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贾总管不用谢。”

      大家酒醉饭饱,各自站起身来,史其川道:

      “大家还是书房里坐吧!”

      于是又回到韦房落坐,春风重新给几人沏上香茗。

      贾老二喝了七壶桂花酿,已是满脸通红,忽然站起身,笑嘻嘻的拱拱手道:

      “史大庄主,三位公子,小老儿也要献个小丑,给大家助助兴。”

      史元首先笑道:“好啊,贾总管,你也要露一手给我们瞧瞧吗?”

      贾老二耸肩道:

      “露是露一手,但可不是真功夫。”

      史元间道:“你要怎样练法呢?”

      贾老二目光转动,朝春风道:“姑娘可不可以去叫一个庄丁进来?”

      春风因这里是庄主的书房,平日未奉呼唤,什么人都不准进来的,闻言不觉抬头朝史其川看去。

      史其川颔首道:“你去叫滕传忠进来好了,他就在前面。”

      春风答应了一声,转身退出。

      不多一回,只见一个身穿青布长衫的瘦高中年汉子急步从门外走入,朝史其川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庄主召唤属下……”

      史其川没待他说下去,朝贾老二指,含笑道:

      “这位贾总管,要表演一手绝技,大概要一个人当他的助手了。”

      贾老二连忙摇手道:

      “小老儿表演的不是绝技,小老儿只是给大家酒后茶余消遣的。”

      瘦高中年汉子转身朝贾老二抱抱拳道:

      “在下滕传忠,不知贾总管要在下……”

      史其川朝贾老二道:

      “他是本庄的管事。”

      贾老二连忙朝滕传忠抱抱拳还礼道:

      “原来是滕管事,小老儿失敬。”

      滕传忠道:“在下这助手不知要如何当法?”

      “小事情、小事情。”贾老二探手从怀中掏出那个装满了酒的紫玉瓶,在手上晃了晃,嘻的笑道:

      “方才史大庄主拿小老儿的酒瓶,露了一手天大的功夫,现在小老儿也拿这酒瓶,给大家看个障眼法儿……”

      史元忍不住道:

      “你别光说不练,好不?”

      “是、是,小老儿马上就练。”贸老二把玉瓶朝滕传忠面前晃了一下,说道:

      “滕管事,你瞧清楚了,这个玉瓶,小老儿现在放进口袋里去。”

      说完,果然把玉瓶放进他大褂右首一个口袋之中,接着又道:

      “现在就请滕管事来搜小老儿的身,把玉瓶找出来。”

      原来他要人搜他的身,所以春风、夏雨不能当他的助手了。

      他明明把酒瓶放进口袋,如果光搜口袋,也许他玩了花样,但他却叫滕管事搜他的身,难道玉瓶已不在他身上了?”

      这下连史其川也听得奇怪,大家自然睁大眼睛,一霎不霎的朝两人看去。

      滕传忠当然不信,望着他说:“在下那就要搜了?”

      “是是!”贾老二连连点头道:

      “小老儿就是等滕管事搜身,不过滕管事可要搜得仔细一点!”

      史元说过,那些练擒拿手的庄丁,是滕管事教他们的,滕管事跟爹多年,他小时候也跟滕管事学过几手。那么这位滕管事一定是擒拿的好手了。

      此刻他听了贾老二的话,就立即依言伸手朝贾老二口袋摸去,大褂两支口袋果然空空如也。

      口袋里没有,当然藏在两支袖管里了,他立即搜贾老二的两袖,依然搜不到玉瓶,接下来再搜全身。

      贾老二只是个瘦小老儿,身上衣服简单得很,滕传忠一点也不肯放过,从上到下,仔细搜了一遍,贾老二的身上,哪有玉瓶?

      贾老二及时笑嘻嘻的问道:

      “滕管事,你搜好了没有?”

      滕传忠搜不到玉瓶,只好停下来,说道:

      “在下搜过了,确实没有玉瓶。”

      史元好奇的问道:

      “贾总管,你把玉瓶藏到哪里去了?”

      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玉瓶自然在小老儿的口袋里了。”

      说着,右手一探,果然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紫玉扁瓶来。

      “啊!”史元惊异的道:

      “滕管事怎么会搜不到的呢?”

      贾老二耸耸肩,嘻的笑道:

      “这叫做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他把手中玉瓶又朝口袋中放了进去,伸手拍拍口袋,说道:

      “不信,滕管事,就请再来搜上一遍。”

      他拍口袋的时候,谁都可以看到袋中沉甸甸的,玉瓶明明就在口袋之中!

      滕传忠道:

      “在下真还有些不信。”

      果然又走上一步,动手去搜贾老二的身。这回他出手奇快,而且也搜得更仔细,但搜完贾老二全身,依然搜不到玉瓶的影子。

      贾老二问道:

      “滕管事搜好了吗?”

      滕传忠道:

      “贾总管手法果然高明,在下还是没有搜到。”

      贾老二摸摸下巴,嘻的笑道:

      “滕管事怎么不搜搜自己身上呢?”

      滕传忠听得一怔,急忙朝自己身上摸去,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长衫口袋有沉甸甸的感觉,伸手入内,果然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紫玉扁瓶来,不由得惊奇的道:

      “真会在在下口袋里!”

      贾老二笑嘻嘻的从他手中接过玉瓶,收入袋中,连连拱手道:

      “雕虫小技,献丑,献丑。”

      史元喜得跳了起来,说道:

      “贾总管,你真有一手,几时教给我才好!”

      “嘻嘻!”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小老儿这一手,是江湖下五门的玩意,公子爷怎么能学?”

      滕传忠朝史其川躬身一礼,便自退了出去。

      史其川一手抚须,点头笑道:

      “贾总管这一手,实在不错,老夫差点也看不出来。”

      贾者二傻笑道:

      “小老儿早就知道逃不过史大庄主的法眼。”

      史元问道:

      “爹看出来了?贾总管把玉瓶藏在哪里呢?”

      这话也正是徐少华、蓝如风想问的,是以四道眼光都朝史其川投去。

      史其川呵呵一笑道:

      “第一次,贾总管在滕管事走近之时,就把玉瓶从袋中取出,放到了滕管事身上。滕管事搜毕,他又从滕管事身上取回来,放进自己口袋里。第二次也是一样,只是没有从滕管事身上取回来而已,不过贾总管手法快速已极,不易被人发觉,这一手着实很高明!”

      贾老二道:

      “史大庄主这是过奖,这些手法,不过是江湖上不入流的玩意,你老见笑了。”

      他虽然表演了一手绝活,也只是江湖上的扒窃手法,自然不登大雅之堂,但手法之快,也看得自许为天下第二的史其川赞赏不已!

      大家坐了一回,徐少华站起身,拱拱手道:

      “小侄等人打扰了史伯父半天,也该告退了。”

      史其川抬了下手,说道:

      “徐小兄弟,你且坐下,老夫还有事要和你说。”接着朝史元道:

      “元儿,你不妨陪蓝小兄弟去外面走走,为父要和你大哥谈谈。”

      史元心知爹有意把大哥收列门下,闻言喜孜孜的答应一声,就站起身道:

      “三弟,我们走。”

      蓝如风、贾老二跟着站起,向史其川告退,三人迅快的退了出去。

      徐少华恭敬的道:

      “不知伯父有何教海?小侄洗耳恭聆。””

      史其川朝他微微一笑道:

      “小兄弟,你身负血海深仇,可知千毒谷的厉害吗?”

      徐少华听他提起父仇,不禁热血沸腾,切齿道:

      “千毒谷纵然厉害,小侄也要和他们一拚。”

      史其川点头道:

      “父仇不共戴天,当然要报,小兄弟孝思可嘉,但大自不量力了,你要和他们拼,和谁拚?冤有头,债有主,你知道杀害你令尊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58-946.html - 2018-03-14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大战玄女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索无忌退下之时,旋风向无天已被燕儿制住,他手下二十五名朝阳教弟子失去了领头之人,正感惊惶,由索无忌招呼他们,和自己手下合在一起。  这时祝南山、杜东藩、向无天三人虽已被擒,但战事却正在扩大进行。  原来在黎佛婆喝声出口,祝南山、杜东藩、... - 2018-01-04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十七章 易钗而弁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上官平没想到冷无双会说向自己赔罪的话,不觉脸上一红,说道:“在下一时气愤,冷女侠不见怪吧?”  冷无双娇笑道:“你虽是一派掌门,但还是个大孩子,我怎么会见怪呢?”  冷雪娥直到此时才含笑道:“她是上官掌门人表妹的师叔,算起来还长你一辈呢... - 2018-01-04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三十七章 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走出房门,回到甬道上,甬道中黝黑如墨,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  徐少华目能夜视,早已看到左首壁间,也有一道木门,这就说道:  “你随我来。”接着低哦道。  “对了,待回柳姐姐如果也被牛筋捆绑着,就要你替她解了。”  蓝如凤... - 2018-03-17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四十七章 白元规拦住谷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再说白元规拦住谷风,他因对方假冒白骨神君,心头早已存了杀机,但神君下落未明,毕竟使他投鼠忌器。  长剑一指,喝道:“姓谷的,你只要说出你们把神君弄到哪里去了,我可以贷你一死。”  谷风刚跨下石榻,就被白元规横剑拦住,他手上虽无兵刃,但却... - 2018-03-18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七章 斗姥毒斋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探探头问道:“小哥这一桌,只有两位吧!小老儿可以坐吧?”他口气是和上官平商量,但却老实不客气披开板凳坐了下来。  老妇人本来沉着脸没去理会他,但听他说话,虽嫌罗嗦,却也觉得有趣,也就没有作声。  上官平问道:“今天怎么会不用花... - 2018-01-04
  • 第七章 钱帐房亲自陪着两人来到码头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用过早点,钱帐房亲自陪着两人来到码头,水手早已搭好跳饭。  钱帐房陪同两人进入中舱,就拱着手道:  “两位公子请坐,船就要开了,恕在下不送了。”  徐少华道:  “多谢钱帐房,你请上岸吧!”  钱帐房连连拱手,才行退出,水手们等钱帐房上... - 2018-03-13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二十五章 枰争天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这日从清晨弈至午间,小弦已是三度逼和愚大师。  第四局愚大师空占子力优势,偏偏被小弦不断以闲着求和兑子,弄得缚手缚脚,终又是一局和棋。他虽是老成心性,却也不免因棋生怨,一甩大袖,将棋盘拂乱,气鼓鼓地道:似你这般下棋有何趣味?难道你就一心... - 2018-07-08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 - 2018-06-23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铜脚道人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问道:“少施主不妨说说看,贫道的声音像谁?”  楚秋帆道:“很像武当清尘道长……”  “哈哈!”铜脚道人忽然大笑一声道:“少施主再看看贫道像不像清尘子?”  楚秋帆心头不由得一沉,眼前这位面貌奇丑的铜脚道人会是武当清尘道长?... - 2018-05-17
  • 第十七章 掌印分明有假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武当、少林两派弟子一见一瓢子撤出长剑,也同时掣剑在手,四下散开,把商绶围在中间。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玄修道人和明性和尚腿上各中一掌,但却在商绶双手一放之后才口中闷哼一声,两个身子,同时跌倒地上。  只见两人腿上,被商缓拍过之处,现出一... - 2018-05-06
  •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话说李飞虹心中虽然不愿大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衣人去,但大哥坚决的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立时想到大哥也许知道凭自己两人不是青衣人的对手,才要自己赶回玉皇殿去报信的。一念及此,那还逗留,转身就朝西首一条山径放足疾奔。  他刚刚奔出半里来远,陡... - 2018-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