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德载物,邻里以睦。-九九文章网

  •   
      堂叔又搬家了,何以搬家?他有十二分的苦水是倒不出来,原本住在比较冷清的小镇郊区是可以远离纷扰的喧嚣,然而邻居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他不胜其烦,忍无可忍,唯有搬家。
      
      去年年底,堂叔为了孩子能在一个比较好的学校念书,家人陪读。他选择了北华弄堂26号居住,主人已经搬到县城去住了,此处倒也幽静,梧桐叶下时蝉鸣,幽篁环抱更鸟声。居家处事非常不错,交好房租就能安然处之。突有一邻居造访,分享陶然之境,也打破了所有的安然。
      
      邻居张甲是一个乡里来的木工师傅,一家大小六口人也租住在堂叔的隔壁。起初,大家都是笑嘻嘻得往来,可是好景不长,摩擦的事情出来了。
      
      张甲的妻子是一个吝啬而贪图小便宜的妇女,一有什么缺少的都要向堂叔里借,比如菜刀,洗衣粉之类的。堂叔大方得很,借就借吧!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就当是朋友之间的帮忙。张妻喜形于色,所作所为渐渐过分,常常趁邻居不在,登堂入室,滥用家什。
      
      某一天,堂叔一家人都去县城游玩,家里烘烤着一炉子的水贮备晚上洗簌用的。游云倦怠,夕阳向晚。一家回归,发觉屋内乱的不可开交,炉子里的水空空如也,光光一个铝锅在路子上烧烤,烧炙得锅底一片精白。晶亮的砧板裂了,张开了口子在钉子上哀哀地悬挂着。堂婶一片大叫,遭贼了,谁呢?这一阵叫是故意说给隔壁听的。
      
      张妻不得已跑出来解释:“今日,我家三个儿子都弄得一身泥,没有热水洗澡只好用了你家的热水,不好意思。至于那砧板么?是我不小心碰落了,待会儿我用钉子修补一下,你也别生气了。”
      
      堂叔苦笑不得,只好将妻子拉回家中。堂婶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怎么可以这样呢?是邻居也不能如此的随便啊?难道就没有你的,我的。堂叔在一边劝着算了,算了!
      
      此事虽完,故事却没完。
      
      某日中午,邻居张家里的三个孩子没有午睡,闯进了堂叔家的客厅里。这个粗心的堂叔怎么可以不关客厅的门呢?不关门你就得守着才对啊!有“贼”呢。
      
      客厅的角几上有一罐蜂蜜。三个孩子扒拉下来,旋开盖子用手沾着吃,那个甜如蜜是最为解馋的东西。如此你一手指,我一手指蘸着放进口中,饕餮起来。蜂蜜是至甜之物,纵然是三张大嘴也是不能吃完一罐蜂蜜的,足足有三千克。吃得满嘴黏糊糊得不打紧,多余的泌乳揩在衣襟间,裤子上,头发里。小孩子是最为调皮,相互嬉闹那是不用细说的。
      
      顿时头上,脖子上都是蜿蜒如溪的蜜汁在跳舞;眉毛间,肚脐里那是如凤飞龙舞,蛇绞虫漫得热闹;桌子罅隙里,地面的坑洞下是蔓延糖稀无处不在啊!蜂蜜将所有能沾染的东西都沾染上了。那些平时都只有舔舔灰尘的扫把,也是极尽甜蜜;还有播放动画片的电视机可是大饱口福了。甜蜜之曲随着笑声的疲累和时光的静逝,终了。
      
      堂叔回到家中,顿时傻了眼睛!堂婶想要去理论,堂叔还是止住了。算了!邻居的孩子都是淘气的,这一曲如此完散。可故事还是没有完的,继续精彩呢!
      
      周末的一个下午,堂叔的儿子与张家的三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耍,那里花花草草的,是可以尽兴一番。井边的一个压水机更是好玩之处。小手在长长的把柄上向下一使劲就能从深深的古井里汲水。哗啦啦的水花吐露不停,那多有趣!堂叔的儿子叫李岩,张家的大儿子叫张闫峰。两个岁数是不相上下,玩闹着自然是可以合在一处的。
      
      李岩玩了一会儿,就发现这个压水机有问题。橡皮圈有点破损,水很容易漏回到井里去。他想将橡皮扒出来修补,然闫峰却不肯,一味的上下撬动着把柄,汲水。李岩口里阻止,用手去挡着不让动。事情坏了。
      
      李岩的手指被那个上下不停的把柄阀子给吃住了,嗤啦一声,嫩嫩的指甲飞速脱离了主体崩落了下来。殷红的血奔涌而出,疼痛迫使六岁的李岩嚎啕大哭了起来。疼痛飞出了庭院,刺耳得在四处摇曳。堂婶闻讯而来,心疼得抹眼泪,一面找药敷着,一面去缉拿凶手。凶手呢?张闫峰早已吓得奔回了自家,将门紧紧得闩起。其余的两个弟弟也是不见所踪。赶巧,邻居的大人们都出去了,太巧了。
      
      李岩痛得昏睡过去,待到晚间。张邻居知晓此事,过来轻描淡写地探望一会儿,匆匆而去。未了,张妻在自己家门缝里嘀咕,小孩子家家的哪有不会磕碰在一起的?抹点药就不没事了。次日他们就当没有任何事情反生一样。堂婶受不了这样的邻居,如果再和这样的邻居相处下去,会有大事儿发生的。堂叔执拗不过,就搬家出来了。
      
      惹不起,只有躲得起了,是因为怕他们吗?不是的。
      
      事情完了么?没有。堂叔搬家是好事,而张家却没有遇到好事。又一个邻居搬来了,也是伴读的。这两个不是省油灯,相互间是吵架是小事,动手是才是大事。搅得四周的邻居不得安宁。
      
      一个偶然的机会,张闫峰用弹弓将新来的孩子的脑门打出一个小洞来。小孩子顽皮是可以的,拿危险物伤人是不应该的。然而张妻护犊子,将此事搁在一边就当没事儿一样。
      
      新来的邻居叫赵林。孩子名赵宏,被伤了。赵林兴师问罪,用脚踢门。张妻害怕不敢出门,赵林气不过拿起一块板砖朝着厨房去来,对准那个大腹便便的水缸就是哐当一下子,顿时水漫金山。赵林依然没有解气,在里面胡乱倒打一番,才回到家中不说。
      
      张邻居归来知晓事情原委,二话不说,也拾捡了一块板砖跑到赵林家的厨房里,将其饭锅砸破。其胸脯里的恶气才得以舒解一番,当他欲转身回去时,一根粗壮的木棒在其头顶落下,闷闷的一棍子笼罩得灵魂黑黑的倒下,不省人事了。
      
      据说,张邻居得了脑震荡躺在医院里一个多月了,张妻是整日里哭啼泪流,赵林呆在拘留所里依然没有出来。可怜的两家子,这是为何呢?难道不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
      
      厚德才能载物?一个人的品行好坏可以决定他的一生。若不能与乡里邻居的和睦处之,将会惶惶不可度日的。心胸开阔之人,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有这么一个故事,也是说厚德载物的,我摘抄来分享一番。
      
      相传当年宰相张英邻家造房占张家三尺地基,张家人不服,修书一封到京城求宰相张英主持公道,张相爷看完书信回了一封信,内容: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收书羞愧并按相爷之意退让三尺,邻家人见相爷家人如此胸怀,亦退让三尺。此事亦传为佳话。
      
      有诗证曰: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难怪人家能做宰相,因为他的肚子里能撑船啊!之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文中的堂叔能泰然处之,不受邻里之害,为得就是他能有一颗容纳他人所不忍的德行,这或许是厚德载物。而张邻居的恶性是缺德,如何能载物?这里的物包含着家庭,包含着爱,以及生活的一切,他都失去了,这是何苦呢?
      
      文/大山无影QQ28721685
  • http://www.jj59.com/jjart/358285.html - 2016-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