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僵尸借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们全赖前面那个道士领路,亦步亦趋。

      南振岳背着身子,面向车篷,他一只手还和叶蕴如玉手紧紧的互握着,他可以感觉到叶蕴如的身子,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荒林,黑夜,遇上一列毫无生气,又能举步行走的活僵尸,谁都难免不油生怖意,毛骨悚然!

      那个一手高擎拘魂牌,一手摇着法铃的道士,大摇大摆的一路行来,从马车旁过去。

      南振岳背着身子,功行百穴,暗暗凝神戒备,一面藉着车篷,回目注视着这些人的举动。

      但见那道士竟然目不旁视,对路边上停靠着的马车,恍如不见,双目平视,只顾摇着法铃,笔直走去!

      一连串低沉的沙沙之声,从南振岳,陆香主背后过去。

      铃声渐远,沙沙之声渐杳!

      车把式陆香主吁了口气转过身来,道:“真是赶尸的!”

      叶蕴如很快缩回手去。

      南振岳道:“陆兄,咱们还要赶路吧!”

      陆香生笑了笑是:“不能再赶了,咱们到墨山铺,就得打尖。”

      叶蕴如隔着车帘问道:“到墨山铺还有多少路?”

      陆香主用手一指道:“走小路,翻过这座山岭就到了,咱们赶车,就得绕着山脚走,还有一大段路。”

      南振岳随着他手指之处瞧去,那正是方才赶尸过去的那条小径,不觉心中一动,问道:

      “陆兄,你说赶尸·的就是到墨山铺去的么?”

      陆香主点点头道:“不错,他们走这条路,正是到墨山铺去的。”

      病师太低沉道:“那就对了!”

      陆香主压低声音道:“不可能吧!这些人没有一点生气,不像是活人乔装的。”

      他是龙门帮挑选出来武功高强,精明强干的香主化装来的,当然观察深刻,决不会看走了眼。

      病师太听得暗暗冷哼了一声,心想:江湖上都说龙门帮卧虎藏龙,高手如云,怎会派出这未一个饭桶,来乔装车把式,这批赶尸的,不迟不早,在这里出现,明明就是桃花源的人无疑!

      心中想着,不觉冷声问道:“何以见得?”

      南振岳接口道:“陆兄说的不错,这批人方才从晚辈身后经过,相距不足两尺,晚辈曾默运内功,暗中查察,确实毫无生气,不类生人。

      南振岳是托塔天王的高弟;这话从他口中说出,自是可信。

      病师太将信将疑问道:“这就奇了!”

      陆香主忙道:“是,是,方才在下听师太说了,心中也自不信真会遇上赶尸的,就暗中运用内劲,向最后一个身上,试探着撞了一下,在下感觉到的,就是碰在又冷又硬的尸体之上,才知道是赶尸的了。”

      他能不动声色,运气试探,证明他武功修为,果非庸才。

      病师太没有作声,陆香主,南振岳跳上车辕,于是马车又辘辘滚动了。

      墨山铺,只是一个山边小村,一二十户人家,倚山而居,这时已没有灯火了。

      墨山铺西南,有一座二郎庙,这时,庙门大开,大殿上隐隐透出烛光。

      陆香主驾着马车,就是赶到二郎庙来的,那是因为这里地势偏僻之故。

      马车在庙前停下来了,陆香主一跃下车,回头说道:“副坛主,五姑娘,二郎庙到了,明天中午,咱们就好赶到君山。”

      南振岳跟着下车之后,吁了口气道:“陆香主一路辛苦,家母病势沉重,总算快赶到君山了,小弟一颗心,也总算放了大半了。”

      话声方落,只见山门内迎出一个商贾打扮的人来,拱手笑道:“副坛主才来吧,兄弟久候子。”

      原来此人正是龙门帮总巡堂下四将八猛之首的金枪将谭胜天。

      四将一猛五人作了布贩子,走在前面,早已先到达二郎庙。

      这是最后一个晚上了,二郎庙地势偏僻,贼人们不肯放过岳夫人,必然会在此地下手。

      龙门帮的人假扮布贩子,和长江镖局的人,原来也并不是真要掩饰行藏,而是要贼人知道他们是暗中护送岳夫人的人。

      到了二郎庙,并不是没有外人,毋须掩饰,而是故意让贼人知道,大家以为到了离龙门帮不远就安全了,有谁知道这是故意把老夫人送给他们来的。

      南振岳连忙拱手道:“为了家母之事,有劳谭兄诸位,小弟感激不尽。”

      陆香主打起车帘,假扮艾如瑗的叶蕴如抱着假扮岳夫人的病师太,缓缓下车。

      金枪将谭胜天连忙在前面引路,说道:“兄弟方才已吩咐香火和尚在后进收拾了一间厢房,副坛主,艾姑娘请随兄弟来。”

      他引着南振岳,叶蕴如走进大殿,假扮布贩的四将一猛,日在殿上打开了铺盖,此刻大家坐在铺上,高谈阔论,看到南振岳进来,纷纷站了起来,南振岳也连忙还礼不迭。

      后进左厢,虽然只有一张木床,一张木桌,果然收拾得十分干净。

      金枪将不愧是老江湖,选择这间厢房,作为岳夫人临时下榻之处,确也费了一番心思!

      因为这厢房后面有一扇木窗,开出窗去,就是后园,窗外一片菜畦。

      左边也有两个窗户,外面是条通往厨下的走道。

      若是替敌人设想,这间厢房,实在也太妙了,但他们正须要这样一间予敌人以可乘之机的房子。

      叶蕴如把病师太抱上床,又盖了一条薄被,自己就移了一张木椅,在床边上坐了下来。

      谭胜天道:“南副坛主三位想必还没进食,兄弟要这里的香火道人,替我们准备了三桌饭食,方才兄弟等人,已经吃过了,还有两桌,等罗代坛主到了,一起开饭,南兄意下如何?”

      南振岳忙道:“等一会没关系,谭兄何须客气。”

      两人说话之间,回到前殿,陆香主已经把马车放好,坐在他们的铺上喝茶。

      只听门口一阵鸾铃马蹄之声,及门而止,传来趟子手的声音,大声喊道:“长江三千里,水陆论交情……”

      谭胜天道:“好了,罗代坛主他们也赶到了。”

      陆香主大笑道:“勒香主,你兴致倒是不错!”

      蹄声杂沓,十二个人一齐翻身下马,朝里走来。

      当前一个正是扮着镖头的中坛代坛主罗慕贤。他身后十二个人,则是巡江七猛和从五坛中精选出来的五位香主。

      罗慕贤目光一瞥,笑道:“兄弟来迟了。”

      南振岳迎了上去,拱拱手道:“罗兄辛苦。”

      罗慕贤笑道:“南兄怎的和兄弟也客气起来了,这一路上,总算没事,到了此地,也差不多就到了总坛,大家都可吁了口气。”

      勒香主把镖旗朝地上一扔,道:“兄弟这趟子手不错吧?”

      陆香主道:“错是不错,只是你们贵镖局开在哪儿?”

      勒香主瞪瞪眼道:“长江镖局,自然开在长江里,你这车把式,车行又在什么地方?”

      陆香主—挺毡帽,道:“咱就靠这部老爷车混饭吃,那有什么车行?”

      两人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金枪将谭胜天甩手一引,道:“罗代坛主五位,住处在后进,请到后进休息,兄弟立时要他们开饭。”

      罗慕贤道:“谭兄原来还准备了饭?”

      谭胜天道:“兄弟早晨就派人来了,菜蔬都是咱们自己采购来的,要这里的香火道人代做,方才已经开了一桌,还有一桌,就是等两位副坛主到齐了再开。”

      罗慕贤道:“谭兄真是设想得周到。”

      南振岳,罗慕贤,陆香主和十二名扮着镖行伙计的香主,由谭胜天陪着一起进入后殿。

      殿上早巳摆好了桌子碗筷,两名帮丁一看众人进来,立时送上菜饭。

      谭胜天抬手道:“兄弟已经吃过了,诸位快请用饭吧。”

      一面向帮丁吩咐道:“你们去请艾姑娘出来用饭。”

      叶蕴如已从右厢走出,娇笑道:“不用叫啦,要吃饭的人,自己自然会出来的。”

      罗慕贤拱拱手道:“南兄和艾姑娘只怕已饿了,兄弟真是抱歉,本来早该赶到,那知半路上遇上赶尸的,只好等他们过去了再上路,就耽误了时间。”

      叶蕴如眼睛一亮,道:“什么,你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36-943.html - 2018-03-07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南中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那老人道:“不一样。”  南振岳道:“你们应桃花女之邀,又冲着南某而来,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老人道:“自然不一样,老朽等人应邀观礼,和小友是两回事。”  南振岳冷笑道:“桃花妖女,暗施毒手,伤我母亲于前,又阴谋劫持于后,她自己不敢... - 2018-03-06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
  • 第三十二章 胆颤心惊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火千里那肯相信,依言略微运气,果然发觉真气大有散去的模样,不禁脸色大变,愕然道:“申兄,果然……”  申公豹诡笑道:“兄弟说的不错吧?”  就在对方惊愕之际,突然出手如电,一指向火千里肋下点了过去!  “嘶……”  一缕极其轻微的破空锐... - 2018-03-06
  • 第三十一章 安排奇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听到蒙面少女出声叫唤,脚下不由一停,回头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蒙面少女轻声道:“让他们去吧!”  南振岳急道:“我母亲……”  他迅疾回过头去,那桃花女和天山一魔两条人影,早已走的没了影子。  蒙面少女道:“你们随我来。” ... - 2018-03-06
  • 第三十七章 全盘皆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古桃花源,在武陵山脉之中。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辟出了百亩广场,背山面水,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广约数亩的木台,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太阴教开坛大典”。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 - 2018-03-07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三十章 太阴宫主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黄承业虽被宫如玉松开了手,他此刻那里敢逃?只是愣愣的站在一边,此刻忽然插口道:“赤玉箫,这是洛阳崔家之物。”  宫如玉横目问道:“你认识此箫?”  黄承业忙道:“江湖传诵的‘岳家剑法崔家箫’,崔家以赤玉箫驰名武林,属下自然认识……”  ... - 2018-03-04
  • 第三十四章 伏牛双凶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眼雕姜公纪瞧瞧天色,拱手道:“老师太,时间不早,老朽就要告辞了!”  病师太道:“姜堂主只管请便。”  金眼雕又朝南振岳、叶蕴如两人说了声“珍重”,便自大踏步朝门外走去。  病师太道:“南少侠、叶姑娘一夜未睡,快去休息吧。”  说话之... - 2018-03-06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三十六章 叛贼授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郎真人目光一动,首先发现,不觉奇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卓真人听师弟一嚷,立即凝足国力瞧去.过了半晌,才沉吟道:“一共是五幢黑影,好像是轿子!”  柳仙子道:“大概又是参加武林盟成立大会来的了!”  说话之时,那五幢黑影已经... - 2018-01-09
  • 第三十六章 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宋青雯领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温九姑、易云英、金兰、叶青青、桂花庵主师徒,以及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依次从衣橱中走出。  小香一直守在出口处,看到丁天仁,目含幽怨,说道:“总管总算回来了,你还不知道这时候已经快近午刻了,你们... - 2018-01-12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隔虚传力分秋色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黑袍老怪查元通笆斗大的脑袋上,却乱发如戟,铜铃般大眼,射出绿阴阴的凶焰,满脸戾色,狞笑道:“你要查元通尽消前仇,桀桀桀桀!再接老夫一爪。”  话落人到,右臂暴伸,巨灵掌五指如钩,急如闪电,劈面抓到!  这一下,他运足十成功力,抓上山石也... - 2018-05-30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牧羊人和三十只金毛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位边陲(chuí)小国的大臣,有个女儿,如花似玉,远近闻名。  现在,大臣的女儿已长大,到了嫁人的年纪。  一天,从邻国来了个牧羊人,小伙子年轻帅气,虽然穿着很简朴,但他赶着的三十只羊,却有着金色的羊毛。大臣没有看上这个小伙子,但喜... - 2018-06-05
  • 第三十六章 辩善恶天仪倒戈 山顶洞仇人相见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谈天仪已经正式叛了“人间天上”,他希望能找到师父谭起凤。  他之所以没有在江欢有了叛意之后立刻表示态度,乃是希望多刺探一些该帮的动向和秘密。况且,江欢和他的师父关系密切,应不会变成敌人的。现在他已看清了江欢,那老贼六亲不认。  谈天仪遇... - 2017-12-31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将欲歙之①,必固张之②;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③,必固与之④。是谓微明⑤,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⑥,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⑦。[译文]想要收敛它,必先扩张它,想要削弱它,必先加强它,想要废去它,必先抬举它,想...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