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奇也奇在这里,他明明绕着这一丈方圆走动。

      祝天俊发出来的一蓬剑雨,好像找不到主儿,失去了攻击的对象一般,一阵飘洒之后,就雨过天晴,突然消失!

      须知祝天俊发出来的百十点剑雨,当然全是幻景,真正的剑尖,只有一点,这一点剑尖,夹杂在许多幻景之中,可实可虚,你为他幻景所迷,不知所措,他即可乘虚而入,攻你不备,一剑克敌。

      祝天俊在邵玄风施展“八卦剑法”之时,当然已经攻出了一剑,只是这一剑刺了空而已!

      外人只看到剑雨缤纷,没有看到他发剑,故而也只能看到飘洒的剑雨,忽然消失。

      邵玄风并不理会漫天剑雨,也没有去理会剑雨的消散,他仍然脚踏八门,一路的劈剑,一道接一道的剑光,越劈越快,一个人也越转越快。

      他只有一柄长剑,当然不可能把一丈方圆,交织成一面剑网,但因为他脚踏的是八卦方位,剑光也忽而在东,忽而在西,有如闪电一般,时隐时现!

      祝天俊站在中间,似乎有些迷惘,邵玄风明明从他身前走过,他却视若无睹,只是注视着时隐时现的剑光,迟迟没有出手,这样过了半响,才口中大喝一声,挥剑朝邵玄风的剑光劈去。

      其实邵玄风劈出一剑,剑光亮处,他人早已转开,祝天俊却是朝他剑光亮处劈去,这一剑自然落了空。

      他一剑落空,岂肯甘休,右腕连挥,接连又劈出了七八剑之多。

      但这七八剑,记记都是劈向剑光亮处,等到剑势劈到,邵玄风的剑光,早已隐去,自然也全落空。

      原来这就是八卦剑法的奇妙之处,因为“八卦剑法”的剑理,完全依据先天八卦,分为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门,颠倒使用。

      你只要落入他八卦剑阵之中,就像陆逊进入了诸葛亮的八阵图,不辨东西南北,不分日月星辰。外人虽然看得清清楚楚,但祝天俊却当局者迷,被剑光所惑,根本看不见邵玄风,他所能看到的,只是时隐时现的剑光而已。

      崆峒派近三千年来,用尽心机,搜尽各派剑法,加以精研破解,八大门派的剑法,几乎全有了破解之法。

      只是邵玄风剑术精湛,从他手中使出来的“八卦剑法”,和八卦门原来的“八卦剑法”,路数虽同,精华所在,自然大大的不同,故而祝天俊虽深谙“八卦剑法”的破法,还是被颠倒八门所困。

      但祝天俊毕竟是姬山主嫡传的门人,此时连劈八剑,心头登时警觉!

      他先前说过,只要有人在他剑下,走出十招,就算他落败,他方才发过两剑,再加上的八剑。岂非已经十招?这下可把祝天俊激怒了,只见他昂首发出一声龙吟般清越长啸,青萍剑向空一点,一道青影,突然间矫若天龙,腾空而起,一下就脱出八卦剑阵的困境,往上飞起三丈多高。

      往上飞起,正是破解“八卦剑法”最有效的方法,祝天俊升到三丈高处,啸声一歇,青萍剑凌空一抖。

      刹那间,青光暴涨,一下就爆出九道剑光,每一道剑光都粗逾碗口,青气蒙蒙,像匹练般下垂,朝邵玄风当头射下。

      宋镇山看得脸色微变,低低的道:“分光剑法!”这一招剑法,除了宋老爷子,还能叫得出“分光剑法”,其他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叫得出名堂来。

      没错,祝天俊使出来的这招剑法,正是“分光剑法”中的一招“九龙取水”,是姬山主和崆峒四皓精研出来,专门破解“八卦剑法”的一招精奇剑法。

      一招之间,九剑同发,其中八道剑光,专破你八卦门户,另外一剑,却是九剑中的主力,专门对付使“八卦剑法”的人。

      试想“八卦剑法”一举破去之际,这多出来的一剑。岂不正好致你于死地么?邵玄风发现祝天俊冲天飞起,突出“八卦剑法”的围困,心头也暗暗惊凛!“此人果然不可轻估!”

      此时瞥见祝天俊一招之间,发出九道剑光,垂直射下,心头更是惊凛,他练剑数十年,自然看得出祝天俊这九道剑光,正好破解本门剑法。

      而且其中一道剑光,是专对自己而发,但此刻他已无暇多作索解。口中大喝一声,长剑一挥,朝上迎起。

      以一道剑光,和九道剑光硬拼,无论你如何算法,绝不会占到胜算的。这道理,邵玄风当然懂。

      但他希冀的是对方九剑之中,只有一剑是实剑,其余八剑是幻景,对方虽以压到之势,由上而下,但自己在修为上或可胜过对方。

      但他这下却估计错误了,祝天俊这九道剑光,看去虽无先后,那是剑发得快,“分光剑法”,不同于其他剑法者,就是没有一剑虚招!

      华山掌门商景云和武当玉玄子,看出情形不对,同时飘身掠出。

      八卦门甘玄通眼看掌门师兄划出一道剑光,去抵御对方九剑,绝难取胜,他本来还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上去?但看到商景云,玉玄子双双抢出,也立即跟了上去。这原是眨眼功夫的事,但听“呛”“呛”两声剑鸣,大家只觉奇亮耀目,几乎眼不开眼睛!

      紧接着但听傻响起九声”当、当”金铁交击之声,急骤得如同金鼓齐呜,风云丕变,使人心弦跟着狂震!

      那先后两声“呛、呛”剑鸣,是华山掌门商景云和武当玉玄子两人同时掣出长剑的声音。

      商景云大白剑一挥,划起寻丈长一道银白的匹练,迎空卷去,他这道银白剑光,映日生辉,奇亮无比。

      武当玉玄子的青钢剑,也同时出手,他挥起的是一圈青色弧形剑光,但却去势悠然,柔顺如水,深得“太极剑法”以静制动,以柔克刚的要旨,显得炉火纯青!

      这两位武林中有着崇高身份的人,居然不顾身份,挥剑而起,可见情势是如何严重了!

      九声金铁狂呜,当真有石破天惊之势,漫天剑光,突然尽敛,大家耳中还在嗡嗡不绝,但全场却已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

      大家举目看去,祝天俊已经落到地上,他那张玉面朱唇的俊脸,此时变得铁青,星目之中,流动着浓重的杀气,剑眉还在轻微的剔动,他想竭力表示他行若无事,但却掩不住心浮气喘,胸口在起伏不停。

      邵玄风一柄长剑已然寸寸折断,一个人同样气喘不停,神情显得很狼狈,敢情他一口气接下了祝天俊七剑。

      其余两剑,则由商景云,玉玄子替他分担了去,是以两人就站在他边上。

      甘玄通跟踪掠去,已经稍迟了一步,并未凑上数去,此刻急急抢到掌门师兄身边,低声问道:“掌门人,你没事吧?”

      邵玄风望了他一眼,张口说道,“没……”

      他不张口倒也没事,这一张口,只说了一个“没”字,就一个踉跄,几乎倾跌下去。

      甘玄通大吃一惊,急忙一把把他扶住,问道:“掌门人怎么了?”

      邵玄风略为歇了歇,虚弱的道:“奇怪,愚兄突然感到真气有些不继……”

      甘玄通道:“掌门人快坐下来歇息。”

      他扶着邵玄风坐下,心中已经有数,自己一行人,极可能都着了敌人的道。

      只要和敌人动手,运动过真气的人,都会真气不继,真气涣散,这一情形,分明是中了慢性散功之毒。

      这是什么时候被他们做的手脚呢?不错,自己一行人步入会场之际,都曾由对方两名黄衣少女替大家在衣襟上别上“贵宾”绸条的,准是那时候下的毒!

      天地教处心积虑,显然是要把自己一行人坑在这里,以遂他们称霸武林的阴谋,因为自己一行人,可以说是八大门派的精英所在,也是他们称霸武林的唯一阻力!

      甘玄通一念及此,那还忍耐得住,虎得直起身来,双目轩动,怒形于色,厉声喝道:

      “祝天俊,你们好卑鄙的手段,好毒辣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9-918.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
  • 第二十五章 枰争天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这日从清晨弈至午间,小弦已是三度逼和愚大师。  第四局愚大师空占子力优势,偏偏被小弦不断以闲着求和兑子,弄得缚手缚脚,终又是一局和棋。他虽是老成心性,却也不免因棋生怨,一甩大袖,将棋盘拂乱,气鼓鼓地道:似你这般下棋有何趣味?难道你就一心...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
  • 第二十二章 急转直下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铁扇相公文紫宸见邛崃怪叟说出自己来历,不禁阴笑道:“庞大侠好说,咱们既然遇上了,区区就送个人情,替你招魂罢!”  他说话之时,一派斯文,但话声才落,人已向前一纵身,双掌闪电平推而去,一股极强大的潜力,直向邛崃怪叟胸前逼去!... - 2018-05-29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那些日子李兰早出晚归,她所在的丝厂已经停产闹革命了,宋凡平留给她一个地主婆的身份,她每天都要去工厂接受批斗。李光头没有了宋钢,也就没有了伙伴,他整日游荡在大街小巷,像是河面... - 2018-02-01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二章 天山双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突然,青衫神叟睁开了双目,看也不看玉面煞神,将玉盘端放在膝前,以盘中双筷之一,将食物莱蔬分作两半,吃了起来,食毕将玉盘向原处一放,依然闭目跃坐如故。  玉面煞神不禁气结,怒声说道:“老二,你总不能不让我吃东西吧!”  青衫神叟依然毫不理... - 2018-05-27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二十二章 商道即人道_商道_故事大全
  •   消息很快又传遍了义州城,这次大家都说林尚沃第三次被那个二流子给蒙了。但10天以后,那个黄海道人回来了,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离开时空空的10辆牛车回来时已装满了人参,并且都是质量上乘的六年根参。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次轮到林尚沃大吃一... - 2018-01-12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