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上去吧,看他们最终会怎样了?她道。

      鄂夺玉先怔后乐,想道:果然是女子,对情爱之事就是感兴趣。

      刚下过雨的地上,印痕宛然,历历在目。冯宗客穿着一双薄底快靴,每一只脚印都四平八稳,显得下盘功夫十分扎实,在众多杂纭的脚步中,甚好辨认。在旁侧时可见一双虚浮的脚印,显然就是他带着的女子。他二人足痕渐渐从大道上分出,到了一座树林里面,。树林里十分昏暗,又铺满了落叶,再找起来就费事得多。

      还是杜雪炽在一根断枝上发现了半个脚印,他们看了一眼那断口。杜雪炽道:这是极刚的剑砍下来的。

      鄂夺玉却将树枝拿起来对空瞧了瞧,道:你看,这上面的细痕

      他说出你看两字时,己有一截树梢落下,一句话未完,脚下已落了一地的残枝。

      两人一起抬头,一道断口霍然在目。他们弃马,一左一右跳上树,很快就发现了另外一些剑痕。有了剑痕,便比足印更易寻觅

      十多下呼吸间,他们已经看到了冯宗客斥喝的神情。奉圣剑挑飞而起,一柄长刀远远地抛飞了出去。失刀人戴着风帽,见势不对往后退。后面正是洼地,泥水倾刻间没过他半身。

      他一走,同伴一个人舞着柄细长银剑力敌冯宗客,左支右绌,更为惊险。冯宗客喝

      道:当初我身上带伤,才让你们欺凌,今日看我为何四弟报仇!他连进九剑,奉圣剑在他手中,一时竟比那长剑更为轻捷。

      那退走之人突然地跌了一跤,整个人都几乎陷进泥坑。他两只手在空中乱挥,终于抓到一丛茅草,带着一身黄泥,挣扎着提出身来。只是秋日茅草毕竟半枯,被他这么一扯,就折了大半。

      啊!一个女子轻轻叫了一声,从衰草后站起身来。她面上戴着长长地帷帽,从地上起身时的腰肢轻拧,仿佛断雁在风中回旋,倍觉孤弱无依。自然便是五夫人了。

      退走之人大喜,向五夫人扑去。五夫人提着裙袂往后奔,然而她身怯力弱,显然跑不了多远。冯宗客见她遇难,剑招猛紧,连劈两记回撤,足下已经摆出往五夫人去追赶的架式。对他对敌之人看出他的意图,细剑瞬间舞成一团雪霰似地冷光,急急地粘了上来。

      冯宗客耳听身后足声,心急若焚,更是发力出招,力道虽劲,破绽却多。敌手的细剑,正是最宜寻隙抵暇,这时即占先手,岂能放过,将其飘忽诡谲之处发挥得淋漓尽致,瞬间就数次从冯宗客肌肤上掠过。几道赤痕在冯宗客身上划现,虽然都不深,然而却让冯宗客再也不敢躁动。他一步步地往后退,又用了两三招,才终于挣脱了险局。

      这时他赶紧往回看,见五夫人跌倒在地,双手握得极紧贴在心口上,敌人正向她扑去。冯宗客袖中翻出两箭,连珠两箭前后相衔追噬那人后心。那人听到风声扑滚下地,手己捞到了五夫人的一只纤足。两箭高了半寸从他脊上掠走,却射向了五夫人起伏的胸口!

      冯宗客大惊失色,突然一道乌影,象夜色中的雨丝,淋在他的白羽上,白羽颓然落地。

      他霍然抬首,见到那一带黄叶轻漾,仿若金水初分,从中滑出两个少年男女。女的虽不识,男的向他点头微笑,手中正执着一支短弓,可不正是鄂夺玉么?他一声欢呼未出口,只见那少女抢先了一步下树,剑光在团花般飞散地裙袂中亮起,照得秋晦丛林一片湛然。剑光敛后,敌人肩上血水飞溅,踉跄向后,足下一滑,再度跌入了那个水洼之中。

      他这时虽然分了心,然而对他敌对之人见他又来强助,只有更为惊怯,招式绵密却虚浮,冯宗客察觉出他逃跑的心思,赶紧收回目光,连劈了好几招,打乱了他的步伐,狂喝着欺上前去。

      那人却不招架,任由奉圣剑刃落在他臂上,然后在那一瞬间猛地侧身。一片血肉化作数千小点溅向冯宗客的面目。冯宗客不自由主地招手一挡,手心中犹有刺痛。等他再睁眼时,那人已然溜上了树梢。

      嗖!一箭不偏不倚地贯入那人大脚,他在树上弹动了一下,似乎会倒栽下来,然而他两手抱着树枝,荡了一荡,便如猿猴般没入了前方的树丛中。

      冯宗客欲往前追去,只是猛一回头间,眼中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他觉得十分不安,犹豫了一刹那。这一刹那迟疑,就再难寻那人形踪。他不解地往回头看了一眼,跌入水洼中的那人正慌手慌脚地将风帽戴回头上,方才应当是跌落了罢

      这个动作极不合情理,他处在敌人包围中,同伴又抛之远遁,理应急于逃走才是,为什么却着紧戴一只帽子?

      他的脸上糊满了黄泥,然而冯宗客却还是觉得依稀眼熟。他猛地返身,在鄂夺玉不解地眼光中向水洼行去。那人的手抖得厉害,帽子胡乱地扣在脸上。

      冯宗客站在他的面前,看到他揪紧着帽沿的五指,五指僵硬。放下帽子!冯宗客低声道。没有动静,只有更为粗浊的呼吸。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奉圣剑疾挑而去,风帽被绞散,一片片如惨青落叶漂在水面。浆面上映出那人张惶的面孔,冯宗客狠狠地闭眼,然后猛甩了一下头再睁开,那人已然缓缓地软倒进水中。

      最后沉没的是那一柄短剑,剑的周围,浓血象厚毡子似地铺开。

      鄂夺玉落到冯宗客身边,问道:你认识他?

      冯宗客想说话,然而几番提气却都没有说出来。他趟进水中,将那人捞起,拭去那张面孔上的泥泞。眉眼一点点地露了出来,虽然只是数日相处,然而何销的容貌他依然不会认错。

      他揭开眼皮,看到放大的瞳仁。这回,是真地死了?他茫然地抱着他站起来,问鄂夺玉:这是怎么回事?

      鄂夺玉被问得一怔,心道:这话该当是我问你才对。

      五夫人跟在杜雪炽身后走向他们,她看到冯宗客怔忡的神情几步赶上来,问道:怎么回事?

      虽然曾与她同路多日,可鄂夺玉却是头一次听到她说话。她的声音象是一张在顽童手中抚动的名琴,每一声都十分悦耳,然而合起来时,却又绝无抑扬承顺的变化,显得单调生硬。

      他是当初赵德忠遣来护送我和知安的副将冯宗客将何销的尸体放在地上,这时似乎才从过度的惊吓中回过神来,道:可是他,分明死在了泷东码头上!

      等他将这件异事说完,鄂夺玉已然升起了一堆旺旺的火。如此说来,他道:你们当初遇袭,或许何销本来就知情。

      只怕正是如此!冯宗客手中抚着那柄何销自尽用的短剑,很不是滋味地道:几百名弟兄,死得好惨!

      何销假死为的是什么?杜雪炽骤然插言。

      冯宗客正想说什么,却又欲言而止。鄂夺玉已经说出了他所想的,是为避嫌疑!

      昃州质子死于路上,谁最有嫌疑?自然是派兵护送的人。

      可冯宗客摇摇头道:若是为避嫌疑而假死,那么似是预定好了让我们逃走

      这是不对!鄂夺玉从包里取出干粮来,给各人分去,若有所思地道:那么,就不是赵德忠所为罗?

      也不见得,毕竟弘藏老禅师出手,事先谁也不能料到。冯宗客还是摇头。可是他这动作猛又僵住了,果真不能料到么?弘藏禅师曾经在集翠峰行事,难道真没人察觉?

      把那支剑给我!杜雪炽向冯宗客伸出手去,冯宗客递给她道:我方才己经细瞧过了,并无什么表记。

      杜雪炽不语,翻来覆去地看。见她神情如此郑重,几个人都不自由主地盯着她。片刻后,她似也失望,将短剑扔回给冯宗客,冯宗客手里正拿着干粮,没有去接,任那剑插在自己面前。

      冯宗客几口啃完了口中的干粮,拍拍衣上屑未,这才将剑抽了出来。鄂夺玉坐在他对面,火光照到了剑拨出后留下的狭洞。他觉得洞壁上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89-982.html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在柳公权与蔺东海身后不远,云襄与金彪也正往山下走去。二人刚出寺门不远,就见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公子,我可等到你了!”  云襄认出是前日那个卖野果的孩子,不禁面露微笑。那孩子急急地道:“我说过要再摘一篮更甜的果子给公子尝尝,可惜... - 2018-06-10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议大事忠良奉密诏 谋篡位奸佞施毒计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虽然康熙下昏,不许他们护侍,可魏东亭怎能放心呢。他暗暗跟从御驾,直过了乾清门,见康熙已平安进了永巷,方才转出午门,打马飞奔索额图府。  索额图尚未回来,但门上的人掌着灯,显然在等候着,见魏东亭深夜造访,都觉意外。门上领头的戈什哈赵逢春连... - 2018-12-23
  • 第十七章 宴鸿儒康熙怜孤才 赴禁宫士奇劝尼僧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的话果然不差,二人来到西苑,早有一大帮六部官员迎了上来,一个个低眉顺眼“明中堂”、“高相”的叫得亲热。高士奇不愿和他们瞎掺和,便拉过一个人来,悄声问道:  “你叫宋文远,是刑部的员外郎,我们曾见过一面,我记得不错吧。”  那个叫宋... - 2018-12-28
  • 第十七章 理家事棠儿奖小奴 议政务傅恒敦友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乘轿从圆明园回到老齐化门内自己府邸,天色已经断黑。夏日昼长,下轿借着倒厦前灯光看表,已指到亥正时分。里院里侍候的黄世清家的,程富贵家的,老赖家的,几个有头脸的婆子,听门上报信主母回府,一拥而出簇拥着棠儿进来。一路两行家人长随站在灯下... - 2019-01-20
  • 第十七章 修政治乾隆衿孤忠 维纲纪盛怒逐胞弟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翌日,弘昼纪昀范时捷三个人平明起身,沿江北驿道奔波一日便回了扬州。因纪范二人不惯乘马,都骑弘昼王府护卫的坐骑。那都是口北杂交的走骡,骑上又快又稳。驿道右临长江左倚江淮平原,浩浩渺渺孤帆远影,而或青郁连绵落花似锦,也都无心观赏留连,只一路... - 2019-01-26
  • 第十七章 黄花镇师生同遭变 狠亲舅结伙卖亲甥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颙琰和王尔烈在东屋安置下来。“在家靠娘,出门靠墙”,颙琰的铺盖自然设在东壁下。进门一张床是王尔烈住。这屋子既小,两张床夹着一张桌于还有一把老梨木椅子,只剩下窄窄一条转侧之地。王尔烈船下步行半日,腿脚有点累,但晕船的毛病却好了,精神焕映得... - 2019-01-28
  • 第十七章 君臣议政痛说往事 龙凤相爱对口吸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事和鄂尔泰、衡臣无关。你们起来。”乾隆苦笑了一下,“是朕德力不够,所以才有‘一技花’这样的盗匪,流窜数省,不能缉拿到案。也是朕无用人之能,将大事托付一个不可靠的人!——像高恒,从接旨到石家庄,他竟走了十几天,这不是玩忽王命?他在折子... - 2019-01-11
  • 第十七章 月好不共有钦差长叹 临终献忠心皇帝抚孤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蒋班头见傅恒这气度,摸不清来头,思量了一下,命人封了院子,便转身出去。一会儿,一个官员踱着方步进来,站在檐前向傅恒问道:“您先生要见我?贵姓,台甫?”  “请屋里说话。”傅恒淡淡地说道,将手一让,又对飘高等人道:“事体不明,你们几个暂时... - 2019-01-04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七章 尽忠心王掞犯龙颜 论时弊康熙讲史训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在张廷玉的照料下,回到养心殿西暖阁里坐下,刚刚端起太监送来的参汤,就听外边有人报名请见:  “臣王掞、朱天保请见圣驾。”  “嗯,王掞进来,朱天保且在外边候着!”  太监一声传唤,王掞进来了。这位老夫子学识渊博,为人正派,深得康... - 2019-01-02
  • 第十七章 假皇上火烧清真寺 真奸雄困守额驸府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杨起隆在牛街清真寺里,扰乱了回民们的礼拜。杨起隆的护驾指挥朱尚贤,又动手打了回民青年,主持法事的阿訇愤怒地质问他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真主祭坛前行凶打人?”  朱尚贤身子一挺,骄傲地昂着头说道:“我是当今万岁爷驾前的一等... - 2018-12-26
  • 第十七章 青城飞燕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呱”!“呱”!  竹篓中登时发出刺耳异声,五团黑影,疾如流矢,向外窜出。  青衫少年连飞出的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清,陡觉腥风扑鼻,已向身前扑到!不由心中一惊,左掌凌空劈出,身形同时后跃!  他这一掌虽然仓猝出手,差不多也用了三成力道... - 2018-05-28
  • 第十七章 说得俏皮些可能会不大实在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当人们想要说得俏皮些的时候,说话就可能会不大实在。在给你们讲点灯人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忠实,很可能给不了解我们这个星球的人们造成一个错误的概念。在地球上,人们所占的位置非常小。如果住在地球上的二十亿居民全站着,并且象开大会一样靠得紧些,那... - 2018-03-22
  • 第十七章 神秘老妪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金笛解元接到手中,打了开来,只见白绢上血迹斑斑,写道:“弟子途经赣州,适逢好好先生寿辰,其子复初遣人四出迎宾,把弟子迎入赵宅,遂施强暴,弟子清白已玷,生不如死,伏乞为弟子昭雪沉冤。弟子姚翠玲绝笔叩上。”  金笛解元看得勃然大怒,哼道:“... - 2018-03-30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飞霜七剑魂离天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急急跑来道:“袁院主,你是说对我的误会,已经完全冰消玉释了?”袁丽姬点头幽幽说道:“只留下我对你的歉疚,幽怨,绵绵难了。”  黄秋尘脸上立刻泛出一丝欢愉之容,朗声说道:“袁院主,过去的事已经如云烟消散,我心中绝不怨恨你,其实那丑事... - 2018-03-19
  • 第十七章 意外之助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片刻工夫,便已奔到柴姑婆居住的石屋门前。花小玉脚下一停,低声道:“你上去打门。”  白少辉伸手一推,厚重木门,应手而启,这就尖声叫道:“柴姑婆。”  他自幼跟随黑煞游龙学艺,自然也懂得改变声音,这尖着喉咙说话,当真有几分像秋云的声音! ... - 2018-03-09
  • 第十七章 步入危机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身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接道:“我也不想再瞒你了……”  “大哥,我……我……是一个苦命的女孩子……”  他声音越说越低,一颗头几乎直垂到胸口!  南振岳微微笑道:“龙兄弟,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龙学文忽然直起头来,摇摇头道:“不,... - 2018-02-28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
  • 第十七章 数掌门冬眠不醒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圆洞里面,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道,边上有两个绞盘,此刻正有两个黑衣汉子站在左边一个绞盘边上,看到高大汉子右臂已断,鲜血湿了大片衣衫,身后还跟着走进程明山来,两人齐齐一惊,正待抬手掣刀。  程明山喝道:“你们动一动,他先没命了。”  高大汉... - 2018-05-23
  • 第十七章 骷髅神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楼青云挥手示今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这两个老魔头立即飞身悄没声的站在了中年尼姑的左、右后方,女尼阴森森的呼了一声,毫无惧意。  楼青云暗皱眉头,沉声喝问女尼道:  “这尼庵中共有多少女尼,人在那里,你是否就是主持,快说!”  女尼冷哼一声... - 2018-05-26
  • 第十七章 围沙城掘地获粮泉 困黑水清军求援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马光祖这一举措兆惠全然不知,也没有料到。他踹营得手,霍集占大营全部瘫痪失去指挥建制。只好退出营盘重新整理队伍。藉此机会兆惠一边命人烧营,一边命人收集吃食,喂马饮水稍作休息。好在踹营是晚饭时候,煮熟了的羊腿、馕饼自然不少,人吃饱马也带足了... - 2019-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