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贾总管不用谢。”

      大家酒醉饭饱,各自站起身来,史其川道:

      “大家还是书房里坐吧!”

      于是又回到韦房落坐,春风重新给几人沏上香茗。

      贾老二喝了七壶桂花酿,已是满脸通红,忽然站起身,笑嘻嘻的拱拱手道:

      “史大庄主,三位公子,小老儿也要献个小丑,给大家助助兴。”

      史元首先笑道:“好啊,贾总管,你也要露一手给我们瞧瞧吗?”

      贾老二耸肩道:

      “露是露一手,但可不是真功夫。”

      史元间道:“你要怎样练法呢?”

      贾老二目光转动,朝春风道:“姑娘可不可以去叫一个庄丁进来?”

      春风因这里是庄主的书房,平日未奉呼唤,什么人都不准进来的,闻言不觉抬头朝史其川看去。

      史其川颔首道:“你去叫滕传忠进来好了,他就在前面。”

      春风答应了一声,转身退出。

      不多一回,只见一个身穿青布长衫的瘦高中年汉子急步从门外走入,朝史其川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庄主召唤属下……”

      史其川没待他说下去,朝贾老二指,含笑道:

      “这位贾总管,要表演一手绝技,大概要一个人当他的助手了。”

      贾老二连忙摇手道:

      “小老儿表演的不是绝技,小老儿只是给大家酒后茶余消遣的。”

      瘦高中年汉子转身朝贾老二抱抱拳道:

      “在下滕传忠,不知贾总管要在下……”

      史其川朝贾老二道:

      “他是本庄的管事。”

      贾老二连忙朝滕传忠抱抱拳还礼道:

      “原来是滕管事,小老儿失敬。”

      滕传忠道:“在下这助手不知要如何当法?”

      “小事情、小事情。”贾老二探手从怀中掏出那个装满了酒的紫玉瓶,在手上晃了晃,嘻的笑道:

      “方才史大庄主拿小老儿的酒瓶,露了一手天大的功夫,现在小老儿也拿这酒瓶,给大家看个障眼法儿……”

      史元忍不住道:

      “你别光说不练,好不?”

      “是、是,小老儿马上就练。”贸老二把玉瓶朝滕传忠面前晃了一下,说道:

      “滕管事,你瞧清楚了,这个玉瓶,小老儿现在放进口袋里去。”

      说完,果然把玉瓶放进他大褂右首一个口袋之中,接着又道:

      “现在就请滕管事来搜小老儿的身,把玉瓶找出来。”

      原来他要人搜他的身,所以春风、夏雨不能当他的助手了。

      他明明把酒瓶放进口袋,如果光搜口袋,也许他玩了花样,但他却叫滕管事搜他的身,难道玉瓶已不在他身上了?”

      这下连史其川也听得奇怪,大家自然睁大眼睛,一霎不霎的朝两人看去。

      滕传忠当然不信,望着他说:“在下那就要搜了?”

      “是是!”贾老二连连点头道:

      “小老儿就是等滕管事搜身,不过滕管事可要搜得仔细一点!”

      史元说过,那些练擒拿手的庄丁,是滕管事教他们的,滕管事跟爹多年,他小时候也跟滕管事学过几手。那么这位滕管事一定是擒拿的好手了。

      此刻他听了贾老二的话,就立即依言伸手朝贾老二口袋摸去,大褂两支口袋果然空空如也。

      口袋里没有,当然藏在两支袖管里了,他立即搜贾老二的两袖,依然搜不到玉瓶,接下来再搜全身。

      贾老二只是个瘦小老儿,身上衣服简单得很,滕传忠一点也不肯放过,从上到下,仔细搜了一遍,贾老二的身上,哪有玉瓶?

      贾老二及时笑嘻嘻的问道:

      “滕管事,你搜好了没有?”

      滕传忠搜不到玉瓶,只好停下来,说道:

      “在下搜过了,确实没有玉瓶。”

      史元好奇的问道:

      “贾总管,你把玉瓶藏到哪里去了?”

      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玉瓶自然在小老儿的口袋里了。”

      说着,右手一探,果然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紫玉扁瓶来。

      “啊!”史元惊异的道:

      “滕管事怎么会搜不到的呢?”

      贾老二耸耸肩,嘻的笑道:

      “这叫做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他把手中玉瓶又朝口袋中放了进去,伸手拍拍口袋,说道:

      “不信,滕管事,就请再来搜上一遍。”

      他拍口袋的时候,谁都可以看到袋中沉甸甸的,玉瓶明明就在口袋之中!

      滕传忠道:

      “在下真还有些不信。”

      果然又走上一步,动手去搜贾老二的身。这回他出手奇快,而且也搜得更仔细,但搜完贾老二全身,依然搜不到玉瓶的影子。

      贾老二问道:

      “滕管事搜好了吗?”

      滕传忠道:

      “贾总管手法果然高明,在下还是没有搜到。”

      贾老二摸摸下巴,嘻的笑道:

      “滕管事怎么不搜搜自己身上呢?”

      滕传忠听得一怔,急忙朝自己身上摸去,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长衫口袋有沉甸甸的感觉,伸手入内,果然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紫玉扁瓶来,不由得惊奇的道:

      “真会在在下口袋里!”

      贾老二笑嘻嘻的从他手中接过玉瓶,收入袋中,连连拱手道:

      “雕虫小技,献丑,献丑。”

      史元喜得跳了起来,说道:

      “贾总管,你真有一手,几时教给我才好!”

      “嘻嘻!”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小老儿这一手,是江湖下五门的玩意,公子爷怎么能学?”

      滕传忠朝史其川躬身一礼,便自退了出去。

      史其川一手抚须,点头笑道:

      “贾总管这一手,实在不错,老夫差点也看不出来。”

      贾者二傻笑道:

      “小老儿早就知道逃不过史大庄主的法眼。”

      史元问道:

      “爹看出来了?贾总管把玉瓶藏在哪里呢?”

      这话也正是徐少华、蓝如风想问的,是以四道眼光都朝史其川投去。

      史其川呵呵一笑道:

      “第一次,贾总管在滕管事走近之时,就把玉瓶从袋中取出,放到了滕管事身上。滕管事搜毕,他又从滕管事身上取回来,放进自己口袋里。第二次也是一样,只是没有从滕管事身上取回来而已,不过贾总管手法快速已极,不易被人发觉,这一手着实很高明!”

      贾老二道:

      “史大庄主这是过奖,这些手法,不过是江湖上不入流的玩意,你老见笑了。”

      他虽然表演了一手绝活,也只是江湖上的扒窃手法,自然不登大雅之堂,但手法之快,也看得自许为天下第二的史其川赞赏不已!

      大家坐了一回,徐少华站起身,拱拱手道:

      “小侄等人打扰了史伯父半天,也该告退了。”

      史其川抬了下手,说道:

      “徐小兄弟,你且坐下,老夫还有事要和你说。”接着朝史元道:

      “元儿,你不妨陪蓝小兄弟去外面走走,为父要和你大哥谈谈。”

      史元心知爹有意把大哥收列门下,闻言喜孜孜的答应一声,就站起身道:

      “三弟,我们走。”

      蓝如风、贾老二跟着站起,向史其川告退,三人迅快的退了出去。

      徐少华恭敬的道:

      “不知伯父有何教海?小侄洗耳恭聆。””

      史其川朝他微微一笑道:

      “小兄弟,你身负血海深仇,可知千毒谷的厉害吗?”

      徐少华听他提起父仇,不禁热血沸腾,切齿道:

      “千毒谷纵然厉害,小侄也要和他们一拚。”

      史其川点头道:

      “父仇不共戴天,当然要报,小兄弟孝思可嘉,但大自不量力了,你要和他们拼,和谁拚?冤有头,债有主,你知道杀害你令尊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58-946.html - 2018-03-14
  • 第十七章 易钗而弁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上官平没想到冷无双会说向自己赔罪的话,不觉脸上一红,说道:“在下一时气愤,冷女侠不见怪吧?”  冷无双娇笑道:“你虽是一派掌门,但还是个大孩子,我怎么会见怪呢?”  冷雪娥直到此时才含笑道:“她是上官掌门人表妹的师叔,算起来还长你一辈呢... - 2018-01-04
  • 第三十七章 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走出房门,回到甬道上,甬道中黝黑如墨,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  徐少华目能夜视,早已看到左首壁间,也有一道木门,这就说道:  “你随我来。”接着低哦道。  “对了,待回柳姐姐如果也被牛筋捆绑着,就要你替她解了。”  蓝如凤... - 2018-03-17
  • 第二十七章 大战玄女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索无忌退下之时,旋风向无天已被燕儿制住,他手下二十五名朝阳教弟子失去了领头之人,正感惊惶,由索无忌招呼他们,和自己手下合在一起。  这时祝南山、杜东藩、向无天三人虽已被擒,但战事却正在扩大进行。  原来在黎佛婆喝声出口,祝南山、杜东藩、... - 2018-01-04
  • 第四十七章 白元规拦住谷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再说白元规拦住谷风,他因对方假冒白骨神君,心头早已存了杀机,但神君下落未明,毕竟使他投鼠忌器。  长剑一指,喝道:“姓谷的,你只要说出你们把神君弄到哪里去了,我可以贷你一死。”  谷风刚跨下石榻,就被白元规横剑拦住,他手上虽无兵刃,但却... - 2018-03-18
  • 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励志故事
  •   从前,有一位爱民如子的国王,在他的英明领导下,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深谋远虑的国王却担心当他死后,人民是不是也能过着幸福的日子,于是他召集了国内的有识之士,命令他们找寻一个能确保人民生活幸福的永世法则。  一个月后,3位学者把三本六寸... - 2019-05-21
  • 第七章 钱帐房亲自陪着两人来到码头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用过早点,钱帐房亲自陪着两人来到码头,水手早已搭好跳饭。  钱帐房陪同两人进入中舱,就拱着手道:  “两位公子请坐,船就要开了,恕在下不送了。”  徐少华道:  “多谢钱帐房,你请上岸吧!”  钱帐房连连拱手,才行退出,水手们等钱帐房上... - 2018-03-13
  • 第七章 斗姥毒斋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探探头问道:“小哥这一桌,只有两位吧!小老儿可以坐吧?”他口气是和上官平商量,但却老实不客气披开板凳坐了下来。  老妇人本来沉着脸没去理会他,但听他说话,虽嫌罗嗦,却也觉得有趣,也就没有作声。  上官平问道:“今天怎么会不用花... - 2018-01-04
  • 第十七章 宴鸿儒康熙怜孤才 赴禁宫士奇劝尼僧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的话果然不差,二人来到西苑,早有一大帮六部官员迎了上来,一个个低眉顺眼“明中堂”、“高相”的叫得亲热。高士奇不愿和他们瞎掺和,便拉过一个人来,悄声问道:  “你叫宋文远,是刑部的员外郎,我们曾见过一面,我记得不错吧。”  那个叫宋... - 2018-12-28
  • 第十七章 尽忠心王掞犯龙颜 论时弊康熙讲史训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在张廷玉的照料下,回到养心殿西暖阁里坐下,刚刚端起太监送来的参汤,就听外边有人报名请见:  “臣王掞、朱天保请见圣驾。”  “嗯,王掞进来,朱天保且在外边候着!”  太监一声传唤,王掞进来了。这位老夫子学识渊博,为人正派,深得康... - 2019-01-02
  • 第十七章 议大事忠良奉密诏 谋篡位奸佞施毒计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虽然康熙下昏,不许他们护侍,可魏东亭怎能放心呢。他暗暗跟从御驾,直过了乾清门,见康熙已平安进了永巷,方才转出午门,打马飞奔索额图府。  索额图尚未回来,但门上的人掌着灯,显然在等候着,见魏东亭深夜造访,都觉意外。门上领头的戈什哈赵逢春连... - 2018-12-23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七章 月好不共有钦差长叹 临终献忠心皇帝抚孤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蒋班头见傅恒这气度,摸不清来头,思量了一下,命人封了院子,便转身出去。一会儿,一个官员踱着方步进来,站在檐前向傅恒问道:“您先生要见我?贵姓,台甫?”  “请屋里说话。”傅恒淡淡地说道,将手一让,又对飘高等人道:“事体不明,你们几个暂时... - 2019-01-04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第十七章 围沙城掘地获粮泉 困黑水清军求援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马光祖这一举措兆惠全然不知,也没有料到。他踹营得手,霍集占大营全部瘫痪失去指挥建制。只好退出营盘重新整理队伍。藉此机会兆惠一边命人烧营,一边命人收集吃食,喂马饮水稍作休息。好在踹营是晚饭时候,煮熟了的羊腿、馕饼自然不少,人吃饱马也带足了... - 2019-02-01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黄花镇师生同遭变 狠亲舅结伙卖亲甥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颙琰和王尔烈在东屋安置下来。“在家靠娘,出门靠墙”,颙琰的铺盖自然设在东壁下。进门一张床是王尔烈住。这屋子既小,两张床夹着一张桌于还有一把老梨木椅子,只剩下窄窄一条转侧之地。王尔烈船下步行半日,腿脚有点累,但晕船的毛病却好了,精神焕映得... - 2019-01-28
  • 第十七章 理家事棠儿奖小奴 议政务傅恒敦友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乘轿从圆明园回到老齐化门内自己府邸,天色已经断黑。夏日昼长,下轿借着倒厦前灯光看表,已指到亥正时分。里院里侍候的黄世清家的,程富贵家的,老赖家的,几个有头脸的婆子,听门上报信主母回府,一拥而出簇拥着棠儿进来。一路两行家人长随站在灯下... - 2019-01-20
  • 第十七章 修政治乾隆衿孤忠 维纲纪盛怒逐胞弟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翌日,弘昼纪昀范时捷三个人平明起身,沿江北驿道奔波一日便回了扬州。因纪范二人不惯乘马,都骑弘昼王府护卫的坐骑。那都是口北杂交的走骡,骑上又快又稳。驿道右临长江左倚江淮平原,浩浩渺渺孤帆远影,而或青郁连绵落花似锦,也都无心观赏留连,只一路... - 2019-01-26
  • 第十七章 君臣议政痛说往事 龙凤相爱对口吸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事和鄂尔泰、衡臣无关。你们起来。”乾隆苦笑了一下,“是朕德力不够,所以才有‘一技花’这样的盗匪,流窜数省,不能缉拿到案。也是朕无用人之能,将大事托付一个不可靠的人!——像高恒,从接旨到石家庄,他竟走了十几天,这不是玩忽王命?他在折子... - 2019-01-11
  • 第十七章 青城飞燕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呱”!“呱”!  竹篓中登时发出刺耳异声,五团黑影,疾如流矢,向外窜出。  青衫少年连飞出的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清,陡觉腥风扑鼻,已向身前扑到!不由心中一惊,左掌凌空劈出,身形同时后跃!  他这一掌虽然仓猝出手,差不多也用了三成力道... - 2018-05-28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