道你们是不是为那个青年来的!”

      贺老大知道已无可掩瞒,索性点点头道:“姑娘猜得不错,在下兄弟,确是为了此人而来。”

      宫装少女问道:“你们是他朋友?他到底是什么人?”

      贺老大摇摇头道:“在下只是受人之托,和他并不相识,好像是叫赵南珩……”

      宫装少女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道:“果然是他!”接着抬目道:“你们打算救他出去?但凭你们是救不了他的,你们还是赶快走吧,别把命陪在这里了!”

      说完,转身飞驰而去。

      陇右双刀怔怔地目送她身形在迷蒙夜色下,逐渐消失!

      贺老二道:“老大,她这是什么意思?”

      贺老大攒眉道:“她可能和那姓赵的相识,唉,话是不错,但咱们来时,原不打算活着回去,还有什么可怕的?咱们好歹也得把姓赵的青年救出去,才对得起翟老人家。”

      “那不是白白送死,连一点名堂也没有?”

      贺老大佛然道:“老二,你怎能如此说法,咱们两条命都是翟老人家救的,他临终交代之事,咱们岂能中途而废?”

      贺老二愕然道:“老大,我没说什么呀!”

      贺老大道:“方才明明是你说的,说了还赖?”

      贺老二急道:“我真的没说什么。”

      贺老大回头道:“这就奇了,我明明听到有人说话。”

      “一点也不错,那是我说的,嘻嘻!”

      贺老大,贺老二同时一惊,霍地分开,循声望去。

      只见一颗矮树底下蹲着一个乱发蓬松的黑衣老头,这时打着呵欠,缓缓直起腰来!

      贺老大一手紧握刀柄,喝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老头耸耸肩,赶忙抱拳,道:“两位是大英雄,小老地久仰得很。”

      贺老二粗声道:“老大问你是谁?”

      黑衣老头一对鼠目,滚动了一下,低声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两位快跟我来。”

      说完,招招手,朝右侧山脚走去。

      贺老大瞧他行动鬼祟,心头暗暗滋疑,沉声道:“你要咱们到哪里去?”

      黑衣老头用手朝前面指了指,低声道:“就在前面。”

      边说边跑,脚下梯梯他他的低头疾走。

      陇有双刀跟在他身后,不知不觉的施展出轻功,才差可跟上。

      一会工夫,已翻出一重山岭,黑衣老人突然停步,回头笑道:“好了,好了,咱们出了巡山坳,说话就方便得多,小老儿叫天地一卜,咳,这名字两位只怕没听说过,但小老地可以告诉两位,我就是赵小伙子的朋友,两位这可明白了吧?”

      贺老大想起方才吊眼塌鼻青年曾把南魔当作天地一卜老哥,那么这老头真是吊眼塌鼻青年的朋友了!

      只是瞧他一付鬼鬼祟祟的模样,狠琐得令人生厌,除了脚下跑得不慢,也不像是个身怀武功之士。目光打里着黑衣老头,一面说道:“朋友要在下兄弟前来,可有什么见教?”

      黑衣老头缩缩头笑道:“小老儿和两位一样,还不是为了想救小伙子?”

      贺老二忍不注道:“时光不早,朋友有话快说。”

      黑衣老头奇道:“什么,你们还想回巡山拗去?”

      贺老二怒声道:“咱们兄弟好不容易遇上熟人,才打听出姓赵的下落,不回去,如何救人?”

      黑衣老头道:“那丫头不是叫你们快走?别呆在鹿窟里送死,我老头也是这个意思,才把你们引来,好替我作个接应,现在两位赶快上路吧!”

      贺老大半信半疑的道:“朋友要咱们如何接应?”

      黑衣老头抬头望望天色,道:“你们赶到黄荆岭下等我就好。”

      贺老二还待再问,黑衣老头催道:“好了,咱们分头行事,两位得赶紧去了!”

      话声才落,陇有双刀只觉人影一晃,站在面前的黑衣老人顿失所在!

      贺老二眨眨眼睛,吃惊道:“老大,咱们遇上鬼了!”

      贺老大心里有数,自己兄弟分明遇上了高人!这看不起的黑衣老头竟是位有大本事的人,当下忙道:“老二不可胡说:这位老人家是绝世高人,咱们赶快去吧,听他吩咐,不会有错。”

      两人不再说话,施展轻功,一路朝西奔去。赶到黄荆岭,已快近五更天了,这时候月落星稀,山林间一片黝黑,两人停住身,正待找个地方憩足。

      忽听远处有人说道:“两位才来?”

      贺老大急忙转身瞧去,只见山脚下正有一个黑影,朝自己两人招手!

      贺老二低声道:“老大,这人口音好像是天地一卜。”

      贺老大来不及和老二说话,当先朝前走去。

      待得临近,发觉一块岩石上,一共有两个人,站着的一个正在招呼自己,另一个却坐在石上,一动不动。

      贺老大凝足自力,才看清招呼自己的正是吊眼塌鼻青年,但坐在大石上的,也是一个吊眼塌鼻青年!

      两人面貌相同,连衣着也一模一样,心头不禁一怔,还没开口!

      那站着的吊眼塌鼻青年忽然摇头晃脑嘻的笑道:“小老儿叫你们到这里来,没有错吧?

      我已经把他带出来了。”

      贺老大听他口气,正是黑衣老头天地一卜的声音,不由喜道:“原来你老人家……。”

      天地一卜摇摇手道:“时间无多,我要是不赶回去,你们两个休想跑得出百里之外,何况还有一件事儿要两位代劳。”

      贺老大道:“老人家有事但请吩咐。”

      天地一卜从身边取出一个纸包,遇到贺老大手上,说道:“这是明砻,用水替他洗脸,就可恢复本来面目,但他本来面目,目前还不直恢复……”

      他又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小木盒,续道:“这是易容药丸,你们替他洗去巫婆子的易容药膏,就得再涂上找师傅的易容药膏,这一点很重要,千万不可疏忽。”

      贺老大接过明若,又接过小木盒。

      天地一卜又从怀中取出一个铁球,郑重交到贺老大手上,附耳道:“这是中飞龙的盘龙剑,你要藏好了,等小伙子神志恢复了,再一并交给他。”

      贺老大手上接过沉甸甸的铁球,迟疑到:“老人家,他是中了巫婆子的迷心术……”

      天地一卜不待他说完,接口道:“这个我早已知道,所以要劳两位替我去走一趟,暗,哈,我已经写在上面了,你问两个依柬行事就成,我还要回去,没时间多说了。”

      说着又递过一张招得小小的字笺,回身拍拍吊眼塌界青年的肩膀,笑道:“小伙子,这两个人,就是天地一卜的朋友,你不是有许多事儿,想不起来?哈,只要找到天地一卜,就会告诉你了。”

      贺氏兄弟听得大奇,他自己不就是天地一卜吗?怎说还要去找天地一卜?

      吊眼塌鼻青年茫然道:“天地一卜,他……他在哪里?”

      天地一卜笑道:“这两个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59-955.html - 2018-05-14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八十四章 你的居所何等可爱_圣经
  • 84:1万军之耶和华啊,你的居所何等可爱!84:2我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吁(或作“欢呼”)。84:3万军之耶和华,我的王、我的神啊,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着房屋,燕子为自己找着抱雏之窝。84:4如此住在你殿... - 2017-08-23
  • 第八十六章 举头飞鸽岂无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吊眼塌鼻青年目光落到小木盒上,突然一把夺过,大声道:“这是我的东西!”一面把姜黄色药丸,在掌心搓了援,就朝面上涂去。  贺老大见他动作熟练,心中暗暗奇怪。  吊眼塌鼻青年在这瞬息工夫,果然变成一个脸色姜黄的汉子,虽然脸型轮廓未改,但已经... - 2018-05-14
  • 第八十五章 破壁腾空假作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春兰不敢抬头,但在情急之下,蓦地想起那枚大铜钱来,记得夫人说过,凭那枚大铜钱,武林中就没人意得起它,这就说道:“那人好像就是几个月前上一线谷去,身上挂着一枚大铜钱的那人,夫人还说过,天下武林,没有人惹得起他。”  慕容夫人眼睛一亮,忙道... - 2018-05-14
  • 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 - 2018-05-14
  • 第八十二章 道旁画戟拥朱轮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但是已经迟了!  黑衣老头右臂往胁下一换,紧紧挨住剑身,左手轻轻拍了一下劲装青年肩膀,例嘴笑道:“小哥,你已经刺了我三剑啦,我知道你是赵小伙子的朋友,才没还手呢,你替我安静一点,咱们斯斯文文的谈上几句。”  劲装青年用力一抽,没把长剑抽... - 2018-05-14
  • 第八十七章 神龙一现亦奇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冷面秀士秦紫贵点点头道:“你是四方教四位护法香主之一,难怪敢在本帮主面前,这般放肆!”右手一扬,突然朝任宗秀肩头抓去,口中说道:“这里没有你们四方教的事,还不让开?”  任宗秀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抓来,而且来势如此之快,右肩几乎立被抓... - 2018-05-14
  • 第八十九章 遁迹荒溪骨末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怕他夺刀,右手直竖的单刀随着身形向后一偏,还没来得及发招,只觉左腕一紧,已被黑衣怪人右手扣住了脉门,同时对方左手却朝自己执刀右手抓来。  贺老大心头大惊,百忙之中一面运气护穴,右手一送,直竖的刀锋,已迎着怪人抓来左手推出。  黑衣... - 2018-05-14
  • 第八十四回 爱之弥深 恨之弥切_江湖奇英
  •   随着这二声轻轻的叹息,岷山驿道旁,闪出两个纤瘦的女子,一个约四十余岁,一个年约双十,正是崔氏母女。  只见崔夫人缓缓轻吁一口气,道:“我们总算摆脱她了,但看商姑娘刚才那种情形,她一定非常痛苦……”  崔晴雯幽幽地道:“娘,你为什么总替人... - 2017-11-13
  • 第八十一章 泄露行藏语未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南世候和翟天成打到五六十招以上,施展“七星身法”配合“千佛指”,连续抢攻之下,试出对方不但不会“迥龙身法”,而且连“千佛指”也不如自己远甚,心中顿前杀机。  他武功原要胜过翟天成甚多:虽然他不肯食言,使的仍是“千佛指法”,但这一放手... - 2018-05-14
  • 第九十四章 别有居心作大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和鬼手仙翁点头还礼,说了声:“夫人好说!”  慕容夫人却颔笑起立,道:“咱们老爷子不克亲来,妹子来了,也是一样。”  罗髻夫人抬手道:“三姐快请坐下。”  说完目光缓缓朝殿下紫席掠来,对天地一卜等四人,似乎特别注意了一下,又抬目朝... - 2018-05-14
  • 第八十八章 远向深溪问石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蛇蝎夫人在两人动手之初,早已身如电射,夕阳之下宛如一道绿线,比殒星还快,一闪而逝,随着吊眼塌鼻青年身后追去!  冷面秀士秦紫资瞧得心头一急,大喝一声,道:“老四,别和他纠缠了,快追!”  挥动右臂,打出一记拳风,直向两人之间撞击过去。 ... - 2018-05-14
  • 第八十章 一老堂堂不含糊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灰衣老人目中精芒闪动,回头道:“不错,你方才使的就是千佛指,你想想看,这套指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吊眼塌鼻青年似乎经过一阵思索,忽然目光徐徐落在巫婆子身上,木然道:“是娘教我的。”  巫婆子鸠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冷冷的道:“如何?我儿子... - 2018-05-13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四章 四笑于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坟墓机关喀喀响过数声后,墓门缓缓开启。却有二个人已然立在其中,神情俱是倨傲无比。仿佛他们不是刚刚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而是踏上了金峦宝殿!  左首那人面黑如墨,身形高大,看不出有多大年龄,只是眼露凶光,一脸狡狠,一看便不象是中原人氏。也不... - 2018-07-10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八章 宿敌初逢_绝顶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并不高大,相貌亦比小弦想象中远为年轻,近五十的年纪瞧起来不过三十许人。最奇特的是他那头不见一丝杂质、极有金属质感的乌发,仿若绸缎;那透着莹玉神采的肌肤,被身后将军厅黑色的墙壁所衬,更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小弦略带好奇地望着明将... - 2018-06-30
  • 第八章 乌羽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出城时东方将晓,雨势却依然未竭,便如天威震怒,定要将数日积下的尘垢,一并洗得干干净净。他刚一踏出地道,便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恍惚中感觉路儿将他背在背上。  五年前,他负着她下华山,而今她负着他出京城,他们一生的起起伏伏,想来... - 2018-07-11
  • 第八章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  弘藏禅师的语气毫无转寰之处,罗彻敏紧抿着嘴,眼睛转来转去。  来之前王妃是怎么交待的?唐瑁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我罗彻敏刚说了一个字,就心虚得没了下文。  在明天到校场阅兵前,你一定得当着昨晚在场人的面,向... - 2018-07-15
  • 第二十四章 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这是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我听着有关这个商人的故事,喝完了我所备用的最后一滴水。  “啊!”我对小王子说,“你回忆的这些故事真美。可是,我还没有修好我的飞机。我没有喝的了,假如我能悠哉游哉地走到水泉边去,我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 - 2018-03-26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三十四章 罗彻敏耳边风声骤然猛厉起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一个黑点从对岸云霞般的光彩中现出,愈变愈大。罗彻敏耳边风声骤然猛厉起来。  王上!诸将惊呼,象刹那间空中有一只孔雀张开了银色的尾翼,剑光涨开,挥挥洒洒地铺了满空。一根、两根、三根,折断的箭簇落下来,发出雹子似地脆响声。  怕不怕?罗彻敏... - 2018-07-16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五十四章 独具机心欠隐藏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但就在这微一分神之间,只听十住大师大喝一声:“妖妇哪里走?”  身形疾上,挥手一掌,劈面打去!  “砰”!掌风撞上石门,发出一声大震。  蛇蝎夫人和她身边两个女童,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孟守乾叹息道:“此女来去如风,一身轻功,已达化境,... - 2018-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