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安排毒计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清尘道长见状大吃一惊,急忙跨上一步,举起手臂,一下架住了裴元钧的手掌,口中急急说道:“盟主息怒,有话好说。”

      智善大师也在旁单掌打讯,口诵佛号,说道:“阿弥陀佛,盟主高抬贵手,是非曲直,还是问清楚了才是。”

      说话之时,孟不假也闻讯赶了进来,一脚跨进门口,就大声道:“半夜三更,你们都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秋帆直到此时,才发现自己右肩,果然有一块手掌大的白粉痕迹,像是从粉墙上擦来的,一时心中大为惊奇,这块白粉,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看到孟师伯,就如遇见了救星,急忙叫道:“孟师伯。晚辈是冤枉的,这是一场莫须有的误会。”

      孟不假口中方“啊”了一声,就被乐友仁一把拉过一边,附着他耳朵,低低的说了一阵。

      孟不假先是一怔,继而呵呵笑道:“盟主老弟,别生这么大的气了。这也末始不是好事,乐仁兄,依我孟老大之见,秋帆是盟主的高足,年龄也不小了,不如……”

      裴元钧突然一挥手,沉声道:“老哥哥,不用说了。这孽障平日都是你老哥哥护着他,倒也没有滋生事端,但今晚之事,兄弟决难徇私……”

      孟不假一手装着烟,连火都忘了打,随口吸了两口,发现没火,才一面打着火石,偏头问道:“事情没有这么严重,人家乐姑娘白璧无暇,干么……”

      “老哥哥,你不知道。”裴元钧截住他话头,神色严肃的道:“兄弟是他师父,岂无师徒之情,只是此子……”他轻笑一声,脸现痛苦之色,底下的话,就没有说出来。

      楚秋帆几乎要大声叫出来:“你不是我师父!”但他知道此时此地,自己嚷出来了,也没有用。因为此时如果嚷出来,倒似成了挟怨诬蔑师父之嫌,传出江湖;也没有人会相信了。

      孟不假道:“什么事,老哥哥不知道?秋帆他到底怎么了?”

      裴元钧斩钉截铁的道:“这孽徒什么事都可以原宥,唯独犯了淫字,兄弟决不宽恕。”

      孟不假道:“但他并没犯淫。”

      裴元钧痛心疾首的道:“因为他是孽种。”

      楚秋帆听得全身颤抖,大声道:“你说什么?”

      清尘道长怜悯的道:“小施主不可如此;凡事激动不得。”

      “激动不得”这四个字,无异暗示他此时千万不可出言顶撞。

      孟不假吸着烟,说道:“盟主老弟,你歇歇怒,秋帆……”

      裴元钧面有怒色,说道:“老哥哥,你不知道。”

      孟不假搔搔头皮,说道:“究竟有什么事,我老哥哥不知道的?”

      裴元钧神色凝重,转向智善大师、清尘道长二人,徐徐说道:“大师、道长二位,还记得十八年前一段公案么?”

      他本是教训自己徒弟,如今忽然提起十八年前的一段公案,听得在场之人,不禁齐觉惊讶。

      “阿弥陀佛。”智善大师合掌道:“十八年前的公案,盟主是说常老九大闹敝寺……”

      “不是。”裴元钧摇头道:“就是常老丸坚欲和贵寺比武,贵寺方丈智通大师不愿和他结怨,正好兄弟在贵寺作客,要兄弟替双方排解,兄弟刚把常老九劝走,武当派派人下书,邀约贵寺派人会同剿贼,这档事,大师如何忘了?”

      智善大师哦道:“盟主说的是千手郎君?”

      裴元钧道:“不错。”

      清尘道长稽首道:“此事确是敝派奉邀少林派会剿的,因为千手郎君不仅武功绝高,又善使暗器,敝派已有不少弟子伤在他喂毒暗器之下,依然无法把他逮住。当日原不知盟主大驾就在嵩山。”

      孟不假插口道:“这件事,兄弟如何不知?千手郎君江上云淫恶滔天,又善易容之术,闹得江湖上到处鸡犬不宁,后来还是盟主老弟把他制住的。”

      裴无钧微微摇头道:“事情经过并不如此。千手郎君狡猾成性,少林,武当出动数十高手,到处搜索追踪,仍然鸿飞冥冥,无法找到他隐匮何处。兄弟当时认为追捕他的人数一多,反而使他提高警觉,更难找得到他,才要两派的人暂且回山,此事由兄弟一人侦访……”

      大家听他追述往事,谁都没有插口。

      裴元钧口气微顿:续道:“兄弟经过一月明查暗访,终于在云梦找到他的老巢。兄弟劝他随我回去武当,他仗着一身武功,自然不肯就范,和兄弟动上了手。如论武功,他原非兄弟之敌,但他外号千手郎君,双手在对敌之时,暗器层出不穷,均一一为兄弟破去。最后他使出暗藏袖中的‘青蜂针’,一按机簧,就可发射七十二支细如牛毛的毒针,而且这种针体积细小,不畏掌风,兄弟差点就把性命送在他的针下……”

      孟不假道:“这个老哥哥听你说过,所以后来经各大门派公议,把‘青蜂针’列为武林禁物,不准江湖上任何人使用了。”

      清尘道长道:“盟主差点负伤之事,贫道倒没有听人说过。”

      “此事兄弟从未向人提过。”裴元钧续道:“就在千手郎君射出‘青蜂针’之时,总算来了一个救星,来人以一柄银丝拂尘,破了千手郎君的七十二支毒针,兄弟也乘机一指,废去他右手穴道。”

      智善大师低宣一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来人莫非是白鹤道长?”

      武林中只有武功山灵禽观白鹤道长一柄银丝拂尘,擅破天下各种暗器,武林中把他列为三奇之一,与皮力孟不假齐名。

      “不错,正是白鹤道兄。”裴元钧道:“他因门下大弟子死在千手郎君暗器之下,才找到云梦去的。当时千手郎君自知决难逃脱,含泪跪地,请求白鹤道兄和兄弟二人,允许他回入屋中,和妻儿诀别。白鹤道兄先前还怕他逃逸,他指天为誓,自言恶贯既满,绝不再逃。

      兄弟看他神色似乎不假。就答应了他,好在他只有一间木屋,由兄弟和白鹤道兄扼守,谅他也插翅难飞。”

      他说到这里,深深的看了楚秋帆一眼,接着道:“哪知他入屋之后,久久未见出来,兄弟和白鹤道兄不觉起疑,推门进去,只见他和妻子已经双双服毒自戕。七孔流血,死状极惨。

      桌上还有他一封血书,上面除了他忏悔一生淫孽太重之外,并要求白鹤道兄在他遗书上署名为证……”

      孟不假:“他既已畏罪自戕,以谢天下,还要白鹤道长署名作甚?”

      裴元钧一字一字的道:“因为这封血书,他指定要兄弟保管……”他缓缓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已经陈旧的发黄的信封,递将过去,说道:“老哥哥看了就会明白。”

      孟不假接过信封,仔细的抽出一张信笺,那信笺上果然血迹斑斑;是用手指滴血所书,血字已经发黑,字迹也极为模糊,但仔细辨认,仍可看出字句来。

      孟不假看了一遍,信后果然有用墨书写的“白鹤子”三字,不禁瞪大双目,满脸惊异的道:“这……”

      裴元钧冷冷的道:“老哥哥现在相信了吧?”

      孟不假回头看看楚秋帆,不禁攒眉道:“会有这等事?”

      裴元钧道:“兄弟何用捏造?何况信上还有白鹤道兄的亲笔,他尚健在,老哥哥若是不信,不妨上一趟武功山,当面去问问他,当年的经过,是否如此。”

      清尘道长犹疑的道:“盂施主,千手郎君血书上究竟写些什么?”

      孟不假没有作声,就把血书递了过去。

      楚秋帆看孟师伯神色有异,心中止不住暗暗狐疑。

      只见清坐道长看完了血书,又递给了智善大师,智善大师看了一遍,口中只是低低的诵着佛号,依然把血书交给裴元钧。

      裴元钧并未把血书收起,脸色凝重,凛然道:“诸位道兄,现在都已明白兄弟的心情了,与其贻祸人间,不如壮士断腕。兄弟决不允许我裴某门下,出一个淫恶之徒……”说到这里,目光一下落到楚秋帆的身上,沉痛的道:“徒儿,为师扶养教育了你十八年,但你秉承你父遗传淫恶孽根,终几险害武林,为师不得不除恶务尽……”

      正待举拳!

      “且慢!”楚秋帆退后一涉,说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11-958.html - 2018-05-16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六章 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负手立在拐子巷外的十字路口,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  这次他来扬州,原本是为追踪千门公子襄而来。巴蜀巨富叶家的突然败亡,早已传遍天下,千门公子襄的恶名也在江湖上渐渐传开。当柳公权了解到叶家败亡的经过时,自傲身份的猎犬终于闻到了感兴趣的... - 2018-06-09
  • 第六章 非常之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风越刮越急,阴暗的天空已有夹杂着冰屑的落雪,寒冷异常。许惊弦专门去照看了苍猊王一会儿,却见它仍是紧闭双目,不饮不食,不由大感焦躁,轻声道:“我知你本是高原上的百兽之王,如今受伤落难心中自是极不好受。但就算你被族群舍弃,也不必求死啊?君子... - 2018-06-14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六章 锦缠道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听鸠啼几声,耳边相促。劝路旁、立马莫踟躇,娇羞只恐人偷目。  第一节一步一从容  你受伤了?  不要紧,若不是我故意露出破绽引历轻笙放手出击,怎能轻易击退他。  原来你是故意呀,刚才可吓死我了。  历轻笙总是太相信揪神哭与照魂大法这类惑... - 2018-06-21
  • 第六章 夺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再过了二天,三人终于走出了曝火沙漠,重又来到久违的大草原。  但见万里晴空,云山苍茫。绿草在暖澈的风中摇摆,四处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极目眺望,远方是秀隽的山峰,昂然刺破青穹,白鸟舒翅缓缓掠过草尖,苍鹰唳叫徐徐曳过长空。  经过了整整十... - 2018-06-20
  • 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 - 2018-06-18
  • 第六章 交换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朦朦胧胧不知过得多久,云襄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门外立刻传来武忠的小声禀报:“公子,你的办法起作用了!有百姓向咱们提供劫匪的下落!”  云襄立刻从迷糊混沌中彻底清醒,开门便问:“人在哪里?”  “公子先别着急,待... - 2018-06-04
  • 第六章 神迹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师父,请用茶。”巴哲双手捧着新沏的普洱茶,恭恭敬敬递到孙妙玉面前。经过五年多的相处,他对这个师父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现在他就像任何一个恭敬孝顺的弟子,时时对师父小心伺候,刻意巴结。  孙妙玉接过茶盏,浅浅抿了一口,微微颔首道:“嗯,不... - 2018-06-05
  • 第六章 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三章考验  镇江离金陵不远,有明珠留下的地址,云襄很容易就找到了她和舒亚国。见到二人后,云襄开门见山地对舒亚道:“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你想请二位帮我一回。”  “什么买卖?”舒亚男语音中满是戒备,“为什么偏偏要咱们帮你?”  云襄笑... - 2018-06-08
  • 第六章 领军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刀光如电,从带露珠的花瓣上一掠而过。花瓣微微一颤,如被和风轻轻拂过。一只停在花瓣上的绿头苍蝇受到惊吓,嗡一声飞起,却在半空中一裂两瓣,直直的落入草丛中。  江浙两省总兵俞重山缓缓用素巾擦去缅刀上的污秽,这才平心定气,还刀入鞘。每日这个时... - 2018-06-06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坏孩子”的操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毕业那年,我应聘到一所私立学校执教,在新学期教职工大会上,当校长宣布由我担任高一 (2) 班班主任兼英语科老师的时候,其他同事皆对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会后,我问同事:“怎么,难道仁慈的校长给初来乍到的我,安排了一... - 2018-06-13
  • 沙扬娜拉的手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莫灵灵进来的时候,全班男生的眼光都“唰”地一下,探照灯一样,打在了她的身上。  莫灵灵微笑着,站在讲台上,脸色微微有点红,如一朵清淡的栀子花,淡淡地开放着。她浅浅地一笑,作了自我介绍,然后一鞠躬,抬起头来,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如黑色... - 2018-06-13
  • 花开无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黄明亮是清河一中初三一班的班主任,这天早自习,他没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监督学生早读,而是急匆匆地赶往校长办公室。  “校长,初三六个班给灾区的捐款不见了!” 黄明亮慌张地说。  “什么?”黄明亮的话音刚落,校长的手就一哆嗦,... - 2018-06-13
  • 泰迪熊比我更想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已经十五岁了,夏雪菲还是喜欢搂着泰迪熊跟它说心事。  泰迪熊是五岁时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她记得爸爸送给她时说,泰迪熊是专门为了安慰难过的孩子才存在的,假如哪天爸爸离开了,就让它来安慰雪菲。这句话仿佛有什么暗示一样,没过多久,... - 2018-06-13
  • 春风吹过的岁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那年,是第一学期,上官轩云转学到了我们班。这个小女子不简单,才来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和班上的同学建立起不错的关系。  这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生。她长相甜美,对人友善,甜甜柔柔的话语让人如沐春风。老班也喜欢她,成绩好加上有礼貌,... - 2018-06-13
  • 爱和智慧的魔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从小不被别人看好。因我神情木讷,反应迟钝。  父母常叹气,认为我毫无优点可言。我爸爸为了印证自己的直觉,在我读小学时,常将与我同龄的邻居男孩叫来,我俩小孩站在他面前,他出诸如25加68等于多少的口算题让我们答。题我会做,可要心算很久,... - 2018-06-13
  • 从来都是不缺爱的孩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现在是发试卷的时候。当班长安笛把试卷递给罗樱时,罗樱依旧一脸云淡风轻。她从书包里抓出口红,在试卷顶端那个数字——“10”后面,郑重地加了一个零,然后又把口红伸向了嘴唇。  顷刻间,安笛感到一阵急促的心惊肉跳,不是... - 2018-06-13
  • 只有你欣赏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第一次参加家长会,幼儿园的老师说“您的儿子有多动症,在板凳上连三分钟都坐不了,你最好带他去医院看一看。”  回家的路上,儿子问她老师都说了些什么,她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因为全班30名小朋友,惟有他表现最差,惟有对他,老师表现出不屑。... - 2018-06-13
  • 男人不强是留不住女人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读大学的时候,宿舍八个人有很多故事。讲一个牺牲自己、照亮别人的室友,他现在北京混得极惨,惨到什么地步:他跟今年毕业的男生合租房子,而且还是郊区的平房。  他以前的专业知识也丢了,又没专业的工作经验,现在只能做一些没技术含量的销售类工作... - 2018-06-13
  • 金色的暴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头很大的熊,它出生在村子附近的山里面。  这天,饥肠辘(lù)辘的大熊在山里走啊走,突然嗅(xiù)到一股味道。那是大熊最喜欢的蜂蜜的味道。它再也坐不住了,顺着味道来到了村子附近。蜂蜜的味道是从有人家住的地方传来的。大熊对人类十分提... - 2018-06-13
  • 冬季恋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从公司大楼走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乐乐一脸愁云。孙雅在一旁看到不禁感慨,这也难怪,饭碗都不保了,换了自己,能不苦瓜脸吗?  才走到公交车站。孙雅远远地就看见59路向前驶来的身影,她立刻挣脱开乐乐的手,飞快地朝乐乐抛出一句:... - 2018-06-13
  • 我曾经这样爱过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95年,17岁的我爱上彭加怡。那天他是被班主任带进教室的,介绍说,我们的新同学,彭加怡,从青岛来。在彭加怡之前,我对青岛的印象那样渺茫,甚至只知道中国有这么个地方,但彭加怡来了以后,我天天在地图上看青岛,那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那里有... - 2018-06-13
  •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我和沈钧都是从乡镇中学考进市一中的学生,不仅同班,高中三年还住在同一间宿舍。  刚上高中那阵子,因为终于摆脱了父母的严厉管教,我们这群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就像突然被放飞的鸟,欢喜雀跃,扑腾得迷失了方向。  我们宿舍住六个人,而沈钧是... - 2018-06-13
  • 我是北大穷学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常常回忆起我初入北大的情景。  1999年高考,我考了县里的文科状元,被北大中文系录取,我成为了母校建校六十年来第一位被北大录取的学生。  1999年9月4日的早晨,日如薄纱,我和父亲在北京站下了火车,没有目的地顺着人群走出车站。父子...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