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夫妻絮语论功说名 棠儿兴起理财立规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岳钟麒的故事已经讲完,傅恒还浸沉在那惨烈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双手抱着已经凉透了的茶碗凝视着屋角沉吟。许久许久,他才惊醒过来,自失地一笑,说道:“太惊心动魄了!后来呢?”“后来的事六爷都知道了,”岳钟麒起身为傅恒续了一杯热茶,叹道,“后来就是和通泊一战失利,我被剥去爵位官职到京听勘,再也没有回四川。我为主将,丧师辱国劳民伤财罪无可逭。主上不处死我,已经是天大的恩惠,本不应再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想,如今毕竟年事不高,还该再为主子出一把子气力,能够稍赎前愆,不至于终身遗恨,六爷乃当今天子近臣,若能将我这一点心思禀奏主子,岳某就不枉了今天促膝交谈的一番苦心了!”说罢便打了一揖。

      “你想重新带兵,出征大小金川?”傅恒怔了一下问道。

      岳钟麒苦笑了一下,“能做大军一个幕僚,略尽绵薄之力,于愿已足!”

      傅恒听得怦然心动。庆复在上下瞻对冒功昧败的事,虽然没有坐实,但看他不敢撤兵的作为,班滚未死的消息也就八九不离十是真的了。讷亲这几日难保也想以军机大臣的身份领兵金川,立功于疆场!这份差使和黑查山之役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果自己能把这差使弄到手,请这位老将随军参议,那还不是十拿十稳的大功一件!他想着,兴奋得竟不自禁跃起身来,猛地又寻思,万一讷亲也这么想,可怎么好?因见岳钟麒用诧异的目光看自己,忙定住了神,说道:“你不要尽往窄处想,当今英明,怎会将你大材小用?我在主子跟前侍候,有什么不知道的?主子心中还是器重你的。张广泗在苗疆新胜,甚得主子宠信,无论将来主帅是谁,总还得倚重张广泗。张广泗这人我有过交往,只要不肯当他的奴才,谁也与他合不来。你急于出去,在他们那里当个僚属,那才叫祸不可测呢!东美,今晚你若不倾出这些肺腑之言,我也不会这样交心。大小金川之役打下来,主上还要效法圣祖亲征天山呢!出兵放马的机会多得很!我傅恒不是小人,到时候一定替你说公道,不会叫你一直受冤屈……”说话间隐隐听得拱辰台方向传来三声沉闷的午炮,傅恒掏出怀中金表看了看,笑道:“今儿晚了,明日一早我还要面圣。你有空也到我府里走动走动。再过三天,我的儿子就满百日,要办汤饼会,你就是我要请的头一个客人了——回头补帖子给你,好么?”

      “六爷这话叫我感动。”岳钟麒见他起身告辞,也忙起身笑道:“六爷文武兼备,天姿聪颖,别说黑查山一战打得漂亮,就是没有这一仗,也令人佩服。您在江南钦差任上整顿军政的条陈,我都拜读了。您是堂堂国戚,我若没来由地老往府上跑,岂不令人疑心?凡事都讲个缘分,如今缘分到了,自然又当别论。令公子佳辰,我一定要去的!”

      傅恒见院中十分萧条,笑道,“你在京竟然没带个女人在身边侍候!明儿从我府里挑几个送过来。”岳钟麒摇头笑道:“六爷千万别这么做!我还是个带罪之身嘛!家里女眷都留在成都老宅里照顾我母亲了。我身边的这些人都是跟了我几十年的老亲兵,轮流着来侍候我的,诸事都照料得来——”他指着在门口一个挑灯仁立的老军叹道,“你看,他不起眼呢!他可是赏着二品顶戴的参将呢!”说着,已送傅恒出了大门。傅恒在昏黄的灯影下向岳钟麒一揖,说道:“与君一夕语,胜读十年书。改日再会!”

      岳钟麒在阶下看着渐渐远去的车轿灯火,一时感念傅恒身居高位不骄不矜,又羡他少年得意,不足三十岁便入阁拜相,又期盼他能在呈帝跟前替自己说项,早日从这半囚半禁的环境里解脱出来,一时又担心人言可畏,说自己巴结这位正牌子“国舅”,走傍门左道……一时竟胡思乱想,没完没了。

      傅恒回到府中已交丑时初刻。门政上小王头在府前背着手踱来踱去,见大轿落下,忙几步颠过来替傅恒掀轿帘子,扶着傅恒出轿,笑着埋怨道:“我的老爷,这早晚才回来!方才我老爹又把我叫进去,训斥了一顿。”傅恒见合府人都没睡,便问:“有谁来过么,怎么都个睡呢?”

      “戌正时分讷亲大人来过,”小王头边走边说,“他没说什么事,奴才们自然也不敢问。养心殿里的王义公公吃过晚饭照例送来了皇上批过的奏章,奴才放在老爷的书房里。倒是留着王公公说了几句话,说万岁爷不知为什么事不高兴,还说今儿皇上接见了个高鼻子、蓝眼睛、黄头发的西洋人。还有,勒老爷勒敏也来拜,说曹雪芹曹相公从南边回来,送来了几章新写的《石头记》,用红绸子包着,珍重得不得了,奴才接了也放在爷的书房里,其余还有十几家至亲,大后日就是我们小少爷抓周儿的好日子,他们来送礼,因为少爷还没起名字,说等有了名字再补礼帖……”他略顿了一下,又道:“前半夜时分有几个偷睡懒觉的我也没在意,还是我们老爷子挨屋去查,抡着拐棍都打了起来。还说,我们至不济也不能叫张老相爷家人比了下去!”说着已到二门首,管家老王头精神矍铄,从里头迎了出来,傅恒对他笑道:“你七十岁的人了,也该早点歇息了。我看不必每个人都这么熬,分出一拨来白天睡觉夜间侍候就是了。”

      “是!”老王头却不似儿子多话,躬身应道,“明儿就照爷的吩咐办。”

      傅恒因听见上房里孩子呛奶的哭声,便走了进来。见几个奶妈子在摇床旁边忙活着换尿片子,傅恒才知道不但呛了奶,也尿了床,不禁一笑。夫人棠儿半躺在炕上假寐,见丈夫回来,偏身坐了起来,掠了掠鬓发,说道:“这早晚才回来?就是不体恤自家,也该想想别人,老相国也七十多岁的人了。当场出个差错,上上下下都不好看——那吊子上给老爷留的参汤端过来!不是我说你们,三四个奶妈子连个小娃儿也照料不好,真不知你们怎么当的差使!——孩子给我!”数落得几个仆妇红着脸一声不吭,讪讪地把孩子送给棠儿,忙着给傅恒倒洗脚水,端参汤。傅恒呷了一口参汤就放在一旁,笑道:“孩子嘛,哭两声打的什么紧?你如今也学会老婆婆舌头,絮叨起没个完!我今个是奉旨去了岳钟麒那里,安慰他一下顺便请教军事,听了一个十分动人的故事儿!”因见案上放着两个红布包儿,又问道:“这是谁送来的,什么东西?”

      “那大包儿是勒三爷带来的,里头有几章《红楼梦》。”棠儿抿嘴儿笑道,“勒敏去了一趟怡亲王府,弘皎王爷还没看,知道你喜爱这书,先紧着给你看,就送过来了。里头还有芳卿给孩子绣的荷包儿,还特意给你做了一双千层底的鞋!——你可要仔细爱惜着穿了!那小一包儿,是高恒从山东托人带来的,我没问,也懒得看,谁晓得什么东西!”

      傅恒听了一笑,高恒在棠儿跟前献殷勤,还是棠儿告诉他的,他拆开包儿看,却是二斤左右上好的阿胶,便推给棠儿道,“官不打送礼的,何况咱们和他还算亲戚?他没安好心,你心里防备点儿就是,先就自己失惊打怪地说三道四——阿胶还是好东西,既送来了就收住罢了。”棠儿道:“我不稀罕他的东西,好恶心人的样儿!既是好东西,你自收起来,如再出去带兵,说不定会遇着个比娟娟还好的,你们再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亲热一番,这阿胶岂不更有用处?”说罢一啐,竟自用手帕拭泪。傅恒见四处无人,忙过来把她揽在怀里,抚着她头发轻声说道:“我就爱见的撒娇使小性儿的模样。我也知道你寂寞,像眼前这样亲近的机会都难得。这里头有个分说:我是满洲人,又是正宫娘娘的嫡亲弟弟。这个身份本来就容易招人说长道短,一个‘国舅爷’,差使办好了人家说你有内助,差使办砸了人家说你有内助还办不好差,横的竖的不成模样。何况我年纪轻轻就做了这么大的官。从古至今能有多少呢?自不努力,不是辜负了天恩祖德么?说句那个话,我要是天天陪着你,如今不过仍是个吃闲饭的散秩大臣国舅爷,那种日子很有意思么?”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2104-994.html - 2019-01-09
  • 第三十八章 太后训子絮语叨叨 御妹告状羞颜答答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见皇后敛衽施礼也要退出去,忙道:“你不要走,朕不知道你在这里。原打算见了老佛爷请你过来呢!”皇后站住了,用关切的目光凝视着乾隆,没说什么。太后见他一脸正颜厉色,吩咐殿中所有太监宫女退下,觑着眼端详着乾隆道:“我没留心,皇帝气色象是受... - 2019-01-06
  • 第八章 行酒令曹雪芹展才 念旧情乾隆帝夜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众人看那银子,是两个头号直隶京锭,蜂窝细边上带着银霜,每个足有二十两,青莹莹的,在夕阳照射下放着诱人的异彩。傅恒出手这么阔绰,众人立时又把目光射向他。  “既有了彩头,就要立起规矩来。”钱度一心要夺魁,盯了一眼银子,正容说道,“就请阿桂... - 2019-01-04
  • 第八章 黄缘牵连纪府抄没 宫变藤缠乾隆禁心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满院钦差扈从和家人足有二百余人,听一声“传谕”,立时岑寂下来,静得令人心里发瘆,纪昀衣裳寨寨略一整顿,撩袍伏地叩头,微微带着颤音说道:“罪臣纪昀恭聆圣谕……”  “有旨问你,”刘墉的声音淡得像放凉了的白开水,一点滋味也没有,“献县侯陵屯... - 2019-01-29
  • 第八章 媚新贵魍魉现丑态 慊吏情明君空愤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纪昀见阿桂脸上带着诧异神色,笑道:“你大约不知道,如今官场兴的,同年、同师、同官、同办过差使的,有一个升转了或者迁任了,甚至黜降了,大家要帮衬凑兴请客热闹一番。我进军机,是不久前的事,你也要进军机。这么大的事,他们能不来?他们和太监都有... - 2019-01-17
  • 第八章 表烈臣贤祠赋新联 奉慈驾仪征观奇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开着“怀(槐)抱迎春”的三株老树,在距仪征城北偏东的五十里铺。原是个不足一千户的小镇,离着仪征只有四十里之遥。乾隆昨夜听刘统勋谏劝,甚么大驾、法驾、銮驾的朝庭礼仪车驾轿舆一概不要,只太后独乘一抬风亭銮车,由钮祜禄氏带两个嫔妃同车侍候,皇... - 2019-01-24
  • 第八章 反攻为守密说侍尧 承恩绸缪惊心往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和珅却抽了一口气,已经明白海宁急切见自己要讨主意,这里边纷繁复杂,事里有人人搅着事,关连着两个封疆大吏,纠扯着上书房,牵缠着王爷们之间的瓜葛,一个主意出错了,顷刻祸起不测。眼见就要到手的锦绣前程就更不必说了。他盯着窗户上档,眼中幽幽放出... - 2019-01-28
  • 第十八章 追先遗君臣拟谥号 斥谗诋朱批止谤言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纪昀和范时捷不知过了多久脸上才恢复了血色。纪昀顶尖儿的天分,原疑是这对皇兄皇弟弄苦肉计“做戏”给天下官员看,眼见弘昼被打得神魂俱失,乾隆又如此感伤颓丧,这样子也真难伪诈,才知道乾隆假中有真,一腔愤懑、沮丧、疲累、焦躁与无可奈何绝不能“装... - 2019-01-26
  • 第十八章 谈吏事钱度受皇恩 问病因乾隆查宗学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人从杨府出来,才知道外头已经下起大雪。乾隆见高无庸已伏身在车旁,一脚踏在他背上准备上车,却又停住,向史孙二人问道:“你们两个平素和杨名时交往多,知他那第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孙嘉淦和史贻直二人对望一眼,“逆”字从心里几乎同时划过,但... - 2019-01-04
  • 第十八章 穷家女不竟承贵宠 智刘墉剪烛说政务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的果真是叶永安。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一边在门洞里跺脚,扑打身上的雪花,一边抱怨,都是一口京腔,“三爷我走过多少码头,这回算栽在你们这起小癞蛤蟆手里了!这算怎么回事呢?还要跟着你逃难!”走在前面的叶永安道:“肖三爷,您省点事成不成?好意... - 2019-01-28
  • 第十八章 追往事故交访遗书 感炎凉邂逅车笠逢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天过后便是立秋,正秋作伏,本是秋老虎作威之时,偏头夜下了一场透雨,还吹了一阵子西风,清晨起来,响晴的天气,竟透出凉意来。敦敏敦诚头天约好了勒敏,一道会同刘啸林去张家湾访雪芹家的。他们兄弟分院住,一大早各自牵了一头骡于从大门出来,正好觌... - 2019-01-20
  • 第十八章 十五王“学习”入军机 乾隆帝政暇戏寒温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沙漠瀚海道路难行,饶是用的“八百里加紧”,马廖胡三人的联名奏章也用了二十五天才递到北京,当日军机处是刘墉当值,一看火漆印封,立命“备轿,去圆明园”,恰新票拟的贵州学政刘保琪进来陛辞,二人便同乘一轿赶往双闸口递牌子。一头说闲话等候,便见太... - 2019-02-01
  • 第十八章 纪晓岚咏诗惊四座 富国舅念恩赠红妆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纪昀搀不得、扶不得,又觉受不得,偏被傅恒拽定了,挣不动躲不得,臊得黑脸红透,结结巴巴说道:“这……这怎么使得?学生……夫人快请起,不要折杀了学生……”棠儿拜了,起身又福了一福,说道:“先生鸿才河泻,老爷回来常常说起的。今日多亏了先生救了... - 2019-01-11
  • 第二十八章 说宦情夜宴狱神庙 惜能吏皇帝探死囚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卢焯黄绫裹枷被锁拿到京,听候乾隆最后处置,囚在养蜂夹道的狱神庙内。这个地方在康熙年间,曾囚禁犯过的阿哥和宗室亲贵,后来又改为刑部关禁有罪的待勘大臣的处所。虽然修造得结实,几十年风剥雨蚀,也已显得破旧凋零不堪。高大灰暗的墙壁,檐间蛛网密布... - 2019-01-12
  • 第八章 血蝴蝶(1)_剑啸凤鸣
  •   曹罡噔蹬蹬几步跨上来,见公冶娇也在,脸上犹有泪痕,不禁一楞。万古雷请他坐下,道:“公冶小姐惦念柳姐姐他们,因而伤怀。”  曹罡叹了口气,道:“只要藏身隐密,不会出事的。”一顿,道:“俺来是告诉贤弟,俺要去找几个部下,打听史孟春的来历……... - 2017-11-15
  • 第八章 一江秋水向东流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江秋水向东流,这是两道桅的一艘帆船,在大江上乘风滑行,顺流而下,住在舱中的人,平稳得就像在家里一样,但往在中舱的三位公子,却只是静静的躺着,没有醒来!  他们当然不是晕船,而是被人家迷翻了,不省人事。  他们被迷翻已经不止一天,这次是... - 2018-01-08
  • 第八章 险诈小人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麻衣人身形一侧,疾快的后退二步,叹息道:“司徒老儿果然名不虚传,这一剑若是发出来,兄弟自间未必闪避得开,兄弟认输子。”  司徒老人收起小剑,傲然笑道:“你知道就好,其实阁下纵能躲过这一击.但进得谷去,十个麻衣煞,只怕没有半个能够全身而退... - 2018-01-05
  • 第八章 石窟奇遇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接着只见无形杀手索无忌大步之上,拱手道:“在下也请大师赐解药一颗。”青衣女郎给了他一颗,索无忌随手吞服下去。  这一来,大厅上的人,纷纷站起,去向老尼姑求取解药。  上官平悄声道:“姑姑,咱们要不要也去求取解药?”  酒糟鼻小老头低声道... - 2018-01-04
  • 第八章 紫气东来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凌干青这一先声夺人,倒也颇使来人怔得一怔。  岸上,一共来了七个人,除了被凌干青一记“天雷指”震飞出去的黑衣大汉之外,江边还有三个手执鬼头刀的黑衣汉子。  另外三个,服饰不同,高矮各异。  站在中间的—个,身穿半截及膝长袍,足登麻鞋,个... - 2018-01-05
  • 第八章 仗义援手_血字真经
  •   苍紫云和爹爹、二叔搬到了紧靠北门安喜门的丰财坊藏身,离北市隔有两个坊。  他们租赁了一个小四合院,十分僻静,不惹人注意。  苍浩和苍宇每日到西市茶楼酒肆探听消息,发现洛阳城呐,各方武林人越来越多。  除了“血字真经”上玄衣修罗郝杰的武功... - 2017-11-11
  • 第八章 全军尽墨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但不知怎的,祁连双凶在他一个筋斗翻过去的同时,也连忙跟着他往后翻了一个筋斗。  这一来,谁的手臂也没有扭到,但邋遢和尚本来跪在地上的人,却藉着这个筋斗,人已站直,他两只手依然一左一右抓着祁连双凶的手腕,朝春申君挤挤眼,嘻的笑道:“你们倒... - 2018-01-06
  • 第八章 远赴北京的“求道”之行_商道_故事大全
  •   1809年,纯祖九年。  以礼曹判书金鲁敬为陈奏使的使臣一行,离开汉阳,前往北京。  所谓陈奏使,不同于每年定期派往中国的使节,而是一种因临时有事情要通告才加派的不定期使节。  当时,朝廷每年都按定例向清朝派遣使臣,这种定期使臣,通常是... - 2018-01-12
  • 第八章 阜康钱庄开张了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阜康钱庄开张了。门面装修得很象佯,柜台里四个伙计,一律簇新的洋蓝布长衫,笑脸迎人。刘庆生是穿绸长衫纱马褂,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地在亲自招呼顾客。来道贺的同行和官商两界的客人,由胡雪岩亲自接待。信... - 2018-01-14
  • 第八章 隧道列尸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五峰寨,是个百来户人家的山地小镇,一条山街,百货杂陈,也颇为热闹。  梅三公子主仆三匹俊马,一进入这个小镇之后,立时引起乡人们的注目。这僻壤穷乡,那来富贵人家的阔公子,大家都透着十分惊奇的眼光,瞧着他们。  梅三公子在路口一家茶棚,坐了... - 2018-01-13
  • 第八章 狼山一狈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霍万清应了声“是”,就把当日岳少俊代人捎信,一直说到前晚夜探戚墅堰巨宅,方知托岳少俊送信的是青煞手涂金标,主人是行迹神秘的仲姑娘,详细说了一遍。  无住大师合掌道:“阿弥陀佛,山雨欲来风满楼了,但愿我佛慈悲,消灾枚劫,才是武林之福。” ... - 2018-01-13
  • 第八章 两人赶到佛头塔_紫玉香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
  •   两人赶到佛头塔,也不过是未末的时分。下午,庙中游客不会很多。驼龙跨入庙中,就直趋佛头塔下。  这佛头塔原是整日开放,任人登临。  驼龙回头道:“咱们上去瞧瞧。”  当先举步朝塔上石级走去。  丁建中愈来愈觉得奇怪,姜大叔巴巴的赶来佛头塔... - 2018-01-01
  • 第八章 任重道远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自幼练剑,在剑术上已有相当火候,“岳家十三快剑”,是天下至捷之剑,以他们原有的基础,再练“太白剑法”自然轻而易举。  两人依照书上口诀,按图浏览了一遍,心头已有领悟,很快就把招式变化,体会出来。  等到迎春替两人送来晚餐,他们已经练... - 2018-01-13
  • 第八章 真真假假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田布衣目光凝注,打量着他,那入也正凝注目光,打量着自己,两人面对面,相距不到一人,但却静悄悄的谁也没作声。  田布衣心头有数,凭邙山鬼叟师徒九人的身手,在江湖上也算得上一流高手,都会被对方轻易制住,把九个人,当作了古董摆设,即此一点,可... - 201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