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回城_沙海

  •   在回城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情,车总并未完全清醒,但是他肯定,他自己没有吞入戒指的癖好,在来见我之前,也应该没有吃过人什么的。

      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只戒指来自于蛇的体内,可能在车总肚子里产卵或者排泄的时候,将戒指排入他的胃里的。

      鉴于这些蛇冬眠了几十个世纪的岁月,这枚戒指的年份可能很长很长,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戒指的四周包裹着一层类似于琥珀的东西,可能是在蛇胃中,被胃壁刺激形成的保护物质结石化,和河蚌中的珍珠差不多。

      由此看不到里面戒指真实的表面,而且结石膜非常结实,我用指甲一点痕迹都刮不出来。

      如果胖子在,肯定一石头砸成粉了,我觉得这东西也许很正规,就偷偷收入了口袋中,反正车总也不清醒。

      小满哥一直人事不醒,车总说没事,狗本身抗毒能力就比人强,特别是这条狗,从小蛇药当饭吃,去医院打点抗生素,挂点水就应该没事了,真遇到它抵御不了的蛇毒,应该扛不到现在。

      我说你对狗的能力真够信任的。

      车总说,不是信任狗,是信任我爷爷,这种往山地里带的狗,如果遇到条毒蛇就挂了,那么在训练的时候早挂了。我所看到的这条狗,不知道是多少条狗里选出来的。

      而且狗和人不一样,狗的能力很稳定,不会因为情绪或者其他因素而导致阴沟里翻船的情况。

      事实如他所料,到了镇里,还没找到宠物医院,小满哥已经可以自己走路了。

      车总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去医院挂了急诊,给他洗胃,又吐出来六七颗蛇蛋,护士说你怎么吃鹌鹑蛋都不知道剥皮的。我只好说哥们喝多了打赌,一边被骂一边把这些蛇蛋全部带到厕所里踩碎了冲掉。

      搞完之后拍了片,确定肚里什么都没有了,给车总挂上吊瓶让他休息。我也在急症室的长凳上睡着了。镇里医院晚上没人,小满哥就趴在我脚下也没人发现。

      醒来的之后,当真感谢黑瞎子,我的体质好了很多,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累,去吃了早饭。找了个公用电话找王盟。

      三个小时之后我就在镇里最好酒店的浴缸里泡澡了,这个酒店叫做东方威尼斯,其实是个洗浴中心。

      我给自己开了瓶红酒,冲了冲身上奇怪的味道,然后整理带出来的东西,给车总汇款。

      然后去医院,问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之前并不知道他和我爷爷的关系那么深。

      车总的身体看来也非常好,我替他溜了三圈小满哥,把我刚才洗澡后回来的那点多巴胺全部都消耗掉了,才答应告诉我详情。

      车总告诉我,我爷爷这辈子,对于养狗一事,只教给三个人,而且都只教了一些皮毛,他觉得人做的孽,还要狗去扛,有违人道,一辈子下来,特别是年轻的时候,一次出去死的只剩一两只回来是经常的事情,时间久了,对于生命的感情就会淡漠掉。

      我爷爷是一个充满了土夫子不应该有的各种情怀的人,是难得的,身上不存在阴郁之气的人,很多道上的人说,看到我爷爷,就知道,其实做这种事情也是可以活的很开心的。他自己对于自己生命的淡泊,会产生恐惧,因为一旦有这样的想法,人就开始往另一个极端走了。

      所以他不愿意让后面人再继续养狗,这三个人,第一个学的最多,就是当时罗派来的副官,第二个人,是我的二叔。教我二叔是因为,爷爷去世之后,那些狗总得有人养。这些狗在家里辈分比我爸都高,老狗懒,动都不愿意动,爷爷不止一次说过,他走了之后,如果在三年内看到有任何一只狗下来,他就不保佑我们了。

      最后一个,就是车总,车总是唯一一个,懂得如何保持爷爷训练的狗的能力的人,也就是说,狗的很多能力如果长期不训练会迅速退化,需要非常勤勉的练习才能保持。车总做的,就是这份工作。

      而如何训练狗能够找出黑飞子,只有我爷爷知道。这个市面上,能够对付黑飞子的狗,只有小满哥一条了。

      “因为后来交通越来越发达,所以黑飞子监视人的方法也逐渐在变化,很多这种人,开始进入到我们的圈子里,这让人毛骨悚然,你不觉得吗?”

      我知道他指的是豹萨,也基本知道了黑飞子是什么人,他们应该就是属于和闷油瓶对立的那个家族。看样子这些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对于盗墓贼的野外活动非常重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豹萨有问题的?我觉得你很早就有了防备。”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车总拍了拍小满哥,小满哥躲进床下,正好护士进来,催促我们出院把床位腾出来,说山里闹了蛇灾,好多人被蛇咬了。

      我和车总对视了一眼,就看到有村民被推进来,脚上肿得老大一块,我捏了捏村民的嘴巴,看他的喉咙,立即被边上的应该是老婆模样的悍妇狂拍。

      我把车总扶到外面办出院的手续,就道:“是怎么祸害的?”

      一边小满哥对着那个村妇就露出了凶悍的表情,但是没有狂叫,而是冷冷的看着她。

      车总点起一致烟,手都有点抖,说道:“不要动任何的表情,安静的办手续,然后安静的离开这里。”

      我条件反射的想去看车总忌讳的方向,车总立即扯住我的衣服,咬牙道:“赶快做。”

      我心说那就别办出院手续了,扶着车总到了马路上,进了车里。小满哥跳上车,仍旧目光盯着医院里面,车总就对王盟道:“开,离开这个镇。”

      “怎么了?”虽然我大概是猜到了发生什么,但是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车总看车窗后说道:“我们应该是被重视起来了,到底哪里露了破绽?”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31&f_id=759 - 2015-12-29
  • 第三十八章 相国寺后进一间宽敞厅堂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相国寺后进一间宽敞的厅堂上,高烧着两支儿臂粗的红烛,烛火跳着明亮的光焰,但两扇大门却关得紧紧的。  中间拼起两张八仙桌,大家围着桌子而坐,每一个人面前,都有一盏新泡的香茗。  正厅门外,和厅后院落中,都有八个手持镔铁禅杖,腰佩戒刀的精壮... - 2018-01-06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八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上德不德①,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②,是以无德③。上德无为而无以为④;下德无为而有以为⑤。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⑥。故失道而后德,失德面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⑦,而乱... - 2017-12-31
  • 第三十八章 跨海平魔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正月初三,号称天庆节。  这天清晨,武林盟总坛大门敞开,武林十四门派掌门人,以及全体武林同道,一齐在大厅上集合。  武林盟总护法齐天高。手中执着一张名单,朝与会群雄拱拱手道:“各位武林同道,今天是咱们出海讨伐无名岛的日子,本盟已替诸位准... - 2018-01-09
  • 第三十八章 夜色之下只是黑幢幢一座庄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二更以后,西庄灯火全熄,夜色之下,看去只是黑幢幢一座庄院。  三里外的观音阁,也全然没有灯火,和尚们早就去梦见我佛如来。  现在正有一行人足步扬尘的朝观音阁而来。  一行只有八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锦袍老者,紫脸苍髯,浓眉鹞... - 2018-01-12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身错献江荪羞惭 子不孝雨丝心伤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小唐狂奔二、三十里,躺在路边喘气。  他脑中—片空白,偶尔会记起霍金和归乡,还有崔永泰,当然也有燕子飞。至于这些人和他发生了何事?他已记不清了。迷迷糊糊地小睡了片刻,忽然发现身边站着一个人。  这人分明是个美貌少女。  “唐大哥,你怎么... - 2017-12-31
  • 第三十八章 一着失算_引剑珠
  •   此人声音飘忽,竟又换了一个方向,从左首传来,但却始终看不到他人影!  万剑会主淡淡说道:“江湖上谁也没见过毒沙峡主,焉知不是她乔装的?兄弟既然把她拿下,昭告天下武林,说万剑会生擒了毒沙峡主,有谁不信?”  那阴森声音道:“这倒确是妙着,... - 2017-12-30
  • 第三十八章 罗彻敏的长庚小剑在他手指间转动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低下眼,看着长庚小剑在他手指间转动,一圈又一圈。虽然他没有抬头,却可以感觉到王无失和陈襄钻在他身上的双眼,深得仿佛可以扎下根去。黄嘉又咳了两声,似乎也略有焦灼之意。  人,我不换!罗彻敏将长庚剑拍在身侧案几上,这一声响得格外清彻,... - 2018-07-16
  • 第三十八章 青雯立即把丝囊放在她左手掌心_东风传奇
  •   青雯立即把丝囊放在她左手掌心,轻声道:  “师祖握住了,就可以动功了。”  金母依言五指一拢,握住了丝囊,看她样子,果然在动功了。  青雯回头看了徐永锡一眼,朝他嫣然一笑。  徐永锡也报以一笑,心中暗道:  “今晚也只有宇文澜,才能随机... - 2017-12-18
  • 第三十八章 深更探石道_珍珠令
  •   荣敬宗看了死在石壁角落上的汤金城一眼,心头突然一动,忖道:“汤金城已经逃到这里,何以不打开石门进去?却要用这姓叶的尸体,作为掩护?莫非这道石门之内,有着极厉害的埋伏不成?”一念及此,不觉一手捻着苍须,沉吟道:“老朽虽不知道此处安装了些什... - 2017-12-24
  • 第三十八章 五行寓生克阵以匕破 一冠重道统令出法随_纵鹤擒龙
  •   通化道人微微一笑,伸手接住。就在月光之下,细细一瞧,不由脸色骤变。顺手往右边递去,口中沉声问道:“三师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通霄道人脸上微微一红,躬身答道:“此事小弟昨日回转桐柏之后,因大师兄无暇,故尚未禀明内情。”  通化道人轻轻... - 2017-12-28
  • 第三十八章 心魔交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望了两人一眼,笑道:“慧妹、燕妹,我这里用不着护法,你们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崔慧、上官燕两人,那里肯听,齐声说道:“不要紧,你尽管对付她,用不着照顾我们。”  梅三公子见她们不肯退去,暗想玄女教一干人,对自己三人,恨之入骨,...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千钧一发_彩虹剑
  •   “这怎么成?”花双双一笑,又道:“我奉命而来,若是万老夫人和诸位不去的话,教我如何去向夏盟主覆命呢?”  花真真道:“那你就不用回去了。”  花双双看了她一眼,格格笑道:“听妹子的口气,好像要把我留在这里了?”  花真真冷峻的道:“我正... - 2017-12-25
  • 第三十八章 洞庭钓叟徐璜大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洞庭钓叟徐璜大笑道:  “你是渔父,我是钓叟,你应该和兄弟较量才是。”  无名渔父看了洞庭钓叟一眼,哼道:  “你就是徐璜?”  洞庭钓叟也望着他重重哼了一声道:  “你就是那个无名之辈。”  无名渔父大怒道:“老夫是不是无名之辈,你马... - 2018-05-04
  • 第三十八章 仗剑灵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铜椰老人和楼一怪同时一怔,自己两人分明功力相等,谁也没有赢谁,迟老残怎会说已经不用再比?  两人同时同声问道:“老残废,你说是谁赢了?”  迟老残呵呵笑道:“你们两个都输。”  楼一怪道:“那么谁赢了?”  迟老残道:“也是你们两个。”... - 2018-04-27
  • 第三十八章 掌外玄机不可参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难道会是剑法?赵南珩不禁疑信参半,再转过头,往右瞧去,他因有了这两处发现,是以特别注意。  果然石壁右首,也有了发现,那可并不是细纹了,石壁上,只有一簇细小的斑点,因为石壁光滑如镜,这些细碎点子,虽然小的只有芝麻大小,抬头望去,还可清... - 2018-05-08
  • 第三十八章 武林豪赌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碧眼神君又是一怔,两道其碧如电的目光,掠过两人,修眉微皱,不屑的道:“你们师傅呢?还不快请你们师傅出来?”  凌云凤用手熨贴了一下鬓发,笑着问道:“你道我们师傅是谁?”  碧眼神君平日自视甚高,御下极严,门下弟子,见到他无不视如天人,不... - 2018-05-30
  • 第三十八章 邪不胜正_龙孙_故事大全
  •   普天之下,如论剑术,就要数武当派掌教紫霞道长和九华清音师太二人为巨擘了;但这二位剑术大师也只能一招之中,发出七道剑光。如今这位七星堡主北龙海王居然能发出八道剑光,岂非已经超过武当掌教和九华清音师太了。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就在木罗汉说... - 2018-02-03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八章 徐少华第一个认识的少女竟是丁凤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
  •   她、竟是丁凤仙!  徐少华第一个认识的少女,自然印象极为深刻,不觉惊喜的道:  “你是丁姑娘!”  丁凤仙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刚抬眼看来,徐少华已从门口跨入,叫出声来。赶忙站起,一双凤目,望着她日夜思念的情郎,不觉心头一酸,珠泪夺眶而出,... - 2018-03-17
  • 第三十八章 仇人相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薛少陵和浣花夫人目光一对,但觉背脊骨起了阵凉意,一面故作镇定,拱手道:“夫人矜全之意,在下至为感激,但退出江湖,对在下来说,实有碍难之处。”  浣花夫人冷声道:“你有什么碍难之处?”  薛少陵道:“这是在下一己的隐私,未便奉告。”  浣... - 2018-03-11
  • 第三十八章 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的复赛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的复赛是在两天后的黄昏进行,仍然是在那条大街上,我们刘镇仍然是万人空屋,大街上仍然是几万个人头在攒动,只是没有了卡车拖拉机,没有了那些土包子评委,而是在大街的中央搭起了主席台,主席台的上下左右全是广告,大街的两旁也全是... - 2018-02-05
  • 第三十八章 巴施户珥的儿子基大利_圣经
  • 38:1玛坦的儿子示法提雅、巴施户珥的儿子基大利、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玛基雅的儿子巴示户珥听见耶利米对众人所说的话,说:38:2“耶和华如此说:‘住在这城里的必遭刀剑、饥荒、瘟疫而死;但出去归降迦勒底人的,必得存活,就是以自己命为掠物的,必... - 2017-09-12
  • 第三十八章 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_圣经
  • 38:1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亚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去见他,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你必死不能活了。”38:2希西家就转脸朝墙,祷告耶和华说:38:3“耶和华啊,求你记念我在你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按诚实行事,又作你眼中... - 2017-09-05
  • 第三十八章 求你不要在怒中责备我_圣经
  • 38:1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责备我,不要在烈怒中惩罚我。38:2因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压住我。38:3因你的恼怒,我的肉无一完全;因我的罪过,我的骨头也不安宁。38:4我的罪孽高过我的头,如同重担叫我担当不起。38:5因我的愚昧,我... - 2017-08-20
  • 第三十八章 劫后余波_血字真经
  •   蓝人俊躺在床上,象个重病已久的人。  陈青青端着一碗参汤,站在他床前。  苍紫云、郑兰珠、朱仙云、宋芝则坐在客室里,愁容满面。  已是十天过去,蓝人俊除了剩一口气,没有知觉没有睁开过眼。  朱云彪又率赵贤林、张士相上山采药去了,他们要为... - 2017-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