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寡妇的好句好段_作文素材_现代汉语写作描写辞海_图书精选 - 怎缺书库网


  •     “君士坦丁大帝”正一个人呆在家里查“美之爱圣母”的账。她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镜片上显露出一双榛子色的大眼睛。她皮肤黝黑,额头干瘪,眼球凸出,两道浓密的灰眉毛就像是紧箍着脑袋的头发;下巴圆而肥,鼻子小而端正,一张大嘴巴,两片毫无血色的厚嘴唇。她长得身高肩宽,长期贞洁的寡居生活好像在她身上罩上了一层有如纯洁的灌木丛似的东西,使她看起来如同一个老处女。她身穿悲伤圣母的黑色法衣,腰间系一根很宽的漆面皮带,衣袖上绣着刺眼的银色族徽,粗壮的手腕上扣着玻璃串珠纽扣。

        她坐在一张带柜子的办公桌前,那柜子上饰有用黑木镶嵌的镀金的中国人物塑像。她站起来,拥抱了庭长夫人,吻了吻讲经师的手。她首先对他们的突然来访表示感谢,然后,就求他们先让她清理完那些杂乱无章的帐目。庭长夫人和讲经师只好单独呆在挂着墨绿锦缎帷幔和用灰色、金色墙纸裱糊起来的那个昏暗的大厅里。安娜坐在沙发上,讲经师坐在她身边的一张大扶手椅上。从阳台虚掩的门缝里透进来一缕落日的余辉。安娜和德帕斯几乎谁也看不见谁。从右侧的房里出来一只体态优美,尾巴粗大的肥胖的大猫。它慢慢走近沙发,抬起懒洋洋的脑袋望着庭长夫人,撒娇地轻轻叫了一声,又无拘无束地在教区法官的教士服上蹭了蹭背,便仿佛踩在棉花上似的慢腾腾、毫无声响地上了走廊。安娜担心那只雪一般白的猫身上的熏香的气味;不管怎么样,这好像是堂娜佩特罗尼拉家虔诚的象征。整个这套住宅里笼罩着一片寂静,就好像是一人塞满了东西的箱子,里面的空气不冷不热,荡漾着一种淡淡的清香,像蜡烛和安息香的气味,又似乎像熏衣草的气味……安娜感到有点昏昏然,这种昏沉的状态使人感到甜蜜又令人发慌。她坐在那儿很舒服,但又有一种模糊的担心,她怕自己窒息。

        堂娜佩特罗尼拉迟迟没有算完她的帐。这时,一个也穿着黑色法衣的女佣人端着一盏老式铜灯走了进来。她头也不抬,眼睛只看着灰绿方格子的毛毡地毯,用患了感冒的修女的声音说了句“晚安”,便将灯放在独脚小圆桌上。

        屋里又剩下安娜和她的忏悔师两人。

        [西班牙]克拉林《庭长夫人》(下)

        人们眼看着这位寡妇的目光突然移向教堂某个窗口,仿佛是在寻找那块年深日久的,由她奉献给第一个丈夫的大理石墓碑,接着,她的眼睑罩住了黯然无光的眼珠,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另一座坟墓,两位墓中人一起在她耳畔叫唤,唤声远远传来,都是叫她躺到他们的身旁去。也许她确在一霎那之间产生一种真情实感,认为如果在享了许多年幸福之后,真有现在这样的钟声来给她送葬,她那最早的恋人与偕老的丈夫怀着旧情跟她进入墓穴,那她将是多么称心如意啊。

        [美]霍桑《婚礼上的丧种》

        她如今立在他们的面前:依旧是那张美丽而凄哀的面庞,依旧是苗条的身材,依旧是一头漆黑的浓发,依旧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只是额上的皱纹深了些,脑后的辫子又改成了发髻,而且脸上只淡淡地傅了一点白粉。

        巴金《家》

        凄惨的丧礼气氛,可怕的棺材,和半掩在麻布下的小寡妇白皙的面孔显得很不相称。她像活人祭品般封在那顶粗麻白布帽和笨重的麻布丧服里。那半月形的身影,长长的黑睫毛,挺直的鼻梁,甘美的嘴唇,美丽的下巴,在房间那一角的暗处闪闪生辉,供桌上的一对大蜡烛闪耀着苍白、鬼样的微光。低低的头部似乎正抗议这样的命运。

        林语堂《红牡丹》

        他在房子后面,花圃的旁边找到了周泉。她正在弯下腰去,轻轻地嗅着一片菊花叶子,看见周炳来了,就直挺挺地站在他的面前,也不说话。周炳呆呆地打量着可怜的姐姐,只见她穿着浑身上下一样深黑色的毛呢子大襟衫长裤,臂上缠着一块不容易辨认的黑纱,精神虽然萎靡不振,却显得十分严肃。她无言地望着她那风尘仆仆但是精神抖擞的弟弟,用一块手绢在脸上轻轻地擦着眼泪。这个时候,仿佛她的身体更长了,腰更细了,脸更白了,嘴也更小了,看来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驯良,更加温柔。

        欧阳山《圣地》

        论外貌,青龙店的女主人正是个最理想的老板娘——背厚肩宽,肌肉丰满,心安体适,容貌端妍,脸上红里透白,白里透红,一瞧她那么福相,就可以证明她是怎样尽情享受伙食房和地窑里的好东西,而且还真是有益于健康,能够让人发福呢。她是个寡妇,可是多年前就脱下了那身孝服,又含芳吐艳,变得如花似朵儿了;从那时候起,就始终都跟大开大放的鲜花似的;一直到如今都还绝没有色褪香销呢;肥大的裙子上是玫瑰花儿——哎,要说呢,嘴唇上也是玫瑰花儿,而且还真是值得让人来当采花蜂呢。一直到如今,她都有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一头漆黑的头发;又俊俏,又富态,一笑俩酒窝儿,身材像鹅莓那么紧衬;严格地说,虽然还算不了世人所谓“少艾”,可是,不用先去访查,你就可以在基督教国家不拘哪位市长、县长面前宣誓,说世界上有许许多多闺阁千金(但愿她们一个个都福寿无疆!)都绝没青龙店满脸堆笑的女主人一半儿那么招人喜欢,那么令人爱慕。

        [英]狄更斯《马丁·瞿述伟》

        连四号的马老寡妇也到门口来看看。她最胆小,自从芦沟桥响了炮,她就没迈过街门的门坎。她也不许她的外孙——十九岁的程长顺——去作生意,唯恐他有什么失闪。她的头发已完全白了,而浑身上下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手指上还戴着四十年前的式样的,又重又大的,银戒指。她的相貌比李四妈还更和善;心理也非常的慈祥,和李四妈差不多。可是,她在行动上,并不像李四妈那样积极,活跃,因为自从三十五岁她就守寡,不能不沉稳谨慎一些。

        老舍《四世同堂》

        一个多钟头以前我还看见她站在天井里柚子树旁边,满意地带笑望着一头在泥地上拱嘴的小黑猪,和五只安闲地啄食虫豸的小黄鸡。她的眼光跟着猪和鸡在动,她嘴里叽咕地讲了几句话。她穿一件黑绸旗袍,身材短胖,脸色黑黄,是个扁圆的脸,嘴唇薄,不时露出上下两排雪白的牙齿。我心里暗笑,想着:这柚子树下的人、猪、鸡,倒是一幅很好的图画。她好像觉察出来我在看她,她忽然掉转身子,略带忸怩地走出去了。……没有人答话。我故意立在窗下看她咒骂。她穿着一件条子花布的汗衫和一条黑湖绉裤子,手舞着,脚跺着,一嘴白牙使他的黑黄脸显得更黑黄了。

        巴金《巴金选集》第七卷《短篇小说选》《猪与鸡》

        这是一张端正而没有特点的椭圆形脸,并不美,但是嘴角却常常露出一种使人愉
  • http://www.zenque.com/book/xdhyxzmxch/4353.html - 2015-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