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奇也奇在这里,他明明绕着这一丈方圆走动。

      祝天俊发出来的一蓬剑雨,好像找不到主儿,失去了攻击的对象一般,一阵飘洒之后,就雨过天晴,突然消失!

      须知祝天俊发出来的百十点剑雨,当然全是幻景,真正的剑尖,只有一点,这一点剑尖,夹杂在许多幻景之中,可实可虚,你为他幻景所迷,不知所措,他即可乘虚而入,攻你不备,一剑克敌。

      祝天俊在邵玄风施展“八卦剑法”之时,当然已经攻出了一剑,只是这一剑刺了空而已!

      外人只看到剑雨缤纷,没有看到他发剑,故而也只能看到飘洒的剑雨,忽然消失。

      邵玄风并不理会漫天剑雨,也没有去理会剑雨的消散,他仍然脚踏八门,一路的劈剑,一道接一道的剑光,越劈越快,一个人也越转越快。

      他只有一柄长剑,当然不可能把一丈方圆,交织成一面剑网,但因为他脚踏的是八卦方位,剑光也忽而在东,忽而在西,有如闪电一般,时隐时现!

      祝天俊站在中间,似乎有些迷惘,邵玄风明明从他身前走过,他却视若无睹,只是注视着时隐时现的剑光,迟迟没有出手,这样过了半响,才口中大喝一声,挥剑朝邵玄风的剑光劈去。

      其实邵玄风劈出一剑,剑光亮处,他人早已转开,祝天俊却是朝他剑光亮处劈去,这一剑自然落了空。

      他一剑落空,岂肯甘休,右腕连挥,接连又劈出了七八剑之多。

      但这七八剑,记记都是劈向剑光亮处,等到剑势劈到,邵玄风的剑光,早已隐去,自然也全落空。

      原来这就是八卦剑法的奇妙之处,因为“八卦剑法”的剑理,完全依据先天八卦,分为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门,颠倒使用。

      你只要落入他八卦剑阵之中,就像陆逊进入了诸葛亮的八阵图,不辨东西南北,不分日月星辰。外人虽然看得清清楚楚,但祝天俊却当局者迷,被剑光所惑,根本看不见邵玄风,他所能看到的,只是时隐时现的剑光而已。

      崆峒派近三千年来,用尽心机,搜尽各派剑法,加以精研破解,八大门派的剑法,几乎全有了破解之法。

      只是邵玄风剑术精湛,从他手中使出来的“八卦剑法”,和八卦门原来的“八卦剑法”,路数虽同,精华所在,自然大大的不同,故而祝天俊虽深谙“八卦剑法”的破法,还是被颠倒八门所困。

      但祝天俊毕竟是姬山主嫡传的门人,此时连劈八剑,心头登时警觉!

      他先前说过,只要有人在他剑下,走出十招,就算他落败,他方才发过两剑,再加上的八剑。岂非已经十招?这下可把祝天俊激怒了,只见他昂首发出一声龙吟般清越长啸,青萍剑向空一点,一道青影,突然间矫若天龙,腾空而起,一下就脱出八卦剑阵的困境,往上飞起三丈多高。

      往上飞起,正是破解“八卦剑法”最有效的方法,祝天俊升到三丈高处,啸声一歇,青萍剑凌空一抖。

      刹那间,青光暴涨,一下就爆出九道剑光,每一道剑光都粗逾碗口,青气蒙蒙,像匹练般下垂,朝邵玄风当头射下。

      宋镇山看得脸色微变,低低的道:“分光剑法!”这一招剑法,除了宋老爷子,还能叫得出“分光剑法”,其他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叫得出名堂来。

      没错,祝天俊使出来的这招剑法,正是“分光剑法”中的一招“九龙取水”,是姬山主和崆峒四皓精研出来,专门破解“八卦剑法”的一招精奇剑法。

      一招之间,九剑同发,其中八道剑光,专破你八卦门户,另外一剑,却是九剑中的主力,专门对付使“八卦剑法”的人。

      试想“八卦剑法”一举破去之际,这多出来的一剑。岂不正好致你于死地么?邵玄风发现祝天俊冲天飞起,突出“八卦剑法”的围困,心头也暗暗惊凛!“此人果然不可轻估!”

      此时瞥见祝天俊一招之间,发出九道剑光,垂直射下,心头更是惊凛,他练剑数十年,自然看得出祝天俊这九道剑光,正好破解本门剑法。

      而且其中一道剑光,是专对自己而发,但此刻他已无暇多作索解。口中大喝一声,长剑一挥,朝上迎起。

      以一道剑光,和九道剑光硬拼,无论你如何算法,绝不会占到胜算的。这道理,邵玄风当然懂。

      但他希冀的是对方九剑之中,只有一剑是实剑,其余八剑是幻景,对方虽以压到之势,由上而下,但自己在修为上或可胜过对方。

      但他这下却估计错误了,祝天俊这九道剑光,看去虽无先后,那是剑发得快,“分光剑法”,不同于其他剑法者,就是没有一剑虚招!

      华山掌门商景云和武当玉玄子,看出情形不对,同时飘身掠出。

      八卦门甘玄通眼看掌门师兄划出一道剑光,去抵御对方九剑,绝难取胜,他本来还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上去?但看到商景云,玉玄子双双抢出,也立即跟了上去。这原是眨眼功夫的事,但听“呛”“呛”两声剑鸣,大家只觉奇亮耀目,几乎眼不开眼睛!

      紧接着但听傻响起九声”当、当”金铁交击之声,急骤得如同金鼓齐呜,风云丕变,使人心弦跟着狂震!

      那先后两声“呛、呛”剑鸣,是华山掌门商景云和武当玉玄子两人同时掣出长剑的声音。

      商景云大白剑一挥,划起寻丈长一道银白的匹练,迎空卷去,他这道银白剑光,映日生辉,奇亮无比。

      武当玉玄子的青钢剑,也同时出手,他挥起的是一圈青色弧形剑光,但却去势悠然,柔顺如水,深得“太极剑法”以静制动,以柔克刚的要旨,显得炉火纯青!

      这两位武林中有着崇高身份的人,居然不顾身份,挥剑而起,可见情势是如何严重了!

      九声金铁狂呜,当真有石破天惊之势,漫天剑光,突然尽敛,大家耳中还在嗡嗡不绝,但全场却已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

      大家举目看去,祝天俊已经落到地上,他那张玉面朱唇的俊脸,此时变得铁青,星目之中,流动着浓重的杀气,剑眉还在轻微的剔动,他想竭力表示他行若无事,但却掩不住心浮气喘,胸口在起伏不停。

      邵玄风一柄长剑已然寸寸折断,一个人同样气喘不停,神情显得很狼狈,敢情他一口气接下了祝天俊七剑。

      其余两剑,则由商景云,玉玄子替他分担了去,是以两人就站在他边上。

      甘玄通跟踪掠去,已经稍迟了一步,并未凑上数去,此刻急急抢到掌门师兄身边,低声问道:“掌门人,你没事吧?”

      邵玄风望了他一眼,张口说道,“没……”

      他不张口倒也没事,这一张口,只说了一个“没”字,就一个踉跄,几乎倾跌下去。

      甘玄通大吃一惊,急忙一把把他扶住,问道:“掌门人怎么了?”

      邵玄风略为歇了歇,虚弱的道:“奇怪,愚兄突然感到真气有些不继……”

      甘玄通道:“掌门人快坐下来歇息。”

      他扶着邵玄风坐下,心中已经有数,自己一行人,极可能都着了敌人的道。

      只要和敌人动手,运动过真气的人,都会真气不继,真气涣散,这一情形,分明是中了慢性散功之毒。

      这是什么时候被他们做的手脚呢?不错,自己一行人步入会场之际,都曾由对方两名黄衣少女替大家在衣襟上别上“贵宾”绸条的,准是那时候下的毒!

      天地教处心积虑,显然是要把自己一行人坑在这里,以遂他们称霸武林的阴谋,因为自己一行人,可以说是八大门派的精英所在,也是他们称霸武林的唯一阻力!

      甘玄通一念及此,那还忍耐得住,虎得直起身来,双目轩动,怒形于色,厉声喝道:

      “祝天俊,你们好卑鄙的手段,好毒辣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9-918.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五章 飞天神魔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令狐大娘听得一怔,道:“秦夫人是给芳儿作媒?”  秦映红笑道:“是呀,毒君、毒后只有这么一个世子,令孙女一嫁过去,就是毒世子的妃子,毒君、毒后早就不问事了,把毒王宫交给世子掌管,令孙女就是毒王宫的女主人。”  令狐大娘望望毒君、毒后,说... - 2018-03-31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 - 2018-04-19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二十三章 误中暗算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路旁一片草地上,一共站着六个人,谢少安骑在马上,自然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  那是六合门的段斗枢、八卦门高德辉、三元会霍长泰、长江帮于显、洞里赤练贺锦肪,和河海客,一共六个人。  他们这几个人站在路旁,又有什么事呢?但他还未驰到近前,已然... - 2018-03-31
  • 第二十一章 寿诞盛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赶回赵府,只见剥皮猴徐永燮负手站在阶前,似在等候什么人,一见四人回来,立即迎了上来,含笑拱手道:“杨大侠、谢大侠四位回来了,敝少主听说四位昨晚出去,一晚未归,心中甚是焦急,今日一早,就命兄弟在这里恭候……”  杨继功未待他说完,连连拱手... - 2018-03-31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
  • 第二十五章 千里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拱手拱道:“香香被这里的少应主所劫持,在下两人一路追踪前来……”  九毒娘子没等他说完,蛮靴轻跺,叹息道:“这么说来,地窖里的人,也是你们放的了?这下真把我这大姐整惨了!”  乾坤手杨开泰诧异的道:“姑娘认识他们么?”  九毒娘子...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四章 一步之差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九毒娘子娇笑道:“好啊,你们瞒着我结拜了兄弟,把我老姐姐放到那里去了?”  范殊接口道:“你自然是我们的大姐了。”  九毒娘子媚眼一溜,问道:“你们真的认我这个大姐?”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九毒娘子膘着白少辉,低低问道:“你... - 2018-03-10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二十三章 借犬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  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 - 2018-03-10
  • 第二章 兰赤山庄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这,简直如梦似幻!  卓少华看得目瞪口呆,半响说不出话来!  万大川站在他边上,嘿的笑道:“少爷,现在你相信了吧?”  “不!”卓少华摇着头道:“我方才明明来过,爹明明就躺在这里,他老人家还说……”  万大川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问道:“老... - 2018-04-12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
  • 第二十章 一掌克毒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王立文眼看白少辉真的让九毒娘子点了穴道,不觉犹疑的道:“白尼那是真要跟她去了?”  白少辉淡淡一笑道:“兄弟虽被她点了穴道,但她也给了解药,咱们这是交易,这就谁也没欠谁了。”  钱春霖为人工于心计,已经听出白少辉言外之意,心中暗道:“听... - 2018-03-09
  • 第二十一章 南北帮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就在逢老邪发动攻势的同时,白少辉也振剑而起,青光骤发,反击过去。  只见两人剑风激荡,展开了一场恶战彼此都以快速绝伦的手法抢攻,片刻之间已然互攻了二十余招。  逢老邪一柄阔剑大开大阖,一剑跟一剑,连绵而上!剑上迸发的罡力,也一剑重过一剑... - 2018-03-10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二章 罗浮奇人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陆少游目光直注,喝道:“快说,你为什么要假扮蓑衣老人的?”  那人被扣着手腕,骨痛欲折,一张脸胀得色若猪肝,说道:“好汉快请放手,小的会说,会说。”  陆少游五指一松,冷哼道:“你若有半句虚言,我就毙了你。”  “是,是,小的不敢。” ... - 2018-04-16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二十一章 跑来了一只狐狸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就在这当儿,跑来了一只狐狸。  “你好。”狐狸说。  “你好。”小王子很有礼貌地回答道。他转过身来,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这儿,在苹果树下。”那声音说。  “你是谁?”小王子说,“你很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来... - 2018-03-23
  • 第二十章 恶蛊尽歼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那小山岗上,突然间,羯鼓咚咚,牛角呜呜,猛吹猛打起来!  也就在此时,小山岗上的上空,突然间,出现了一幅奇景!  原来吹打乍起,那三个绿衣少女,和一个苗童左挽花篮,右手朝篮中抓起一把东西,朝空中遥遥撒开。  这迎空一撒,随手撒... - 2018-03-30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