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夫妻絮语论功说名 棠儿兴起理财立规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岳钟麒的故事已经讲完,傅恒还浸沉在那惨烈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双手抱着已经凉透了的茶碗凝视着屋角沉吟。许久许久,他才惊醒过来,自失地一笑,说道:“太惊心动魄了!后来呢?”“后来的事六爷都知道了,”岳钟麒起身为傅恒续了一杯热茶,叹道,“后来就是和通泊一战失利,我被剥去爵位官职到京听勘,再也没有回四川。我为主将,丧师辱国劳民伤财罪无可逭。主上不处死我,已经是天大的恩惠,本不应再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想,如今毕竟年事不高,还该再为主子出一把子气力,能够稍赎前愆,不至于终身遗恨,六爷乃当今天子近臣,若能将我这一点心思禀奏主子,岳某就不枉了今天促膝交谈的一番苦心了!”说罢便打了一揖。

      “你想重新带兵,出征大小金川?”傅恒怔了一下问道。

      岳钟麒苦笑了一下,“能做大军一个幕僚,略尽绵薄之力,于愿已足!”

      傅恒听得怦然心动。庆复在上下瞻对冒功昧败的事,虽然没有坐实,但看他不敢撤兵的作为,班滚未死的消息也就八九不离十是真的了。讷亲这几日难保也想以军机大臣的身份领兵金川,立功于疆场!这份差使和黑查山之役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果自己能把这差使弄到手,请这位老将随军参议,那还不是十拿十稳的大功一件!他想着,兴奋得竟不自禁跃起身来,猛地又寻思,万一讷亲也这么想,可怎么好?因见岳钟麒用诧异的目光看自己,忙定住了神,说道:“你不要尽往窄处想,当今英明,怎会将你大材小用?我在主子跟前侍候,有什么不知道的?主子心中还是器重你的。张广泗在苗疆新胜,甚得主子宠信,无论将来主帅是谁,总还得倚重张广泗。张广泗这人我有过交往,只要不肯当他的奴才,谁也与他合不来。你急于出去,在他们那里当个僚属,那才叫祸不可测呢!东美,今晚你若不倾出这些肺腑之言,我也不会这样交心。大小金川之役打下来,主上还要效法圣祖亲征天山呢!出兵放马的机会多得很!我傅恒不是小人,到时候一定替你说公道,不会叫你一直受冤屈……”说话间隐隐听得拱辰台方向传来三声沉闷的午炮,傅恒掏出怀中金表看了看,笑道:“今儿晚了,明日一早我还要面圣。你有空也到我府里走动走动。再过三天,我的儿子就满百日,要办汤饼会,你就是我要请的头一个客人了——回头补帖子给你,好么?”

      “六爷这话叫我感动。”岳钟麒见他起身告辞,也忙起身笑道:“六爷文武兼备,天姿聪颖,别说黑查山一战打得漂亮,就是没有这一仗,也令人佩服。您在江南钦差任上整顿军政的条陈,我都拜读了。您是堂堂国戚,我若没来由地老往府上跑,岂不令人疑心?凡事都讲个缘分,如今缘分到了,自然又当别论。令公子佳辰,我一定要去的!”

      傅恒见院中十分萧条,笑道,“你在京竟然没带个女人在身边侍候!明儿从我府里挑几个送过来。”岳钟麒摇头笑道:“六爷千万别这么做!我还是个带罪之身嘛!家里女眷都留在成都老宅里照顾我母亲了。我身边的这些人都是跟了我几十年的老亲兵,轮流着来侍候我的,诸事都照料得来——”他指着在门口一个挑灯仁立的老军叹道,“你看,他不起眼呢!他可是赏着二品顶戴的参将呢!”说着,已送傅恒出了大门。傅恒在昏黄的灯影下向岳钟麒一揖,说道:“与君一夕语,胜读十年书。改日再会!”

      岳钟麒在阶下看着渐渐远去的车轿灯火,一时感念傅恒身居高位不骄不矜,又羡他少年得意,不足三十岁便入阁拜相,又期盼他能在呈帝跟前替自己说项,早日从这半囚半禁的环境里解脱出来,一时又担心人言可畏,说自己巴结这位正牌子“国舅”,走傍门左道……一时竟胡思乱想,没完没了。

      傅恒回到府中已交丑时初刻。门政上小王头在府前背着手踱来踱去,见大轿落下,忙几步颠过来替傅恒掀轿帘子,扶着傅恒出轿,笑着埋怨道:“我的老爷,这早晚才回来!方才我老爹又把我叫进去,训斥了一顿。”傅恒见合府人都没睡,便问:“有谁来过么,怎么都个睡呢?”

      “戌正时分讷亲大人来过,”小王头边走边说,“他没说什么事,奴才们自然也不敢问。养心殿里的王义公公吃过晚饭照例送来了皇上批过的奏章,奴才放在老爷的书房里。倒是留着王公公说了几句话,说万岁爷不知为什么事不高兴,还说今儿皇上接见了个高鼻子、蓝眼睛、黄头发的西洋人。还有,勒老爷勒敏也来拜,说曹雪芹曹相公从南边回来,送来了几章新写的《石头记》,用红绸子包着,珍重得不得了,奴才接了也放在爷的书房里,其余还有十几家至亲,大后日就是我们小少爷抓周儿的好日子,他们来送礼,因为少爷还没起名字,说等有了名字再补礼帖……”他略顿了一下,又道:“前半夜时分有几个偷睡懒觉的我也没在意,还是我们老爷子挨屋去查,抡着拐棍都打了起来。还说,我们至不济也不能叫张老相爷家人比了下去!”说着已到二门首,管家老王头精神矍铄,从里头迎了出来,傅恒对他笑道:“你七十岁的人了,也该早点歇息了。我看不必每个人都这么熬,分出一拨来白天睡觉夜间侍候就是了。”

      “是!”老王头却不似儿子多话,躬身应道,“明儿就照爷的吩咐办。”

      傅恒因听见上房里孩子呛奶的哭声,便走了进来。见几个奶妈子在摇床旁边忙活着换尿片子,傅恒才知道不但呛了奶,也尿了床,不禁一笑。夫人棠儿半躺在炕上假寐,见丈夫回来,偏身坐了起来,掠了掠鬓发,说道:“这早晚才回来?就是不体恤自家,也该想想别人,老相国也七十多岁的人了。当场出个差错,上上下下都不好看——那吊子上给老爷留的参汤端过来!不是我说你们,三四个奶妈子连个小娃儿也照料不好,真不知你们怎么当的差使!——孩子给我!”数落得几个仆妇红着脸一声不吭,讪讪地把孩子送给棠儿,忙着给傅恒倒洗脚水,端参汤。傅恒呷了一口参汤就放在一旁,笑道:“孩子嘛,哭两声打的什么紧?你如今也学会老婆婆舌头,絮叨起没个完!我今个是奉旨去了岳钟麒那里,安慰他一下顺便请教军事,听了一个十分动人的故事儿!”因见案上放着两个红布包儿,又问道:“这是谁送来的,什么东西?”

      “那大包儿是勒三爷带来的,里头有几章《红楼梦》。”棠儿抿嘴儿笑道,“勒敏去了一趟怡亲王府,弘皎王爷还没看,知道你喜爱这书,先紧着给你看,就送过来了。里头还有芳卿给孩子绣的荷包儿,还特意给你做了一双千层底的鞋!——你可要仔细爱惜着穿了!那小一包儿,是高恒从山东托人带来的,我没问,也懒得看,谁晓得什么东西!”

      傅恒听了一笑,高恒在棠儿跟前献殷勤,还是棠儿告诉他的,他拆开包儿看,却是二斤左右上好的阿胶,便推给棠儿道,“官不打送礼的,何况咱们和他还算亲戚?他没安好心,你心里防备点儿就是,先就自己失惊打怪地说三道四——阿胶还是好东西,既送来了就收住罢了。”棠儿道:“我不稀罕他的东西,好恶心人的样儿!既是好东西,你自收起来,如再出去带兵,说不定会遇着个比娟娟还好的,你们再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亲热一番,这阿胶岂不更有用处?”说罢一啐,竟自用手帕拭泪。傅恒见四处无人,忙过来把她揽在怀里,抚着她头发轻声说道:“我就爱见的撒娇使小性儿的模样。我也知道你寂寞,像眼前这样亲近的机会都难得。这里头有个分说:我是满洲人,又是正宫娘娘的嫡亲弟弟。这个身份本来就容易招人说长道短,一个‘国舅爷’,差使办好了人家说你有内助,差使办砸了人家说你有内助还办不好差,横的竖的不成模样。何况我年纪轻轻就做了这么大的官。从古至今能有多少呢?自不努力,不是辜负了天恩祖德么?说句那个话,我要是天天陪着你,如今不过仍是个吃闲饭的散秩大臣国舅爷,那种日子很有意思么?”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2104-994.html - 2019-01-09
  • 第八章 行酒令曹雪芹展才 念旧情乾隆帝夜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众人看那银子,是两个头号直隶京锭,蜂窝细边上带着银霜,每个足有二十两,青莹莹的,在夕阳照射下放着诱人的异彩。傅恒出手这么阔绰,众人立时又把目光射向他。  “既有了彩头,就要立起规矩来。”钱度一心要夺魁,盯了一眼银子,正容说道,“就请阿桂... - 2019-01-04
  • 第三十八章 太后训子絮语叨叨 御妹告状羞颜答答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见皇后敛衽施礼也要退出去,忙道:“你不要走,朕不知道你在这里。原打算见了老佛爷请你过来呢!”皇后站住了,用关切的目光凝视着乾隆,没说什么。太后见他一脸正颜厉色,吩咐殿中所有太监宫女退下,觑着眼端详着乾隆道:“我没留心,皇帝气色象是受... - 2019-01-06
  • 第八章 媚新贵魍魉现丑态 慊吏情明君空愤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纪昀见阿桂脸上带着诧异神色,笑道:“你大约不知道,如今官场兴的,同年、同师、同官、同办过差使的,有一个升转了或者迁任了,甚至黜降了,大家要帮衬凑兴请客热闹一番。我进军机,是不久前的事,你也要进军机。这么大的事,他们能不来?他们和太监都有... - 2019-01-17
  • 第十八章 谈吏事钱度受皇恩 问病因乾隆查宗学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人从杨府出来,才知道外头已经下起大雪。乾隆见高无庸已伏身在车旁,一脚踏在他背上准备上车,却又停住,向史孙二人问道:“你们两个平素和杨名时交往多,知他那第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孙嘉淦和史贻直二人对望一眼,“逆”字从心里几乎同时划过,但... - 2019-01-04
  • 第四十二章 乾隆帝漫撒"规矩草" 高大庸巧献"黄粱膳"_乾隆皇帝_
  •   孙嘉淦、史贻直和鄂善都是深沉人,三个人在西配殿恭领圣筵,几乎没说一句话。几个太监十分殷勤,听见一声咳,就端漱盂、递毛巾;见端杯就执壶斟酒。对此他们也深感不安,小饮三杯共祝圣寿,捡着平素爱吃的菜用了几口,便退出西配殿。史贻直、鄂善二人还在... - 2019-01-07
  • 第七章 杨太保奉诏主东宫 傅六爷风雅会名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杨名时赶到北京时已是三月下旬。一进房山县境,他便不肯再坐八人大轿。只叫驿站备一乘四人抬竹丝凉轿,三匹走骡,一匹驮行李,两匹让风儿和小路子骑着。飘飘逸逸走了一天,下晚住到潞河驿,胡乱歇息一夜。第二日鸡叫二遍便赶进内城,在西华门递牌子请见。... - 2019-01-04
  • 第九章 闻哭声乾隆查民情 住老店君臣遇异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安顿住了允禵,似乎去了一块心病,夜里在李卫书房里睡了香甜的一觉。他有早起习惯,第二天鸡叫二遍就起身,在书房前打了一会布库,自觉精神饱满,回身进书房在书架上寻书看,见都是些《三字经》、《朱子治家格言》、《千家诗》、《千字文》这类东西,... - 2019-01-04
  • 第十章 吴瞎子护驾走江湖 乾隆帝染疴宿镇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小鱼儿”突然露出这一手功夫,店里店外的上百人先都惊得一怔,随即爆发出一阵喝彩声。乾隆见这后生就是昨晚和自己说话的挑水伙计,心里不禁一震:这么一个小城,如此一家小店竟藏龙卧虎,有这样的异能之士,而且这么年轻!那和尚怪声怪气一笑,说道:“... - 2019-01-04
  • 第十四章 议宽政孙国玺晤对 斗雀牌乾隆帝偷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苗疆平叛改流成功,乾隆一颗心松了下来。这件事整整拖了七年之久,耗用国库上千万两银饷,累得雍正几次犯病都没有办成。乾隆登基不到一年就顺顺当当地办下来,心里这份高兴自不待言。普免全国钱粮之后,接踵报来两江大熟,湖广麦稻大熟,山东、山西棉麦丰... - 2019-01-04
  • 第六章 杨名时获释赴京师 张广泗奉旨定苗疆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此时真是进退两难,只好点头道:“是……”“这还了得!”太后顿时捶床大怒,顺手扯过一条束在大迎枕上的黄丝绦带扔给秦媚媚:“去,给锦霞拿去,就说我的话,她的事我都知道了!”乾隆急急说道:“母亲!您别生气,我不是——我是……您听我说——”... - 2019-01-04
  • 第二十八章 说宦情夜宴狱神庙 惜能吏皇帝探死囚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卢焯黄绫裹枷被锁拿到京,听候乾隆最后处置,囚在养蜂夹道的狱神庙内。这个地方在康熙年间,曾囚禁犯过的阿哥和宗室亲贵,后来又改为刑部关禁有罪的待勘大臣的处所。虽然修造得结实,几十年风剥雨蚀,也已显得破旧凋零不堪。高大灰暗的墙壁,檐间蛛网密布... - 2019-01-12
  • 第八章 闹御宴胤禔耍刁蛮 究往事皇上吐真言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月十五,康熙在御花园设宴大会六宫,全家团聚。可是老十胤禔我却姗姗来迟,他大大咧咧地向皇上行了礼,就坐在一边吃酒去了。这个老十,性情粗鲁莽撞,什么事都敢干,什么话都敢说。可是就因为他是皇子中惟一的一个粗汉子,康熙对他非但不怪,反倒有点特... - 2019-01-02
  • 第十八章 纪晓岚咏诗惊四座 富国舅念恩赠红妆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纪昀搀不得、扶不得,又觉受不得,偏被傅恒拽定了,挣不动躲不得,臊得黑脸红透,结结巴巴说道:“这……这怎么使得?学生……夫人快请起,不要折杀了学生……”棠儿拜了,起身又福了一福,说道:“先生鸿才河泻,老爷回来常常说起的。今日多亏了先生救了... - 2019-01-11
  • 第八章 抛妻子光地丧伦常 偕幕僚靳辅得英才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安徽巡抚靳辅因有几个极精干的幕僚,办事向来迅速。奉了圣旨后,两个月间,便将手中积案清理了。又命两个师爷先至清江查看黄。淮。运三河交叉处,准备提奏将河督总署由济宁迁往清江。一切预备停当,便叫了他最得力的幕宾封志仁过来下棋。其实,他哪来的闲... - 2018-12-28
  • 第八章 察民情挥泪抑圣怒 遇刺客扬威镇妖邪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小道士李雨良在沙河堡的客店里与康熙消夜清谈,一语道出了自己的此行目的,是为了替太上祖师扫荡紫府的妖气。魏东亭心中猛然一惊。他知道,李雨良所说的“妖气”,是指的大同知府周云龙;也知道,这周云龙是吴三桂选派来的西选官。可是,这位山西大同... - 2018-12-26
  • 第三章 李又玠奉调赴京师 张衡臣应变遮丑闻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心慌意乱,上前翻看衣服,并无异样便转脸看贺李氏,恰好贺李氏的目光也扫过来,忙掩饰着问道:“这是贺大人的衣服?”  “是……”贺李氏低头拭泪,说道:“这是申家老店派人送回去的,说已经官府验过……我当时昏昏沉沉,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家人都... - 2019-01-03
  • 第二章 假傧相淫乱马家宅 真土匪借粮太平镇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马本善一怔,正要答话,责天霸在旁说道:“我们是从张家湾张大公家来的,给马亲家下婚书送聘礼的。”说着,从怀中抽出一封全红大喜帖送上来。马本善接过看时,上面写着:  忝眷张右臣谨启:右告者凭丁三官人为媒,承蒙亲家马讳本善金诺,敝小女阿秋与贵... - 2019-01-08
  • 第四章 天生不测雍正归天 风华正茂乾隆御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四位王爷和两位宰相赶到大内,天色已露晨曦。早朝进来到军机处和上书房排号回事和等候鄂尔泰、张廷玉接见的下属司官,还有外省进京述职的官员已经来了几十个人,都候在西华门外,呵着冷气看星星。张廷玉随众下马,因见李卫的官轿也在,便吩咐守门太监:“... - 2019-01-03
  • 第二章 钱师爷畏祸走山东 贺夫人鸣冤展罪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申老板两腿一软一屁股墩坐在炕沿上。郝二扭着身子定在当地,半晌才回过神来,翁动着嘴唇轻声问道:“你今夜是怎的了?你要吓死我们么?”小路子苦笑了一下,端起一杯凉茶咕咚咕咚喝了,长长透了一口气,把刚才在东院看到刘廉勾结三瑞谋杀贺露滢的情形,告... - 2019-01-03
  • 第四章 孝乾隆承颜钟粹宫 聪察君闻捷反惊心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在马上口说手比,一条一条向刘统勋譬说奏折讳败邀功的欺饰之处,如同亲历目睹。听得刘统勋心里一阵阵发焦。五月端阳毒日头将午时分照得大地一片腊白,暑气蒸蔚上来,更觉燥热难当,待到西华门首,两个人都已前襟后背湿透。一路进大内,命太监请乾隆接... - 2019-01-15
  • 第二章 计无成算讷相败阵 批亢捣虚莎帅逞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清兵费尽全力,调集两万人马用了将近四天。在松岗集结一天,海吃大嚼了几餐,马光祖率五千人向下寨西北运动,堵住通往甘孜道路,蔡英率八千人淌草地,截断大金川和下寨联络,迎击来援之敌。讷亲亲率七千余名中军正面攻击。三门无敌大将军炮对着土寨门不住... - 2019-01-15
  • 第四十章 乾隆帝丧子慰中宫 曹雪芹泪尽归离恨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北京的天冷极了,头场雪下过就起了冻,堆积在街两边的雪,中午只化一会儿,过晚就又冻成深褐色的凸凹不平的冰路,上面印满了人的脚印和马驴骡蹄子印迹,雪水将凝未凝时轧过的车轮沟儿,也都在夜风中被冻得硬如坚石,走起来难极。  钱度接连得到敦敏、敦... - 2019-01-13
  • 第五章 多情帝娱情戏宫娥 慈严父慈严教慧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忙挑帘出来,对守在门口的王耻说道:“桌椅茶几上都落了尘,进去打扫一下——出来把门锁好……”便忙忙奔正殿而来,已是换了笑脸。至西拐角处,不防一个宫女也左顾右盼踅过来,恰恰二人撞个满怀,乾隆定神见是睐娘,要笑,又忍住了,说道:“你踩了朕... - 2019-01-15
  • 第三章 胡印中仗义反大寨 “一枝花”事败出山东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来来,高傧相,请这边上坐!”马骥遥见了高恒等三个人像孩子见了母亲,心里一宽,忙着迎了过来:“请这里坐!丁先生,您坐对面——骥远,先给二位傧相斟酒!”  高恒笑着接过酒,一仰脖子咽了,闪眼见那位年轻公子也坐在首桌,正和丁世雄挨着,不禁... - 2019-01-08
  • 第十章 泣金殿兆惠诉衷肠 修库书纪昀衔恩命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若澄张若停战战兢兢辞退出去,乾隆这才吩咐傅恒和纪昀起身赐座。遂对张太乙道:“苏北淮北几处闹水灾,又有妖人‘一枝花’传布邪道,听说已经蔓延到了鲁南。和亲王荐了你来,说要祈攘法灾。朕素来敬天畏命尊崇孔孟,以儒道治国,百行以孝为先。因太后也... - 2019-01-17
  • 第九章 说盐政钱度惊池鱼 思军务阿桂履薄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许久,纪昀才从惊怔中惊醒过来。到处闹灾,官员婪索,吏治上贪案迭出,宫闹中皇后欠安,嫔妃争宠,又连着病死两个固伦公主。乾隆本就窝着一肚皮的无名。金川之役原也想不过是“溃败”,现在竟是个全军覆没的光景,乾隆大发雷霆是毫不奇怪的。他立刻想到,... - 2019-01-17
  • 第七章 龙马精神勤政多情 盛年勋贵闻鸡欲舞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当晚回养心殿,已是酉正时牌。从卯初起身办事,整整折腾了七个半时辰,除了奏牍公务,接见外官,会议政务,中间还夹缠了为张廷玉争配享生气。当时在场提着精神,还不觉得怎样,这时候静下来,却又心中起潮,万绪纷乱。一时心里想讷亲的事,一时又想黄... - 2019-01-17
  • 第十六章 “一技花”施计夺军饷 刘吴龙具折弹卢焯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那梁富云脸色煞白,恼得气都换不上来,半晌才把话说明白:  燕入云和皇甫水强带着梁富云出了老茂客栈。梁富云看天色时,尚在未申之交,街上卖菜的,打酱油灌醋的,来来往往,住店的客商熙熙攘攘,一派平静安宁。他们出店往西,又往北,拐了两个弯儿,皇... - 2019-01-11
  • 第六章 争名争利老相搁车 忧时忧事傅恒划筹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一进军机处,当值太监立即抱来尺来厚一摞奏折,又搬过四五个密折匣子。还有十几封密缄了的信。傅恒一边命“冲酽酽的茶来,越酽越好!”一边忙着先看密折匣子,又看奏折目录,都没有金辉、李侍尧和勒敏的。倒是有尹继善和金鉷各人一个黄封密折奏事匣子... - 2019-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