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周子厚怎么也想不到来人身手竟有这般高法_东风传奇

  •   他——正是秦家堡老堡主双环无敌门下首徒周子厚,一掌交接,他怎么也想不到来人身手竟有这般高法。

      一时间,不禁微微一怔,目注对方,喝道:

      “阁下有胆夜闯秦家堡,怎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原来刚才和他对了一掌的,竟然是个矮胖的蒙面人。

      就在他话声未落,从秦家堡南首,相继飞起三四道人影,越过环堡小河,扑上围墙。

      秦家堡内也立即有几条人影迎着截住,双方不发一言,就动上了手。

      周子厚是秦家堡掌门大弟子,他眼看今晚强敌压境,来人身手之高,几乎无一不是高手,心中一动就有了谱儿。他暗道:

      “这些人莫非会是少林寺的人?他们白天藉送还二位师弟为名,觑伺堡中虚实今晚再次入堡,那是认为他们的方丈被困在这里了!”

      对面矮胖蒙面人低沉的喝道:

      “秦家堡闯不得吗?”呼地一掌直劈过来。

      周子厚喝了声:

      “来得好!”

      右掌划着弧形,朝前推出。

      这一记他因对方第一掌上掌力极强,因此出手就使了九成功力,但等到双方掌势交接居然平分秋色,各不相让。

      矮胖蒙面人右掌未收,左手突然化拳,再次直捣过来。

      周子厚试出对方功力几乎和自己只在伯仲之间,心头为之一宽,(方才对方上屋之际,感觉上,对方功力似乎高过自己甚多),口中嘿了一声,左手一圈,紧接着朝前推出。

      双方这回同时以快打快,互相抢攻,瞬息之间,就打了十几个照面。

      周子厚是双环无敌秦大钧的首徒,从师二十几年,对武当派武功,已有七八成火候,尤其乃师独门功夫双环手,更练得十分纯熟。

      他平日为人稳健,这回连番抢攻,把师门最得意的“双环手”绝艺,接二连三的施展出来,但对方尽以散手应敌,从头到尾,没见他使出成套的拳掌来,因此连对方究竟是何来历,也看不出来。

      不,对方虽在和自己连番抢攻,对自己凌厉攻势,都从容消解,似是毫不费力,可是攻出来的拳掌,却又正好和自己功力相仿佛,有时掌势稍重,等自己出手对架之时,好像又忽然减轻了许多。

      周子厚有此发现,心中不禁暗暗奇怪,接着暗中留心,连试了几次,果然如此,对方功力明明高过自己甚多,却偏要装出和自己只在伯仲之间,这到底为了什么?

      “缠斗?他为什么要缠住自己呢?”

      再看南首屋面上,闯入堡来的共是四个蒙面人,分别由四个师弟截着动手,双方正在激斗之中,但情形也和自己差不多,只是互相攻拒,分不出什么胜负来。

      从右侧飞入秦家堡的那条小巧人影,其实就是珠儿,她仗着高超的轻功和娇小的身躯,人又机警,是以秦家堡虽然到处都有岗哨,她依然如入无人之境,就算她从你身旁闪过,你也只当是眼花而已!

      何况这时她已从屋面落至地面,躲躲闪闪地走在回廊曲折、复道阴暗之中,更加难以发现她了。

      她一路凭着记忆,走近后进转角,口中发出地鼠吱吱的叫声。接着只听一排花丛间响起一声“妙呜”猫叫。

      珠儿心头一喜,急忙纵身跳过去,压低声音叫道:

      “大哥,你在那里?”

      暗影中有人应声道:

      “小妹,快过来,我在这里。”

      这人居然是刘子明。

      原来这是醉道人设计的,他要谷飞云乔装刘子明,要至远大师门下徒弟了得乔装吕子春,混入秦家堡来,目的是在侦查少林方丈究竟被囚禁在什么地方?

      谷飞云站起的人,等珠儿掠到迅即蹲了下去,低声道:

      “除了秦剑秋的书房,所有地方,我和了得师兄全搜遍了,没找到方丈大师的踪影。”

      珠儿道:

      “这怎么会呢?哦,二姐说,人可能藏在地下密室里,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地下密室?”

      “没有!”

      谷飞云微微摇头,续道:

      “秦家堡好像没有地下密室,只有厨房里有一座地窖,是堆放酒缸和杂物之处,并没有人。”

      珠儿偏头想了想,说道:

      “大哥,你说只有秦剑秋的书房没有去搜过,说不定方丈大师就被他囚禁在书房里,我们快走。”

      “不,我看不像。”

      谷飞云道:

      “如果方丈被囚在这里,束无忌、张少轩等人一定也会在这里,对不?现在,我们搜遍整个秦家堡,竟然不见束无忌、张少轩等人踪影,所以据我推测,方丈大师极有可能不会在这里的。”

      珠儿道:

      “不管他书房里有没有囚禁着方丈大师,我们总要去看上一看的,大哥,我说的对吗?”

      “你说得对!”

      谷飞云点点头道:

      “我们走。”

      他领着珠儿穿行长廊,来至书房,一路上也曾遇上几处值岗的人,谷飞云手上早已握着一把碎石子,随手弹出,就不动声色的制住了他们的穴道。

      书房中还有灯火,却不见秦剑秋的踪影,显然他刚出去。

      谷飞云艺高胆大,当先推门而入,珠儿也紧跟着走入,两人目光转动,若大一座书房,可以一目了然,没有人在。

      左首一间垂着紫红绒帘,里面放一张花梨木大圆桌和十把椅子,乃是宴请好友们的餐厅。

      右首另有一道雕花门户,并未开启。

      珠儿走到门中,回头叫道:

      “大哥,里面好像还有一间房呢!”

      谷飞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已经推开门户,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卧室,陈设精雅,靠壁处放一张雕花木床,床前一张雕花几上,放一盏白瓷灯罩的油灯,灯光照得十分柔和。

      床上盘膝坐着一个须眉花白的老者,生得方面大耳,皮肤白皙,貌相慈祥之中颇有威仪。

      此时听到房门推启之声,不觉缓缓睁开眼来,看到走进来的竟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小女孩,脸上微露诧异之色,问道:

      “小姑娘,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珠儿也怔了一怔,脚下趑趄,反问道:

      “你是什么人呢?”

      “你问老夫是谁?”

      老者呵呵一笑,道:

      “你不知道老夫是谁……”

      他话声未落,忽然看到珠儿身后跟着走入的谷飞云,就接着问道:

      “子明,这小姑娘是什么人?”

      谷飞云并不认识这老者是谁,自然也怔了一怔,连忙抱拳道:

      “她是在下小妹。”

      老者双目突然射出两道慑人的精芒,沉笑一声,道:

      “你不是刘子明,说!尔等究是何人,到书房里来作甚?”

      谷飞云抱拳道:

      “你老误会,在下正是刘子明……”

      “哈哈!”老者没待他说下去,就洪笑一声,截着怒声道:

      “你知道老夫是谁?刘子明会连师父都不认识吗?快说,你究竟是谁,冒充刘子明混进秦家堡来,有何图谋?”

      他这句“刘子明会连他师父都不认识吗”听得谷飞云蓦然一惊心中暗暗叫了声“糟糕”,自己怎会忘了秦剑秋还有一个父亲——双环无敌秦大钧?

      一时之间,他竟然接不上口去。

      秦大钧双眉陡竖,喝道:

      “小辈,你怎么不回答老夫?”

      珠儿披披嘴哼道:

      “你问我们是谁?怎么不去问你的儿子?大哥,我们走!”

      说完,转身欲走。

      秦大钧怒笑道:

      “你们走得出去吗?”

      左手扬处,一道掌风突然从左首迥绕而来,一下抄到两人身后,封住了去路。

      珠儿看他掌风居然会转弯,但内力似乎并不强,没有凌厉逼人的劲气,右手一抬,就朝前推出。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秦大钧劈出的那一掌本来无声无息,但经珠儿掌力一推,顿觉柔韧无比,珠儿身上宛如被人推了一把,震得脚下浮动,身不由己被逼得连退了两步。

      谷飞云吃了一惊,急急问道:

      “小妹,你没事吧?”

      珠儿从没吃过亏,一张小脸都胀红了,甩甩头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801&f_id=898 - 2017-12-17
  • 第二十二章 何香云也想看看那位老他长传了他什么神奇剑法_护花剑_故
  •   何香云眼看丁仲谋只要丁少秋一人出手,心中也想看看那位老他长传了他什么神奇剑法,是以并未开口。  闻九章听丁仲谋只要丁少秋一人出手,他方才虽看到丁少秋的身手不凡,但不相信对方一个弱冠少年能胜过华山派两个门人,闻言嘿然道:“汝贤、汝清,你们... - 2018-05-03
  • 第二十二章 急转直下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铁扇相公文紫宸见邛崃怪叟说出自己来历,不禁阴笑道:“庞大侠好说,咱们既然遇上了,区区就送个人情,替你招魂罢!”  他说话之时,一派斯文,但话声才落,人已向前一纵身,双掌闪电平推而去,一股极强大的潜力,直向邛崃怪叟胸前逼去!... - 2018-05-29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天山双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突然,青衫神叟睁开了双目,看也不看玉面煞神,将玉盘端放在膝前,以盘中双筷之一,将食物莱蔬分作两半,吃了起来,食毕将玉盘向原处一放,依然闭目跃坐如故。  玉面煞神不禁气结,怒声说道:“老二,你总不能不让我吃东西吧!”  青衫神叟依然毫不理... - 2018-05-27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二章 随驾出巡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朝云如天点头为礼,含笑道:“云兄早。”  云如天只是冷傲地略为颔首,说了声:“早。”  君箫心中暗道:“好个冷傲的人。”  沈功甫忙道:“在下替两位带路。”  举步往楼下行去。  君箫、云如天两人,随着他身后而行,君箫因云如天生性孤... - 2018-01-29
  • 第二十二章 花花公子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那黑衣童子敢情并未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一下窜上突岩,就朝亭后大石壁走去。  任云秋本待叫住他逼问红发老怪的住处?但现在看他奔上石崖来,这里又并无房舍,他来做什么呢?心念一动,立即停下脚步,朝身后两人打了手势,就迅速的隘入暗处。  就在这一... - 2018-01-06
  • 第二十二章 桑飞燕根本不知道左将军齐天游来历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桑飞燕根本不知道左将军齐天游来历,一招得手,胆气陡壮,得理不让人,口中又是一声轻叱,飞身逼攻过去。她在这一刹间,手腕连振,把“降龙杖”三招十五个变化,连绵使出。  但见剑光点点,随人而上,有如火树银花,飞爆而出!  任你左将军齐天游武功... - 2018-04-30
  • 第二十二章 夜入石母岭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道:  “裴兄弟,你们都回来了?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 - 2018-06-02
  • 第二十二章 误会冰释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柯景星朝岳小龙一指.说道:“他是彩带门的岳少门主岳小龙。”  陆连生脸色微微一变.冷市道:“阁下原来就是岳少门主。”  岳小龙看他神色.似乎对彩带门含有敌意.心中暗暗忖道:“看来三年前钟子期回转终南,不知说了些什么,以致终南派的人,对本... - 2018-01-08
  • 第二十二章 长途多变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托塔天王王公直哈哈一笑,抱拳作了个环揖,道:“诸位道兄,都是老朽久闻大名的人,今日能在此地遇上,倒是省了老朽许多力气。”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道:“数日之前,诸位道兄由湘西一路追踪而来,老朽适因另有一件急事,当时无暇和诸位说明,不料... - 2018-02-28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十二章 有意择婿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麻天凤仰起脸,幽幽的道:“你离开这里之后,能不能不管少林寺的事,不和我兄妹正面发生冲突?”  “这个……”楚秋帆看了她一眼,无法作答。  麻天凤:“你不答应?”  “不是。”楚秋帆道:“从那天起,是姑娘先劫持了二位道长和宋秋云,并非在下... - 2018-05-18
  • 第二十二章 欧阳生久经大敌迅快刹住身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欧阳生久经大敌,没待对方扑到,迅快刹住身形,右手大袖业已朝前挥起,左手直竖,相继朝上拍去。  两人动作如电,但听“蓬”“蓬”两声大响,两丈方圆旋风迸发,砂飞石走,声势惊人,再看两人似乎功力悉敌,欧阳生站桩不动,对方也翩然落到地上,那是一... - 2018-01-11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桃林深处布蛛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只听那只人面蜘蛛绿浪子昂起头来,“吱”“吱”的叫了两声。  鬼手仙翁慌忙过去,佩着身子,用手在地上边叩边走,那蜘蛛敢情久经训练,通晓人意,随着他手指叩处,缓缓爬去。  南玖云这下看得清楚,原来那蜘蛛爬过之处,地上已留下一条闪闪... - 2018-05-06
  • 第二十二章 商道即人道_商道_故事大全
  •   消息很快又传遍了义州城,这次大家都说林尚沃第三次被那个二流子给蒙了。但10天以后,那个黄海道人回来了,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离开时空空的10辆牛车回来时已装满了人参,并且都是质量上乘的六年根参。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次轮到林尚沃大吃一... - 2018-01-12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求灵药误上灵山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等他们走出十丈来远,才悄悄的跟了上去。这师兄弟二人敢情认为这片树叶真是他们师父发的警告,因此一路上只顾提气奔行,谁也不敢再出声说话,也没回过头来朝身后看上一眼。  其实纵使他们回过头来,以程明山的轻功,他们也休想看得到他。  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起舞莲花剑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突听两人之间,响起了“啪”的一声,紧接着有人闷哼出声,两条人影就倏然分开。  性通双手合十,说了句:“小僧得罪了。”  飞天豹子佟禄山一张豹头环眼的黑脸,胀得色若猪肝,他左手紧紧按着右肩,咬牙切齿,强忍着疼痛,哼了一声,敢情他右肩骨已被... - 2018-01-25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二十二章 蟾蜍施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种带着寒风的独门暗器,不但江青岚还是第一次碰上,就是中原武林,恐怕也无人知道详情。江青岚惊怒之余,身子在空中一个回翔,飘身落地。左手轻弹,三粒金丸,也已先后飞出,向红衣少女要穴上打去,口中怒声喝道:“小生和你无怨无仇,何故骤下毒手?”... - 2018-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