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问题_沙海

  •   尸体显然被放置的非常好,雷子那边无法立案是不知道这算是盗窃罪还是侮辱尸体罪。讲师进去之后,有好长一会儿没有出来。这个时候我下面的伙计给我打了个电话,我看伙计的名字就头疼。这是我专门给胖子安排的,对接的小伙计。胖子现在算是半退休状态,小伙子要么就闲的没事情干,要么肯定对胖子有什么意见。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就不接了,如今风调雨顺的,我也没那么多破事,想着和胖子也快一个月没联系了,就接起来听他又出什么幺蛾子,一接就听到小伙计在那儿哭,说胖爷寄了三张白条过来,就要他寄三万块钱去,这一来一回半年他手里就净收白条了,攒了也有十六七张,要是年底这些白条不兑现,今年账目就是个鸭蛋还倒贴进去二十几万。他明年也没脸再呆着了。

      胖子这段时间游手好闲,添了不少新毛病,年历上不讨好,广西那边的整体都没出什么货,这小子开销大,又是帮他的寡岳父盖新房子,又是在当地搞学校、盖电影院。北京这点家当都快败光了,而且看样子这小子是想搬到当地当山野散人终老了。

      于是就想个损招,搞几张白纸,上面画几坨屎一样的所谓“冥器”,大手印一按说是发行股票。

      我说你狗日的这最多就算是期权,而且你这是什么狗屁公司,就发行三股。你这是分分钟要被散户做庄的节奏啊!

      就这发行三股的破烂公司后来还增发了六七次,我是不在乎胖子从我这里拿钱,爷以前不说,最近手头还是宽裕的,但是你丫穷你就承认,非得顾着面子,美其名曰个人上市,我还得装成感激涕零的样子说拿了原始股了。

      想起这个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家伙牛就牛在,你火大的时候根本联系不上他,等你上门去找他,那十几个小时的山路呦,你到了那儿连竖中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刚坐下他一介绍:这就是支援我们边区建设的吴老板。

      瑶族姑娘直接唱着歌就端着号称80度的葡萄酒上来了,她还不喝,看着你喝,你要不喝她就嘴对嘴喂你,你只能爽快喝下去。两杯下去你就趴在门沿上吐吧。接下来几天你就别想清醒了,各种野味一顿六道菜,十天不重样。

      那地方湿润瘴气重,人湿还吃辣,搞的我阴阳两虚,气血两亏,一边拉肚子一边长口疮。

      我琢磨着,得把他骗出来,骗出来找个正经地方和他好好谈谈,一边就安慰着小伙计,告诉他改明儿我回去给他再找个主顾,平衡一下。他就问我胖爷的钱打不打。

      我想了想说打,这是过命的交情,就不说了,我打钱,我可以找他兴师问罪,我要不打,他来找我兴师问罪,我看整个寨子他肯定得带一半上来,顺便到杭州旅游,一路连车带宾馆带伙食临走还得带点土特产回去,我再富裕也整不了这些。

      这电话打完我的锐气就死了一半了,等到讲师把骨盒捧出来,我之前的那些兴趣全没了,只觉得脖子疼。

      盒子是放在一只红色的放精装书的包绸纸盒里,看上面的标签全是佛经,看样子这个家庭一直在受内心的煎熬。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他自己看的还是他老母亲看的。

      打开盒子盖子,我就看到了一具放的整整齐齐的骷髅,我对他做了一个“可以吗”的询问的手势。他点头。我就直接把头骨捧了起来。

      粗略的看了三四圈,又拨弄了那些骨头,我发现在两个人的注视下,我很难集中注意力。这可能需要两到三个小时非常仔细的观察。但是我又不可能把这具骨架借走。

      “你有事情瞒着我。”我一边看着,一边就装作不经意的说道。决定装神弄鬼一番。

      “什么?”讲师愣了一下。我就道:“你有事情瞒着我,这具骨架有问题,你很清楚问题在哪里,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他皱了皱眉头,我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对我同学说道:“我们走吧,这个人不想我们帮他。”

      同学也莫名其妙,但是我径直就离开了,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了,我告诉你,我见过同样的事情,你等着倒霉吧!”

      讲师住的地方是县城的一个一居室,一个客厅一个卧室,我们在他的客厅里,东西很少,所以我的动作很快,直接走了两步就到了门边,摔门而去。

      同学因为被我挡住,则被他拉住了,听到两个人对话了几句,我同学才出来。问我:“怎么了?”

      “他很多事情没说,我们帮不了他。”

      “你怎么知道?”

      “看骨头就看出来了。”我说道,说着对我同学使了使眼神,我同学立即心领神会。他露出了比较尴尬的表情,他比较古板,不是很习惯我这种表演型的性格。

      不过他没戳穿我,这是考试作弊给我们带来的默契,他闭口不言,拍了拍我的肩膀。

      因为本身我对这件事情的兴趣没有那么浓厚,所以这个装神弄鬼我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他上当的话,从我到楼下开始,到第二天早上,他都有可能再次找我们,对我们继续坦白——但不会是坦白一切,说谎的人的通性,谎言是有惯性的——也有可能再也不找我们了。

      两个后果我都没关系。

      走到楼下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来叫我们,我已经在心里把他定位为,这件事情和我再也没有关系了。我以后可能还会时刻想起来,但是不会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纠结。

      爷已经练出来了。不知道又如何,爷还是照样风花雪月。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495&f_id=759 - 2015-12-25
  • 第三章 土地公显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瘦小老头吃了一惊,结结巴巴的道:“道长总看到了小老儿和他无怨无仇,认都不认识,他……就这样向小老行凶……”  那瘦长道人依然不言不动,冷冷的看着他,他这样看人,会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那瘦小老头又道:“他……先打小老儿一拳,小老儿赶紧... - 2018-01-18
  • 第三章 透骨阴指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金蛇叟,独角龙王同时脸色大变,倏然转过身去!  独角龙王沙无忌凸出的双目,精芒电射,厉声喝道:“何方来的朋友,怎不请出来,让沙某见识见识?”  阴森声音发出一阵慑人心魄的嘿嘿冷笑,道:“凭你也配?你们只要瞧瞧自己胸口,就该夹若尾巴滚了!... - 2018-01-18
  • 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章 夹缠不清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恶鬼车敖双目圆睁,厉声道:“很好,你奉命送信来的,信在哪里?”  褛衣童子笑道:“你急什么,我带来的是口信。”  恶鬼车敖间道:“那写无头信的,究竟是什么人?”  褛衣童子道:“自然是我师傅了。”  智通大师合十道:“小施主尊师,如何称... - 2018-01-13
  • 第三章 天华山庄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依言伸过手去,在他怀中掏出一个薄薄的布包。  青衣汉子点头道:“就是这个布包了。”  岳少俊打开布包,果见里面包着一封密函。上书:“面呈宋老爷子镇公亲启”字样、左下角写着:“知名具”三字。  一望而知是一封极为机密的函件,,这就依... - 2018-01-13
  • 第三章 王有龄会见胡雪岩(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正徘徊瞻顾,不知何以为计时,突然眼前一亮,那个在吃“门板饭”的,一定是了。杭州的饭店,犹有两宋的遗风,楼上雅坐,楼下卖各样熟食,卸下排门当案板,摆满了朱漆大盘,盛着现成菜肴,另有长条凳,横置案... - 2018-01-13
  • 第三章 不白之冤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南阳、城濒白河,为河南省的西南重镇。  城西南的卧龙岗,是诸葛武候的躬耕处,从前全国老百姓,也许不明了我国地理,但只要提起刘备三顾茅庐的卧龙岗,只怕没人不知道的。  南阳是水陆交通的要道,城内工商鼎盛,市肆林立车马往来,十分热闹。  范... - 2018-01-18
  • 第三章 一哭一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夺魂扇李秋山,在天理教中,地位极高,平日目空一切,江湖上有谁敢向他顶撞?只因此次奉教主之命,追踪铁背苍虬,关系重大,不愿多生枝节。后来瞧出崔慧所使“劈空剑诀”,乃是岳麓老人当年驰名绝技之一,更是心怀疑惧。  是以先拿话表明,只要对方说出... - 2018-01-13
  • 第三章 仗义执言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杭州府知府吴云,一名吴世荣,到任才一个多月,对于杭州的情形还不十分熟悉。德馨邀他一起去为阜康纾困,觉得有几句话,必须先要交代。“世荣兄,”他说:“杭州人名为‘杭铁头’,吃软不吃硬,硬碰的话,会... - 2018-01-19
  • 第三章 无极遗训_龙孙_故事大全
  •   郝寿臣胁下夹着朱漆药箱,朝方振玉连连拱手道:“方少侠援手之德,小老儿没齿不忘。”  方振玉道:“些许小事,老丈不用挂齿,现在雨势已弄,在下要先走一步了。”  说罢,朝郝寿臣抱了抱拳,正待举步往庙外走去。  郝寿臣急叫道:“方少侠请留步。... - 2018-01-31
  • 第三章 李光头绰号的由来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名字叫李光,他母亲为了省钱,为了一年里少付几次理发的钱,每次都让理发师给他推个光头。于是这个叫李光的孩子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就有了李光头的绰号。从小到大,别人都这么叫他,连他的母亲也叫... - 2018-01-30
  • 第三章 李光头当上了福利厂的厂长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半年过去了,李光头没有机会把赵诗人的劳动人民本色给揍出来,他也忘记了自己对刘镇群众许下的诺言,他越来越忙了,他当上了福利厂的厂长。李光头刚去的时候,两个瘸子是福利厂的正副厂长,没过半年两个瘸子... - 2018-02-02
  • 第三十三章 还我清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只得说道:“谢谢大师姐。”  九毒仙子一阵格格轻笑道:“好,小师妹,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我走啦!”  一个人像一阵风般往洞外飘飞出去。  田七姑含羞道:“小妹恭送大师姐。”她送走大师姐,才回过身来,双颊飞红,说道... - 2018-02-03
  • 第三十三章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突然发现自己过时了,又像从前那样没人注意了,汇款单也不来了。刘作家愤愤不平,他一手缔造了家喻户晓的李光头,自己却被迅速地遗忘。来了那么多的记者,个个扑向李光头,没有一个记者关心他,甚至没有一个记者认真看过他一眼。... - 2018-02-05
  • 第三章 回庄遭伏击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云飞白听得心头暗暗一怔,自己峨嵋学艺之事,外人知道的不多,她如何知道的呢?淡淡一笑道:“但事实不是在下使的。”  “我相信。”  长发少女点头道:“我们动过手,你在剑法上还输我一筹,从这人一手暗器工夫上看,他功力之高,胜我甚多。”  “... - 2018-01-29
  • 第三章 黄山石室(2)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李如云心想:“八手罗刹给自己一袋梧桐子,原来是离魂子,现在我已经知道了用法,就算把他放出来了,如果对我有什么不利,我仍可弹出离魂子,把他制住。”  心念闪电一转,说道:“我放你出来,你一定要遵守诺言。”  低沉声音道:“老朽说出来的话,... - 2018-01-27
  • 第三章 老院深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德新堂一年四季都吃两顿饭,这在那个时代是比较普遍的。像康家这种大户,一早一晚要加早点、夜宵就是了。但康家一直实行男女分食,却是为了不忘祖上的贫寒。   乡间贫寒农户,有吃“男女饭”的习俗。即为了保证男人的劳动力,家做两样... - 2018-01-19
  • 第三章 浪子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_活着_故事大全
  •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 - 2018-01-21
  • 第三章 铁背田驼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灰衣驼背老人道:“老汉不会害你,你这一路上最好少开口,到了地头,自会知道,你年纪轻轻,这一身功夫,着实使老汉佩服,老实说,二十多年来老汉还没遇上你小哥这样的对手,所以老汉要特别告诉你,此行只要少开口,遇事忍耐,老汉可以保你没事。”  狄... - 2018-01-22
  • 第三章 黄山石室(1)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他进入大厅,一共只说了两句话。  钱护法被他一语提醒,看了君箫手中铜箫一眼,问道:“小伙子,快说,你师傅是谁?”  君萧道:“家师从不在江湖行走,说了你也未必知道。”  钱护法心中虽有顾忌,但他究竟是素负盛名之人,怒哼一声道:“小子,你... - 2018-01-27
  • 第三章 令人瞠目的银票_商道_故事大全
  •   “到我们入虎穴抓老虎的时候了。”朴钟一怂恿林尚沃。行前,他又悄悄地问林尚沃:“现在蚂蚁已经有了,蜂蜜您打算怎么办?”  林尚沃对朴钟一的话马上心领神会。这蜂蜜当然是指送给朴宗庆的赙仪。  “是呀,该怎么办才好呢?”  至今为止,林尚沃还... - 2018-01-12
  • 第三十三章 丁天仁回到房中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回到房中,过没多久,小香端来洗脸水,就退了出去。  等丁天仁盥洗完毕,房外传来一阵细碎而轻快的脚步声,也响起小香声音说道:“启禀总管,小婢带妹子小翠来见总管。”  丁天仁道:“进来。”  宓无双领着经过易容的小香(以后改名小翠)走... - 2018-01-12
  • 第三十三章 汪洋万顷横空飞匹练 风麈千里何处觅芳踪_纵鹤擒龙
  •   以枯木和尚的武功,他们即使全上去,也无济于事,何况人手一多,碍了手脚,万一一个照顾不周,难免有人负伤。想到这里,赶紧大声叫声:“严兄,褚兄快请后退,还是由小弟去会会他罢!”  说话声中,身若电闪,“呛啷啷”龙形剑出匣。  一道青紫光华,... - 2017-12-28
  • 第三章 连莲姑娘心如磐 龙潜师徒恐有隙_白衣紫电
  •   颜凤妮受伤,使唐耕心吃惊,因为其兄为平安镖局而死,也可以说是为他而死,他曾发誓要尽一切力量保护她的。  但听到李天佐伤得更重,更是吃惊。颜凤妮居然能和李天佐两败俱伤,而且伤得比李轻得多。  当然,事实上并非如此。经菊嫂陈述一切,唐耕心道... - 2017-12-26
  • 第三章 怪剑招_引剑珠
  •   韦宗方亮开门户,也是两仪剑法的起手式,就已说明是武当一派,双方显系同门,照说,辣手云英就该停剑问问来历才对,怎奈辣手云英是个性情暴躁的人,此刻恨不得一剑把对方刺个大窟窿,那还管得许多?韦宗方刚一亮出门户,她一剑已经刺过去!  韦宗方并不... - 2017-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