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昏暗,一个柔弱的女子无力躺在床上,瞑目如死。云襄见她锦被半遮亵衣,本待退出,但心中的关切超过了礼教大防,他缓缓来到床前,默默打量着熟睡中的对手,只见她脸颊上那道伤疤虽然狰狞丑陋,但她另一边脸却是那般英俊秀美。现在她的脸色白皙如纸,几天不见,竟消瘦如斯!

      虽然她清醒的时候是那般刚毅坚强,但此刻的她是那样柔弱无助。云襄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他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轻轻为她掖好被子,正欲悄然退出,却被她项下那个项坠吸引住了目光,他呆呆地望着那个熟悉的项坠,感到冥冥中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主宰着自己的命运。

      那是一颗生有“心”字的雨花石!那是他曾经失落的雨花石!

      心中突然的悸动将舒亚男从睡梦中惊醒,一睁眼就发现一个人正在床前俯视自己,她一惊,慌忙拉过被子遮住胸膛,失声惊问:“什么人?”

      云襄连忙退开两步:“舒姑娘,是我,云襄。”

      “你怎么进来的?明珠呢?”舒亚男心中稍安,不知为何,一听到云襄的名字,她心中的害怕立刻消失无踪。她至今无法将眼前的对手,与传说中那个作恶多端的千门公子襄联系起来。

      “是明珠带我来的,”云襄连忙道,“听说你病了,所以来看看你。”

      “来看我的笑话?”舒亚男一声冷笑,勉力想表现得坚强一些,但虚弱的身子却一点儿不争气,稍一激动就喘息不止。

      云襄轻轻叹了口气:“这两件东西对你来说真有那么重要?或者说输赢真有那么重要?”

      舒亚男无言以对,其实她并不是伤心夺不到那两件东西,就无法恢复容貌,而是生气被人彻底击败,却还不知败在哪里。尤其对方巧妙夺去自己的东西,还留书羞辱嘲笑,更让她气愤难平,加上先前被柳公权当场抓获的紧张,所以才突然晕倒。望着面前这从未认真对待过的强大对手,她不知道应该感激还是该仇恨。是他夺走了自己费尽心机才弄到的东西,但也正是他暗中插手,才使自己免于被柳公权当场抓获。她恨恨地盯着床前这文弱的书生:“你别得意,我从哪里跌倒,还会从哪里爬起来。现在你马上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云襄点点头:“你好好养病,争取尽快好起来。我希望你是个顽强的对手。”说完他转身出门,再没有回头。

      我要尽快好起来!我一定要好起来!舒亚男在心鼓励着自己,掀开被子挣扎着下床。突然,床头有个陌生的包裹吸引了她的目光,她匆匆打开一看,赫然就是《易筋经》和十八颗舍利子。

      空旷无人的长街上,金彪追着云襄不住在问:“你就这样将那两件东西给了那个女人?你就这样将五万两银子拱手送人?五万两啊!”见云襄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金彪气得满脸通红,“疯了,你他妈简直是疯了。咱们费尽心机才得到的东西,你就这样随随便便给了别人,这究竟是为啥?你要不说清楚,老子跟你没完!”

      “因为,舒姑娘比我们更需要那两样东西。”云襄停下脚步,一脸歉然地转向金彪,“阿彪,原谅我这一次,以后再有这种事,我一定先跟你商量。”

      金彪直愣愣瞪着一脸坦然的云襄,眼里的怒火慢慢平息下来,他无奈一声长叹,伸手挽起云襄道:“他妈的,不原谅你还能怎么着?”停了停,他又有些担忧地问,“莫爷那里,咱们怎么交代?”

      云襄笑道:“莫爷的人早早就离开了少林,没人知道咱们曾经夺得过《易筋经》和舍利子。”金彪恍然点点头,跟着又心有不甘地嘟囔道:“五万两啊,就这样没了。我要是你爹,非打死你这败家子不可!”

      少林丢了《易筋经》和达摩舍利子的消息,很快就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人们奔走相告,纷纷加入到搜寻《易筋经》和达摩舍利子的行动中。

      江湖上虽然掀起巨大波澜,少林却一如既往地平静。和尚们每天依旧开门迎客,各做各的功课。这天,一个外表富态的青衫老者在寺中上完香后,对领路的知客僧道:“大师,请替老夫引见一下圆通方丈。”

      知客僧不冷不热地回道:“圆通方丈不是谁都能见的,施主见谅。”

      老者从怀中掏出一只锦盒递过来:“麻烦师父将这个盒子交给圆通方丈,他一定会见老夫。”

      知客僧将信将疑地接过锦盒,看在老者捐了不少香火钱的面上,他不好拒绝,只得拿着锦盒出门。不过他不敢去找方丈,只好将锦盒交给了达摩堂首座圆泰,并将那老者的请求也转告了对方。圆泰心不在焉地听着知客僧的禀报,不以为意地打开锦盒,只看了一眼就面色大变,连忙问:“这人在哪里?”

      知客僧忙道:“就在大雄宝殿!”

      “你一定要稳住他,我立刻去见方丈。”圆泰说着就急奔后面的云房。当圆通方丈看到锦盒中的东西时,急忙道:“快请他进来。”

      青衫老者很快就被领到方丈的禅房,不等他坐定,圆通立刻拿出锦盒中的东西,两颗舍利子和一张《易筋经》的封面,连忙问:“施主这是什么意思?”

      青衫老者微微一笑:“剩下那十六颗舍利子和《易筋经》,此刻就在我家主人手上。一口价,一百万两。”

      “什么?”圆通以为自己听错了。只见青衫老者若无其事地补充道:“一百万两通宝钱庄的银票,一个月之内筹齐,少一文都免谈。”

      不等圆通开口,圆泰已握拳怒视那老者,正想动手,却被圆通挥手阻止。打量着泰然自若的老者,圆通一脸难色:“一百万两银子,完全超出了少林的承受能力,就算将整个少林变卖都不够。能不能……”

      “那是你的事情。”老者挥手打断了圆通,“这是敲诈,不是谈生意,没有什么价钱可讲。老朽今日前来,就听你一句话,行还是不行?”

      圆通犹豫片刻,艰难地点了点头:“行!”

      老者呵呵一笑:“果然不愧是少林掌门!”说着他起身来到房门口,从袖中掏出一只信鸽望空一扔,然后回头对圆通笑道,“这一个月老朽就留在寺中为质,等我家主人收到银子再走。你放心,我家主人收到信鸽,自会妥善保管贵寺圣物,决不再另找买家。”

      知客僧将老者领去客房后,圆泰不由对圆通竖起拇指:“还是掌门师兄高明,先稳住他,再想法追查幕后主使和圣物的下落。”

      圆通摇头苦笑道:“你看那老者的气度,行事的从容,显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如何追查?我敢肯定他身怀剧毒,只要咱们想从他身上追查线索,他定会果断自杀。就算他不死,咱们从他身上也不会得到任何线索。他的主人定是千门枭雄,早已考虑好方方面面,岂会将圣物下落告诉他,再将他送到少林来?”

      圆泰一呆:“那咱们怎么办?”

      “付钱!”圆通苦笑道,“除此之外,还有何办法?”

      “咱们哪有那么多钱?”圆泰急道,“就算把少林整个卖了,也凑不齐一百万两啊!”

      “凑不起也得凑!”圆通断然道,“卖庙产,卖田地,向武林同道求借,向善男信女募捐,变卖少林秘笈,让弟子外出化缘……总之要想尽一切办法,凑齐这笔银子!”见圆泰很不理解,圆通叹息道,“咱们若不全力筹集这笔银子,江湖上会说咱们少林爱庙产爱钱财,胜过爱祖师的秘笈和圣舍利,以后少林还如何在江湖立足?只要咱们尽了全力,就算筹不齐这笔银子,江湖同道对少林也会更加敬重。”

      圆泰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掌门师兄果然有理,师弟这就去办!”

      少林被敲诈一百万两银子的消息,在江湖上掀起了更大的波澜。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369-968.html - 2018-06-10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二十二章 夜入石母岭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道:  “裴兄弟,你们都回来了?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 - 2018-06-02
  • 第二十一章 少林寺依旧灯火通明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少林寺却依旧灯火通明。柳公权指挥少林僧众和王府侍卫,仔细搜查了每一个宾客和寺中所有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易筋经》和舍利子。望着那女贼若无其事地与明珠郡主说笑,柳公权的神情就如同看到十拿九稳的猎物从自己爪下巧妙逃脱的猎犬... - 2018-06-10
  • 第二十章 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地契  扬州羽仙楼一间僻静的茶室内,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气急败坏地质问垂头抽头旱烟的柳公权:“观音庵中,你为何不出手拿人?另跟你说你没发现目标,有个姑子从乳母手中抱走了孩子,直到最后关头才突然收手。以你的老到,不可能没看出那姑子是... - 2018-06-08
  • 第二十一章 南宫豪也赶到了金陵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就在云襄离开金陵去扬州的第二天,南宫豪也依照云襄信中的指点赶到了金陵。在金陵一家偏僻的客栈一怀们容貌秀美的年轻公子见过面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杭州。全然不知柳公权与南宫放,一直像两头猎犬一般悄悄地尾随着他。  “他去杭州干什么?”南宫放... - 2018-06-08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花花公子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那黑衣童子敢情并未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一下窜上突岩,就朝亭后大石壁走去。  任云秋本待叫住他逼问红发老怪的住处?但现在看他奔上石崖来,这里又并无房舍,他来做什么呢?心念一动,立即停下脚步,朝身后两人打了手势,就迅速的隘入暗处。  就在这一... - 2018-01-06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求灵药误上灵山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等他们走出十丈来远,才悄悄的跟了上去。这师兄弟二人敢情认为这片树叶真是他们师父发的警告,因此一路上只顾提气奔行,谁也不敢再出声说话,也没回过头来朝身后看上一眼。  其实纵使他们回过头来,以程明山的轻功,他们也休想看得到他。  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二章 起舞莲花剑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突听两人之间,响起了“啪”的一声,紧接着有人闷哼出声,两条人影就倏然分开。  性通双手合十,说了句:“小僧得罪了。”  飞天豹子佟禄山一张豹头环眼的黑脸,胀得色若猪肝,他左手紧紧按着右肩,咬牙切齿,强忍着疼痛,哼了一声,敢情他右肩骨已被... - 2018-01-25
  • 第二十二章 急转直下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铁扇相公文紫宸见邛崃怪叟说出自己来历,不禁阴笑道:“庞大侠好说,咱们既然遇上了,区区就送个人情,替你招魂罢!”  他说话之时,一派斯文,但话声才落,人已向前一纵身,双掌闪电平推而去,一股极强大的潜力,直向邛崃怪叟胸前逼去!... - 2018-05-29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
  • 第二十二章 商道即人道_商道_故事大全
  •   消息很快又传遍了义州城,这次大家都说林尚沃第三次被那个二流子给蒙了。但10天以后,那个黄海道人回来了,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离开时空空的10辆牛车回来时已装满了人参,并且都是质量上乘的六年根参。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次轮到林尚沃大吃一... - 2018-01-12
  • 第二十二章 天山双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突然,青衫神叟睁开了双目,看也不看玉面煞神,将玉盘端放在膝前,以盘中双筷之一,将食物莱蔬分作两半,吃了起来,食毕将玉盘向原处一放,依然闭目跃坐如故。  玉面煞神不禁气结,怒声说道:“老二,你总不能不让我吃东西吧!”  青衫神叟依然毫不理... - 2018-05-27
  • 第二十二章 地道追凶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莫延年大吼一声,奋起全力,第三拳正待出手!  柳青青急叫道:“莫大侠请住手,你若是把这堵墙震塌了,这一段地道,就会自动崩溃,里面两人就再也出不来了。”  莫延年道:“老夫忘了姑娘精通地道机关,那就有劳姑娘,快快打开这道石门。”  柳青青... - 2018-01-06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十二章 蟾蜍施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种带着寒风的独门暗器,不但江青岚还是第一次碰上,就是中原武林,恐怕也无人知道详情。江青岚惊怒之余,身子在空中一个回翔,飘身落地。左手轻弹,三粒金丸,也已先后飞出,向红衣少女要穴上打去,口中怒声喝道:“小生和你无怨无仇,何故骤下毒手?”... - 2018-04-26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十二章 长途多变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托塔天王王公直哈哈一笑,抱拳作了个环揖,道:“诸位道兄,都是老朽久闻大名的人,今日能在此地遇上,倒是省了老朽许多力气。”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道:“数日之前,诸位道兄由湘西一路追踪而来,老朽适因另有一件急事,当时无暇和诸位说明,不料... - 2018-02-28
  • 第二十二章 何香云也想看看那位老他长传了他什么神奇剑法_护花剑_故
  •   何香云眼看丁仲谋只要丁少秋一人出手,心中也想看看那位老他长传了他什么神奇剑法,是以并未开口。  闻九章听丁仲谋只要丁少秋一人出手,他方才虽看到丁少秋的身手不凡,但不相信对方一个弱冠少年能胜过华山派两个门人,闻言嘿然道:“汝贤、汝清,你们... - 2018-05-03
  • 第二十二章 欧阳生久经大敌迅快刹住身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欧阳生久经大敌,没待对方扑到,迅快刹住身形,右手大袖业已朝前挥起,左手直竖,相继朝上拍去。  两人动作如电,但听“蓬”“蓬”两声大响,两丈方圆旋风迸发,砂飞石走,声势惊人,再看两人似乎功力悉敌,欧阳生站桩不动,对方也翩然落到地上,那是一... - 2018-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