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许玉兰走到许三观面前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玉兰走到许三观面前,说她要去见何小勇了。当时许三观正坐在屋里扎着拖把,听到许玉兰的话,他伸手摸了摸鼻子,又擦擦嘴,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扎着拖把。许玉兰又说:

        “我要去见何小勇了,是你要我去找他的,我本来已经发誓了,发誓一辈子不见他。”

        然后她问许三观:“我是打扮好了去呢?还是蓬头散发地去?”

        许三观心想她还要打扮好了去见何小勇?她对着镜子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抹上头油擦上雪花膏,穿上精纺的线衣,把鞋上的灰拍干净,还有那条丝巾,她也会找出来系在脖子上;然后,她高高兴兴地去见那个让他做了九年乌龟的何小勇。许三观把手里的拖把一扔,站起来说:

        “你他妈的还想让何小勇来捏你的xx子?你是不是还想和何小勇一起弄个四乐出来?你还想打扮好了去?你给我蓬头散发地去,再往脸上抹一点灶灰。”

        许玉兰说:“我要是脸上抹上灶灰,又蓬头散发,那何小勇见了会不会说:”你们来看,这就是许三观的女人。‘“

        许三观一想也对,不能让何小勇那个王八蛋高兴得意,他就说:”那你就打扮好了再去。“

        许玉兰就穿上了那件精纺的线衣,外面是藏青色的卡其布女式翻领春秋装,她把领口尽量翻得大一点,胸前多露出一些那件精纺线衣,然后又把丝巾找了出来,系在脖子上,先是把结打在胸前,镜子里一照,看到把精纺线衣挡住了,就把结移到脖子的坐侧,塞到衣领里,看了一会,她取出了那个结下面的两片丝巾,让它们翘着搁在衣领上。

        她闻着自己脸上雪花膏的香味向何小勇家走去,衣领上的两片丝巾在风里抖动着,像是一双小鸟的翅膀在拍打似的。许玉兰走过了两条街道,走进了一条巷子,来到何小勇家门前。她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坐在何小勇家门口,在搓衣板上搓着衣服,她认出了这是何小勇的女人,瘦得像是一根竹竿。这个女人在十年前就是这样瘦,与何小勇一起走在街上,看到许玉兰鼻子里还哼了一声,许玉兰在他们身后走过去以后忍不住咯咯笑出了声音,她心想何小勇娶了一个没有胸脯、也没有屁股的女人。现在,这个女人还是没有胸脯,屁股坐在凳子上。

        许玉兰对着何小勇敞开的屋门喊道:”何小勇!何小勇!“”谁呀?“

        何小勇答应着从楼上窗口探出头来,看到下面站着的许玉兰,先是吓了一跳,身体一下子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他沉着脸重新出现在窗口。他看着楼下这个比自己妻子漂亮的女人,这个和自己有过肉体之交的女人,这个经常和自己在街上相遇、却不再和自己说话的女人,这个女人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何小勇干巴巴地说:”你来干什么?“

        许玉兰说:”何小勇,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你长胖了,双下巴都出来了。“

        何小勇听到自己妻子”呸“的吐了一口口水,他说:”你来干什么?“

        许玉兰说:”你下来,你下来我再跟你说。“

        何小勇看看自己的女人:”我不下来,我在楼上好好的,我为什么要下来?“

        许玉兰说:”你下来,你下来我们说话方便。“

        何小勇说:”我就在楼上。“

        许玉兰看了看何小勇的女人,又笑着对何小勇说:”何小勇,你是不是不敢下来了?“

        何小勇又去看看自己的女人,然后声音很轻地说:”我有什么不敢……“

        这时何小勇的女人说话了,她站起来对何小勇说:”何小勇,你下来,她能把你怎么样?她还能把你吃了?“

        何小勇就来到了楼下,走到许玉兰面前说:”你说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许玉兰笑眯眯地说:”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许三观说了,他不来找你算账了,从今天起你就可以放心了。本来许三观是要用刀来劈你的,你把他的女人弄大了肚子,他又帮你养了九年的儿子,他用刀劈了你,也没人会说他不对。许三观说了,以前花在一乐身上的钱不向你要了,以后一乐也由他来养。何小勇,你捡了大便宜了,别人出钱帮你把儿子养大,你就做一个现成的爹,不花钱又不出力,许三观可是吃大亏了,从一乐生下来那天起,他整夜整夜没有睡觉,抱着一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这个一乐放下来就要哭,抱着才能睡。一乐的尿布,都是许三观洗的,每年还要给他做一身新衣服,还得天天供他吃,供他喝,他的饭量比我还大。何小勇,许三观说了,他不找你算账了,你只要把方铁匠的儿子住医院的钱出了……“

        何小勇说:”方铁匠的儿子住医院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儿子把人家的脑袋砸破啦……“”我没有儿子,“何小勇说,”我什么时候有儿子了?我就两个女儿,一个叫何小英,一个叫何小红。“”你这个没良心的。“

        许玉兰伸出一根指头去戳何小勇:”你忘了那年夏天,你趁着我爹去上厕所,把我拖到床上,你这个黑心烂肝的,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让你的孽种播到我肚子里……“

        何小勇挥手把许玉兰的手指打开:”我堂堂何小勇怎么会往你这种人的肚子里播种,那是许三观的孽种,还一口气播进去了三颗孽种……“”天地良心啊……“

        许玉兰眼泪出来了,”谁见了一乐都说,都说一乐活脱脱是个何小勇!你休想赖掉!除非你的脸被火烧糊了,被煤烫焦了,要不你休想赖掉,这一乐长得一天比一天像你了……“

        看到很多人都在围过来,何小勇的女人就对他们说:”你们看,你们来看,天还没黑呢,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要来偷我家男人了。“

        许玉兰转过去说:”我偷谁的男人也不会来偷这个何小勇,我许玉兰当年长得如花似玉,他们都叫我油条西施。何小勇是我不要了扔掉的男人,你把他当宝贝捡了去……“

        何小勇的女人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许玉兰的脸上,许玉兰回手也给了她一巴掌,两个女人立刻伸开双臂胡乱挥舞起来,不一会儿都抓住了对方的头发,使劲揪着,何小勇的妻子一边揪许玉兰的头发一边叫:”何小勇,何小勇……“

        何小勇上去抓住许玉兰的两只手腕,用力一捏,许玉兰”哎呀“叫了一声,松开了手,何小勇对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46-933.html - 2018-02-07
  • 第九章 顺生逆死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只听黑衣断臂老人大喝一声:“贱婢敢暗箭伤人!”  双脚一顿,人随声起,纵身朝后殿扑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许庭瑶骤睹青袍人扑倒地上,正待伸手去扶,瞥见大伯父后心,端端正正插着一支黝黑短箭。他匆须多看,便已认出这是骷髅教一再逞凶的骷髅... - 2018-05-18
  • 第九章 颠倒八门阵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他说来婉转,好像是替尹剑青设想,实则无非想从尹剑青口中,探出“迷踪图”的下落。  尹剑青怒声道:“阁下说的,全非事实,在下尚有事去,恕不奉陪了。”  天机星大笑一声道:“尹小兄弟,你且仔细的想想,兄弟说的,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年轻人一时冲... - 2018-05-15
  • 第九章 白衣少女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董老实看他神色极为郑重,他虽不知道这是什么书,也用双手接过,笑道:“楚相公放心,小老儿会好好保管的。”说罢,果然揣入怀里。  董老实又从竹篮中取出一个青布小包,轻轻放到桌上,含笑道:“楚相公,这里是五十两银子和五十两金叶,是荀相公要小老... - 2018-05-16
  • 第九章 丁伯超眼看丁少秋一记“鹤舞空庭”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伯超眼看丁少秋一记“鹤舞空庭”就接下飞云羽士的一掌一袖,心头也自暗暗高兴,但高兴之余,又不禁替小侄儿耽起心来,飞云羽士秦飞云并不是正派人物,第一招被你接下来了,他岂肯就此甘休?  飞云羽士果然不肯甘休,脸色铁青,厉笑一声道:“好小子,... - 2018-05-02
  • 第九章 挥洒如虹意气豪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玄修道人打了个稽首道:“善哉善哉,贫道实因此事关系四大门派盛衰之机,牵连甚广,贫道也作不了主,是以贫道之意,要请小施主随贫道上武当一行。”  赵南珩听说要自己跟他前往武当,不由迟疑道:“这个……小可……”  那静立一旁的三个蓝袍道人,此... - 2018-05-05
  • 第十九章 许玉兰嫁给许三观已经有十年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玉兰嫁给许三观已经有十年,这十年里许玉兰天天算计着过日子,她在床底下放着两口小缸,那是盛米的缸。在厨房里还有一口大一点的米缸,许玉兰每天做饭时,先是揭开厨房里米缸的木盖,按照全家每个人的饭量,往锅里倒米:然后再抓出一把米放到床下的小米... - 2018-02-07
  • 第九章 三件玉石兵器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如非自己变招快速,还几乎伤了丈夫,心头更觉有气。口中冷哼一声,双掌骤紧,对着王屋散人泼风般攻去!  王屋散人面对两个强敌,那肯硬接硬碰?  他以守为攻,尽量保存自己的气力,非到万不得已,不和两人接实。  这样又打过了二百多招,激得天狐... - 2018-04-23
  • 第四十九章 堂堂门派先掌门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流虽然不知孟守乾的师兄为何失踪之事,但听到四大门派掌门人果然全已失踪,不期心头猛一震!  自己本来还一直以为本门业已宣布封山,老师傅正在闭关静修,失踪的也许只是其他三派掌门,因为大家口头上叫惯了四大门派,才把峨嵋派带上,这就难怪监寺... - 2018-05-09
  • 第八十九章 遁迹荒溪骨末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怕他夺刀,右手直竖的单刀随着身形向后一偏,还没来得及发招,只觉左腕一紧,已被黑衣怪人右手扣住了脉门,同时对方左手却朝自己执刀右手抓来。  贺老大心头大惊,百忙之中一面运气护穴,右手一送,直竖的刀锋,已迎着怪人抓来左手推出。  黑衣... - 2018-05-14
  • 第十九章 别有诡谋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当下掷去手中兰草,再掠到第二盆前面,伸手一拔,依然并没有兰根,心头一怔,暗道:“莫非那马天风知道我要来找金沙兰的根,故意把兰根切去,不让我得到解药?”他自然不肯就此甘休,一连把四盆兰草全拔了起来,果然全都没有根部!  “看来只有去... - 2018-05-17
  • 第七十九章 全非面目曾相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黑衣老妪脸上变得异常狂厉,白发飘动,三角眼凶睛闪烁,桀桀怪笑道:“五阴手下,难有逃命的人,贺老大你躲的再快,也莫想捱过七日。”  另一个汉子已在此时迅速从青布包袱中取出两柄厚背被风刀,扬手把一柄丢了过来,口中喝道:“老大接着!”  叫贺... - 2018-05-13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五十九章 此行岂为传言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不到片刻工夫,三位少林高僧,渐渐又落了下风,三条灰影,在不知不觉之中,自动进入石龙婆拐势圈中。  他们生似走进了八阵图一般,不但再也联不上手,连脚步也凌乱了,左冲右突,再也无法脱身。  这情形直瞧得大行大师等三人,心弦大震。  拐影杖风... - 2018-05-10
  • 第二十九章 赠珠避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离开巫山,就向剑门山出发,他们为了施展轻功,走的是荒无人烟的丛山小径,攀崖过岭,越涧渡溪,翻了几条绵百一山脉。  第三天下午,便已赶到剑门山附近,向山下居民问明去柳池沟的方向,继续往山中走去。  原来这柳池沟在剑合之西,群峰插天,山... - 2018-04-26
  • 第十九章 寻觅红线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身子悬空,心中忽然一动,趁着要落未落之际,往前抄出的右手,陡然向身后挥去。  离合神功原有接引和反弹之功,他满拟这一下,足可消卸吸力,那知事实上却大谬不然,离合神功向后挥出,好像在虚无飘渺之间,不着边际,而那股无形吸力,却依然牵着... - 2018-04-25
  • 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 - 2018-02-09
  • 第三十九章 玉帛干戈凭取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被迫得向后连退了七八步,心头不禁大为震惊。他虽然不识得其他各派的掌法,但从她口气之中,已可听得出她这一轮掌法,包含着各派武功。因为其中有三招就是峨嵋的“伏虎掌”,在她参杂使来,愈觉正中蕴奇,变化比原来更为精奥。  暗想:敢情这套掌... - 2018-05-08
  • 第二十九章 一骑长趋入东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走近石阶,傲然点点头,抬手道:“管事不可多礼。”  口中说着,心头也着实感到紧张。  因自己此刻,是以他们姓辛的香主身份而来,自己从没见过姓辛的人,对方平日为人,个性,举动,都一无所悉,自然无从模仿。  尤其他们内部组织,自己也茫... - 2018-05-07
  • 第三十九章 正直无私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经这阵耽搁,已是未牌将末,洪氏向四周略一打量,原来前面已有一座插天高峰,排云直上,敢情就是崂山双恶口中的天回岭了。这就用手一指说道:“绿云,天回岭恐怕就在那边,咱们快走!”  说罢,一提身,连着几个纵跃,箭一般向前跑去。周绿云、柳琪... - 2018-04-27
  • 第十九章 阿爹去后侬心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原是个性倔强之人,他虽然对百愚上人心存无限感激,但还是摇了摇头,抬目追:“小可不想再回去了。”  十善大师从旁道:“贫衲临行之时,方丈曾有交代,务望小施主再去少林一行。”  赵南珩忽然想起佟家庄柴房中,那位瘦小老人翟天成曾经向自己... - 2018-05-06
  • 第四十九章 谢传忠展开刀法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谢传忠展开刀法,一道匹练般刀光,愈展愈大,和五支长剑划出来的剑光,交织如网,掩映生辉,形成了一幢如山光影,六条人影就淹没在这幢光影之中。  易天心拿下白灵风之时,逢天游也仗剑赶到,两人同时挥剑朝灰衣道士攻去,正好刘宝香、沈雪娟也从里首杀... - 2018-05-04
  • 第十九章 秋霜进来收拾碗筷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秋霜进来收拾碗筷,看他看得出神,不敢惊动,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丁少秋思索着九个身法变化,一面以手指代剑,比划点出去的剑势,有时也提吸真气,双足离地,在空中变换身法。  但试来试去,自己提吸真气,最多只能变换两式身法,而且在变换身法之... - 2018-05-03
  • 第二十九章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闻汝贤居然会在闻九章身上下毒,这真是出入意料之外!  闻汝贤道:“二叔放心,小侄还要你老人家的支持,自然不会下得太重,而且每半个月,小侄自会奉上一粒解药,决不会让你老人家毒性发作,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丁少秋暗暗... - 2018-05-03
  • 第三章 许三观的工作就是推着小车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的工作就是推着一辆放满那些白茸茸蚕茧的小车,行走在一个很大的屋顶下面,他和一群年轻的姑娘每天都要嘻嘻哈哈,隆隆的机器声在他和她们中间响着,她们的手经常会伸过来,在他头上拍一下,或者来到他的胸口把他在后一推。如果他在她们中间选一个做... - 2018-02-06
  • 第二章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他的叔叔,也就是瓜田的主人站了起来,两只手伸到后面拍打着屁股,尘土就在许三观脑袋四周纷纷扬扬,也落到了西瓜上,许三观用嘴吹着尘土,继续吃着嫩红的瓜肉,他的叔叔拍完屁股后重新坐到田埂上,许三观问他:  “那边黄灿... - 2018-02-06
  • 第四章 助产的医生说还没到疼的时候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助产的医生说:“还没到疼的时候你就哇哇乱叫了。”  许玉兰躺在产台上,两只腿被高高架起,两条胳膊被绑在产台的两侧,医生让她使劲,疼痛使她怒气冲冲,她一边使劲一边破口大骂起来:  “许三观!你这个狗娘养的……你跑哪儿去啦……我疼死啦……你... - 2018-02-06
  • 第八章 方铁匠的儿子被许三观的儿子砸破脑袋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他们说:“方铁匠的儿子被丝厂许三观的儿子砸破脑袋了,听说是用铁榔头砸的,脑壳上砸出了好几道裂缝,那孩子的脑壳就跟没拿住掉到地上的西瓜一样,到处都裂开了……听说是用菜刀砍的,菜刀砍进去有一两寸深,都看得见里面白花花得脑浆,医院里的护士说那... - 2018-02-07
  • 第十章 方铁匠要许三观把钱给医院送去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方铁匠找到许三观,要他立刻把钱给医院送去,方铁匠说:  “再不送钱去,医院就不给我儿子用药了。”  许三观对方铁匠说:“我不是一乐的爹,你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何小勇。”  方铁匠问他:“你是什么时候不做一乐的爹了?是一乐打伤我儿子以前?... - 2018-02-07
  • 第一章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这一天他回到村里来看望他的爷爷。他爷爷年老以后眼睛昏花,看不见许二观在门口的脸,就把他叫到面前,看了一会儿后问他:  “我儿,你的脸在哪里?”  许三观说:“爷爷,我不是你儿,我是你孙子,我的脸在这里……”  ... - 2018-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