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安排毒计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清尘道长见状大吃一惊,急忙跨上一步,举起手臂,一下架住了裴元钧的手掌,口中急急说道:“盟主息怒,有话好说。”

      智善大师也在旁单掌打讯,口诵佛号,说道:“阿弥陀佛,盟主高抬贵手,是非曲直,还是问清楚了才是。”

      说话之时,孟不假也闻讯赶了进来,一脚跨进门口,就大声道:“半夜三更,你们都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秋帆直到此时,才发现自己右肩,果然有一块手掌大的白粉痕迹,像是从粉墙上擦来的,一时心中大为惊奇,这块白粉,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看到孟师伯,就如遇见了救星,急忙叫道:“孟师伯。晚辈是冤枉的,这是一场莫须有的误会。”

      孟不假口中方“啊”了一声,就被乐友仁一把拉过一边,附着他耳朵,低低的说了一阵。

      孟不假先是一怔,继而呵呵笑道:“盟主老弟,别生这么大的气了。这也末始不是好事,乐仁兄,依我孟老大之见,秋帆是盟主的高足,年龄也不小了,不如……”

      裴元钧突然一挥手,沉声道:“老哥哥,不用说了。这孽障平日都是你老哥哥护着他,倒也没有滋生事端,但今晚之事,兄弟决难徇私……”

      孟不假一手装着烟,连火都忘了打,随口吸了两口,发现没火,才一面打着火石,偏头问道:“事情没有这么严重,人家乐姑娘白璧无暇,干么……”

      “老哥哥,你不知道。”裴元钧截住他话头,神色严肃的道:“兄弟是他师父,岂无师徒之情,只是此子……”他轻笑一声,脸现痛苦之色,底下的话,就没有说出来。

      楚秋帆几乎要大声叫出来:“你不是我师父!”但他知道此时此地,自己嚷出来了,也没有用。因为此时如果嚷出来,倒似成了挟怨诬蔑师父之嫌,传出江湖;也没有人会相信了。

      孟不假道:“什么事,老哥哥不知道?秋帆他到底怎么了?”

      裴元钧斩钉截铁的道:“这孽徒什么事都可以原宥,唯独犯了淫字,兄弟决不宽恕。”

      孟不假道:“但他并没犯淫。”

      裴元钧痛心疾首的道:“因为他是孽种。”

      楚秋帆听得全身颤抖,大声道:“你说什么?”

      清尘道长怜悯的道:“小施主不可如此;凡事激动不得。”

      “激动不得”这四个字,无异暗示他此时千万不可出言顶撞。

      孟不假吸着烟,说道:“盟主老弟,你歇歇怒,秋帆……”

      裴元钧面有怒色,说道:“老哥哥,你不知道。”

      孟不假搔搔头皮,说道:“究竟有什么事,我老哥哥不知道的?”

      裴元钧神色凝重,转向智善大师、清尘道长二人,徐徐说道:“大师、道长二位,还记得十八年前一段公案么?”

      他本是教训自己徒弟,如今忽然提起十八年前的一段公案,听得在场之人,不禁齐觉惊讶。

      “阿弥陀佛。”智善大师合掌道:“十八年前的公案,盟主是说常老九大闹敝寺……”

      “不是。”裴元钧摇头道:“就是常老丸坚欲和贵寺比武,贵寺方丈智通大师不愿和他结怨,正好兄弟在贵寺作客,要兄弟替双方排解,兄弟刚把常老九劝走,武当派派人下书,邀约贵寺派人会同剿贼,这档事,大师如何忘了?”

      智善大师哦道:“盟主说的是千手郎君?”

      裴元钧道:“不错。”

      清尘道长稽首道:“此事确是敝派奉邀少林派会剿的,因为千手郎君不仅武功绝高,又善使暗器,敝派已有不少弟子伤在他喂毒暗器之下,依然无法把他逮住。当日原不知盟主大驾就在嵩山。”

      孟不假插口道:“这件事,兄弟如何不知?千手郎君江上云淫恶滔天,又善易容之术,闹得江湖上到处鸡犬不宁,后来还是盟主老弟把他制住的。”

      裴无钧微微摇头道:“事情经过并不如此。千手郎君狡猾成性,少林,武当出动数十高手,到处搜索追踪,仍然鸿飞冥冥,无法找到他隐匮何处。兄弟当时认为追捕他的人数一多,反而使他提高警觉,更难找得到他,才要两派的人暂且回山,此事由兄弟一人侦访……”

      大家听他追述往事,谁都没有插口。

      裴元钧口气微顿:续道:“兄弟经过一月明查暗访,终于在云梦找到他的老巢。兄弟劝他随我回去武当,他仗着一身武功,自然不肯就范,和兄弟动上了手。如论武功,他原非兄弟之敌,但他外号千手郎君,双手在对敌之时,暗器层出不穷,均一一为兄弟破去。最后他使出暗藏袖中的‘青蜂针’,一按机簧,就可发射七十二支细如牛毛的毒针,而且这种针体积细小,不畏掌风,兄弟差点就把性命送在他的针下……”

      孟不假道:“这个老哥哥听你说过,所以后来经各大门派公议,把‘青蜂针’列为武林禁物,不准江湖上任何人使用了。”

      清尘道长道:“盟主差点负伤之事,贫道倒没有听人说过。”

      “此事兄弟从未向人提过。”裴元钧续道:“就在千手郎君射出‘青蜂针’之时,总算来了一个救星,来人以一柄银丝拂尘,破了千手郎君的七十二支毒针,兄弟也乘机一指,废去他右手穴道。”

      智善大师低宣一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来人莫非是白鹤道长?”

      武林中只有武功山灵禽观白鹤道长一柄银丝拂尘,擅破天下各种暗器,武林中把他列为三奇之一,与皮力孟不假齐名。

      “不错,正是白鹤道兄。”裴元钧道:“他因门下大弟子死在千手郎君暗器之下,才找到云梦去的。当时千手郎君自知决难逃脱,含泪跪地,请求白鹤道兄和兄弟二人,允许他回入屋中,和妻儿诀别。白鹤道兄先前还怕他逃逸,他指天为誓,自言恶贯既满,绝不再逃。

      兄弟看他神色似乎不假。就答应了他,好在他只有一间木屋,由兄弟和白鹤道兄扼守,谅他也插翅难飞。”

      他说到这里,深深的看了楚秋帆一眼,接着道:“哪知他入屋之后,久久未见出来,兄弟和白鹤道兄不觉起疑,推门进去,只见他和妻子已经双双服毒自戕。七孔流血,死状极惨。

      桌上还有他一封血书,上面除了他忏悔一生淫孽太重之外,并要求白鹤道兄在他遗书上署名为证……”

      孟不假:“他既已畏罪自戕,以谢天下,还要白鹤道长署名作甚?”

      裴元钧一字一字的道:“因为这封血书,他指定要兄弟保管……”他缓缓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已经陈旧的发黄的信封,递将过去,说道:“老哥哥看了就会明白。”

      孟不假接过信封,仔细的抽出一张信笺,那信笺上果然血迹斑斑;是用手指滴血所书,血字已经发黑,字迹也极为模糊,但仔细辨认,仍可看出字句来。

      孟不假看了一遍,信后果然有用墨书写的“白鹤子”三字,不禁瞪大双目,满脸惊异的道:“这……”

      裴元钧冷冷的道:“老哥哥现在相信了吧?”

      孟不假回头看看楚秋帆,不禁攒眉道:“会有这等事?”

      裴元钧道:“兄弟何用捏造?何况信上还有白鹤道兄的亲笔,他尚健在,老哥哥若是不信,不妨上一趟武功山,当面去问问他,当年的经过,是否如此。”

      清尘道长犹疑的道:“盂施主,千手郎君血书上究竟写些什么?”

      孟不假没有作声,就把血书递了过去。

      楚秋帆看孟师伯神色有异,心中止不住暗暗狐疑。

      只见清坐道长看完了血书,又递给了智善大师,智善大师看了一遍,口中只是低低的诵着佛号,依然把血书交给裴元钧。

      裴元钧并未把血书收起,脸色凝重,凛然道:“诸位道兄,现在都已明白兄弟的心情了,与其贻祸人间,不如壮士断腕。兄弟决不允许我裴某门下,出一个淫恶之徒……”说到这里,目光一下落到楚秋帆的身上,沉痛的道:“徒儿,为师扶养教育了你十八年,但你秉承你父遗传淫恶孽根,终几险害武林,为师不得不除恶务尽……”

      正待举拳!

      “且慢!”楚秋帆退后一涉,说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11-958.html - 2018-05-16
  • 第六章 六色春秋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其时正是早春三月之际,春意料峭,晨风尚寒,吹得渡劫谷中的草木乱摇,更送来阵阵花香草气,让人心身很是受用。  可一片大好春光中,竟是杀机四伏,气氛亦随之骤然紧张起来。  而那六个人发完话后就再无动静,便似已凭空消失了一般。  物由心耐不住... - 2018-07-10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六章 冯宗客听了许多埋怨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因为这一番耽搁,冯宗客赶到染云坊时,不免就听了许多埋怨。  这日是五娘生辰,约好了在五娘家聚宴。为着热闹,将榻几去了,只放一张长大食桌,五娘坐在主位上执勺分菜,郑痴儿一伙在左,诸姐妹在右,按着行序排坐。冯宗客来得晚,坐上了左侧的最未位子... - 2018-07-15
  • 柔黄的鸢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春季运动会尚未开始,我便因流感高烧进了医院。躺在周遭惨白的观察室里,我开始无比怀念徐青青的叽叽喳喳。  徐青青的到来,多少让我有些喜出望外。她是班里第一个赶来看我的同学,她一进门就欢叫:“哈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班的欧阳鹏在长跑里获... - 2018-07-31
  • 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是一生当中最美好的四年。在大学里,很多的事情是一生当中无法复制的:  第一个,在大学里一定要珍惜、维系和发展那种一辈子很难遇到的集体友情,大学的友情可以贯穿一生。  我既不同意更不反对大学期间谈恋爱,但是千万不要因为提前走入两人世界... - 2018-07-31
  • 谢谢你还记得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周末,我正在商店买帽子,手机响了,同事告诉我有个年轻人找我,让我有空给他打电话。  我默记着那一串陌生的号码,将电话拨过去,对方一下说出了我的名字,但声音有点犹豫。他说:“我是您的学生。您教过我历史,我叫张山。您还记得吗?”我在脑子里过... - 2018-07-31
  • 笨狼上课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只笨狼,独自在森林里呆得不耐烦了,就想去上学。学校里有那么多的小朋友,一定会很好玩。笨狼来到学校,坐在小朋友们中间,听老师讲课。第一节课,老师教大家学习词语。老师用红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苹果"两个字,告诉大家说:&... - 2018-07-31
  • 洪哥恋爱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时,洪哥是那种认死理的家伙,一是一,二是二,你跟他开任何玩笑,说任何有潜台词的话,他都很难体会奥妙。比如你告诉他:“洪哥,楼下有个姑娘叫你。”洪哥马上屁颠儿滚下楼去,一会儿上来疑问道:“哪儿呢?没有呀!”你告诉他今天是愚人节。洪哥眨... - 2018-07-31
  • 小兔智胜大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大象正在河里洗澡,小兔说:"象大哥,请你不要把河水弄脏了,不然会影响大家的饮水卫生。"大象自以为体重力大,不把兔子放在眼里,傲慢地说:"小东西,你不配教训我!你如果有本事把我拉上岸,我就不洗了!"小兔想了... - 2018-07-31
  • 几何惊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总是会做这样一类的梦:知道这一堂要考试,但是在大楼里上上下下,就是找不到自己的教室;要不然就是进了教室,老师来了,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上过这么一门课,也没有课本,坐在位子上,心里又急又怕。  还有最常梦到的一种,就是:把书拿出来,却发现上... - 2018-07-31
  • 小花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小女孩她叫美美。她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了,所以她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她最好的朋友是她养在花盆里一棵不知名的植物。  这株植物是她在孤儿院的后山发现的,发现它的时候,植物叶子黄黄的就要旱死了。于是她就把植物挖回来放在花盆里养,... - 2018-07-31
  • 问题的核心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动物园管理员们发现袋鼠从笼子里跑出来了,于是开会讨论,一致认为是笼子的高度过低。所以它们决定将笼子的高度由原来的十公尺加高到二十公尺。结果第二天他们发现袋鼠还是跑到外面来,所以他们又决定再将高度加高到三十公尺。  没想到隔天居然又... - 2018-08-02
  • 新编狐假虎威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自从老虎知道自己被狐狸骗了以后,心里非常生气,老虎几天都不好意思出门。老虎心想:“好一只臭狐狸,居然敢欺骗到我万兽之王的头上,如果下次再让我见到了那只狐狸,我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让他生不如死!我也要让他尝一下上当的滋味。”  几天都没有... - 2018-08-02
  • 安娜和小矮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安娜的脑袋里面有个小矮人不止一天两天了。几天前,安娜刚过完她的六岁生日。一天晚上,安娜站在自己的床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铺她的印花鸭绒被,这时她发现了小矮人!小矮人坐在被子上一朵艳丽的玫瑰印花中间。他可真小,把他头上戴的紫罗兰色的尖顶... - 2018-07-31
  • 有眼睛的鞋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的小动物都爱穿狐狸大婶做的鞋。因为狐狸大婶做的鞋下面有眼睛呢,走路不会踢到石子,在田里走,也不会踩坏小苗。上一次小刺猬迷了路,幸亏穿了狐狸大婶做的鞋子,才找到了家。大家都急着要穿这种鞋,狐狸大婶就天天忙着做鞋。白天她坐在大树下&#... - 2018-07-31
  • 风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晚上睡觉时,尽管我盖了两床被子,可还是被冻醒了。  我静静地站在沙发前,寻找风源。“呜呜!”风,是从墙后吹过来的。我把耳朵贴了过去听听。  “呜呜……好冷啊……”  “谁?”我壮着胆子问。  “我是风。可不可以让我进屋暖和下?”  “不... - 2018-07-31
  • 善良的精灵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大森林里,住着一个善良的小精灵,她总是扇动着她透明的翅膀偷偷地飞到城市里去玩。精灵的妈妈告诫她说:“孩子不要去城市里玩,那里很复杂会有危险的。”  小精灵觉得妈妈的话没道理,她不觉得城市有多复杂,而且城市里到处高楼林立,还有充满欢... - 2018-07-31
  • 童话里的公主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因为图书馆里的保管员疏忽,童话宝库里的一位公主跑到了人间,公主从没来到过真正的人间,因为她一直生活在童话里。  公主来到了人间,她不得不收起了她那些贵重的衣服,昂贵的桂冠,除去了这些公主和平常的女孩没有任何区别,她被送进了学校。  在学... - 2018-07-31
  • 美美与大公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美美是一个对绘画很有天赋的小女孩,画报上印过的动物图像,只要看一遍,她就可以提笔画。所有的动物之中,美美最喜欢的就是大公鸡。美美出生在城里,其实没有见过真正的大公鸡,妈妈就很疑惑地问她:"为什么你不喜欢羊,不喜欢老虎,偏偏喜欢大... - 2018-07-31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会唱歌的汽车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砰——"车门刚关上,车主按了按遥控器。"嘟——",汽车哼着小调,唱了起来。"啊!多美的歌声呀!唉!只可惜只有一句!"汽车旁边的行道树叹息道。"大树伯伯,你这就是外行了,你想想,要... - 2018-07-31
  • 树洞外的月亮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棵山核桃树下的树洞里,住着老鼠奶奶和小老鼠。他们在那里住了很多年。老鼠奶奶越来越老,她的牙齿掉光了,她不再出来晒太阳了,她不再和小老鼠靠在一起看月亮了,连她最爱吃的核桃酥也吃得很少很少了。一个晚上,老鼠奶奶把小老鼠叫到床边,说:&#... - 2018-07-31
  • 花栗鼠的项链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花栗鼠的小屋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项链,彩色的豆子项链,别致的果核项链,好玩的石子项链……她要送给大家一人一条。小松鼠挑来选去,每一条都很喜欢,"你还是拿这条松子项链!"花栗鼠取下散发着阳光味道的松子项链,"有它陪... - 2018-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