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僵尸借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们全赖前面那个道士领路,亦步亦趋。

      南振岳背着身子,面向车篷,他一只手还和叶蕴如玉手紧紧的互握着,他可以感觉到叶蕴如的身子,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荒林,黑夜,遇上一列毫无生气,又能举步行走的活僵尸,谁都难免不油生怖意,毛骨悚然!

      那个一手高擎拘魂牌,一手摇着法铃的道士,大摇大摆的一路行来,从马车旁过去。

      南振岳背着身子,功行百穴,暗暗凝神戒备,一面藉着车篷,回目注视着这些人的举动。

      但见那道士竟然目不旁视,对路边上停靠着的马车,恍如不见,双目平视,只顾摇着法铃,笔直走去!

      一连串低沉的沙沙之声,从南振岳,陆香主背后过去。

      铃声渐远,沙沙之声渐杳!

      车把式陆香主吁了口气转过身来,道:“真是赶尸的!”

      叶蕴如很快缩回手去。

      南振岳道:“陆兄,咱们还要赶路吧!”

      陆香生笑了笑是:“不能再赶了,咱们到墨山铺,就得打尖。”

      叶蕴如隔着车帘问道:“到墨山铺还有多少路?”

      陆香主用手一指道:“走小路,翻过这座山岭就到了,咱们赶车,就得绕着山脚走,还有一大段路。”

      南振岳随着他手指之处瞧去,那正是方才赶尸过去的那条小径,不觉心中一动,问道:

      “陆兄,你说赶尸·的就是到墨山铺去的么?”

      陆香主点点头道:“不错,他们走这条路,正是到墨山铺去的。”

      病师太低沉道:“那就对了!”

      陆香主压低声音道:“不可能吧!这些人没有一点生气,不像是活人乔装的。”

      他是龙门帮挑选出来武功高强,精明强干的香主化装来的,当然观察深刻,决不会看走了眼。

      病师太听得暗暗冷哼了一声,心想:江湖上都说龙门帮卧虎藏龙,高手如云,怎会派出这未一个饭桶,来乔装车把式,这批赶尸的,不迟不早,在这里出现,明明就是桃花源的人无疑!

      心中想着,不觉冷声问道:“何以见得?”

      南振岳接口道:“陆兄说的不错,这批人方才从晚辈身后经过,相距不足两尺,晚辈曾默运内功,暗中查察,确实毫无生气,不类生人。

      南振岳是托塔天王的高弟;这话从他口中说出,自是可信。

      病师太将信将疑问道:“这就奇了!”

      陆香主忙道:“是,是,方才在下听师太说了,心中也自不信真会遇上赶尸的,就暗中运用内劲,向最后一个身上,试探着撞了一下,在下感觉到的,就是碰在又冷又硬的尸体之上,才知道是赶尸的了。”

      他能不动声色,运气试探,证明他武功修为,果非庸才。

      病师太没有作声,陆香主,南振岳跳上车辕,于是马车又辘辘滚动了。

      墨山铺,只是一个山边小村,一二十户人家,倚山而居,这时已没有灯火了。

      墨山铺西南,有一座二郎庙,这时,庙门大开,大殿上隐隐透出烛光。

      陆香主驾着马车,就是赶到二郎庙来的,那是因为这里地势偏僻之故。

      马车在庙前停下来了,陆香主一跃下车,回头说道:“副坛主,五姑娘,二郎庙到了,明天中午,咱们就好赶到君山。”

      南振岳跟着下车之后,吁了口气道:“陆香主一路辛苦,家母病势沉重,总算快赶到君山了,小弟一颗心,也总算放了大半了。”

      话声方落,只见山门内迎出一个商贾打扮的人来,拱手笑道:“副坛主才来吧,兄弟久候子。”

      原来此人正是龙门帮总巡堂下四将八猛之首的金枪将谭胜天。

      四将一猛五人作了布贩子,走在前面,早已先到达二郎庙。

      这是最后一个晚上了,二郎庙地势偏僻,贼人们不肯放过岳夫人,必然会在此地下手。

      龙门帮的人假扮布贩子,和长江镖局的人,原来也并不是真要掩饰行藏,而是要贼人知道他们是暗中护送岳夫人的人。

      到了二郎庙,并不是没有外人,毋须掩饰,而是故意让贼人知道,大家以为到了离龙门帮不远就安全了,有谁知道这是故意把老夫人送给他们来的。

      南振岳连忙拱手道:“为了家母之事,有劳谭兄诸位,小弟感激不尽。”

      陆香主打起车帘,假扮艾如瑗的叶蕴如抱着假扮岳夫人的病师太,缓缓下车。

      金枪将谭胜天连忙在前面引路,说道:“兄弟方才已吩咐香火和尚在后进收拾了一间厢房,副坛主,艾姑娘请随兄弟来。”

      他引着南振岳,叶蕴如走进大殿,假扮布贩的四将一猛,日在殿上打开了铺盖,此刻大家坐在铺上,高谈阔论,看到南振岳进来,纷纷站了起来,南振岳也连忙还礼不迭。

      后进左厢,虽然只有一张木床,一张木桌,果然收拾得十分干净。

      金枪将不愧是老江湖,选择这间厢房,作为岳夫人临时下榻之处,确也费了一番心思!

      因为这厢房后面有一扇木窗,开出窗去,就是后园,窗外一片菜畦。

      左边也有两个窗户,外面是条通往厨下的走道。

      若是替敌人设想,这间厢房,实在也太妙了,但他们正须要这样一间予敌人以可乘之机的房子。

      叶蕴如把病师太抱上床,又盖了一条薄被,自己就移了一张木椅,在床边上坐了下来。

      谭胜天道:“南副坛主三位想必还没进食,兄弟要这里的香火道人,替我们准备了三桌饭食,方才兄弟等人,已经吃过了,还有两桌,等罗代坛主到了,一起开饭,南兄意下如何?”

      南振岳忙道:“等一会没关系,谭兄何须客气。”

      两人说话之间,回到前殿,陆香主已经把马车放好,坐在他们的铺上喝茶。

      只听门口一阵鸾铃马蹄之声,及门而止,传来趟子手的声音,大声喊道:“长江三千里,水陆论交情……”

      谭胜天道:“好了,罗代坛主他们也赶到了。”

      陆香主大笑道:“勒香主,你兴致倒是不错!”

      蹄声杂沓,十二个人一齐翻身下马,朝里走来。

      当前一个正是扮着镖头的中坛代坛主罗慕贤。他身后十二个人,则是巡江七猛和从五坛中精选出来的五位香主。

      罗慕贤目光一瞥,笑道:“兄弟来迟了。”

      南振岳迎了上去,拱拱手道:“罗兄辛苦。”

      罗慕贤笑道:“南兄怎的和兄弟也客气起来了,这一路上,总算没事,到了此地,也差不多就到了总坛,大家都可吁了口气。”

      勒香主把镖旗朝地上一扔,道:“兄弟这趟子手不错吧?”

      陆香主道:“错是不错,只是你们贵镖局开在哪儿?”

      勒香主瞪瞪眼道:“长江镖局,自然开在长江里,你这车把式,车行又在什么地方?”

      陆香主—挺毡帽,道:“咱就靠这部老爷车混饭吃,那有什么车行?”

      两人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金枪将谭胜天甩手一引,道:“罗代坛主五位,住处在后进,请到后进休息,兄弟立时要他们开饭。”

      罗慕贤道:“谭兄原来还准备了饭?”

      谭胜天道:“兄弟早晨就派人来了,菜蔬都是咱们自己采购来的,要这里的香火道人代做,方才已经开了一桌,还有一桌,就是等两位副坛主到齐了再开。”

      罗慕贤道:“谭兄真是设想得周到。”

      南振岳,罗慕贤,陆香主和十二名扮着镖行伙计的香主,由谭胜天陪着一起进入后殿。

      殿上早巳摆好了桌子碗筷,两名帮丁一看众人进来,立时送上菜饭。

      谭胜天抬手道:“兄弟已经吃过了,诸位快请用饭吧。”

      一面向帮丁吩咐道:“你们去请艾姑娘出来用饭。”

      叶蕴如已从右厢走出,娇笑道:“不用叫啦,要吃饭的人,自己自然会出来的。”

      罗慕贤拱拱手道:“南兄和艾姑娘只怕已饿了,兄弟真是抱歉,本来早该赶到,那知半路上遇上赶尸的,只好等他们过去了再上路,就耽误了时间。”

      叶蕴如眼睛一亮,道:“什么,你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36-943.html - 2018-03-07
  • 第三十章 太阴宫主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黄承业虽被宫如玉松开了手,他此刻那里敢逃?只是愣愣的站在一边,此刻忽然插口道:“赤玉箫,这是洛阳崔家之物。”  宫如玉横目问道:“你认识此箫?”  黄承业忙道:“江湖传诵的‘岳家剑法崔家箫’,崔家以赤玉箫驰名武林,属下自然认识……”  ... - 2018-03-04
  • 第三十七章 全盘皆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古桃花源,在武陵山脉之中。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辟出了百亩广场,背山面水,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广约数亩的木台,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太阴教开坛大典”。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 - 2018-03-07
  • 第三十二章 胆颤心惊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火千里那肯相信,依言略微运气,果然发觉真气大有散去的模样,不禁脸色大变,愕然道:“申兄,果然……”  申公豹诡笑道:“兄弟说的不错吧?”  就在对方惊愕之际,突然出手如电,一指向火千里肋下点了过去!  “嘶……”  一缕极其轻微的破空锐... - 2018-03-06
  • 第三十一章 安排奇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听到蒙面少女出声叫唤,脚下不由一停,回头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蒙面少女轻声道:“让他们去吧!”  南振岳急道:“我母亲……”  他迅疾回过头去,那桃花女和天山一魔两条人影,早已走的没了影子。  蒙面少女道:“你们随我来。” ... - 2018-03-06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
  • 第三十四章 伏牛双凶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眼雕姜公纪瞧瞧天色,拱手道:“老师太,时间不早,老朽就要告辞了!”  病师太道:“姜堂主只管请便。”  金眼雕又朝南振岳、叶蕴如两人说了声“珍重”,便自大踏步朝门外走去。  病师太道:“南少侠、叶姑娘一夜未睡,快去休息吧。”  说话之... - 2018-03-06
  • 第三十五章 南中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那老人道:“不一样。”  南振岳道:“你们应桃花女之邀,又冲着南某而来,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老人道:“自然不一样,老朽等人应邀观礼,和小友是两回事。”  南振岳冷笑道:“桃花妖女,暗施毒手,伤我母亲于前,又阴谋劫持于后,她自己不敢... - 2018-03-06
  • 第三十六章 挥手出神功少侠排难 仰天作长笑老魇缔交_纵鹤擒龙
  •   岳天敏知道此时的一瓢子和一鸥子,虽然望上去只是凝神而立。其实正在气运丹田,把视之无物,听之无声的玄门绝学,罡气功夫,由全身慢慢的透掌而出,布成一堵气墙,横亘身前。心想不知白衣文士,又用何种功夫,向玄门罡气进攻?  “两位道友,谢某有僭!... - 2017-12-28
  • 第三十六章 计中计_引剑珠
  •   时间快接近黄昏。  泌姆山土地公庙内,第一个昂首阔步,走出大门的是假扮黑穗总管秦大成的周大年。  跟在他身后走出的是一个肥胖和尚,一个秃发者者,这两人正是新任黑穗堂副总管的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接着是二十名背负黑穗长剑的劲装汉子—... - 2017-12-30
  • 第三十六章 隔虚传力分秋色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黑袍老怪查元通笆斗大的脑袋上,却乱发如戟,铜铃般大眼,射出绿阴阴的凶焰,满脸戾色,狞笑道:“你要查元通尽消前仇,桀桀桀桀!再接老夫一爪。”  话落人到,右臂暴伸,巨灵掌五指如钩,急如闪电,劈面抓到!  这一下,他运足十成功力,抓上山石也... - 2018-05-30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吃小包子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享受了三天的吸管小包子,在处美人大赛正式开始的前一天,这个江湖骗子要亲自上阵了。趁着林红上班的时候,在宋钢家里,周游花了两个小时指导赵诗人和宋钢如何推销人造处女膜。周游对赵诗人没有结婚十分失望,问他有没有情人?赵... - 2018-02-05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信傍晚时分才抵达相国寺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这封信,傍晚时分才抵达相国寺,知本大师才派罗汉堂十八护法弟子夤夜赶来接应。  (知本大师为了对付一统门,早已把少林寺罗汉堂精锐调来开封,事详前文)  驼龙和常慧离开相国寺之时,还不知道少林寺此一决定,闻言不觉大喜,笑道:“慈根大师来得正... - 2018-01-06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附骨毒疽_彩虹剑
  •   夏云峰目光四瞩,冷峻的道:“商家姐妹人在何处。”  商紫雯、商小雯各自往前站出一步,商紫雯道:“愚姐妹在此。”  夏云峰回头朝商翰飞问道:“商掌门人,这二位可是令嫒么?”  商翰飞道:“正是小女。”  夏云峰道:“商兄,嫂夫人是被‘阴极... - 2017-12-25
  • 第三十六章 仇深似海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座小山,并不太高,四人几个起落,便已跃登山顶,原来十分平坦,往南是一个下坡,地势逐渐往下,山石全作赭色,绕山四周,是一片密压压的椰林,把小山团团围住,只有正北方山势连绵,其中一座黑黝黝的高峰,排云直上,那正是自己来路,被吸去兵刃的磁石... - 2018-04-27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六章 辩善恶天仪倒戈 山顶洞仇人相见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谈天仪已经正式叛了“人间天上”,他希望能找到师父谭起凤。  他之所以没有在江欢有了叛意之后立刻表示态度,乃是希望多刺探一些该帮的动向和秘密。况且,江欢和他的师父关系密切,应不会变成敌人的。现在他已看清了江欢,那老贼六亲不认。  谈天仪遇... - 2017-12-31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将欲歙之①,必固张之②;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③,必固与之④。是谓微明⑤,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⑥,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⑦。[译文]想要收敛它,必先扩张它,想要削弱它,必先加强它,想要废去它,必先抬举它,想... - 2017-12-31
  • 第三十六章 徐锦章给每人倒了一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大家落坐之后,没有多久,副总管徐锦章已听说闻天声等人来了水榭,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庄丁,提着茶壶走入,给每人倒了一盅茶,才行退出。  徐锦章抱着拳道:  “小的听说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一早到水榭来赏梅,小的特地赶来……”  闻天... - 2018-03-17
  • 第三十六章 各有心机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朝凌云凤拱拱手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凌云凤并没直接回答,含笑问道:“薛少侠回去之后,是否已把药丸给白发哑婆服下了。”  白少辉道:“已经给她服下了。”  凌云凤道:“现在你总相信了,我并没骗你。”  白少辉道:... - 2018-03-11
  • 第三十六章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身躯也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  这样足足过了一盏热茶时间,丁少秋右掌缓缓收回,说道:  “你们扶着她躺下吧!”  两人依言扶着梅姑躺下,池秋凤忍不住问道:  “大哥,她还有救吗?”  丁少秋道:“她是... - 2018-05-04
  • 第三十六章 力战万花剑_珍珠令
  •   却说铁氏夫人听他口出污言,心头更是悲愤交集,切齿道:“姓韩的恶贼,我爹待你不薄,你居然数典忘祖,认贼作父,出卖黑龙会,甘心去做满虏的走狗,残杀忠贞志士。二十年前我立誓要亲手挖出你的心来,莫祭我爹、我丈夫在天之灵,替当年死在你手里的许多壮... - 2017-12-24
  • 第三十六章 恩怨与君细讨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却端坐如故,晶莹如玉的脸上,不见丝毫诧异之色,好像对赵南市的突然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只有两道清澈如水的目光,轻轻瞥了赵南珩腰间长剑一眼,笑靥依然,额首道:“你是峨嵋门下?”  声音娇柔,听来和婉已极,当真使人不敢相信,她会是名震... - 2018-05-08
  • 第三十六章 以阵对阵_龙孙_故事大全
  •   大江心有漩涡,可以沉船,剑阵出现漩涡,就可以沉人!  剑阵逆转,嘶啸的剑风有如龙卷风一般,在外围游走流动的“七星剑阵”一十四名剑手,往中间一聚,各自劈出一剑之后,人影必然随着散开,就在他们刚刚散开之际,就有一名剑手遇上了五行剑阵的缺口。... - 2018-02-03
  • 第十六章 古桃花源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不敢再逗留下去,暗暗吸了一口真气,身随气升,一下往斜刺里飞射出去,脚尖一点墙头,飞出寺外。  立即展开轻功,一口气赶回客栈,侧身闪入房中,眼看龙兄弟依然侧着身子,睡的甚香!  当下也就悄无声息的和身在外床躺下。  果然就在自己睡下... - 2018-02-28
  • 第二十六章 独斗五毒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荆山毒叟怒笑道:“原来你是桃花女门下!”  宫如玉格格笑道:“是啊,家师久仰毒名,也请你去呢!”  荆山毒叟大笑道:“荆某素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自问和桃花女并无过节,她居然派出门下弟子,手下爪牙,找上荆某来了!”  申公豹被他这句“... - 2018-03-04
  • 第三十六章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_东风传奇
  •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似是用力过猛,整个上身,身不由已的朝谷飞云侧身让开的左方扑了过去。  谷飞云左手一推,(使了纵鹤手)但推得极轻,一面说道:  “陈总管站好。”  陈康和上身忽然往后一仰,仰得几乎跌倒,但脚下好象来不及退后,口中... - 2017-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