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全盘皆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古桃花源,在武陵山脉之中。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辟出了百亩广场,背山面水,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广约数亩的木台,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太阴教开坛大典”。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之外,左右两亭成品字型有两座观礼台,同样张灯结彩,但只是比地面略高,铺以木板,放了十几排木椅。

      观礼台前面一排,是黄缎披的太师椅,每一张太师椅旁,都有一个茶几,这是“贵宾席”,只有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才有资格。贵宾席后面一排,则是“来宾席”,用红缎披的木椅,是各大门派地位稍次于掌门人的席位。后面十排仅是木椅,没有红披,那是各门各派随从弟子的席位了。

      太阴教开坛大典没设在古桃花源里面,那是不愿外人到他们根本重地的太阴宫去,这样才能保持太阴宫的神秘。

      九月十五日——太阴教开坛大典的正日。

      是日也,秋高气爽,天色晴朗!

      时间还不到午牌时光,桃林间百亩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到处一片交谈寒暄之声,这些来自大江南北的武林人士都是闻风赶来,旨在观光,没有请柬,自然也没有资格坐到观礼台上去了。

      现在各大门派的人也陆续到了!

      最先入场的是少林寺方丈百了大师、罗汉堂主持百忍大师、戒律堂主持百善大师,和八名手持镔铁禅杖、腰佩戒刀的灰衲僧人。这一行人刚一入场,立即有一名身穿宫装的女子,右手高举大红纸上面写着“请”字的木牌前导,领入右首观礼台。

      接着是武当掌教玉虚子、玉灵子二和八名蓝袍佩剑道人、灵运道人、灵光道人和八名身穿青布道袍的道人。

      长白派掌门人雪地神雕张广才和三个门人。

      接着是威镇长江的龙门帮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批了!帮主东海龙王公孙敖陪同崆峒派掌门人万倬云,终南派掌门人终南老人叶南山、峨嵋派掌门人古月道长等人走在前面,稍后是南坛坛主霹雳掌尉迟炯、西坛坛主秃龙万三胜、北坛坛主满天飞花宋伯通、中坛代理坛主罗慕贤、四坛四位副坛主,八名香主和三十六名一身青色劲装的武士。

      稍后是两个身穿黑衣的僧人,同样面如黄腊,骨瘦如柴,这两人很少在江湖上走动,是以认识他们的人也不多,但这两人却是从五台山铁佛寺来的大颠、大顽。五台山铁佛寺,在武林中名头不在少林寺之下。

      这一批人,全由宫装女子领入右首的观礼台,现在已经依次坐下,几名宫装女子正忙着沏上茶水。

      站在广场上的武林人士心中不禁纳罕,九大门派和龙门帮的人都被延入右首观礼台,那么在左首观礼台,不知又会是何方神圣?但这一问题,立即就有了答案!

      看,不是正有一行人鱼贯进入左首观礼台去了吗?走在最前的是一个头戴道帽,身穿灰布道袍的道人,他,正是太阴宫总护法冒充洪山道士的天山一魔,但除了少数人知道他是天山一魔之外,大家仍然把他当作托塔天王王公直哩!

      因此广场上江湖群雄看到洪山道士,立即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有人低声说着:“看,他就是自称洪山道士的托塔天王王大侠,如今担任了太阴教的总护法!”

      紧随洪山道士身后的是一双青年男女,男的身穿青衫,腰悬长剑,生得玉面朱唇、剑眉星目、丰神朗逸。女的身穿紫色衣裙,生得柳眉杏眼,瑶鼻樱唇,娇柔清丽,真是天生一对!

      他们就是因母亲被桃花女劫持,跟随洪山道士前来的南振岳和艾如瑗!(叶蕴如假扮的)艾如瑗是太阴宫主桃花女门下的五弟子,她逃出太阴宫,即是背师叛教,还是总护法洪山道士向宫主一力承担,让她和南振岳一起担任自己助理,当然也可能已被迷失了神志。

      南振岳艾如瑗后面,是一个身穿古铜团花缎袍的白胖老人,他是副总护法琴魔杨天随,神色显得有些木然,他身后还跟着一批人,计有少林闯尊者、武当玉真子、衡山神猿剑客纪啸天、峨嵋八臂苍猿陆东干、崆峒佟飞虹、枯竹老人、还有三十几名老少不等的人,在场群雄有识有不识,但都是近几年来在江湖上失踪的各地知名之士。

      这一批人进入左首观礼台之后,接着第二批人也入场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满头白发,圆腮尖嘴的瘦小黑衣老妪,你莫看她个子瘦小,虽在大白天太阳普照之下,她一双眼神绿光如电,森寒得慑人!

      她正是凶名久着,连九大门派都招惹不起的黑风婆,太阴宫首席副总护法。身后是一个秀发披肩,面目姣好的黄衣少女,她是太阴宫主门下的二弟子易如冰,她如今是太阴宫对外发号施令的五福堂的主持人。(五福堂本来由大弟子宫如玉主持的,宫如玉叛离之后,才由易如冰接任)接着是派驻在五福堂的申公豹、(目光阴隼的黑袍老者)火千里、(瘦小绿衣老叟)(这两人业已伏诛,那自然是由人顶替的了)最后是五福堂的一干护法,(五福堂护法虽然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一方雄主,但和逍遥宫的护法相比,地位就差得多了)约有三四十人之多。

      接着是由两个浑身长着茸茸黑毛,腰围豹皮的赤膊大汉抬着的一乘藤兜,上面端坐一个白脸黄髭,四十出头的人,只见他头戴玉冠,脚登玉屐,身穿一件半长不长金光闪闪的锦袍,正是名震武林,现任太阴宫副总护法的千毒谷主司无忌。

      藤兜后面紧跟着他门下徭山五毒,他们一身衣服上都有着鲜明标记,胸前绣一条金色蜈蚣的是五毒之首金蜈蚣常今人、胸绣白蟾蜍的是老二玉蟾蜍柳乘风、绣赤火练的是老三独角赤练任长苗、绣黑蜘蛛的是老四飞天蜘蛛姜得功、另一个身材苗条的黑衣女子,胸前用白线描空绣了一只蝎子,是老五黑寡妇步多娇。(黑寡妇是苗疆毒蝎子的名字,人家步姑娘可是娇滴滴的黄花大闺女)这些人相继进入左首观礼台落坐之后,正面高台上也开始有了动静!

      台上,靠北首是一片黄绫帷幕,中间放一张虎皮交椅。

      前面是一张横案,案上是一对白银烛台,中间放一只古铜香炉,这是太阴教成立大典中祷告天地用的。

      现在台上俏生生走出两名身穿鹅黄衣裙,长发披肩,腰佩长剑的女子,她们一张娇靥上,今天似是经过刻意修饰,蛾眉淡扫,薄粉轻施,绛唇轻点,更显得美艳如花,娇丽动人:她们正是太阴宫主桃花女成碧君门下三弟子任如川,四弟子杜如兰,两人走到高台左右两边,便自站停下来。只要看她们鼓腾腾的胸脯,左边各自别了一条大红金字的绸签,就可知道两人的职司应该是“赞礼”了。(赞礼即是司仪)大家都可以想得到,两名赞礼的人已经各自就位,大典自然也即将开始了!

      时间渐渐接近正午!

      三弟子任如川身子一挺,面向台前,娇声呖呖的道:“太阴教开坛大典,典礼开始!”

      亏她一个年轻姑娘家,这两句话居然以内力送出,全场清晰可闻!

      于是台前数以千计的人立刻爆响起一阵如雷掌声!

      任如川也在此时转身向里静待,掌声一落,才躬下身去,续道:“恭请教主莅临,主持大典。”

      话声甫落,只见从黄幔左右同时走出八名身穿宫装的少女,每人各自手捧太阴旗、古剑\玉笱\如意\金铃\令箭和黄绫包的金印,目不斜视,款步而行,然后在太师椅两旁分雁翅般站定。

      随后走出来的是一个道装女子,只见她头绾道髻,斜簪一支白玉如意发髻正中缀一颗算盘子大小的黑珍珠,老远望去宝光绸蕴!

      这道装女子生得柳眉凤目,脸如芙蓉,看去不过四十许人,妖艳无匹,只是两只水汪汪的桃花眼中,眨动之际,神光有如冷电,俏中带煞!

      她当然就是今日这场大典中的主儿——太阴宫主桃花女成碧君了!

      四弟子杜如兰就在八名宫女款步走出之际,娇声叫道:“鸣炮!奏乐!”

      本来嘛!在“教主”堪堪出场之际,一面鸣起隆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37-943.html - 2018-03-07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三十七章 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走出房门,回到甬道上,甬道中黝黑如墨,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  徐少华目能夜视,早已看到左首壁间,也有一道木门,这就说道:  “你随我来。”接着低哦道。  “对了,待回柳姐姐如果也被牛筋捆绑着,就要你替她解了。”  蓝如凤... - 2018-03-17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道常无为而无不为①。候王若能守之②,万物将自化③。化而欲作④,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⑤,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⑥。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⑦。[译文]道永远是顺任自然而无所作为的,却又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它所作为的。侯王如果能按照“道”的原则... - 2018-03-02
  • 第三十七章 易钗而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冷哼道:“这手段卑鄙的很。”  小燕道:“那知薛少侠根本没有负伤,当天晚上,就和张果夫两人一起逃了出去,临走还打了宫主一箫。”  范殊用手掩口,打了个呵欠,问道:“后来呢?”  小燕笑道:“后来没有了,从此江湖上再也找不到薛少侠和张... - 2018-03-11
  • 第三十七章 室中一把高背太师椅上端坐着姬七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室中一把高背太师椅上,端坐着姬七姑,看到盛锦花走人,鸩脸上绽起一丝笑意,说道:  “锦花,你是不是得到消息了?”  盛锦花赶忙走上几步,跪了下去道:“侄孙媳叩见姑太婆……”  “起来、起来。”姬七姑道:“有话起来再说。”  盛锦花站起身... - 2018-05-04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乾坤一击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他藉口各展所长,其实他先就占了兵器对徒手的便宜,何况还另存机心。  乾坤手陆凤翔点头道:“好,咱们一言为定,老朽但等郝朋友指教。”  郝飞烟消魂扇手一划,倏地展开,口中尖笑一声:“不敢当得指教两字,兄弟有僭!”  话才出口,呼的一扇,照... - 2018-05-30
  • 第三十七章 独窥剑壁影成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暗想瞧她神色,似乎不假,但自己明明受不住她第三发琴音,何以会说自己没输?心念转动,不由问道:“夫人说在下输得太冤,在下愿闻高论。”  罗髻夫人道:“老身三声琴音,虽非一般武林中人,所能承受,但少侠内功,似极深厚,既能承当... - 2018-05-08
  • 第三十七章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举世瞩目的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终于拉开了帷幕,考虑到大赛是在大街上举行,考虑到烈日炎炎和处美人的娇嫩皮肤,组委会决定初赛安排在下午和黄昏之间进行。这是我们刘镇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一个下午,三千个处美人全部穿着三点式比基尼,高矮胖瘦美丑不一的... - 2018-02-05
  • 第三十七章 险境艳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楼一怪武功虽高,胸无城府,他给两个小姑娘一吹一唱,说得心花怒放,喜道:“对!  对!毁了他毒冰轮才对,咳!怎么我老楼会想不到?”  说到这里,果然眼珠一转,蒲扇般手掌向王屋散人一摊,道:“来,小辈,你把毒冰轮拿来,让老楼毁了,免得大家噜... - 2018-04-27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山顶奇遇_引剑珠
  •   万剑会主道:“那么令堂呢?你知道她在那里?”  韦宗方道:“不知道,所以我必须先找到叔叔。”  万剑会主沉吟道:“这就难了,你不知道令叔是谁?又到那里去找呢?”  韦宗方低头道:“我总觉得叔叔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万剑会主突然举目四顾... - 2017-12-30
  • 第三十七章 暗箭难防_彩虹剑
  •   假山洞中,是一条狭仄的走廊,山石叠得玲珑剔透,有足够的天光射入,中间是一间暖阁。  万飞琼从身边取出钥匙,打开铁锁,推开两扇米红木门,里面是一间相当宽敞的客堂,中间放一张八仙桌,围着桌子,是八把椅子,上首靠壁处是一张长条桌,放着几件镜瓶... - 2017-12-25
  • 第三十七章 飞龙遇飞风_珍珠令
  •   水轻盈听得一怔道:“凌夫人之意,那是要和我动手了?”铁氏夫人冷然道:“今日之局,如箭在弦,大概除了动手,已别无选择了吧?”  水轻盈点头道:“好吧!”铁氏夫人道:“水总监用兵刃还是……”  荣敬宗看他们就要动手,不觉呵呵一笑道:“夫人且... - 2017-12-24
  • 第三十七章 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_东风传奇
  •   中午时分,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  荆溪生特别在对面鸿运楼设宴,招待四位姑娘,席间,徐副总管拍胸脯保证,只要陇山庄派出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谷飞云母子,要四位姑娘不妨去陇山庄小住。  荆溪生也在旁怂恿。说自己和掌门人都在陇山庄议事,陇西一... - 2017-12-18
  • 第三十七章 落悬崔燕雁奇遇 尼庵中耕心受创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如今燕雁被逼到了壁下,巳无路可退,而江荪又狠狠地攻击不已,她一挫身跃到那黑洞口处。此处还比较高些,也不过距地面一丈二三而已。  江荪道:“你能钻进那个洞永远不出来吗?”  燕雁不出声,反正是死,也许掉到黑洞去也比落入江荪手中好些。  她... - 2017-12-31
  • 第三十七章 铁肩道人对这华山双剑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同是一套“华山剑法”,一个轻灵如云,一个迅猛如雷,但两人剑上,都有数十年火候,造诣之深,各具功力,成就也就各异其趣!  铁肩道人对这华山双剑,却也不敢掉以轻心,长剑不住的随手在身前挥动,拒挡两人的剑势,人在剑光中期身疾进,呼的一剑朝谢三... - 2018-01-06
  • 第三十七章 贺破奴握紧长锤发出一声狂喝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啊!贺破奴握紧几乎脱手飞去的长锤,发出一声狂喝。他在惊跃的马上盯着那高伟污蔽之人,血水从那人右眼中淌下,将一缕头发紧紧地黏在他面孔上,然后又从发梢一滴一滴地,落在他手中所执的刀刃上。那刀是毓军中寻常兵丁配制的环首刀,然而此时烂灿透彻,仿... - 2018-07-16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今夜没有亮晶晶的星星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今夜,没有月色,也没有亮晶晶的星星!  整个大地,就像笼罩在一层黑色篷帐之下。  月黑风高,本来是夜行人出动最好的时候;但夜行人大多都练过夜行眼,就是藉着星月之光,可以看得清四周事物,月黑风高之夜就没有星月可以借助,夜行人也看不清楚了。... - 2018-01-12
  • 第三十七章 证盟大典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北固亭前,崆峒三妖看得面无人色,莫说岳盟主夫妇双剑合壁,威力之强,无与伦比。  就是齐天宸、石驼子等人,自己三人也一个招惹不起。  卓真人微微叹息一声道:“看来武林盟大有能者,不可为敌,不如回转崆峒,从此不用在江湖上走动了。”  郎真人... - 2018-01-09
  • 第三十七章 幻影龙形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和红衣老者数十年兄弟,自然心意相通,你攻我拆,你封我攻,虽然配合精妙,却依然被盛世豪一支长剑逼得只好围着他绕场疾走,纵使拼了老命,还是渐渐落了下风!  只要给盛世豪找到一丝空隙,左手再让他击出“玄灵摧心掌”,只怕就无法抵挡了! ... - 2018-02-03
  • 第三十七章 千里追踪隔室囚红线 两番说亲限时下迷香_纵鹤擒龙
  •   “咭”!凤儿得意的笑了一声道:“你还识货!”  白衣文土好像十分怀疑,问道:“你从那里来的?”  凤儿这会可神气了,她猜想他一定怕“五殃针”。撇着嘴道:“这个你可管不着!”  白衣文士依旧恢复了笑容,点头道:“你只要说出来,我就让你去。... - 2017-12-28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三十六章 僵尸借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们全赖前面那个道士领路,亦步亦趋。  南振岳背着身子,面向车篷,他一只手还和叶蕴如玉手紧紧的互握着,他可以感觉到叶蕴如的身子,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荒林,黑夜,遇上一列毫无生气,又能举步行走的活僵尸,谁都难免不油生怖意,毛骨悚然!  ... - 2018-03-07
  • 第七章 十二煞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笑声中,一个颀长人影,潇洒的走了过来。  祝琪芬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冷冷的道:“你来作甚?”  假石中英含笑道:“我是特地来看看妹子的。”说道已经走到祝淇芬面前,嘻皮笑脸的往草地上坐了下去。  祝淇芬左手一收,身子坐正,冷峻的道:“谢谢... - 2018-11-29
  • 第三十五章 南中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那老人道:“不一样。”  南振岳道:“你们应桃花女之邀,又冲着南某而来,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老人道:“自然不一样,老朽等人应邀观礼,和小友是两回事。”  南振岳冷笑道:“桃花妖女,暗施毒手,伤我母亲于前,又阴谋劫持于后,她自己不敢... - 2018-03-06
  • 第三十四章 伏牛双凶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眼雕姜公纪瞧瞧天色,拱手道:“老师太,时间不早,老朽就要告辞了!”  病师太道:“姜堂主只管请便。”  金眼雕又朝南振岳、叶蕴如两人说了声“珍重”,便自大踏步朝门外走去。  病师太道:“南少侠、叶姑娘一夜未睡,快去休息吧。”  说话之... - 2018-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