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张家族谱_盗墓笔记

  •   这具黑木棺材中的尸体,应该是张家第三十四代中的某一个人。根据墓志铭上的一些信息判断,他应该是在清朝中期出生的,名字叫做张胜晴。

      关于生平我就不赘述了,核心是这个人的寿命。从墓志铭的记载来看,这个人活了一百七十多岁。

      长寿似乎是这个家族的另外一个特征。

      这个人死于一次火并,当时应该是边境冲突最激烈的时候,这个人死在了朝鲜一带,被族人带回张家古楼安葬。

      这个人对于整个家族的贡献,写在生平之后,洋洋洒洒,除了各种奇怪的辞藻,里面提得最多的是两点:第一点是他的父母,他的父母似乎是相当有功劳的人,所以他有先天的优势;第二点是“发冢无数,所得众多,以定朱家江山,获利颇丰”。

      以此二功,葬入楼墓之中。

      由此可以推断出,张家和当时的皇族是有关系的,甚至为当时的皇族做了很多事情。这也可以解释张家为什么每逢乱世都能安然度过,将自己的家族延续这么长时间。

      这有点像很多小说中的神秘家族,常年隐居在山中,守着自己的不传之秘,可以是武功,也可以是兵法,甚至是法术。然后天天有人夜观天象,发现天下将乱的时候,他们会派几个人入世倒腾一番,赚取一些既得利益。

      好在姓张的人实在很多,每朝都有一些牛逼的张姓人,否则我都肯定要多生联想。

      “我想起了张天师啊,张天师会不会也是张家人?”胖子说道。

      “说不准,都是牛逼人。”我道。其实我更在意的,让我能够得到很多信息的,是生平中大量的细节。

      首先我确定了,张家一直是在中国北方活动。这里所有的出生地、活动的地方,几乎全是在中国北方,靠近朝鲜一带,也就是长白山附近。

      那个地方在中国古代其实不属于中原,更多的是属于少数民族的控制范围,张家显然是混居于外族之中的汉族大家族。要在那种地方生活,可见其势力有多么庞大。

      其次,我基本能肯定,张家家族里有很多的分支,比如说这个人所在的分支,叫做“棋盘张”。虽然这些家族都属于张家本家,但是因为人数太多,便和满族的八旗一样形成分支。张家有五个分支。

      这个人应该是古楼建成之后才下葬的。此时我又想到了楼下的千手冢,意识到这些手也许不是我想的那样。会不会是因为在古楼的迁移过程中,上一幢古楼中的尸体太多,无法把棺木运到新的古楼中,所以某些不重要的人就以手代身,入葬其中了?

      而且,从字里行间我可以看出,“棋盘张”这一支在张家是很有地位的一支,原因是“棋盘张”身怀麒麟。现在还看不出这隐喻了什么,不过,我隐约能猜到关键。

      看完墓志铭,胖子就对我努了努眼睛,指了指边上的黑色大棺,意思是,要不要开了爽一把?

      我看了看边上的棺材。黑木棺是用和古楼一样的木料做成的,上面上了三层黑漆,显得庄严肃穆。胖子用手抹掉上面的灰尘,由于时间过于久远,很多地方的黑漆都开裂了,露出了老旧的木色。

      我的建筑系学生的毛病犯了——我意识到最下面流沙层的另一个作用了。

      这里的地下水系十分丰富,山体内部非常潮湿,对于木结构的古楼有相当厉害的腐蚀作用。我们之前经过的流沙层,是防止水汽上涌的防潮层。我估计地下的流沙不止那么一层。我们的脚能踩到流沙底下的石板,而石板之下,说不定还有流沙。

      我看着棺材,觉得必须打开。虽然不论经历过多少次,我对于开棺这件事情还是心生恐惧,但是事到如今,难道还能视而不见?

      张家是北派传承,胖子说要以北派之礼待之,我心说,其实是以北派之礼盗之吧。

      盗墓北派已经没落很长时间了。一方面,现在的盗墓贼越来越功利,设备也越来越先进,根本没有心思去遵守这些繁文缛节;另一方面,北派的规矩使得传承越来越少,不像南派没有门第之分,只要你跟我我就教你,一切为了最后的金钱利益。所以南派的技艺不仅没有断代,而且一直在延续发展之中。

      我问胖子要如何做,胖子用衣服当扫帚,把房间的灰尘聚拢了起来,弄得尘土弥漫。他一边咳嗽一边捧着一捧灰尘到了房间的东南角,插上几根香烟,刚想点,发现不对,就问我:“天真,你的烟是什么牌子的?”

      “黄鹤楼啊。”我道。

      “来,来,换换。”胖子把我的烟要过去,“咱不能让小哥的祖宗抽我这八块钱一包的。咱们第一次到访,不能给小哥丢面子啊。”

      说着胖子点上烟,对着墙角拜了拜:“这个……咱们和你们家张起灵是朋友,咱这一次真不是来倒斗的。我们是……我们是……算是来串门的。看完各位长辈,那个……顺便给小张补补功课。您也知道,你们家小孩记忆力都不好。那个,小张不知道到哪儿去了,所以我打算问个路,您要是知道,您就什么也别干,什么也别说,您要是不知道,您就保持原样就行了。此致敬礼,阿弥陀佛,秃驴你竟敢和贫道抢师太。”

      我心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拍了他一下,把他揪了起来。两个人甩出铁刺,分开两边刺入棺材盖的缝隙之中,先撬起封棺铁钉,然后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把沉重的棺盖推往一边。

      棺盖落地的时候,整个楼板都在震动。我们捂住口鼻,扇走灰尘,就看到棺材之中,有一层棉絮一般的东西。我用铁刺拨弄了一下,发现那是一种奇怪的霉菌,就像是蜘蛛网上沾满了白色的碎棉。

      胖子用铁刺拨开这层东西,就露出了里面的尸体。尸体已经完全腐化了,只剩一具白骨,四周有一些殉葬的东西,数量很少,都被裹在那种奇怪的“棉絮”中。胖子用铁刺挑起一件来,发现是一把小匕首。

      匕首的壳已经完全烂得好像一块八宝桂花糕了,上面的宝石就像红色的樱桃和绿色的葡萄干。我把匕首抽了出来,就发现这是一把黑金短刀,比闷油瓶的那一把略短,造型不同。刀在手电的照射下发出黑光,显得无比锋利。

      刀柄也腐朽得很厉害,我拿着刃口,把刀柄敲向棺材板,把上面的烂片敲掉,就没剩下多少东西了,刚想把它抛回棺内,胖子立即阻止道:“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好不容易有点东西,还挑三拣四的。带着,带出去重新做一个柄,给小哥做生日礼物也行啊。”

      “你他妈知道他什么时候生日?”我道。

      胖子把黑金短刀接过去,包好放进背包里,说道:“估计他连生日是什么都不知道。随便找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告诉他生日到了就行了,以他的性格,他也不会问什么是生日。”

      也对,是一好招,我心说。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聋哑人的节日,他那么闷的一个人,应该在那个时候过生日才算应景。

      我想到闷油瓶吹生日蜡烛的景象就感觉到一股寒意,好像看到鬼吹灯一样,随即不去多想。

      胖子又捣鼓了几下,发现其他东西都烂成一坨一坨的了,骂了一声:“张家也不富裕啊,这点见面礼,简直给小哥丢脸啊。”

      “张家崇尚实力,不崇尚金钱。”我道,“从墓志铭就可以看出,张家人是利用自己倒斗家族的优势取得权力和保护的大家族。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光有钱是没有用的。”

      胖子把那三根烟都拿了回来,掐掉满是灰尘的烟屁股,把最后几口都嘬了。我问他干吗,他说丫都烂成这样了,想必也没有什么想法了,不能便宜这穷鬼。

      我说:“你怎么那么市侩?”胖子就嘿嘿笑。

      嘬完烟,他就用铁刺去拨弄这些骨头。我们找到了尸体的左手,其中两根手指的骨头很长。我是第一次看到那种奇长手指的完整骨骼,骨骼的关节部位有很多伤痕,显然,要练成这样的手指,过程应该相当痛苦,同时我也发现了,这个人的很多大型关节,比如说肩、腕,都有非常奇怪的骨质增生。

      胖子说,这应该是缩骨功的后遗症。缩骨功很多时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189&f_id=757 - 2015-12-01
  • 第二十一章 族谱_盗墓笔记
  •   回到村里,仪式已经完成了,吃的豆腐宴还没完全散,我老爹和表公还在处理善后,不过这一桩大事,算是完成了。一边还剩下几桌,大部分都是道士和唱班的,别人吃的时候他们要唱,现在轮到他们吃。老爹一脸疲惫,不过精神还行,还在陪几个唱班的吃饭,也没空... - 2015-12-04
  • 第四十七章 终于见到了张家古楼_盗墓笔记
  •   胖子拍了我一下,他也和我一样,浑身颤栗。  我心说,终于到了,真他娘不容易啊。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整幢楼一片暗淡,没有任何的光源,呈现出一片不详的气氛。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张家古楼会是如此巨大的一栋楼。  他们在哪里?我心中的急切一下就... - 2015-12-01
  • 第五十一章 继续探险_盗墓笔记
  •   知道了这里没有那种有毒的粉尘,胖子嚣张了很多,来到隔壁他就一脚踹门进去。  里面的情况几乎和隔壁一样,只是棺材的形状不同,是一具更细长的棺材。棺材上有些很难分辨的金色花漆,似乎葬的是一位女性。  我没有理会,继续去看墓志铭,发现我的判断... - 2015-12-01
  • 本是同根生:硅谷企业的关系就是一张家族谱
  • 美国科技关系图谱Android和苹果是什么关系?大部分都会说是竞争对手,但恐怕很少有人知道一手打造出Android的安迪·鲁宾曾是苹果的雇员。Hotmail和苹果有关联?是的,它同样是由苹果前员工创立,最终却被微软收购&hel... - 2016-02-28
  • 第十三章 回归_盗墓笔记
  •   那一天傍晚,我从白莲机场起飞,在上海虹桥机场落下,然后乘坐机场大巴,从上海回杭州。  在虹桥机场的厕所里,我看到自己的脸。面具非常巧妙地避过了我会长胡子的所有地方,否则我现在的胡子应该已经顶着面具往我肉里长了。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留点胡... - 2015-12-02
  • 第十四章 绝望中的线索_盗墓笔记
  •   之后的几天我都是浑浑噩噩地度过的,只有在一些突发事件发生时,我才能回到这个世界来。在其他的时间里,我大都是躺着或者坐着,脑子里一遍一遍地过以前发生的事情。所有的事情,细节我已经不去思考,只是在脑子里放电影。  但是我没有任何情绪。  绝... - 2015-12-02
  • 第十六章 电脑的秘密_盗墓笔记
  •   我的朋友是下午两点到的,我和他说,我叔叔需要他帮忙查电脑,费用是十万。这家伙缺钱,五点起床一个飞机就到了。我和他说,我自己有事就不来找他了,让他自己把这份钱给踏踏实实赚了。  这人是我一个同学,在电脑上有一些技术,上次我查那个网站也是他... - 2015-12-02
  • 第十五章 奇怪的电脑_盗墓笔记
  •   这一天,我和手下几个杭州附近的伙计开了一个小会,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一下。下午四点,我躺回床上,很快就又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时间是半夜十二点左右。我再也睡不着了,来到三叔家的阳台上,对着杭州灰沉沉的天抽了几支烟。  等我被冻得有些不... - 2015-12-02
  • 第十章 通道在水里_盗墓笔记
  •   我立马跳进水里,水其实只到腰部,我在水里慢慢地摸着,很快就摸到了护棺河的边缘墙壁上确实有一个洞口。  在水底有一具已经被泡烂的尸体,使得水的味道相当难闻。我用手电照着洞口四周,摸几下洞口边缘的墙壁就忙用手电照一照那尸体的位置,生怕尸体漂... - 2015-12-01
  • 第九章 又有一具小哥的尸体_盗墓笔记
  •   虽然尸体已经完全泡烂了,我们还是认出了那纹身是麒麟的纹身。但是稍微一辨认,就能知道这不可能是小哥。因为纹身虽然非常相似,但是粗糙了很多,皮肤也更加黝黑。最主要的,这人的头发中有很多白发。  我们把尸体重新放进水里,因为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 2015-12-01
  • 第八章 冲锋枪和粽子_盗墓笔记
  •   我大叫了一声,举起枪就开,被胖子一下压住枪头。子弹全部打在了地上,惊天动地地响。地下那尸体的毛长得飞快。我去看那尸体的脸,尸体的眼窝一下子塌陷了下去,他的嘴巴张得更大了,绿色的液体顺着那些黑毛直往外渗。  我靠,变成粽子了!  我们两人... - 2015-12-01
  • 第十七章 三叔铺子底下的秘密_盗墓笔记
  •   我看到了一段铁皮梯子,里面很黑,但能看到最下面有水。  真的是个窨井。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这盖子上全是窟窿,要是下雨肯定得往里灌,这电线肯定还得继续往下走一段。  窨井非常小,我进去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空隙让我转身。下去之后,下面是一个... - 2015-12-02
  • 第十一章 雾气弥漫_盗墓笔记
  •   我立即背起小哥,胖子已经对毒气有反应了,一阵狂咳,血都从鼻孔里喷出来了。我们根本顾不上这些,一路冲到进洞的地方,胖子又停住了。他还是不敢进去。  同时我看到,在那个洞穴里,本来雕着龙口的地方,竟然也在往外冒着雾气。洞穴的上方已经有一层雾... - 2015-12-02
  • 第十二章 再次获救_盗墓笔记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巴乃的。我们是在回到湖边之后,被裘德考的队伍营救的,几个人被分别架着进行了抢救,我被戴上了呼吸器。  我的疲惫已经超出了身体的承受范围,他们打了很多镇静剂才让我的肌肉放松下来,我的咬肌几乎全都麻木了。之后还进行了长... - 2015-12-02
  • 第二十章 电脑陷阱_盗墓笔记
  •   “为什么?”我略微有些诧异。他道:“他如果要试探您,根本不需要使用那么复杂的设备,只要往您的手机上发一条信息,看您回复的是不是约定的信息就可以了。这些电脑什么的,都是多余的。”  我想了想,有道理,就道:“你似乎是有什么想法?”  他道... - 2015-12-02
  • 第二十五章 闷油瓶的道别_盗墓笔记
  •   我和闷油瓶在楼外楼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天色很阴,阴沉的多云天气,乌云一片压抑,似乎很快就会下雨。  闷油瓶一如既往地沉默,好在我之前就已经很习惯他的这种漠然,自己一个人点完菜,就看到他默默地看着窗外。  我知道,如果我不开口说话,他的状... - 2015-12-02
  • 第二十六章 又到二道白河_盗墓笔记
  •   秋天的二道白河十分冷,好在小花很温馨地给我准备了衣服。我裹着冲锋衣就跟到了他的边上,和他一起往前走。我问他:“你该不是想到这里来自杀吧?”  他看了我一眼,摇头,继续往前走。我道:“那你准备来这里长住?你为什么选这么寒冷的地方?”  他... - 2015-12-02
  • 第二十七章 圣雪山_盗墓笔记
  •   闷油瓶站在雪山上,神情十分肃穆,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绪,但是我知道,这些雪山对于他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可以想象,此时他的心中不可能是一片空白,这里的一切和他一定有相当的渊源,但是,我连猜测的方向都没有。  闷油瓶就这样站了很久... - 2015-12-02
  • 第二十八章 雪盲_盗墓笔记
  •   雪盲症的恢复时间是一天到三天,如果我在这里得了这个,不仅会比闷油瓶死得早,而且会比他死得惨。  我图什么啊?  我闭着眼睛,心中无比地郁闷。狗日的,上次来的时候到处是阴沉的雪云,哪有机会得这毛病,所以这次一点准备都没有,可谁承想这次偏偏... - 2015-12-02
  • 第二十三章 归零_盗墓笔记
  •   之后的几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的生活慢慢恢复了正常,我用三叔的身份告诉底下的人,我要去其他地方考察很长一段时间,需要把铺子的生意交代给自己的侄子打理。  小花的人从长沙过来,在一个宾馆里给我除去了面具。  当我再一次看到自己的脸... - 2015-12-02
  • 第二十二章 鬼蜮_盗墓笔记
  •   我一路跟着手电光来到了那栋农民房下面,敲门进去,发现门并没有锁。一路往上,所有的门禁都是打开着的,整栋楼似乎都是空的。我来到了那个房间,那是一个什么摆设都没有的空房间。一扇窗子大开着,手电就放在窗沿上。  透过窗子,能直接看到三叔那楼的... - 2015-12-02
  • 第十九章 深深地探索_盗墓笔记
  •   我发狂一般地冲回了房间,连打了十几个电话,把杭州几个比较得力的伙计全部叫了过来。我布置了几个任务,一批人给我找人,我没看到那人是什么样子,只说找形迹可疑的人。第二批人,给我四处乱翻垃圾桶,看有没有录像带。那么多的录像带,他不可能立即带走... - 2015-12-02
  • 第七章 神秘的棺材_盗墓笔记
  •   石室的大小和规模都非常普通,没有任何打磨或者浮雕。我明显发现我的手电光第一反应是寻找能够继续前行的通道,而胖子的手电光是在看里面的东西。  四周都是木头箱子,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短棺材呢!在这些箱子的中间,还有一具棺材。这具棺材显得特别奇怪... - 2015-12-01
  • 第二十一章 爷爷辈的往事_盗墓笔记
  •   手机上跳出来的名字,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在我手机上出现过了。看到的那一刹那,我的想法是,无论是谁的名字从我的手机上跳出来,我都不会惊讶。但是唯独这个人,我是无比惊讶。  其实,也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称呼。  “爷爷”!  手机上显示出的... - 2015-12-02
  • 第十八章 天花板_盗墓笔记
  •   就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天花板上挂了一大团头发,一定是之前几次把我们吓死的东西。所以我抬起头,一下看到上面用手电照出的影子时,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了。同时,整个人几乎条件反射般地就往一边靠去。  但是,随即我就发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 2015-12-02
  • 第三章 所有人都死了_盗墓笔记
  •   胖子上去之后,我听到了各种声音——他的咳嗽声,各种东西的拖动声,这些声音一共持续了十几分钟。  我在下面终于等得不耐烦了,不安地问:“怎么了?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怎么样了?”  我心中特别忐忑。我听到老太婆和小哥都在的时候,心里已经紧了... - 2015-12-01
  • 第三十九章 小花手机里的秘密_盗墓笔记
  •   胖子说得没错,那是一部手机。  我们爬了进去。这是一条石板隧道,四周都是用山石修砌成的石板,构成一个方形的通道。  在里面我正好可以坐直,胖子则稍感局促。我们来到刚才光源亮起的地方,就发现那里有一道石板缝。  前后的石板都是严丝合缝的,... - 2015-11-30
  • 第四十章 密洛陀的祖宗_盗墓笔记
  •   让我毛骨悚然的是,那东西太巨大了。  那是一个巨大的肉球,乌漆麻黑,没有五官,我们能看到的,是那东西身上贴满了黑毛一样的东西,就像一个巨大的潮湿的肉球上贴满了黑毛。  它只有一半探出了入口的边缘,就好像一个害羞的人正在偷偷看着我们。  ... - 2015-11-30
  • 第四十一章 古镜中的玄机_盗墓笔记
  •   胖子说得很对,在这个时候,我之前学的基础知识是非常关键的。如果不懂基础物理学的话,很多人往往只会注意楼是怎么出现在镜子里的,但是我知道,这面镜子最离奇的地方根本不在这里。  镜子要反射东西,需要光源,没有光源的地方,镜子不会有任何的反光... - 2015-11-30
  • 第四十二章 山洞顶部有东西_盗墓笔记
  •   经历过四川的冒险后,攀爬对我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难题了。我目测了山洞的高度,有六十多米,大约二十层楼的高度。  好在这山岩要好走很多,不到一小时,我就爬得非常高了。最让我觉得自豪的是,全程下来,我耳朵上夹的烟都没掉下去。  我用铁刺绑上绳... - 2015-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