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矿场干活后,工棚中就只剩下云爷和养伤的骆文佳。直到此时,骆文佳才将除掉疤瘌头的经过向云爷做了汇报,最后隐隐有些得意地问:“师父,弟子这次做得如何?”

      云爷一声冷哼,“这次算你命大,居然反败为胜。不过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兑现对严骆望的承诺。千万别把严骆望当善茬儿,囚犯们背后可都叫他阎罗王。你要是胆敢失言,肯定比疤瘌头死得还难看。”

      “多谢师父提醒,弟子心里有数。”骆文佳似乎并不担心。少了疤瘌头这个多吃多占又不干活的工头,大家都可以吃饱一点儿,如果再对劳作进行分工合作,他完全有信心比疤瘌头做得更好。

      第二天上工时,伤势未愈的骆文佳便来到矿场,将苦役分成两组,年老瘦弱的负责采掘装筐,年轻力壮者负责背运。这一分工协作,效率果然提高了许多。中午开饭时,众人比往常分得了更多的食物,大家对骆文佳更是心悦诚服。几日下来,丙字号牢房的采矿量果然提高了许多,狱卒们默认了骆文佳这个新的牢头。这样一来,他有更多的机会向云爷学习各种千门绝技,而不必担心受人打搅了。

      这一日,骆文佳像往常一样带人进入工地。矿井顺着矿脉向斜下方延伸,已经深入山腹深处,离洞口有近百丈。隐隐约约的异响顺着矿井传入苦役耳中,众人停下活计侧耳细听,只觉声音越来越大,沉闷如雷。不知谁发一声喊:“塌方了!”众人立刻丢下工具,争先恐后地向矿洞外爬去。

      “兄弟快走!”混乱中有人抓住不知所措的骆文佳,拖起就走。骆文佳懵懵懂懂地跟着他向洞外爬去。当他糊里糊涂被人拖出矿井,才发觉是被义兄王志所救。二人刚冲出井口,就听矿井中响起此起彼伏的坍塌声,以及苦役们隐约的呼号惨叫。

      “快救人!”骆文佳想冲进尘土弥漫的矿井,却被王志拼命拦住。

      “你疯了?”王志死死抱着骆文佳,“现在谁也救不了他们,只有等坍塌完全结束后,咱们才能再想办法。”

      司狱官也带着狱卒来到灾难现场,待坍塌声平息后,一个狱卒大着胆子进入井口查看究竟,片刻后他退出来,对严骆望遗憾地摇了摇头。严骆望立刻向几个狱卒一挥手:“封洞。”

      骆文佳见狱卒们指挥苦役向坍塌的矿井中填土,忙扑到严骆望面前:“我的兄弟们还在下面,大人快下令挖开坍塌处,将他们救出来啊!”

      “是你懂还是本官懂?如果能轻易挖开坍塌处,本官难道愿意放弃这处矿脉?”严骆望说完转头招呼手下,“还愣着干什么?填土!”

      “你混蛋!”严骆望的冷酷激怒了骆文佳,他愤怒地扑向司狱官,却被两个狱卒打倒在地。他挣扎着还想扑过去,却被王志死死拉住:“兄弟,矿场经常出这种事,谁也无可奈何。”

      “可他们是我的兄弟!”骆文佳两眼充血怒视着王志,“我们能看着他们就这样被活埋?”骆文佳说着抄起一柄铁锹,“快跟我去救人!”

      矿井中逃出的苦役寥寥无几,众人惊魂稍定,也抄起工具向矿井跑去。突见一人从天而降拦住去路,不等骆文佳看清,一巴掌便重重打在他的脸上。骆文佳被这一巴掌打懵了,捂住脸一声惊呼:“云爷!”

      云爷恨恨地逼视着骆文佳,低声喝道:“你是要做英雄还是千雄?”

      骆文佳一怔,突然想起了云爷的教导:千雄与英雄虽只有一字之差,但行事的手段却有本质的不同。英雄随时要为别人献出自己的生命,而千雄什么都可以输,就是自己的性命不能输!正所谓宁肯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想到这他不禁浑身一软,慢慢跪倒在地,无助地望着狱卒们向矿井中填土,急怒攻心之下,突然晕了过去。

      当他悠悠醒转,发觉自己已躺在工棚中,窗外漆黑一片,原来已是深夜。熟悉的工棚中没有此起彼伏的鼾声,寂静得有些?人。环目四顾,除了寥寥几个同伴,工棚中空空荡荡,再看不到众多熟悉的身影。

      骆文佳回忆起今日发生的一切,他挣扎着翻身下铺,却发现连云爷的铺位也是空空如也。清冷的月光从裂开的门缝中投射进来,在空荡荡的工棚中留下一片惨淡之色。他失魂落魄地来到门边,门应手而开,不知何时,门外的锁已被拧断。门外冷冷清清看不到任何人影,巡夜的狱卒不知是否躲到背风处偷懒去了,四周除了大漠朔风的呼啸,听不到半点声音。骆文佳心中挂念着被埋入地底的难友,想也没想便朝半山腰的矿场跑去。

      跌跌撞撞地来到出事的矿井,只见洞口已被完全填死。骆文佳心中一痛,抄起一柄铁锨拼命挖掘起来。没挖几下铁锨就折断报废,他便赤手扒挖填紧的矿洞,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忘掉心中的悲愤和无奈。

      不知挖了多久,他十指早已血肉模糊,指甲几乎全部折断,却完全感觉不到痛苦。朔风中传来隐约的人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侧耳细听,声音似乎有些悠远,只是因为自己处在下风处,朔风才将那隐约的声音送过来。骆文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慢慢地爬了过去。

      翻过一处高坡,借着天空中投下的月光,骆文佳终于看清了说话的两人。只见一个人身材瘦削高挑,虽身着囚服,依旧掩不去浑身散发出的飘逸和潇洒,却正是失踪的云爷。他的对面是一个身披浅蓝色披风的袅娜女子,那女子面上罩着一条白纱,仅留双目在外,虽在月夜蒙?之下,那双凤目依旧如星辰般清朗,隐约透出一种多情的容光。二人相隔不足一丈,几乎触手可及,却又偏偏固守着这最后的距离。

      “师兄,”只听那女子幽幽一声叹息,“想不到你竟能抛开锦衣玉食的生活,躲到这远离中原的苦役场,让小妹找得好苦。”

      “是为兄的不是,”云爷也是声色黯然,“我记得师妹一向都养尊处优,从来受不得半点苦楚,却到这荒凉偏僻的不毛之地来找寻为兄,实在令我云啸风感动。今日能再见师妹一面,为兄今生再无所求。”

      那女子涩然道:“师兄,你我之间,何时说话也这般客气起来?几年不见,难道你我便已如此陌生?我记得师兄以前,一直是叫我阿柔。”

      “阿柔!”云爷声音哑涩,神情激荡,似乎已不能自持。

      “啸风,”那女子眼光流波,缓缓向云爷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再抱抱阿柔。”

      云爷浑身一颤,不禁伸手握住了那女子的手,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紧紧相拥在一起,再不分彼此。骆文佳不好意思再偷看,忙缩回到背风的山石后,盘算着是否要悄悄离开,免得令云爷尴尬。

      等了片刻,骆文佳又偷看了二人一眼,只见二人姿势未变,依旧静静相拥在一起。他突然觉得有些奇怪,仔细望去,只见相拥而立的两人身躯在微微颤抖,若非云爷那气息如牛的沉重喘息,这种颤抖定会被他当成心神激荡的自然反应。

      “啊!”二人突然同声一叫,身体倏然分开,只见那女子身子摇摇欲倒,一点猩红突然从口唇边透出,在蒙面的白纱上濡散开来,殷红刺目。云爷则面色煞白,须发微微颤动。二人静立半晌,云爷方喘息道:“阿柔,想不到你竟练成了‘销魂蚀骨功’。”

      “可惜,还是奈何不了你的‘千古风流’。”那女子惋惜一笑,捋捋略显散乱的鬓发,“师兄你莫怪阿柔,虽然阿柔知道你对我一片真情,无奈阿柔的心已被另一个人占满。他要我生我就生,他要我死我就死,他要我来取师兄的性命,阿柔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虽然知道这对师兄实在不公平,但阿柔已是身不由己,只有盼来生再报师兄的一片痴情。可惜,师兄不会懂得阿柔心中的这种感情。”

      “我懂!”云爷痛苦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03-969.html - 2018-06-12
  • 第六章 菁儿第一次参观了琉璃堡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第二日,赤峰居然没上锁。菁儿推开门,小心翼翼溜了出去,冷不防看见老头儿,就在院子里劈柴。她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然而老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一定是小奕对他讲过了,不要再关她。菁儿的心里,悄悄地升起一丝暖意。  来了... - 2018-12-12
  • 第六章 真假火龙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一颗心直往下沉,一个身子也起了一阵莫可抗拒的颤抖,急切问道:“老前辈;家父是否已经遇害了?”  蓝纯青道:“不知道;但据大家的推测,令尊未必被害石中英祈求的目光,望着蓝纯青,道:“老前辈,你一定知道此个经过,能否告诉晚辈?”  蓝... - 2018-11-29
  • 第六章 施世纶直言谏圣君 康熙帝挥泪责太子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胤祥坐镇户部,清理国库积欠。没想到,清来清去,却清到了太子头上。看着太子愤然离去的背影,胤祥心中一阵焦躁:唉,太子啊,太子,你身为国家储君,上不为君父分忧,下不给群臣做榜样,却干出这样的事来。你叫我怎么向父皇交代呢?  四阿哥胤祯到底比... - 2019-01-01
  • 跳进米缸的老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一个青黄不接的初夏,一只在农家仓库里觅食的老鼠意外地掉进一个盛得半满的米缸里。这意外使老鼠喜出望外,它先是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跳进米缸便是一通猛吃,吃完倒头便睡。老鼠就这样在米缸里吃了睡、睡了吃。日子在衣食无忧的休闲中... - 2019-01-01
  • 小天鹅的困惑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天鹅看见一群小孔雀在嬉戏玩耍,忍不住飞过去,落到旁边,满怀期望地对小孔雀们说:“大家好,我能跟你们一起玩耍吗?”一只小孔雀回过头来,看见小天鹅的模样,禁不住大叫起来:“你看,那家伙长得好丑啊!&rdqu... - 2019-01-02
  • 争先恐后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代,赵襄子向王子期学习驾车。学了不久,与王子期比赛。他同王子期换了三次马,每次都落在了王子期的后面。   赵襄王责备王子期,说:“你教我驾车,为什么不将真本领教给我呢?”王子期说:“驾车的技术,我已经都教给你了,只是你运用上有毛病。驾... - 2019-01-01
  • 19450822 已降日军仍大批屠杀中国百姓 发生的时间|时代背景
  • 19450822 已降日军仍大批屠杀中国百姓1945年8月22日晚,12名日军到辽宁朝阳县大平房车站要求吃饭和住宿。第二天早晨,日军要开巡道车东逃。此时,东边开来一列火车,日兵便强令火车倒回,双方口角,日兵即向司机开火,铁路警卫队奋起还击。... - 2014-10-28
  • 山鹰与狐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鹰与狐狸互相结为好友,为了彼此的友谊更加巩固,他们决定住在一起。于是鹰飞到一棵高树上面,筑起巢来孵育后代,狐狸则走进树下的灌木丛中间,生儿育女。有一天,狐狸出去觅食,鹰也正好断了炊,他便飞入灌木丛中,把幼小的狐狸抢走,与雏鹰一起饱餐一顿。... - 2019-01-01
  • 将军恨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位将军把老马放归山林,把壮马养得身强力壮,下决心用壮马收复失地。出征那天,壮马入山,中敌火攻之计,束手无策,幸亏识途老马及时赶到,出智出谋,壮马出勇出力,齐心协力地打垮了入侵之敌,收复了失地。于是,将军视马匹为掌上明珠,把所有老马、... - 2019-01-03
  • 海乌姆城众长老和盖嫩德尔的钥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家都知道,海乌姆城是由镇委员会的镇长和几位长老共同治理的,他们全都是傻瓜。镇长的名字叫格罗纳姆公牛。几位长老分别是莱基什愚公、赞韦尔蠢货、特雷泰尔傻瓜、森德尔蠢驴、什门德里克笨蛋、费韦尔呆佬。格罗纳姆公牛最老,他有一把卷曲的胡子和一个... - 2019-01-04
  • 魔法师的小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魔法师的小猫本来是不会魔法的,但是跟魔法师在一起待久了,多少也拥有了一点点魔力。它拥有的那一点魔力全都藏在它的尾巴尖里,每当要施魔法的时候,它的尾巴尖就冒出蓝色的小火花来。  “只是一点尾巴尖的小魔法,”魔法师经常这样对他的小猫说,“那... - 2019-01-04
  • 第六章 杨名时获释赴京师 张广泗奉旨定苗疆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此时真是进退两难,只好点头道:“是……”“这还了得!”太后顿时捶床大怒,顺手扯过一条束在大迎枕上的黄丝绦带扔给秦媚媚:“去,给锦霞拿去,就说我的话,她的事我都知道了!”乾隆急急说道:“母亲!您别生气,我不是——我是……您听我说——”... - 2019-01-04
  • 良弓和利箭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个人背着一把大弓,四处游历。他那张弓确实是漂亮,雕花的弓弯,上好牛皮条做的弓弦,可就是空背在背上,英雄无用武之地。有人上前好奇地问他说:“为什么只见你有弓而没有箭呢?”那人骄傲地回答说:“我的弓是最好... - 2018-12-31
  • 狼与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白胖白胖的狗套着颈圈,狼见到后,便问他:“你被谁拴住了,养得你这么肥胖?”狗说:“是猎人。但愿你不要受我这样的罪,套着沉重的颈圈比挨饿难受得多。” 这故事说明,对于失去自由的人来说,即使最... - 2019-01-03
  • 杞人忧天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在杞国,有一个胆子很小,而且有点神经质的人,他常会想到一些奇怪的问题,而让人觉得莫名其妙。有一天,他吃过晚饭以后,拿了一把大蒲扇,坐在门前乘凉,并且自言自语地说:“假如有一天,天塌了下来,那该怎么办呢?我们岂不是无路可逃,而将活活地被压... - 2018-12-29
  • 海洋动物故事大全_海洋民间传说故事_童话网
  • 海洋动物故事在洞头形成和传播,至今已有近200年的历史,故事的主人公涉及鱼虾龟鳖螺贝,几乎遍及洞头渔场常见的海洋动物;故事情节构思奇特,恰到好处地解释了海洋动物生理特征、生活习性的由来,曲折反映了复杂的社会现象,鲜明表露了思想感情。洞头海洋... - 2018-12-26
  • 印度寓言故事,印度寓言故事大全_童话网
  • 印度最杰出的寓言故事集是《五卷书》。它大概编成于公元1世纪,具体的作者已无法知晓,它是古代印度劳动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作者利用古代劳动人民创作的故事、寓言、童话编写而成。据说,《五卷书》是给皇太子们看的,目的是使他们变得聪慧,以便更好地治理... - 2018-12-26
  • 牛蝇和狮子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只小牛蝇嗡嗡地在狮子面前飞来飞去,得意洋洋的说: “狮子呀!我一点都不怕你,你再怎么吼叫我都不在乎!这样看来我比你强喔!你如果觉得我再说谎,就让你看看我的本是吧!” 牛蝇像闪电般飞来,在狮子的鼻尖上刺了一下。&... - 2018-12-26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拉封丹寓言_拉封丹寓言故事_寓言小故事_寓言故事大全_童话网
  • 《拉封丹寓言》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寓言故事集之一,由法国著名诗人拉封丹编著。《拉封丹寓言》在世界上有着广泛的声誉,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传世经典之作,至今已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美丽童年、少年。即使在今天,《拉封丹寓言》依然是最受... - 2018-12-26
  • 第六章 风雨来幕宾逞口舌 是非至堂主闯银殿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上回讲到吴三桂和耿进忠、尚之信一起议论朝廷之事,提到了马鹞子。耿精忠接过话头说道:“王辅臣这个人我也知道,是个意马心猿、首鼠两端的奸滑之辈。老世伯不得不防啊。应麒世兄那里有消息吗?”  耿精忠说的这个“应麒世兄”,就是吴三桂的侄子吴应麒... - 2018-12-26
  • 不辨菽麦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573年周历正月初五,晋国的栾书、中行偃派程滑杀死了晋厉公,葬在翼地的东门外边。随后,士鲂等人在京师迎按年仅14岁的周子为国君。当时,晋国的一些贵族为了自己把持朝政,很愿意事奉这位14岁的小国君,并且夸周子如何能干,如何聪明。周子有个哥... - 2018-12-29
  • 鱼国国王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条非常大的鱼。这条鱼粗暴、骄傲、不讲理,总是欺负小鱼们。   “我是世界第一大鱼,是鱼国国王,小不点让开!让开!”   他大声喊骂着驱散小鱼。因此小鱼总是提心吊胆。   好吃的食物被大鱼独自霸占,使的他又胖又壮。... - 2019-01-05
  • 猫头鹰宝宝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三只猫头鹰宝宝:莎拉、波西和比尔。 他们和妈妈一起住在一个树洞里。 洞里扑着树枝、叶子和羽毛。 那儿是他们的家。一天夜里,小猫头鹰们醒来,发现他们的妈妈不见了。“妈妈哪去了?”莎拉问。“我的天啊!”波西说。“我要妈妈!”比尔嚷嚷。小... - 2018-12-28
  • 华而不实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晋国大夫阳处父出使到魏国去,回来路过宁邑,住在一家客店里。店主姓赢,看见阳处父相貌堂堂,举止不凡,十分钦佩,悄悄对妻子说:“我早想投奔一位品德高尚的人,可是多少年来,随时留心,都没找到一个合意的。今天我看阳处父这个人不错,我决心跟他... - 2018-12-28
  • 大力神和车夫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名车夫赶着货车沿着乡间小路行进。途中车轮陷入了很深的车辙中,再也无法前进。这时,愚蠢的车夫吓得茫然失措,一筹莫展,痴呆呆地站在那里,凝视着货车,不断地高声喊叫,求大力神来助他一把。大力神来到后,对他说:“朋友,用你的肩膀扛起车... - 2018-12-30
  • 长翅膀的姑娘和怪物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空中飞舞着。她见到小青菜,可高兴啦,在小青菜跟前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小青菜呢?也打心底里喜欢这位漂亮的长翅膀的姑娘。姑娘吻着小青菜,弄得小青菜挺不好意思的。穿连衣裙的姑娘飞走了,小青菜一直想念着她。没多久,小青菜觉得身上痒痒的。仔细一看... - 2018-12-29
  • 步履蹒跚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平原君家临街的楼房很高,在楼上可以俯瞰附近居民的房屋,平原君的美人--待妾,就住在楼上。有一天,众美人在楼上闲望,看到一个瘸腿的人到井台打水。美人们见到他行路缓慢,东摇西晃的样子,忍不住哄笑起来,有的还学仿他走路的姿态来取乐。这个瘸腿的人,... - 2019-01-16
  • 对症下药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华陀(tuó)是东汉末年著名的医学家,他精通内、外、妇、儿、针灸(jiǔ)各科,医术高明,诊断准确,在我国医学史上享(xiǎng)有很高的地位。   华陀给病人诊疗时,能够根据不同的情况,开出不同的处方。   有一次,州官倪(ní)寻和李延... - 2019-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