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步入危机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身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接道:“我也不想再瞒你了……”

      “大哥,我……我……是一个苦命的女孩子……”

      他声音越说越低,一颗头几乎直垂到胸口!

      南振岳微微笑道:“龙兄弟,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龙学文忽然直起头来,摇摇头道:“不,你不知道,我……我不是你龙兄弟。”

      南振岳依然含笑道:“是了,你是左夫人的千金。”

      龙学文道:“不是,我不是龙学文,也不是左夫人的女儿……”

      南振岳心头一震,双目寒光凝注,愕然道:“那么你是谁?”

      “大哥……”

      龙学文低低叫了一声,才缓缓抬起头来道:“你允许我再叫你大哥么?”

      他神情凄苦,泫然欲涕的望着南振岳,续道:“其实我心中早就把你当作大哥,永远是的。”

      南振岳心头大疑,急着问道:“你到底是谁?”

      龙学文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锦盒,打开盒盖,取起一颗蜜色的药丸,双掌搓了几下,朝脸上擦去!

      这一擦,龙兄弟熟悉的脸型,眨眼之间,就变了另一张美丽脸孔,圆圆甜甜的脸上,稚气未除,泪痕未干,但嘴角间却有了笑容!

      只见她轻轻摘下头巾,披下一头如云秀发,望着南振岳,幽幽说道:“我叫艾如瑗……”

      这变化来的太以兀突!

      “艾如瑗……”

      南振岳心头狂跳,右掌一立,瞬息间,业已提聚了十成功力!

      但当他接触到她一双含着泪水的眼神,那是求恕和期待的目光,右手不期而然的缓缓垂了下去,镇定的道:“你是宫主门下了?”

      艾如瑗赧然低下头去,轻声道:“我是她们五妹……”

      南振岳道:“姑娘的易容术,当真高明之至,你假扮龙兄弟,企图何在?”

      艾如瑗抬目急道:“大哥,我可以发誓,我没有对你不利的企图,我劝你走,完全是好意。”

      南振岳道:“龙兄弟呢?你们把他如何了?”

      艾如瑗道:“她没在这里,从崇阳起,那都是我。”南振岳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该发觉了,你除了面貌化装得和龙兄弟一样,性格可说完全不同。”

      “哦!那么说来,那黑风婆也是有人假扮的了!”

      艾如瑗摇头道:“不是假的,我从小就知道她叫黑风婆,是本山的副总护法。”

      南振岳心头稍觉宽慰,龙兄弟并不是落在敌人手里。一面问道:“那么我师傅呢?可是假的?”

      艾如瑗道:“总护法刚来不久,听师傅说,他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托塔天王王公直,他自己却称洪山道士。”

      南振岳瞧她神色,稚气犹存,是个毫无心机的人,说的话,不像有假,心中暗想:“师傅果然也不是假冒的了。”

      一面拱手道:“承蒙姑娘坦率见告,在下极感盛情,只是在下还想请教,‘天毒针’可是令师的独门武功。”

      艾如瑗缓缓抬头道:“大哥,你不要和我说感激的话,无论你怎样对我,我都是把你当大哥的。”

      “哦!你方才一再提到‘天毒针’,我从没听过这样的武功。”

      南振岳道:“方才你不是也瞧到了,那两个人只有眉心一小点紫黑影子,难道不是死在‘天毒针’之下的吗?”

      艾如瑗哦道:“那是‘白眉针’咯!我们每人都有一筒,这针细如牛毛,专取敌人眉心双目等穴。”

      她右手掌心一摊,果然食中两指之间,夹着一枝比笔管略粗的铁管,一面说道:“大哥,我现在都告诉你了,你该相信我了,你还是趁早离去的好。”

      南振岳点头道:“姑娘好意,在下记住了。”

      艾如瑗瞥了他一眼,幽幽的道:“我知道你是不肯听的,你一定要留在这里,我也不敢强劝,只望你多留心……”

      “我不怕,姑娘不必为我担心。”

      第二天早晨,南振岳一觉醒来,已是日高三丈,忽然听到楼前响起一阵劈劈拍拍的鞭炮之声,心中方觉奇怪。

      只见紫衣使女小菁匆匆上楼,说道:“南相公,二姑娘,三姑娘来了,现在楼下等候,相公请洗脸。”

      南振岳点点头,小菁回身退出,只见青影一闪,艾如瑗很快走了进来,她瞧到南振岳,忽然脸上一红,露出娇羞之色,压低声音道:“二姐,三姐来了,你千万不可在她们面前露出口风。”

      南振兵道:“姑娘但请放心,在下理会得。”

      一面大声道:“兄弟,易姑娘、任姑娘来了,你先下去,我马上就来。”

      艾如瑗低头一笑,道:“我和大哥一起下去咯!”

      南振岳匆匆洗了脸,和艾如瑗一同下楼,步出客厅,只见易如冰、任如川两人,已经坐在厅上。

      两人身后,各有一名宫装使女,双手捧着一个小小锦盒,站在那里。

      任如川瞧到两人,立即娇笑道:“春眠不觉晓,两位南兄,昨夜睡的很甜吧?”

      南振岳、艾如瑗,同时脸上一热,易如冰朝任如川横了一眼,才道:“恭喜两位南兄荣任本山副护法,家师尤表欢迎,特命厨下敬备薄酌,替两位接风,因她老人家长斋礼佛,不菇荤腥,要愚姊妹代表送来,聊尽地主之谊。”

      南振岳心中暗想:“你们宫主少杀几个人就是了,何用长斋礼佛?”

      一面连忙拱手道:“宫主盛情,在下兄弟如何敢当?”

      易如冰微微一笑,回身从使女手上接过锦盒打开盒盖,一面又道:“这是本山桃符信物,总护法昨晚要两位前去逍遥宫报道,但今天一朝,逍遥宫两位副总护法和四位护法,有事出去了。”

      “南兄不是外人,愚姊妹不妨坦率相告,本山许多年来,一直平静无事,不料近来时有江湖上人潜入滋事,因此本山多处桃林之中,不得不派人把守。两位南兄初来,如无信物,难免会引起误会,家师为此特命愚姊妹代领玉符,替两位送来。”

      说到这里,从盒中取出一块玉佩,双手递过。

      南振岳接到手上,仔细一瞧,只见玉佩正面刻着一朵桃花,反面刻着有六个隶书,是:

      “太阴宫副护法”

      玉佩上端,穿着一条古铜丝带,可供佩带之用。这时任如川也把另一块玉佩,双手递给了艾如瑗,两人就把它佩到身上。

      易如冰回头吩咐道:“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席了!”

      两个使女答应一声,立即退了出去。

      小菁赶紧在厅上摆好桌椅,两个使女也就端上酒菜。

      易如冰道:“两位南兄请入席。”

      南振岳略作谦让,便自坐了下去,艾如瑗旁着南振岳一侧坐下,易如冰、任如川也各坐一方相陪。

      席间佳肴美味,陆续而上,无一不是珍品,易如冰、任如川除了殷勤劝酒,还不时的替两人夹着菜肴。

      艾如瑗却暗暗扯了一下南振岳的衣角,意思自然要他留神,易、任两人,没动过筷的菜肴,不可任意吃喝。

      南振岳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只顾吃喝。

      艾如瑗瞧的心头大急,暗想:“大哥啊!大哥,我师傅虽是用人之际,不会对你下手,但必然会在酒菜之中,暗做手脚,以便控制于你,你怎好如此大意?”

      心中想着,忍:不住抬头道:“大哥,你方才不是说午后有事要去见师尊吗?当心酒喝多了!”

      南振岳见她出言暗示,要自己“当心”,心中不禁极感不安。

      黑风婆既和宫主一党,他们要艾如瑗假扮龙兄弟,分明是有意派来监视自己来的,那知她竟然对自己动了情意,处处维护着自己。

      但你怎会知道自己不怕人家下毒,这般大吃大喝,实在是表示自己对她们并无半点戒心,好让她们减少对自己的防范而已:此时既经艾如瑗说了出来,只好停杯点点头道:“兄弟说的不错,我午后确实还有点小事,想去谒见师傅,喝多了酒,当真大非所宜。”

      易如冰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作声。

      任如川目光注视着南振岳,笑吟吟的道:“对了,南大兄是总护法高足,我们久闻总护法威名,可惜从没见过他老人家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753-943.html - 2018-02-28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十七章 飞霜七剑魂离天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急急跑来道:“袁院主,你是说对我的误会,已经完全冰消玉释了?”袁丽姬点头幽幽说道:“只留下我对你的歉疚,幽怨,绵绵难了。”  黄秋尘脸上立刻泛出一丝欢愉之容,朗声说道:“袁院主,过去的事已经如云烟消散,我心中绝不怨恨你,其实那丑事...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十招之约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躬身道:“晚辈今生今世,是不会回去的了。”  黑寡妇步多娇瞟了南振岳一眼,插口道:“师傅,人家五姑娘已经有了如意郎君,怎肯跟你老人家回去?”  司无忌同样瞧了南振岳一眼,嘿然道:“很好,老夫正好把他一并擒下。”  南振岳道:“只怕... - 2018-03-04
  • 第三十七章 全盘皆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古桃花源,在武陵山脉之中。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辟出了百亩广场,背山面水,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广约数亩的木台,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太阴教开坛大典”。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 - 2018-03-07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十五章 剥茧抽丝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路上跌跌撞撞,连摔了好几跤。衣衫被树枝划破,手掌与膝盖蹭出血迹,他却浑然不觉。这一刻,小弦只觉心中郁闷至极,却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宣泄,只能奋力奔跑,直跑到精疲力竭,方才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天空中一轮淡黄色的月亮,拼命喘息起来。他的...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骷髅神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楼青云挥手示今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这两个老魔头立即飞身悄没声的站在了中年尼姑的左、右后方,女尼阴森森的呼了一声,毫无惧意。  楼青云暗皱眉头,沉声喝问女尼道:  “这尼庵中共有多少女尼,人在那里,你是否就是主持,快说!”  女尼冷哼一声... - 2018-05-26
  • 第十七章 青城飞燕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呱”!“呱”!  竹篓中登时发出刺耳异声,五团黑影,疾如流矢,向外窜出。  青衫少年连飞出的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清,陡觉腥风扑鼻,已向身前扑到!不由心中一惊,左掌凌空劈出,身形同时后跃!  他这一掌虽然仓猝出手,差不多也用了三成力道... - 2018-05-28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