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群像的好句好段_作文素材_现代汉语写作描写辞海_图书精选 - 怎缺书库网


  •     所有结队的会员,都穿着白色的长衫——这种鲜明的服装,是旧历通行那时候的遗风;那时候,欢乐的心情和五月的时光,是分不开的;那时候,人们还没有深思远虑的习惯,把人类的情绪压低到单调一律的程度呢。她们那天最先出现的时候,是二人一排,摆队在区上游行。她们的身躯,让绿色的树篱和藤萝攀附的房屋前脸一衬托,就在日光辉煌的映射下,显出理想和事实稍微有点儿冲突;因为虽然她们全体穿的都是白色的衣服,但是却没有两件衣服白得一样。有些近乎纯粹的漂白;有些是发蓝的灰白;有些年长的会员们所穿的,近于死人一般的灰色和乔治时代的样式,那可能是叠在箱子里,放了好些年了。

        除了穿白色连衣裙那种特点以外,每个女人,右手里还拿着一根剥了皮的柳条儿,左手里拿着一束白花儿。柳条儿的修剥和花束的选择,都是每个人费过一番心思的事情。

        游行队伍里的妇女,有几位中年的,甚至于还有几位快要老了的;她们都饱经风霜,受尽磨难,一头银丝,满脸皱纹,却也夹在这种轻快活泼的队伍里,让人觉得,几乎不伦不类,毫无疑问,十分可怜可叹。她们都有过焦虑和磨练,并且在一生之中,眼看临近了自己要说“岁月毫无欢乐可言”的时候了;真正看来,也许个个这样的人,比起她们年轻的伙伴来,都有更丰富的材料,可以供我们搜集叙说。不过这儿且休提那些上了岁数的人,而只讲那些生命在紧身衣下跳动得热烈迅速的人好啦。

        实在说起来,会员里面,还有年轻的女孩子,占大多数。她们满头蓬松的云鬟,在日光下,掩映出各式各样的金色、黑色和褐色。她们里面,有的美目流盼,有的鼻准端正,有的樱唇巧笑,有的身材苗条;但是兼备众美的,固然不能说没有,却少得很。由于她们硬得这样抛头露面,让大家细看,所以她们的嘴唇该轻启还是固闭,分明使她们感到困难了,她们的头该微俯还是高举,她们的面目该紧绷还是松驰,才能神态自若,免于做作,也分明使她们觉得不好办了,这都表示,她们是真正的乡村姑娘,不习惯于让许多人注视。

        她们中间每一个人,都有暖和的太阳在她们身上晒着,同时,她们每一个人心里,也都有一个个人独有的小太阳,晒着他们的灵魂;一种梦想、一种爱情、一种心思、至少一种渺茫的希望,虽然也许因为所欲不遂而终于渐渐成为泡影,但是却依然不断地生长,因为希望原是这样的啊。所以她们大家全都兴致勃勃,有好些位还都嘻笑欢畅。

        [英]哈代《德伯家的苔丝》

        ……母亲明显地消瘦了,两眼浮肿,脸色苍白,脸上深深打上痛苦的烙印。她长着一只又阔又短的鼻子,尖尖的下巴,又矮又瘦,一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她是个把自己的一切都贡献给家庭的女人。唯有那双眼睛,炯炯有神,闪烁着忍耐和坚决的目光,显示出她的活力。

        意外的变故使母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因此很难想象出她年青时候的模样。但是她的女儿奈菲萨,却逼真地再现了她当年的形像和风韵。她也有一张瘦削、苍白的脸,又阔又短的鼻子,尖尖的下巴,皮肤白净,背的上部有点儿驼。她太像母亲了,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她的身高像兄弟侯斯尼。要说漂亮,她差得太远,还不如说是其貌不扬。她真是运气不佳,偏偏长得像母亲,而她的几个兄弟,却都像父亲。……

        [埃及]纳吉布·迈哈福兹《人生的始末》

        几个人的头都凑到火盆前面,手也都伸在火盆上面取暖。艾米娜的手消瘦细小,阿漪莎的手干瘪僵硬,乌姆·哈奈菲的手十分粗糙,有点像乌龟壳,只有努埃麦的两只手,显得细嫩、白净、好看。……家中另一个更大的变化,是母亲艾米娜衰老了,头发白了,腰也弯了,她只有六十岁,看上去至少有七十岁。但母亲的这种变化,要是和女儿阿漪莎的变化比起来,那就算不了什么。后者形容憔悴、精神颓废,变化可太大了,可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她的头发仍然是金黄色的,眼睛仍然是深蓝色的。但她那呆呆的目光,没有一点生气,苍白的脸色,看上去好像在生病!她的脸上颧骨隆起,眼睛和两腮深陷,谁会想到她是一个才三十四岁的女人呢?老仆人乌姆·哈奈菲呢,看来,逝去的岁月给她也留下了痕迹,这种痕迹不是在她的精神上或者肉体上,而是在她的皮肤上,流逝的年华使得她脸上和脖子上的皮肤,变得像核桃皮一样粗糙,但是她那两只有神的目光,表现出她对这一家人忧愁的关切。在她们中间,只有努埃麦像陵园里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她今年十六岁了,长得俊俏漂亮,姿色出人,一双蓝色的眼睛水灵透亮,像她母亲阿漪莎年轻时一样,也许还要更漂亮些,她身材修长苗条,两只眼睛发出温顺和深思的目光,她显得是那样天真、纯洁和新奇。……

        [埃及]纳吉布·迈哈富兹《甘露街》

        大姐很朴素。谁也不会相信大姐和二姐相差只有一岁。尽管大姐穿的朴素的结城衣,条纹也很严谨。但是年纪并不太大。而且,虽然衣服条纹的颜色有一点异样,但也总是偏于黑色的。不管怎样看,都看不出是还没有结婚的二十二岁的姑娘。至于发式,妹妹烂子也好,都二姐也好,都是梳着三七分的,可只有疃大姐却梳着一个老老实实的束发。

        ……

        镜子里照出疃大姐的脸。在三姐妹之中,她是最古老的脸型。说古老,绝没有坏的含义。到了近来,和那大有增加的大正风的美人完全不同。她的脸可以说以前画浮绘的哥磨式清长等有名画家所画的美人画的那样瓜子脸的面影,一直活着到大正年代的今天似的。不亦宜乎!她那顺溜的鼻梁和作为一个大家闺秀的纯洁的嘴儿,正流着母亲的血统——经过长期间洗练的纯粹的江户美人的血统。

        [日]菊池宽《新珠》

        他们并肩走着,不过距离得并不十分近:一个是年轻女子,有一头波纹的黑发飘蓬在脑后,穿了一件白色短衫,系一条青裙子,另一个瘦长的男人,穿着一身太阳呢西装。他们便是住在海滨旅馆里的周如水和张若兰。

        巴金《雾·雨·电》

        瑞宣,胖胖的,长得很像父亲。不论他穿着什么衣服,他的样子老是那么自然,大雅。这个文文雅雅的态度,在祁家是独一份儿。祁老太爷和天佑是安分守己的买卖人,他们举止言谈都毫无掩饰露出他们的本色。瑞丰受过教育,而且有点不大看得起祖父与父亲,所以他拼命往文雅,时髦里学。可是,因为学得过火,他老显出点买办气或市侩气;没得到文雅,反失去家传的纯朴。老三瑞全是个愣小子,毫不关心哪是文雅,哪是粗野。只有瑞宣,不知从何处学来的,或者学也不见就学得到,老是那么温雅自然。同他的祖父,父亲一样,他做事非常的认真。但是,在认真中——这就与他的老人
  • http://www.zenque.com/book/xdhyxzmxch/4367.html - 2015-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