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奇也奇在这里,他明明绕着这一丈方圆走动。

      祝天俊发出来的一蓬剑雨,好像找不到主儿,失去了攻击的对象一般,一阵飘洒之后,就雨过天晴,突然消失!

      须知祝天俊发出来的百十点剑雨,当然全是幻景,真正的剑尖,只有一点,这一点剑尖,夹杂在许多幻景之中,可实可虚,你为他幻景所迷,不知所措,他即可乘虚而入,攻你不备,一剑克敌。

      祝天俊在邵玄风施展“八卦剑法”之时,当然已经攻出了一剑,只是这一剑刺了空而已!

      外人只看到剑雨缤纷,没有看到他发剑,故而也只能看到飘洒的剑雨,忽然消失。

      邵玄风并不理会漫天剑雨,也没有去理会剑雨的消散,他仍然脚踏八门,一路的劈剑,一道接一道的剑光,越劈越快,一个人也越转越快。

      他只有一柄长剑,当然不可能把一丈方圆,交织成一面剑网,但因为他脚踏的是八卦方位,剑光也忽而在东,忽而在西,有如闪电一般,时隐时现!

      祝天俊站在中间,似乎有些迷惘,邵玄风明明从他身前走过,他却视若无睹,只是注视着时隐时现的剑光,迟迟没有出手,这样过了半响,才口中大喝一声,挥剑朝邵玄风的剑光劈去。

      其实邵玄风劈出一剑,剑光亮处,他人早已转开,祝天俊却是朝他剑光亮处劈去,这一剑自然落了空。

      他一剑落空,岂肯甘休,右腕连挥,接连又劈出了七八剑之多。

      但这七八剑,记记都是劈向剑光亮处,等到剑势劈到,邵玄风的剑光,早已隐去,自然也全落空。

      原来这就是八卦剑法的奇妙之处,因为“八卦剑法”的剑理,完全依据先天八卦,分为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门,颠倒使用。

      你只要落入他八卦剑阵之中,就像陆逊进入了诸葛亮的八阵图,不辨东西南北,不分日月星辰。外人虽然看得清清楚楚,但祝天俊却当局者迷,被剑光所惑,根本看不见邵玄风,他所能看到的,只是时隐时现的剑光而已。

      崆峒派近三千年来,用尽心机,搜尽各派剑法,加以精研破解,八大门派的剑法,几乎全有了破解之法。

      只是邵玄风剑术精湛,从他手中使出来的“八卦剑法”,和八卦门原来的“八卦剑法”,路数虽同,精华所在,自然大大的不同,故而祝天俊虽深谙“八卦剑法”的破法,还是被颠倒八门所困。

      但祝天俊毕竟是姬山主嫡传的门人,此时连劈八剑,心头登时警觉!

      他先前说过,只要有人在他剑下,走出十招,就算他落败,他方才发过两剑,再加上的八剑。岂非已经十招?这下可把祝天俊激怒了,只见他昂首发出一声龙吟般清越长啸,青萍剑向空一点,一道青影,突然间矫若天龙,腾空而起,一下就脱出八卦剑阵的困境,往上飞起三丈多高。

      往上飞起,正是破解“八卦剑法”最有效的方法,祝天俊升到三丈高处,啸声一歇,青萍剑凌空一抖。

      刹那间,青光暴涨,一下就爆出九道剑光,每一道剑光都粗逾碗口,青气蒙蒙,像匹练般下垂,朝邵玄风当头射下。

      宋镇山看得脸色微变,低低的道:“分光剑法!”这一招剑法,除了宋老爷子,还能叫得出“分光剑法”,其他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叫得出名堂来。

      没错,祝天俊使出来的这招剑法,正是“分光剑法”中的一招“九龙取水”,是姬山主和崆峒四皓精研出来,专门破解“八卦剑法”的一招精奇剑法。

      一招之间,九剑同发,其中八道剑光,专破你八卦门户,另外一剑,却是九剑中的主力,专门对付使“八卦剑法”的人。

      试想“八卦剑法”一举破去之际,这多出来的一剑。岂不正好致你于死地么?邵玄风发现祝天俊冲天飞起,突出“八卦剑法”的围困,心头也暗暗惊凛!“此人果然不可轻估!”

      此时瞥见祝天俊一招之间,发出九道剑光,垂直射下,心头更是惊凛,他练剑数十年,自然看得出祝天俊这九道剑光,正好破解本门剑法。

      而且其中一道剑光,是专对自己而发,但此刻他已无暇多作索解。口中大喝一声,长剑一挥,朝上迎起。

      以一道剑光,和九道剑光硬拼,无论你如何算法,绝不会占到胜算的。这道理,邵玄风当然懂。

      但他希冀的是对方九剑之中,只有一剑是实剑,其余八剑是幻景,对方虽以压到之势,由上而下,但自己在修为上或可胜过对方。

      但他这下却估计错误了,祝天俊这九道剑光,看去虽无先后,那是剑发得快,“分光剑法”,不同于其他剑法者,就是没有一剑虚招!

      华山掌门商景云和武当玉玄子,看出情形不对,同时飘身掠出。

      八卦门甘玄通眼看掌门师兄划出一道剑光,去抵御对方九剑,绝难取胜,他本来还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上去?但看到商景云,玉玄子双双抢出,也立即跟了上去。这原是眨眼功夫的事,但听“呛”“呛”两声剑鸣,大家只觉奇亮耀目,几乎眼不开眼睛!

      紧接着但听傻响起九声”当、当”金铁交击之声,急骤得如同金鼓齐呜,风云丕变,使人心弦跟着狂震!

      那先后两声“呛、呛”剑鸣,是华山掌门商景云和武当玉玄子两人同时掣出长剑的声音。

      商景云大白剑一挥,划起寻丈长一道银白的匹练,迎空卷去,他这道银白剑光,映日生辉,奇亮无比。

      武当玉玄子的青钢剑,也同时出手,他挥起的是一圈青色弧形剑光,但却去势悠然,柔顺如水,深得“太极剑法”以静制动,以柔克刚的要旨,显得炉火纯青!

      这两位武林中有着崇高身份的人,居然不顾身份,挥剑而起,可见情势是如何严重了!

      九声金铁狂呜,当真有石破天惊之势,漫天剑光,突然尽敛,大家耳中还在嗡嗡不绝,但全场却已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

      大家举目看去,祝天俊已经落到地上,他那张玉面朱唇的俊脸,此时变得铁青,星目之中,流动着浓重的杀气,剑眉还在轻微的剔动,他想竭力表示他行若无事,但却掩不住心浮气喘,胸口在起伏不停。

      邵玄风一柄长剑已然寸寸折断,一个人同样气喘不停,神情显得很狼狈,敢情他一口气接下了祝天俊七剑。

      其余两剑,则由商景云,玉玄子替他分担了去,是以两人就站在他边上。

      甘玄通跟踪掠去,已经稍迟了一步,并未凑上数去,此刻急急抢到掌门师兄身边,低声问道:“掌门人,你没事吧?”

      邵玄风望了他一眼,张口说道,“没……”

      他不张口倒也没事,这一张口,只说了一个“没”字,就一个踉跄,几乎倾跌下去。

      甘玄通大吃一惊,急忙一把把他扶住,问道:“掌门人怎么了?”

      邵玄风略为歇了歇,虚弱的道:“奇怪,愚兄突然感到真气有些不继……”

      甘玄通道:“掌门人快坐下来歇息。”

      他扶着邵玄风坐下,心中已经有数,自己一行人,极可能都着了敌人的道。

      只要和敌人动手,运动过真气的人,都会真气不继,真气涣散,这一情形,分明是中了慢性散功之毒。

      这是什么时候被他们做的手脚呢?不错,自己一行人步入会场之际,都曾由对方两名黄衣少女替大家在衣襟上别上“贵宾”绸条的,准是那时候下的毒!

      天地教处心积虑,显然是要把自己一行人坑在这里,以遂他们称霸武林的阴谋,因为自己一行人,可以说是八大门派的精英所在,也是他们称霸武林的唯一阻力!

      甘玄通一念及此,那还忍耐得住,虎得直起身来,双目轩动,怒形于色,厉声喝道:

      “祝天俊,你们好卑鄙的手段,好毒辣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9-918.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商道即人道_商道_故事大全
  •   消息很快又传遍了义州城,这次大家都说林尚沃第三次被那个二流子给蒙了。但10天以后,那个黄海道人回来了,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离开时空空的10辆牛车回来时已装满了人参,并且都是质量上乘的六年根参。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次轮到林尚沃大吃一... - 2018-01-12
  • 第二十四章 一网成擒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澄慧大师接着道:“贫衲和师弟澄一,原以为澄心师弟可能听信了一面之词,来替淮扬派作证,后来发现他使出来的拳脚路数,虽是少林招法,但内劲功力,显然并非少林心法,经澄一师弟把他拿住,他还妄使魔教残肢大法,自卸左臂,企图脱逃,现在此人已被拿下,...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醉仙舞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向飞天道:“不一样,她只答应替教主复仇,不肯担任教主,曾说等她把万松山庄、少林、武当消灭之后,由咱们师兄弟四人互推一位担任教主,复兴朝阳教,她就不问事了。”  任东平道:“你们教主和万盟主、少林、武当有仇?”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 ...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二十五章 魔教公主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一下他心中早已盘算好的,自然去势如箭,奇快无比!  但霍从云是什么人?范子阳的心事,他早已猜想到了,所以第二掌左劈,第三掌右劈,就是要他笔直后退,第四掌他料到范子阳一定会硬接,才能乘机越墙而出,因此第四招和范子阳掌风堪堪接实,就右手一...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剖心示爱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笑道:“逢姑婆,你老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哦,公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了?”  毕纤云道:“事情凑巧得很,公孙先生是奉了师父之命,出来办事的,今天早晨刚到。”  公孙先生连连拱手道:“听说二姑娘找老朽有事?”  方如苹道:“真是巧极,...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恩仇了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本来带着微笑的脸色,忽然一正,凛然道:“赵光斗,就凭这句话,你就死有余辜!”  “很好!”  黑虎神大喝一声,停在中途的巨灵般手掌,重又朝前拍来,这一掌的声势,与方才就大不相同,随着掌势,风声如涛,劲气如潮!  岳少俊看他掌力如此...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雪山之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雪山、亦称大雪山,横亘川康二省之间,终年积雪不消,白皑皑的高入云霄,像这样的冰天雪地,除了采药的老人,可以说人迹罕至。  雪山老神仙玄灵叟隐居之处,叫做长春谷,是在雪山岭的一处山谷之中。  尽管大雪山终年积雪,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但长春谷...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重出龙潭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回头看看方如苹,又看了丁剑南一眼,才道:“当时你们怎么没和我说明呢?欺瞒师尊,弄不好,你们两条命都没有了。”  丁剑南道:“当时因和薛兄二人说出她是我表弟,后来就不好改口了,表妹是怕谷主见责,不肯收录,所以就更不敢说了。”  薛慕...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天地创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在她三妹一轮急攻之下,只好抬手掣剑,一招“飞云出岫”,“锵”的声,压住了季飞燕的长剑,怒声道:“住手,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季飞燕长剑倏然抽回,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管我是听谁说的?耳闻是虚,眼看是实,你丧心病狂给...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假冒的证人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茅屋前面一片晒场上,早已肃立着一排十二名青衣剑手,一个个挺起胸膛,雄赳赳气昂昂的,一看就知是一支劲旅!  于嬷嬷看得心里一高兴,就走到他们面前,呷呷尖笑道:“很好,你们这些小子听着,老婆子是奉谷主之命,去增援淮扬派的,你们跟老婆子一起去...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 - 2018-01-18
  • 第二十五章 毁天毒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三人出了客店,一路奔行,不多一回,便已赶到城垣,这时离开启城门,差不多还有一个更次。  范君瑶一路领先,走近城墙,脚下丝毫不停,只是朝身后两人打了个手势,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便如凭虚御风,凌空而起,轻飘飘落在城头之上。  方壁君跟在他身后...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大显神威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只见寒玉掌慕容元微微一笑道:  “听说你一招之间,震飞了‘八弼’的兵器,老夫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然后把你生擒回去。”  范君瑶俊目之中,飞闪着晶莹异采,朗笑道:  “要试试在下斤两,阁下只管划道,至于要把在下生擒回去……”目光一掠寒玉掌...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一剑解围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晨光熹微,宿露未收!  十里河北首的一条小径上,正有一条人影疾奔而来!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身躯微胖,穿着一件蓝布大褂的老头,只要看他健步如飞,准是一位武林中人。  就当他快要奔近十里河的时候,这只有一二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里,并肩走出两个...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进退之间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狭路逢仇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晨曦初升,草上还结着一层层薄薄的轻霜。  起伏群峰,在朝阳之中,青翠如滴!  只有正北一座高峰,危岩峭壁,石呈赫红,光秃秃的没有丛草,没有树木,突出云山,耸然独峙!  东风吹绿了江南,也永远吹不绿它,这就是赤焰山!  此时从西边一条山径...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