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北京城中拜访巨儒_商道_故事大全

  •   金正喜首先拜访的是翁方纲。因为,翁方纲不但是北京的头号巨儒,而且是北京学者中的最年长者。

      翁方纲,顺天府大兴人,字正三,号覃溪,当时最大的思想家,在北京开办了一座叫做“石墨书楼”的书院,亲自教授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门徒。

      金正喜与林尚沃一道前去拜访翁方纲,是在新年过后的第二天。因为金正喜对中国话非常生疏,自然也就需要精通汉语的林尚沃相陪,而且林尚沃作为一名富贾大商,还会经常为他备妥送给拜访对象的礼品。

      金正喜去拜访翁方纲时,翁方纲正在聚精会神地做着什么事情。他虽然已是78岁的耄耋老者,但童颜鹤发,眼睛上连眼镜都没有戴。

      “您是在做什么?”行完弟子之礼,金正喜问翁方纲。

      “过年了,写一些春联。”

      翁方纲明明回答的是在挥毫作书,可是他的手上并没有拿笔,而且也看不到纸张。他的手里捏着的,不是毛笔而是一件小工具。金正喜留心看了看那工具,是一把小刀。原来翁方纲不是挥毫写字,而是在刻字。

      “您在往哪儿刻呢?”

      明明小刀在手,却不见雕刻的对象。于是金正喜想,翁方纲先生别不是在虚空中刻字罢?

      “想看看吗?”

      翁方纲忽然大笑着从指缝里掏出点什么。那是一个小小的种子,是粒芝麻。

      芝麻,中国称之为白油麻,小小的籽粒,可以炒来榨油或做麻盐调料。

      翁方纲是在芝麻粒上镂刻春联。

      “那不是芝麻吗?”金正喜大为赞叹。

      “是的,就是芝麻。”

      “那么您是在这芝麻粒上刻字喽?”

      “当然是。”翁方纲又说道,“想看吗?”

      “想。”

      翁方纲马上递过一只放大镜。金正喜接过放大镜,仔细地观察着那芝麻粒。忽然间,他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惊诧。小如尘芥的芝麻粒上,清清楚楚地刻有文字,而且不是一个字,而是四个小字。金正喜把这四个字读了出来:

      “天下太平”

      金正喜曾这样记述此时的感怀:

      “我去拜访的时候,翁方纲先生刚刚在芝麻粒上写完他的新年春联,写的是‘天下太平’四个字。那时,先生已是78岁高龄,所刻文字小如蚊脚,先生却连眼镜也没有戴,真是件教人惊异的事情。”

      与翁方纲的初次见面时这令人吃惊不已的场景,记载于金正喜一篇叫做《古人书法论》的文章里。翁方纲在芝麻粒上镂刻“天下太平”四字,是一种与佛教颇有渊源的行动。他虽是一时巨儒,却醉心于佛。佛教《维摩诘所说经》说“以须弥之高广内芥子中,无所增减”,而翁方纲正是用自己的行动向人们示范这句话的涵义。

      佛教认为须弥山位于世界的中心,而关于“以须弥之高广内芥子中,无所增减”,有一个著名的传说故事。

      唐朝学者李渤酷爱读书,因其涉猎书籍逾万,人称“李万卷”。有一天,他问智常大师:

      “大师,《维摩经》说‘须弥入芥子中’,可是那么大的一个山怎么会容在一个小小的芥菜籽里呢?”

      智常大师马上回答他:

      “李渤呀,人们不是称你为李万卷么?那么,你又是如何将那万册书卷放进你那小小的脑袋里去的?”

      初次见面就看到老师翁方纲在芝麻粒上镂刻“天下太平”四字的秋史金正喜感触良多。从这些感触中,诞生了金正喜被称为“秋史体”的独特书法。集汉隶之长,他创造出独树一帜的秋史体。后来,有人问金正喜:“先生是怎样创出秋史体这种独特的笔法的?”

      金正喜则答道:“如果不是胸中有万卷书、腕下有三百碑,这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看到老师翁方纲在只有芥菜籽大小的芝麻粒上镂刻“天下太平”四字的情景,金正喜联想到中国唐朝李勃读书破万卷被称为“李万卷”的故事,从而彻底感悟到,如果自己不能做到胸有万卷书,是不可能达到“须弥山存于芥菜籽”的境界的。正如金正喜自己所言,如果不是读了万卷书在胸,如果不是曾反复练习《汉隶字原》中收录的中国汉代309种书碑,是不会有秋史体诞生的。

      金正喜前去拜访翁方纲时,翁方纲还在沐浴斋戒,肃服正冠,以金笔抄录佛经。从新年那一天到正月三十,翁方纲要每天抄录一章佛经,布施给附近的寺庙。当时,翁方纲正在抄录《般若心经》。他每抄一个字,都要向书院里供奉着的佛像三拜致敬,这情景使金正喜感铭至深。

      在今天的北京,有一座寺庙叫做法源寺,据说当年就曾接受过翁方纲以金笔亲手誊录的佛经,而且至今仍作为镇刹之宝珍藏着。

      巨儒翁方纲对金正喜也有所耳闻,他一眼就看出了金正喜不同凡响。他问金正喜:

      “你看到这里的兰花了吗?”

      在正以金笔抄录佛经的翁方纲身旁,养着一株兰花,是一株春兰。

      “看到了。”

      “那你就来画画这兰吧。”

      春兰,金正喜是很熟悉的。这种兰,比其他种类的兰开花要早,故而也被称为“报春花”。但当时正值严冬雪寒之际,春兰尚未开花。听了翁方纲的吩咐,金正喜马上轻车熟路地画起来。林尚沃坐在一旁看金正喜画兰,心里暗自惊羡不已。随着金正喜的笔在白纸上一笔笔地点画,那兰也一点点茂盛地成长起来,转眼间一株生机勃勃的春兰跃然纸上。

      金正喜作完画,放下笔,翁方纲走过来看了看,问道:“你画的兰为什么不开花?”

      金正喜笑着回答:“开花?现在是严冬腊月,离开花还早呢!”

      “我的眼里明明看到了花,为什么你的眼里就看不到?你是只会画兰,不会看兰啊!看来,你是一个看不到面前东西的瞎子。”

      “那我就来画上花。”

      金正喜再次提笔在手。对翁方纲的话,他百思不得其解。那春兰分明只有一些茂盛的枝叶,根本没有开什么花。虽说春兰开花早,毕竟还没到时令,连花骨朵也还没长出。可翁方纲非说他看到了花。于是,金正喜开始想像着为兰添上花。平时,金正喜经常画春兰,这时候提笔作画,可谓驾轻就熟。先画上花茎,再画花朵,最后又画上花萼。林尚沃屏住呼吸,看着金正喜行云流水,走笔如飞。霎那间,原本枝叶茂盛的春兰怒放起朵朵鲜花。金正喜刚画完,翁方纲走过来,凝神看了看,说道:“花终于开出来了嘛。”

      说着,翁方纲拿起金正喜所画的春兰图,一边做深呼吸,一边嗅着春兰的气味:

      “可是,你画的这花,没什么香气吗!”

      金正喜困惑地望着翁方纲。

      “看来,你会画兰却没见过花,会画花却没闻到过花的香气。”翁方纲指指自己金笔抄录的《般若心经》,“如果我现在只是在一字一字地抄录佛经,那我就只不过是在做誊誊写写的事情。但我并不是在抄字,我是在揣摩它的真意。同样的道理,如果你是在临摹兰的样子,你就只不过是一个模仿别人画作的画工,而实际上,你既然要画兰,就得画到开花,既然开了花就要有香气。没有香气的兰花只不过是一棵死兰,是不能称得上活兰的。”

      听了这话,金正喜恍然大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097-917.html - 2018-01-12
  • 第十四章 污泥青莲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啊!柳公子原来竟是蓑衣老人的高足,难怪有这么一身绝世武学了!”  金嬷嬷惊喜地道:“只不知柳公子是何方人士?”  江云生道:“在下原是江南人士,昔年随家父宦游岭南。”  金嬷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问道:“这么说柳公子还是名宦之后,令尊... - 2018-04-18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四十四章 奸徒授首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大家回头看去,果见八臂金童华春风从石粱上飘然行来。老远看去,他缓步徐行,走得不快;但不过眨眼工夫,便已到了众人面前。  猴老三当先抢了上去,欢迎它师父。  八臂金童笑叱道:“小三子,当着许多前辈高人,你忙什么?还不给我站到边上去?”  ... - 2018-04-10
  • 第十四章 驱魔救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道:“你把李姑娘藏到那里去了?”  秦映红格格娇笑道:“李玫就在我手里,你们谁敢上来,我就先宰了她。”  大家只听到她的声音,皆因身在第二层船上,看不到第三层的情形。  绝情仙子仰首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秦映红道:“你们先上... - 2018-03-30
  • 第十四章 血染帆船鬼神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生性聪慧,心思慎密,她自从看到胡翠蝶是服下阴淫毒药后,突感有几件可疑的地方。  要知她第一次前来这座石室的时候,发现二人都没有半寸衣物存在此地,如果说黄秋尘是淫徒,当然他不会连自己衣衫都抛掉,更不会奸污了胡翠蝶之后,还呆留此地... - 2018-03-19
  • 第十四章 百花公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葬花夫人道:“老身为了慎重起见,只喂了两个人,据蓝通说,也许是浣花妖女在无忧散中,另外配有剧毒药物,如不先解去他们身上之毒,只怕无法解去他们的迷药。老身又请了一位素负盛名的用毒能手,替另外一人先喂服专解奇毒的药物,但解药入口,此人又告不... - 2018-03-09
  • 第十四章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几乎一二十里都难得看到一个村庄。  蓝如风忍不住问道:  “二哥,咱们这是上哪里去呢?”  史元回头道:  “你不用多问。”  依然一马领先,一路扬鞭赶路。  傍晚时分赶到一处山下,史元马鞭朝前一指,说道:  “前面... - 2018-03-14
  • 第十四章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小王子怎么也解释不通: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没有房屋又没有居民的行星上,要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的人做什么用。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这个人思想不正... - 2018-03-21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八章 远赴北京的“求道”之行_商道_故事大全
  •   1809年,纯祖九年。  以礼曹判书金鲁敬为陈奏使的使臣一行,离开汉阳,前往北京。  所谓陈奏使,不同于每年定期派往中国的使节,而是一种因临时有事情要通告才加派的不定期使节。  当时,朝廷每年都按定例向清朝派遣使臣,这种定期使臣,通常是... - 2018-01-12
  • 第十四章 毒功扬威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喜道:  “大师伯,前面就是仰天坪么?”  谷灵子道:  “终南山中,万山林立,谁知道它叫什么仰天坪不仰地坪?”  唐绳武道:  “弟子是说葛神医就住在那里了?”  谷灵子道:  “不错,葛无求就住在山坳里面。”  说话之时,已经... - 2018-01-08
  • 第十四章 解铃系铃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谢公愚早就猜到救春申君和任云秋的两个蒙面人,很可能是凤箫女和去取新月刀的女子(他们还不知道她叫叶菁菁),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听得点头道:“我看凤箫女深明大义,既然任老弟和她很熟,能得她相助,定可取到解药的了。”  金赞廷大笑道:“任老弟... - 2018-01-06
  • 第十四章 一剑破阵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白衣少女发动剑阵,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尹天骐、桑南施一击未中,反而被对方发动攻势,只好回剑封架。  但你这里堪堪把剑势架开,还没来得及还手,眼前白影闪动,这两名白衣少女双剑出手,又急急向侧飞闪出去。  另两名白衣少女已经欺近,四支短剑寒光... - 2018-01-05
  • 第十四章 丁天仁感觉到有人在他身上重重拍了一下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感觉到有人在他身上重重拍了一下,身上顿觉如释重负,倏地睁开眼来自己好像躺卧在一处黝黑的殿宇上,身旁还站着一个黑黝黝的人影,心头不由一怔,暗道:“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躺在这里的呢?”心念未已,人已翻身坐起,脚跟再一用劲,就已站了起... - 2018-01-09
  • 第十四章 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有些茶客,三三两两的会帐下楼,也有人随着上来,有些老客人,已在吩咐茶博士准备酒茶。  原来这家茶楼,在下午喝茶的时候,是茶馆,到了上灯以后,就变了酒楼,于是茶客也成了酒客。  岳少俊要了一碗看肉面,一笼小笼包,匆匆吃毕,付帐下楼,转回客...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香炉石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一身武功,差不多已入化境,就在这一点之势,剑尖相接之际,陡然运集全身功力,透剑而出!  “叮”!一声清脆的金石交鸣。剑光突敛,银虹顿杳,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都不禁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只见长衫飘逸的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再谒斗姆阁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沈若华听娘说过,爹叫欧一峰,是南海风雷门嫡传十六代掌门人,二十年前,自己刚出世那年,爹中了仇人一记“附骨钉”,而且还有几个仇家一路追杀,负伤逃走,隐姓埋名,绝迹江湖,音信久绝,直到最近,才由凌干青捎来一封家书,才知爹隐居茅山,自称活死人... - 2018-01-05
  • 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朝阳教主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冷雪芬又急又为难的道:“只是……只是大师姐不在……”“救人如救火,大姑娘昨晚临行,要老夫负责,上官小兄弟被掳,自然非要她们放人不可。”钟大先生道:“走,咱们到外面去。”说完,举步往外行去。  冷雪芬紧跟在他身后,问道:“我们要去多少人呢... - 2018-01-04
  • 第十五章 父女重逢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雷东平心头更急,因为那声长啸,正是要大家撤退的暗号,但此时他对手田无忌双掌如飞,他只能奋力和对方攻拒,如何还走得了,何况身后又来了个形意门的前辈高手,忙道:  “石二叔先叫田无忌停手,如何?”  “好!”石开天应了一声,回头道:“秋月姑... - 2018-04-14
  • 第十六章 姹女大阵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芙蓉城主满脸喜容,站起身道:“但凭前辈吩咐。”  谢长风大笑道:“到时老夫一定会来喝喜酒的。”  话声出口,人影已渺,大厅上这许多武林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看他是如何走的?  玄真子、紫云道长连忙急步趋至厅外,向空稽首道:“贫道恭送前辈。...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八章 金笛芙蓉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 - 2018-04-15
  • 第十二章 江南严家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章四虎道:“令……令主说的是,干……干娘说的,小的描的老虎头,比几个小丫头描的好得多了。”  卓少华问道:“你念过书吗?”  “没有。”章四虎脸上一红,说道:“但……小的会……会写自己名字。”  秋月笑道:“真了不起,你将来当了画家,能... - 2018-04-14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四章 姬青青把金蜂收了过去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自己放出去的金蜂,当然不会攻击自己的,那一定是姬青青把金蜂收了过去,再以某种特殊手法,攻向自己身后。  不!姬青青和自己面对面站着,不可能袭击自己身后,这一定另外有人,在自己背后使的手脚。  姬青青就在此时,听到了丁大哥“传音入密”的声... - 2018-01-02
  • 老子·道德经 第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视而不见,名曰夷①;听之不闻,名曰希②;搏之不得,名曰微③。此三者不可致诘④,故混而为一⑤。其上不徼⑥,其下不昧⑦,绳绳兮⑧不可名,复归于无物⑨。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⑩。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⑾... - 2018-01-02
  • 第十章 受命令主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严文兰道:“女儿怎敢跟娘谎报?穆七娘这次以追寻小妹为名,夜入兰赤山庄盗取女儿的符令。”  老夫人莞尔笑道:“文儿,以你武功,她能把令牌盗走么?”  严文兰道:“娘莫要忘了她是拍花党出身?”  老夫人面分微变,哼道:“她敢对你施迷药么?”... - 2018-04-12
  • 第十四章 追踪一片树叶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堂倌答应一声道:“来了,来了。”果然随着话声,送来了一大壶酒。  小老头一手接过酒过来,就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接着又替自己斟了一杯,拿起酒杯,笑道:“来,两位小兄弟,咱们先干一杯,润润喉咙。”  咕的一声,把一怀酒倒进口去,砸砸嘴角,笑...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