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现实的搔痒,而他脸上则维持住了被想象陶醉的痴笑。面对如此嘈杂的街道,孩子不受侵犯地沉浸在小小的自我之中。

      后来,一队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从他身旁走过,才使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幸福。这个孩子发呆地看着处于年龄优势的他们走远。我没有看到他的目光,但我知道他那时的沮丧。被他们随随便便背在肩上的书包,微微摇晃着远去。这一景象对一个还没到上学年龄的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况且他们又是排着队走去,他的内心一定充满了嫉妒、羡慕和向往。这样的情感折磨着他,最终产生了对自己的不满。

      我看到他转过身来,哭丧着脸气乎乎地走入一条胡同。

      二十多年前,当我哥哥背上书包耀武扬威地走去,我的父亲向他发出最后的忠告时,站在村口的我最初发现了自己的不幸。一年多以后,我同样背上书包上学时,已经不能像孙光平那样获得孙广才的忠告了,我所得到的完全是另外一类教导。

      那时我离开南门已有半年,那个将我带离南门的高大男人成为了我的父亲,而我的母亲不再是拥有蓝方格头巾在田间快速走动的瘦小女人,取而代之的是脸色苍白终日有气无力的李秀英。我后来的父亲,那个名叫王立强的男人,有一天上午用他有力的胳膊抱开了一只沉重的木箱,从下面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只全新的草绿色军用挎包,告诉我这就是我的书包。

      王立强对农村来的孩子有着令人哭笑不得的理解,或许因为他也出自农村,所以他始终觉得乡下的孩子和狗一样,喜欢随地拉屎撒尿。他正式领养我的第一天,就反复向我说明便桶的重要性。他对我排泄方式的关心,在背上书包这对我来说是神圣的时刻仍然念念不忘。他告诉我,上学以后就不能随随便便上厕所了,首先应该举手,在教师允许以后才能去。

      我当时的内心是多么骄傲,穿着整洁的衣服,斜背着草绿的书包,身边走着身穿军装的王立强。我们就这样来到了学校。我看到一个织着毛衣的男人,轻声细气地和王立强说话,但我不敢笑,因为他是我的老师,然后是一个和我同龄的孩子,挥舞着书包向我们奔跑过来。那个男孩和我互相看来看去,不远处有一群孩子都在看着我。王立强说:

      “你过去吧。”

      我走到了那群陌生的孩子中间,他们好奇地看着我,我也好奇地看着他们。不一会我就发现自己十分优越,我的书包比他们的都要大。可就在这时,就在我为自己感到自豪的时候,准备离去的王立强走过来响亮地提醒我:

      “拉屎撒尿别忘了举手。”

      我小小的自尊顿时遭受了致命的一击。

      我年幼时这五年的城镇生活,是在一个过于强壮的男人和一个过于虚弱的女人之间进行的。我并不是因为招人喜爱才被城镇选中,事实上王立强夫妇对我的需要远胜于我对城镇生活的热情。他们没有孩子,我后来的母亲李秀英说她没有喂奶的力气。同样的说法到了王立强那里就完全不一样了,王立强用果断的语气告诉我,疾病缠身的李秀英要是一生孩子就要断气。这话在我当时听来实在有些吓人。他们都不喜欢婴儿,选中六岁的我,是因为我能够干活了。公正地说,他们是准备一辈子都把我当儿子对待的,否则他们完全可以去领养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这样的孩子干活时会让他们更为满意。问题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已经具有了难以改变的习性,他们可能会因此大伤脑筋。他们选中了我,让我吃饱穿暖,让我和别的孩子一样获得上学机会,同时也责骂和殴打过我。我这个别人婚姻的产物,就这样成为了他们的孩子。

      我在那里整整五年的生活,李秀英只有一次出门,那次她离去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我一直没有弄明白李秀英究竟得了什么病,她对阳光的热爱给了我无法磨灭的印象。这位我后来的母亲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场绵绵阴雨。

      王立强第一次带我走进她的房间时,满屋的小凳子让我惊奇万分,上面摆着众多的内衣内裤,让通过窗玻璃的阳光照耀它们。她对我们的进来仿佛毫无察觉,伸出的手似乎在拉一根很细的线一样,摸索着阳光。随着阳光的移动,她也移动凳子,好让那些色彩纷呈的内衣始终沐浴着阳光。她神态安详地沉浸在那单调和贫乏之中,我不知道我在那里站了有多久,当她向我转过脸来,我看到了一双大而空洞的眼睛,从而让我现在回想时,看不到她的目光。接着是很细的声音,像一根线穿过针眼一样穿过了我的耳朵,她告诉我,她要是穿上潮湿的内衣就会棗

      “立刻死掉。”

      我吓了一跳,这个毫无生气的女人说到死掉时斩钉截铁。

      我离开了亲切熟悉的南门和生机勃勃的父母兄弟,来到这里时,一个令我不安的女人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她随时都会死掉。

      后来我才渐渐感到李秀英当初的话并不是耸人听闻的,在那些连续阴雨的日子,她就会发烧不止,躺在床上哼哼哈哈,她那时奄奄一息的神态,总让我感到她马上就要实现自己的预言了。可是阳光穿过窗玻璃来到那一排小凳子上时,她就安详和心满意足地接受自己继续生存的事实。这个女人对潮湿有着惊人的敏感,她都可以用手去感觉空气中的湿度,每天早晨我拿着干抹布推开她的房门去擦窗玻璃,她从印着蓝花的布蚊帐里伸出一只手,像是抚摸什么东西似的抚摸着空气,以此来检验这刚刚来到的一天是否有些潮湿。最初的时候总把我吓得战战兢兢,她整个身体消隐在蚊帐后面,只露出一只苍白的手,张开五指缓缓移动,犹如一只断手在空气里漂浮。

      疾病缠身的李秀英自然要求清洁,她的世界已经十分狭窄,如果再乱糟糟的话,她脆弱的生命就很难持续下去。我几乎承担起了全部保持屋内整洁的劳动,擦窗玻璃是所有劳动中最重要的,我每天都必须擦两次,从而保证阳光能够不受尘污干扰地来到她的内衣上。打开窗户以后我的苦恼就来了,我要把玻璃向外的一面擦得既干净又迅速,我小小的年龄要达到迅速实在是力不从心。李秀英是一个真正弱不禁风的女人,她告诉我风是最坏的东西,它把尘土、病菌,以及难闻的气味吹来吹去,让人生病,让人死去。她把风说得那么可怕,使我在童年的印象中,风有着青面獠牙的模样,在黑夜里爬上我的窗户,把玻璃磨得沙沙乱响。

      李秀英完成了对风的攻击之后,突然神秘地问我:

      “你知道潮湿是怎么来的?”

      她说:“就是风吹来的。”

      她说这话时突然的怒气冲冲把我吓得心脏乱跳。

      玻璃起到十分奇妙的作用,它以透明的姿态插入到李秀英和外界生活之间,既保护了她不受风和尘土的侵扰,又维护住了她和阳光的美好关系。

      我至今清晰地记得那些下午的时刻,阳光被对面的山坡挡住以后,李秀英伫立在窗前,望着山那边天空里的红光,仿佛被遗弃似的满脸忧郁,同时又不愿接受这被遗弃的事实,她轻声告诉我:

      “阳光是很想照到这里来的,是山把它半路上劫走了。”

      她的声音穿越了无数时光来到我现在成年的耳中,似乎让我看到了她和阳光有着由来已久的相互信任。而那座山就像是一个恶霸,侵占了她的阳光。

      整日在外忙忙碌碌的王立强,并不只指望我能够干活,他似乎希望我在屋内的响声,可以多少平息一点李秀英因为孤单而出现的忧伤。事实上李秀英并不重视我的存在,她喜欢用过多的时间来表达对自己的怜悯,而用很少的心情来关心我,她总是不停地唠叨自己这里或那里不舒服,可当我提心吊胆地出现在她面前,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16-934.html - 2018-02-11
  • 第十章 消失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孙有元死前的神态,和村里一头行将被宰的水牛极其相似。当时在我眼中是巨大的水牛,温顺地伏在地上,伸开四肢接受绳索的捆绑。那时我就站在村里晒场的一端,我的两个兄弟站在最前沿。我弟弟不懂装懂的嗓音,在那个上午就像尘土一样乱飘。其间夹杂着孙光平... - 2018-02-11
  • 第一章 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65年的时候,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 - 2018-02-09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人如美玉马如龙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南宫婉连说带笑,脸上浮起两个深深的酒涡,娇憨逗人!但却在巧笑声中,出其不意,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去!  蒙脸人武功原本极高,南宫婉纤手一抬,他早已瞧在眼里,口中阴嘿一声,毫不在意的右手大袖一丢,迎着拂来!  莫看他大袖这么一丢,竟... - 2018-05-28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一章 中州剑客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老者双眉一扬,手中剑倏地平出,臂腕一震一挺,竟将壮汉硬硬蹦回,并沉声叱斥道:  “我等自命侠义英雄,以谋困诛玉面煞神,乃为飞云叟复仇,情有可原,设若诛杀老弱无辜之人,与玉面煞神何异,老夫断不容尔兄弟妄行妄为!”  三名年青壮汉似是一路,... - 2018-05-26
  • 第十一章 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在中学的操场上像是庙会似的从天亮开到天黑。宋凡平每天一早就要提着那块大木牌出门,走到中学大门口时就将木牌挂在脖子上,低头站在校门口,等着开批斗大会的人都进去了,他才取下木牌,拿起扫帚清扫起中学前面的大街。到了... - 2018-01-31
  • 第十一章 林红准备结婚摆上几桌酒席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准备结婚那天在人民饭店摆上几桌酒席,把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都请过来喝喜酒。林红在一张白纸上把女方亲友的名字都写上了,又拿了一张白纸给宋钢,让宋钢把男方的亲朋好友也写上,宋钢手里拿着笔像是举重似的吃力,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来。宋钢支支吾吾地... - 2018-02-03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十一章 牧马山庄的赌坊午时过后就开始营业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五章交锋  牧马山庄的赌坊,午时过后就开始营业。南宫放像往常一样,早早用午餐,即开始了他例行的巡视。此时已有赌客陆续上门,他又见到了和文公子一同前来的那个书生。他没有再搭理,赌坊的暗灯曾依照他的指令盯过对方几天,但却没有发现那书生有任... - 2018-06-08
  •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韩玉琪闻言,抬目望去。  只见黄秋尘本来如痴似痴,静止不动的身子,这时突然像是疯魔一般,双手乱挥乱舞起来,不过身子仍然盘膝蹲坐。  韩玉琪一惊说道:  “姊姊,你看他的眼睛,噢!他要发疯了。”  原来这时候,遥遥可见黄秋尘的双眸在阳光映...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死神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宁武关总兵府内一连几天都在举行盛大的酒宴,以款待新军营幸存的勇士。各级将领轮番宴请公子襄和武胜文等新军营兵将,以表达对新军营的敬意。驻守边关的将士最敬重真正的勇士,能在十万瓦剌虎狼之师的围追堵截之下生还,在他们眼里,新军营每一个幸存者都... - 2018-06-04
  • 第十一章 狼姑婆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她,正是此间主人的弟子黄凤娟。  万遇春缓缓地回过身去,正容道:“黄姑娘,令师走火入魔,已有多年,双足经穴,早巳枯痿,老朽实在无能为力。”  黄凤娟淡淡一笑道:“老爷子人称神手华佗,一切疑难杂症,都可着手回春,家师经二十年苦练,已有显著... - 2018-01-28
  • 第十一章 真假逸士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这条路,正是循着北峡山脉而行,沿途尽是山间小径,行人不多,正好施展轻功,正在奔行之间,忽听一阵噗噗之声,从林间上空掠过!  云飞白举目看去,只见一只灰鸽,快似箭射,朝东北方向投去,就在前面那头灰鸽飞去不久,又是一阵噗噗轻响,掠过头顶,那... - 2018-01-29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十一章 龙潭嘉宾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点点头,问道:“何老丈认识那位老人家吗?”  何老实道:“老汉不认识他,那位老客官不是咱们镇上的人,哦,老汉想起来了,那位老客官要老汉转告公子爷一句话。”  方振玉问道:“那位老人家说了什么?”  何老实道:“那老客官说:公子爷的... - 2018-01-31
  • 第十一章 田舍夫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道:“婆婆的七修针虽然落在地上,但只要她衣袖震动,地上的针仍可飞射起来伤人。她这一手真厉害!”  正在和田舍翁拚斗的太真道人,眼看三师弟被缝穷婆制住,心头又惊又恐,突然舍了田舍翁,身形凌空飞扑过来,落到玉真道人的身侧。定眼瞧去,只... - 2018-05-17
  • 第十一章 玄衣道姑被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 - 2018-03-14
  • 第十一章 出现第三股势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因儿子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如今又要随着孙必显回去,心中虽觉舐犊情深,但又不好开口加以阻拦,只是攒攒眉道:“你们神志已经清爽,再混进去,务必处处小心,若是露出一点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年其武道:“爹只管放心,咱们有五人之多,绝不会...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丁少秋和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朝前走了八九丈光景,就以树身作掩护,悄悄探头看去。  古灵子和黑袍瞎子两人已经并肩站在大路旁一棵大树之下,两人身后,一排站着三男一女,则是古灵子的四个门人。  这时山麓东首已经出现了一行人,为首—个须发花白的... - 2018-05-03
  • 第十一章 老身携尔东行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想:“你要问我什么,自然不会瞒你,又何必动蛮?”当下答道:“不可正是从佟家庄来的,老前辈想必为了孙老爷子被害之事,闻讯赶来的?”  孙大娘狞厉的道:“你是佟家庄的人?”  赵南珩方才吃过苦头,瞧她要作势抓来,赶忙道:“小可只是在... - 2018-05-05
  • 第十一章 百花谷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金一凡突然朝赵三肩头,猛力拍了一下,道:“赵兄!”赵三吃了一惊,回头道:“金兄有什么事?”  金一凡道:“兄弟有件事,一直藏在心里,没说出来,你府上有一名叫高冲的人,平日行动鬼祟,只怕就是奸细,他在府上,担任什么职务?”  赵三吃惊道:... - 2018-03-08
  • 第十一章 意外奇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秃龙万三胜立即陪笑道:“道长,这是敝帮龙副坛主龙振南。”  灵均道人听得暗自惊凛,心想:“龙门帮一个副坛主,就有这等身手,人言龙门帮卧虎藏龙,高手如云,看来真个不假!”  一面收起南明剑,连忙稽首答礼,道:“龙施主剑术精妙,内功深厚,贫... - 2018-02-28
  • 第十一章 裘老先生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_湖海游龙_故事大
  •   尤其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只要经裘老先生鉴定,就是膺品,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它是假的。  裘好古名利双收,在京城里,可说是一言九鼎,结交的也尽是王公巨卿。  但最近却使他胆颤心惊,终日里揣揣不安。  那是近半月来,求古斋天天晚上... - 2018-04-30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十一章 舒亚男与明珠正享受着雅风楼精美的苏式早点_千门之花_故事
  •   第二天一大早,舒亚男与明珠正享受着雅风楼精美的苏式早点,一个男子突然坐到了桌子对面。舒亚男一抬头,不由一声轻呼:“是你!”  “是我。”云襄浅浅一笑,“莫爷手下一个跑腿的蠢货,装个捕快都不像的蠢货。”  舒亚男不由自主就想起了与面前这个... - 2018-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