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森罗宝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怒,突然冷嘿了一声!这一声他是贯注了内家真气发出,金声玉振,长廊之中,空气回荡,震得黑衣大汉两个耳朵,嗡嗡直鸣。心头一惊,脚下陡然加劲,飞也似往前奔出了两丈来远,方想停步回头。

      那知梅三公子如影随形,悄无声息的跟在他身后,只听耳边大喝一声:“还不快走?”

      黑衣大汉心胆俱寒,那里还敢停步,低头直向前面走去。

      一阵工夫,又穿过两重院落,果然前面一座花厅上,隐隐透出灯光。

      黑衣大汉走近厅前,回过身来,垂直两手,说道:“家主母已在厅上相候,梅公子请!”

      话声一落,突然身如鬼魅,很快的往黑暗之处闪去!

      梅三公子冷笑一声,就大踏步向阶上走去。原来这间花厅,十分宽敞,正中间挂了一幅白色灵帏。

      帏前一把太湖石雕花椅上,放着一个灵位,面前是一张八仙桌子,上面还放着一付烛台,想系平时祭奠之用。那一丝灯光,却是从灵帏后面透出,敢情棺材就停放在帏后。灯焰如豆,隔着一层白布,越显得绿阴阴,昏沉沉的,平添下不少阴森之气。

      偌大一座花厅,竟然空荡荡的,不见人迹!

      梅三公子最近几个月来,历经大敌,但处此情景之中,也不觉有点阴气森森之感,他跨进花厅,略一停顿,便走近灵前,细细一瞧。灵牌上写着:“显考言公乾荪府君之灵位”几个字样。

      方才黑衣大汉明明说:“家主母在厅上相候。”怎还不见有人出来?心中想着,这就朗声说道:“小生梅君璧,依约而来,夫人有何见教,请现身相见。”

      他等了一会,竟然无人答应,也不见言二娘出来,心中渐感不耐,不由大声的又重复说了一遍。

      那知峙立良久,依然毫无动静。死寂会形成恐怖,也加深紧张。

      梅三公子那里还忍得住这种使人窒息的气氛,蓦地一声大笑,喝道:“主人既不愿见客,小生这就告退!”

      他这一大喝,宛若春雷暴发,震得门窗摇动,花厅中全是回声!灵帏后面,如豆鬼火,突然应声倏灭,眼前立呈一片漆黑。

      梅三公子久经大敌,那会把区区一个小门派的言二娘放在心里?

      此来不过是想解释误会,和查问这件借刀杀人的经过情形罢了!这时一见灯火骤熄,分明有人暗中捣鬼。不由剑眉一轩,左掌当胸,暗暗运起“般若神功”,护住身子,右手握住昆吾剑柄,站在原地。他内功精深,目能夜视,这略一停息,就转动目光,向厅中四周瞧去。

      那知这一瞧,却直把身怀佛门降魔绝学的梅三公子,也不由蓦吃一惊!

      原来这黑沉沉空荡荡的灵帏前面,就在这如豆灯光乍熄的俄倾之间,居然同时出现了四个幽灵似的怪人。他们身穿宽大黑衣,头蒙黑布,双手下垂,丝毫没有动作的贴墙而立,正好把自己围在中间!

      在这鬼气森森的环境之中,出现了鬼魅似的人影,任你如何胆大,也禁不住会生出恐怖之感!

      梅三公子目光掠过,心头蓦地一凛。暗想:瞧不出言门之中,还有轻功如此精纯之人。

      不过他们似乎还不知道自己业已发现了他们似的,仍然贴墙僵立,敢情想伺机而动。

      这样看来,可见这四个人还不能在暗中辨物。心念转动,这就冷笑一声,故意大步往厅前走去!

      果然自己才一跨步,当门而立的那个黑衣怪人,突然发出一声尖锐刺耳,声若狼嗥的怪笑,接着阴恻恻的说道:“姓梅的,你还走得了?”

      他话声一出,身若旋风,疾欺而来!下垂双袖,随着他一旋之势,陡然上扬。两股奇寒劲风,直往身前扑来,出手十分快疾。

      不!此人敢情双肩已折,只仗着一双衣袖攻势,居然还有如此劲道!

      他这一发动,倏忽之间,几声厉叱,人影骤飞。贴壁而立的三个黑衣怪人,也爪掌同出,一齐向中间扑到。利爪如钩,寒风澈骨,全指向自己要害!

      梅三公子因他们掌门人言干荪,虽非自己所杀,但借刀杀人,这笔血帐,却挂在自己头上,是以不愿再出手伤人,只把“般若神功”,护住全身,一面侧身闪避,一面大声喝道:

      “小生和贵掌门人素无恩怨,他被人杀害,显系有人冒用小生之名,借刀杀人。小生应约而来,原为解释双方误会,不想此地主人,却避不见面。诸位又暗施偷袭,不顾江湖信义,岂是大丈夫的行径,还不快快住手?”

      那四个黑衣怪人衣袂横飞,一味急攻,简直并不理会。

      梅三公子一再避让,瞧他们出手毒辣,也不禁勃然大怒,喝道:“你们再不住手,叫出言二娘来,莫怪小生无礼。”

      只听狼嗥般怪声,重又响起,道:“嘿嘿!姓梅的,你要找言二寡妇,还不容易?让老夫砍下你双臂之后,你到灵帏后面去找她就是!”

      话声一落,只见他全身摆动,双袖攻势,突趋凌厉。其余三人也配合着他鬼爪齐扬,划起缕缕尖风,带着锐啸,往身侧抓到。

      阴寒之气,陡然大盛!

      梅三公子虽在“般若神功”护体之下,依然打了一个寒噤。什么?听他们口气,不但不是言二娘找来的助拳之人,而且好像言二娘也被他们做了手脚?心头一楞,当胸左掌,往前一挥,把攻来敌势,一齐挡住,后退一步,沉声问道:“那么你们四位,究系何方高人?”

      为首黑衣人道:“嘿嘿!小子,叫你死得明白一点,老夫无臂天王李残,这回你总该知道了罢!”

      “呼”“呼”两袖,一拂前胸,一扫小腹,他使的是一招“上下交征”,两只黑色衣袖,交互飞起,急劲阴风,像汹涌波涛疾卷而来。

      梅三公子一声敞笑:“原来是无臂天王李残,如此说来,你倒是冲着小生来的。”

      说话声中,左袖一折,右袖一摆,一双水袖,也迎着对方双袖拂去!这回双袖和双袖相对,但听裂帛似的一声巨响。无臂天王李残的“阴风袖”,到底难和佛门绝学“般若神功”

      相抗衡。一个身躯,踉跄后退了一丈开外,方始站住。

      就在梅三公子双袖拂出之际,只听厉啸连声,两条黑影,也同时向身后欺近,一左一右,四只鬼爪,一齐抓到双肩!不!另外还有一条人影,却悄无声息,突然纵身跃起。用了一招“饥鹰攫兔”,以爪箕张,疾风飒然,猛向梅三公子当头抓下!

      这几个动作,快速逾恒,差不多同时发动。

      梅三公子刚把无臂天王李残震出,双袖还没收转。身后寒风,和顶上利爪,也全已袭到。

      好个梅三公子!身形微矮,一个旋转,左袖随着身躯一转之势,向后一抖,右手衣袖,也猛的往上挥出。这两手虽然后发,但快如闪电,真气拂拂,随袖而出。

      身后两人才一扑近,陡然之间,好像撞上了一堵钢墙,震得四只鬼爪,剧痛欲折,闷哼一声,立即往后跃退!“砰”!另一条人影,却像浮矢掠空,从几人头上,平飞而出,“拍达”一声,掼在地上。他正是向悔三公子压顶抓下的那一个,似乎伤得也较为重些,在地上息了一息,方始站起。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是电光石火,一瞬间事,人影乱晃,梅三公子一举把四人震退。但定睛再瞧,心头不禁又是一楞!

      原来这眨眼工夫,无臂天王李残等四人,竟然一个不见。凭自己的功力,都没有瞧清他们是如何离去,宁不可怪?

      梅三公子这几个月来,在江湖上迭逢变故,屡经大敌,经验阅历,自然增长了不少。这时眼看四人焕然隐退,心中一动。暗想:他们行动诡异,可能会有什么歹毒阴谋,或施放那些无声无息的歹毒暗器,四下袭击,自己不可不防。

      想到这里,立即左掌当胸,右臂外围,默默运起“般若神功”把全身护住。

      说来也当真危险,就在他忽然惊觉,运功护身的同时,蓦听一声啾啾鬼叫,从身后传出,这话音贴地低飞,另有一种凄厉恐怖之感!

      鬼声乍起,冷风四旋,只见从这座大花厅四周,突然电射般发出一大片灰蒙蒙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86-920.html - 2018-01-14
  • 第五十五章 迷魂之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刚听到这里,忽然房门外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好像往自己房中走来。  崔慧赶紧撤身,回到椅上,果然房门上“剥落”轻扣了声,接着走进店伙。  原来这时已是掌灯时候,他端着油灯进来,一面哈腰说道:“公子爷,你老要吃些什么?  小的好交待下去,要厨... - 2018-01-14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五章 定风波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把酒花前欲问公,须知花面不长红。待得酒醒君不见。千片,不随流水即随风。  第一节剑之决断在于利  夜,更深了。  晚星斜落,山风晃枝,草虫微吟,鸟音渐静。  正是江南多雨季节,天气变换无常。但见远处一朵厚重的乌云慢悠悠地飘近着,势缓且沉... - 2018-06-21
  •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 - 2018-01-14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五章 舞月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柯都割下几大块狼肉,割下荆棘引火烤好。狼肉虽是粗糙韧涩,三人却只觉得天下美味莫过于此。  三人饱餐一顿,养足精神,毅然往东行去。经历了这一夜半天,死亡似乎已然不足为惧,再也没有初踏入流沙沼泽中那种赌命一博的心情了。  果然奔出几里后,双... - 2018-06-20
  • 第五章 成王败寇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对鹤发的一席话似懂非懂,听到此言方才缓过神来,惊讶道:“师父为何不肯收他为徒?”  “不是不肯,而是不能。”鹤发缓缓道,“欲为人师,便须知自己可以给对方带来什么样的指引。比如我第一眼见到你,除了你本身的武学天赋外,我更看到了你远超常... - 2018-06-14
  • 第五章 满坐宾朋寒剑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在洛阳城锦官街的移风馆二楼,洛阳大才子罗清才醉眼惺忪地半卧在酒桌上,望一眼窗外欲晓的天光,才知道不觉已昏睡了一夜。他宿醉方醒,头疼欲裂,张嘴喊道:齐掌柜,再给赊一壶酒。等了半晌,却不见移风馆大掌柜齐通如往日一样笑呵呵地迎上来。  罗清才... - 2018-06-17
  • 第五章 商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突如其来的躁动很快就成为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一个北佬大肆收购金陵商铺,手笔之大前所未有。虽然他出的价钱足以令人动心,但不少商贾还是不愿出让祖传产业,任牙行掮客说破了嘴也枉然。在僵持了近一个月之后,那些坚守祖业的小商贾渐渐感受到... - 2018-06-13
  • 第五章 比死更冷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八月十七,血雨门掌门大会。  血雨门人材辈出,再加上京师全力扶持,这几年已隐然成为江湖之首,江湖黑白各道成名不成名的人物都来拜贺,一时血雨门大厅间无比热闹,甚至许多经年不出山的前辈名宿也来一现风采。  万古愁漫不经心地各方应酬着,一双精... - 2018-06-16
  • 第五章 新生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死牢里暗无天日,但骆文佳却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亮堂。这三天之中他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思考着云爷提出的问题,当云爷再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心中理出了头绪。  “智慧的作用是审时度势,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优办法。”骆文佳迎着云爷的目光侃侃而谈,“人与... - 2018-06-12
  • 第五章 劫匪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正午的阳光普照大地,在山峦峰岳、旷野古道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  在人迹稀疏的官道上,一小队衣甲鲜明的骑手拱卫着一辆窗门紧闭的马车,正顺着官道徐徐向东而行。  行进中翠绿窗帘突然被撩起,露出一张秀气丰美、有如明珠乍... - 2018-06-04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五章 轿前四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正有一个人从树林中缓步徐行,踱了出来。但这时大家都全神贯注在战场上,谁也没有去注意到他。  这人丰神俊逸,手中轻摇着翠骨纨扇,口中还在低吟:“我自长吟君未识,飘然琴剑一梅郎!”  他正是琴儿剑儿的主人,岳阳楼头把盏赋诗的贵介公... - 2018-01-13
  • 第五章 二人都已酩酊大醉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不知喝了多久,二人都已酩酊大醉。云襄看看窗外天色,估摸着已到四更,便拍拍昏昏欲睡的苏鸣玉,道:“天快亮了,咱们回去吧。从今天开始,你要忘了以前的感情,做个好丈夫,也做好苏家大公子。”苏鸣玉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一句,也不知听到没有。云襄见他醉... - 2018-06-07
  • 第五章 倭患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当齐小山宏宇赶回杂货铺的租屋,就见家门紧闭,鸦雀无声。他推门一看,只见妻子一人在房中饮泣。  你看我拿回了什么?爹和娘呢?齐小山兴奋地拿出赢回的房契地契,正想向妻子表功,陡然发现妻子穿着孝服,他心中一凉,你、你为啥穿着孝服?  妻子猛然... - 2018-06-06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五章 武魂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听说你接到了藤原秀泽的挑战书?”  “不错!”  “你可知道这是福王设下的一个局?”  “那又如何?”  云襄轻轻叹了口气:“自从你与藤原决斗的消息传出后,各地赌坊突然出现大宗赌注连买你胜,数目惊人,你知道为什么?”  苏鸣玉神情木然... - 2018-06-05
  • 第四十八章 百里闻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事实上也不假,瘟煌道人,和红灯夫人,确实在同一晚上,在岳州露过相。  而且天理教青龙坛坛主翻天印党皓、玄武坛坛主夺魂扇李秋山,及扑天雕邵一飞三人,却千真万确的落脚在三义会里,和卓大奎称兄道弟!于是三义会在江湖上的牌子,立时响亮起来。 ... - 2018-01-14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两件奇珍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阴世秀才定睛一瞧,原来发掌的正是灯心大师,不由冷笑着道:“大师傅,人家方才可并没有领你的情,再说这两个妞儿,是从歌乐山庄逃出来的。兄弟势非把她们擒回去不可,咱们玄女教和五台山,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何必插手挡横?”  灯心大师呵呵笑道:“公... - 2018-01-13