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米店旁边的一家百货店里当售货员。一乐、二乐、三乐都在几年前娶妻生子,然后搬到别处去居住了。到了星期六,三个儿子才携妻带子回到原先的家中。

      现在的许二观不用再负担三个儿子的生活,他和许玉兰挣的钱就他们两个人花,他们不再有缺钱的时候,他们身上的衣服也没有了补丁,他们的生活就像许三观现在的身体,许三观逢人就说:

      “我身体很好。”

      所以,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时,脸上挂满了笑容,笑容使他脸上的皱纹像河水一样波动起来,阳光照在他脸上,把皱纹里面都照亮了。他就这么独自笑着走出了家门,走过许玉兰早晨炸油条的小吃店;走过了二乐工作的百货店;走过了电影院,就是从前的戏院;走过了城里的小学;走过了医院;走过了五星桥;走过了钟表店;走过了肉店;走过了天宁寺;走过了一家新开张的服装店;走过了两辆停在一起的卡车;然后,他走过了胜利饭店。

      许三观走过胜利饭店时,闻到了里面炒猪肝的气息,从饭店厨房敞开的窗户里飘出来,和油烟一起来到,这时许三观已经走过去了,炒猪肝的气息拉住了他的脚,他站在那里,张开鼻孔吸着,他的嘴巴也和鼻孔一起张开来。

      于是,许三观就很想吃一盘炒猪肝,很想喝二两黄酒,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他就很想去卖一次血了。他想起了过去的日子,与阿方和根龙坐在靠窗的桌前,与来喜和来顺坐在黄店的饭店,手指敲着桌子,声音响亮,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要温一温……许三观在胜利饭店门口站了差不多有五分钟,然后他决定去医院卖血了,他就转身在回走会。他已经有十一年没有卖血了,今天他只要去卖血,今天是为他自己卖血,为自己卖血他还是第一次,他在心里想:以前吃炒猪肝喝黄酒是因为卖了血,今天反过来了,今天是为吃炒猪肝喝黄酒才去卖血。他这么想着走过了两辆停在一起的卡车;走过了那家新开张的服装店;走过了天宁寺;走过了肉店;走过了钟表店;走过了五星桥,来到了医院。

      坐在供血室桌子后面的已经不是李血头,而是一个看上去还不满三十的年轻人。年轻的血头看到头发花白、四颗门牙掉了三颗的许三观走进来,又听到他说自己是来卖血时,就伸手指着许三观:

      “你来卖血?你这么老了还要卖血?谁会要你的血?”

      许三观说:“我年纪是大了,我身体很好,你别看我头发白了,牙齿掉了,我眼睛一点都不花,你额头上有一颗小痣,我都看得见,我耳朵也一点不聋,我坐在家里,街上的人说话声音再小我也听得到……”

      年轻的血头说:“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什么都和我没关系,你把身体转过去,你给我出去。”

      许三观说:“从前的李血头可是从来都不像你这么说话……”

      年轻的血头说:“我不姓李,我姓沈,我沈血头从来就是这样说话。”

      许三观说:“李血头在的时候,我可是常到这里来卖血……”

      年轻的血头说:“现在李血头死了。”

      许三观说:“我知道他死了,三年前死的,我站在天宁寺门口,看着火化场的拉尸车把他拉走的……”

      年轻的血头说:“你快走吧,我不会让你卖血的,你都老成这样了,你身上死血比活血多,没人会要你的血,只有油漆匠会要你的血……”

      年轻的血头说到这里嘿嘿笑了起来,他指着许三观说:

      “你知道吗?为什么只有油漆匠会要你的血?家具做好了,上油漆之前要刷一道猪血……”

      说着年轻的血头哈哈大笑起来,他接着说:

      “明白吗?你的血只配往家具上刷,所以你出了医院往西走,不用走太远,就是在五垦桥下面,有一个姓王的油漆匠,很有名的,你把血去卖给他吧,他会要你的血。”

      许三观听了这些话,摇了摇头,对他说。

      “你说这样难听的话,我听了也就算了,要是让我三个儿子听到了,他们会打烂你的嘴。”

      许三观说完这话,就转身走了。他走出了医院,走到了街上,那时候正是中午,街上全是下班回家的人,一群一群的年轻人飞快地骑着自行车,在街上冲过去,一队背着书包的小学主沿着人行道往前走去。许三观也走在人行道上,他心里充满了委屈,刚才年轻血头的话刺伤了他、他想着年轻血头的话,他老了,他身上的死血比活血多,他的血没人要了,只有油漆匠会要,他想着四十年来,今天是第一次,他的血第一次卖不出去了。四十年来,每次家里遇上灾祸时,他都是靠卖血渡过去的,以后他的血没人要了,家里再有灾祸怎么办?

      许三观开始哭了,他敞开胸口的衣服走过去,让风呼呼地吹在他的脸上,吹在他的胸口;让混浊的眼泪涌出眼眶,沿着两侧的脸颊刷刷地流,流到了脖子里,流到了胸口上,他抬起手去擦了擦,眼泪又流到了他的手上,在他的手掌上流,也在他的手背上流。他的脚在往前走,他的眼泪在往下流。他的头抬着。他的胸也挺着,他的腿迈出去时坚强有力,他的胳膊甩动时也是毫不迟疑,可是他脸上充满了悲伤。他的泪水在他脸上纵横交错地流,就像雨水打在窗玻璃上,就像裂缝爬上炔要破碎的碗,就像蓬勃生长出去的树枝,就像渠水流进了田地,就像街道布满了城镇,泪水在他脸上织成了一张网。

      他无声地哭着向前走,走过城里的小学,走过了电影院,走过了百货店,走过了许玉兰炸油条的小吃店,他都走到家门口了,可是他走过去了。他向前走,走过一条街,走过了另一条街,他走到了胜利饭店。他还是向前走,走过了服装店,走过了天宁寺,走过了肉店,走过了钟表店,走过了五星桥,他走到了医院门口,他仍然向前走,走过了小学,走过了电影院……他在城里的街道上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街上的人都站住了脚,看着他无声地哭着走过去,认识他的人就对他喊:

      “许三观,许三观,许三观,许三观,许三观……你为什么哭?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不理睬我们?你为什么走个不停?你怎么会这样……”

      有人去对一乐说:“许一乐,你快上街去看看,你爹在大街上哭着走着……”

      有人去对二乐说:“许二乐,有个老头在街上哭,很多人都围着看,你快去看看,那个老头是不是你爹……”

      有人去对三乐说:“许三乐,你爹在街上哭,哭得那个伤心,像是家里死了人……”

      有人去对许玉兰说:“许玉兰,你在干什么?你还在做饭?你别做饭了,你快上街去,你男人许三观在街上哭,我们叫他,他不看我们,我们间他,他不理我们,我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你快上街去看看……”

      一乐,二乐,三乐来到了街上,他们在五星桥上拦住了许三观,他们说:

      “爹,你哭什么?是谁欺负了你?你告诉我们……”

      许三观身体靠在栏杆上,对三个儿子鸣咽着说:

      “我老了,我的血没人要了,只有油漆匠会要……”

      儿子说:“爹,你在说些什么?”

      这时许玉兰来了,许玉兰走上去,拉住许三观两只袖管,问他:

      “许三观,你这是怎么了,你出门时还好端端的,怎么就哭成个泪人了?”

      许三观看到许玉兰来了,就抬起手去擦眼泪,他擦着眼泪对许玉兰说:

      “许玉兰,我老了,我以后不能再卖血了,我的血没人要了,以后家里遇上灾祸怎么办……”

      许玉兰说:“许三观,我们现在不用卖血了,现在家里不缺钱,以后家里也不会缺钱的,你卖什么血?你今天为什么要去卖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68-933.html - 2018-02-09
  • 第二十九章 势如破竹_龙孙_故事大全
  •   铁敦二郎游子超大笑一声道:“姓方的小子,你在做梦!”  方振玉心中暗自盘算,照目前的情形看来,外洞自然已经点燃起“九毒香雾”,所有入洞的人,已成瓮中之鳖,七星堡的人,必然会全力来对付自己了。这只要看杜飞云、田七姑。九毒仙子。铁戟二朗等人... - 2018-02-03
  • 第二十九章 林红知道宋钢受伤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快要下班的时候知道宋钢受伤了,她脸色苍白地骑着自行车匆匆回家,急切地打开屋门后,看到宋钢弯腰侧身躺在昏暗的床上,睁着眼睛无声地看着自己。林红关上门走到床前坐下来,伸手心疼地抚摸宋钢的脸,宋... - 2018-02-05
  • 第二十五章 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 - 2018-02-08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九章 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会工夫,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从里间走出,说道:“现在可以问话了,我就站在这里,装作穴道受制,然后你去解开姓任的穴道,要他从实说来。”  丁天仁问道:“他不肯说呢?”  “你这人!”宓无忌轻嗔道:“问话就要使点技巧,你不会动动脑筋... - 2018-01-11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 - 2018-01-09
  • 第二十九章 斩将夺关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站在左首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五旬老者,生得浓眉吊眼,手提厚背九环金刀,此时忽然回头朝右首那人低声说道:“孙兄,看来咱们该出手了,蓝真人和张道兄只怕已难支持下去。”  左首那人五短身材,生得狞头鼠目,一脸奸诈之色,闻言沉吟道:“兄弟总觉此事... - 2018-01-06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宋兴仁从琴香阁赶了回来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一宵过去,这是第二天的午牌时候,总帐房田渭清又进来报告,说万总管已把余下的五千两银子领去,他又匆匆的走了。  戴珍珠只说了句:“知道了。”  不久,铁扇相公宋兴仁也从琴香阁赶了回来。向丁建中报告,说:“昨晚万有全一直留在琴香阁宝琴姑娘的... - 2018-01-05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将欲取①天下而为②之,吾见其不得已③。天下神器④,不可为也,不可执也⑤。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⑥,故无败,故无失。夫⑦物⑧或行或随⑨;或觑或吹⑩;或强或羸⑾;或载或隳⑿。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⒀。[译文]想要治理天下,却... - 2017-12-31
  • 第二十九章 镇狱宫下院灯火辉煌_东风传奇
  •   镇狱宫下院,此时灯火辉煌,每一进屋宇,都照得如同白昼。  求真子从二师兄、三师兄率领二十名弟子出发之后,想到滋事体大,自己的责任重大,因此一面派人赶上山去,通知住持镇狱宫的四师兄洞真子,一面入内晋见谒掌门人,报告今晚发生的事情经过。  ... - 2017-12-18
  • 第二十九章 玉管起商音风火失色 阴风凛鬼爪黑白扬威_纵鹤擒龙
  •   万妙仙姑说到后面一句,突然声色俱厉,站起身来,喝道:“你背叛玄阴教,今天我就把你作个榜样!”  话才说完,扬手就是一掌,劈空打来。  两人相隔少说也有五六丈远近,万妙仙姑一掌劈出,立即有一股阴柔无比的潜力绵绵推来。  这是“玄阴掌”!只... - 2017-12-28
  • 第二十九章 剑创星宿_珍珠令
  •   当然,其他三人,也同样攻守失据,身在险境之中,但徐守成的处境,特别险恶而已。就在许廷臣尖叫“饶堂主饶命”的时候,徐守成也同时发出一声惊叫,执剑右腕,突然被黑衣人紧紧抓住。  凌君毅一长一短双剑飞舞,和五个黑衣人搏斗正酣。他手中虽有削铁斩... - 2017-12-24
  • 第二十九章 七里奇毒_引剑珠
  •   就在他离去之时,韦宗方听到一缕极细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小兄弟,令尊尚在人世,老夫自会派人通知与你。”  韦宗方蓦然一震,急忙抬头道:“老丈请留步!”  暮色苍茫之中,那里还有绿袍老人的踪影?连方才站在茅舍左右的四个青袍白髯老人和八个... - 2017-12-29
  • 第二十九章 骗取解药 小侠受愚遭蛊惑 生具异秉 淫娃采补反归天_璇
  •   罗天赐就着幻情仙妃的手上,一口将舐杯略带酒味般的“强身露”喝了下去以后,不一会儿,就感到丹田之内,彷佛有一丝微微的暖意,向着腹下,慢慢地伸延过去他不禁心中大喜,认为药力可能已经发生效力。  因此,他马上将身子抬了一抬,准备爬了起来。  ... - 2017-12-30
  • 第二十九章 如花容貌付东流 坐怀不乱大丈夫_白衣紫电
  •   石擎天和金罗汉下山去找石绵绵,石对金说了帮主和他作了个同样的恶梦之事。  金罗汉想了下,道;“石兄,这个梦只怕不大妙!”  “我也这么想,绝不是个吉利的梦。”  “石兄以为绵绵会出什么纰漏?”  石擎天摊摊手,道:“金兄,我也不知道,按... - 2017-12-3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杀母之仇_彩虹剑
  •   夏云峰和范子云一同回到夏家堡来了。  这是未牌时光,在夏云峰的书房里,总管翟开诚匆匆走入,躬身道:“堡主呼唤属下,不知有何吩咐?”  夏云峰一指范子云,说道:“你总知道,范贤侄的令尊青衫客范大成,是老夫的义弟。”  翟开诚陪着笑道:“属... - 2017-12-24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一年以后他弄了一本护照,里面贴上了日本签证,竟然要出访日本,去和日本人做国际破烂业务了。李光头出国之前专门去找了童张关余王,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再次入股?  现在的李光头已经不缺钱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富成一艘万吨油轮... - 2018-02-04
  • 第二十一章 李光头继续示威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继续在县政府大门口进行着他的示威事业,各类破烂东西每天都堆成一座小山,他没时间静坐了,而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将破烂分门别类,再通过不同的销售渠道卖到全国各地去。他盘腿坐在地上,专门花了两个... - 2018-02-04
  • 第二十章 李光头将破烂堆成小山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的李光头已经在县政府大门口将破烂堆成小山了,他改变了静坐示威的风格,只是在上班和下班的时候才盘腿坐在大门中央,其他时间进出大门的人不多,他就撅起屁股在破烂里乐此不疲地翻拣,他的屁股抬得比他的脑袋还高,围着破烂三百六十度转过去又转过来... - 2018-02-04
  • 第二十七章 刘镇天翻地覆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天翻地覆了,大亨李光头和县长陶青一个鼻孔里出气,两个人声称要拆掉一个旧刘镇,创建一个新刘镇。群众说这两个人是官商勾结,陶青出红头文件,李光头出钱出力,从东到西一条街一条街地拆了过去,把我们古老的刘镇拆得面目全非。整整五年时间,我... - 2018-02-05
  • 第二十八章 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候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了,他们搬到了街边新楼房的第一层;苏妈的点心店也从汽车站搬了过来,就在林红家的对面;拆迁搬过来的还有赵诗人,住在第二层,就在林红宋钢家的楼上。赵诗人故意把自己的床放... - 2018-02-05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