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独斗五毒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荆山毒叟怒笑道:“原来你是桃花女门下!”

      宫如玉格格笑道:“是啊,家师久仰毒名,也请你去呢!”

      荆山毒叟大笑道:“荆某素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自问和桃花女并无过节,她居然派出门下弟子,手下爪牙,找上荆某来了!”

      申公豹被他这句“手下爪牙”,不禁听得勃然变色,冷冷道:“荆兄说话,最好要有点分寸”

      荆山毒叟怒道:“你们无端找上门来寻衅,荆某难道说错了?”

      宫如玉笑道:“你还说人不犯你,你不犯人,你不先犯了太阴宫的禁忌,我们怎会犯你?”

      荆山毒叟道:“我犯了你们什么禁忌?”

      宫如玉笑了笑道:“你可知我和申护法来的目的不同吗?”

      荆山毒叟道:“这个荆某不知。”

      宫如玉又道:“那你想来更不知道我到这里来,前后也有两件事了。”

      荆山毒叟冷冷道:“荆某知不知道都是一样。”

      宫如玉眉毛一挑,娇笑道:“那可不一样,申护法和你有旧,家师要他前来,纯出敬仰高贤,希望敦聘你担任桃花源护法……”

      荆山毒叟不待她说完,截着道:“荆某虽非名门正派中人,却也不屑去替桃花妖女当爪牙。”

      ‘申公豹怒嘿一声,似要发作!

      宫如玉浅笑道:“九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担任了桃花源护法……”

      荆山毒叟嘿道:“那是他们的事。”

      宫如玉又道:“至于我原是奉家师之命,迎迓岳夫人来的,这一点也谈不上是上门寻衅,因为家师曾经交待,岳夫人是少林寺护送到你这里来求治的,要我征求你同意,等你荆山毒叟自己承认医治不好的时候,再让我接她到桃花源去,由家师替她医治,这该并不是先犯了你?”

      荆山毒叟怒哼道:“那你何故潜入老夫石室?”

      宫如玉格格娇笑道:“是了,这是因为你先犯了太阴宫的禁忌,我才犯你。”

      荆山毒叟道:“胡说,老夫先犯了你们什么?”

      宫如玉笑道:“你也是江湖上成了名的人家,总该知道江湖各门各派的门规,各有各的禁忌,这位南少侠,原是桃花源副护法,但他却倒反桃花源出来的……”

      南振岳剑眉一挑,大声喝道:“宫如玉,南某岂但倒反桃花源,总有一日,还要手刃桃花妖女!”

      宫如玉横了他一眼,轻啐道:“我不是在和你说话。”

      一面向荆山毒叟继续说道:“同时你包庇了叛师私逃的五师妹。我奉命迎接岳夫人,原是向你善意相商来的,但昨晚接到家师指示,务必缉回叛师师妹,你先犯了咱们禁忌,我也只好乘隙下手……”

      荆山毒叟眼看宫如玉滔滔不绝的只顾和自己说话,心中不觉起疑,暗想:“她莫非是故意拖延时间?”

      心念转动,瞥见跌坐地上的火千里,突然睁开眼来!

      这下瞧得荆山毒叟忽然觉得事态严重!

      自己练制的“迷神散”如无独门解药,必须一个对时才能醒转,如今只不过一盏热茶时光,火千里那能醒得这般快法?不错,除了自己独门解药,只有千毒谷主的“攻毒丹”才能解毒!

      想到这里,不禁脸色一变,大笑道:“原来你们勾结司无忌,存心和老夫作对了!”

      宫如玉掠着须发,娇笑道:“你老原来还不知道司谷主是桃花源副总护法吗?”

      荆山毒叟厉笑道:“很好!”

      火千里突然一跃而起,吁了口气,道:“荆山毒叟,原来你用毒的本领,也不过是如此!”

      遥空一掌,直向荆山毒叟劈击过去。

      宫如玉忙道:“火护法且慢出手,副总护法已快到了。”

      火千里这一掌含愤出手,少说也用了。八成功力,他听到宫如玉的喝声,果然手掌一招“呼”的一声,把击出的掌力,重又收了回去,身子同时朝旁闪开。

      南振岳暗暗‘哦’了一声,方才宫如玉方说的“另有高手赶来,原来是千毒谷主司无忌。

      荆山毒叟听说千毒谷主果然赶来,脸色顿时显得阴森异常,回头朝六个青衣童子吩咐道:“你们把这几个昏迷未醒的人,送到屋里去。”

      六个童子答应一声,立时把岳夫人、艾如瑗等人,搬进石屋。

      宫如玉道:“我的两名使女,已中了你老的迷药,人还未醒,总该放过她们了吧?”

      荆山毒叟哼了一声,挥挥手。

      宫如玉便令身边两名使女,过去把人抱过,各自喂了一粒丹药。

      荆山毒叟看看天色,心中暗自计算,自己这边,服下毒药,尚在昏迷中的几人,也快要更醒了!

      这就回头朝南振岳施展传音入密说道:“南老弟,令堂身患重病,其余三人,也昏迷未醒,就劳老弟照顾了。”

      南振岳点点头,手摸长剑,退到石屋门口。

      宫如玉目光滚动,也以传音入密说道:“南少侠,其实今日之事,和你无关,尤其令堂身患重病,除了师傅,再也没人能够治愈,你既然不肯听我相劝,及早退走,待会副总护法司谷主到了,只要你不逞强出手,以司谷主的身份,决不会向你动手的,其余的人,自然拦不住你,如有机会,还是抱着令堂寥朝后山退走的好。”

      南振岳听她口气,似乎确是一番好意,不由抬眼朝她望去!只见宫如玉面带忧虑一双盈盈妙目,也正望着自己!

      这种脉脉含情的眼光,南振岳那会瞧不出来?不觉心头一凛,脸上顿时一笑@宫如玉看他俊脸一红,知道他已经会意,只觉心头感到一甜,情不自禁朝他嫣然一笑。

      这一瞬之间,遥见九条人影,急驰而来!

      那几条人影,来势极快,—会功夫,已翻上小山,那是四男一女,五个黑衣人。

      “瑶山五毒!

      南振岳认出其中两个,正是毒角赤练任长苗和飞天蜘蛛常得功,其余三人,自然已可想得到了。

      其实不用他猜,瑶山五毒今天一身衣服上,都有着鲜明标记:胸前一条金色蜈蚣,面情冷漠,年约四旬以上的,是五毒之首金蜈蚣常今人。

      胸绣白蟾蜍,脸型瘦削的是老二玉蟾蜍柳乘风。

      —独角赤练任长苗绣的是赤火练口飞天蜘蛛常得功绣的是蜘蛛,这四人,腰间都插着一柄钢叉。

      另外一个黑衣女子,约有二十七八,身材苗条,胸前用白线描空绣了一只蝎子,腰插一柄狭长苗刀的,正是瑶山五毒中出名毒辣的黑寡妇步多娇。

      这时荆山毒叟寒着一张脸,凛然站在石屋前面,六个青衣抱剑的童子,一排站在他身后‘瑶山五毒才一登上小山.便由金娱蚣常今人当先走近?朝荆山毒叟躬身一礼,脸上一无表情,冷冷的道:“家师拜会荆老前辈,特命在下前来投帖。”

      说完,从袖中取出一份大红名帖,双手呈上。

      大红名帖上一行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千毒谷主司无忌拜”

      荆山毒叟接到手上,微微—嘿,道:“这张名帖,除了老夫,天下真还没人敢接。”

      说话间,把名帖笼入袖中,抬目拱手道:“老夫恭候。”

      金蜈蚣常今人不再说话,便自退下。

      山岭间,出现了一乘敞轿,风驰电卷而来!

      眨眼已上了小山,那是一乘苗疆常见的藤兜,由两个浑身长着茸茸黑毛,腰围豹皮的赤膊大汉,抬着上来。

      藤兜上端坐一位白脸黄髭的汉子,敢情就是千毒谷主司无忌了,只见他头带玉冠,脚登玉屐,身上穿一件半长不短金光闪烁的锦袍,装束甚是古怪!

      南振岳瞧得暗暗惊奇,千毒谷主司无忌,名震武林,看来竟然只是四十出头的人!

      藤兜停住,瑶山五毒立时神色恭敬的躬下身去。

      宫如玉福了一福,道:“晚辈叩见副总护法。”

      司无忌颔首道:“宫大姑娘也在这里?”

      火千里、申公豹在此时一齐抱拳道:“逍遥宫护法火千里、申干臣参见副总护法。”

      司无忌咧嘴笑道:“火兄、申兄请了。”

      他缓缓跨下藤兜,双手一拱,呵呵笑道:“荆兄三十年不见,兄弟特来趋拜。”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766-943.html - 2018-03-04
  • 第二十六章 排郁闷乾隆巡鲁南 抚难民县令费心力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天,讷亲便奉旨回了北京。乾隆撤掉了济南行宫,在巡抚衙门里拉了十几匹马,驮了些药材、茶叶,算是作药茶生意的,带着纪昀出了济南城,径往鲁南重镇济宁而来。  乾隆因金川的战事余怒未消,一路显得郁闷寡欢。他脸色不好,侍卫们都不敢凑趣儿。有事... - 2019-01-12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谈棋艺康熙施恩威 论时局堂主议行止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带着魏东亭和周培公,要去找吴应熊。魏东亭见劝阻不下,只好依从。不过在走出乾清门时,又带上了狼谭,还叫了几十名侍卫,换了便衣远远地跟着保护,这才回来备马。一行四骑自西华门出了紫禁城,放马直趋宣武门。时值深冬,天情气寒,枯树插天,马... - 2018-12-27
  • 第二十六章 刘统勋莽闯庄王府 老太后设筵慈宁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刘统勋密陈完毕,心神不定地跟着乾隆到乾清宫与筵,他怕走漏风声刘康自尽,又思量着刘康是否已经启程去了山西,该在哪里堵截,担心人证拿不齐,案子拖得太久。直到庄亲王领旨宣布休筵。刘统勋才清醒过来,忙随众人出来,寻着尚书史贻直,笑道:“大司寇,... - 2019-01-04
  • 第二十六章 山沽居婉娘伴师游 西鼓搂道长说因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走出庙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可现下怎生对付这位呆子呢?见伍次友默默走着,似乎在想什么,便问道:“饿了罢,咱们别急着打轿回府,先在附近寻一家野店打个尖儿再走罢。我可是立规矩立得腰酸腿疼了!”  “也好。”伍次友道... - 2018-12-24
  • 第二十六章 智纪昀明哲劝良将 贤傅恒倥偬理民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个人默不言声。  “过江渡船上,纪昀给朕背了一段《陋室铭》。”乾隆一哂说道:“好嘛,如今的官是‘官不在大,有权则名;职不在长,有银则灵。’‘谈笑有商场,往来皆灶丁’!无锡县令在他衙门前写了‘三不要’——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妾——有好事... - 2019-01-22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游宫掖皇后染沉疴 回銮驾勉力全仪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陈氏心无旁骛礼拜念佛,乍听背后乾隆说话唬得身上一颤。转脸见乾隆倚着榻边椅上笑吟吟看自己,色迷迷的两眼贼亮,她自己上下一看,顿时羞红了脸。款款起身向乾隆盈盈一福,略一掠鬓,抿嘴儿小声道:“奴婢洗澡了没穿大衣裳,忒失礼的……主子宽坐,我更衣... - 2019-01-27
  • 第二十六章 叹流年皇帝强释怀 巡内城提督布防务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众人都用眼盯着颙琁,颙琁却颇沉得住气,取茶饮了一口,这才接着说道:“那老丈母一高兴,不留神就放了个屁。这女婿受了夸奖,也就忘乎所以,伸指头往空里弹了弹,似模像样侧着耳朵‘听’那屁声,然后斩钉截铁地说:‘岳母大人,您这屁也是古铜的!”  ... - 2019-01-29
  • 第二十六章 台湾善后冤杀功臣 王爵加身意气消融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会场一霎间寂静下来,福康安偷觑一眼柴大纪,他在外边正和人吩咐什么,看去个子很高大,脸色却看不清,只走路有点蹒跚,只看了一眼忙收神到会场。后头一个县丞已经发问:“请大帅示下,这都要用银子,钱从哪里支?”  “从军费里垫支。李侍尧的民政费用... - 2019-02-01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犟驴子舍命保帝师 铁罗汉雄风惊匪顽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子胤礽被废,朝局动荡不安,康熙皇上抱病临朝十分辛劳。几个阿哥们跃跃欲试,窥测东宫之位,更闹得这位老皇上心烦意乱,举棋不定。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大阿哥首先跳了出来。他摆脱开几个兄弟,独自一人闯进了养心殿。  康熙靠在御榻上正在闭目养神,... - 2019-01-02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赐新婚秦本全照准 统战舰进军只欠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皇太后传下懿旨,要带领皇上、太子、生过皇子的众嫔妃、三岁以上的皇子,还有苏麻喇姑、孔四贞等一大帮人,在二十六日那天高士奇新婚之时,到高府去看戏。这个旨意一下,高士奇真是欣喜若狂,高兴得手脚都不知往哪放了。您想啊,太皇太后和皇上都来了,... - 2018-12-28
  • 第二十三计 远交近攻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结交离得远的国家而进攻邻近的国家。这是秦国用以并吞六国,统一全国的外交策略。    【原典】    形禁势格①,利从近取,害以远隔②。上火下泽③。    【注释】    ①形禁势格:禁,禁止。格,阻碍。句意为受到地势的限制和阻碍。   ... - 2018-12-21
  • 第二十六回 敬师爷疑窦心中起 慰帝王机巧报天恩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田文镜好心好意地劝说乔引娣,叫她不要去沾惹十四爷,不想她却拂袖而去。这一下,田文镜心里不安了。他倒不是怕这小姐到十四爷那里告他的状,十四爷是早晚一定要倒台的人,他还怕的什么。他这不安,是因力乔引娣在临走时说的那句话。那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 2018-12-17
  • 第二十二计 关门捉贼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关起门来捉进入屋内的盗贼。    【原典】    小敌困之①。剥,不利有攸往②。    【注释】    ①小敌困之:对弱小或者数量较少的敌人,要设法去困围(或者说歼灭)他。    ②剥,不利有攸往:语出《易经.剥》卦。剥,卦名。本卦异卦... - 2018-12-21
  • 第二十四计 假道伐虢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以借路为名,实际上要侵占该国(或该路)。虢,诸侯国名。也作“假道灭虢”。    【原典】    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①。困,有言不信②。    【注释】    ①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假,借。句意... - 2018-12-21
  • 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与君形影分吴越,玉枕经年对离别。  登台北望烟雨深,回身哭向天边月。  又:  夜深闷到戟门边,却绕行廊又独眠。  闺中只是空相忆,魂归漠漠魄归泉。  话说西门庆听了金莲之言,又变了卦。到次日,那来旺儿收拾行李伺候,到日中还不见动... - 2018-10-06
  • 第二十一章 释冤狱铁丐感皇恩 伴学子婉娘恋师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按照太皇太后与康熙的密旨,魏东亭来到天牢释放了查伊璜。在他的心目中,这姓查的应当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伟男子,待到见面,不禁大失所望。原来不过是个六十多岁干瘦的老头儿,两撇花白胡子分的很开,显得滑稽可笑。再加上不修边幅,潦倒肮脏。除因吴六一的... - 2018-12-23
  • 第二十八章 巡奉天武丹猛如虎 滞隆化士奇疗御疾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隔了一日,康熙的车驾由东直门出京,向北进发。因为事先有旨意,不许礼部兴师动众地大肆铺排,所以皇上只坐了一辆曲柄黄盖的绿呢暖轿骡车。侍卫中穆子煦留在京师护侍太子,武丹带了二十多名精悍侍卫簇拥着康熙迤逦而行。李德全架着海东青和一帮内监骑马跟... - 2018-12-28
  • 第二十章 惧泄密疑心生暗鬼 用谋权明言议废立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刘金标被人架着回了班府,此时班布尔善刚送走泰必图,见他血淋淋地回来,吓得酒也醒了一半,忙问:“这是怎么了?”  听几个亲兵七嘴八舌地诉说完巡防衙门无理劫人的事,他听过以后倒犯了踌躇。巡防衙门正是他近日极力拉拢结纳的,怎会如此不肯给面子?... - 2018-12-23
  • 第二十九章 绿莹莹墓陷得珍宝 香格格罹难受君恩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正在吹牛,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个伙计急忙过去打开门缝儿打量着来人说道:“对不起,小店已经客满,请您老到镇西头去吧,那边蔡家老店还有空房子。”  这话刚完,就听一个老太太的声音斥道:“少罗嗦!我们就住在蔡家老店,那边不开火,要... - 2018-12-28
  • 第二十七回 空灵僧妖言托佛法 探花郎妙语邀君宠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在一般平民百姓的眼睛里,当皇帝可是件痛快事。他至高无上,尊崇无比,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上哪找乐子,也立刻会有人来巴结奉承。可是,要真地当上了皇帝,大概你就不会这样看了,因为皇上并不真正自由。你就说雍正皇上吧,他不是性情... - 2018-12-17
  • 第二十四回 挥御笔成就钝秀才 感皇恩端穆朝天颜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雍正朝恩科考试的发榜日期到了,可是刘墨林却不像别人那样。忙着去打听消息。他已是考过三次,又三次落榜的人了。正如昨天他在座师李绂那里说的那样,取中了当然高兴,要不他为什么来赶考呢?取不中,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回家去干老营生,到街头卖字嘛... - 2018-12-17
  • 第二十三回 冷面君冷言拒亲人 热心肠热衷求进身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雍正皇帝只凭明秀的几句话,便免去了今年的选秀女,又把宫中的老宫女也全都放回家中。可是,他来到太后宫里,却遇上了难事。依着雍正的性情,他现在当着皇帝,他所有的亲人们都最好不要给他惹事,安安生生地过你们的日子,享你们的清福不就结了,为什么还... - 2018-12-17
  • 第二十二回 童稚女大胆批龙鳞 雍正帝纳谏放宫人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处理完养心殿这里的事情,雍正皇帝坐上亮轿前往后宫。虽然几个臣子刚才的一番对话很让人满意,但他心中的弦还是不能松开。唉,令人头疼的事太多了。西线开战已是定局,年羹尧出兵青海也正在路上。可是,还一仗没打呢,光是行军,就化费了四百多万两银子。... - 2018-12-17
  • 第二十一章 愚太子临渴才掘井 明四哥未雨先绸缪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深夜下旨,召见上书房大臣和大阿哥、三阿哥,要商议大事,他们当然是不能睡觉了。其实,这避暑山庄里,今夜不能睡觉的人多着呢。有的人就是想睡也不敢睡。谁呀?就是那位太子呗。刚才他和郑春华调情,正在兴头上,忽听窗外康熙皇上一声断喝,接着... - 2019-01-02
  • 第二十章 乱宫闱太子闯大祸 防意外康熙布疑阵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德楞泰和张五哥,护送康熙去冷香亭,刚走到园门口,德楞泰忽然发现了什么,忍不住失声惊叫了一声。康熙抬头一看,也愣住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原来,在冷香亭郑春华住室的窗户上,清清楚楚地现出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而且是紧紧地抱在一起的。康熙立时就... - 2019-01-02
  • 第二十八回 庆端阳皇上赐墨宝 议进军雍正疑帅臣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自从皇上口传圣谕,让刘墨林到军机处去当差,这位新科探花郎可就交上好运了。  雍正皇上喜欢这个开朗聪明、多才多智的年轻人。刘墨林书读得多,见识也广,加上生性滑稽,应变能力又强,所以皇上不管说到哪里,问的什么,他都能随即应答,也总能讨得皇帝... - 2018-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