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族也无可厚非,但因此残害曾为同门的水秀,却令林青难以释怀。

      白石木然道:青霜令使可从暗道离开,无须出入流星堂。这也解释了青霜令使何以在那地下石室中早有预备。

      林青听公然承认与青霜令使勾结,淡然一笑:不知道现在应该如何称呼你,白兄,还是物兄?这一声物兄自是不无讽刺之意。

      白石一声长叹:林兄可知小弟本名白石,加入英雄冢后才更姓为物。

      林青耸肩:那又如何?白水相约也罢,物水相约也罢,琴瑟王亦难复生了!

      白石垂首,轻轻一拍坐下木椅:这椅中机关与石室中的近千斤火药相连,刚才只要我轻轻一碰,暗器王、许少侠、青霜令使、无念宗都将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林青一凛,口中却浑若无事地冷笑道:原来小弟无恙而返,还多亏了白兄手下留情?

      白石一叹,神情十分矛盾:我常常在想,人生在世,可以反几次?是否可以因为一次错误,而再犯下一次错误?看来他对反出四大家族不无悔意,却难以下定决心再次背叛御泠堂。

      林青正色道:白兄当是明事理之人,既然已铸成大错,何不弃暗投明?白石再叹:何为暗?何为明?自古成王败寇,项羽若在鸿门宴上杀了刘邦,史书上便决不会有汉高祖;玄武门前李世民若败于李建成之手,唐太宗亦只是一个弑兄篡位不成的反贼而已

      小弦一震。诚如白石所说,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目的相同,只是手段各异。历史从来只会记载成功者的足迹,一旦开天换地、朝权易手,千百年后,谁又会知道这一场明争暗斗的真相?谁又会知道开国功臣的背后,还掩埋着百世宿敌的尸骨?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相争的已不仅仅是要助明将军登基,而是为了自身生存的一场抗争!

      可是,那些自幼被灌输的侠义之念是如此根深蒂固地占据着小弦的心灵,他始终坚信着邪不压正。

      不!小弦忍不住大声道,我只知道留名千古的都是英雄,遗臭万年的都是坏蛋!

      许少侠,你以为历史的评说果然是真实无误么?白石冷笑,正义与邪恶并无界限,只不过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一个理由。

      小弦迷惑了,白石的话似乎也有道理,虽然隐隐觉得自己的坚持并没有错误,却不知如何反驳。

      林青缓缓道:我从不去管什么大道理,也没有建功立业的野心。我只知道,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没有权力为了自己的私欲让无辜的人们为之送命!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战士,有几个人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而战的?当把一个个所谓的真命天子送上龙椅时,那些拖着残肢断臂告老还乡的勇士们又得到过什么样的快乐?

      白石身体猛然一颤,林青的话击中了他的内心。或许就是因为那份迷茫,他才会从四大家族中背叛。因为他不知道为了多年以前的天后遗命,把齐整的江山重新弄得四分五裂有何意义?他也不知道明氏的朝廷与现在的朝廷会有什么不同,无非是换了一代天子、一代朝臣,对于普天下的百姓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一刹,白石忽觉得自己似乎已懂得明将军为何大权在手、却迟迟不愿夺取皇位的心思!

      林青傲然道:所以,在我心目中的真正英雄,只有令公、武穆,这寥寥数人而已。

      北宋杨业,率八子抗辽,人称杨家将,最后都一一战死沙场;南宋岳飞挂帅抗金,精忠报国,被奸相秦桧所害。他们虽不是什么立下不世功业的开国功臣,却是百姓眼中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小弦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光芒!林青的话如晨钟暮鼓点醒了他,令他终于真正明白了侠的真谛:乱世中逞勇的血性豪情不足一道,面对强敌侵略、保护苍生子民家园的锄强扶弱,才是真正的肝胆侠者、豪杰英雄!

      白石的身份泄露,已知难容于京师:本对林青不无杀机,但听到暗器王这一番肺腑之言,那些似乎早已随岁月而逝的少年雄志重又涌上心头:师父物由风收他为徒,经过数十载苦练武学,终列入英雄冢物氏门墙,后来物由风因病早役,又得到四大家族上一代盟主物由萧的指点,与物天成并称英雄冢最杰出的两位弟子,本是怀着满腔抱负,无奈在英雄冢门主之争中输给了物天成。心灰意冷之际却被告之天后遗命,随即身怀重任潜入京师,一心要助明将军重夺江山;然而,明将军的暧昧态度却让他无可奈何,甚至无所适从,十余年的光阴就耗费在京师中、在无休止的等待与准备之中流失,他不想默默无名,他要做开创基业的英雄,可现实却令他难展宏图。于是,御泠堂趁虚而入

      没有明将军,我们就不能完成一番事业么?身为英雄冢的嫡传弟子,白石并不畏惧死亡,那是他的荣耀。所以即使当年孤身面对御泠堂数大高手的围逼时,他也依然可以力抗不屈。可是,当青霜令使悠悠问出这句话时,白石却不由怦然心动。执著的信念本已在数年的沉默中犹豫,燃烧的热血本已渐渐冷却,却因这一句话而重焕生机。

      是啊,大丈夫成名立业,并不是一定要借助天后传人的!

      是否另立新主并不重要,我只希望,四大家族能与御泠堂联手,化解这百世的宿仇!年轻且惊才绝艳的御泠堂主当时如此道,眼中是欲酬壮志的激昂、真诚相待的恳切。

      白石心想:如果能在自己手里将这段纠结千年的恩怨了结,那将是何等巨大的功德啊!

      于是,背叛就在稍纵即逝的犹豫和足可说服自己的理由中,顺理成章地发生了。英雄冢嫡传弟子,成为了御泠堂火云旗紫陌使!

      直到胸怀大志的御泠堂主消失三年,青霜令使渐掌堂中大权;直到白石发现了青霜令使真正的野心与目的;直到鸣佩峰前惊世一战、离望崖前十余名四大家族精英弟子的死讯传来;直到水秀昨夜死于青霜令使之手白石才真正明白,千年世仇只有以某方的毁灭而终结,他的理想或许一如他苦研多年的花月大阵,只不过是一场看似浮华的流光掠影。

      可是,他不愿意、也不能够用另一次背叛,来否定最初的背叛,他只能将那镜花水月般的理想之梦继续做下去,直至完全破灭。

      然而,此刻听到林青的话,白石才恍然惊悟:原来,错误并不是从背叛时发生,而是从他立下少年的宏愿时,就已经无法回头地踏入了这身不由已的江湖!

      白石此刻脸上冷汗涔涔而下,再无平日的从容儒雅之态。

      一时间,三人都默不作声,各怀心思。紫微厅中弥漫着一种悲壮而令人气血沸腾的氛围。

      白石怅然半晌,方道:昨夜之事我并不知情,乃是青霜令使假借我之名相约水秀。今日他又传水秀死讯,故意调开我,与林兄单独相会于石室中。我、我实不愿被他如此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亦是他刚才几乎想发动机关,让林青与青霜令使同归于尽的真正原因。

      林青漠然道:白兄又为何收手?

      白石慢慢道:因为我已无退路。若是再叛出御泠堂,天下之大,我亦无处容身。何况,以青霜令使之能,恐怕也早已将此机关毁去。白石惭愧,实不敢轻试。此刻提到青霜令使的名字时,白石眼中闪过一丝既敬且惧的神色。

      林青叹道:白兄何须把自己说成是贪生怕死之徒。我宁愿相信白兄胸中尚存一丝仁义,所以才不愿意被青霜令使左右。

      白石一震,蓦然抬头:林兄可愿放我一条生路?

      林青一笑:白兄言重了。林某恩怨分明,琴瑟王之死我自会找真凶理论。

      白石咬牙,似下了什么决定:好!景、景阁主等人不日将入京,小弟无颜相见,今夜便会离开京师。他说到景阁主三个字时明显一顿,大概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15-978.html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五章 剥茧抽丝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路上跌跌撞撞,连摔了好几跤。衣衫被树枝划破,手掌与膝盖蹭出血迹,他却浑然不觉。这一刻,小弦只觉心中郁闷至极,却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宣泄,只能奋力奔跑,直跑到精疲力竭,方才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天空中一轮淡黄色的月亮,拼命喘息起来。他的... - 2018-07-01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五章 凌霄之狂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一路快马加鞭,星夜兼程,沿路打听那戏班的下落。他原担心敌人隐匿形迹,甚至化整为零,追踪起来不免大费周折。谁知一路上竟有不少人都见过戏班出现。这戏班虽然经过各地时并不停下来演出,却是大张旗鼓,令围观者皆知。  林青心知敌人必然是故意如... - 2018-06-30
  • 第二章 相见不欢_绝顶_故事大全
  •   岳阳府洞庭湖边的一家酒楼上,一位三十余岁,面容英俊,气宇轩昂的青衣男子在酒桌边临窗而立,似在遥望洞庭秋色,又似在想着什么心事。最奇特的,是他身后一个长形包袱,略高过头顶。  荆楚大地,幅员千里,凌然万顷。洞庭湖近看碧波荡漾,鱼龙吹浪,湖... - 2018-06-30
  • 第八章 宿敌初逢_绝顶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并不高大,相貌亦比小弦想象中远为年轻,近五十的年纪瞧起来不过三十许人。最奇特的是他那头不见一丝杂质、极有金属质感的乌发,仿若绸缎;那透着莹玉神采的肌肤,被身后将军厅黑色的墙壁所衬,更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小弦略带好奇地望着明将... - 2018-06-30
  • 第三章 劫富济贫_绝顶_故事大全
  •   就见那信下面并无落款,只画着一只大大的鞋。  小弦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想不到我们刚刚输了一场豪赌,就有人送来银子救急了。林青却是一脸凝重,轻轻叹道:他终于找到我了。  小弦问道:他是谁?是林叔叔的好朋友么?  林青淡然一笑:不过是旧相识,... - 2018-06-30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一章 飞琼刺杀_绝顶_故事大全
  •   凝秀峰位于京师东南三里处,因是皇室禁地,寻常百姓皆不得入,所以虽有凝秀之名,却一向颇为冷清,难有人迹。但此刻的峰腰处却有数名带刀侍卫守住唯一通往峰顶的山道,显得极不寻常。  峰顶上有三人。两人于前,一人稍稍落后几步。前面的两人一位紫服华... - 2018-06-30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 - 2018-06-23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