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我己经下令他回秋州重整人马,围堵张纾。我倒要看看,他终究还会干出些什么事来!

      鄂夺玉点点头道:奉国公不在若是他在,罗彻敬就未必敢妄动了。

      这小子我交给你了!罗彻敏在鄂夺玉肩上擂下一拳,鄂夺玉毫不犹豫地回了一拳,两人相视而笑。

      好了你回去吧!罗彻敏道,鄂夺玉略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突然又紧紧合上了嘴。

      罗彻敏见他神色,正想问,骤地却也听到了那琵琶铮铮,剖雾穿云而起。旋又如朔风化雨,细细弱弱,漫天而降,落到静静河面上,抚起寒波千道。罗彻敏策骑向前赶了几步,湿冷的柳叶贴上他的面孔,河中一汪灯火,象将要西沉的一团月晕,弹琵琶的身影在波心荡碎。

      罗彻敏抬眼看河边小楼,弹琵琶的女子微微垂首,面孔埋在发髻的阴影之中。发间珠光灼灼,与那十枚疾拨中的银指套交织成一团冷冽而又热切的光环。罗彻敏听着听着,突然想起,这便是他们初识之地了。

      不是说,不让她来么?罗彻敏想着,昨日他让人传笺于她,说这军务紧急,无暇辞别,此去归期难测,望她善自珍重、不必挂念。文字之中,其实已经有了疏远之意。送笺之时,他想,无非一个烟花女子,无非一段露水情缘,去便去了,又算得什么?是该扬鞭而去罢,然而等他清醒过来,双足却已甩镫落地。

      正这时琵琶声断去,这天这水都似骤然一暗,寂落无依。灯晕飘动,象一块无瑕的淡黄琉璃,笼着那眉目略含轻愁的女子自楼上降下。她裙袂在河风中拂起,缠过一根根竹栏,象是一双无力的纤臂,挣扎着想要挽住些什么

      一直到她在罗彻敏面前站定,罗彻敏都有些如在梦中。他犹豫着探出手去,,却又觉得那雾中不过是他思绪凝结的幻影,只要轻轻一触,就会在他指尖消散。

      此去风霜箭雨,愿君善自珍重!微微合动的红唇中,一团白气呵开,将她的眼眸中的那一星光芒含糊成潋潋水光。他胸前略紧,却是魏风婵在给他整着围巾。她手指光滑而冰凉,从他下颌上微微擦过时,竟冻得他瑟缩了一下。他抬起双手,欲要暖一暖那十指,魏风婵却已经猛地抽回指头,背在身后。

      九娘!他往前迈了一步,魏风婵却退了一步,打灯笼捧琵琶的两名小婵插了进来,拦在二人之间。

      灯火恍惚中,魏风婵抛下一个黯去的眼神,碎步远去。灯晕在越发浓起来的雾中烙出她的背影,留给他一个决别之意。

      这时诸军肃立,悄然无声,这些厮杀汉子们,都有了些愁思郁结。突然啪!地一鞭抽响,杜乐英一惊回头,只见罗彻同鼾声隐约,歪倒在马背上,手中的葫芦坠落。鄂夺玉的鞭子贴地拂过,卷起那葫芦,握在手中。似乎方才一幕,唯独不曾吸引到他的目光。

      这一声也唤醒了罗彻敏,他止住自己往前追去的冲动,胸中反反复复地念着一句话:这样了结正好,正好,正好这话起先说时,仿佛有一把雪亮的锯齿在胸口来回拉动着,然而再过一会,便觉得心头一片麻木。

      他翻身上马,向鄂夺玉道:泷丘的事,就拜托了!便勒缰飞驰上道。王无失和陈襄一左一右挽了罗彻同的马匹,率踏日都八千快骑,也随之而去。留下鄂夺玉任马匹悠然信步觅草,在河岸上来来回回踱步。直至四野鸡啼,天光欲晓,水面中依然映现他若有所思、又似全无所思的眼神。

      罗彻敏带着经过一冬整顿后的踏日都最先动身,因为结盟之事未卜,他们此去军贵神速,不欲节外生枝,便没有走冲天道,而是依旧走了拾宝道。

      一路上陆续得到消息,说是这几日据情形看,进军还算顺利。昃州城内的宸军因为粮草不济,又怕被切断后路,弃城向孟县进发,欲救出孟县驻军一同撤往厢州。赵德忠军尾随而去,己与瞿庆军成夹击之势。刘湛率乡民奇袭占领了金牛渡三里外一个叫秸风屯的庄子,堵住了河北宸兵南撤的退路。金牛渡宸军守军与南撤宸军眼下正昼夜不分地反扑,企图汇合。赵德忠正亲率帐下精锐亲军赶去增援,瞿庆解了孟县之围后,眼下也在那边进发。

      罗彻敏正这一军都是轻骑快马,辎重尽置于后,因此十日上,便入了接近了神秀关。只是到了关城之上,却觉得情形不对,城上旌旗乱舞,将日头搅得一片零乱。他们一直走到门前,竟然无人出来迎接。

      与神秀关每日都有书信来往,关中留守将佐早知他到达时辰,这情形就让罗彻敏分外不解。陈襄不管那么多,扯着嗓门就嚷嚷起来,王上驾到,还不开关?

      内面探出几个脑袋来,晃动了一会,才终于有人高声道:快开门!

      关门打开时,上前跪迎的几名将佐眼神中都有些掩不住的惊惶之色。

      出什么事了!罗彻敏俯声喝问道。

      将佐不及出声,就有浑身浴血的一匹马从街角转了过来。马上伏着一员将领,兜鍪不知落在何处,乱发垂散下来,掺着血块土粒。娄原!罗彻敏认出那是赵德忠的一员心腹将领,心骤地沉了下来。

      娄源带来的果然是不好消息。赵德忠前日晚前本与刘湛约好,内外夹攻秸风屯下宸军营垒,奈何刘湛却误了约定时辰,赵德忠猛攻不克,损失惨重。他眼下后撤到孟县,让伤兵们先回神秀关。

      罗彻敏惊道:瞿庆呢?他不是也到了那附近了么?

      瞿副使说敌军势大,赵大人再三相邀,他也不肯出兵,反说要退守昃州城。

      岂有此理!罗彻敏勃然大怒,喝道:出兵之事,是他参预策划的,他凭什么又畏缩不前?

      瞿副使说娄原瞧了一眼罗彻敏,却又将面孔低了下去。

      他说什么?

      娄原被罗彻敏狠狠地盯着,方吞吞吐吐地道:宸王遣使者再三招降于刘大人,怕刘大人他

      罗彻敏想起杜延章让鄂夺玉来劝他关于颁赏的话,不由重重地哼了一声,切齿道:你觉得呢?

      我其实倒不信,娄原苦笑道:打战的事谁料那么准,一次失误算不了什么。眼下我看刘大人还是忠于王上的,然而再过些时日,却难说了!

      喔?罗彻敏骤然站定。

      刘大人身边并无劲旅,只有亲信部属与民兵,秸风屯地势颇险,水源粮草不缺的话,倒是能守上个把月。然而若是刘大人得知友军猜忌,援兵无望,宸王再以他亲眷劝降的话

      罗彻敏怵然一惊,他沉下心来略想了一会,便可以体会到刘湛这时的处境。他断然道:赶紧飞鸽传书,将刘湛之子送过来!

      是!

      不等伏虎都与神刀都了!罗彻敏振衣身起,按剑道:我们马上赶去!

      入夜时分,罗彻敏从昃州城外经过。城池被熏黑了的痕迹经霜被雪犹然未去,小草在毁圮的砖石之间新发,那娇嫩的色泽越发衬得大地上的一切如此苍凉。他不由想起当初在这里与刘湛初见时的情形,暗暗地道:刘湛,愿你相信我!

      出关后一路所见,都是凋弊荒凉的景色,田地中生满杂草,多日不闻一声鸡啼。偶然见到一些百姓,都是枯瘦如柴,衣不蔽体,白日里看去,也如同游魂一般。罗彻敏心道:难怪宸军的驻扎会激起这么大的民愤,看来昃州确实负担不起驻军粮草。

      然而就在一年以前,他都常听父亲说起,昃州刘湛是个人材,十几年下来,将枢北大战中荡为白地的昃州整治恢复,再获有枢中第一粮仓之美誉。这一年来战事,将刘湛十多年经营毁于一旦,就连他这毫不相干的人看了,都觉得心中不快,却不知刘湛面对此等景物,将是情何以堪了。

      随着往日战场一次次重现,罗彻同也似精神起来,不再整日烂醉。他们兼程赶路,衣不解甲,马不卸鞍,在三月十八这日,到了孟县。赵德忠在此处驻守,瞿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905-982.html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娄山双怪_珍珠令
  •   三人默默的坐了一会,公孙相忽地低声道:“咱们被困在这里,总不是办法,要能冲出去才好。”丁峤道:“这还用说?方才那道石门,已经阅起,你能打得开?”  公孙相突然心中了动,随手从身边摸出一个火折,低声说道:“凌兄请把倚天剑借兄弟一用。”  ... - 2017-12-24
  • 第三十三章 婉约娇娥易姓名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简真人轻轻用袍袖拭着纵横老泪,说道:“我跨进家门,陡然发觉你娘脸色灰白,倒在地上,我心头一紧,赶快把她扶起,发现人手冰冷,业已气绝多时!”  白飞燕突然尖叫一声,哭道:“我娘被谁害死的?”  简真人继续说道:“那时我伤心得欲哭无泪,把她... - 2018-05-30
  • 第三十三章 五件兵刃被剑光绞成无数碎片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四周,五个人——北峡老人夫妇、南天一雕盛世民、古灵子、荀吉全已倒卧在血泊之中,五件兵刃也被剑光绞成无数碎片,散落一地。  丁少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招剑法竟有如此之强,自己竟在一招之间杀死了围攻自己的五个高手,心头也不无歉疚。  但继而一... - 2018-05-04
  • 第三十三章 汪洋万顷横空飞匹练 风麈千里何处觅芳踪_纵鹤擒龙
  •   以枯木和尚的武功,他们即使全上去,也无济于事,何况人手一多,碍了手脚,万一一个照顾不周,难免有人负伤。想到这里,赶紧大声叫声:“严兄,褚兄快请后退,还是由小弟去会会他罢!”  说话声中,身若电闪,“呛啷啷”龙形剑出匣。  一道青紫光华,... - 2017-12-28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突然发现自己过时了,又像从前那样没人注意了,汇款单也不来了。刘作家愤愤不平,他一手缔造了家喻户晓的李光头,自己却被迅速地遗忘。来了那么多的记者,个个扑向李光头,没有一个记者关心他,甚至没有一个记者认真看过他一眼。... - 2018-02-05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还我清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只得说道:“谢谢大师姐。”  九毒仙子一阵格格轻笑道:“好,小师妹,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我走啦!”  一个人像一阵风般往洞外飘飞出去。  田七姑含羞道:“小妹恭送大师姐。”她送走大师姐,才回过身来,双颊飞红,说道... - 2018-02-03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三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①。知足者富,强行②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③者寿。[译文]能了解、认识别人叫做智慧,能认识、了解自己才算聪明。能战胜别人是有力的,能克制自己的弱点才算刚强。知道满足的人才是富有人。坚持... - 2017-12-31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三十三章 扑朔迷离_引剑珠
  •   这一缩,不是缩回手法,而是五个纤纤手指,顺势一把,抓住了黑衣瘦小道人的右腕,倏然站起身来,回头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道人骤不及防,被她一把抓住手腕,心头一怔,嘿的一声冷笑,左手扬处,一掌向霜儿劈落。  霜儿紧紧抓住他右腕不放,身... - 2017-12-30
  • 第三十三章 多情未必大丈夫 直捣黑帮有内应_白衣紫电
  •   “十不全老人”江欢既然野心很大,且知谭起风十二日要回帮。他虽不怕他,毕竟下面的人都是他的旧属,万一他登高—呼,声势浩大惊人,不可轻估。  于是他派出人手,四下号召,找来了他的心腹、好友及晚辈,这几天陆续到达的有十七、八人之多。其中除了他... - 2017-12-31
  • 第三十三章 三妹同心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冰魄夫人和飞天蜈蚣如果双方之中,有一方稍呈不支,那么不是冰魄夫人立被毒袍所发出的剧毒毒死,便是飞天蜈蚣立被“冰魄寒光”所凝结的真气,当场冻死。这中间胜败之分,只在毫发之间,是以宁愿全力拼耗,谁也不肯稍退!  两人拼耗了这长一段时间,不但... - 2018-04-27
  • 第三十三章 丁天仁回到房中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回到房中,过没多久,小香端来洗脸水,就退了出去。  等丁天仁盥洗完毕,房外传来一阵细碎而轻快的脚步声,也响起小香声音说道:“启禀总管,小婢带妹子小翠来见总管。”  丁天仁道:“进来。”  宓无双领着经过易容的小香(以后改名小翠)走... - 2018-01-12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笑面神丐_彩虹剑
  •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笑面神丐道:“小老儿也不想再隐瞒二位大师傅了,小老儿的主人,就是……就是……啊哟……痛死我了……”  他连说话也来不及,迅快的抢过大德上人面前的一大海碗酒,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他方才说过,不管有什么疼痛,只要... - 2017-12-25
  • 第三十三章 惊闻恶耗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一行人穿行通道,这时已到尽头,石壁间.有着一扇黝黑的铁门。  杜景康一路上指挥手下武士,遇有岔道,就留人把守。  胡关主脚下一停,掳掳袖管,双掌紧贴门上,缓缓向右推去,铁门随着缓缓移动,露出一道门户。  身后众人,但觉从门中涌出一股冷风... - 2018-01-09
  • 第三十三章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
  •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徐少华、纪若男也相继跟入,站起身来。  只见洞内是一间方形的石室,两个一身黑衣的大汉手持钢刀,凛立不动,自然已经被贾老二制住了。  祖东权目光一转,问道:  “这里还有暗门,该如何开启呢?”  “嘻嘻,... - 2018-03-16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十三章 极大秘密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柳青一只亮晶晶的阵子,盯着尹天骐道:“你和孟长老说,我跟他学易容术好不好?”  尹天骐听一怔,道:“这个……”  柳青青道:“你方才已经答应了,我说出了,又不肯啦?”  尹天骐道:“不是在下不肯……”  柳青青道:“不是你不肯,难道你还... - 2018-01-06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
  • 第三十三章 四个黑衣人只露出两个眼孔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抬床板的是四个黑衣人,连头脸都用黑布蒙着,只露出两个眼孔,如今,他们正好弯下腰去,放下了床板。  床板上,鸳枕、绣被并头睡着两人,呼吸浓浊,喷出来的尽是酒气,他们当然是丁建中夫妇了。  这是一间不太宽敞的地室,点了一盏油灯,边上站着两个... - 2018-01-05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十三章 正直人的赞美是合宜的_圣经
  • 33:1义人哪,你们应当靠耶和华欢乐,正直人的赞美是合宜的。33:2你们应当弹琴称谢耶和华,用十弦瑟歌颂他。33:3应当向他唱新歌,弹得巧妙,声音洪亮。33:4因为耶和华的言语正直,凡他所作的,尽都诚实。33:5他喜爱仁义公平,遍地满了耶和... - 2017-08-20
  • 第三十三章 以下是神人摩西在未死之先为以色列人所祝的福_圣经
  • 33:1以下是神人摩西在未死之先为以色列人所祝的福。33:2他说:“耶和华从西奈而来,从西珥向他们显现,从巴兰山发出光辉,从万万圣者中来临;从他右手为百姓传出烈火的律法。33:3他疼爱百姓,众圣徒都在他手中。他们坐在他的脚下,领受他的言语。... - 2017-07-19
  • 第三十三章 留心听我一切的言语_圣经
  • 33:1“约伯啊,请听我的话,留心听我一切的言语。33:2我现在开口,用舌发言,33:3我的言语要发明心中所存的正直;我所知道的,我嘴唇要诚实地说出。33:4神的灵造我,全能者的气使我得生。33:5你若回答我,就站起来在我面前陈明。33:6... - 2017-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