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他自这自称九幽门拘魂使者现身之后,对方这种谲异神情,早已暗生戒心。及崔慧劈出“劈空剑诀”,对方不见闪动身法,大异常规。

      而且又口口声声说着破例才饶自己几人一死,越发料定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此时一见对方向慧妹妹骤下杀手,那敢怠慢。左掌当胸,右臂外圈,一个急闪身,就挡到崔慧身前!

      这一动作,说时迟,那时快,两方就像电光石火,拘魂使者“拘魂鬼手”的劲疾阴风,刚一袭到。

      梅三公子“般若神功”外圈右臂,也正好挥出!

      两劲相交,发出“蓬”然一响,拘魂使者被震得连退三步,梅公子也同样连退三步,方始站稳!

      这一下,不仅使梅三公子凛然变色,暗想难怪他口气托大,像对方此种功力,自己倒真还是第一次遇上。

      但拘魂使者,却更是惊骇,“拘魂鬼手”例无虚发,武林上可以说得上无人能接,对方年岁虽轻,果非易与!

      他一怔之后,突然吐出一声凄厉鬼笑。鬼笑之声,极低极轻,但使人听得毛发直竖。

      梅三公子等三人,不期而然,全向拘魂使者望去。

      对方黑布覆头,虽然瞧不到狰狞面目,但两个圆孔之中,那双鬼眼,此时隐隐闪铄出奇异碧焰。似乎正有一丝寒光,直射过来!

      梅三公子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心头渐感恍惚!一缕有气无力的幽幽鬼语,在耳边响起!“小辈,你还不乖乖把宝物献上?阎——王——注——定——三——更——死———”

      突然!一声银铃般娇笑,脆生生的从树林中贯出!

      梅三公子蓦地一惊,神志立时清醒,舌绽春雷,一声大喝,右手“般若神功”,十成功力,陡向拘魂使者横拂而出!

      这一拂,力逾千钧,只听厉啸骤起,一个高大黑影,像稻草人似的,直扫出七八丈外!

      轻飘飘向地上落去。

      崔慧和上官燕也被梅哥哥这声大喝,惊醒过来,口中“噫”了一声,叫道:“梅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梅三公子摇头说道:“唉!不想这拘魂使者,当真厉害!方才如果不是那位仇姐姐在树林中,用笑声把我惊醒,我们三人恐怕早已遭了毒手。”

      上官燕抢着道:“唔!这黑鬼准会妖法,我只瞧了他一眼,不知怎的心里突会迷糊起来。

      我想起来了,那仇姐姐不是说过,叫我们千万别瞧他吗?”

      上官燕叫道。大家目光一搜,疏疏落落的一片松林,那里还有玄衣少妇的影子,分明已经走了多时。

      上官燕心中怅然若失,跺脚道:“都是那黑鬼不好。噫!他一动不动,敢情被梅哥哥一掌震死了?”

      梅三公子点头道:“此人凶恶成性,决非善类,方才我这一掌,用上十成力道,想来不死也得重伤。”

      说着就向拘魂使者被震落地之处走去!

      那知近前一看,三个人不由同时惊得“噫”出声来。原来这时地上,竟然只是一袭宽大黑袍,和覆头黑巾,像一个人躺着似的。拘魂使者,却早已不知去向。即使他自知不敌,急于逃走,也用不着委衣于地?

      何况这十丈方圆,并无凝目之物,他何时走的,自己三人居然会一无所知?梅三公子剑眉微皱,沉吟不语。

      却听崔慧说道:“这人方才说什么回山覆命,可能他身后,还有一个极厉害的魔头,不过‘九幽门’可从没听人说过。啊!以前爷爷讲起过,江湖上有一种摄魂之术,只要看你一眼,就会令人神志丧失,任人摆布,这拘魂使者,那双鬼眼,可能就是这种功夫,今后我们倒真要小心才好。”

      上官燕接口说道:“可惜那仇姐姐也不见了,我想她一定知道这鬼家伙的来历。”

      这一阵工夫,已是夕阳落山,群鸟归林。三个人也就重行上马,赶到百色,差不多天色尽黑。落店之后,梅三公子盥洗甫毕,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踱出房去。

      眼看崔慧上官燕房门深掩。敢情还在梳洗,自己一时不便进去,这就在走廊上负手而立。

      忽听右厢房中,有人朗声吟哦:“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音调抑扬,击节长吟,想来不是俗客,不由信步走去!

      吟声戛然而止,只听室内朗声笑道:“门外何人?闻声求友,当非庸俗人之辈,何妨屈尊一谈!”

      房门启处,里面笑吟吟迎出一个人来。一见面,那人抢前一步,一把握住梅三公子双手。

      直往房中让去。一面大声笑道:“我当是那一位风雅之士?原来是贤弟你!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旨哉斯言!旨哉斯言!”

      梅三公子也想不到在这边陲之地,又和周天贤相遇,心中一喜,连忙笑道:“大哥,你怎的也来了这里?”

      周天贤紧握着梅三公子左手,黑漆似的眸子一转,“格”的笑出声来!缓缓说道:“宁乡一别,小兄因赶办私事,远赴云南,今天才首途赋归,不想又和贤弟相值,实是快事。”

      他说到这里,忽然脸色一正,瞧着梅三公子又道:“哦!哦!贤弟,小兄最近一路上,听到不少有关贤弟的传说,想不到贤弟翩翩儒雅的佳公子,竟然还是一位少年游侠,如非订交在昔,倒真失之交臂!贤弟你说,你以前瞒着小兄,该不该罚三大白?”

      梅三公子被他说得脸上一红,微笑着道:“大哥休得取笑,小弟幼年身体孱弱,练过几年技击,也不过藉以健身罢了。”

      周天贤又是“格”地一声轻笑,续道:“好个藉以健身!近日江湖上把梅三公子说成了三头六臂三太子呢!你还想瞒着小兄?咳!咱们不谈这些,我说贤弟,你这会侠驾西来,又是为了何事?”

      梅三公子见他十分关心,也只好把自己在岳阳楼头遇见铁背苍虬武公望说起,把一路经过,和此行目的,简扼说一遍。

      直听得周天贤点头晃脑,时惊时喜,等梅三公子说完,突然拍手说道:“贤弟果然是古押卫之流亚也,小兄何幸,得附骥尾!不过,六绍山九天玄女教,高手如云,声势猛盛,贤弟武功最高,轻身犯险,古人所说双拳难敌四手,你可真要仔细考虑才好!”

      梅三公子突然剑眉一轩,朗声笑道:“别说小弟和武老英雄订交在先,就是陌路之人,也应拔刀相助,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小弟答应小妹子,把外公救出。何况玄女教一再与我梅君壁为敌,六绍山就是龙潭虎穴,小弟也非闯他一闯不可!”

      周天贤听得脸色微微一变,但瞬即平复,一面笑道:“贤弟一诺千金,豪气干云,小兄实是钦佩!不过你说在歌乐山庄石室所困,可能是武老英雄,但也可能不是武老英雄。贤弟既没亲眼瞧到,囚在石室的就是武老英雄,你就这样追上六绍山去,和玄女教轻启争端,小兄实不敢苟同。”

      梅三公子不禁听得微微一愣,忙道:“那么依大哥之见,该当如何?”

      周天贤咬着嘴唇,露出雪白的一排贝齿,微微笑道:“小兄倒有个计较在此!”

      他这一笑,直把梅三公子看得呆住了,心中暗想,周大哥这一笑,和那玄衣少妇仇姐姐多么像啊!

      想到这里,不禁望周天贤脸上一阵打量,只觉面部轮廊,不但依稀相似,竟然越看越像!

      所差就只有男女之别,和声音不同罢了。

      周天贤话刚说完,蓦见梅三公子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心中一惊,脸上也微微发红!不由双眉微轩,依然轻笑着道:“贤弟,小兄有一物相赠,不过也有一个附带条件。”

      梅三公子见他忽然说有东西要送给自己,而且还有条件。心中觉得奇怪,这位周大哥葫芦中卖什么药?

      周天贤话才说完,人已转身由行囊中取出一个六七寸长的象牙圆筒。脸色郑重的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26-920.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心魔交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望了两人一眼,笑道:“慧妹、燕妹,我这里用不着护法,你们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崔慧、上官燕两人,那里肯听,齐声说道:“不要紧,你尽管对付她,用不着照顾我们。”  梅三公子见她们不肯退去,暗想玄女教一干人,对自己三人,恨之入骨,...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四章 罗彻敏耳边风声骤然猛厉起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一个黑点从对岸云霞般的光彩中现出,愈变愈大。罗彻敏耳边风声骤然猛厉起来。  王上!诸将惊呼,象刹那间空中有一只孔雀张开了银色的尾翼,剑光涨开,挥挥洒洒地铺了满空。一根、两根、三根,折断的箭簇落下来,发出雹子似地脆响声。  怕不怕?罗彻敏...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丁少秋缓缓掣剑在手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缓缓掣剑在手,作了个长揖,说道:  “前辈请多指教。”  话甫出口,身子一直,长剑已脱手飞出,长剑刚一脱手,就剑光暴涨,化作一道银虹,朝前刺空激射而去。  丁少敌对这招剑法虽已领悟,究竟并不熟练,不大放心,困此演练之际,凝聚功力,... - 2018-05-04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三十四章 轻颦浅笑摄魂大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听虬龙公主说,她治疗袁丽姬伤毒,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不禁怔了一怔,但随即惨然一笑,道:  “公主,只要能够将袁院主残伤治疗痊愈,你要取我的性命,在下死而无恨。”  虬龙公主展眉轻笑,道:  “好啊!我真不相信天下间有这样一个纯情男子... - 2018-03-19
  • 第三十四章 黑穴遇救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从石椿上救下梁秀芬,梁秀芬依偎在岳大哥怀里,像扭股糖般紧紧抱住了他,又是厮磨.又是哭泣了好一阵子。忽然抽出一条绢帕,唁的笑道:“岳大哥,你闻闻我这条手帕香不香?”纤手一送.朝岳小龙鼻孔俺来。  岳小龙把梁秀芬从石椿放下来之后,就已... - 2018-01-09
  • 第三十四章 盟主寿辰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大家纷纷站起,举杯道:“恭祝盟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恭祝盟主万寿无疆。”  耿存亮惶恐的道:“不敢,不敢,耿某贱辰.劳动大驾远道莅临,兄弟已觉不安,兄弟应该敬大家的。”  大家互相举杯干了一杯。  柳万春等使女替大家面前斟满了酒... - 2018-01-06
  • 第六十四章 竹石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聂玉娇被梅三公子说得粉脸一红,微微攒眉道:“梅公子过奖,小妹虽承义母亲炙,但用毒解毒,必须对症下药,目前不知九幽门用的是何种毒药,解救之方,极难预言。就是知道了,这种解毒药物,寻觅配制,也非短时期内立可办到。她说到这里,忽然好似想起一件... -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