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一树梅花两剑同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

      千手如来身上那套“辟邪剑法”,原是从少林“达摩剑”,武当“太极剑”,峨嵋“乱披风”,华山“太白剑”中撷取精华而成,南魔手方百计把四位掌门人诱来祝融峰,就是为了探求这四套剑法的本身变化。

      他这一阴谋,四派掌门人当然不知就里。

      只听云台老人沉声问道:“南老哥要如何比法?”

      南世侯冷傲的道:“兄弟以千手如来作赌,四位道兄尽管施展上乘剑法,联手出击就是。”一面回头道:“玖儿,你把长剑借给百愚上人一用。”

      南玖云从身边解下佩剑,双手递到百愚上人面前,道:“上人请用剑。”

      百愚上人身为少林寺一代掌门之尊,少林寺数百年来一直被武林中目为领袖群伦的难一大派,南世侯居然要他们联手合击,未免也大嫌狂妄。

      但百愚上人乃有道高僧,闻言只是低喧了声佛号,缓缓接过南玖云长剑,随手把禅杖往地上一掷,和声道:“老衲不自量力,要先向施主讨教几招。”

      南世侯从腰间抽出七星剑,轻轻拭拂了一下,顾盼自豪的赫然笑道:“四位造兄还是一起上的好。”

      云台老人冷笑一声道:“南兄好大的口气!”

      百愚上人修养再深,脸上也不禁微微变色,勉强笑道:“老施主只管赐招,老油要是不敌,三位道兄自会出手相助。”

      南世侯纵声笑道:“如此也好,大师请恕兄弟有后。”

      七星剑尖斜举,嗡的一声,划起一朵剑花,缓缓朝百愚上人推去,一面回头道:“三位道兄也请准备了!”

      百愚上人久闻南魔大名,此时看他出手第一剑上,就剑风嗡然,威势极盛,心想甚感惊骇。暗道:无怪此人这等狂妄,武功确有过人之处!

      左手当胸,口中低诵一声佛号,右手长剑,也自缓缓迎出!

      他这一剑,看似有气无力,毫不惊人,但一尘子。大觉大师、云台老人都心头明白,百愚上人使的,正是少林上乘武学“达摩剑法”!

      剑尖乍接,发出“叮”的一声清响,彼此同时都觉右臂一震!

      南世侯也暗自一惊,心想瞧不出这老和尚内功真还深厚!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就是百愚上人剑尖和南世侯七星剑一接之下,陡觉服前大亮,对方第一朵剑花,一闪而灭,倏然之间,剑尖上一连串飞出十数朵银花,冉冉洒开!

      百愚上人推腕错剑,剑变“云雾金光”,在身前划起一道银虹,湛堪把飞来剑花封住。

      哪知剑花经他一逼,突然满天流动,横飞而出,朝另外三位掌门人面前飞去!

      只听南世侯的声音:阴恻测笑道:“三位退兄,还不快亮兵刃?”

      百愚上人心头猛震,他这是什么剑法?明明被自己接住了,怎会反向三人攻击?

      一尘子、大觉大师。云台老人,也没想到南世候和百愚上人动手没有两招,就会突然向自己三人袭来,声音入耳,眼前银花缭乱,森森剑气,业已逼近!

      这下,任他三位掌门人涵养再好,也不禁勃然变色,身躯飘动,各自闪开数尺!

      哪知三人身形才动,眼前冉冉银花,却也不徐不疾,如影随形而上!

      “呛”,云台老人满脸怒容,翻脱抽出太白剑,一招“迎云捧月”,朝前急挥而出,口中大声道:“南世侯,你也欺人太甚了!”

      他含怒出手,匹练暴涨,剑风带起轻啸之声!

      同时,大觉大师低喧佛号,一尘子朗诵一声“无量寿佛”,也在后退之际,各自挥剑封解!

      南世侯在三招之间,就逼得四大门派的掌门人全出手了。

      直把隐身在树上作壁上观的赵南珩,瞧得既惊又喜。他惊的是南魔武功本已罕有敌手,如今又从绿玉金莲千手如来上参悟“辟邪剑法”,如虎添翼,今后只怕更无人能制。

      喜的却是“辟邪剑法”果然变化通玄,威力极强,自己总算机缘巧合,和南魔同时学会,只要假以时日,不难破解“罗髻三剑”,好替本门洗刷“封山”之辱。

      就在地一惊一喜心念转动之际,大殿上已是剑光缤纷,打得如火如茶!

      这是一场武林中百年罕见的空前战局,以四大门派掌门人之尊,居然联手合击,对付一人。

      传出江湖,南魔即使落败,也足可轰动天下,引以为豪,何况南魔在彼此对攻之中,还抢尽了机先。

      五剑齐举,剑气迷漫,匹练横空,银花怒放!

      五位当代武学宗师,正在各出维学,展开抢攻。

      赵南珩既要悉心揣摩南世侯施展的“辟邪剑法”精微变化,又要随时注意四位掌门人所使的独门武功,当真有目不暇接之感!

      四大门派前代掌门人,除了把四派武学精华雕成一座千手如来之外,因顾虑四派门人,行走江湖,遇上强仇大敌,可以互相策应,是以另外又创了一套“联合剑阵”,分授门下弟子,不论人数多寡,均可联手御敌。

      四位掌门人所使剑法,虽然各异,但对联手合击之道,各人都是精研有素,他们并设施展“联合剑阵”,但进攻退守之间,还是绵密无间。

      南魔从千手如来上得来的“辟邪剑法”,只有剑法,没有身法。他虽曾告诉南玖云,练习此剑,可以用他们家传的“天星剑法’”为辅。

      不知是剑法展开之后,觉得身法配合不上?还是他另有用意,想试试“辟邪剑法”到底需不需要身法为辅?

      因此,他从一开始,就只是振腕挥剑,身子站在原地,丝毫没动,但尽管如此,他挥出的剑势,还是生生不息,满殿流动,扩及两支,四位掌门人围在他四周,仍然无法逼近一步。

      由此看来,“辟邪剑法”好像真还用不着身法似的!

      赵南珩心头暗暗凛骇,假如南魔再配上身法的话,四位掌门人可能被逼得无处可退。

      双方待续到五十把左右,战局似是有了转机。南魔挥洒的朵朵银花,虽然此灭彼起,变化万千,但已不如先前那么凌厉。

      这四位掌门人的剑势,此时敢情已达到高xdx潮,硬把南魔的威势,压制下去了!

      五支长剑上,都已贯注了五位高手的毕生功力,别看他们举剑缓慢,但一招一式之间,莫不隐夹着动人心魄的嘶嘶剑气!

      就因五个人的剑势,都慢了下来,赵南珩也由目不暇接,渐渐看清楚了!

      百愚上人在四位掌门人中,修为最深,使的那套“达摩剑法”,炉火纯青,出手运剑,博大庄严,不带丝毫杀伐之气,当真只有参透佛家真谛的高僧才能使得出来。

      一尘子使的“太极剑”,乃是武当派的镇山绝艺,讲求剑气合一,以柔克刚,借敌之力,强我之劲,使出来的剑法,看来有气无力,既无猛攻很拚,也没有大开大闹的气势,但以心使意,以意运力,剑势悠悠,纯出自然,功力也已到了上乘境界。

      华山“太白剑法”,气势浩瀚,走的却是迅猛路子,一把一式,莫不隐挟雷霆万钧之势。

      尤其云台老人生性僻傲,此刻已被南魔激怒,含愤出手,剑发如风,更是强劲,白练盘空,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威力之盛有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

      至于本门“乱披风剑法”,赵南珩精练多年,最是熟悉不过,只是自己从小在伏虎寺长大,从没见到老师傅亲自使过剑法,这会自然特别注意。

      果然这套八十四盘的剑法,在老师傅手上使出,更觉玄奥精纯,别具威力,许多精微之处,并非自己所能想到。

      远远瞧去,宛如风摇杨柳,东一剑,西一剑,漫天飞洒,乱无章法,实则纵横交叉,轻灵细致,绵密已极!

      赵南珩目前身手,已大非泛泛,自然瞧得出四应掌门人的内功修为,虽似略逊南魔,但也相差无几。

      此刻以四敌一,仍然占不到便宜,完全是因这一套“辟邪剑法”,既从四大门派剑术精华中研创而来,是以反成了四派镇山剑法的克制。

      这一点,当非昔年研创“辟邪剑法”的四派上代掌门人始料所及之事。

      赵南珩无意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691-955.html - 2018-05-11
  • 第六十八章 使他的仇敌四散_圣经
  • 68:1愿神兴起,使他的仇敌四散,叫那恨他的人,从他面前逃跑。68:2他们被驱逐,如烟被风吹散;恶人见神之面而消灭,如蜡被火熔化。68:3惟有义人必然欢喜,在神面前高兴快乐。68:4你们当向神唱诗,歌颂他的名,为那坐车行过旷野的修平大路。他... - 2017-08-22
  • 第六十八章 感应绝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啊!”梅三公子简直闻所未闻,不由惊啊出声,肃然起敬的道:“前贤忠义为国,令人不胜敬仰,不知勾魂律令真实姓名,道长可能见告?”  老道人摇头道:“贫道和他相识之时,他已年逾花甲,不用姓名久矣。”  梅三公子心知老道人不愿透露勾魂律令真实... - 2018-01-14
  • 第六十八章 武林一统_引剑珠
  •   峡主夫人道:“老虔婆,你总该明白身上之毒,由我控制,我可以立时让它发作。”  鸠磐婆乌爪似的手爪一探,阴笑道:“老婆子纵然立时毒发,以我的修为,至少也可以支持一两个时辰,但我只要举手之间,就可以在你身上施下九魔炼魂之术,使你在未来四十九... - 2017-12-30
  • 第六十八章 武林一统_引剑珠
  •   峡主夫人道:“老虔婆,你总该明白身上之毒,由我控制,我可以立时让它发作。”  鸠磐婆乌爪似的手爪一探,阴笑道:“老婆子纵然立时毒发,以我的修为,至少也可以支持一两个时辰,但我只要举手之间,就可以在你身上施下九魔炼魂之术,使你在未来四十九...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六十八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善为士者①,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②;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③。[译文]善于带兵打仗的将帅,不逞其勇武;善于打仗的人,不轻易激怒;善于胜敌的人,不与敌人正面冲突;善于用人的人,对人表... - 2017-12-31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六十五章 白羽穿云拜下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九合金丝鞭不避不让,反而迎着一瓢子单刀,全力扫到!  这下,两人全都用上十成力道,刀鞭互撞,金铁大震。一瓢子在内功修为上总究较卜三胜高出许多!  这尽力一击,一瓢子固然被震得退了一步,但卜三胜却连退三步,九合金丝鞭被震弹得几乎脱手而出!... - 2018-05-11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十二章 冷面冰心一紫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卖卦老者微微一顿,抬头道:“老汉说的首脑人物,就是年纪比你大辈份比你高的人!  哈哈,这还不是龙在南,利见大人,小哥,你寻的四人,可是你长辈?譬如你的伯伯、叔叔?”  赵南珩道:“在下找的就是四位伯父。”  卖卦老者道:“你只要一路朝南... - 2018-05-11
  • 第六十章 芳草斜阳双燕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两人话声一落,立即退出树林,施展轻功,一路朝谷外奔去。  赵南珩内功深厚,这一全力施为,片刻工夫,已把侯剑英丢落老远,回头一瞧,不见侯剑英跟来。只好停住脚步,回身等候。  这一停步,他顿时认出此处,正是上次游老乞倚着树大骂自己的地方,再... - 2018-05-10
  • 第六十八回 幻相迷踪 凶徒倏现_江湖奇英
  •   商亚男大惊,他知道尉迟宣绝无法挡过人家一招,回首一瞥,自己离开太远,无法相救,一咬银牙,手中长剑骤告脱手,向“阴手屠夫”后心射去。  但是,来不及了,尉迟宣口中一声惨叫,一招雷公鞭刚使满,长鞭竟如乌龙一般飞起半天,而人却如断线风筝,撞飞... - 2017-11-06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六十八篇 六微旨大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黄帝问曰:呜呼远哉天之道也,如迎浮云,若视深渊,视深渊尚可测,迎浮云莫知其极。夫于数言谨奉天道,余闻而藏之,心私异之,不知其所谓也。愿夫子溢志尽言其事,令组不灭,久而不绝,天之道可得闻乎?岐伯稽首再拜对曰:明乎哉问,天之道也!此因天... - 2018-01-14
  • 第六十八回 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钟情太甚,到老也无休歇。月露烟云都是态,况与玉人明说。软语叮咛,柔情婉恋,熔尽肝肠铁。岐亭把盏,水流花谢时节。  话说西门庆与李瓶儿烧纸毕,归潘金莲房中歇了一夜。到次日,先是应伯爵家送喜面来。落后黄四领他小舅子孙文相,宰了一口... - 2018-10-20
  • 第六十八回 戒急用忍圣祖遗训 欲擒故纵帝王心机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一听说太和殿失火,雍正心头猛然一跳。太和殿是象征着皇权、皇位的地方啊,那里怎么能发生这样的大事呢?雍正急忙和方苞、张廷玉走到殿外,向太和殿方向看去,却又看不到一丝火光。只见阴霾的天空下,云层似乎是压得更低了。远处可见浓雾样的黑丝在袅袅浮... - 2018-12-19
  • 第六十章 大家认为束无忌在逃_东风传奇
  •   一连三天,第一路才在中午时分,赶到宣化店。  本来大家认为束无忌在逃,通天教这次武林大会彻底失败之后,决不会就此甘休,路上可能会有行动,怎知三天来居然平静得出乎意外,一点动静也没有!  谷飞云这三天时间里,虽在赶路,他依然可以在路上练功... - 2017-12-20
  • 第六十三章 诡异伎俩_引剑珠
  •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 - 2017-12-30
  • 第六十九回 剑振雄风 身受掌伤_江湖奇英
  •   厉天啸及曹刚目光如电,睁睁地注视着百花谷主,煞气满脸。百花谷主心中一凛,暗忖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何必自找亏吃,胡乱指示一下,也让他们试试阵法厉害。”  他城府深沉,见机不对,思念至此,长须一动,不由呵呵笑道:“二位既欲手刃亲仇,老夫... - 2017-11-06
  • 第六十章 奴役武林赤衣成幻梦 犁庭漠外碧焰竟全功_纵鹤擒龙
  •   神猿剑客再一细瞧,又觉并无异样,也就不以为意,愤然把红星一掷,飞身返回西棚!  这一阵工夫,台上台下两对高手,早已打得十分激烈。  白鹤道人终南掌门一手终南剑法,诡异无匹,辛辣凌厉,一瓢子使的是峨嵋“乱披风剑法”,看上去东划西划,漫无规... - 2017-12-28
  • 第六十章 数语退敌_引剑珠
  •   地行鼠道:“在下就住在这里,决不说慌。”  欧老头无暇和他多说,匆匆退出石窟,三人一路疾奔。赶到准提庵,欧老头艺高胆大,连打量也不打量,脚下没停,陡然一吸真气,身形如天马行空,凌空飞掠而起,直向墙头上落去。  堪堪飞落墙头,只见阶前天井... - 2017-12-30
  • 第六十一章 分头搜索_引剑珠
  •   束小蕙点点头,笑道:“小妹从小看家父练制药丸,还记得一些。”  柳凌波道:“这样就好,咱们若要进入假毒沙峡去,非有万全准备不可,妹子快把药方写出来,咱们就到山外附近镇上去配,只不知是否配得齐全?”  束小蕙道:“这张药方都是普通药材,到... - 2017-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