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让我来给这老儿一个交待!四下里一片齐喏,闪开一条道,那三刃大锤平冲向毓王,迅疾得似以烈马战车所系。

      何飞鄂夺玉都看到了这情形,然而离得还有十多丈,奔得再快也不能抢在贺破奴前面了。

      王上!一名中年官员将毓王往边上拉去,毓王亲卫也纷纷拥到他面前。然而毓王振开官员,双目霍然一睁,喝道:让开!他这一振之下,那一身盔甲竟似要片碎而落。

      亲卫们被他的喝声所止,不自主地闪避。长戟大锤在空中相击,雨水被那一刹那的气劲磨砺,溅到旁人身上时,竟似沸水一般。

      霍霍霍!

      嗷!嗷!嗷!

      在毓王急促、贺破奴厉长的喝声中,两具同样高魁的身躯交错进退,几难分别。两样长大兵刃在空中抡开时,带起的风似藏着无数利刃,两边兵卒都捂着眼睛跄踉着退开。瞬间已然交手十数合,两人乍然而分,毓王歪歪斜斜抛飞四丈,长戟往地下一撑,才终于将身形稳住。

      毓王的近卫们这时全都拥到毓王身前,然而贼兵也围了上去。十多名近卫敌上数百贼兵,形势岌岌可危。毓王一足似有微瘸,不得不扶着中年文官,连战边退。有贼兵欺近,砍向那中年文官,毓王长戟正被几道弯钩锁住,不及救护。文官却甚稳定,眼见那刀就要劈胸而入,却挺胸而立,绝不动摇。他逼视着贼兵,双目炯然,竟让他瘦小的身形显出些巍然之意。

      王上!何飞与鄂夺玉一前一后赶来。

      阿爹!与他们同时,杜雪炽再度腾起。

      然而他们到来之前,一道铁乌色的厉风荡开道道刀光,那戟头弯月从硬生生挣断几道弯钩,似矫龙脱缚出海,风雷涌骤。几名贼兵眼睁睁地看着戟头从自己喉前划过,竟是毫无闪避余地。戟头旋而转了一个大弯,正刺入向文官砍去的那贼兵胸口,毓王单足跳跃,口中暴喝,那贼兵被顶在戟头上转了一个大圈,飞过十多名贼兵头顶,最终砸落向了贺破奴。

      贼兵头颅在贺破奴的铁锤上碎成一团血肉,然后跌落下去,贺破奴舔去唇上血迹,恶笑道:毓王还有余力,想来筋肉是结实的

      那言外之意,令人毛骨悚然,他狞笑连连,竟全不在意冲开贼兵而来的三人。等贺破奴再抬起锤头,何飞与鄂夺玉的刀己然一左一右合作一个大圈将他围在当中,杜雪炽长剑直扑他的面目。

      何飞与鄂夺玉的刀插入锤头飞刃之中,贺破奴怒喝催力,然而就在长锤被制的这一刻,杜雪炽终于再度欺入贺破奴近身。她的身法轻快得象是流逝的光阴,无法阻拦。贺破奴黑漆漆的胸膛上绽开了一道血口,似乎在血口出现之后,鄂夺玉才看到那柄长剑!

      他向杜雪炽递去一个赞叹的眼色,然而杜雪炽却不及理会他。贺破奴咆哮起来,似乎整个身躯都向外膨胀着。刀上传来一通如狂浪般的力道,鄂夺玉终于把持不住,抽刀后退。何飞比他僵持得略久了一刻,也不得不闪开。贺破奴向后奔去十多步,杜雪炽身子附在剑上随之而退,然而剑刃却不能再有寸进。长锤终于又抡了回来,杜雪炽见势不妙,抽剑滑走。

      这时,石垒那边的毓军终究赶了过来。一排排长枪象一座钢造的城池向着贼兵们推进,略一接触,贼兵就呻呤着倒下了二三十名。贺破奴捂着胸口喷涌的鲜血,瞪着他们的眼睛赤得发乌,终于还是在贼兵们的护佑下逃窜而去。

      长枪阵中奔出一员五十多岁的将领,叫道:王上!王上!看他敦实的身形,鄂夺玉就猜想他定然是伏虎都指挥使黄嘉了。

      贺破奴一退,毓王就倒在了中年文官的身上,中年文官被压得差点倒下。杜雪炽叫道阿爹奔上去,扶住了他们两个。

      鄂夺玉这才多瞟了那中年文官几眼,又忆起他方才的神态举止,想道:他想是杜小姐的父亲杜延章司马吧!

      黄嘉冲得太急,最后一步时竟然跄倒在地,他紧紧抓住毓王垂落的胳膊。毓王看似无力的手骤然动起来,反掌握住他,长吐气道:敦子敦子

      黄嘉骤然一呆,两道苍须在毓王唇边萧索地颤抖着,道:敦子,你终究还是赶来了!

      黄嘉的面上现出些茫然神色,道:王上,可有二十年没听过王上叫这一声敦子了!

      黄指挥!

      杜雪炽第一个觉得不对,叫了出来。黄嘉宽平舒展的面孔骤地扭结成一团,他似乎连松开手都来不及,握着毓王的那只手掌就压到了自己胸口上。在这一刻,鲜血象喷泉一般激射出来,全都淋上了毓王的面孔。毓王手臂胡乱挥舞着,好几下后终于揽住了黄嘉的手臂,连声叫道:敦子!敦子!

      黄指挥!何飞胼指连点在黄嘉身上,扶他站立。兵丁中此起彼伏地发出呼喊声,然而阵形却丝毫不乱,并无一人奔上前来。

      黄指挥受伤了?鄂夺玉讶然问道。

      杜雪炽道:黄指挥这一个月都没睡什么,想是心力交瘁了罢!

      不!毓王似攒足了浑身气力,抹着脸上的血,高喝起来:这是敦子二十年忍的气挨的苦呀!

      他将沾血的指头放在自己眼前,看了又看,继而哈哈哈地狂笑起来。这笑声让总算冲杀过的宋录等人,怔怔地站在老远的地方,竟不敢再往前进。

      随军的大夫赶过来,将毓王和黄嘉接了过去,给他们治伤。宋录和何飞上前见与杜延章见礼,道:我们是随着世子来的还没等他们说完,杜延章己然抢着道:你们怎的才来!

      我们宋何两人面面觑了一会,方道:王上何时让我们到这边来了?

      那你们是怎么来的?这回轮到杜延章惊讶了。

      我们是追着贺破奴来的!宋录不由得意,道:我就知道他们是追毓王去了!

      那世子呢?罗彻敬呢?杜延章连声问道。

      我们分兵的由头说起来甚是繁杂,何飞简略地道:与罗招讨分开了,世子带我们走得是冲天道,罗招讨走的是拾宝道。我们并不知晓王上这边的消息。

      可罗彻敬也该来了呀!杜延章颇为不解,沉呤道:王上命他至青龙涧口迎驾,他怎的全无消息?旋而又即怒,喝道:还有乐俊这逆子!竟然也会抗命!若是再见到他,不等毓王用王命,只用家法我也

      阿爹!杜雪炽赶紧摇了摇他的胳膊。

      何飞宋录和鄂夺玉三人一起发出啊的一声。他们彼此看了一眼,最后还是由何飞道:这事却怪不得大郎,是世子

      不好!贼兵又过来了!鄂夺玉踮着脚道,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就在长枪阵调过来的一会儿功夫,石垒那边,箭手们已然抵挡不住,让有一些贼兵翻越而过。贺破奴这从背后的一击,虽没能一举格杀毓王,却倒底给自己一方造成了良机,终于攻落了黄嘉方才布下的那道防线。

      杜雪炽喝道:一会再说话,先来退敌!她跃上一匹马,冲到最前头,在鞍边拾起一根枪,一面挑飞数名贼兵,一面喝斥道:一哨左转,二哨后退,三哨前行

      那些伏虎都将士居然甚服她的指挥,快而不乱地依令而行,不多就阵形一变,就成偃月之形,将贼兵们一步一步地包围起来。

      宋录先是喃喃道:我干嘛要听这小丫头片子然而一看杜延章就在跟前,不由得闭上嘴,指挥着自己的兵丁也攻了上去。

      这阵势方才不可行,然而这时多了神刀都,毓军兵力已然胜过贺破奴的贼兵,却正见厉害。长枪阵从两侧,刀手在中间,以三面向贼兵进攻。贼兵虽然凶悍,可对上同样凶悍的神刀都和纪律严明的伏虎都,却也有些吃不消。

      不多时,就听到哨声大作,可见胸前包扎过的贺破奴在阵后挥动着旗帜,贼兵们便往后撤。杜雪炽命令击鼓,两都将士今日都受够了贼兵们的气,这一下子冲杀,就分外痛快淋漓。不过伏虎都惯于结阵,不比神刀都却常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96-982.html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畏禅让权奸预筹谋 乘天威福公泛海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天过酉时时分,海兰察赶到了北京。隆冬季节,正是日昼最短时候,这时辰差不多已经黑定了。天上似乎不再飘雪,却阴得很重,笼罩着这座死气沉沉的古城,如果不瞪目细看,一街两巷的店门都像蒙着黑雾,什么也看不清。海兰察带了十个戈什哈,都是精悍孔武的刀... - 2019-02-01
  • 第二十四章 说谣传宫闱惊帝心 探病榻兄弟交真语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但乌雅氏已经觉得乾隆认真起来,反而搜寻不出话来了,嗫嗫嚅嚅,一下抿嘴儿笑道:“老婆子嚼舌头,黄达达黑达达的有什么正经话?这不是福康安又进公爵又出钦差,傅家一门照样儿熏灼,那些话都没个准头的……”她转着眼珠想着,又道:“对了,还有传言说外... - 2019-01-28
  • 论语·雍也篇第二十四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译文:   孔子说:“齐国一改变,可以达到鲁国这个样子,鲁国一改变,就可以达到先王之道了。” 评析:  本章里,孔子提... - 2019-03-22
  • 第二十三章 展孝心计议观元宵 傅公府墨经点家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是!”福康安已经失望,忽然又得到这么一道恩旨,兴奋得身子一挺,挂着泪花的眼睛炯然生光,说道:“奴才父亲臣傅恒地下有知,必定望阙感恩涕零,皇上成全福康安忠孝两全!奴才这就去辞别母亲,然后到兵部办理勘合,下午进宫陛辞,再听皇上面授机宜!”... - 2019-01-28
  • 第二十五章 承奏对阿桂谈政务 说笑话皇子献色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几乎是一路小跑进来的,直到进养心殿东暖阁,重重地双膝跪下,兀自不住地喘粗气,一边叩头一边说道:“主子……想死奴才了……您身子骨儿可好?兆惠、海兰察也着实惦记着主子,他们说……”说着,声音已经发哽。  “起来慢慢说。王廉,扶起桂中堂坐... - 2019-01-28
  • 第二十六章 叹流年皇帝强释怀 巡内城提督布防务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众人都用眼盯着颙琁,颙琁却颇沉得住气,取茶饮了一口,这才接着说道:“那老丈母一高兴,不留神就放了个屁。这女婿受了夸奖,也就忘乎所以,伸指头往空里弹了弹,似模像样侧着耳朵‘听’那屁声,然后斩钉截铁地说:‘岳母大人,您这屁也是古铜的!”  ... - 2019-01-29
  • 第二十一章 养性殿贤主慰凄情 纪才子草诏封夷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听我说,”和珅像先生对小学生启蒙那样用手指点点桌面,“就算我收过你的礼,你敢这时候攀咬?你早做什么去了?我查出你的亏空,你就反攀!这是一层;还有,你送过别的大臣礼没有?你都把他们攀出来,万岁爷只能当你是条疯狗!你单攀我一个,别的大臣看... - 2019-01-28
  • 第二十七章 畸零客畸零西凉道 豪华主豪赌三唐镇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听了母亲的话只淡淡一笑,他自己也是“居士”,奉经随喜恬淡适性而已,万万不及母亲这般倚若性命的笃诚敬信,望着被艳阳照耀得明媚不可方物的田园垅亩,春风拂拭下绿波荡漾的烟柳荷塘,小心地架了母亲胳臂,笑道:“这是皇额娘的慈悲心菩提愿,儿子自... - 2019-01-27
  • 第二十九章 贤皇后撒手弃人寰 小阿哥染痘命垂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十天之后,弘昼和阿桂《查明窍实工禀望勒尔谨冒赈贪赃纳监邀功折》的连章弹劾奏议,便由驿传六百里加紧递向乾隆御驾行在。其时回銮车驾已经驻跸德州行宫,因皇后病势愈见沉重,太后亦旅途劳顿,乾隆便下旨,“暂驻德州”。着远道陪驾送行的江南、浙江、江... - 2019-01-27
  • 第二十章 筵歌楼刘墉擒婪臣 持奸诈贪墨赖黑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国泰和于易简密议对策,有攻有守,攻得不着痕迹,守得严密周备,说得上是算无遗策。但刘墉压根没有那么多的花哨举动,也不照他的“老一套”钦差巡视规矩办理。当晚就发来钧谕,说要在济阳县就地赈灾察办案件。“何日抵济南,另当行文通告”,又在谕中削切... - 2019-01-28
  • 第二十七章 盛世元宵龙楼惊变 上九潜龙夜宿荒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和皇太后就在迎门正中的暖幕中说笑,见他三人鱼贯而入,太后便笑了,说道:“办事人来了!叫他们免礼。里头暖和,只管坐着说话。”阿桂笑道:“奴才才打西边回来,只陪驾出城时见着老佛爷慈颜一面,无论如何要请个安的!”说着便行礼,于敏中、纪均便... - 2019-01-29
  • 第二十二章 御花园游园惊忆往事 福康安居丧慷慨请缨_乾隆皇帝_故事
  •   接连两天乾隆都宿在养性殿容妃的寝宫里,他想趁着元宵节前政暇公余好生松散一下绷得太紧的心。紫禁城西半边无论翻哪个宫的牌子,一大早就有太监聒噪,又是叫“撤灯火,撤千两(锁)”,又是扫地。年节期间各宫妃嫔串门闲话,见面互道年喜问安,声气儿虽都... - 2019-01-28
  • 第二十八章 荒唐王私访弹封疆 巧和砷逢时初交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赌客和看客都散去了。不知不觉间已是起更时分,三四枝酒杯粗的蜡烛煌煌映照着,满桌垛着的银子有“两千多两,晶滢闪烁得耀目,还有十几张龙头大银票,是输了又赢回来的,也齐整叠在弘昼身前桌面上。一个小小茶馆里明晃晃摆着这么多钱。景象看去有点诡异,... - 2019-01-27
  • 第二十七章 世情浇漓新茶旧茶 授受相疑太上今上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其后数年无事,日月星辰地角天涯无往不神驰,到乾隆六十年,禅让大礼的日程不得不提到朝野关心瞩目之下,这期间,福康安几次想缓缓退出政府,无奈天下已不同于乾隆四十年之前,不但多事且稍有动荡,动辄以倾朝之力扑灭,当年福康安赴武汉,十月安南内乱,... - 2019-02-01
  • 第二十三回 王婆贪贿说风情 郓哥不忿闹茶肆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当日武都头回转身来看见那人,扑翻身便拜。那人原来不是别人,正是武松的嫡亲哥哥武大郎。武松拜罢,说道:“一年有馀不见哥哥,如何却在这里?”武大道:“二哥,你去了许多时,如何不寄封书来与我?我... - 2019-04-12
  • 木偶奇遇记——第二十九章_木偶奇遇记_星火作文网
  •  渔夫一举手就要把皮诺乔扔进油锅,可正在这节骨眼上,一条大狗跑进山洞来。它是给炸鱼的浓烈香味招引来的。   “出去!”渔夫吓唬着对狗吆喝,手里仍旧拎着满身是面粉的木偶。   可怜的... - 2019-04-19
  • 第二十章 吴省钦欺友戏姗姗 福康安豪奢周公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吴省钦几个人当晚为刘保琪饯行吃酒,直到起更时方散。翰林院历来是个熬夜当差衙门,六部里票拟出来的文告,经军机处批转,发到翰林院,掌院学士分派翰林起草正式文书。有点类似我们今日的文办秘书,分给谁,谁就自己操心打熬写稿,衙门里积习既深,人人各... - 2019-02-01
  • 第二十六章 台湾善后冤杀功臣 王爵加身意气消融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会场一霎间寂静下来,福康安偷觑一眼柴大纪,他在外边正和人吩咐什么,看去个子很高大,脸色却看不清,只走路有点蹒跚,只看了一眼忙收神到会场。后头一个县丞已经发问:“请大帅示下,这都要用银子,钱从哪里支?”  “从军费里垫支。李侍尧的民政费用... - 2019-02-01
  • 第二十一章 惊流言福公谦和珅 秉政务颙琰善藏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一夜福康安没有好睡,一直在想阿桂的信。他虽然专权独断,但却不是粗心人。信中别的话无所谓,什么西线军事已无堪虞之忧、皇上备行木兰秋弥,山东盗户安帖、无再反之思,这些都一览而过。他留心的只有两条,一条是台湾逆民林爽文毁家赈济当地福建人,建... - 2019-02-01
  • 第二十五章 海兰察称雄八卦山 福康安血战诸罗城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八卦山这一战打得极其干脆漂亮。林爽文虽然称帝,也就是过过皇帝瘾而已,台湾各地义军,有原来在雷公会的,也有天地会的,公举他为顺天皇帝,其实还是各自为政。就八卦山而言,林爽文只在山梁上设了一个卡,是他大里杙“帝都”的一个门户,根本想不到这里... - 2019-02-01
  • 第二十二章 琐小人奔走卖朋友 寂寞后病狂剪苍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一时便见刘畏君踩着雪水一路小跑进来,笑道:“这人敢是个痴子,问话前言不搭后语的,只是发呆!上次见他满伶俐嘛——我说是不是手头紧,想拆借几个?又问是想调缺,谋外差,也都说不是。问是去奉大出差还是随驾当差,都不是的,只说有要紧事要见和中堂,... - 2019-02-01
  • 第二十三章 掩贪行和珅理家务 官风恶民变起台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日,和珅起了个大早便进宫递牌子。吴省钦当晚几乎没有什么隐讳,和珅亲自接见,与他“促膝剪烛夜谈”,小酌助兴,仅此就使这位翰林受宠若惊,言语之间隐约透露,“国子监祭酒”不久就要出缺,翰林清望文华毓茂的个职分,回京可以先安排署理,然后又说... - 2019-02-01
  • 第二十四章 除隐患追随四公主 悼亡友图报吴军门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青猴儿闯了郑春友的法场,他手提宝剑站到场子中间,神气活现地大声喊道:“青猴爷爷奉着钦差大人到了,郑春友你这狗官还不快来接驾吗?”  随着喊声,几十名校尉,冲开人群,步入刑场。众人簇拥着一位神态庄严的女子,和一位气字轩昂的将军。只见那位将... - 2018-12-27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疗圣疾太医显神技 夺命丹班布透杀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张万强带着胡宫山走在前头,魏东亭紧紧跟着,直向养心殿而去。望着胡宫山的背影,魏东亭不住地犯疑:这个面黄饥瘦的矮个子,长相十分猥琐,三角眼里却放射出贼亮的光,难道他真有那么大本事吗?为什么史龙彪那样极力夸赞他呢?  这次康熙召见胡宫山,原... - 2018-12-24
  • 第二十四章 将相不和士气难扬 定谋欺君魍魉心肠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庆复和张广泗都是趾高气扬、骑着骆驼进小金川的。虽说没有和莎罗奔交火,但北路军已占了大金川,南路军又“攻取”了小金川,中路军扼着莎罗奔西逃道路,将军阿桂又深入腹地寻歼敌军主力,可以说这个莎罗奔已成了池中之鱼,自己站在池边举着叉,瞧准了一叉... - 2019-01-11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二十四章 油滑老吏报喜先容 风雨阴晴魉魈僭功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福康安刘墉算计精当。山东上下文武都有功劳,独独把葛孝化晾起,让他有苦没地儿诉。但葛孝化老谋深算,比他们更精明。早就写好了报捷信,差专人飞骑直递扬州御驾行在军机处。比八百里加紧驿传还要便当快捷。这边筵席酒未开樽肉不熟,他的信已经上路了。 ... - 2019-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