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上,就恨不得立刻插翅飞回,和齐夭宸一拼。

      月是将圆未圆的好,此时清光如水,万里无云,身在绝顶,真有人生几回月当头的美感!

      但岳小龙想起母亲身陷孤岛,也想到此行徒劳跋涉有负彩带仙子的殷望,但觉五内如焚,那里还有赏月的心情?回头说道:“杏仙,我们走吧!”

      凌杏仙道:“我就不相信只有他们的‘同心剑’,才能克制齐天宸,难道我们学的闪电剑掌、擒拿、点穴手法、乱石穿空身法,再加上天雷指、珠砂指、和拂门多罗叶刀,都一无用处,走,龙哥哥,我们这就上铜沙岛去。”

      岳小龙听她一说,也不觉雄心陡起,点点头道:“杏仙,你说的对,求人不如求已,凭我们所学,好歹也要和他们放手一搏。”

      两人相继退下琴棋台,一路踏月而行,回转集仙洞。

      姑射仙子正在跌坐行功,听到两人回来,不觉缓缓睁目,含笑问道:“你们见到两位老神仙了么?”

      岳小龙点点头道:“见是见到了。”

      凌杏仙抢着道:“我们是来向仙子辞行的。”

      姑射仙子嫣然笑道:“那是两位老神仙不肯传你们剑术了。”

      岳小龙就把自己两人见到南宫修夫妇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姑射仙子沉吟了一下,柔声说道:“两位老神仙数十年来,从没收过门徒,不肯传你们剑法,原是意料中事,但府主既然答应派张总管下山,前去调查铜沙岛之事,也总算差强人意。此事有府主出面,谅齐天宸也不敢逞强,令堂和二师姐等人,自可安然回来,你们也不用为此耽忧了。”说到这里接着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人难得蒙狄夫人垂青,传授上清心法,已是福缘不浅,回去之后,勤加练习,自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凌杏仙还是气鼓鼓的道:“他不肯传我们剑法,学他的内功又有何用?”

      姑射仙子笑了笑,正容道:“你莫要小觑了它,上清心法,乃是玄门正宗练气法门,武林中各门各派的内功口诀,都不能和它相提并论,你们只要用心练习,十年有成,江湖上只怕很少再有你们的对手了。”

      岳小龙想起昨天在三官殿避雨之时,那和白衣堂主约会的人,极似张总管口音,几次话到口边,都忍了下去。

      姑射仙子秋水般目光何等犀利,看出岳小龙几次张口欲言,都没开口,不觉脸含轻笑,凝眸问道:“岳兄弟,你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我和二师姐情逾骨肉,在我面前,但说无妨。”

      岳小龙脸上一红,嗫嚅的道:“晚辈心里确实有一件事,但不知该不该说?”

      姑射仙子微笑道:“不要紧,你只管说出来,就是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岳小龙看她这样说,只好说道:“晚辈昨日上山之时,曾在山脚一间小庙避雨,张总管和人也约在小庙相见……”

      姑射仙子神情微微有异,问道:“那是什么人?”

      岳小龙道:“铜沙岛的白衣堂主年秉文。”

      “年秉文?”

      姑射仙子脸露讶容,间道:“是君子扇年秉文?”

      岳小龙点头道:“是。”

      姑射仙子点头道:“你们没有看错?”

      岳小龙道:“晚辈两人躲在神龛里面,没看到张总管的面貌,只听年秉文称他张兄。”

      姑射仙子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岳小龙就把昨天三官殿听到的话,一字不漏,说了一遍。

      姑射仙子吃惊道:“如此说来,张总管和铜沙岛已经有了勾结。”

      岳小龙道:“这个晚辈不敢确定,但他和年秉文约好在白龙洞交人,是铜沙岛要劫持的人,该不会错了。”

      凌杏仙道:“就是不说他和铜沙岛勾结,这张总管目光不正,一脸好笑,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人。”

      姑射仙子看了她一眼,轻轻吁了口气,说道:“小姑娘,你大概也看出来了,张总管一直纠缠着我,要我嫁给他,像两位老神仙一样,合籍双修……”

      岳小龙暗暗叫了声糟糕,心想:“自己方才不该告诉她,张总管和年秉文勾结之事。”

      凌杏仙口快,愤然道:“仙子嫁给这样的人,岂不是鲜花插在牛粪里了。”

      姑射仙子笑了笑道:“我当年就是自负殊色,不肯嫁人,如今早已心若止水,那里还会再动绮念?”

      凌杏仙道:“那么仙子怎不拒绝他,让他好死了这条心。”

      姑射仙子柔婉的道:“我早已和他说过不止一次,怎奈张总管依然纠缠不休,嗯,我原想离开此地,无如我昔年练的是一种旁门邪恶功夫。除了甘愿走上歧途,愈陷愈深,不可能中途回头,这些年来,多蒙两位老神仙指点迷津,才能免受魔火焚心之苦。”

      凌杏仙心中暗道:“不知他练的是什么功夫,竟有这般利害?”

      岳小龙拱拱手道:“晚辈兄妹打扰仙子清修,我们要告辞了。”

      姑射仙子星眸一转,嫣然笑道:“不要紧,你们既然来了,我想再屈留你们一日,等过了明晚再走。”

      岳小龙道:“仙子有什么事么?”

      姑射仙子道:“明天是八月中秋,各地赶来的武林中人和修道之士,不在少数,你们既然来了,岂可惜过?”

      凌杏仙道:“明天是会期么?”

      姑射仙子笑了笑道:“不是,明天是紫芝仙子种紫芝仙草的日期,若能采得紫芝仙草,就可长生不老,自日飞升。”

      凌杏仙睁大眼睛,问道:“真有这样的事吗?谁也不知道,因为这是六十年只有一次,大家不知是那一年,但每年中秋,都有可能就是六十年的一年。你们既然就在恒山,自该多耽上一天再走,万一仙缘巧合,采到紫芝仙草,那就比学成‘同心剑’还高过千百倍呢!”

      凌杏仙好奇的道:“紫芝仙子到底是人还是真的仙子?”

      姑射仙子道:“紫芝仙子自然是天上的神仙,可不像我们会了几手武功,就自称仙子。”

      凌杏仙问道:“偌大一座恒山,怎知她在什么地方种下仙草呢?”

      姑射仙子道:“离这里不远的紫芝峪,有一座白龙洞,洞内石乳嶙峋,深不可测,据说紫芝仙子就住在里面……”

      岳小龙听他说出“白龙洞”,登时想起张总管和白衣堂主年秉文约好了“白龙洞交人”

      之言,心头不觉一动。

      只听姑射仙子续道:“传说每六十年的中秋之夜,月光照到洞口的时候,紫芝仙子便在洞口种紫芝仙草。这紫芝仙草只是一粒种子,从种下之后,顷刻之间,就会萌芽、发叶、开花、结果,但也很快就会没入土中。等在四周的人,必须在开花结果的时候下手,才能来到紫芝仙宝,不然,下手的太快,早摘花未开,稍谩一步,摘迟了芝花已逝。”

      凌杏仙听出兴趣来了,偏头道:“只要守候在白龙洞口,怎会采不到手?”

      姑射仙子笑道:“那有这么容易?据说紫芝仙子只要看到人影,听到人声,就不肯出来,这六十年就算白等了。因此想采紫芝仙草的人,必须在月亮未上之前,就躲在两边山上,拼息凝神,隐伏荒草石丛之间,直等紫芝开花,才能飞身而下,你道两边山峡,和石洞有多远?”

      凌杏仙道:“不知道,”

      姑射仙子道:“少说也有数十丈距离,一个武功再高的人。就是施展‘缩地成寸’或‘浮光掠影,等上乘轻功,也不可能一步飞掠过去。”

      凌杏仙道:“那简直不可能。”

      姑射仙子笑道:“采撷仙药那能太容易了?”

      岳小龙道:“真有许多人守在山下么?”姑射仙子道:“自然有,长生不老的紫芝仙草,这是多么动人的事?苦守上半夜又算得什么?反正今年没遇上,还有明年,年年都有一个成仙的希望。”

      岳小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53-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今夜没有亮晶晶的星星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今夜,没有月色,也没有亮晶晶的星星!  整个大地,就像笼罩在一层黑色篷帐之下。  月黑风高,本来是夜行人出动最好的时候;但夜行人大多都练过夜行眼,就是藉着星月之光,可以看得清四周事物,月黑风高之夜就没有星月可以借助,夜行人也看不清楚了。... - 2018-01-12
  • 第三十七章 千里追踪隔室囚红线 两番说亲限时下迷香_纵鹤擒龙
  •   “咭”!凤儿得意的笑了一声道:“你还识货!”  白衣文土好像十分怀疑,问道:“你从那里来的?”  凤儿这会可神气了,她猜想他一定怕“五殃针”。撇着嘴道:“这个你可管不着!”  白衣文士依旧恢复了笑容,点头道:“你只要说出来,我就让你去。... - 2017-12-28
  • 第三十七章 暗箭难防_彩虹剑
  •   假山洞中,是一条狭仄的走廊,山石叠得玲珑剔透,有足够的天光射入,中间是一间暖阁。  万飞琼从身边取出钥匙,打开铁锁,推开两扇米红木门,里面是一间相当宽敞的客堂,中间放一张八仙桌,围着桌子,是八把椅子,上首靠壁处是一张长条桌,放着几件镜瓶... - 2017-12-25
  • 第三十七章 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_东风传奇
  •   中午时分,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  荆溪生特别在对面鸿运楼设宴,招待四位姑娘,席间,徐副总管拍胸脯保证,只要陇山庄派出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谷飞云母子,要四位姑娘不妨去陇山庄小住。  荆溪生也在旁怂恿。说自己和掌门人都在陇山庄议事,陇西一... - 2017-12-18
  • 第三十七章 山顶奇遇_引剑珠
  •   万剑会主道:“那么令堂呢?你知道她在那里?”  韦宗方道:“不知道,所以我必须先找到叔叔。”  万剑会主沉吟道:“这就难了,你不知道令叔是谁?又到那里去找呢?”  韦宗方低头道:“我总觉得叔叔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万剑会主突然举目四顾... - 2017-12-30
  • 第三十七章 落悬崔燕雁奇遇 尼庵中耕心受创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如今燕雁被逼到了壁下,巳无路可退,而江荪又狠狠地攻击不已,她一挫身跃到那黑洞口处。此处还比较高些,也不过距地面一丈二三而已。  江荪道:“你能钻进那个洞永远不出来吗?”  燕雁不出声,反正是死,也许掉到黑洞去也比落入江荪手中好些。  她... - 2017-12-31
  • 第三十七章 幻影龙形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和红衣老者数十年兄弟,自然心意相通,你攻我拆,你封我攻,虽然配合精妙,却依然被盛世豪一支长剑逼得只好围着他绕场疾走,纵使拼了老命,还是渐渐落了下风!  只要给盛世豪找到一丝空隙,左手再让他击出“玄灵摧心掌”,只怕就无法抵挡了! ... - 2018-02-03
  • 第三十七章 证盟大典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北固亭前,崆峒三妖看得面无人色,莫说岳盟主夫妇双剑合壁,威力之强,无与伦比。  就是齐天宸、石驼子等人,自己三人也一个招惹不起。  卓真人微微叹息一声道:“看来武林盟大有能者,不可为敌,不如回转崆峒,从此不用在江湖上走动了。”  郎真人... - 2018-01-09
  • 第三十七章 铁肩道人对这华山双剑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同是一套“华山剑法”,一个轻灵如云,一个迅猛如雷,但两人剑上,都有数十年火候,造诣之深,各具功力,成就也就各异其趣!  铁肩道人对这华山双剑,却也不敢掉以轻心,长剑不住的随手在身前挥动,拒挡两人的剑势,人在剑光中期身疾进,呼的一剑朝谢三... - 2018-01-06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飞龙遇飞风_珍珠令
  •   水轻盈听得一怔道:“凌夫人之意,那是要和我动手了?”铁氏夫人冷然道:“今日之局,如箭在弦,大概除了动手,已别无选择了吧?”  水轻盈点头道:“好吧!”铁氏夫人道:“水总监用兵刃还是……”  荣敬宗看他们就要动手,不觉呵呵一笑道:“夫人且... - 2017-12-24
  • 第三十七章 室中一把高背太师椅上端坐着姬七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室中一把高背太师椅上,端坐着姬七姑,看到盛锦花走人,鸩脸上绽起一丝笑意,说道:  “锦花,你是不是得到消息了?”  盛锦花赶忙走上几步,跪了下去道:“侄孙媳叩见姑太婆……”  “起来、起来。”姬七姑道:“有话起来再说。”  盛锦花站起身... - 2018-05-04
  • 第三十七章 险境艳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楼一怪武功虽高,胸无城府,他给两个小姑娘一吹一唱,说得心花怒放,喜道:“对!  对!毁了他毒冰轮才对,咳!怎么我老楼会想不到?”  说到这里,果然眼珠一转,蒲扇般手掌向王屋散人一摊,道:“来,小辈,你把毒冰轮拿来,让老楼毁了,免得大家噜... - 2018-04-27
  • 第三十七章 独窥剑壁影成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暗想瞧她神色,似乎不假,但自己明明受不住她第三发琴音,何以会说自己没输?心念转动,不由问道:“夫人说在下输得太冤,在下愿闻高论。”  罗髻夫人道:“老身三声琴音,虽非一般武林中人,所能承受,但少侠内功,似极深厚,既能承当... - 2018-05-08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举世瞩目的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终于拉开了帷幕,考虑到大赛是在大街上举行,考虑到烈日炎炎和处美人的娇嫩皮肤,组委会决定初赛安排在下午和黄昏之间进行。这是我们刘镇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一个下午,三千个处美人全部穿着三点式比基尼,高矮胖瘦美丑不一的... - 2018-02-05
  • 第三十七章 贺破奴握紧长锤发出一声狂喝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啊!贺破奴握紧几乎脱手飞去的长锤,发出一声狂喝。他在惊跃的马上盯着那高伟污蔽之人,血水从那人右眼中淌下,将一缕头发紧紧地黏在他面孔上,然后又从发梢一滴一滴地,落在他手中所执的刀刃上。那刀是毓军中寻常兵丁配制的环首刀,然而此时烂灿透彻,仿... - 2018-07-16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七章 乾坤一击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他藉口各展所长,其实他先就占了兵器对徒手的便宜,何况还另存机心。  乾坤手陆凤翔点头道:“好,咱们一言为定,老朽但等郝朋友指教。”  郝飞烟消魂扇手一划,倏地展开,口中尖笑一声:“不敢当得指教两字,兄弟有僭!”  话才出口,呼的一扇,照... - 2018-05-30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道常无为而无不为①。候王若能守之②,万物将自化③。化而欲作④,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⑤,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⑥。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⑦。[译文]道永远是顺任自然而无所作为的,却又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它所作为的。侯王如果能按照“道”的原则... - 2018-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