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掌班远和两名黑衣使女业已进入埋伏圈中,在那石子小径四周的丛草之间,正有千余条青蛇,和五百条蜈蚣待命出击。

      但灰衣人却感到无比的踌躇。他生性多疑,自知凭自己几人,决不是摄魂掌班远的对手,就是四周埋伏的毒阵,也不可能困得住班远这等高手,那么该不该发动攻击呢?”

      发动攻击吧!实在毫无把握,要想不发动攻击,此刻对方已经入伏,自己和小师弟又一东一西各据树上,相隔较远,也来不及招呼了……

      就在此时,猛听一缕尖细的吹竹之声。已然响起,那正是小师弟丁灵指挥毒奴发动攻击的信号!

      吹竹之声,起自半空,袅袅不绝!

      因为那是丁灵吹的哨子,他人小哨子也小。吹出来的声音,又尖又细,飘飘忽忽,因风传播,使入不可捉摸。

      照说哨子一响,埋伏在丛草间的蛇阵该窜出来了!有上千条毒蛇,摆下阵势,摄魂掌班远武功最高,也足可使他闹个措手不及。

      那知哨音吹了一回,四周还是静悄悄的不见动静。

      摄魂掌班远走到离西首小楼不远的一棵大树上,方一停步,两名黑衣使女赶忙举起拂尘,在一方大石上摆干净尘灰。

      班远就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两名使女一左一右在他身后站定。

      这时吹竹之声,已然愈吹愈急,那是紧急信号,蛇群应该不顾一切的猛窜猛咬了,但奇怪的是草丛之间,依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过了半晌,那四名隐伏草间的毒奴,竟然浑如不闻,连一条蜈蚣都没放出来。

      灰衣人急的汗流侠背,心中暗道:“糟了!糟了!方才那一阵从箭尾洒出来的毒粉,竟有如此厉害,会把园中的青蛇,蜈蚣全数毒死。”

      事已至此,不由的心头一横,撮口发出一阵低沉的“嗡”“嗡”轻响。

      刹那间,从那一袭破褂的衣领、袖口等处,涌出无数黄蜂,宛如一片黄云,升空而起去势如电朝班远当头俯冲过去!

      班远大模大样的坐在石上,面目冷肃,一动不动,根本连正眼也没瞧上一下,这时数以百计的大群黄蜂,已如乌云压顶而下,距他头上不到三尺!

      两名黑衣使女突然举起拂尘,朝上挥去。两人出手奇快,拂尘上的马尾,足有三公尺来长,这一挥之势,俯冲而下的黄蜂,当先的七八只,纷纷坠地而死。

      前面已经他说过,这些黄蜂,都是久经训练,一经遇袭,立即向四外散布开去。但听一声娇叱,两名黑衣使女一跃而起,纤手连挥,两柄拂尘,陡然洒开,有如一片网罡,轻轻一绞,一群黄蜂登时像雨点似的洒落一地!

      两名黑衣使女好快的身法,转眼之间,早已回到了班远身后。

      灰衣人看的从心头直冒冷气:“这一群黄蜂自己饲养多年,久经训练,就像阴阳手马飞虹那等强猛掌风,都不易击中,不可能一下全数就歼,除非是两名黑衣使女的拂尘上,含有极其厉害的奇毒!”

      摄魂掌班远微微颔首,意似对两名黑衣使女颇为嘉许,接着目光一抬,两道精光熠熠的眼神,朝灰衣人隐身的大树上投来!他目光好像一下就射穿了浓密的枝叶,沉声喝道:“树上躲着的两个娃儿,还不下来么?”

      丁灵那里还沉得住气,尖哼道:“下来就下来,谁还怕了你不成?”

      “刷”的=声,一条细小入影像燕子掠波,从一棵三丈高的大树中,斜飞而出,人在竿空,双手一伸,已从肩头抽出两支金剑,剑先人后,直扑下来!日光之下,但见两道灿烂金光,有若金绞剪一般,疾风飒然,朝班远当头刺落!

      灰衣人睹状大惊,大喝一声道:“小师弟,不可造次……”人随声发,从东首另一棵大树上,急急跟踪掠出,他距离较远,出声已迟!

      丁灵剑先人后,堪堪扑到班远头顶,只见班远大袖一挥,沉喝道:“竖子尔敢!”

      一股潜力从他大袖中,排空涌出,丁灵双剑根本没和他扬起的衣袖接触,一个小身子就像断线风筝一般,凌空摔了出去!等到灰衣人跟踪赶到,在班远身前八民处泻落,丁灵已倒飞出去!

      但丁灵一身轻功,可真也了得,飞到一丈开外,在空中连翻了两个筋头,卸去摔出的势道,身形一沉,还未落地,双剑迅疾的在地上一点,腰肢一挺,趁势弹起,“嗖”的一声,飞了回来,落到灰衣人身边。

      灰衣人急忙低声说道:“小师弟,快运气试试,可曾受伤?”话声一落,倏地回过头去,阴声道:“班老前辈对一个后辈,碎然出手,不觉有失身份么?”

      班远冷哼道:“老夫若要伤他,一百条小命,也早就没有了。”

      丁灵略一运气,果然觉得并无异状,这就抬头道:“三师兄,小弟没事。”

      灰衣人冷冷道:“多谢老前辈手下留情。”

      班远冷肃的道:“不用谢,老夫手下从不轻易饶人。”

      灰衣人道:“那么老前辈要待如何?”

      班远的两道熠熠眼神,投注在灰衣人身上,间道:“你就是老叫化的逐徒申秋松么?”

      灰衣人躬身道:“晚辈正是申秋松。”

      班远嘿然道:“几时投到黑石岛门下去了。”

      申秋松冷漠的道:“已经快三年多了。”

      班远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申秋松反问道:“老前辈呢?到这里做什么来的?”

      班远手拂黑须,冷重的道:“老夫原是追踪四个小辈来的。”

      申秋松道:“老前辈说的是四个魔教门下了,他们昨晚已经离开此地,老前辈请回吧!”

      班远嘿然点头道:“很好!老夫也不难为你们,那就随老夫走吧!”

      申秋松暗暗皱了下眉道:“老前辈一举杀死了黑石岛四名毒奴,毒毙了千条青蛇,难道还不够吗?”

      班远沉声道:“须知你们也毒毙了老夫四名手下,老夫面前从无轻易放过的人,老夫也不许多说。”

      正说之间,东首那栋小楼上(东首小楼即卢大妈住的房间),忽然走出三个人来!

      前面一人,身穿黑色长衫,一张瘦削脸,白皙无须,手中持一柄摺扇,看去不过四十出头,他身后跟了两名黑衣大汉,押着一个黑衣女郎,朝西走来。

      申松秋瞧到他们从西首小楼走出,心头方自一愕!凝目瞧去,那被押着走来的黑衣女郎,不是五师妹楚云娘,还是谁来?此刻神情萎顿,显然穴道受制,失去反抗能力。心头不觉又急又怒,恨不得立时扑了过去。

      他原是极工心机的人,这时虽觉冲动,脸上却是丝毫不露,一面迅速以“传音入密”朝丁灵说道:“小师弟,听我招呼行事。”

      这时那手持摺扇的黑衫汉子已经迅快的行到班远前面,躬身道:“属下奉命搜索东首小楼,在床上查获黑衣女子一名……”

      申秋松趁他说话之时,暗暗和小师弟使了一个眼色,身形电转,左手一指,一点金影,去势如电,直向左首一名黑衣大汉射了过去,双脚一顿,跟踪扑到。

      丁灵一见三师兄出手,那还怠慢,同时双剑一抡,长剑跃起,剑先人后,朝右首黑衣汉子欺去。

      那两名黑衣汉子没防到当着堂主面前,还会有人突施袭击,心头猛吃一惊,急急向后斜退了一步,一手横刀,正待喝问。

      申秋松打出的一点金影,正是一只毒蜂,左首黑衣汉子只见申秋松飞扑而来,并没注意到那只毒蜂,脚下堪堪退出,突然闷哼一声,往后便倒。

      申秋松动作如电,一下抢到五师妹身边,举手解了她受制穴道。

      丁灵欺到中首黑衣汉子身前,更不打话,双手挥动,挺剑便刺,那黑衣汉子武功也自不弱,后退一步,扑刀抡动,和丁灵打在一起。

      那手执摺扇的汉子,乃是黑衣堂下左总管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5-916.html - 2018-01-13
  • 农夫和老虎 - 亚洲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大老虎,它是野兽之王。这只老虎长着黑毛,眼睛像火焰,牙齿锋利得像刀子。它吃了许多动物,森林里的动物们都怕它。  一天早晨,老虎吃了一只鹿,然后出去散步。它看到动物们见了自己就逃,心里得意极了。忽然,他看见一件奇怪的事。在... - 2018-10-10
  • 第九章 船队泊入了瓜洲渡口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由两艘三层大船和七八艘中小船只组成的船队,在八月十五日亥初时分,泊入了瓜洲渡口。次日一早,船队会从扬州转入运河北上。大船上结着极为显眼的陈、李二姓灯笼,点出这前面一艘是陈家迎娶的船只,后面的,是李家送亲的船只。另有各色喜庆花灯,挤挤挨挨... - 2018-09-25
  • 第九章 那大夫的运气果然不坏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那大夫的运气果然不坏,次日一早,慕容冲就完全清醒了过来。人一醒,马上就吃了三大粟饭,再过一日,便能自行乘马。慕容永与刁云将他受伤后的事宜一一与他交待清楚。  刁云极想问他还记不记得下过那屠堡之命,可倒底还是开不了口。慕容永指着前面拨地而... - 2018-09-25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治冬眠神医展手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厉山君这“山君”二字,可不是他的名字,乃是他的外号,山君者,老虎也。这可有文绉绉的出典,骈雅释兽,虎苑上说:“虎为兽长,亦曰山君。”  江湖上人早在二三十年前,就把他姓厉的看成猛虎,你就可以想见他的厉害了。  易经上说:“风从虎”,这可... - 2018-05-23
  • 第十九章 别有诡谋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当下掷去手中兰草,再掠到第二盆前面,伸手一拔,依然并没有兰根,心头一怔,暗道:“莫非那马天风知道我要来找金沙兰的根,故意把兰根切去,不让我得到解药?”他自然不肯就此甘休,一连把四盆兰草全拔了起来,果然全都没有根部!  “看来只有去... - 2018-05-17
  • 第十九章 魔宫受困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逍遥天魔萧飒在座上哈哈狂笑连声,继之流声对石承棋喝道:“地下只有六处牢笼,内置狼、蛇、豹等猛兽,并有水、火二穴,深有十丈,人落其中必死无异,孩儿,除非你有金刚不坏之体,或能跃足十丈之能,否则,……哼哼,尸骨无存!”说到这里,逍遥天魔萧飒... - 2018-05-26
  • 第十九章 易形真经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但南天一雕的五禽身法,毕竟不同凡响,只见他身形一侧,下落速度,突然加快!  一个飞撄而下,一个迎扑而上,两人本来所取的部位,因身形交错,全部落空,但随掌而出的四道凌厉劲风,却在半空中撞个正着!  “砰!”一声轻震,两条人影,同时落地。 ... - 2018-05-28
  • 第十九章 依计行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过没多久,梁慧君也赶回来了,她没和英无双两人在一起回来,可见没追上英无双两人,当然也没找到楚玉祥两人。  丁盛没问他们.他相信自己派出去的人。  英无双回到镖局,听说大哥还没回来,一个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只有丁盛好问,因为他是大家公... - 2018-06-01
  • 第十九章 阿爹去后侬心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原是个性倔强之人,他虽然对百愚上人心存无限感激,但还是摇了摇头,抬目追:“小可不想再回去了。”  十善大师从旁道:“贫衲临行之时,方丈曾有交代,务望小施主再去少林一行。”  赵南珩忽然想起佟家庄柴房中,那位瘦小老人翟天成曾经向自己... - 2018-05-06
  • 第十九章 由我而毁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问道:“后来呢?”  金嬷嬷道:“这一晃眼,已经二十年了,薛姑娘也因那次受了江氏的折辱,全心练武,但思念她女儿,也更殷切,她所以要创立折花门,而且摹仿‘拈花手’,创出了‘折花手法’来,用这手法向各大门派下手,主要就是为了逼那江氏出... - 2018-04-19
  • 第十九章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过去他所见过的山就是那三座只有他膝盖那么高的火山,并且他把那座熄灭了的火山就当作凳子。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道:“从这么高的山上,我一眼可以看到整个星球,以及所有的人。”可是,他所看到的只是一些非常锋利的悬崖峭壁。  “... - 2018-03-22
  • 第十九章 香艳撩人疑是惨事重演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施出“飞凤”绝技夺得了“腾蛟剑”,九龙王尊又惊又怒,惊的是袁丽姬竟然是九大派的领袖“青城修剑院主”,而又学得了飞凤剑法,怒的是自己平生罕逢敌手,却败在她的手下。  “九龙王尊”一怔之后撤出那柄“伏虎剑”,经过一番惨烈搏斗,袁丽... - 2018-03-19
  • 第十九章 化骨销形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听她说出自己四人,在她这里,一点也派不上用场,心中大是不服,暗道:“你只不过治好了谢大哥、杨大哥身上的蛊毒,就这般瞧人不起,哼,待会姓秦的妖妇若是赶上山来,我就出手让你瞧瞧。”  黑衣妇人虽替杨继功、谢少安治好了蛊毒,但她蒙头黑巾一... - 2018-03-30
  • 第十九章 少妇终于从失礼中惊醒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怎么还不上车?还愣在这儿干什么?”门里突然传来南宫放的呵斥。少妇浑身一颤,终于从失礼中惊醒,她用复杂的眼神最后看了云襄一眼,才在丫环的搀扶下依依不舍地登上了马车。云襄挑着担子继续前行,身后传来南宫放荡不羁呵斥仆佣的呼喝,听得出他的心情... - 2018-06-08
  • 第十九章 毕篙无法拒挡对方两人合在一起的内家拳掌_湖海游龙_故事大
  •   毕篙但觉身子一震,自己双掌之力,无法拒挡对方两人合在一起的内家拳掌,立即双手一招,收回掌力,飘然疾退出去数步之外。  铁伞天王卓无忌闻到一阵腥气,心头作呕,头脑昏眩,退后两步,人也晃了几晃。  地鼠胡光祖赶忙抢了出去,把他扶住。  九爪... - 2018-04-30
  • 第十九章 寻觅红线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身子悬空,心中忽然一动,趁着要落未落之际,往前抄出的右手,陡然向身后挥去。  离合神功原有接引和反弹之功,他满拟这一下,足可消卸吸力,那知事实上却大谬不然,离合神功向后挥出,好像在虚无飘渺之间,不着边际,而那股无形吸力,却依然牵着... - 2018-04-25
  • 第十九章 秋霜进来收拾碗筷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秋霜进来收拾碗筷,看他看得出神,不敢惊动,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丁少秋思索着九个身法变化,一面以手指代剑,比划点出去的剑势,有时也提吸真气,双足离地,在空中变换身法。  但试来试去,自己提吸真气,最多只能变换两式身法,而且在变换身法之... - 2018-05-03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梦中的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小一就听妈妈说隔壁的国家住了一位才华横溢的王子,他会唱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歌曲,还会用各种乐器奏出令人开心的旋律。  小一十分崇拜他,很想去见他,为此,小一变得茶饭不思,脑子中都是关于这位王子的幻想。  小一问妈妈:“妈... - 2018-10-11
  • 彩虹飞船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奇妙的午睡饼干,美味的魔法梦幻汤,让王国里所有的男孩和女孩,都喜欢上了奇古拉国王的女巫姨妈。  森林女巫做完了这两件事,要休息一下。她说:“我得驾着彩云摩托飞上天空,欣赏王国的美景。”  奇古拉国王高兴地说:“我陪你一起去吧。”  奇古... - 2018-10-11
  • 蜻蜓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这个初秋的日子,我躺在我的吊床上。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原野,山林,还有远处的池塘。我的吊床在阴凉的屋檐下一个门框的左上角。我看到风从遥远的地平线奔跳而来,飞过池塘,带有池塘的泥腥味儿,飞过原野上的草丛,草又黄了一层,飞过树林,最先黄起来的... - 2018-10-11
  • 小松鼠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有一只小松鼠在大树间快乐地来回穿梭。突然,狂风四起,乌云压顶,豆大的雨点从空中落下。唯恐妈妈担心,小松鼠赶快往家跑。  就在小松鼠跳下树的一刹那,突然有一个东西掉在了小松鼠的眼前,吓了小松鼠一跳。小松鼠定下神来仔细... - 2018-10-11
  • 比得兔菜园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这么四只小兔子,他们的名字是: 跳跳, 蹬蹬, 短尾巴,还有彼得。  他们和兔子妈妈一起,住在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脚下的一个小土包后面。  “好了,亲爱的孩子们,”一天早上,兔子妈妈说道,“现在你们可... - 2018-10-11
  • 土豆家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隔壁土豆家故事可多了。每到天黑以后,大家吃过晚饭,土豆奶奶就搬根凳子,给大土豆小土豆讲他们土豆家族的故事。  很久以前,地球还象一个小孩,正稀里糊涂地睡大觉呢!忽然,轰隆隆,哗啦啦,地球感到肚子好痛啊!痛得她在宇宙中滚来滚去。忽然,地球... - 2018-10-11
  • 阿拉丁神灯_世界童话名著_故事大全
  •   相传在古时候,中国西部的某城市里,有一户家境贫寒、以缝纫为职业的人家,男主人名叫穆司塔发,他与老伴相依为命,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阿拉丁。  阿拉丁生性贪玩,他游手好闲,从不学好,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淘气鬼。  老俩口一心一意盼着儿子学缝... - 2018-10-10
  • 古诗十九首-诗词大全-99故事网
  • 凛凛岁云暮,蝼蛄夕鸣悲。凉风率已厉,游子寒无衣。锦衾遗洛浦,同袍与我违。独宿累长夜,梦想见容辉。良人惟古欢,枉驾惠前绥。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既来不须臾,又不处重闱。亮无晨风翼,焉能凌风飞?眄... - 2018-10-10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十九章 图穷匕见_山河_故事大全
  •   送走吊靴鬼后,众将皆是喜出望外,原本自忖只有战死一途,想不到竟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明将军却道:“诸位不可大意,这也许是敌人的缓兵之计,意图趁我军不备而发起进攻。全军将士更要提高警惕,枕戈待战。另外城防还须继续加固,只是要机密行事,... - 2018-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