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出手一招,居然竟是“辟邪剑法”,口中微噫,陡然从身边飞起一串银花,疾洒而出!

      四位掌门人,自从赵南珩现身之后,大家全都深感诧异,想不到江湖上居然出了这么一位青年高手,敢和南魔动手?

      同时自己四人,方才业已败在南魔手下,虽然眼睁睁瞧着千手如来落到地上,跌碎许多手臂,也不好出手去抢。

      但四人却全都暗中凝聚功力,只要赵南珩呈一呈不支,大家都将全力一击,出手解救。

      因为他们四人身为一代掌门之尊,输了干手如来,自无话说,但为了抢救一名年轻人而出手,四派掌门自是责无旁贷。

      南魔“噫”声出口,大觉大师口中,也不禁同时发出一声轻噫!

      “锵”!两串银花,在空中乍接,响起一阵金铁交鸣。

      剑光突敛,银花顿沓,两条人影霍然分开。

      南世候紫袍飘动,斜退了一步。

      赵南珩却被他震得脚下跟跄,接连后退。

      四位掌门人同时一惊,南世侯已满脸杀气,猛地跨前一步,左脚飞处,砰的一声,把绿玉金莲千手如来踢得粉碎。

      七星剑一指,厉声喝道:“小子,今晚留你不得……”

      “爹!”南玖云尖叫声中,突然从斜刺里扑出,一把捧住南世侯执剑有脱,焦急的道:

      “爹,你……你不是答应过女儿,他……他……”

      南世侯愕然回头,截住她话声,道:“玖地放手,这小子留他不得!”

      南玖云抱着她父亲右腕,死也不放,急得流泪道:“他……他就是赵兄弟,你老人家答应过女儿,不伤他的。”

      南世侯似有所悟,目光瞧着赵南珩一阵打量,浓眉一皱,点点头道:“这小子也会‘辟邪剑法’,好,为父答应你,从今晚起,就以十日为限,你必须叫他投到为父门下。”

      南玖云道:“女儿遵命。”

      南世侯冷冷地望了四位掌门一眼,双脚顿处,人已破空飞起!

      赵南珩被南宽一剑震得面红心跳,血气浮动,稳住身子之导,立刻凝神调息,根本不知南魔父女说些什么?

      此时眼看千手如来被他一脚踢得粉碎,南魔腾身飞去,不由大喝一声,长剑一领,方待纵身扑起!

      南玖云可比他还快,身形闪出,一下拦到赵南珩面前,急道:“赵兄弟使不得!”

      赵南珩被她一拦,只好停住身子,抱拳道:“姐姐别来可好?”

      南玖云瞧着他,一语不发,目光闪动,眼角中突然滚落几颗泪珠。

      “阿弥陀佛!”

      大觉大师却在此时,走近两人身边,合十道:“小施主这柄长剑,可否借与老衲一瞧……”

      赵南珩从树上拣出,就和南魔动上了手,一直没有时间叩见老师傅,此刻不待大觉大师说完,慌忙丢下手中长剑,扑的跪了下去,连连叩头道:“弟子该死,没向老师傅叩请金安,还让……让……他把千手如来踢碎了。”

      他本待要说:“让南魔把千手观音踢碎了”,但因南玖云站在身边,说了两个让字,才把南魔改成“他”字。

      大觉大师目光注在赵南珩脸上,惊喜的道:“孩子,你真的是南珩?难为你一年时光,武功精进神速,唉,这不能怪你,这是劫运使然,你快起来,去见过三位掌门人。”

      赵南珩站起身子,又过去叩见百愚上人、一尘子、云台老人等三人。

      大觉大师眼看南玖云依然站着不走,合十道:“小施主如别无见教,就请便吧!”

      南玖云瞧了赵南珩一眼,欲言又止,低头疾走,朝庙外奔去。

      一尘子从地上抬起绿玉如来佛像座台,那是用纯金凿成的一朵莲座,仍然完好如初,并没受到损毁,不禁感慨的逍:“咱们忝掌四派门户,连一尊佛像都无能保全,实在愧对先师!”

      赵南珩心中一动,连忙从怀中取出那本梅花册页,送到大觉大师的面前,道:“老师傅,这是师祖亲笔手绘,画中梅花,就是千手如来佛像上的十八招‘辟邪剑法’。”

      四位掌门人听得不期一怔,想起南魔方才果然说他也会“辟邪剑法”之言。

      大觉大师因师尊的倚天剑,也在赵南珩身上,心知必有遇合,一手接过画册,一面抬目问道:“孩子,你这本画册和倚天剑,是从何处得来的?”

      赵南珩把得剑经过,以及四派一门在观音渡集会,自己如何寻上祝融峰,目睹南魔练剑始末,择要说了一遍。

      百愚上人合十道:“阿弥陀佛,佛像虽毁,四派绝学终得保存,实是我佛保佑。”

      一尘子道:“小施主和二师弟约在龙凤潭见面,那里是紫宸观,乃是武当下院,三位道兄和赵小施主,不如请到观中休息,再作计议。”

      赵南珩因天地一卜临行时叮嘱自己,曾有南岳事了,别忘了到终南山去之言,连忙朝大觉大师躬身道:“弟子奉乾坤一丐游老前辈之命,南岳事了,命弟子前去终南办事。”

      大觉大师听得微一迟疑,转脸朝百愚上人道:“贫衲当日因封山在即,才把此子奉托,如今神丐既然要他前往终南办事,贫衲之意,不如把此中因果,提前告诉此子,不知上人以为如何?”

      百愚上人合十道:“大师说得极是,赵……”

      说到这里,忽听一缕极细的声音,从远处传入耳鼓,有人细声说道:“我师傅要他到终南山去,自有道理,两位大师不用多说。”

      百愚上人心头一震,但脸上丝毫不露,口风一转,缓缓说道:“只是老衲之意,神丐要小施主前去,想必已另有安排。”

      大觉大师也在同时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立即朝赵南珩说道:“老僧和三位掌教,前去紫宸观,你既奉神丐之命,有事终南,就不必跟去了。”

      赵南珩不知老师傅方才和百愚上人说的什么,但又不敢多问,唯唯应是。

      下了祝融峰,四位掌门人飘然自去。

      赵南珩舒了口气,抬头瞧瞧天色,已是四更时分,正待举步走去,只听身后有人叫道:

      “赵兄弟!”

      那是南玖云的声音!

      赵南珩停步回头,朝身后望去,果见南玖云从林中闪出,迎着自己走来,这就拱手问道:“姐姐可有什么事吗?”

      南玖云黛眉低蹙,望着赵南珩柔声道:“赵兄弟,你可是怒恼我爹吗?”

      赵南珩没有作声。

      南玖云轻轻叹道:“爹不该把那尊千手如来砸碎的。”

      赵南珩冷笑道:“砸了千手如来,天底下就没有第二个会使‘辟邪剑法’之人。”

      南玖云眼圈一红,苦笑道:“赵兄弟,你不要说了,姐姐心里乱极了,我一直自诩不是平常女子,也不愿以世俗女儿态,邀人垂传,只是……赵兄弟,你……是我南玖云心头知己,爹是我的生身之父……”

      话未说完,那白里透红的粉颊上,两串珍珠般的眼泪,业已滚滚而下,再也说不下去了。

      赵南珩听她这一阵凄楚哀怨的又说又哭,不禁也闲得个心动神摇,手足无措,惶惶然道:“姐姐可是受了什么委曲?”

      他这句话,问得南玖云更是伤心,脚下一个踉跄,跌入赵南珩怀里,两臂一伸,紧紧抱住他项颈,玉体乱颤,呜咽不已!

      赵南珩不敢推拒,只好半扶半抱,任由她纵体入怀。

      两人这样互相拥抱了一会,赵南珩只觉南改云柔若无骨,吐气如兰,自己心头狂跳不止!额上同时也淌下汗水来,连忙湘讪问道:“姐姐,你到底有什么事?”

      南玖云两臂一份,拭拭泪水,呼浮微笑,咽声道:“你总还记得,我以前也和你说过,爹嫌找总是女儿之身,天赋较弱,有许多武功,无法练到高深境界,因此爹一直想收一个资质好的弟子,传他衣钵,同时也想替我的终身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692-955.html - 2018-05-11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六十二章 冷面冰心一紫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卖卦老者微微一顿,抬头道:“老汉说的首脑人物,就是年纪比你大辈份比你高的人!  哈哈,这还不是龙在南,利见大人,小哥,你寻的四人,可是你长辈?譬如你的伯伯、叔叔?”  赵南珩道:“在下找的就是四位伯父。”  卖卦老者道:“你只要一路朝南... - 2018-05-11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六十五章 白羽穿云拜下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九合金丝鞭不避不让,反而迎着一瓢子单刀,全力扫到!  这下,两人全都用上十成力道,刀鞭互撞,金铁大震。一瓢子在内功修为上总究较卜三胜高出许多!  这尽力一击,一瓢子固然被震得退了一步,但卜三胜却连退三步,九合金丝鞭被震弹得几乎脱手而出!... - 2018-05-11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六十九回 剑振雄风 身受掌伤_江湖奇英
  •   厉天啸及曹刚目光如电,睁睁地注视着百花谷主,煞气满脸。百花谷主心中一凛,暗忖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何必自找亏吃,胡乱指示一下,也让他们试试阵法厉害。”  他城府深沉,见机不对,思念至此,长须一动,不由呵呵笑道:“二位既欲手刃亲仇,老夫... - 2017-11-06
  • 第六十九篇 气交变大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本章要点】本篇讨论自然环境对人和万物的影响。以阴阳和五运之气的消长胜负关系以及德、化、政、令等五运正常功能和逆常变化,结合星辰详细作了说明。【原文】黄帝问曰:五运更治,上应天朞,阴阳往复,寒暑迎随,真邪相薄,内外分离,六经波荡,五气倾移,... - 2017-12-31
  • 第六十章 芳草斜阳双燕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两人话声一落,立即退出树林,施展轻功,一路朝谷外奔去。  赵南珩内功深厚,这一全力施为,片刻工夫,已把侯剑英丢落老远,回头一瞧,不见侯剑英跟来。只好停住脚步,回身等候。  这一停步,他顿时认出此处,正是上次游老乞倚着树大骂自己的地方,再... - 2018-05-10
  • 第六十八章 一树梅花两剑同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  千手如来身上那套“辟邪剑法”,原是从少林“达摩剑”,武当“太极剑”,峨嵋“乱披风”,华山“太白剑”中撷取精华而成,南魔手方百计把四位掌门人诱来祝融峰,就是为了探求这四套剑法的本身变化。  他这一阴谋,四... - 2018-05-11
  • 老子·道德经 第六十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①,而为客②;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③;攘无臂④;扔无敌⑤;执无兵⑥。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若⑦,哀⑧者胜矣。[译文]用兵的人曾经这样说,“我不敢主动进犯,而采取守势;不敢... - 2017-12-31
  • 第六十九章 因为众水要淹没我_圣经
  • 69:1神啊,求你救我,因为众水要淹没我。69:2我陷在深淤泥中,没有立脚之地;我到了深水中,大水漫过我身。69:3我因呼求困乏,喉咙发干;我因等候神,眼睛失明。69:4无故恨我的,比我头发还多;无理与我为仇、要把我剪除的,甚为强盛。我没有... - 2017-08-22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六十四章 不受仇敌的惊恐_圣经
  • 64:1神啊,我哀叹的时候,求你听我的声音;求你保护我的性命,不受仇敌的惊恐;64:2求你把我隐藏,使我脱离作恶之人的暗谋和作孽之人的扰乱。64:3他们磨舌如刀,发出苦毒的言语,好像比准了的箭,64:4要在暗地射完全人。他们忽然射他,并不惧... - 2017-08-22
  • 第六十六章 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_圣经
  • 66:1耶和华如此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66:2耶和华说:“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虚心”原文作“贫穷”)。66:3假冒... - 2017-09-07
  • 第六十回 疗伤有药 来神秘客_江湖奇英
  •   四周一片漆黑,荒凉的坟冢中,没有一点声音,偶尔一二只夜鸟的啼声,响起林中,使这阴森的地方更加上一层凄凉的意味。  明灭飘忽的鬼火来回跳跃着,鬼火下,一个身穿白色罗衫背插长剑的少年静静地躺在一座孤墓旁,一柄脱鞘长剑却紧紧握在手中,可是身躯... - 2017-11-06
  • 第六十二回 敌情迷离 生死之会_江湖奇英
  •   一轮冰盘,静静地挂在天际。  巴山山麓,万籁俱寂,倏然一条条黑影,向巴山阎王峰轻巧地飞掠,三个一伍,五个一群,各人的身法,皆那么自然轻灵,显见身手皆是不俗,这些人正是自普光寺出发的群雄,为首三人是当今三派掌门——昆仑的一阳道长,青城的镜... - 2017-11-06
  • 第六十三回 阎王峰顶 碧鹰丧命_江湖奇英
  •   话声一落,煞气的目光遍射“红灯教主”,配合着骇人冷酷之面容,一步步向前欺去。  “红灯教主”虽平日猖狂跋扈,此刻胸有成竹,但一见宋岳这副表情,心中也不禁微微一抖,脚步却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一步……二步……三步……  但是,宋岳却没有注意... - 2017-11-06
  • 第六十七章 愿神怜悯我们_圣经
  • 67:1愿神怜悯我们,赐福与我们,用脸光照我们,〔细拉〕67:2好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万国得知你的救恩。67:3神啊,愿列邦称赞你,愿万民都称赞你。67:4愿万国都快乐欢呼,因为你必按公正审判万民,引导世上的万国。〔细拉〕67:5神啊,愿列... - 2017-08-22
  • 第六十五章 素来没有访问我_圣经
  • 65:1“素来没有访问我的,现在求问我;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没有称为我名下的,我对他们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65:2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们随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65:3这百姓时常当面惹我发怒,在园中献祭,在坛(原文... - 2017-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