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太阴宫主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黄承业虽被宫如玉松开了手,他此刻那里敢逃?只是愣愣的站在一边,此刻忽然插口道:“赤玉箫,这是洛阳崔家之物。”

      宫如玉横目问道:“你认识此箫?”

      黄承业忙道:“江湖传诵的‘岳家剑法崔家箫’,崔家以赤玉箫驰名武林,属下自然认识……”

      宫如玉默不作声的把半支断箫,往怀中一塞,目光闪动,问道:“你们今晚行动,可是逍遥宫下的谕令?”

      黄承业连连躬身道:“大姑娘明鉴,属下就是有天大胆子,也不敢对大姑娘有不敬举动,这是三天前就传下来的金令……”

      宫如玉冷冷道:“我不问你这么多,你们把岳夫人藏在那里了。”

      黄承业道:“就是那天送五姑娘她们来的车子,把太夫人接走了。”

      南振岳道:“走了多少时间?”

      黄承业道:“就是大姑娘来的时候。”

      南振岳道:“我这就追去,还来得及。”

      话声一落,急急转身,朝外就走。

      宫如玉道:“且慢!”

      南振岳道:“姑娘……”

      宫如玉道:“没有我领路,你是追不上的,我们一起去吧!反正我也豁出去了!”

      说到这里,突然回过头去,朝黄承业道:“你替我留在这里吧!”

      黄承业脸如土色,后退道:“大姑娘高……”

      他想说“高抬贵手”,但话声还未出口,宫如玉反手一掌,轻飘飘的拍在他肩头,娇笑道:“我不会亲手杀你,但你也莫想我轻易饶恕了你。”

      黄氏兄弟,剑砚二童全被点了穴道,像木偶般站在那里。

      宫如玉冷峻地望了他们一眼,回头道:“我们走吧!”

      三人离开兰渚精舍,奔过九曲桥,宫如玉突然站定身子,含泪道:“甘嬷嬷,你安息吧!”

      探怀取出一颗鸡蛋大小的东西,抖手朝兰渚精舍投去。

      艾如瑗奇道:“大姊,这是什么?”

      宫如玉道:“这是火千里的硫磺弹,那天没用在茨林岭,倒在这里用上了。”

      话声未落,只听隔岸“轰”的一声,黑夜中,但见蓝光一闪,一座精致豪华的兰渚精舍,顿时火光烛天,熊熊烧燃了起来。

      南振岳瞧得暗暗一凛,心想:“黄氏兄弟和两个青衣童子,穴道受制,这一来岂不活活烧死了?这女人手段当真毒辣得很。”

      宫如玉转过身子,低喝一声:“走!”

      “走?”暗影突然也响起一声,低沉的“走。”!

      宫如玉身子蓦然一震,一手拉住艾如瑗臂膀,朝后疾退了两步。

      南振岳一手按剑,目中凌威闪射,凝注着七八丈外的一片树林暗影,喝道:“什么人?’宫如玉轻声道:“来的是总护法。”

      暗影中,像鬼魅一般,飘然走出一个宽袍大袖,头戴道帽,颏留山羊胡子的灰衣道人,赫然正是天山一魔。

      他敢情仍以洪山道士自居,不然那会这般装束?只见他脚下不动,人却冉冉飘近,好像是离地而行,一手捋着山羊胡子,大声笑道:“还是大丫头耳朵灵,一下就听出我来了。”

      宫如玉当真是豁出来的,脸上丝毫没有惧色,欠身道:“总护法在此时此地出现,自然是为晚辈来的了?”

      开门觅山,问得倒干脆!

      天山一魔倒是被她问得一怔,不自然的笑了笑,哼道:‘如玉,你这孩子,也太任性了,怎会做出这等糊涂事来。”

      装得真像雾居然一派长辈口吻!

      宫如玉道:‘晚辈做了什么糊涂事来?”

      天山一魔皱皱眉道:“大丫头,在老夫面前,你也用不着隐瞒了。”

      宫如玉道:“晚辈并没隐瞒。”

      天山一魔道:‘你向老夫学去的解穴手法,可是想替岳夫人施救?”

      宫如玉道:“总护法已经知道了,何用再问?”

      天山一魔摇摇头道:“这就是你的糊涂之处,你怎好如此任性妄为,不计后果?你这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这句话当真问到宫如玉心里去了!

      她不禁呆了一呆,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迷惘,但终于毅然摇头道:“晚辈不为甚么。”

      话声出口,忽然若有所悟,抬目道:“我明白了!”

      天山一魔道:“你明白就好。”

      宫如玉突然冷笑道:“晚辈纵然从总护法那里,学来了解穴之法,只怕也解不开岳夫人被‘震穴手法’封闭的经穴。”

      天山一魔呵呵大笑,道:“不错,震穴容易解穴难,老夫传你的只是疏通经络之法,可收一时之效,难疗震穴之伤。”

      宫如玉哼道:“姜是老的辣,我总算认识总护法的手段了!”

      天山一魔脸上一红,勉强笑道:“大丫头,你这就说错了。”

      宫如玉道:“我说错了么?总护法一面假意传我解穴手法,一面却向师傅告密,我没说错吧?”

      天山一魔干笑道:“这就不对了,大丫头,你知道老夫传你解穴之法,乃是出于你师傅授意的么?”

      宫如玉微微一震;自露诧异,道:“师傅早就知道了?”

      天山一魔道:“所以老夫说你糊涂,你总该知道,你的行动,早已有人注意了。”

      宫如玉面露杀机,双目寒光一闪,问道:“这人是谁?”

      天山一魔道:“自然是向你师傅告密的人了。”

      宫如玉冷哼道:“总护法纵然不肯说出,我也查得出来。”

      天山一魔微微摇头,道:“孩子,你可知道,这是背师叛教的行为?”

      宫如玉道:“我既没有背师,也没有叛教,我可不怕。”

      天山一魔微微叹息道:“好倔强的孩子!”

      宫如玉目光一转,道:“总护法亲自赶来,可是要把我擒回山去?”

      天山一魔道:“大丫头,老夫先一步赶来,是要问问清楚,目前你师傅正在盛怒之下,老夫也无法相劝,只要你说得出理由,老夫自会替你担当。”

      “先一步赶来”,是赶在什么人之先?宫如玉心头暗暗一震,摇头道:“我没有理由,我这样做,但求心之所安。”

      “心之所安?”

      天山一魔目光注视着宫如玉,问道:“你心里有何不安?唔!这就是理由,你说出来让老夫听听看?”

      宫如玉略微迟疑了一下,她看看自己左边按剑而立的南振岳,再看看右边的艾如瑗,抬头答道:“五妹,和我一起长大的,她被师傅废去武功,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为了她,我决……”

      决心甚么?她要说“决心牺牲自己”,这是为情牺牲;但她没说出来,就改口了!

      “我……才想到替岳夫人疗伤,我事先不敢告诉师傅,但我准备回去再向他老人家领罪的……”

      艾如瑗听到这里,忍不住一下扑到宫如玉肩头,流泪道:“大姊……”

      宫如玉依然继续说道:“但事情全出我意料之外,我被蒙着头,堕入圈套之中,按上我背师叛教的罪名,今天纵然师傅来了,我也不怕。”

      天山一魔阴森的目光,掠过南振岳、艾如瑗两人,点点头道:“任性,太任性了!这理由纵然牵强,也还说得过去……但你何以又叫甘嬷嬷潜入宫主密室,这……又作何解释?”

      这老魔头明明是在套问宫如玉的口供,但说来却是丝毫不落痕迹!

      宫如玉心头又是一震,吃惊道:“甘嬷嬷私入师傅密室?”

      师傅的密室,不准任何人进去的,连自己五个姊妹,都、不例外,甘嬷嬷何以要冒此大险?蓦然她想起怀中半支赤玉断箫,和甘嬷嬷临终时说的自已是姓崔的话来1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隐秘?天山一魔瞧着她惊奇神色,阴森笑道:“那你是真的不知道了?”

      宫如玉还没答话!

      天山一魔又道:“也好,你跟老夫回去,向师傅禀明经过,宫主面前,老夫保你没事,唔,还有他们两个,也跟老夫走吧!老夫也同样保证你们的安全。”

      说得真好听,这不就是达成目的,把人都带回去了么?宫如玉毅然道:“我跟总护法回去,他们的事,我不能作主。”

      这话已经暗示南振岳、艾如瑗两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770-943.html - 2018-03-04
  • 第三十二章 胆颤心惊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火千里那肯相信,依言略微运气,果然发觉真气大有散去的模样,不禁脸色大变,愕然道:“申兄,果然……”  申公豹诡笑道:“兄弟说的不错吧?”  就在对方惊愕之际,突然出手如电,一指向火千里肋下点了过去!  “嘶……”  一缕极其轻微的破空锐... - 2018-03-06
  • 第三十七章 全盘皆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古桃花源,在武陵山脉之中。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辟出了百亩广场,背山面水,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广约数亩的木台,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太阴教开坛大典”。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 - 2018-03-07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
  • 第三十一章 安排奇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听到蒙面少女出声叫唤,脚下不由一停,回头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蒙面少女轻声道:“让他们去吧!”  南振岳急道:“我母亲……”  他迅疾回过头去,那桃花女和天山一魔两条人影,早已走的没了影子。  蒙面少女道:“你们随我来。” ... - 2018-03-06
  • 第三十四章 伏牛双凶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眼雕姜公纪瞧瞧天色,拱手道:“老师太,时间不早,老朽就要告辞了!”  病师太道:“姜堂主只管请便。”  金眼雕又朝南振岳、叶蕴如两人说了声“珍重”,便自大踏步朝门外走去。  病师太道:“南少侠、叶姑娘一夜未睡,快去休息吧。”  说话之... - 2018-03-06
  • 第三十五章 南中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那老人道:“不一样。”  南振岳道:“你们应桃花女之邀,又冲着南某而来,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老人道:“自然不一样,老朽等人应邀观礼,和小友是两回事。”  南振岳冷笑道:“桃花妖女,暗施毒手,伤我母亲于前,又阴谋劫持于后,她自己不敢... - 2018-03-06
  • 第三十六章 僵尸借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们全赖前面那个道士领路,亦步亦趋。  南振岳背着身子,面向车篷,他一只手还和叶蕴如玉手紧紧的互握着,他可以感觉到叶蕴如的身子,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荒林,黑夜,遇上一列毫无生气,又能举步行走的活僵尸,谁都难免不油生怖意,毛骨悚然!  ... - 2018-03-07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三章 菁儿从骆驼背上爬起来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到了,小姐。赤峰冷冷道。  菁儿一惊,揉揉眼从骆驼背上爬起来。她听错了么?到哪里了?  琉璃堡。  不相信,眼睛耳朵都不相信!眼前除了一如既往的漫漫黄沙,什么都没有。琉璃堡,琉璃堡在哪里?  抬头!  是了,在那座高高的沙丘的顶上,隐然... - 2018-12-12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第三章 秋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从沉甸甸的尸身中抽回了刀,看着那人无声无息地沉下水。血色从刀口中涌了出来,袅袅升起在水中,就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五年了,弱飖望了望手中的刀,自那夜杀了顾大少后,这把缅刀就已成为她手臂的一部分。雷老爷子传她的断流刀法,终于也已练成... - 2018-12-11
  • 小狐狸艾多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拜年  小狐狸艾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动物了。因为艾多生长在一个狡猾阴险的家族中。  大年刚过,爸爸艾来就把他们兄弟六个叫到跟前,启发他们的狡猾思维:“孩子们,趁大年初一,邻居们相互问候拜年之际,你们应该装作痛改前非的样子,给松... - 2018-12-14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最珍贵的礼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得知我们实习组第二天要走的消息后,整个山泉小学都笼罩在一种忧伤中。  山泉村是我们毕业实习时几个人自愿要求来的地方。这里位于大巴山腹地。是典型的山区,一年四季太阳只在中午才能照几个小时。山泉小学只有一个老师,全校只有4个年级,总共62个... - 2018-12-15
  • 老师,我爱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二(一)班的杜老师是全校公认的美女老师。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美,绝非“漂亮”两个字可以概括。  女生们暗地里模仿着她的穿着颦笑。男生们则偷偷讨论刚刚大学毕业的杜老师是否有了男朋友云云。杜老师也常常会在课堂上发现几双盯着她出神的眼睛。这些... - 2018-12-15
  • 我是鱼,你是海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中报到的第一天尧就很惹人注意,白净的面皮,斯文的举止,风趣的话语,加上不怕面部肌肉抽搐、看上去很皮的持续笑容。但是,所有这一切都弥补不了他一个“致命的缺欠”——身高太“迷你”。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A    军训过后,班委选举... - 2018-12-15
  • 萤火虫数星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日里的夜晚,萤火虫经常就会提着自己的小灯笼东奔西跑,它在干嘛呀?它在数星星,一、二、三、四、五、六、七、数着数着星星不见了,萤火虫忍不住哭了,它边哭边大声说:“哎呀!哎呀!天狗把星星吃掉了这可怎么办呀?这可怎么办呀?”  这时风来了,... - 2018-12-14
  • 小企企一家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南极,很冷很冷,淡蓝色的冰覆盖着大地,处处堆积着白雪。一只年轻的企鹅妈妈生了一个蛋。  “总算生下来了!”企鹅爸爸激动地说,他早就期盼着企鹅妈妈生下这个蛋了。  企鹅妈妈小心翼翼地把蛋递给丈夫,企鹅爸爸用脚掌把蛋轻轻扒拉到自己热乎乎的肚... - 2018-12-13
  • 笨鸟达达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达达是只年轻英俊的蓝色大嘴鸟,他爱上了橘黄色的大嘴鸟吉吉。  达达要盖一座好看又舒服的屋子,要是吉吉喜欢这屋子,达达就可以和吉吉成家了。  达达每天都在大树上用小石头子儿盖屋子,真带劲儿,他一边干活,一边吹口哨。不久,一座结结实实的小屋... - 2018-12-13
  • 猴兄弟与桃子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猴兄弟三个到田野里玩耍,玩着玩着,忽然远处飘来一阵浓烈的蜜桃子的香味。兄弟三个都闻到了,那红艳艳的桃子仿佛就摆在面前,一个个垂涎欲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们兴奋极了,立即朝着香味飘来的方向跑去。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他们发现了一棵桃树,树上挂... - 2018-12-13
  • 第九章 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夜半凉初透,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不觉触到了他的手臂。小奕睡得好沉呢!耳鬓厮磨之间,蒙住眼睛的带子早就不知落到何处了。可她还是没有什么印象。是他灭了灯,一切都在无尽的黑暗中进行。现在她慢慢地猜度着,他究竟是什么样子?就在身边躺着,像一个熟... - 2018-12-12
  • 一丝不苟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明朝初期,明太祖朱元璋下令禁止杀牛。一天,乡绅张静斋和举人范进相约去拜访知县汤奉。汤奉设宴招待他们,席间有位老者将一些人士拼凑起来的五十多斤牛肉送给他。汤知县一向受贿,可上朝又有禁令,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就问张静斋:“刚才有几个人送来五十... - 2018-12-13
  • 一发千钧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韩愈,字退之,唐朝邓州南阳人,是当时的大文豪,主张文以载道之说,以复古为革命,用散文代替骈文,影响当时及后代非常大,所以有文起八代之衰之功劳,他很反对佛教。唐宪宗派使者要去迎接佛骨入朝,他上表谏阻,得罪了皇帝,被贬到潮州去当刺史的官,他在潮... - 2018-12-13
  • 蓝花蛇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她身上布满花纹,蓝里透黄。大伙管她叫“蓝花”。  这时蓝花蛇孤寂地盘踞在一片草丛间。  草丛青青,碧波起伏,间或夹着几朵野山花。葱茏茂密的银杏树,挺拔耸立,别具特色。然而,蓝花对这美景却无心一顾。她心里凄凉着哪。  突然,草丛间沙沙响。... - 2018-12-14
  • 我要当怪兽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老师问大家,你们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是什么呢?  理想,就是你长大后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我仰着脖子,用脑子使劲想,我的理想是什么呢?对了,我的理想是当科学家,发明超级太空船,把全世界都装在里面!  “可是科学家很辛苦的。”同桌小月... - 2018-12-14
  • 月亮上的奇闻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咳咳咳……”兔子爷爷生了病,咳个不停,“咳,都怪可……咳咳……可恨的雾霾。”  大嘴兔子愁眉苦脸,望着朦朦胧胧的月亮,忽然想到爷爷给她讲过“玉兔捣药”的故事。哈,月亮上一定有灵丹妙药!  大嘴兔子决定到月亮上去一趟。她铆足力气,纵身一... - 2018-12-14
  • 小小猴拾金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个小小猴捡了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他不知道这是啥,于是他拿着金子找到了猴族里最老的老老猴,问:“老老猴爷爷你看我捡的这是什么?”  老老猴接过金子仔细看了又看,慢悠悠地说:“这是一块金子,它在人类的世界是很值钱的东西,我曾经看见人类们为了... - 2018-12-14
  • 第三十章 这是金禅脱壳之计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知本大师一怔道:“那该如何?”  公孙丑笑了笑道:“且等明天一早,寺中派几个采购杂物的师傅上街采购,老禅师可杂在其中,一起出寺。而且必须有两三个僧人,上山采樵,其中一个悄悄下山,老禅师等到了市场离去之后,那个僧人,立即补足人数,这样,采... - 2018-01-05
  • 第三十章 李光头已经顾不上宋钢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已经顾不上宋钢了,他伸出两根手指,说自己是白天挣钱,晚上挣女人。他说自己忙得不亦乐乎,除了钱和女人,什么都不知道了。李光头一直没有结婚,和他睡过的女人多得不计其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有... - 2018-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