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但凭妙手挽迷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先前听他说出不能解毒,不能恢复容貌之言,但听到后来,他好像因吊眼塌鼻青年是巫婆子最后杰作,不忍破坏,那就是说他能医治的了?一时不禁恍然大悟,天地一卜要自己到黑石溪来,找的可能就是此人!

      一念及此,脸色一正道:“朋友既然能治,何苦眼看一个有为的青年,终身迷失心神?”

      黑衣怪人脸现痛苦之色,连连摇手道:“我不能,我不能,你们还是快走吧!我就要死了,求求你们,让我安安静静的死吧!”

      贺老大看他情形,心中已经料到一半,故意笑道:“朋友似乎不像是个作恶多端的人?”

      黑衣怪人道:“老夫幼承师训,不能为善,也不敢作恶。”

      贺老大道:“但是巫婆子仗着你们排教武功,一生作恶多端……”

      黑衣怪人怒道:“她做了什么恶事?”

      贺老大用手一指吊眼塌鼻青年,大笑道:“巫婆子精擅迷魂,易容之术,利用迷失心神之人,替她为虎作伥,做出伤天害理之事,不容于江湖白道中人。但死者已矣,一切罪恶,应该随着她的死去而消失,只是这位小兄弟被巫婆毁容迷心,岂不是她身死之后,还留下的罪恶的证据?

      咱们陇右贺氏兄弟,只不过是受人之托,领他前来,他治得好治不好和咱们无关,朋友如和巫婆相识,岂能令她仍然在世上遗下恶迹?好了,咱们话已说完,小兄弟,你替他解开腿上穴道,咱们走!”

      吊眼塌鼻青年果然又拍开黑衣怪人脚下两处穴道。

      贺老大向老二递了一个眼色,装出起身欲走模样!

      黑衣怪人突然纵身跃起,拦在三人的面前,为难的道:“你们让我考虑考虑。”

      贺老二道:“你婆婆妈妈的,咱不信别人治不了他。”

      黑衣怪人语声忽然和缓下来,道:“贤昆仲受人指点而来,当知毁容、迷心之术,当今武林,除了老夫,已无人能治?”

      贺老二道:“这原是巫婆子的独门手法。”

      黑衣怪人道:“你可知道老夫是花娘子的什么人?”

      贺老二道:“你自己不说,咱们如何知道?”

      黑衣怪人道:“老夫是花娘子同门师兄,也可以说是她丈夫……”

      贺老大方才从他口气之中,虽然听出这位黑衣怪人和巫婆子之间,定然有着极深恩怨,却也不曾想到他们即是师兄妹,又是夫妻,心中方觉惊奇!

      黑衣怪人叹了口气道:“花娘子已经死去,恩怨已了,老夫也不再出山,你们说得不错,总不能眼看一个有为青年,终身迷失心神……”

      贺老大喜道:“朋友答应替他治疗了?”

      黑衣怪人黯然道:“老夫四十年来,从没离开过这里,你说花娘子一生作恶多端,老夫相信你说的全是事实,因此想略尽心意,替她消灭些罪孽。”

      贺老二奇道:“朋友在这里住了四十年?”

      黑衣怪人道:“老夫只要离开这里,就得裂肤而死。”

      贺老二吃惊道:“这是什么缘故?”

      黑衣怪人叹道:“老夫身中剧毒,惟有这黑石溪水中,含有一种矿质,可以遏止毒性。”

      贺老二道:“那是谁下的责?”

      黑衣怪人抬头道:“就是花娘子!唉,老夫这段隐衷,在心里撇了四十年,如今行将就木,说出来,也不算丢人了!

      四十年前,老夫本是湘西排教门中的大弟子,花娘子入门较晚,本门武学,只学了一年,先师就突然坐化,老夫代师授艺,日久生情,就成了夫妇。”

      贺氏兄弟暗暗噢了一声。

      黑衣怪人续道:“花娘子生性淫荡,其实对老夫并无爱意,她的委身相事,只不过想从老夫身上骗取本门一册‘天灵经’罢了!这一点,老夫在半年之后终于省悟过来了,但是已经迟了,老夫身上已被她下了一种慢性剧毒,‘天枯草’。眼下此种毒草之人,神形消瘦,日子一久,只剩一把骨头……”

      贺氏兄弟瞧他一身只剩黑皮包骨,有如骷髅架子一般,心中暗暗惊凛。

      黑衣怪人续道:“所幸天枯草毒性虽烈,发作却慢,但也无药可解,本门药书上,曾有记载,只有饮用黑石溪中之水,可以不发,但却不能间断,老夫发觉中毒,就迁到这里来住。”

      贺老二道:“巫婆子一直没来找过你?”

      黑衣怪人道:“她下毒之后不久,就藉放采药,离我而去,在她想来,老夫决活不过百日,其实她只是躲在近处,觑伺老夫动静。

      后来见老夫并没有中毒身死,仗着她迷心之术,几次蛊惑了几个武功高强的人前来强逼老夫,交出师门秘笈,但都被老夫赶跑的赶跑,杀死的杀死,你们来的时候,老夫也只当是花娘子派来的。”

      贺老大道:“巫婆子在江湖上,也已成了名,何苦还放不过朋友?”

      黑衣怪人道:“四十年来,她始终没有死心的缘故,因为本门‘天灵经’上所载的法门,不但更臻上乘,而且还能克制她的功夫,她一日不得到‘天灵经’,一日不能安心。”

      贺老大虽在听他说话,心中却只希望他早些替吊眼塌鼻青年治疗,他是怕黑衣怪人在黑石溪住了四十年,孤独已久,生性难免怪僻,莫要说了不算。

      是以等他话声一落,立即趁机问道:“朋友既然答应替这位小兄弟治疗,那么就请动手吧!”

      黑衣怪人望了吊眼塌鼻青年一眼,才道:“如果单是替他恢复容貌,并非难事,但他心神受惑,而且又服了花娘子的‘忘我丹’,医治起来,就困难得多……”

      说到此处,伸出一只枯瘦手爪,抓住吊眼塌鼻青年手腕,替他诊断脉息。

      贺老大道:“不知要如何治疗才好?”

      黑衣怪人道:“这就要分作两方面说,‘忘我丹’迷人心窍,老夫手头并无现成解药,但这容易,只需老夫说出药名,你们到山外药铺去配上一剂,就可应用。至于心神受惑,乃是心灵被引入歧途,一个人有生以来,就是妄念用事,调所意马心猿是也。

      尤其练习内功之人,功候越深,魔念越重,许多人练了一辈子功夫,终致走火入魔,就是魔由心生,心受魔扰,渐入幻境,治疗之道,仍须以调心入手。目前第一步,你们先去把应用药物配齐,老夫才能替他施展调心之术。”

      当下说出应用药物的名称份量,贺老大—一记下,就命老二下山采办。第二天一早,贺老二已把药物配来。

      黑衣怪人仔细检点了一遍,把药物分作两包,一包要两人放火锅中,加水煎煮,他取过另外一包,匆匆朝洞后进去,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才手捧一包练制好的药丸走出,放在地上,打开锅盖一瞧。

      原来这阵工夫,锅中煎药,已成膏状。

      黑衣怪人点点头道:“可以了。”

      贺氏兄弟正待问话,黑衣怪人已朝吊眼塌鼻青年招招手道:“小兄弟,你过来。”

      吊眼塌鼻青年经过一天时间,和黑衣怪人也混熟了,闻言就朝他身前走去。

      黑衣怪人出其不意,一指点了他穴道,迅速扶着他身子,放在地上。

      贺老大道:“你先替他治疗什么?”

      黑衣怪人尖声笑道:“在他神志未清之前,施行易容手术,就可减少许多痛苦。”边说,边从药锅中舀了一勺沸滚成膏的药汁,徐徐朝吊眼塌鼻青年脸上浇去。

      贺老二吃惊道:“朋友你……”

      贺老大暗暗扯了他一下,叫他不可多说。

      黑衣怪人理也没理,口中不住的吹气,边吹边涂,一会工夫,吊眼塌鼻青年睑上,只剩两个鼻孔之外,已涂了厚厚壹层药膏。

      黑衣怪人停下手来,立即闭上眼睛,口中好像在喃喃自语,贺氏兄弟不知他说些什么,却也不敢打扰。

      大家一声不作的过了约有顿饭光景,黑衣怪人突然睁目道:“差不多了,现在可以动手了。”

      伸手撕下吊服塌鼻青年衣襟,揉了几揉,然后轻轻抹去他脸上药膏。

      吊眼塌鼻青年本来生得满脸疙瘩,这时更加浮肿起来,一层肌肤好像经水泡胀了一般,模样使人可怖。

      黑衣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65-955.html - 2018-05-14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九章 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出得雅风楼,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似欲乘风而起,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成功的喜悦了,他三步一摇地拐进了离雅风楼不远的鸿运大赌坊。这里的档次不亚于雅风楼,它是杭州城数一数二的豪华赌坊。  张敬之一边与赌坊的伙计打着招呼,一边登上二楼,径直闯进... - 2018-06-09
  • 第九章 涪陵惊变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双铁鞋制作巧妙,使用便捷,许惊弦穿着它登壁越崖如履平地,毫不费力,不多时便已上得崖顶。  寒风劲凜,吹得山顶上千年不化的积雪纷舞,眺目望去,四周皆是白茫茫一片不见尽头。许惊弦并不急着离开,找了一方大石坐下,任由夹杂着碎雪的冷风拂在发烫... - 2018-06-14
  • 第十章 刺明计划_山河_故事大全
  •   恰好刚到午时,竹杖声与脚步声在三香阁门外停了下来。  一个动听的女声道:“说好了午时赴约,为何三大会主都不现身?”许惊弦只觉得这声音颇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  那个低沉暗哑的声音道:“莺儿莫急,这件事可以问问潜蛟帮的金时翁... - 2018-06-14
  • 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 - 2018-06-12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十章 凋芳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这几日红琴粒米未进,说也奇怪,当初在曝火沙漠中几日不食是那么的难熬,而现在一心求死,却觉得死亡离自己仍是那么遥远。  这些天柯都尽心服侍她,她却不肯原谅他,话也不多说一句,柯都亦只好整日守在帐外,不忍看她那充满着敌视的目光。  红琴对送... - 2018-06-20
  • 第十章 星晨步峻倚丹凤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来这神秘的美丽少女竟然就是摇陵堂中的舞宵庄主林纯!  苏探晴一时呆住,暗骂自己糊涂,本应早就想到洛阳城中能有那么高武功的美丽姑娘当然应与摇陵堂有关,其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也难怪昨晚林纯一见他的身手便认出了他,她身为摇陵堂中重要人物自然... - 2018-06-18
  • 会变的风婆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竹林里住着很多熊猫。  有一只小熊猫在竹林吃完竹子的用纸巾擦擦嘴,随手把纸巾仍到了地上。熊猫妈妈走过来说:“宝贝!不要乱扔垃圾!”  小熊猫不以为然地拍拍吃饱了的肚子说:“不就是一张纸巾吗?风很快就把它带走了。”  熊猫妈妈责怪他说:“... - 2018-06-13
  • 只有一条鳄鱼愿意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绿森林的南边,有一块沼泽地,沼泽地过去,有一条大河,在沼泽地和大河中间,住着一群鳄鱼。  这群鳄鱼,有的年轻,有的年老,有的胖,有的瘦,有的严肃,哦,不对,是所有的都很严肃,除了爱笑的最小的鳄鱼——麻点儿!  每天中午,麻点儿都要到河里... - 2018-06-13
  • 小燕子媛媛迁徒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燕子媛媛和两个弟弟小燕子啸啸小燕子蓓蓓,是在燕子妈妈回到北方的这个小镇上后,在一个小公园里的凉亭里的飞檐上,衔来草棍泥土。然后用唾液粘成很牢固的碗形燕窝,小燕子媛媛和小燕子啸啸小燕子蓓蓓,就是在这个燕窝里出生的。  三个小燕子出生后,... - 2018-06-13
  • 心中有梦的罗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罗克在塔楼顶上  小兔挎着一篮蘑菇经过一座塔楼,这是这一带最高点,在塔楼顶还有一面大钟。看着太阳渐渐变成一个大火球,把天边染得通红,小兔抬头想看看几点钟了,这一看,可把她惊得张大的嘴都合不拢了,塔楼顶上隐约有个身影,那会是谁呢?她用... - 2018-06-13
  • 喜欢听闲话的国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国王喜欢声音,每天都要人陪他说闲话;国王又不喜欢声音,所有的音乐家都被他抓起来关进了监狱,乐器一律没收,歌喉全都封起。  总之,这是个爱听闲话不爱听音乐的国王,他说:“我最讨厌那些钢琴、小提琴、小号、长号、网号的声音……”  音乐家被抓... - 2018-06-13
  • 植物总动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传说中的十二生肖不只是属相,同时还是十二位神仙。他们在天庭各司其职。  太阳神下班回家的时候,牛二叔也离开了梦田。在天庭,牛二叔拥有一片独一无二的土壤,能种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植物。牛二叔管那里叫“梦田”,那也是他这个天庭首席园丁最爱待的地... - 2018-06-13
  • 蚂蚁贝贝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蚂蚁贝贝是蚂蚁妈妈的心肝宝贝,在蚂蚁妈妈众多的子女中,蚂蚁妈妈最痛爱的就是蚂蚁贝贝了。  蚂蚁贝贝长着一对特别漂亮的触须,黑亮黑亮的触须的顶端还长了两个圆圆的小圆球,就像两根接收天线一样,总是不停地摆动着,特逗人喜爱。哥哥姐姐的触须都是... - 2018-06-13
  • 泰迪熊比我更想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已经十五岁了,夏雪菲还是喜欢搂着泰迪熊跟它说心事。  泰迪熊是五岁时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她记得爸爸送给她时说,泰迪熊是专门为了安慰难过的孩子才存在的,假如哪天爸爸离开了,就让它来安慰雪菲。这句话仿佛有什么暗示一样,没过多久,... - 2018-06-13
  • “坏孩子”的操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毕业那年,我应聘到一所私立学校执教,在新学期教职工大会上,当校长宣布由我担任高一 (2) 班班主任兼英语科老师的时候,其他同事皆对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会后,我问同事:“怎么,难道仁慈的校长给初来乍到的我,安排了一... - 2018-06-13
  • 花开无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黄明亮是清河一中初三一班的班主任,这天早自习,他没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监督学生早读,而是急匆匆地赶往校长办公室。  “校长,初三六个班给灾区的捐款不见了!” 黄明亮慌张地说。  “什么?”黄明亮的话音刚落,校长的手就一哆嗦,... - 2018-06-13
  • 癫狂“求婚秀”逼疯美女博士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999朵艳丽玫瑰,新版豪华跑车,铺天盖地的求爱宣言,单膝跪地的求婚男士……宁静的校园突然上演着一幕幕浪漫的求婚秀。然而,爱情童话的女主角不仅没有感觉到丝毫甜蜜,反而痛苦不堪,甚至差一点因此命丧黄泉。这是怎么回事呢?  浪漫示爱,女博士进... - 2018-06-13
  • 沙扬娜拉的手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莫灵灵进来的时候,全班男生的眼光都“唰”地一下,探照灯一样,打在了她的身上。  莫灵灵微笑着,站在讲台上,脸色微微有点红,如一朵清淡的栀子花,淡淡地开放着。她浅浅地一笑,作了自我介绍,然后一鞠躬,抬起头来,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如黑色... - 2018-06-13
  • 从来都是不缺爱的孩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现在是发试卷的时候。当班长安笛把试卷递给罗樱时,罗樱依旧一脸云淡风轻。她从书包里抓出口红,在试卷顶端那个数字——“10”后面,郑重地加了一个零,然后又把口红伸向了嘴唇。  顷刻间,安笛感到一阵急促的心惊肉跳,不是... - 2018-06-13
  • 金色的暴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头很大的熊,它出生在村子附近的山里面。  这天,饥肠辘(lù)辘的大熊在山里走啊走,突然嗅(xiù)到一股味道。那是大熊最喜欢的蜂蜜的味道。它再也坐不住了,顺着味道来到了村子附近。蜂蜜的味道是从有人家住的地方传来的。大熊对人类十分提... - 2018-06-13
  • 春风吹过的岁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那年,是第一学期,上官轩云转学到了我们班。这个小女子不简单,才来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和班上的同学建立起不错的关系。  这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生。她长相甜美,对人友善,甜甜柔柔的话语让人如沐春风。老班也喜欢她,成绩好加上有礼貌,... - 2018-06-13
  • 爱和智慧的魔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从小不被别人看好。因我神情木讷,反应迟钝。  父母常叹气,认为我毫无优点可言。我爸爸为了印证自己的直觉,在我读小学时,常将与我同龄的邻居男孩叫来,我俩小孩站在他面前,他出诸如25加68等于多少的口算题让我们答。题我会做,可要心算很久,... - 2018-06-13
  • 妖精的条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一座灯火通明的木屋蓦(mò)地出现在山里,那是一间妖精开的伞店。一天,一位叫一乔的女孩和朋友们到山中玩,可黄昏时她和大家走散了。月上树梢(shāo)时,一乔发现了亮着灯光的伞店。一位少年站在柜台后面。  “请问,你是来买伞的吗...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