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马猴耍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山林间笼着轻纱般的薄雾,大路上还铺了一层薄薄的轻霜!

      一辆双辔马车,从官道东首飞驰而来,车轮辗在轻霜上,划下了两道明显的轨迹。

      前面就是黄冈寺了,两个更次,就赶了快二百里路,这已经是赶车最大的速率了。

      就在此时,但听“嘶”的一声,一道人影由左首一片林梢间飞起,从横里落到大路中间。

      这是一个瘦高黄衫老人,这时他和马车还有七八丈距离、就高声叫道:“来车请停一停。”

      车行快速,七八丈距离,眨眼就到,但七八丈距离,也足够来车刹住奔行之势。

      这辆车中,乘坐的正是仲飞琼和胡大娘,如今由胡大娘抱着伤重垂危,昏迷不醒的岳少俊,赶上雪山去。驾车的则是青煞手涂金标,他正在挥鞭攒程之际,突见有人飞落车前。

      那人叫自己停车,当下只好一收缰绳,勒住了马匹奔行之势,同时也急忙刹住了滚转极速的车轮。

      两匹正在奔行中的马匹,同时响起了一声希聿聿长鸣,车、马总算停了下来,但已驰到离黄衫老人不过数尺来近。

      涂金标冷厉的喝道:“你要找死?”

      黄衫老人含笑一拱手道:“兄台勿误会,老朽崆峒靳半丁,求见仲姑娘来的。”

      马车一停,仲飞琼本在闭目养神,忽然睁目问道:“车子怎么停了?”

      胡大娘还未开口,车前涂金标已经回过身来,恭声道:“回二小姐,有一位自称崆峒靳半丁的,拦路求见。”

      仲飞琼道:“问他有什么事?”

      涂金标全在车头,冷冷的道:“二小姐问你有什么事?”

      靳半丁连忙趋前几步,躬躬身道:“在下靳半丁,见过仲姑娘。”

      他是要跟仲姑娘直接说话。

      仲飞琼端坐车中,隔着车帘,说道:“不敢当,右护法阻我去路,有何见教?”

      靳半丁躬身道:“在下是奉圣母之命,追来见仲姑娘的。”

      仲飞琼道:“圣母要你追来见我,究竟有什么事?”靳半丁道:“圣母之意,咳,咳,她交代在下,要在下向仲姑娘面禀……”

      他似有为难之处,说不下去。

      仲飞琼已经明白他的本意,淡淡一笑道:“崆峒、雪山,等于是一家人,靳护法不必客气,有什么话,但请直说。”

      “是、是!”靳半丁躬着身道:“在下遵命,圣母听说岳少俊为仲姑娘所救,希望仲姑娘把他留下。”

      这话听得仲飞琼火了,冷哼一声道:“这是火灵圣母的意思?”

      “是、是。”

      靳半丁躬着身,连声应是,陪笑道:“不是圣母交代,在下斗胆也不敢自作主张,来向仲姑娘报告了。”

      仲飞琼又是一声冷哼,说道:“靳老是崆峒派的右护法?”

      靳半丁连称“不敢”,仰着脸道:“在下滥竿充数,还望仲姑娘多多指教。”

      仲飞琼一手掀起车帘,目注靳半丁,冷峻的道:“靳老既是崆峒派的右护法,我倒想请教一件事。”

      “请教二字,在下如何敢当?”

      靳半丁和她这一对面,只觉她目光冷峻如刀,心中暗暗忖道:“此女好冷的目光!”一面连连拱手道:“不知仲姑娘有何见教,在下洗耳恭听。仲飞琼道:“我要问的,咱们雪山派可是要听命于崆峒派吗?”

      “仲姑娘言重了。”

      靳半丁恭声道:“雪山,崆峒,携手合作,怎么能说听命二字?”

      仲飞琼道,“你知道就好,火灵圣母伤了岳少俊,而且也已经放他走了,我是从淮扬派手中把他救出来的,这事该和崆峒派无关。火灵圣母凭什么要我把人留下?靳大护法又凭什么要我把人留下。”

      靳半丁被他问得哑口无言,连忙躬身道:“仲姑娘这是误会……”

      仲飞琼冷冷的道:“靳老不用说了,留人之事,免谈。”一手放下车帘,冷声道:“涂金标,咱们走。”

      靳半丁眼看自己已是无话可说,只得拱拱手道:“在下那就告退了。”

      转过身,双脚一顿,飞身急掠而去。

      就在他堪堪离去,左首林间人影闪动,飘然走出一行人来。只听走在前面一人朗声道:

      “仲姑娘驾车且请稍留。”

      这人话声清朗,直传入车中,仲飞琼轻轻攒了下眉,问道:“涂金标,来的又是何人?”

      涂金标成名多年,自然识得来人是谁?这就回头道:“回二小姐的话,来的是淮杨三杰。”

      不错,来人正是淮扬三杰,淮扬派掌门人淮扬大侠恽钦尧,老大淮南子胥哲夫,老二易华佗易青澜,还有恽夫人,恽慧君和小翠。恽慧君和小翠,还是男人装束。

      就在涂金标回话之时,由恽钦尧为首的一行六人,已经行近车前。

      恽钦尧略一抱拳,朗声道:“淮扬恽钦尧,请仲姑娘答话。”

      人家指名要自己答话,仲飞琼自然不好不理,车帘掀处,冷冷的道:“来的原来是淮扬派的掌门人,仲飞琼失敬了。”

      恽钦尧道:“仲姑娘好说。”

      仲飞琼目光一扫,依然冷峻的道:“淮扬三杰,盛名久著,今日联袂而来,阻我去路,不知有何见教?”

      恽钦尧道:“仲姑娘车中还有什么人?”

      仲飞琼:“我车中还有什么人,恽大侠管得着吗?”恽钦尧被问得一怔,还未答话。

      恽夫人已接着说道:“仲姑娘,据咱们调查所得,姑娘从归云庄劫走伤重垂危的岳相公,总是事实吧?”

      仲飞琼冷哼一声道:“劫走,我为什么要把他劫走?”恽慧君一下闪身而上,气急的道:“难道不是你劫走的?你还耍赖?”

      仲飞琼道:“我赖什么了”人是我救走的,因为我不把他从归云庄救出来,他就会毁在归云庄了?”

      恽慧君回身道:“娘,她不是承认了吗?”

      恽夫人道:“仲姑娘,归云庄如何会毁了岳相公呢?”仲飞琼冷笑一声道:“他中了火灵圣母‘火焰刀’,不是你们‘八宝紫玉丹’所能治疗,如若任由你们大名鼎鼎的易华佗施以金针过穴之法,他一生岂不毁了,我把他救出来,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易华佗听得老脸一红,伸手摸摸苍髯,不自然的一笑道:“仲姑娘那是有把握治好岳相公了?”

      仲飞琼道:“至少我不会用金针过穴,毁了他一生。”恽夫人滇:“听姑娘的口气,好像已经把岳相公治好了?”

      仲飞琼看他们拦着去路,心头又怒又急,说道:“至小我已治好了他被‘火焰刀’的伤的内腑,只要你们不在这里耽误我的行程,我会治好他的。”

      恽慧君听他一口一声的“他”,姑娘家心头自然怪不舒但,冷笑道:“他,他是你什么人?”

      仲飞琼冷峭的道:“他是我什么人,你管得着吗?”恽慧君身躯发颤,哼道:“仲飞琼,你好不要脸!”仲飞琼听他出口伤人,心头十分气恼,暗道:“这真是丑人多作怪,凭你也配爱上俊弟弟?”心思这一转,不觉冷笑一声道:“恽慧君,你是淮扬派掌门人的女儿,居然口出污言,今天要不是恽大侠也在场,我就要出手代恽大侠教训教训你了。”

      这话说得很重,恽钦尧身为淮扬派掌门人,被她说得脸上无光,沉喝道:“慧儿,你退下来。”

      恽夫人道:“仲姑娘,咱们来意,希望你能把岳相公留下来。”

      仲飞琼道:“我为什么要把他留下来?”

      恽夫人道:“因为岳相公是你从归云庄劫走的。”

      仲飞琼冷冷的道:“我就是留下他,谅你们也无法救得了他,不如听我相劝,快快让开,别耽误了他救治的时间。”

      恽夫人听碍一呆,说道:“你不是说己替岳相公治好了‘火焰刀’伤吗,怎么他……”

      她也关切着准女婿!

      仲飞琼道:“我无暇和你们多说,他火毒已清,如今逆血倒行,危在旦夕,我要尽快赶上雪山找我爷爷去。”

      恽慧群叫道:“娘,别听她的,她不会安着什么好心。”

      易华佗道:“仲姑娘,老朽还懂得一点脉理;岳相公火毒已消,伤势应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4-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白费心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行人一路疾行,谁也没说话,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奔到死谷附近。  相距还有数里,点头华佗脚下一停,举手朝身后一摆,说道:  “大家停步。”  众人依言停下,祁尧夫低声问道:  “这里离死谷还有五六里路,不能再进去了么?”  点头华佗仰首看...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晚防宵小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一连三天,陆翰飞没有再和那位白衣公主见面。  一日三餐,都是由小玲送到后舱,他只是在舱中练习三十六式坐像,和十九式“日轮斧法”。  虽然舱中地方不大,不便取出日轮金斧,依照图式练习,但他以手代劳,关起舱门,缓缓比划,倒也领悟了不少要决,...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迷仙岩拜师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时年其武也退下,霍从云急忙跨上一步,右手在他右肩轻轻拍了一下,替他解开被截经脉,低声朝年嵩昌道:“对方使的似是截脉手法,年老哥快要少兄运一回气,方可无事。”  薛慕兰依然左手提着连鞘长剑冷然道:“你们还有什么人要出手的?”  柳飞燕和...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陈世龙接到胡雪岩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刚睡下不久,小徒弟来敲门,送来一封夜班航船刚刚带到的信,信是胡雪岩寄来的,拆开一看,寥寥数语,只说得知郁四有伤子之痛,深为惦念,特地抽空,专程到湖州来一趟,慰唁郁四,发信以后,即日下船。&nb... - 2018-01-14
  • 第十七章 传言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哈哈,阴世秀才,我们华山派弟子,可用不上你们的家法呀!”  落地之后,才看清原来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道人!瞧他身材修长,面如满月,背上斜负宝剑,卓然而立,真是道貌俨然!  “嘿嘿!原来是追风剑客大驾光临,兄弟有失远迎!”  公孙...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有些茶客,三三两两的会帐下楼,也有人随着上来,有些老客人,已在吩咐茶博士准备酒茶。  原来这家茶楼,在下午喝茶的时候,是茶馆,到了上灯以后,就变了酒楼,于是茶客也成了酒客。  岳少俊要了一碗看肉面,一笼小笼包,匆匆吃毕,付帐下楼,转回客...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焚身供佛”烧人参_商道_故事大全
  •   阮元为即将启程回国的弟子金正喜设宴饯别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2日,正是林尚沃与北京商人之间的商战终于迎来生死一搏的决战之日。  那天早晨,天一放亮林尚沃就命令手下的朴钟一等人做好准备,打点回国。下人们马备鞍、货入包,马上开始了行动。因为再... - 2018-01-12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七章 查封典铺(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杨书办惠了帐,带着马逢时穿过两条街,进入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在巷底有一家人家,双扉紧闭,但门旁有一盏油灯,微弱的光焰,照出一张退了色的梅红笺,上写“孙寓”二字。  &nbs... - 2018-01-19
  • 第二十七章 缩骨奇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店中并肩走出一双佩剑少年男女,朝虎嬷嬷躬身行礼道:“嬷嬷回来了,方才师傅还问起嬷嬷呢。”  虎嬷嬷道:“老婆子接到城里飞鸽告急,来不及跟你们师傅说,就匆匆赶了去,幸亏老婆子赶去,差点这三个娃儿,都落入人家圈套里了。  话声一落,立即... - 2018-01-13
  • 第七章 查封典铺(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周少棠不作声,他倒是想推辞,但找不出理由,最后只好这样说:“我要同我老婆去商量看。”    第二天一大早,周少棠还在床上,杨书办便来敲门了。起床迎接,周... - 2018-01-19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七章 金木水火土全在五行中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只哼了一声,没有再开口,右手抬处,提着的宝剑,刷的一声,朝右上方挑起,剑身斜指,左足跟着向前跨出半步,左手化掌,同时向外划出,纤纤五指往上微翘,亮开了门户,这一式是“飞凤展翼”!  仲飞琼手下四个使女,都有一身极好的绝技,以她的武...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七章 罗四姐走了一步帮夫运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自从罗四姐嫁到胡家,真是走了一步帮夫运,胡雪岩的事业如《红楼梦》上所形容的“鲜花着锦”般兴旺。当然,兴旺的由来是他恃左宗棠为靠山;左宗棠视他为股肱,只要左宗棠西征,节节胜利,所请在朝廷无有不准... - 2018-01-18
  • 第七章 陆地神龙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船头上站着一位儒生打扮的清烁老者,和一个面目俊朗的劲装青年,两人身侧,伺立着两个怀抱朴刀的大汉。  双方距离,驶到六七丈光景,那劲装青年忽然嗔道:“史老前辈,这姑娘并不是晚辈的师妹!”  儒衫老者两道炯炯目光只是注视着动手两人,回头退:... - 2018-01-18
  • 第七章 乾隆就被侍卫和小燕子惊动了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天亮没多久,乾隆就被侍卫和小燕子惊动了。   乾隆带着睡意,揉着眼睛,无法置信的看着那穿着太监衣服的小燕子。衣服大大,完全不合身,太长的袖子,在袖口打个结,袖子里面鼓鼓的。太宽的衣服,只得用腰带在腰上重重扎紧,扎得乱七八糟,拖... - 2018-01-18
  • 第七章 喋血万松山庄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却说柳飞燕跟随紫脸坛主率领的一行人,离开山麓巨宅,因有紫脸坛主领头在前在奔行,没有停下来,跟在后面的两队人自然各自展开脚程,像两条长风一般的追随奔行,谁也不敢落后。  柳飞燕是十九号,在第一队已是最后的一个人,她如果要在此时离去,那是最... - 2018-01-18
  • 第七章 会无好会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夜深人静,山林间一片阴晦!  一行人放腿疾行,片刻功夫,已到了一座土岗之上,但见十几棵古松大树,飞檐黄墙,矗立着一座庙宇,敢情就是关帝庙了。  闻公亮走进庙前,脚下一停,目光四顾,沉声道:  “你们随老夫进去。”  两名汉子高挑灯笼,走... - 2018-01-18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 - 2018-01-14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七章 空白银票的秘密_商道_故事大全
  •   那天夜里,林尚沃辗转反侧,思索再三,终于做出一项重大决定。  空白银票。  他决定开一张空白银票,那是一种出票人给予收票人的完全任意权利,金额、给银地点、期限,一切都可由接受这张银票的人自己任意决定。从这种意义上讲,林尚沃大概能算得上我... - 2018-01-12
  • 第七章 诡遇奇逢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跃下床,急忙伸手轻轻推着凌杏仙。  凌杏仙从睡梦中惊醒,还没出声,岳小龙咐着她耳朵说道:“杏仙,快起来,有人在敲我们房门了。”  凌杏仙从没遇到过事情,不觉大力紧张,慌忙掀被而起,一手摸着身边短剑,轻声问道:“龙哥哥,我们要怎么... - 2018-01-13
  • 第七章 古刹魅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琴儿看得不由毛骨悚然,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触犯仙驾”?他不知“触犯”了什么“仙驾”?有这般严厉的处分?  月光所及,在树底下的草地上还有一大滩黄水,腥秽刺鼻,唔!化骨丹,这人连尸体也不剩了。  经过这一阵耽搁,那里还想找得到人? ...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