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楼上多娇艳,当窗并三五。

      争弄游春陌,相邀开绣户。

      转态结红裾,含娇入翠羽。

      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一坛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一套织金重绢衣服,写吴月娘名字,送与李瓶儿做生日。李瓶儿才起来梳妆,叫了玳安儿到卧房里,说道:“前日打搅你大娘,今日又教你大娘费心送礼来。”玳安道:“娘多上覆,爹也上覆二娘,不多些微礼,送二娘赏人。”李瓶儿一面分付迎春罢四盘茶食管待玳安。临出门与二钱银子、一方闪色手帕:“到家多上覆你家列位娘,我这里就使老冯拿帖儿来请。好歹明日都要光降走走。”玳安磕头出门,两个抬盒子的与一百文钱。李瓶儿随即使老冯拿着五个柬帖儿,十五日请月娘和李娇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又捎了一个帖儿,暗暗请西门庆那日晚夕赴席。

      月娘到次日,留下孙雪娥看家,同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四顶轿子出门,都穿着妆花锦绣衣服,来兴、来安、玳安、画童四个小厮跟随着,竟到狮子街灯市李瓶儿新买的房子里来。这房子门面四间,到底三层:临街是楼;仪门内两边厢房,三间客坐,一间梢间;过道穿进去,第三层三间卧房,一间厨房。后边落地紧靠着乔皇亲花园。李瓶儿知月娘众人来看灯,临街楼上设放围屏桌席,悬挂许多花灯。

      先迎接到客位内,见毕礼数,次让入后边明间内待茶,不必细说。到午间,客位内设四张桌席,叫了两个唱的--董娇儿、韩金钏儿,弹唱饮酒。前边楼上设着细巧添换酒席,又请月娘众人登楼看灯玩耍。楼檐前挂着湘帘,悬着灯彩。吴月娘穿着大红妆花通袖袄儿,娇绿段裙,貂鼠皮袄。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都是白绫袄儿,蓝段裙。李娇儿是沉香色遍地金比甲,孟玉楼是绿遍地金比甲,潘金莲是大红遍地金比甲,头上珠翠堆盈,凤钗半卸。俱搭伏定楼窗观看。那灯市中人烟凑集,十分热闹。当街搭数十座灯架,四下围列诸般买卖,玩灯男女,花红柳绿,车马轰雷。但见:

      山石穿双龙戏水,云霞映独鹤朝天。金屏灯、玉楼灯见一片珠玑;荷花灯、芙蓉灯散千围锦绣。绣球灯皎皎洁洁,雪花灯拂拂纷纷。秀才灯揖让进止,存孔孟之遗风;媳妇灯容德温柔,效孟姜之节操。和尚灯月明与柳翠相连,判官灯锺馗共小妹并坐。师婆灯挥羽扇假降邪神,刘海灯背金蟾戏吞至宝。骆驼灯、青狮灯驮无价之奇珍;猿猴灯、白象灯进连城之秘宝。七手八脚螃蟹灯倒戏清波,巨大口髯鲇鱼灯平吞绿藻。银蛾斗彩,雪柳争辉。鱼龙沙戏,七真五老献丹书;吊挂流苏,九夷八蛮来进宝。村里社鼓,队队喧阗;百戏货郎,桩桩斗巧。转灯儿一来一往,吊灯儿或仰或垂。琉璃瓶映美女奇花,云母障并瀛州阆苑。王孙争看小栏下,蹴鞠齐云;仕女相携高楼上,娇娆炫色。卦肆云集,相[巾莫]星罗:讲新春造化如何,定一世荣枯有准。又有那站高坡打谈的,词曲杨恭;到看这扇响钹游脚僧,演说三藏。卖元宵的高堆果馅,粘梅花的齐插枯枝。剪春娥,鬓边斜插闹东风;祷凉钗,头上飞金光耀日。围屏画石崇之锦帐,珠帘绘梅月之双清。虽然览不尽鳌山景,也应丰登快活年。

      月娘看了一回,见楼下人乱,就和李娇儿各归席上吃酒去了。惟有潘金莲、孟玉楼同两个唱的,只顾搭伏着楼窗子望下观看。那潘金莲一径把白绫袄袖子儿搂着,显他那遍地金掏袖儿,露出那十指春葱来,带着六个金马镫戒指儿,探着半截身子,口中磕瓜子儿,把磕的瓜子皮儿都吐落在人身上,和玉楼两个嘻笑不止。一回指道:“大姐姐,你来看,那家房檐下挂的两盏绣球灯,一来一往,滚上滚下,倒好看。”一回又道:“二姐姐,你来看,这对门架子上,挑着一盏大鱼灯,下面还有许多小鱼鳖蟹儿,跟着他倒好耍子。”一回又叫:“三姐姐,你看,这首里这个婆儿灯,那个老儿灯。”正看着,忽然一阵风来,把个婆儿灯下半截割了一个大窟窿。妇人看见,笑个不了,引惹的那楼下看灯的人,挨肩擦背,仰望上瞧,通挤匝不开,都压[足罗][足罗]儿。内中有几个浮浪子弟,直指着谈论。一个说道:“一定是那公侯府里出来的宅眷。”一个又猜:“是贵戚王孙家艳妾,来此看灯。不然如何内家妆束?”又一个说道:“莫不是院中小娘儿?是那大人家叫来这里看灯弹唱。”又一个走过来说道:“只我认的,你们都猜不着。这两个妇人,也不是小可人家的,他是阎罗大王的妻,五道将军的妾,是咱县门前开生药铺、放官吏债西门大官人的妇女。你惹他怎的?想必跟他大娘来这里看灯。这个穿绿遍地金比甲的,我不认的。那穿大红遍地金比甲儿,上戴着个翠面花儿的,倒好似卖炊饼武大郎的娘子。大郎因为在王婆茶坊内捉奸,被大官人踢死了。把他娶在家里做妾。后次他小叔武松告状,误打死了皂隶李外傅,被大官人垫发充军去了。如今一二年不见出来,落的这等标致了。”正说着,吴月娘见楼下围的人多了,叫了金莲、玉楼席坐下,听着两个粉头弹唱灯词,饮酒。

      坐了一回,月娘要起身,说道:“酒勾了,我和二娘先行一步,留下他姊妹两个再坐一回儿,以尽二娘之情。今日他爹不在家,家里无人,光丢着些丫头们,我不放心。”这李瓶儿那里肯放,说道:“好大娘,奴没尽心也是的。今日大节间,灯儿也没点,饭儿也没上,就要家去,就是西门爹不在家中,还有他姑娘们哩,怕怎的?待月色上来,奴送四位娘去。”月娘道:“二娘,不是这等说。我又不大十分用酒,留下他姊妹两个,就同我一般。”李瓶儿道:“大娘不用,二娘也不吃一锺,也没这个道理。想奴前日在大娘府上,那等锺锺不辞,众位娘竟不肯饶我。今日来到奴这湫窄之处,虽无甚物供献,也尽奴一点劳心。”于是拿大银锺递与李娇儿,说道:“二娘好歹吃一杯儿。大娘,奴不敢奉大杯,只奉小杯儿罢。”于是满斟递与月娘。两个唱的,月娘每人与他二钱银子。待的李娇儿吃过酒,月娘就起身,又嘱咐玉楼、金莲道:“我两个先去,就使小厮拿灯笼来接你们,也就来罢。家里没人。”玉楼应诺。李瓶儿送月娘、李娇儿到门首,上轿去了。归到楼上,陪玉楼、金莲饮酒,看看天晚,楼上点起灯来,两个唱的弹唱饮酒,不在话下。却说西门庆那日同应伯爵、谢希大两个,家中吃了饭,同往灯市里游玩。到了狮子街东口,西门庆因为月娘众人都在李瓶儿家吃酒,恐怕他两个看见,就不往西街去看大灯,只到卖纱灯的跟前就回了。不想转过湾来,撞遇孙寡嘴、祝实念,唱喏说道:“连日不会哥,心中渴想。”见了应伯爵、谢希大骂道:“你两个天杀的好人儿,你来和哥游玩,就不说叫俺一声儿!”西门庆道:“祝兄弟,你错怪了他两个,刚才也是路上相遇。”祝实念道:“如今看了灯往那里去?”西门庆道:“同众位兄弟到大酒楼上吃三杯儿,不是也请众兄弟家去,今日房下们都往人家吃酒去了。”祝实念道:“比是哥请俺每到酒楼上,何不往里边望望李桂姐去?只当大节间拜拜年,去混他混。前日俺两个在他家,他望着俺们好不哭哩!说他从腊里不好到如今,大官人通影边儿不进去看他看。哥今日倒闲,俺们情愿相伴哥进去走走。”西门庆因记挂晚夕李瓶儿有约,故推辞道:“今日我还有小事,明日去罢。” 

      怎禁这伙人死拖活拽,于是同进院中去。正是:

      柳底花阴压路尘,一回游赏一回新。

      不知买尽长安笑,活得苍生几户贫?

      西门庆同众人到了李家,桂卿正打扮着在门首站立,一面迎接入中堂相见了。祝实念就高叫道:“快请三妈出来!还亏俺众人,今日请的大官人来了。”少顷,老虔婆扶拐而出,与西门庆见礼毕,说道:“老身又不曾怠慢了姐夫,如何一向不进来看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245-988.html - 2018-10-04
  • 第十八章 十五王“学习”入军机 乾隆帝政暇戏寒温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沙漠瀚海道路难行,饶是用的“八百里加紧”,马廖胡三人的联名奏章也用了二十五天才递到北京,当日军机处是刘墉当值,一看火漆印封,立命“备轿,去圆明园”,恰新票拟的贵州学政刘保琪进来陛辞,二人便同乘一轿赶往双闸口递牌子。一头说闲话等候,便见太... - 2019-02-01
  • 第十五回 假哭灵乞儿得恩主 真狠毒君王杀豪杰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杨名时一气之下,摔了顶戴、拂袖而去,离开了贡院。可是,刚一出门他就愣住了、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件事,就是他要上哪儿去?申冤要找谁申,告状要上哪儿告?他看看天色,已经是起更时分了。现在去见皇上?不行!官门已经下锁,他是没有办法进去的;去六部或... - 2018-12-16
  • 第十五回 孤独的孩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两日前,也就是云行天突围而出的那日,得到了令狐军中有变的报告,他正在猜测,却收到了赢雁飞的飞鸽传书,令他不必再留在原营地,雁脊关中的人无需再理会,径移师至令狐军大营侧,如令狐锋问他借粮,可一次略给些,不得多于百石。杨放略一思想,又得... - 2018-09-25
  • 第三十五回 血战阴洞_风魔剑客
  •   为了将军夫人也要随行,她又是赶了这么长的路来,众人把行期推迟了一天。  清早,达娜来叫梅奇,将军夫人有请。  梅奇随她来到花台前,夫人正坐在那儿。  他实在想不透,将军夫人远巴巴跑来的理由之一,就是要和他说几句话。  昨晚上官莹冰趁没有... - 2017-12-06
  • 第六十五回 时迁火烧翠云楼 吴用智取大名府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吴用对宋江道:“令日幸喜得兄长无事,又得安太医在寨中看视贵疾,此是梁山泊万千之幸。比及兄长卧病之时,小生累累使人去大名探听消息,梁中书昼夜忧惊,只恐俺军马临城。又使人直往大名城里城外井处遍... - 2017-12-31
  • 第二十五回 逢凶化吉_风魔剑客
  •   上官莹冰和花素秋先后醒来,觉得身体受到震动,隔了一会才弄清楚,她们被点了穴道。  用棕绳牢牢捆住,扔在马车厢里。  车厢里还有邓彪、戴虎、季国忠,他们五人无一漏网。  此外,还有个不认识的人,上官莹冰猜想,准是那个与季国忠接头传话的人。... - 2017-12-05
  • 第十五回 孤胆英雄_风魔剑客
  •   遂昌县府是个山区县。境内山多,其中以九尼山为最高最险。  梅奇与孟老儿是在天黑以后才进城的。  这样做是为了避敌人耳目。  从安徽青阳一路下来,才听说龙虎宫于今年元门六日开宗立派,自称武林之尊,荫庇天下弱小门派。  他们敢这样做,自然是... - 2017-12-05
  • 第五回 棲云庵步月访佳人_飞花艳想
  •   诗曰:  世间何事最难禁?才色相逢意便深。  在昔文王歌窈窕,至今司马露琴心。  千秋佳话非虚业,百载良缘实素襟。  拙鸠空有争巢力,那得鸳鸯度绣针。  话说柳友梅自那日游湖遇见二美人之后,心下十分想慕,甚至废寝忘食。到了次日,先打发抱... - 2014-01-12
  • 第七十五回 百草益元 以臂代首_江湖奇英
  •   语声飞快说完,身形一晃,已退出场外。  宋岳目注手中十余粒红红的药丸,心中一阵激动,暗忖道:“原来是武林三老,‘百草益元丸’虽非绝世灵药,但也是极难得的调元圣品,常人要讨一粒都难,如今十余粒竟倾赠自己……这实在是却之不恭,受了有愧,同时... - 2017-11-09
  • 第十五回 深入虎穴_鬼都魔影
  •   古山紫等人一路上并未遇到麻烦。  他们就在一座山梁下的谷地里歇宿,那儿住着户人家。  今日一早,他们等镖车下山。  为防止中途出事,古山紫和骆天杰又上了山,但一直听不见镖车喧闹的声音,他们便沿路而下,越是接近山脚,越是感到奇怪。无论如何... - 2017-11-10
  • 第六十五回 地星落地 天星远扬_江湖奇英
  •   宋岳想起中这种歹毒掌伤,只有七天寿命,计算之下,心中一颤,今天正好是第七天,忙截住商梧语声道:“商大侠,你伤势严重,宋岳立刻再跑一趟‘百花谷’!”  商梧一闻此言,倏然伸手拉住宋岳衣袖,颤声道:“少侠,时间太晚,没有用了,老朽觉得大限已... - 2017-11-06
  • 第五十五回 阴错阳差 恋情复炽_江湖奇英
  •   宋岳此刻脑中一片浑然,他怎想得起那房中正是艾袭凤……  但尽力发泄欲念,摧残艾袭凤的“红灯教主”更料不到“笑面罗刹”唱对台戏,唱出了手病,发生了这种意外的巨大变化!  这恶魔此刻只是享受着处女的芳香,限见艾袭凤倏而娇啼,倏而婉转迎合,他... - 2017-11-04
  • 第二十五回 毒谋败露 激战峨眉_江湖奇英
  •   宋岳夜闯金顶,潜入峨眉派重地——“藏经楼”正堂,在神案前默默祷告毕,正欲伸手取下神案上的“剑谱”翻阅,陡闻梁上“吱”的一声,心中微惊,倏地转目一瞥,原来是只老鼠!  只见那只老鼠似在寻食,沿墙跳落神桌,横窜奔跑,岂知它跑过“剑谱”时,以... - 2017-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