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周子厚怎么也想不到来人身手竟有这般高法_东风传奇

  •   他——正是秦家堡老堡主双环无敌门下首徒周子厚,一掌交接,他怎么也想不到来人身手竟有这般高法。

      一时间,不禁微微一怔,目注对方,喝道:

      “阁下有胆夜闯秦家堡,怎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原来刚才和他对了一掌的,竟然是个矮胖的蒙面人。

      就在他话声未落,从秦家堡南首,相继飞起三四道人影,越过环堡小河,扑上围墙。

      秦家堡内也立即有几条人影迎着截住,双方不发一言,就动上了手。

      周子厚是秦家堡掌门大弟子,他眼看今晚强敌压境,来人身手之高,几乎无一不是高手,心中一动就有了谱儿。他暗道:

      “这些人莫非会是少林寺的人?他们白天藉送还二位师弟为名,觑伺堡中虚实今晚再次入堡,那是认为他们的方丈被困在这里了!”

      对面矮胖蒙面人低沉的喝道:

      “秦家堡闯不得吗?”呼地一掌直劈过来。

      周子厚喝了声:

      “来得好!”

      右掌划着弧形,朝前推出。

      这一记他因对方第一掌上掌力极强,因此出手就使了九成功力,但等到双方掌势交接居然平分秋色,各不相让。

      矮胖蒙面人右掌未收,左手突然化拳,再次直捣过来。

      周子厚试出对方功力几乎和自己只在伯仲之间,心头为之一宽,(方才对方上屋之际,感觉上,对方功力似乎高过自己甚多),口中嘿了一声,左手一圈,紧接着朝前推出。

      双方这回同时以快打快,互相抢攻,瞬息之间,就打了十几个照面。

      周子厚是双环无敌秦大钧的首徒,从师二十几年,对武当派武功,已有七八成火候,尤其乃师独门功夫双环手,更练得十分纯熟。

      他平日为人稳健,这回连番抢攻,把师门最得意的“双环手”绝艺,接二连三的施展出来,但对方尽以散手应敌,从头到尾,没见他使出成套的拳掌来,因此连对方究竟是何来历,也看不出来。

      不,对方虽在和自己连番抢攻,对自己凌厉攻势,都从容消解,似是毫不费力,可是攻出来的拳掌,却又正好和自己功力相仿佛,有时掌势稍重,等自己出手对架之时,好像又忽然减轻了许多。

      周子厚有此发现,心中不禁暗暗奇怪,接着暗中留心,连试了几次,果然如此,对方功力明明高过自己甚多,却偏要装出和自己只在伯仲之间,这到底为了什么?

      “缠斗?他为什么要缠住自己呢?”

      再看南首屋面上,闯入堡来的共是四个蒙面人,分别由四个师弟截着动手,双方正在激斗之中,但情形也和自己差不多,只是互相攻拒,分不出什么胜负来。

      从右侧飞入秦家堡的那条小巧人影,其实就是珠儿,她仗着高超的轻功和娇小的身躯,人又机警,是以秦家堡虽然到处都有岗哨,她依然如入无人之境,就算她从你身旁闪过,你也只当是眼花而已!

      何况这时她已从屋面落至地面,躲躲闪闪地走在回廊曲折、复道阴暗之中,更加难以发现她了。

      她一路凭着记忆,走近后进转角,口中发出地鼠吱吱的叫声。接着只听一排花丛间响起一声“妙呜”猫叫。

      珠儿心头一喜,急忙纵身跳过去,压低声音叫道:

      “大哥,你在那里?”

      暗影中有人应声道:

      “小妹,快过来,我在这里。”

      这人居然是刘子明。

      原来这是醉道人设计的,他要谷飞云乔装刘子明,要至远大师门下徒弟了得乔装吕子春,混入秦家堡来,目的是在侦查少林方丈究竟被囚禁在什么地方?

      谷飞云站起的人,等珠儿掠到迅即蹲了下去,低声道:

      “除了秦剑秋的书房,所有地方,我和了得师兄全搜遍了,没找到方丈大师的踪影。”

      珠儿道:

      “这怎么会呢?哦,二姐说,人可能藏在地下密室里,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地下密室?”

      “没有!”

      谷飞云微微摇头,续道:

      “秦家堡好像没有地下密室,只有厨房里有一座地窖,是堆放酒缸和杂物之处,并没有人。”

      珠儿偏头想了想,说道:

      “大哥,你说只有秦剑秋的书房没有去搜过,说不定方丈大师就被他囚禁在书房里,我们快走。”

      “不,我看不像。”

      谷飞云道:

      “如果方丈被囚在这里,束无忌、张少轩等人一定也会在这里,对不?现在,我们搜遍整个秦家堡,竟然不见束无忌、张少轩等人踪影,所以据我推测,方丈大师极有可能不会在这里的。”

      珠儿道:

      “不管他书房里有没有囚禁着方丈大师,我们总要去看上一看的,大哥,我说的对吗?”

      “你说得对!”

      谷飞云点点头道:

      “我们走。”

      他领着珠儿穿行长廊,来至书房,一路上也曾遇上几处值岗的人,谷飞云手上早已握着一把碎石子,随手弹出,就不动声色的制住了他们的穴道。

      书房中还有灯火,却不见秦剑秋的踪影,显然他刚出去。

      谷飞云艺高胆大,当先推门而入,珠儿也紧跟着走入,两人目光转动,若大一座书房,可以一目了然,没有人在。

      左首一间垂着紫红绒帘,里面放一张花梨木大圆桌和十把椅子,乃是宴请好友们的餐厅。

      右首另有一道雕花门户,并未开启。

      珠儿走到门中,回头叫道:

      “大哥,里面好像还有一间房呢!”

      谷飞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已经推开门户,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卧室,陈设精雅,靠壁处放一张雕花木床,床前一张雕花几上,放一盏白瓷灯罩的油灯,灯光照得十分柔和。

      床上盘膝坐着一个须眉花白的老者,生得方面大耳,皮肤白皙,貌相慈祥之中颇有威仪。

      此时听到房门推启之声,不觉缓缓睁开眼来,看到走进来的竟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小女孩,脸上微露诧异之色,问道:

      “小姑娘,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珠儿也怔了一怔,脚下趑趄,反问道:

      “你是什么人呢?”

      “你问老夫是谁?”

      老者呵呵一笑,道:

      “你不知道老夫是谁……”

      他话声未落,忽然看到珠儿身后跟着走入的谷飞云,就接着问道:

      “子明,这小姑娘是什么人?”

      谷飞云并不认识这老者是谁,自然也怔了一怔,连忙抱拳道:

      “她是在下小妹。”

      老者双目突然射出两道慑人的精芒,沉笑一声,道:

      “你不是刘子明,说!尔等究是何人,到书房里来作甚?”

      谷飞云抱拳道:

      “你老误会,在下正是刘子明……”

      “哈哈!”老者没待他说下去,就洪笑一声,截着怒声道:

      “你知道老夫是谁?刘子明会连师父都不认识吗?快说,你究竟是谁,冒充刘子明混进秦家堡来,有何图谋?”

      他这句“刘子明会连他师父都不认识吗”听得谷飞云蓦然一惊心中暗暗叫了声“糟糕”,自己怎会忘了秦剑秋还有一个父亲——双环无敌秦大钧?

      一时之间,他竟然接不上口去。

      秦大钧双眉陡竖,喝道:

      “小辈,你怎么不回答老夫?”

      珠儿披披嘴哼道:

      “你问我们是谁?怎么不去问你的儿子?大哥,我们走!”

      说完,转身欲走。

      秦大钧怒笑道:

      “你们走得出去吗?”

      左手扬处,一道掌风突然从左首迥绕而来,一下抄到两人身后,封住了去路。

      珠儿看他掌风居然会转弯,但内力似乎并不强,没有凌厉逼人的劲气,右手一抬,就朝前推出。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秦大钧劈出的那一掌本来无声无息,但经珠儿掌力一推,顿觉柔韧无比,珠儿身上宛如被人推了一把,震得脚下浮动,身不由己被逼得连退了两步。

      谷飞云吃了一惊,急急问道:

      “小妹,你没事吧?”

      珠儿从没吃过亏,一张小脸都胀红了,甩甩头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801&f_id=898 - 2017-12-17
  • 第二十二章 商道即人道_商道_故事大全
  •   消息很快又传遍了义州城,这次大家都说林尚沃第三次被那个二流子给蒙了。但10天以后,那个黄海道人回来了,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离开时空空的10辆牛车回来时已装满了人参,并且都是质量上乘的六年根参。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次轮到林尚沃大吃一... - 2018-01-12
  • 第二十二章 欧阳生久经大敌迅快刹住身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欧阳生久经大敌,没待对方扑到,迅快刹住身形,右手大袖业已朝前挥起,左手直竖,相继朝上拍去。  两人动作如电,但听“蓬”“蓬”两声大响,两丈方圆旋风迸发,砂飞石走,声势惊人,再看两人似乎功力悉敌,欧阳生站桩不动,对方也翩然落到地上,那是一... - 2018-01-11
  • 第二十二章 误会冰释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柯景星朝岳小龙一指.说道:“他是彩带门的岳少门主岳小龙。”  陆连生脸色微微一变.冷市道:“阁下原来就是岳少门主。”  岳小龙看他神色.似乎对彩带门含有敌意.心中暗暗忖道:“看来三年前钟子期回转终南,不知说了些什么,以致终南派的人,对本... - 2018-01-08
  • 第二十二章 陷 井_引剑珠
  •   万剑会主道:“兄弟愿闻高论,哈哈,两位怎不坐下来再谈?”  伸手朝对面两把锦椅一指,惫似肃客。  韦宗方瞧他手指纤细,莹白如玉简直和女子差不多。  束小蕙大大方方的在椅上坐下,说道:“万剑会主,是万剑会的一会之主,姑不论你是不是统率着一... - 2017-12-29
  • 第二十二章 神妪已离天池东去_紫衣玉箫
  •   当南天一百冷洪和宇宙神丐除非走到天池时,突闻神妪已离天池东去,师兄弟二人这才急急的赶了回来。  二人到达此地时,见群豪中有四龙帮帮圭在场,本不想现身,把身形隐藏在一片树蓑后面。  宇宙神丐除非见驼背怪人坐在自已不远处的地上,正弄不清是怎... - 2017-11-29
  • 第二十二章 紫鹰怪侠_梵林血珠
  •   陈野和三个老儿回了旅舍,对今日碰上的四个蒙面人感到震惊陈野道:“三位爷,你们的对手如何月  老大道:“够斤两。”  老二说:“够份量。”  老技说:“棋逢对手。”  陈野道:“今日他们为何遁走?”  老迹“他们知趣。”  老二道:“他们... - 2017-12-08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二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曲则全,枉①则直,洼则盈,敝②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③为天下式④。不自见⑤,故明⑥;不自是,故彰,不自伐⑦,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 2017-12-31
  • 第二十二章 碧蟾宫主_酒狂逍遥生
  •   长孙荣屈驾亲自走到碧蟾宫主面前,低声道:“适才对阵情形宫主已经见到,逍遥生、自在僧武功高强,只有借重宫主神妙剑法除去此二人,今日才能灭去武当。”  这顶高帽子戴得十分自然。  宫主不由一笑:“你们这样多人,难道就找不出能够对付逍遥生的人... - 2017-11-26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莲藕本同根隙因双匕 影音浑莫辨练飞长空_纵鹤擒龙
  •   凤儿落地之后,觉得十分惊奇,小眼珠望着他们两人,心想:“原来你们打的剑法,都是花招,没有什么气力的,经不起自己这么轻轻一拨。”  这时比凤儿更惊讶的,该是山羊胡子的通灵老道,和那姓庞的老头了。两个名闻江湖的高手,被一股巨大内力,糊里糊涂... - 2017-12-28
  • 第二十二章 抑浊扬清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华清辉朝上官平拱拱手道:“兄弟还没向上官掌门人道谢赐药大德,若无上官掌门人的解药,西岳派只怕从此沦入魔爪了。”  上官平连忙还礼道:“华掌门人好说,在下这解迷丹药,乃是七星会楚会主所赐,大概身中朝阳教和玄女门迷失神志的,只怕人数很不少呢... - 2018-01-04
  • 第二十二章 崤谷探险_翠莲曲
  •   姜青霓道:“详细情形,就是飞莺姐姐方才听说来了本领很大的莲儿姐姐,要我们一起去瞧瞧莲儿姐姐,大家谈了一会,也就各自回房。  “后来听寺里的大师傅来报,说飞莺姐姐独个儿往山门外走出,先前还以为她只在附近游览,那知去了一个多时辰,还没回转。... - 2017-12-20
  • 第二十二章 戴珍珠脚下极快走到尽头处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戴珍珠脚下极快,快走到尽头处,突见一道黑影,迎面窜出,一言不发,挺着手中一柄铁剑就刺。  戴珍珠不觉吃了一惊,急切之间,身形一偏,向左闪出,她因对方手中有剑,不敢大意,右手立即撒出折扇,借着旋身之际,扇头一举点在对方右肘“天芬穴”上。(... - 2018-01-03
  • 第二十二章 神功无敌_彩虹剑
  •   叶玲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脸俱着惊疑之色,颤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不是庄主派来的。”  “在下的的确确是庄主委派的银章使者,一点也没有错。”  范子云含笑道:“只是在下明了夏家庄的阴谋,不想再替庄主效劳,也是事实。”  叶玲急... - 2017-12-22
  • 第二十二章 选拔大会_珍珠令
  •   这一行人,由两个蓝袍老者领头,后面是一式身穿绸长衫的青年汉子,共有三十二人,徐徐走到阶前左首站定,他们是百花帮三十六“护花使者”。三十六人中,为首的两个老者,称为左右护法,是“护花使者”的头儿。实际上,“护花使者”只有三十四,其中两人被... - 2017-12-24
  • 第二十二章 花花公子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那黑衣童子敢情并未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一下窜上突岩,就朝亭后大石壁走去。  任云秋本待叫住他逼问红发老怪的住处?但现在看他奔上石崖来,这里又并无房舍,他来做什么呢?心念一动,立即停下脚步,朝身后两人打了手势,就迅速的隘入暗处。  就在这一... - 2018-01-06
  • 第二十二章 诡言耸听_北山惊龙
  •   尤其瞧出公孙燕方才三招剑法,凌厉奇奥,竟是自己数十年所仅见,由此推想,这女娃儿和丐帮长老擒龙手公孙忌渊源极深,恐怕还另有名师。  他外号阴魔,自然是老奸巨滑之人,没有问清对方来历,那肯多树强敌。  这时孟迁已在室中点起灯火,尚师古依然高... - 2017-12-12
  • 第二十二章 地道追凶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莫延年大吼一声,奋起全力,第三拳正待出手!  柳青青急叫道:“莫大侠请住手,你若是把这堵墙震塌了,这一段地道,就会自动崩溃,里面两人就再也出不来了。”  莫延年道:“老夫忘了姑娘精通地道机关,那就有劳姑娘,快快打开这道石门。”  柳青青... - 2018-01-06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没提防丑行败露 有来由为母羞惭_白衣紫电
  •   连莲被点了穴道,放入篷车中。颜君山猜是猜得出对方,但迟了—步,人家已弃车改道而行。  颜君山、唐耕心和李天佐等三人,分东北南三个方向去追,西方从缺,巧的是就在西方。  连莲的眼睛被蒙起,坐在—个小村中民房的床上。  一路上,这个劫持她的... - 2017-12-30
  • 第二十二章 玉神龙显威_血染枫红
  •   公孙梦《血染枫红》第二十二回玉神龙显威正义同盟盟主亲自下场,这岂同一般?  刚才救人的轻功已震慑全场,以致人们忘了喝彩,被那惊心动魄的一刹那完全吸引住了,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回过味来。  没有人再怀疑他能够胜任正义同盟盟主之职,也没有人再怀... - 2017-11-11
  • 第二十二章 鸡公山血案_血字真经
  •   洛阳到信阳府有好几百里,蓝人俊等五人骑乘良马前往。每日清晨起来上路,日落时方才住店歇宿。  陈青青快活非常,有时独自赶马上前,有时还哼哼地方小调。她的嗓音细嫩,听起来非常悦耳。她并不靠近蓝人俊,还常常故意不理睬他,只和神扒张子厚说话。张... - 2017-11-11
  • 论语·八佾篇第二十二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 2018-01-11
  • 第二十二回 横海郡柴进留宾 景阳冈武松打虎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宋江因躲一杯酒,去净手了,转出廊下来,□【音“此”,字形左“足”右“此”,踩之意】了火锨柄,引得那汉焦躁,跳将起来就欲要打宋江,柴进赶将出来,偶叫起宋押司,因此露出姓名来。那大汉听得是宋江... - 2017-12-31
  • 论语·述而篇第二十二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译文:  孔子说:“三个人一起走路,其中必定有人可以作我的老师。我选择他善的品德向他学习,看到他不善的地方就作为借鉴,... - 2018-01-11
  • 论语·乡党篇第二十二_论语_古文典籍
  •   朋友死,无所归,曰:“于我殡。” 注释:   (1)朋友:指与孔子志同道合的人。   (2)殡:停放灵柩和埋葬都可以叫殡,这里是泛指丧葬事务。 译文:   (孔子的)朋友死了,没有亲属负... - 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