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可知道老要饭差点断送了老命?”

      大家正听得出神,给他这么一说,不由甚是惊讶!凭风尘双奇的铁拐仙,难道还斗不过闻香教主温如风?

      可是大家当着这位老前辈,却又不敢出口相询,是以只是静静的等他自动说出。

      铁拐仙瞧了大家一眼,才道:“照说这魔嵬子使的长剑,原是轻兵器,和老要饭这支铁拐,不成比例!但大家都知道一个武功到了化境,别说兵器,就是随手折上枝柳条,也一样应敌,是以老要饭在兵刃上,虽然占了点便宜,也并分不出胜败。老要饭一生倔强,不该有了火气,正想全力一击,不料这魔嵬子突然一声阴笑,漫天剑光,倏然尽敛。

      老要饭幸亏听万大侠说过,一见他剑光倏敛,心知对方定有奇招。那知就在此时,一点青影,比闪电还快,业已穿入拐影,点到老要饭心口!”

      孙湘莲脱口叫道:“七绝归一!”

      铁拐仙点头道:“不错!他使的正是那招天下无人能解的“七绝归一”,等到老要饭发觉,剑尖已经划到衣上。但老要饭却好也在此时,左手凝聚全力,对他击出一掌。如果老要饭血溅当地,他就得陪我同赴阴曹。哈哈!这样,老要饭果然被他划破了衣服,他也被老要饭掌风扫中右肩,长剑坠地。唉!这魔嵬子当真厉害,他匆忙后退之后,居然还扬起左袖,给老要饭闻上了些‘蚀骨柔香’。”

      武公望惊道:“老前辈中了他‘蚀骨柔香’?”

      铁拐仙蓦然双目一瞪,怒道:“你一大把年纪,老前辈老前辈,存心要把老要饭的咒诅死了?叫声老哥哥,也就差不多了!”

      论起铁拐仙的辈份,武公望尊他一声“老前辈”,真也不算为过。

      武公望闻言一怔,但想起此老游戏风尘,不拘俗礼,连忙应道:“既然老前辈……哦!

      老哥哥吩咐,小老儿遵命就是。”

      铁拐仙笑道:“这才差不多!哈哈!这魔嵬子袍袖扬起,幸亏老要饭早有准备,立即双袖齐挥,把香气震散。但还闻上了一点,方才你们没来之前,花了老要饭好一阵工夫,才把这劳什么的‘蚀骨柔香’逼出体外。”

      他们这一阵闲谈,小船业已划近岸边。

      大家登岸之后,孙湘莲虽知梅三公子另有其人,自己所遇,只是闻香教主温如风冒充。

      但心中依然有一股说不出的幽怨,急于回转九华,探望恩师,是以登岸之后,就和众人作别。

      崔敏和她虽是初见,女孩儿家只要谈过一阵,就会好得蜜里调油,何况自己又是人家所救?是以更是依依惜别。但人家要回山去看师父,自己自然不好十分挽留,这才订了后会,依依别过。

      铁拐仙更要她代向无凝大师致意,孙姑娘唯唯应是,才独自走了。万蛟经过这阵调息,又服了铁拐仙特制伤药,伤势业已好了许多,一行人就向前走去。

      这一带荒林衰草,并无路径,此时三更已过,星月朦胧,更显得黑沉沉的景色荒凉!

      祝鹰扬边走边道:“大师兄,长江两岸,素称富饶,怎的这里景物荒凉,好像久无人迹,这叫什么所在?”

      铁拐仙笑道:“这里地名叫做旧松场,但这片林,却并不甚大。出林之后,便是“宋氏义冢”,约有一里来广,鬼火青磷,巧棺坯土,累累都是孤坟,景色委实有点荒凉。老要饭是贪图这里离百里洲江面最近,才向这里靠岸。”

      说着大家鱼贯向林中走去!

      崔敏走在最后一个,姑娘家虽然心中不信有鬼。但瞧着这片松林的阴森景色,风摇树影,也有点寒凛凛的感觉。禁不住瞩目向四面打量,忽见两丈来远,一株松树上,依稀钉着一块木牌。瞧不清写些什么,口中不由轻“噫”了一声。

      铁拐仙回头笑道:“崔姑娘,是不是有点胆怯?”

      崔敏用手一指道:“老前辈,你瞧那株树上,好像钉着一块木牌,不知上面写些什么?”

      铁拐仙漫不经意的道:“那左右不过是禁止人家盗树罢了!”

      祝鹰扬道:“待晚辈过去瞧瞧!”

      话声才落,早已长身一掠,—纵了过去。那知才一抬头,忽然惊“咦”了一声,叫道:

      老前辈,大师哥,你们快来瞧,这……”

      他“这”字还没出口。

      铁拐仙、万蛟两人,多年老江湖,自然听得出他声音有异,立即飘身过去。武公望、崔敏两人,也毫不怠慢,跟着纵到!

      举目一望,只见长方形的木板上写着两行大字,那是“九幽地府暴尸之场。阻世人等,擅入者死!”

      长方形的木牌下面,另有一个小木牌,上面也有一行字迹:“不入者亦死!”

      祝鹰扬好奇的问道:“老前辈这是怎么一回事?”

      铁拐仙双眉一皱,微微沉吟道:“我老要饭走南闯北,倒还没听说过有甚“曝尸之场”、“擅入者死”的地方。这敢情又是一些江湖不肖之陡,耍的什么花样,咱们不妨进去瞧瞧!”

      说着铁拐仙“笃’’的一声,人已纵出数丈之外,万蛟、武公望、崔敏、祝鹰扬也立即跟纵而出。

      眼前果然是一片高低黄土的累累荒冢,白杨萧萧,萤火点点,荒草凄迷,碑碣如林。再加星月幽朦,虫鸣枭啼,倍觉阴森!

      这片“宋氏义冢”,果然占地极广,一眼望去,全是一堆堆坟头。三老两少在累累荒冢之间,走了一阵,敢情已到义冢中间。

      一片松林,围着一座大坟,不但地势高峻,坟前拜台,全用青石铺成。两边还有石人石马,依次排立,气慨巍峨,不用说这准是宋氏祖先坟墓了。

      这时天空一钩下弦的月亮,正好从黑云堆里慢慢爬出,昏暗无力,斜照在这片坟场之上。

      蓦地大家眼前,果然发生了一件奇事!

      原来那座大坟石案前面,青石砌成的平台上,这时端端正正排列着两排十几具尸体。一个个直挺挺的躺得四平八稳,动也不动!

      虽然这时正当六月大暑天气,但在这荒坟乱冢之间,萤火烁烁,虫鸣啁啾。风吹草动,黑影翳翳,本来景象已极其阴森;

      如今再瞧到这般光景,任你这几个全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也顿觉毛骨悚然!

      九幽地府,暴尸之场,当真有这回事!

      铁拐仙口中“哼”一声,铁拐拄地,纵身就往平台上纵去!其余四人,目击此等奇事,也那肯落后,纷纷跟着过去。

      两排尸体,第一排六具,第二排七具,一共是十三个人。服饰不同,僧俗具全,排列十分整齐。

      而且每个都带着随身兵器,看来全是武林中人!

      铁拐仙浓眉一皱,脸色凝重。“笃”的一声,铁拐往地上一拄。俯下身去,仔细一瞧,不由“咦”了来:“万老大这不是少林寺智一大师!”

      他指点着第一具那个黄衣老僧,回头说着!

      万蛟全身不由自主的泛起一阵寒意,点头道:“不错!老前辈这正是智一大师,在少林寺地位仅决于方丈的三位黄衣大师之一,他怎会死在这里?

      这三位……蓝袍全真,武当……八剑!

      啊,还有青城三鹤的……玄鹤……灰鹤……这……”

      铁拐仙并没立刻回答,目光扫到第二排上。第一个是一身锦衣,剑眉修鼻的中年汉子,他身边是一个身穿轻红罗衫的美艳少妇,这两人腰间佩着式样相同的长剑,虽然紧闭着眼睛,却仍然掩不住这一对男女的英挺丰神!

      铁拐仙只觉甚是眼熟,他怕自己老眼昏花,用手拭了拭眼睛。定神瞧去,谁说不熟?这夫妻俩正是自己老友滇南大侠入云龙葛瑾的儿子媳妇。夫妻双侠葛少瑾夫妇!

      铁拐仙只觉心头一阵激动,须发戟张,呼的站起身来,自言自语的道:“难道最近又出了什么魍魉魔鬼不成!居然害死这么多武林人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79-920.html - 2018-01-14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 - 2018-01-14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五十五章 迷魂之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刚听到这里,忽然房门外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好像往自己房中走来。  崔慧赶紧撤身,回到椅上,果然房门上“剥落”轻扣了声,接着走进店伙。  原来这时已是掌灯时候,他端着油灯进来,一面哈腰说道:“公子爷,你老要吃些什么?  小的好交待下去,要厨... - 2018-01-14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五十八章 森罗宝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怒,突然冷嘿了一声!这一声他是贯注了内家真气发出,金声玉振,长廊之中,空气回荡,震得黑衣大汉两个耳朵,嗡嗡直鸣。心头一惊,脚下陡然加劲,飞也似往前奔出了两丈来远,方想停步回头。  那知梅三公子如影随形,悄无声息的跟在他... - 2018-01-14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四十二章 外家高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蓦然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名字?不由躬身道:“老丈所询,正是家严!”  “你……”长发长垂的老人,突然目射奇光,向前扑近两步。紧紧盯着梅三公子,激动得全身微颤,问道:“你是梅麟书的哲嗣?今年十九岁?他家老三?”  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闻香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李老哥且请息怒,这位公子,由小弟来领教罢!”  独臂天王李残闻声回头,那闪身出来的,乃是近几年才露面的神秘人物,自称闻香教主的温如风。  此人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据说他幼年在析城山一处崖洞中得了一部奇... - 2018-01-13
  • 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 - 2018-01-14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五章 轿前四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正有一个人从树林中缓步徐行,踱了出来。但这时大家都全神贯注在战场上,谁也没有去注意到他。  这人丰神俊逸,手中轻摇着翠骨纨扇,口中还在低吟:“我自长吟君未识,飘然琴剑一梅郎!”  他正是琴儿剑儿的主人,岳阳楼头把盏赋诗的贵介公... - 2018-01-13
  •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九幽门!三个姑娘听得陡然一震,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九幽门的人!  红衣女郎依然脸若寒霜,朱唇一撇,冷冷的道:“九幽门可唬不倒六绍三娇。”  黑衣人道:“嘿嘿!玄女教也唬不倒九幽门下三大游魂。”  那苗装少女正是飘渺仙子聂玉娇,她瞧了大师姐... - 2018-01-14
  • 第二章 劈空剑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自幼得她爷爷宠爱,悉心教导,内外轻功,均己不弱。但今晚她急起直追“笃”  “笃”之声,可就差得远了。  人家“笃”的一声,少说也有一二十丈,直如御风飞行。自己竭尽所能,一个起落,才只五六丈。功力悬殊,如何追得上?  就因力追不上,姑...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初试昆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要知独臂天王李残这枝青竹蛇杖,中间原是空的,他豢养着一条其毒无比的“青鳞带”。  说起“青鳞带”,乃是云贵深山中的一种稀有毒蛇,最大的也只是拇指般粗,形状略带扁形,极像一条细带,色作淡青,浑身生有细鳞,土人把它叫作“青鳞带”。不但浑身蕴...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