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现实的搔痒,而他脸上则维持住了被想象陶醉的痴笑。面对如此嘈杂的街道,孩子不受侵犯地沉浸在小小的自我之中。

      后来,一队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从他身旁走过,才使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幸福。这个孩子发呆地看着处于年龄优势的他们走远。我没有看到他的目光,但我知道他那时的沮丧。被他们随随便便背在肩上的书包,微微摇晃着远去。这一景象对一个还没到上学年龄的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况且他们又是排着队走去,他的内心一定充满了嫉妒、羡慕和向往。这样的情感折磨着他,最终产生了对自己的不满。

      我看到他转过身来,哭丧着脸气乎乎地走入一条胡同。

      二十多年前,当我哥哥背上书包耀武扬威地走去,我的父亲向他发出最后的忠告时,站在村口的我最初发现了自己的不幸。一年多以后,我同样背上书包上学时,已经不能像孙光平那样获得孙广才的忠告了,我所得到的完全是另外一类教导。

      那时我离开南门已有半年,那个将我带离南门的高大男人成为了我的父亲,而我的母亲不再是拥有蓝方格头巾在田间快速走动的瘦小女人,取而代之的是脸色苍白终日有气无力的李秀英。我后来的父亲,那个名叫王立强的男人,有一天上午用他有力的胳膊抱开了一只沉重的木箱,从下面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只全新的草绿色军用挎包,告诉我这就是我的书包。

      王立强对农村来的孩子有着令人哭笑不得的理解,或许因为他也出自农村,所以他始终觉得乡下的孩子和狗一样,喜欢随地拉屎撒尿。他正式领养我的第一天,就反复向我说明便桶的重要性。他对我排泄方式的关心,在背上书包这对我来说是神圣的时刻仍然念念不忘。他告诉我,上学以后就不能随随便便上厕所了,首先应该举手,在教师允许以后才能去。

      我当时的内心是多么骄傲,穿着整洁的衣服,斜背着草绿的书包,身边走着身穿军装的王立强。我们就这样来到了学校。我看到一个织着毛衣的男人,轻声细气地和王立强说话,但我不敢笑,因为他是我的老师,然后是一个和我同龄的孩子,挥舞着书包向我们奔跑过来。那个男孩和我互相看来看去,不远处有一群孩子都在看着我。王立强说:

      “你过去吧。”

      我走到了那群陌生的孩子中间,他们好奇地看着我,我也好奇地看着他们。不一会我就发现自己十分优越,我的书包比他们的都要大。可就在这时,就在我为自己感到自豪的时候,准备离去的王立强走过来响亮地提醒我:

      “拉屎撒尿别忘了举手。”

      我小小的自尊顿时遭受了致命的一击。

      我年幼时这五年的城镇生活,是在一个过于强壮的男人和一个过于虚弱的女人之间进行的。我并不是因为招人喜爱才被城镇选中,事实上王立强夫妇对我的需要远胜于我对城镇生活的热情。他们没有孩子,我后来的母亲李秀英说她没有喂奶的力气。同样的说法到了王立强那里就完全不一样了,王立强用果断的语气告诉我,疾病缠身的李秀英要是一生孩子就要断气。这话在我当时听来实在有些吓人。他们都不喜欢婴儿,选中六岁的我,是因为我能够干活了。公正地说,他们是准备一辈子都把我当儿子对待的,否则他们完全可以去领养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这样的孩子干活时会让他们更为满意。问题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已经具有了难以改变的习性,他们可能会因此大伤脑筋。他们选中了我,让我吃饱穿暖,让我和别的孩子一样获得上学机会,同时也责骂和殴打过我。我这个别人婚姻的产物,就这样成为了他们的孩子。

      我在那里整整五年的生活,李秀英只有一次出门,那次她离去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我一直没有弄明白李秀英究竟得了什么病,她对阳光的热爱给了我无法磨灭的印象。这位我后来的母亲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场绵绵阴雨。

      王立强第一次带我走进她的房间时,满屋的小凳子让我惊奇万分,上面摆着众多的内衣内裤,让通过窗玻璃的阳光照耀它们。她对我们的进来仿佛毫无察觉,伸出的手似乎在拉一根很细的线一样,摸索着阳光。随着阳光的移动,她也移动凳子,好让那些色彩纷呈的内衣始终沐浴着阳光。她神态安详地沉浸在那单调和贫乏之中,我不知道我在那里站了有多久,当她向我转过脸来,我看到了一双大而空洞的眼睛,从而让我现在回想时,看不到她的目光。接着是很细的声音,像一根线穿过针眼一样穿过了我的耳朵,她告诉我,她要是穿上潮湿的内衣就会棗

      “立刻死掉。”

      我吓了一跳,这个毫无生气的女人说到死掉时斩钉截铁。

      我离开了亲切熟悉的南门和生机勃勃的父母兄弟,来到这里时,一个令我不安的女人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她随时都会死掉。

      后来我才渐渐感到李秀英当初的话并不是耸人听闻的,在那些连续阴雨的日子,她就会发烧不止,躺在床上哼哼哈哈,她那时奄奄一息的神态,总让我感到她马上就要实现自己的预言了。可是阳光穿过窗玻璃来到那一排小凳子上时,她就安详和心满意足地接受自己继续生存的事实。这个女人对潮湿有着惊人的敏感,她都可以用手去感觉空气中的湿度,每天早晨我拿着干抹布推开她的房门去擦窗玻璃,她从印着蓝花的布蚊帐里伸出一只手,像是抚摸什么东西似的抚摸着空气,以此来检验这刚刚来到的一天是否有些潮湿。最初的时候总把我吓得战战兢兢,她整个身体消隐在蚊帐后面,只露出一只苍白的手,张开五指缓缓移动,犹如一只断手在空气里漂浮。

      疾病缠身的李秀英自然要求清洁,她的世界已经十分狭窄,如果再乱糟糟的话,她脆弱的生命就很难持续下去。我几乎承担起了全部保持屋内整洁的劳动,擦窗玻璃是所有劳动中最重要的,我每天都必须擦两次,从而保证阳光能够不受尘污干扰地来到她的内衣上。打开窗户以后我的苦恼就来了,我要把玻璃向外的一面擦得既干净又迅速,我小小的年龄要达到迅速实在是力不从心。李秀英是一个真正弱不禁风的女人,她告诉我风是最坏的东西,它把尘土、病菌,以及难闻的气味吹来吹去,让人生病,让人死去。她把风说得那么可怕,使我在童年的印象中,风有着青面獠牙的模样,在黑夜里爬上我的窗户,把玻璃磨得沙沙乱响。

      李秀英完成了对风的攻击之后,突然神秘地问我:

      “你知道潮湿是怎么来的?”

      她说:“就是风吹来的。”

      她说这话时突然的怒气冲冲把我吓得心脏乱跳。

      玻璃起到十分奇妙的作用,它以透明的姿态插入到李秀英和外界生活之间,既保护了她不受风和尘土的侵扰,又维护住了她和阳光的美好关系。

      我至今清晰地记得那些下午的时刻,阳光被对面的山坡挡住以后,李秀英伫立在窗前,望着山那边天空里的红光,仿佛被遗弃似的满脸忧郁,同时又不愿接受这被遗弃的事实,她轻声告诉我:

      “阳光是很想照到这里来的,是山把它半路上劫走了。”

      她的声音穿越了无数时光来到我现在成年的耳中,似乎让我看到了她和阳光有着由来已久的相互信任。而那座山就像是一个恶霸,侵占了她的阳光。

      整日在外忙忙碌碌的王立强,并不只指望我能够干活,他似乎希望我在屋内的响声,可以多少平息一点李秀英因为孤单而出现的忧伤。事实上李秀英并不重视我的存在,她喜欢用过多的时间来表达对自己的怜悯,而用很少的心情来关心我,她总是不停地唠叨自己这里或那里不舒服,可当我提心吊胆地出现在她面前,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16-934.html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 - 2018-05-15
  • 第十一章 田舍夫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道:“婆婆的七修针虽然落在地上,但只要她衣袖震动,地上的针仍可飞射起来伤人。她这一手真厉害!”  正在和田舍翁拚斗的太真道人,眼看三师弟被缝穷婆制住,心头又惊又恐,突然舍了田舍翁,身形凌空飞扑过来,落到玉真道人的身侧。定眼瞧去,只... - 2018-05-17
  • 第七十一章 剑若有神寒石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赵南街刚一陷入石龙婆拐势之际,耳边又适时响起南魔的声音,脚下如何反踩七星,手上如何递剑发招?  赵南珩身在极端劣势之下,纵然不愿听他指点,但事实上,实逼处此,不得不照着他指点做去。  说也奇怪,只要你循着南魔指点,不论左闪右让,斜进... - 2018-05-13
  • 第二十一章 龙虎二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不知她何以要向自己使眼色,但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忽然有一丝声音传了过来:  “不可和他硬接……”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说的,但声音极弱,显然她只是初学乍练,虽能发音,却是内力不足。  楚秋帆不禁一怔,她要自己不可硬接,这是什么意思... - 2018-05-18
  • 第八十一章 泄露行藏语未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南世候和翟天成打到五六十招以上,施展“七星身法”配合“千佛指”,连续抢攻之下,试出对方不但不会“迥龙身法”,而且连“千佛指”也不如自己远甚,心中顿前杀机。  他武功原要胜过翟天成甚多:虽然他不肯食言,使的仍是“千佛指法”,但这一放手... - 2018-05-14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四十一章 尊前偏爱打油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摇头,笑道:“也许这位姑娘找错了人,你替我沏壶茶来,我懒得出去了,你把晚餐送到房里来就是。”  店伙连声应是,哈腰退出,一会工夫,送来茶水,接着又端来饭菜。  赵南珩因自己这柄倚天剑,比普通宝剑长出寻尺,极易引人注意,于是又叫店... - 2018-05-09
  • 第十一章 争女争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胖老大却笑容可掬,装出十分正经,向盛妆少妇抱拳道:“座有高人,在下兄弟,居然有眼不识泰山,请少夫人多多原谅!在下斗胆,还想请教少夫人如何称呼?”  盛妆少妇,并没立即回答,只是“格”的轻笑了一声!  匏犀微露,春花乍展,她本人已是美如天... - 2018-04-25
  • 第十一章 丁少秋和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朝前走了八九丈光景,就以树身作掩护,悄悄探头看去。  古灵子和黑袍瞎子两人已经并肩站在大路旁一棵大树之下,两人身后,一排站着三男一女,则是古灵子的四个门人。  这时山麓东首已经出现了一行人,为首—个须发花白的... - 2018-05-03
  • 那个细雨绸缪的晚上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暴雨,狂飙怒吼的暴雨毫不留情地冲刷了令人闷的发火的炎热,片刻之后,新新然的一个世界,悄然出现了。  多好的天气。我想,要是能出去走一走多好。只要我穿上鞋,立刻就能出去,可是我没有,我觉得距离我出去的心情还要差好大一截。因为少了她。  不... - 2018-05-11
  • 第十一章 老身携尔东行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想:“你要问我什么,自然不会瞒你,又何必动蛮?”当下答道:“不可正是从佟家庄来的,老前辈想必为了孙老爷子被害之事,闻讯赶来的?”  孙大娘狞厉的道:“你是佟家庄的人?”  赵南珩方才吃过苦头,瞧她要作势抓来,赶忙道:“小可只是在... - 2018-05-05
  • 第五十一章 龙坳门深夜色昏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奇道:“晚辈那日听木宇真的口气,好像西妖门下,也有人落在南天七宿之手,他们之间也该是敌非友。”  一苇子点头道:“不错,贫道曾听小施主说过,而且此人当是姓辛的香主无疑,再证以虞施主遇上的辛香主而言,烂柯樵子和冷面秀士,也许就是追踪... - 2018-05-10
  • 第九十一章 桃林深处拜奇丐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依言把那包药丸,灌入吊眼塌鼻青年口中。  贺老二也早已支持不住,和身倒在地上睡去。贺老大虽也感到极度困累,但眼看三人都昏睡过去,只好调息运功,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道:“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会到这里...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章 消失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孙有元死前的神态,和村里一头行将被宰的水牛极其相似。当时在我眼中是巨大的水牛,温顺地伏在地上,伸开四肢接受绳索的捆绑。那时我就站在村里晒场的一端,我的两个兄弟站在最前沿。我弟弟不懂装懂的嗓音,在那个上午就像尘土一样乱飘。其间夹杂着孙光平... - 2018-02-11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一章 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65年的时候,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 - 2018-02-09
  • 第十一章 狼姑婆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她,正是此间主人的弟子黄凤娟。  万遇春缓缓地回过身去,正容道:“黄姑娘,令师走火入魔,已有多年,双足经穴,早巳枯痿,老朽实在无能为力。”  黄凤娟淡淡一笑道:“老爷子人称神手华佗,一切疑难杂症,都可着手回春,家师经二十年苦练,已有显著... - 2018-01-28
  • 第十一章 横扫江南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那低沉的声音又道:  “总护法要你跟他来,就是要查明这件事,你知道总护法交代的事情,若是办不好,该当如何吧?”  耿小云道:“小婢知道。”  那低沉声音道:  “目前不用多问,免他生疑,等到了将军岭,你必须处处留神,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本... - 2018-01-25
  • 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 2018-01-20
  • 第十一章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 - 2018-03-21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真假逸士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这条路,正是循着北峡山脉而行,沿途尽是山间小径,行人不多,正好施展轻功,正在奔行之间,忽听一阵噗噗之声,从林间上空掠过!  云飞白举目看去,只见一只灰鸽,快似箭射,朝东北方向投去,就在前面那头灰鸽飞去不久,又是一阵噗噗轻响,掠过头顶,那... - 2018-01-29
  • 第十一章 龙潭嘉宾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点点头,问道:“何老丈认识那位老人家吗?”  何老实道:“老汉不认识他,那位老客官不是咱们镇上的人,哦,老汉想起来了,那位老客官要老汉转告公子爷一句话。”  方振玉问道:“那位老人家说了什么?”  何老实道:“那老客官说:公子爷的... - 2018-01-31
  • 第十一章 意外奇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秃龙万三胜立即陪笑道:“道长,这是敝帮龙副坛主龙振南。”  灵均道人听得暗自惊凛,心想:“龙门帮一个副坛主,就有这等身手,人言龙门帮卧虎藏龙,高手如云,看来真个不假!”  一面收起南明剑,连忙稽首答礼,道:“龙施主剑术精妙,内功深厚,贫... - 2018-02-28
  • 第十一章 百花谷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金一凡突然朝赵三肩头,猛力拍了一下,道:“赵兄!”赵三吃了一惊,回头道:“金兄有什么事?”  金一凡道:“兄弟有件事,一直藏在心里,没说出来,你府上有一名叫高冲的人,平日行动鬼祟,只怕就是奸细,他在府上,担任什么职务?”  赵三吃惊道:... - 2018-03-08
  • 第十一章 林红准备结婚摆上几桌酒席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准备结婚那天在人民饭店摆上几桌酒席,把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都请过来喝喜酒。林红在一张白纸上把女方亲友的名字都写上了,又拿了一张白纸给宋钢,让宋钢把男方的亲朋好友也写上,宋钢手里拿着笔像是举重似的吃力,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来。宋钢支支吾吾地... - 2018-02-03
  •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韩玉琪闻言,抬目望去。  只见黄秋尘本来如痴似痴,静止不动的身子,这时突然像是疯魔一般,双手乱挥乱舞起来,不过身子仍然盘膝蹲坐。  韩玉琪一惊说道:  “姊姊,你看他的眼睛,噢!他要发疯了。”  原来这时候,遥遥可见黄秋尘的双眸在阳光映...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