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马猴耍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山林间笼着轻纱般的薄雾,大路上还铺了一层薄薄的轻霜!

      一辆双辔马车,从官道东首飞驰而来,车轮辗在轻霜上,划下了两道明显的轨迹。

      前面就是黄冈寺了,两个更次,就赶了快二百里路,这已经是赶车最大的速率了。

      就在此时,但听“嘶”的一声,一道人影由左首一片林梢间飞起,从横里落到大路中间。

      这是一个瘦高黄衫老人,这时他和马车还有七八丈距离、就高声叫道:“来车请停一停。”

      车行快速,七八丈距离,眨眼就到,但七八丈距离,也足够来车刹住奔行之势。

      这辆车中,乘坐的正是仲飞琼和胡大娘,如今由胡大娘抱着伤重垂危,昏迷不醒的岳少俊,赶上雪山去。驾车的则是青煞手涂金标,他正在挥鞭攒程之际,突见有人飞落车前。

      那人叫自己停车,当下只好一收缰绳,勒住了马匹奔行之势,同时也急忙刹住了滚转极速的车轮。

      两匹正在奔行中的马匹,同时响起了一声希聿聿长鸣,车、马总算停了下来,但已驰到离黄衫老人不过数尺来近。

      涂金标冷厉的喝道:“你要找死?”

      黄衫老人含笑一拱手道:“兄台勿误会,老朽崆峒靳半丁,求见仲姑娘来的。”

      马车一停,仲飞琼本在闭目养神,忽然睁目问道:“车子怎么停了?”

      胡大娘还未开口,车前涂金标已经回过身来,恭声道:“回二小姐,有一位自称崆峒靳半丁的,拦路求见。”

      仲飞琼道:“问他有什么事?”

      涂金标全在车头,冷冷的道:“二小姐问你有什么事?”

      靳半丁连忙趋前几步,躬躬身道:“在下靳半丁,见过仲姑娘。”

      他是要跟仲姑娘直接说话。

      仲飞琼端坐车中,隔着车帘,说道:“不敢当,右护法阻我去路,有何见教?”

      靳半丁躬身道:“在下是奉圣母之命,追来见仲姑娘的。”

      仲飞琼道:“圣母要你追来见我,究竟有什么事?”靳半丁道:“圣母之意,咳,咳,她交代在下,要在下向仲姑娘面禀……”

      他似有为难之处,说不下去。

      仲飞琼已经明白他的本意,淡淡一笑道:“崆峒、雪山,等于是一家人,靳护法不必客气,有什么话,但请直说。”

      “是、是!”靳半丁躬着身道:“在下遵命,圣母听说岳少俊为仲姑娘所救,希望仲姑娘把他留下。”

      这话听得仲飞琼火了,冷哼一声道:“这是火灵圣母的意思?”

      “是、是。”

      靳半丁躬着身,连声应是,陪笑道:“不是圣母交代,在下斗胆也不敢自作主张,来向仲姑娘报告了。”

      仲飞琼又是一声冷哼,说道:“靳老是崆峒派的右护法?”

      靳半丁连称“不敢”,仰着脸道:“在下滥竿充数,还望仲姑娘多多指教。”

      仲飞琼一手掀起车帘,目注靳半丁,冷峻的道:“靳老既是崆峒派的右护法,我倒想请教一件事。”

      “请教二字,在下如何敢当?”

      靳半丁和她这一对面,只觉她目光冷峻如刀,心中暗暗忖道:“此女好冷的目光!”一面连连拱手道:“不知仲姑娘有何见教,在下洗耳恭听。仲飞琼道:“我要问的,咱们雪山派可是要听命于崆峒派吗?”

      “仲姑娘言重了。”

      靳半丁恭声道:“雪山,崆峒,携手合作,怎么能说听命二字?”

      仲飞琼道,“你知道就好,火灵圣母伤了岳少俊,而且也已经放他走了,我是从淮扬派手中把他救出来的,这事该和崆峒派无关。火灵圣母凭什么要我把人留下?靳大护法又凭什么要我把人留下。”

      靳半丁被他问得哑口无言,连忙躬身道:“仲姑娘这是误会……”

      仲飞琼冷冷的道:“靳老不用说了,留人之事,免谈。”一手放下车帘,冷声道:“涂金标,咱们走。”

      靳半丁眼看自己已是无话可说,只得拱拱手道:“在下那就告退了。”

      转过身,双脚一顿,飞身急掠而去。

      就在他堪堪离去,左首林间人影闪动,飘然走出一行人来。只听走在前面一人朗声道:

      “仲姑娘驾车且请稍留。”

      这人话声清朗,直传入车中,仲飞琼轻轻攒了下眉,问道:“涂金标,来的又是何人?”

      涂金标成名多年,自然识得来人是谁?这就回头道:“回二小姐的话,来的是淮杨三杰。”

      不错,来人正是淮扬三杰,淮扬派掌门人淮扬大侠恽钦尧,老大淮南子胥哲夫,老二易华佗易青澜,还有恽夫人,恽慧君和小翠。恽慧君和小翠,还是男人装束。

      就在涂金标回话之时,由恽钦尧为首的一行六人,已经行近车前。

      恽钦尧略一抱拳,朗声道:“淮扬恽钦尧,请仲姑娘答话。”

      人家指名要自己答话,仲飞琼自然不好不理,车帘掀处,冷冷的道:“来的原来是淮扬派的掌门人,仲飞琼失敬了。”

      恽钦尧道:“仲姑娘好说。”

      仲飞琼目光一扫,依然冷峻的道:“淮扬三杰,盛名久著,今日联袂而来,阻我去路,不知有何见教?”

      恽钦尧道:“仲姑娘车中还有什么人?”

      仲飞琼:“我车中还有什么人,恽大侠管得着吗?”恽钦尧被问得一怔,还未答话。

      恽夫人已接着说道:“仲姑娘,据咱们调查所得,姑娘从归云庄劫走伤重垂危的岳相公,总是事实吧?”

      仲飞琼冷哼一声道:“劫走,我为什么要把他劫走?”恽慧君一下闪身而上,气急的道:“难道不是你劫走的?你还耍赖?”

      仲飞琼道:“我赖什么了”人是我救走的,因为我不把他从归云庄救出来,他就会毁在归云庄了?”

      恽慧君回身道:“娘,她不是承认了吗?”

      恽夫人道:“仲姑娘,归云庄如何会毁了岳相公呢?”仲飞琼冷笑一声道:“他中了火灵圣母‘火焰刀’,不是你们‘八宝紫玉丹’所能治疗,如若任由你们大名鼎鼎的易华佗施以金针过穴之法,他一生岂不毁了,我把他救出来,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易华佗听得老脸一红,伸手摸摸苍髯,不自然的一笑道:“仲姑娘那是有把握治好岳相公了?”

      仲飞琼道:“至少我不会用金针过穴,毁了他一生。”恽夫人滇:“听姑娘的口气,好像已经把岳相公治好了?”

      仲飞琼看他们拦着去路,心头又怒又急,说道:“至小我已治好了他被‘火焰刀’的伤的内腑,只要你们不在这里耽误我的行程,我会治好他的。”

      恽慧君听他一口一声的“他”,姑娘家心头自然怪不舒但,冷笑道:“他,他是你什么人?”

      仲飞琼冷峭的道:“他是我什么人,你管得着吗?”恽慧君身躯发颤,哼道:“仲飞琼,你好不要脸!”仲飞琼听他出口伤人,心头十分气恼,暗道:“这真是丑人多作怪,凭你也配爱上俊弟弟?”心思这一转,不觉冷笑一声道:“恽慧君,你是淮扬派掌门人的女儿,居然口出污言,今天要不是恽大侠也在场,我就要出手代恽大侠教训教训你了。”

      这话说得很重,恽钦尧身为淮扬派掌门人,被她说得脸上无光,沉喝道:“慧儿,你退下来。”

      恽夫人道:“仲姑娘,咱们来意,希望你能把岳相公留下来。”

      仲飞琼道:“我为什么要把他留下来?”

      恽夫人道:“因为岳相公是你从归云庄劫走的。”

      仲飞琼冷冷的道:“我就是留下他,谅你们也无法救得了他,不如听我相劝,快快让开,别耽误了他救治的时间。”

      恽夫人听碍一呆,说道:“你不是说己替岳相公治好了‘火焰刀’伤吗,怎么他……”

      她也关切着准女婿!

      仲飞琼道:“我无暇和你们多说,他火毒已清,如今逆血倒行,危在旦夕,我要尽快赶上雪山找我爷爷去。”

      恽慧群叫道:“娘,别听她的,她不会安着什么好心。”

      易华佗道:“仲姑娘,老朽还懂得一点脉理;岳相公火毒已消,伤势应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4-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有些茶客,三三两两的会帐下楼,也有人随着上来,有些老客人,已在吩咐茶博士准备酒茶。  原来这家茶楼,在下午喝茶的时候,是茶馆,到了上灯以后,就变了酒楼,于是茶客也成了酒客。  岳少俊要了一碗看肉面,一笼小笼包,匆匆吃毕,付帐下楼,转回客... - 2018-01-13
  • 第七章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时,她微微啊了一声,拿手背遮住了眼。  没什么异样。猎天鹰从洞口伸出手来,拉起了她的胳膊。  李歆慈湿淋淋地爬出来,临水一照,这些日子几番生死搏杀,衣裳早已破了多处,勉强系结着绑在身上,经水一浸,更是不堪蔽体。  ... - 2018-09-25
  • 第十七章 意外之助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片刻工夫,便已奔到柴姑婆居住的石屋门前。花小玉脚下一停,低声道:“你上去打门。”  白少辉伸手一推,厚重木门,应手而启,这就尖声叫道:“柴姑婆。”  他自幼跟随黑煞游龙学艺,自然也懂得改变声音,这尖着喉咙说话,当真有几分像秋云的声音! ... - 2018-03-09
  • 第十七章 步入危机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身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接道:“我也不想再瞒你了……”  “大哥,我……我……是一个苦命的女孩子……”  他声音越说越低,一颗头几乎直垂到胸口!  南振岳微微笑道:“龙兄弟,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龙学文忽然直起头来,摇摇头道:“不,... - 2018-02-28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
  • 第十七章 飞霜七剑魂离天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急急跑来道:“袁院主,你是说对我的误会,已经完全冰消玉释了?”袁丽姬点头幽幽说道:“只留下我对你的歉疚,幽怨,绵绵难了。”  黄秋尘脸上立刻泛出一丝欢愉之容,朗声说道:“袁院主,过去的事已经如云烟消散,我心中绝不怨恨你,其实那丑事... - 2018-03-19
  • 第十七章 说得俏皮些可能会不大实在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当人们想要说得俏皮些的时候,说话就可能会不大实在。在给你们讲点灯人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忠实,很可能给不了解我们这个星球的人们造成一个错误的概念。在地球上,人们所占的位置非常小。如果住在地球上的二十亿居民全站着,并且象开大会一样靠得紧些,那... - 2018-03-22
  • 第十七章 神秘老妪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金笛解元接到手中,打了开来,只见白绢上血迹斑斑,写道:“弟子途经赣州,适逢好好先生寿辰,其子复初遣人四出迎宾,把弟子迎入赵宅,遂施强暴,弟子清白已玷,生不如死,伏乞为弟子昭雪沉冤。弟子姚翠玲绝笔叩上。”  金笛解元看得勃然大怒,哼道:“... - 2018-03-30
  • 第十七章 李光头和宋钢正在家中睡觉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那时候李光头和宋钢正在家中睡觉,正在梦见李兰回家后的喜悦情景。他们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们兴高采烈,虽然宋凡平说要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会到家,可是两个孩子等不及了,他们中午就走向了车站,他们... - 2018-02-01
  • 第十七章 白费心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行人一路疾行,谁也没说话,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奔到死谷附近。  相距还有数里,点头华佗脚下一停,举手朝身后一摆,说道:  “大家停步。”  众人依言停下,祁尧夫低声问道:  “这里离死谷还有五六里路,不能再进去了么?”  点头华佗仰首看...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晚防宵小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一连三天,陆翰飞没有再和那位白衣公主见面。  一日三餐,都是由小玲送到后舱,他只是在舱中练习三十六式坐像,和十九式“日轮斧法”。  虽然舱中地方不大,不便取出日轮金斧,依照图式练习,但他以手代劳,关起舱门,缓缓比划,倒也领悟了不少要决,...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迷仙岩拜师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时年其武也退下,霍从云急忙跨上一步,右手在他右肩轻轻拍了一下,替他解开被截经脉,低声朝年嵩昌道:“对方使的似是截脉手法,年老哥快要少兄运一回气,方可无事。”  薛慕兰依然左手提着连鞘长剑冷然道:“你们还有什么人要出手的?”  柳飞燕和...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破千古先例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戴膺听说曹家生擒了岑春煊的一伙骑兵,略一寻思,就决定去见见曹培德。   在太原,戴膺已打听清楚,西太后将她宠信的吴永派往湖广,催要京饷之后,宫门大差已由这个岑春煊独揽了。来曹家绑票的,居然是岑春煊手下的兵痞,这不正好给了... - 2018-01-21
  • 第十七章 初露头角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就在这节骨眼上,离他们身侧不远,有人发出“嘻”的一声轻笑!  笑声虽轻,却含有看得过瘾的意思!  拥抱着的两人,突然惊觉,姬红药红着脸,低低地问道:“谁?”  君箫更是心头怦怦乱跳,举目四顾,哪里有什么人影?  就在此时,但听城墙下隐隐... - 2018-01-28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情爱之蛊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莫元奇点看头道:“咱们如果打成平手,老夫自然就算负了。”他不但自负成名多年,功力深厚,绝不会和一个后生小子打成平手,更何况他练的是‘虾蟆宝’,就是和他功力相等的,也休想把他推出一步。  云飞白道:“阁下那是完全同意了?”  莫元奇点头道... - 2018-01-29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听他说到青衫少年用的是摺扇,心中方自一动,接着又说出五张银票和一包金叶子,心头更觉震动!  迥眼看去,那孙仲达和孙月华二人,在他说话之时,各自手按剑柄,四道目光,紧紧盯着自己,好像正在防备着自己会在他说话之时,偷偷溜走一般。  不... - 2018-02-03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在柳公权与蔺东海身后不远,云襄与金彪也正往山下走去。二人刚出寺门不远,就见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公子,我可等到你了!”  云襄认出是前日那个卖野果的孩子,不禁面露微笑。那孩子急急地道:“我说过要再摘一篮更甜的果子给公子尝尝,可惜... - 2018-06-10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青城飞燕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呱”!“呱”!  竹篓中登时发出刺耳异声,五团黑影,疾如流矢,向外窜出。  青衫少年连飞出的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清,陡觉腥风扑鼻,已向身前扑到!不由心中一惊,左掌凌空劈出,身形同时后跃!  他这一掌虽然仓猝出手,差不多也用了三成力道... - 2018-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